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学术通论 >> 详细内容
圆明五园之一春熙院遗址考辨及其他
来源:清史所 作者:何瑜 点击数:71 更新时间:2017-7-9


在举世闻名的圆明园鼎盛时期,有所谓“圆明五园”之说,即圆明园中包括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熙春园和春熙院这五个御园。其中,圆明、长春、绮春三园的所在位置,学界无甚争议。熙春园经清代园林史专家张宝章、苗日新的考证,其位置在今清华大学范围,已成定论。 唯有春熙院究竟在哪里争议较大。

春熙院,在乾隆朝以前是一座赐园,名淑春园。目前发现的历史记载,最早是《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中“乾隆二十八年,奏准淑春园并北楼门外等处水田一顷二十三亩六分三厘,岁征租银三十九两一钱九分五厘有奇”的文字记录。四十五年(1780),奉旨设置春熙院八品苑副一人,专司该园管理。翌年,再添设七品苑丞、八品苑副及笔帖式各一人。[①]四十七年正月,帝谕 “淑春园更名春熙院”。直至嘉庆七年(1802),遵旨:“春熙院著赏给庄敬固伦公主居住”。上述内务府派驻该园的官员及库守四名、园隶、匠役等28人,一并撤出,分拨各园当差。[②]由此可知,圆明五园之一的春熙院仅仅存在了23年。

弄清乾嘉时期春熙院的地理位置及其相关问题,无疑是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它不仅可以彰显盛世圆明园的全貌,而且能为今天更好地研究、保护、开发和利用圆明园,推动清代宫苑文化史的研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最早提出春熙院位置的是史学家洪业,他在《和珅及淑春园史料札记》一文中,根据上述“乾隆二十八年,奏准淑春园并北楼门外等处水田”的相关记载,提出:此园即后来乾隆帝赏给和珅的淑春园,该园位于燕京大学校园之北部。[③]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教授在其《燕园史话》中则写道:“乾隆四十七年,划分淑春园北部别为一园,改称春熙院。”[④]其后,圆明园史专家张恩荫进一步指出:乾隆朝早期的淑春园,也就是后来的圆明五园之一春熙院,位居今北京大学校园北部,其范围大体上是今未名湖以北的镜春、朗润、鸣鹤三园一带。[⑤]张恩荫的主要依据除前载 《大清会典事例》外,还有档案所载:乾隆三十八年淑春园与圆明、绮春、熙春三园一起挑挖河道、桥闸等项工程,共净销银50541两有余。[⑥]张宝章也持此观点,他认为:淑春园与绮春园只有一路之隔,位于万泉河南岸,原是大学士傅恒的宅园,后被内务府收回。乾隆四十五年将淑春园南部赐予和珅,更名“十笏园”;园北部在乾隆四十七年正月赐名“春熙院”,成为圆明园的一个独立的组成部分。[⑦]另外,园林专家焦雄也与上述学者的观点一致。他在《北京西郊宅园记》中言:“鸣鹤园位于镜春园西部,最初叫春熙院,是圆明园附属园林之一。”[⑧]诸位专家学者异口同声,一时间圆明五园之一的淑春园,即和珅的赐园原址,就在今北京大学校园的北部, 似乎已成了定论。

对此提有异议的,只有北京大学岳升阳教授和他的学生王雪梅。岳教授等人从国家图书馆所藏样式雷《圆明园以东水道图》中发现,长春园北面的园子上贴有春熙院的字条,于是通过分析论证认为:春熙院不在今天北京大学的未名湖区,也不在朗润三园,应该就是在长春园的北面。但该文的结论似乎有点不太坚定,觉得样式雷图中的名称,都是写在纸条上贴于图面的,不排除纸条脱落后,重新粘贴错位的可能。故其文章题目曰:“样式雷图上的春熙院”。至于和珅的赐园到底在哪里,该文并未论及。[⑨]

这样,就出现了三个问题:一是圆明五园之一的春熙院究竟在哪儿?二是春熙院前身淑春园到底是谁的赐园?三是和珅的海淀赐园究竟在哪里?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笔者近年查阅大量档案,发现岳教授等人关于春熙院位置的推论是正确的,而且有多条史料可以佐证。

