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建筑艺术 >> 详细内容
京西何处自怡园
来源:清史所 作者:张宝章 点击数:62 更新时间:2017-7-9


    自怡园,是清代康熙年间武英殿大学士明珠,在北京西郊畅春园附近修建的一座花园别墅。它的具体地址在何处?存在着不同认识。

    乾隆年间,吴长元撰《宸垣识略》一书记载:“自怡园在海淀,大学士明珠别墅。”虽然没有指出在海淀什么地方,但它这一条目是与蓝靛厂、巴沟村、万泉庄、丹棱沜、清华园、畅春园、北海淀、南海淀等地名在一起记述的,得知自怡园必定位于海淀(海店)的西边。

    较《宸垣识略》晚些、在嘉庆年间出版的戴璐《藤阴杂记》却提出了否定的说法:“东江哭揆恺功诗:犹有高斋旧宾客,可怜水磨好园林。知园在水磨,今长春园。《宸垣识略》谓在海淀,误。”戴璐否定了吴长元的记述,凭借唐东江的两句诗,就肯定了自怡园在水磨村。

    戴璐的结论得到了公认,包括近现代学者专家都说自怡园在水磨。有的文章说:“在绮春园和今清华大学之间,目前水磨村附近曾经有另一个私家园林,叫做自怡园。”有一本记述西郊宅园的书写道:“明珠的自怡园园址在水磨村偏南一带地方,南大河北岸。”由于自怡园遗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当代论者对此园具体坐落位置的指认有些许差异,但肯定此园建在水磨村则是比较一致的。笔者过去也曾写过:明珠家在京城西郊水磨村,有一处别墅叫自怡园。

    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教授,对上述说法持否定态度。他在《燕园追踪记》之《未名湖溯源》中写道:“在畅春园建成的同年开始兴建的自怡园,应即选址在‘畅春园附近的地段’,而不可能是日后乾隆年间才开始兴建的长春园基地范围之内,因为其地实处于畅春园东北方至少是三里距离之外。”他认为,未名湖周围这一带建成的淑春园,就是在自怡园遗址上修建的。侯老写道:“可以设想,最初的自怡园,就是日后的淑春园,两者同是一地,只是前后的名称不同而己。”

    我在阅读聂世美选注的《查慎行选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时,发现有一篇《自怡园记》,明确的写着:“相国明公之园,在苑(指畅春园)西二里。”我怀疑这苑西的‘西’字是不是印刷中出了错误,经到国家图书馆善本部查阅了查慎行撰《查初白文集》(清抄本)后,方确信这“苑西”二字无误。

    查慎行的记述与戴璐的水磨之说大相径庭。后者说自怡园在畅春园的东北方的水磨,前者却说在苑西二里处。

查慎行《自怡园记》的可信性如何?他对自怡园的情况是否很熟悉呢?

    查慎行字夏重,又字诲余,号他山,晚年署号初自主人,是康熙年间的著名诗人。他曾被明珠聘为其次子揆叙的馆师。后入翰林院,供职内廷达十年之久。他作为馆师,在自怡园中工作了一年又三个月,其后也经常住在此园。查氏在康熙五十二年致仕南归之前,在自怡园中应明珠之邀写了《自怡园记》,明确写出“相国明公之园,在苑西二里”。查慎行作为亲历者和目击者,凭的是第一手资料,他的记述应该是非常可信的。

    为了弄清自怡园的园址,我阅读了原主人揆叙的著作《乐静堂集》、《鸡肋集》、《戒益堂诗后集》,和他的三位馆师的著述,查慎行《查初白文集》、《敬业堂诗集》,唐孙华《东江诗抄》和汤右曾诗作。这些最熟悉自怡园情况的人,撰写了有关此园的大量诗文著作,有大量史料证明:自怡园确实位于畅春园的西二里处。

    第一,自怡园建在畅春园的“近傍”,而不是距离较远的水磨村。查慎行《敬业堂诗集》卷八有一首诗标题为《相国明公新筑别业于海淀旁既度地矣邀余同游诗以纪之》,明确写出自怡园建在“海淀旁”,离御苑很近。汤右曾在一首总结揆叙一生的《题敦好堂集后》诗中说:“卜筑名园傍上林,承宫连阁对千寻,”也用了一个“傍”字,以示与上林即皇苑距离之近。揆叙在《益戒堂自订诗集》中,多次写到与御苑为紧邻的实际情况。他写道:“若为临近苑,便已似深山”(《园居杂兴四首》其一);“休沐时多遐,朝参路不遥”(《新秋园居岁怀六首》其一);“却望宸居瞻日近,遥听天乐入云长”(《春日园居二首》其二):“灯火千门盛,郊园近紫宸”(《早春园居书事八首》其五),等等。揆叙常年居住在自怡园,就在禁园近旁,到苑内九经三事殿或澹宁居参拜皇帝的路途近在咫尺。而位于东北方的水磨村则要远得多了。

    第二,自怡园建在畅春园以西,查慎行在康熙三十二年冬,写过一首纪实性的七律《大风出西直门至自怡园恺功方拥炉读史》,写他冒着风沙、飞雪和严寒,出西直门来到海淀自怡园,而恺功(即揆叙)正在拥炉阅读史籍。此诗颈联为:“十里欲迷城北路,一鞭重渡苑西桥。”作者扬鞭驱马,驶过十几里的路程,京城西北郊笼罩在漫天风沙和雪花弥漫之中,几乎认不出海淀的路了。他跨过畅春园西的小桥,才走进自怡园的园门。如果是从自怡园去到畅春园,那自然是出园门跨过小桥,继续往东走就可以了。揆叙在《夏日园居杂兴八首》其五有句:“上苑葱茏御气通,趋朝路接野桥东,”描述的正是这种情况。

