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历史文化 >> 详细内容
颐和园修建经费新探
来源:清史所 作者:王道成 点击数:726 更新时间:2017-8-18


慈禧修建颐和园,是中国近代史上引人注目的事件。不论是谈慈禧,谈颐和园,谈北洋海军。谈洋务运动,还是谈中日甲午战争,都往往要涉及这个问题。然而。慈禧修颐和园用了多少白银,却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八千万两[1],有人说六千万两[2],有人说约三千万两[3],有人说二千余万两[4],有人说八百万两[5],最高的数字和最低的数字之间相差至十倍之多。经费的来源,也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是挪用海军经费[6],有人说,海军经费之外还有铁路经费[7],有人则说是来自其他款项[8]。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颐和园修建经费的多少,又直接关系着对其他问题特别是对北洋海军和中日甲午战争的研究。本文根据历史文献和档案资料对这个问题作一些新的探索。

关于颐和园的修建经费,讲的时间最早、次数最多,而又变化最大的,恐怕要算康有为。光绪二十四年(1898)八月六日,戊戌政变刚刚发生的时候,康有为在给李提摩太的信中写道:

(慈禧)向来阻抑新政,及铁路三千万,海军三千万,皆提为修颐和园。[9]

“皆”是全部的意思。按照这种说法,慈禧修颐和园,挪用了海军经费三千万,铁路经费三千万,共用了六千万两白银。但是。过了半个月,即光绪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一日(1898106日)晚,康有为在对《中国邮报》记者的谈话中,却修正了自己原来的说法。他说:

一八八七年,曾决定拨出三千万两银子作为建立一支海军的用处,但自从定造了定远、威远、致远、靖远等四舰并付清了价款以后,太后就把剩余的钱拿去修颐和园去了。不久以后,当拨付或筹聚另外三千万两作为修筑铁路之用的时候,他又滥用了其中一大部分。这条铁路,按照原来的计划是要从北京修到奉天,但修到山海关以后,便不得不停止,因为太后把其余的钱拿去装饰颐和园了。[10]

又过了一段时间,即光绪二十四年(1898)冬。康有为在日本续写《康南海自编年谱》时,再一次修正了自己的说法,他说:

(光绪十四年)时铁路议起。定筑芦汉为干路,筹款三千万,调张之洞督两湖办马。既而,李鸿章谓陪京更急,请通直奉之路,遂改筑。甫至山海关,西后提其余款千余万筑颐和园,大工遂停。

……自光绪九年经营海军,筹款三千万,所购铁舰十余舰,至是尽提其

款筑颐和园,穷极奢丽。而吏役辗转克扣。到工者十得其二成而已。[11]

同是一个康有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为什么一再修改自己的说法呢?唯一原因,就是他讲的并不是事实。

在光绪九年(1883)。光绪十三年(1887)甚至整个光绪朝。都不曾有过为建立一支海军而筹拨过三千万两专款的事实。光绪元年(1875),清政府决定创建海军,户部会议奏拨海防经费。每年南北洋各二百万两。计:江苏、浙江厘金银各四十万两,江西、湖北、广东、福建厘金银各三十万两。江海、浙海四成洋税无定数,粤海、闽海、浙海关税无定数。但是,这每年四百万两的海防经费,并没有兑现。

从光绪元年(1875)到光绪十五年(1889)。海军经费一直是很困难的。光绪十五年(1889)至二十年(1894),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改善。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拿出一千万两、二千万两、三千万两来修颐和园呢?更不用说八千万两了。

海军三千万是没有的,铁路三千万也同样是没有的。

由于康有为的说法不符合事实,前后自相矛盾,不能不使人怀疑。光绪二十四年(1898),梁启超在写《戊戌政变记》一书的时候,基本上采用了康有为对《中国邮报》记者谈话的说法,他说:

光绪十年,马江之役,见侮于法兰西,其后群臣竞奏,请办海军,备款三千万,欲为军舰大队,乃仅购数艘,而西后即命提全款,营构颐和园。……芦汉铁路之议,起于十年以前,亦备三千万,以为兴筑。旋改筑山海关,通道盛京,亦提其余款,以修园囿。[12]