其一,据光绪年间出版的记录京师掌故的《都市丛载》书中言:晚清时期京城西北三山五园地区归步军统领衙门巡捕五营之中的中营所辖,其副将衙署,在海淀洩水湖东边;参将衙署, 在七空(孔)闸北边春熙院;游击衙署,在海淀四王府东边;圆明园汛都司衙署,在海淀挂甲屯九道湾;畅春园汛守备衙署,在海淀下窪子南边;树村汛守备衙署,在树村街南边;静宜园汛守备衙署,在香山买卖街;乐善园汛守备衙署,在西直门外大关。[⑩]其中,该书不仅明确记载了巡捕中营在三山五园地区衙署的具体位置,而且亦明确了原春熙院就在七空(孔)闸北边(时原春熙院部分园区已为参将衙署所占)。那七空(孔)闸在哪儿呢?该书又记载:长春园本圆明园东垣隙地,旧名水磨村,依长春仙馆命名,园内诸河水东出七空闸,灌溉稻田。[11]说明七空 (孔)闸在长春园东墙下,众水流出的地方。此书虽写于光绪初年,但乾嘉时期的御园春熙院,到嘉庆七年(1802) “奉旨赏给庄敬固伦公主”后,其名称始终没有改变。

另据清内务府档案乾隆四十年(1775)十一月十九日,《四达塞等为复查长春园桥闸等工程钱粮呈稿》中载:“长春园东墙下旧有四孔闸一座,改为七孔,拆砌虎皮石大墙;闸东边旧有三孔石桥一座,亦改为七孔。并桥东河南岸开宽等项工程,共销算银七千四百九十两二钱五分七厘。”[12]这就告诉我们,上述的七空(孔)闸,是经乾隆四十年改造而成的。这项工程也可以说是前述乾隆三十八年,原办监督郎中福英、员外郎姚良、库掌阿尔邦阿承办的挑浚圆明园、绮春园、熙春园、淑春园河道、桥闸,并搭拆浮桥、土坝等项工程的后续工程。至于岳升阳等人文中提及的学界对上述疏浚水道之争议,其实,早在雍正九年内务府既已奏准:京城内外河道,包括玉泉山河、圆明园前后永庆斋等处河、外七门围河等处桥梁、水闸应修之处,隔五年修理一次。[13]此是内务府定期疏浚京城内外河道之制,与哪条水系并无直接关系。

其二,岳升阳等人分析了乾隆四十七年,由原赐园淑春园改为御园的春熙院,与乾隆帝赏赐给和珅的位于北大北部的淑春园(其实,淑春园是乾隆帝给下嫁丰绅殷德的和孝公主的赐园,而和珅的赐园是十笏园),园林景观截然不同。这一分析很有说服力。笔者从近期出版的《清宫内务府奏销档》中,又发现了这样一条史料,即乾隆五十二年五月初一日,管理圆明园等处事务大臣和珅曾奏报:春熙院东河泡三间楼殿内遗失黄缎座褥、铜炉等项陈设十六件。[14]后虽追回部分赃物,但盗窃正犯始终未获。为此,同年十一月,春熙院奉旨“着添园户头目一名”,以加强园内巡防力量。从上述案发地点的“东河泡三间楼”,联系到乾隆五十一年闰七月十五日的内务府堂呈稿,“又,春熙院南门内三孔板桥一座,挑换承重、铺板,拆安挂檐板、地伏,栏杆找补油饰”工程,和乾隆五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内务府奏案载,“春熙院外围西北二面成砌坍塌大墙,凑长二十六丈四尺五寸,并等处捞堆山石泊岸、云步、码头等项,用过工料银二百十两八钱一厘。”[15]以及上述的“乾隆二十八年,奏准淑春园并北楼门外等处水田一顷二十三亩六分三厘,岁征租银”等多方史料,都指向一个结论:乾隆四十七年,将原淑春园改为御园的春熙院, 是一个水景园,其所在位置是靠近河流,内聚湖泊的低洼之地,它与位于海淀台地的和珅“淑春园”,不仅存在时间有别,且地理环境亦大不相同。