    康熙五十一年元宵节,揆叙在御园观看烟火,回忆往事,提笔写道:“壬申元夕与东江观烟火,今已二十一年矣。”又写下《新正郊居叠西厓(即汤右曾)院长韵》八首,其五为:“焰腾火树逼寒轻,不夜城喧爆竹声。却笑年来成懒癖,苑西还记踏歌行。”揆叙在自家的郊园里,明确地写出:自怡园在畅春园之西。汤右曾与揆叙等人写有很多首在自怡园观赏荷花的诗。这位馆师写过一首题名《立秋后一日恺功都宪苑西别业观荷偶得六绝句》诗,明白无误地称自怡园为“苑西别业。”

    第三,从自怡园所处的自然地理环境上看,它位于丹棱沜之北、瓮山之东,也是瓮山泊东畔。丹棱沜是位于海淀通往六郎庄大道旁、畅春园西方偏南的一座小湖,湖北便是自怡园。自怡园内修竹成林,园内二十一景中即有双竹廊、筼筜坞等景点。每到春笋可食季节,揆叙便将笋蕨赠与老师们品尝。这些来自江南的人们,想不到在北方还能吃到这味家乡菜。康熙五十一年,揆叙与老师们一起尝鲜,吟出一首《食园中笋蕨偶作》:“丹棱沜北水湾环,紫蕨抽芽笋箨斑。小圃尝新真过分,不须身到会稽山。”明确指出:自怡园和园内小湖就在“丹棱沜北。”在这一年夏天,师生在小湖中划船赏荷,查慎行吟成《自怡园荷花四首》,揆叙随声唱和,便是《和他山师园中看荷花次原韵四首》,其二为:“丹棱沜北瓮山旁,水面风回细作香。铜漏频移持夜烛,锦帷高捲玩晨妆。……”此时再次指出:自怡园在“丹棱沜北”;同时还指出:自怡园在瓮山之旁。

    瓮山,即后来的万寿山,也叫“好山”。弘历在《节后万寿山即景得句》曾写道:“可知万事速流水,因趁片时游好山。”瓮山东南麓有一座花园别墅,名“好山园。”弘历称“(耶律楚材)墓在瓮山好山园之东。”瓮山前的大湖名叫瓮山泊、西湖,也叫“裂帛湖。”汪启淑《水曹清暇录》写道:“西湖、捏钵湖、裂帛湖,即今之昆明湖也。”怡亲王弘晓在他的《昆明湖上》的诗注中写道:“昆明湖即昔之裂帛湖。”康熙年间许多诗人都称西湖、昆明湖为裂帛湖。例如康熙户部尚书王鸿绪,在《赐游畅春园恭纪》中写道:“西岭千重水,流成裂帛湖。分支归御苑,随景结蓬壶。”即西山诸多泉水汇流成为裂帛湖,湖水东流注入畅春园,形成了蓬壶仙境般的御苑风光。这里的裂帛湖指的就是瓮山泊,显然不是指玉泉山东南麓那座“方广数丈”的同名小湖。

    查慎行《相国明公新筑别业于海淀旁既度地矣邀余同游诗以纪之》一诗中,有“路指沙堤外,”“好山西岭接”的诗句。说明自怡园的西边与葱茏的瓮山紧紧连接,那花树茂密的山岭也成为自怡园的借景;而那村路尽头的“沙堤”,正是西湖的“西堤”。自怡园只有建在畅春园以西,才能紧接瓮山山岭;如果建在水磨村,就不能写作“好山西岭接”了。一个“接”字,具有明确的距离规定性。

    康熙四十九年,揆叙在《以新笋蕨芽饷他山师先生有诗见示赋此奉答》一诗中写道:“野籁盈筐合共尝,紫苞软美斗初篁。要知裂帛湖东畔,别有春山笋蕨乡。”康熙五十一年,揆叙为汤右曾老师写了一首《西厓少宰枉驾园中赏荷赋诗见寄次韵奉答六首》,写道:“裂帛湖东尽日游,香风吹过鹭鹭洲。今年六月多隆暑,特向金塘作早秋。”揆叙写给他的两位馆师的奉答诗中,把自怡园的位置写作“裂帛湖东”、“裂帛湖东畔”。二位馆师与揆叙多年在自怡园中共同生活,郊园坐落的方位是了然于胸的,绝不会晕头转向地不分东西南北地乱写一气。揆叙在康熙五十二年从自怡园送查慎行南归故里时,很自然地写出“从今裂帛湖边月,长照离人白发生”的诗句。

第四,自怡园内有溪流有湖泊,水源来自玉泉山水系,而不是万泉河水系。查慎行《相国明公新筑别业于海淀傍…》一诗有句:“曲水御沟通”。御沟即御河、玉河,流的是玉泉水。慎行之弟查嗣瑮《自怡园看荷二首》有句:“分得玉泉千斛水,赐来太液一奁花”。揆叙也有相类的诗句,他在《次韵和他山先生题园居诗八首》其二有云:“波分太液泄如洪,锦石嵯峨上碧空。直讶生成因地势,不知结构费人工。”

   作者单位:北京市海淀区政协

 

《圆明园》学刊第十二期  2012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万花阵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畅春园恩佑寺及恩慕寺山门
颐和园十七孔桥
郭黛姮
香山红叶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最新信息
好山园考
颐和园修建经费新探
《颐和园》史实补正
圆明园银库:清朝兴衰晴雨表
圆明园“如意馆”中的西洋人
圆明园的建筑与风貌
圆明五园之一春熙院遗址考辨及…
英军焚毁圆明园原因辨析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