但是,康有为对记者的谈话,说是购了定远、威远、致远、靖远等四舰,梁启超则笼统地说“仅购数艘。”康有为说铁路三千万的余款,是太后拿去“装饰颐和园去了,”梁启超则笼统地说“提其余款,以修园囿”,并不指明颐和园。园囿并不等于颐和园,这笔经费就不一定与颐和园有关系了。光绪二十五年(1899)梁启超在写《瓜分危言》的时候,干脆不提铁路三千万的事。他说:

自马江败后,戒于外患,群臣竞奏,请练海军,备款三千万,思练一劲旅。……当海军初兴,未及两年而颐和园之工程大起,举所筹之款,尽数以供土木之用,此后名为海军捐者、实则皆颐和园工程捐也。[13]

梁启超为什么要修正自已的说法?因为铁路经费,与颐和园无关。海军经费,则与颐和园关系密切。颐和园“门栅内外,皆大张海军衙门告示。”那么,海军衙门为颐和园“经费之所从出,”[14]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梁启超这一新的说法,虽然比康有为高明,成为后来一些人认为慈禧修颐和园挪用海军经费三千万两的依据。但是。慈禧修颐和园对海军的影响,并不像梁启超说的那样严重。

颐和园是由海军衙门“承修”的,所需经费,亦由海军衙门“筹画”[15],颐和园经费和海军经费的关系,自然是十分密切的。但是,颐和园的名称,始于光绪十四年(1888)二月初一日,而颐和园工程,却早在光绪十二年(1886)海军衙门成立之后不久就开始了。

同治年间,慈禧曾两次想修复1860年被英法联军焚毁的名闻中外的皇家苑囿圆明园,都因为遭到舆论的反对而停止。所以颐和园工程。最初并不是以公开的形式出现的。

光绪十一年(1885)九月,海军衙门成立。明年八月,奕譞等奏请恢复昆明湖水操。九月初十日,翁同龢在《日记》中写道:

海军衙门会神机营奏,在昆明湖试小轮船,复乾隆水师之旧。[16]

十月二十四日,翁同龢又在《日记》中写道:

庆邸晤朴庵,深谈时局。嘱其转告吾辈,当谅其苦衷。盖以昆明易勃海,万寿山换滦阳也。[17]

庆邸即奕劻,朴庵即奕譞,勃海即渤海,滦阳即地处滦河之北的避暑山庄。昆明湖代替了渤海,万寿山代替了滦阳,就足以说明借办海军之名,行修清漪园之实,在清统治集团中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为了欺骗广大人民群众,光绪十三年(1887)冬,又设水师学堂于昆明湖。但是,隐瞒是不能持久的,人们不仅知道了万寿山大兴土木,而且纷纷传说“圆明园工程亦陆续由此兴办。”在这种情况下,清统治者不得不把清漪园工程公开,并取“颐养冲和”的意思,将清漪园改名颐和园。档案资料证明,在这个时候,颐和园的许多工程,如东宫门、勤政殿(仁寿殿)、玉澜堂、乐寿堂、排云殿以及南湖岛上的许多建筑,都已经开工甚至完成了。这些工程,既然不敢公开,它的经费,也就不可能以合法的形式出现,但是,从海军经费中开支,是不成问题的。

光绪十四年(1888)二月初一日发布了“造园上谕”以后。颐和园的名称公开出现了,为颐和园筹款、拨款、借款的记载就陆续在清王朝的官文书中出现了。从这些记载,可以看出颐和园修建经费的几个主要来源。

(一)从海军经费中拨给。

光绪十五年(1889)六月十一日,奕劻等在奏片中说:

臣衙门开办以来,部拨各款、原备南北洋海防经费,东三省练饷,水操内外学堂各项费用浩繁。本有入不敷出之势,又加以颐和园工程需款亦属不赀,又不能不竭力兼筹,用蒇要工。通盘计算,海军经费果能按年全数解清。尚可勉强挹注。以今岁而论,即可每年腾挪三十万两,拨交工程处应用。”[18]