既然和珅的赐园与乾隆四十七年改为春熙院的淑春园不是同一个园子那和珅在海淀的赐园究竟在哪里又是什么时候被赐予的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看一下嘉庆四年(1799)和珅被诛案中其京城内外府邸和花园的处理情况嘉庆四年二月十六日奉旨:“福长安园内中段西段著赏仪亲王永璇其和珅园内东段著赏成亲王永理西段仍赏十公主十额驸丰绅殷德居住现在仪亲王永璇之含晖园著赏三公主三额驸索特诺穆多布斋其自得园三所著赏定亲王绵恩绵懿奕纶分住至福长安园内东段著赏奕纯钦此”。[16]这段史料非常重要它提示我们嘉庆四年在嘉庆帝诛杀和珅处置福长安之前今北京大学校园最北部是福长安的赐园今北大校园中部,福长安赐园东南的位置是和珅的赐园福长安赐园西南的位置是和孝固伦公主与额驸丰绅殷德的赐园上谕原文是西段仍赏十公主十额驸丰绅殷德居住”,“仍赏云云其实有两层意思, 一是颙琰以当朝皇帝的口吻对小妹实施恩赏二是原来这部分花园就是乾隆皇帝赐给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的园子那和孝公主与和珅的赐园又分别是在什么时候赐予的呢

从目前的研究成果看绝大多数学者都是从和珅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如张恩荫认为乾隆后期和珅善伺乾隆皇帝意图因而深得弘历倚重加之他又是满族正红旗人所以就得到一座御赐花园人称和相园焦雄提出春熙院是圆明园附属园林之一乾隆年间赐予驾前宠臣和珅为园改名漱春园[17]刘阳亦言和珅在任职期间用贪污得来的钱把自己的府第建造得富丽堂皇其府宅仿照故宫宁寿宫修建其花园淑春园则按照圆明园四十景之一的蓬岛瑶台修建[18]上述作者在论说和珅的赐园时均未言及和孝固伦公主下嫁时的赐园情况

和孝固伦公主是乾隆帝最小的女儿,在诸皇女中备受皇父宠爱。因其“貌类己”,故乾隆帝 “甚钟爱”,“尝曰:汝若为皇子,朕必立汝储也。”[19]她还未下嫁,即“赐金顶轿”。[20]在她十三岁时,又被破格封为固伦公主。按清制,只有皇后所出之女,才能封为“固伦公主”。和孝公主母为惇妃汪氏,按常规她是不能得到“固伦”这个封号的。待乾隆五十四年,和孝公主下嫁时, 偏心的乾隆帝不仅给她的俸禄是下嫁公主最高一级的,而且还多次给予其大量的金银珠宝、皮衣绸缎等赏赐,所给之物远远超过她的几个姐姐。据来京的朝鲜使者记载曰:乾隆帝对和孝公主的 “宠爱之隆,妆奁之侈,十倍于前驸马福隆安时乾隆二十五年,帝四女和嘉和硕公主下嫁傅恒子福隆安),自过婚日,辇送器玩于主第者,槩论其直(值),殆过数百万金。”[21]同年十月十五日,和孝公主初定礼在圆明园正大光明殿举行,帝赐皇子、额驸、王公大臣等宴。按照清制,皇子成年和皇女下嫁,都要出宫分府而居,而有爵位的皇子和有封号的皇女,还会在圆明园附近得有赐园。如以乾隆帝长大成人的五个女儿来看,皇三女固伦和敬公主,乾隆十二年下嫁额驸班第孙色布腾巴尔珠尔,其公主府在今张自忠路(其海淀赐园不详);皇四女和硕和嘉公主,二十五年下嫁一等公傅恒二子福隆安,其公主府在景山东街马神庙,海淀赐园在和庆斋(即后绮春园内);皇七女固伦和静公主,三十五年下嫁额驸超勇亲王策凌孙拉旺多尔济,其公主府应该在宝钞胡同[22],海淀赐园亦在后来的绮春园内[23]。皇九女和硕和恪公主,三十七年下嫁一等公兆惠之子札兰泰,其公主府在什刹海前井胡同(其海淀赐园不详);而最受乾隆帝宠爱的固伦和孝公主 的府第和赐园,史料中却没有明确的记载。

和孝公主的府第和赐园在哪儿呢?上述嘉庆帝诛和珅案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即和孝公主在京城的府第和圆明园、避暑山庄附近的赐园,均与和珅的宅园连在一起。换句话说,和珅在京城什刹海的宅邸和圆明园、避暑山庄附近的赐园,实际上均得益于和孝公主。就以圆明园附近的宅园而论,在和孝公主下嫁之前,和珅原有的宅园在圆明园大宫门东侧的善缘庵,即挂甲屯福缘门附近,有房舍八十六间、游廊四十二间。但据档案记载,嘉庆四年和珅被抄家时,查得其花园内,房一千零三间,游廊、楼亭共房三百五十七间。[24]这里必须明确指出,如此众多的房舍游廊,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和孝公主下嫁时,乾隆帝赐给女儿的,其赐园的园额“淑春园”,也应该是乾隆帝所题。所以北大图书馆珍藏的嘉庆十四年《万寿庆典画样册》在集贤院之北标名为 “淑春园”。十五年病故的丰绅殷德,在其生前的最后两首诗:“春园淑景弄晴晖,花里翩跹金粉衣”和《淑春园牡丹守者剪数朵送至力疾赋此》中,都指明他与公主的海淀赐园是淑春园[25]。同治十年(1871),醇亲王奕譞游览该园,做组诗《中秋后二日游舒(淑)春园四律》[26]等,均明曰淑春园,而不提十笏园。而努尔哈赤二子代善六世孙礼亲王昭裢曾说得很明白:京师名园 “多诸王公所筑,以和相十笏园为最”。[27]昭裢生于乾隆四十一年,卒于道光十年,与和珅可谓是同时代人,其对清代掌故、制度非常熟悉。他笔下的和珅海淀赐园是“十笏园”,而非“淑春园”,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慎重思考的,如果淑春园园额为乾隆帝所题,那和珅再跋扈他也不敢改称“十笏园”的。和珅在和孝公主下嫁之前,他的最高爵职是文华殿大学士正一品)、三等忠襄伯(超品,实际比正一品仅高一等)。而和孝固伦公主的地位与亲王同,也就是说,和珅与和孝固伦公主二者,实不可同日而语。不仅经济上的俸禄、赏银,官拨土地、房屋、当铺,公主名下的太监、护卫、侍奉女子、庄丁等,和珅不能望其项背和珅贪污所得,则另当别论),而且在政治礼仪上,清廷也明确规定:额驸及其父母见公主时,必屈膝叩安,如果公主有赏赐时,还必须叩首。[28]因此有些作者提出,和珅得到淑春园赐园的时间应是乾隆四十五年,我以为这不大可能。因其时和珅官职仅为户部尚书、领侍卫内大臣等,其爵职、地位与功劳等还达不到受赏 “十笏园”的地步。

所以我认为,今北大中部原和孝公主的淑春园,与和珅的赐园十笏园,应是乾隆五十四年和孝公主下嫁时,或先后或同时赐予。它们是两个有墙相隔、又有门相通的紧邻的园子,这可从嘉庆四年处置和珅案的上谕中,得到印证。如:

嘉庆四年二月初八日奉上谕:(热河)和珅寓所房屋内有丰绅殷德原住之西所,并房内一应物件,仍著加恩赏还,将界墙门砌断。其东所房屋,著赏给成亲王永瑆。

同年二月十六日奉旨:其(海淀和珅园内东段,著赏给成亲王永瑆,西段仍赏十公主十额驸丰绅殷德居住。[29]

另外,和珅在京城的宅园亦是前所及祠堂、马圈等,赏给庆郡王永璘,后所仍赏给公主与丰 绅殷德使用。其中,所谓东所、西所、东段、西段、前所、后所、界墙门等,均透露给我们:和孝公主与和珅所居之宅园,是既相连又分开的。

由上可知御园春熙院之前的淑春园与和孝公主下嫁时的赐园淑春园是两个园名相同地点不同景观不同的赐园那春熙院之前的淑春园又是谁的赐园又是什么时候赏赐的呢因缺乏史料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笔者在此试做一推断以求教于方家