这份材料,明确告诉我们,海军经费是颐和园修建经费的来源之一。海军衙门“每年腾挪三十万两。拨交工程处应用”而无需像西苑工程借款那样筹还。这是由于海军衙门承修颐和园的缘故。

(二)海军钜款息银

海军衙门成立后,使奕譞等感到困挠的一个问题,就是海军经费历年拖欠,进出多有不敷,颐和园工程,又给海军衙门增加了负担。但是,颐和园工程紧要。用奕譞的话来说:“今日万寿山恭备皇太后阅看水操各处,即异日大庆之年皇帝躬率群臣祝嘏胪欢之地。先朝成宪具在,与寻常仅供临幸游豫不同。”[19]为了备海军要需,同时也为了颐和园的修建,奕譞想出了一个主意:“筹一大笔银款,存诸北洋生息。本银专备购舰设防一切要务,其余平捐输二款,拟另款存储,专备工作之需。”[20]光绪十四年(1888)冬,他将这一想法函告李鸿章,要李鸿章转商两江、两广、湖广、四川、江苏、湖北、江西各督抚,量力认筹。不久,各督抚先后电复:广东认筹银一百万两,两江认筹银七十万两,湖北认筹银四十万两,四川认筹银二十万两,江西认筹银十万两,直隶认筹银二十万两,共银二百六十万两。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海军钜款。这一目标的实现,使奕譞满怀喜悦,他在奏折中称赞李鸿章、张之洞、曾国荃、裕禄、奎斌、刘秉璋等督抚“急公济用,相助为理。不惟海防缓急足恃,腾出间杂各款专顾钦工。亦不致有误盛典。”[21]这二百六十万两海军钜款。自光绪十五年(1889)二月起至光绪十八年(1892)五月止。陆续解往天津,汇存生息,“所得息银。专归工用。”[23]

(三)海防新捐垫款

海防捐的开设,始于光绪十年(1884)中法战争期间。光绪十三年(1887),黄河郑州段决口,改为河工捐。光绪十五年(1889),海军衙门因筹款紧要,奏准将河工捐停止,仍改为海防捐。这就是海防新捐。光绪十三年(1887)以前的海防捐,和颐和园没有关系。光绪十五年(1889)以后的新海防捐,和颐和园就有关系了。

颐和园的修建经费,主要来自海军经费拨款和海军钜款息银。但是,拨款为数不多,钜款汇解需时,都不能满足颐和园工程的需要。于是,从新海防捐输项下挪垫,就成为颐和园修建经费的第三个来源。

光绪十七年(1891)二月十六日,总理海军事务奕劻等在奏片中说:

(颐和园)每年拨工之款,原属无多,各省认筹银两,亦非一时所能解齐。钦工紧要,需款益急。思维至再,衹有腾挪新捐,暂作权宜之计。所有工程用款,即由新海防捐输项下暂行挪垫。一俟津存生息集有成数,陆续提解臣衙门分别归款。[24]

这一经费来源,不同于海军经费拨款和海军钜款息银。这是属于“挪垫”,是要用存津生息的海军矩款息银陆续提解归款的。

(四)颐和园常年经费

颐和园工程,是在舆论的压力下被迫公开的。所以“造园上谕”中竭力缩小颐和园工程的规模,并说:“工费所需,悉出节省羡余,未动司农正款,亦属无伤国计。”[25]企图以此消除舆论的不满。工程公开以后,慈禧仍然担心舆论的反对。光绪十四年(1884)十二月十五日,紫禁城贞度门失火,延烧太和门及库房等处。这样的事件,在封建社会总是被看作上天对统治者提出的警告,这就为反对兴修颐和园的人提供了新的理由。慑于舆论的压力,慈禧不得不发布一道懿旨,说什么贞度门失火,虽然是由于管理人员不小心,但是,“遇灾知儆,修省宜先。所有颐和园工程,除佛宇及正路殿座外,其余工作,一律停止。”[26]表面上说停止,实际上是照常进行。光绪十六年(1890)九月十五日,御史吴兆泰奏请节省颐和园工程,慈禧勃然大怒,以光绪的名义发布上谕,对吴兆泰进行严厉的申斥,除了重复她在“造园上谕”中的“理由”而外,就是指责吴兆泰“冒昧已极,”“著交部严加议处。”[27]这就是说,欺骗已不能解决问题,于是使出她的另一张王牌,以封建专制的淫威,杀一儆百,使别人不敢再阻止她兴修颐和园了。但是,慈禧修颐和园,毕竟是不得人心的。为了不让别人再提兴修颐和园的事,她又玩了新的一招。

光绪十七年(1891)四月二十日,慈禧以光绪的名义发布上谕,说颐和园工程“即将告竣”,四月二十八日,她就要“幸颐和园,即于是日驻跸,越日还宫。”从此,她就要“往来游豫,”在这里“颐养冲和”了。既然颐和园工程已经结束,反对兴修颐和园的议论,也就可以从根本上杜绝了。

(五)颐和园岁修经费

光绪二十年(1894),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王朝遭到失败,北洋海军全军覆没。光绪二十一年(1895)三月,海军衙门裁撤,海军经费改解户部。颐和园主要的经费来源断绝了,颐和园工程不得不草草收场。户部在所收土药税厘内,每年提银十五万两,作为颐和园的岁修经费。光绪三十四年(1908),光绪、慈禧先后死去,清王朝的经济更加困难。宣统元年(1909),将颐和园岁修经费减为五万两。两年之后,清王朝也就灭亡了。

颐和园的常年经费和岁修经费,都由户部拨给,与海军衙门无关。常年经费在颐和园停工以前的部分,可以计入颐和园修建经费。岁修经费,全部是在颐和园停工以后,因系用于颐和园的岁修工程,就不应计入颐和园修建经费之内了。

注释:

[1]狄源沧:《颐和园》,上海文化出版社,1957年版。第3页。

[2]康有为:《戊戌与李提摩太书》《第一信),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一)第414页。

[3] 范文澜:《中国近代史》上册,人民出版社,19564月版,第239页。

[4]池仲祜:《海军大事记》,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八),第483页。

[5] 洪全福:《讨请檄文》,《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一辑,中华书局,19785月版,第143页。

[6]池仲祜:《海军大事记》,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八),第483页。

[7]康有为:《戊戌与李提摩太书》(第一信),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一)第414页。

[8]洪全福:《讨清檄文》,《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一辑,中华书局,19785月版,第143页。

[9]康有为:《戊戌与李提摩太书》(第一信),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一),第414页。

[10]康有为:《对记者的谈话》,刘启戈译:《字林西报周刊》,中国近代史丛刊《戊戌变法》(三),第501页。

[11]《康南海自编年谱》,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四),第121122页。

[12]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一),第288289页。

[13]《饮冰室文集》之四,第4041页。

[14]同上。

[15]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海军衙门片:“臣衙门承修颐和园工程,用款本极繁矩,若再加以垫放三海工程,所需经费,更难筹画。”

[16]《翁文恭公日记》,光绪十二年九月初十日。

[17]《翁文恭公日记》,光绪十二年十月二十四日。

[18]光绪十五年六月十一日总理海军事务奕劻等片一。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三),第117

[19]光绪十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海军衙门奏。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洋务运动,海军152

[20]同上。

[21]光绪十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海军衙门奏。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洋务运动。海军152

[22] 光绪十七年二月十六日总理海军事务奕劻等片。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三),第141页。

[23]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三),第141页。

[24]《光绪朝东华录》,光绪十四年二月癸未。

[25]同上书,光绪十四年十二月丁酉。

[26]《起居注册》,光绪十六年九月上。

[27]同上书,光绪十七年四月下。

*节选自《颐和园史事研究百年文选》,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6年。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圆明园万花阵
畅春园恩佑寺及恩慕寺山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最新信息
从避暑山庄说“康乾盛世” —…
圆明园青铜鼠首、兔首令人心酸…
圆明园同乐园的功能及其文化内…
清宫秘档说维新
《清代皇家园林通讯》微信公众…
Vimalin Rujivacharakul教授主…
中华民族辉煌与屈辱的历史见证…
北海与乾隆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