前文已述春熙院在长春园之北从目前能见到的最早于咸丰十年I860)绘制的三山五园地图及后来一系列的相关地图来看圆明园东北角与长春园北面有一大缺角在这一缺角内有湖泊及山形地势明显透露出这里曾经也是一座园林长春园至迟在乾隆十年(1745)已开始兴建至十二年六月奉旨做长春园说明此时长春园已基本建成那在乾隆帝准备为自己退位后颐养天年所建的园林北墙却不能与圆明园北墙取齐这不能不说是个很大的遗憾那是什么人占据着此地而身为天子的乾隆帝又不能不有所顾忌呢我分析这恐怕是乾隆帝的长辈他一时不太好挪动那这个乾隆帝的长辈可能是谁呢张宝章推测淑春园是康熙帝五子恒亲王允祺的赐园因为由淑春园演变成的春熙院以至鸣鹤园后来赐予嘉庆帝第五子惠亲王绵愉而绵愉在京城内的赐第正是允祺之子恒亲王弘升的原赐第在清代这种由内务府收回的同一王爷的赐第和赐园又转赐给同一王爷的事例是常见的[30]我以为这不太可能且不说春熙院之前的淑春园不在今北京大学北部允祺京城的恒亲王府也不在灯市口西街而是在朝阳门烧酒胡同灯市口西街是允祺长子弘升的王府实是世子府),弘升于康熙五十九年(1720)封世子雍正五年(1727)因事革除退出该府迁到了西城东斜街居住[31]嘉庆帝五子绵愉于道光帝继位时封惠郡王,十九年(1839)晋亲王,其入住灯市口西街惠亲王府的时间,当在此时。 故弘升与绵愉二人


不在一个时代,不可能有什么交接。

我以为:春熙院之前的皇子或皇女赐园,很可能是雍正帝所赐予的康熙帝二十四子允祕。理由如下:

(一)  康熙朝时,后来的圆明园还没有建成,皇帝不可能把哪一个皇子或皇女的赐园,放在离畅春园那么偏远的地方,而雍正时则大不一样,圆明园已建成包括福海在内的御园,有景观30余处,面积3000余亩,春熙院之前的淑春园已近在咫尺。

(二)  康熙帝有封号的女儿共八人,其中最晚下嫁的皇十五女和硕敦恪公主,在康熙四十八年十二月已病故[32],故该赐园不可能是康熙帝皇女,而只能是皇子的赐园。

(三) 康熙帝序齿皇子共二十四人,其中皇六子、皇十一子、皇十八子、皇十九子无封;除皇六子外,皇十一子之前诸子在康熙朝已各有赐园;皇十三子允祥、皇十六子允禄、皇十七子允礼、皇二十一子允禧,均在雍正朝各有赐园,[33]不在考虑之内。

(四)  其余皇子中,皇十二子允裪,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封贝子,雍正帝即位后虽封郡王,但翌年即降为贝子,旋又降至镇国公。直到雍正八年五月,才复封履郡王,乾隆帝即位时封和硕履亲王,二十八年病故。皇十四子允禵,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封贝子,雍正元年五月封郡王,三年十二月降为贝子,翌年四月缘事革退,乾隆十三年正月封恂郡王,二十年六月卒。上述二王,如有赐园也应在康熙朝,故与春熙院之前的淑春园无关。

(五) 皇十五子允禑,雍正四年封贝勒,八年二月晋愉郡王,九年卒。皇二十子允祎,雍正四年五月封贝子,八年二月晋贝勒,十二年八月降为辅国公,翌年九月复封贝勒,乾隆二十年正月卒。皇二十二子允祜,雍正二年八月封贝子,十二年二月晋贝勒,乾隆八年十二月卒。上述三位皇子,虽初封时间都在雍正朝,但其卒年或降爵时间,均与乾隆四十五年淑春园收归御园之时相距过远,故不太可能受赐淑春园。[34]而皇二十三子允祁,乾隆帝即位时虽赏封贝勒,但“屡坐事,降镇国公”,似乎也与淑春园无缘。

(六) 皇二十四子允祕,是康熙皇帝活下来的最小的儿子,生于康熙五十五年五月,比乾隆帝还小五岁。史载:“雍正十一年正月,谕曰:朕幼弟允祕,秉心忠厚,赋性和平,素为皇考所钟爱。数年以来,在宫中读书,学识亦见增长,朕心嘉悦,封为諴亲王。”[35]允祕于乾隆三十八年病故,长子弘畅降袭郡王。

由《清史稿》皇子世表和诸王列传可知,康雍两朝序齿皇子共有三十四位,初封即为亲王爵者,除后来的乾隆帝以外只有三人,即康熙帝十三子允祥,六十一年十一月封和硕怡亲王,雍正三年受赐畅春园东北交辉园;[36]雍正帝五子弘昼,十一年二月封为和亲王,受赐畅春园北和王园[37];康熙帝二十四子允祕,雍正十一年正月封为諴亲王,其在圆明园附近得有赐园应该是没有疑问的,其时万泉河两岸(即后来绮春园和今北大、清华校园等地),多被其兄长和王公大臣的赐园所占,而后来的长春园,也就是水磨村一带则尚未开发。由此我推测:允祕的赐园就在雍正朝圆明园的东北角,其病逝后,该园收归内务府。前文所载《大清会典事例》中乾隆三十八年, 淑春园与圆明、绮春、熙春三园一起挑挖河道、桥闸等项工程,也就顺理成章了。



[作者简介](1954-),男,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北京100872; heyuprofessor@126.com

[①]《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1172《内务府•官制》。

[②]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圆明园》(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990页。

[③]洪业:《和珅及淑春园史料札记》,《洪业论学集》,中华书局,1981年,第109页。

[④]侯仁之:《燕园史话》,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第22页。

[⑤]张恩荫:《三山五园史略》,同心出版社,2003年,第164页。

[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圆明园》(上),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179页。

[⑦]张宝章:《京西名园寻踪》,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61页。

[⑧]焦雄:《北京西郊宅园记》,北京燕山出版社,1996年,第64页。

[⑨]岳升阳、王雪梅:《样式雷图上的春熙院》,《北京社会科学》2006年第6期。

[⑩]李虹若:《都市丛载》卷1,清光绪刊本,第12页。

[11]吴长元:《宸垣识略》卷11,清乾隆池北草堂刻本,第158页。

[12]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圆明园》(上),第186页。

[13]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圆明园》(上),第37页。

[14]故宫博物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合编:《清宫内务府奏销档》第149册,故宫出版社,2014年,第87页。

[15]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圆明园》(上),第268、277、324页。

[16]故宫博物院:《史料旬刊》第7期,《嘉庆诛和珅案》。

[17]张恩荫:《三山五园史略》,第175页;焦雄:《北京西郊宅园记》,第64页。

[18]刘阳:《五朝皇帝与圆明园》,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173页。

[19]昭裢:《啸亭续录》卷5, “和孝公主”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

[20] 《清史稿》卷166,表6《公主表》,中华书局,1977年,第5293页。

[21]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卷11,正宗十四年(乾隆五十五年),中华书局,1980年。

[22]见冯其利:《寻访京城清王府》,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年,第226页。

[23]据《内务府奏案》载: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总管内务府奏复查各处工程汇总折》有“原办监督 郎中成德、喜永承办绮春园内添盖公主住房、茶房、马圈,及黏修房间,并添砌虎皮石大墙、石涵洞等项 工程”。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圆明园》(上),第161页。

[24]故宫博物院:《史料旬刊》第14期,《嘉庆诛和珅案》。

[25]丰绅殷德:《延禧堂诗钞》,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诗文集汇编》第513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479页。

[26]奕譞:《九思堂诗稿》,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清代诗文集汇编》第742册,第145页。

[27]昭裢:《啸亭续录》卷5, “和孝公主”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

[28]《清史稿》卷89,志64,礼8,第2642页。

[29]故宫博物院:《史料旬刊》第7期,《嘉庆诛和珅案》。

[30]张宝章:《京西名园记盛》,开明出版社,2009年,第184、185页。

[31]冯其利:《寻访京城清王府》,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年,第128页。

[32]《清史稿》卷166《公主表》,第5285页。

[33]允祥赐园交辉园在圆明园东南;允禄云锦园系原允祉熙春园,在今清华大学校园内;允礼自得园在圆明园西南;允禧赐园在圆明园东南红桥别墅。

[34]《清史稿》卷220《诸王六》,第9082、9083—9085页。

[35]《清史稿》卷220《诸王六》,第9085、9086页。

[36]张宝章:《三山五园新探》上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第147—148页。

[37]国家图书馆藏样式雷图档,编号国图126 -002;张宝章:《京西名园》,第242页。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万花阵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畅春园恩佑寺及恩慕寺山门
颐和园十七孔桥
郭黛姮
香山红叶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最新信息
好山园考
颐和园修建经费新探
《颐和园》史实补正
圆明园银库:清朝兴衰晴雨表
圆明园“如意馆”中的西洋人
圆明园的建筑与风貌
圆明五园之一春熙院遗址考辨及…
英军焚毁圆明园原因辨析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