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学术通论 >> 详细内容
应该建立“避暑山庄学”
来源:清史所 作者:戴逸 点击数:358 更新时间:2017-11-6

河北省历史学会和承德市文物局今天在这里举行“避暑山庄学术讨论会”,我作为一名清史研究工作者,能够参加这样一次盛会,感到非常高兴。今天到会的有全国各地的许多专家, 有建筑学家、园林艺术家,还有宗教、文物和历史学方面的专家,真是群贤毕至,济济一堂。 我祝贺这次会议的召开,并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承德市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又是著名的风景区,这里山明水秀,林木幽深,景色醉人。避暑山庄和外八庙建筑宏伟,气象万千,吸引了中国及世界上千千万万的游人。承德的许多名胜古迹和历史上的许多事件、许多人物相联系,往往是生动的历史见证。当我们走到楠木殿、万树园,就会联想到康熙、乾隆的盛世。联想到他们接见少数民族和外国使者时那种隆重的场面。走到“烟波致爽”,就会联想到嘉庆、咸丰之死,联想到那拉氏策划的宫廷政变。我们走到外八庙、小布达拉宫、班禅行宫,就会联想到当时达赖、班禅与清朝的密切联系。走到文津阁,会联想到《四库全书》与清朝的思想文化政策。避暑山庄的每一处名胜,都 会引起我们生动丰富的历史联想。这里的每一处古迹,记载着中华民族古老而悠久的历史与 文化传统。承德既是游览的风景区,又是我们进行生动的、历史的爱国主义教育的实物材。 不仅如此,承德避暑山庄还具有建筑、艺术、宗教、文物等多方面的价值。值得我们大力地 从各方面加深对她的研究。我们不仅应该把避暑山庄作为旅游的、娱乐的场所提供给人民,而 且要把她作为艺术的、历史的珍品,作为爱国主义的教材提供给人民。避暑山庄具有多方面 的研究价值。她属于建筑学科研究的对象,但又不仅仅属于建筑学科;她属于园林艺术,但 又不仅仅是一般的园林;她属于宗教、民族学、历史学,但又不仅仅属于这些学科。我认为, 避暑山庄是与许多学科相关联的一种综合性学科,是一种边缘科学。近年来,科学研究中的 各门学科之间呈现出相互渗透、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的趋势,并由此产生出新的学科,形成 边缘科学。避暑山庄的研究也有类似的趋势。我国已经有了敦煌学,敦煌学就是一种综合性 学科,她涉及到考古、历史、民族、语言、宗教、艺术等许多方面,我们是不是应该建立起 避暑山庄学或承德学、离宫学呢?我想这门学科的建立是十分有必要的,这是客观的需要。前 年在北京建立了圆明园学会,召开学术讨论会,出版专门的刊物,写了许多文章,进一步加深了对圆明园的研究,并准备逐步恢复圆明园。避暑山庄与圆明园比较起来条件要好得多。圆 明园只剩下一片废墟,园林本身已经不复存在了。这是我国民族文化的重大损失,现在只能 从文献上进行研究。而避暑山庄幸而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为我们提供了很有利的研究条件。第 一,山庄保持完整,留下了幽美的园景、宏伟的建筑群以及许多文物、资料。第二,山庄地 点适中,距离北京很近,便于各方面的协作。同时旅游事业也可以推动我们的研究工作。第 三,最重要的条件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的重视。国务院发了文件,作出明确的指示,要 保护和修复这座举世罕有的皇家园囿。省委、市委各级领导和国家文物局关心、支持避暑山庄的恢复和建设。承德文物局的干部和专家组成了一支专门的队伍。我接触了一些同志,他 们确实是山庄的专家,对山庄的一草一木非常熟悉,如数家珍。我们拥有这样一批专家,具 备了有利的研究条件。当然,我们的研究工作一定会遇到许多困难,要付出艰巨的劳动,投 入相当的人力和物力。但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一定能够建立起这门新的学科。

国际上很重视避暑山庄的研究,国外也保存着不少珍贵的资料。例如,我在日本就看到 很多研究承德避暑山庄的书籍。其中有一本,名《热河》,共四巨册,全部是大幅照片,约四 百帧左右,是五十多年前日本人拍摄的,他们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已这样重视对山庄的研究,耗资巨大,不惜工本,摄影和编纂者是工学博士关野贞、工学士竹岛卓一,1934年印行。照 的技术在当时是第一流的,可以清晰地分辨其细部,由于拍摄者是建筑学专家,不是一般地 拍摄风光照片,而是将避暑山庄和外八庙的建筑精华,尽收眼底。有全景、有侧景、有远景、 有细部,特别对于具有特殊风格的著名建筑更从各个角度、各种距离进行拍摄。如普宁寺的照片就有七十多张,其中的大乘阁和阁内大佛共有照片二十二张,从大佛的头部、腰部、足部以及正面、侧面拍摄,生动、完美地再现了大佛的形象。著名的普陀宗乘(小布达拉宫)有 照片六十多张,须弥福寿(班禅行宫)有照片五十多张。有些建筑,今天已荡然无存,但五十多年前还相当完整,这部书里保持着照片,这是很隹得的珍贵资料,看了这些照片,可以 清楚地知道被毁建筑当年是什么样子的。如:清音阁是规模宏大的三层大戏楼,清帝常常在此款待外国使节、少数民族的上层王公,看戏游乐,后被毁于火。从本书照片中,可以看到 清音阁既宏伟而又精致的结构;又如避暑山庄内原有碧峰寺、珠源寺,现已倾圮毁坏,外八庙的罗汉堂也已被毁。但这本图册内有碧峰寺照片十二张,法源寺照片二十二张,罗汉堂照 片十五张,还有宗镜阁(铜殿,在抗日战争中被日军拆毁),图册中还保存了八张照片,因这 些建筑都不存在了,这些照片就更为可贵。它们是研究避暑山庄的好资料。这大批照片都有 文字说明,是单独出版的,可惜我在日本停留的时间较短,未能找到这部文字说明。

我对建筑学是门外汉,可对避暑山庄很感兴趣,因为我是研究清史的,避暑山庄学和清 史研究关系很大。康熙建立避暑山庄有一定的政治目的。康熙二十一年以前,清统治者的注 意力集中在南方,与南明以及吴三桂等作斗争,康熙二十年平定“三藩之乱”。康熙二十二年, 收复台湾。这一 时期康熙主要致力于南方的统一事业,南方的问题基本解决了。而北方的矛 盾开始尖锐起来了。俄国从黑龙江流域入侵,占领了尼布楚、雅克萨。沙俄的侵略势力逐渐 向南伸张,直至黑龙江的下游。西北的准噶尔蒙古占领了天山南北,控制了西藏、青海、宁 夏等广大地区,攻打喀尔喀蒙古,势力一直深入到现在的内蒙地区,形成割据势力。以上两 种势力相互勾结,严重威胁着清朝的统治,破坏了国家的完整与统一。清朝面临着国家分裂 的危险。康熙二十年,清政府平定三藩之乱以后,南方趋于稳定,康熙的注意力转向北京。就在这一年,他建立了木兰围场。当时建立木兰围场决不仅仅是供游猎娱乐的,而是在这里 “整军经武”,训练和检阅军队。就在这一年,康熙东巡,一直到达松花江下游,到了抗俄的 前线。这一年他还派郎谈赴雅克萨巡视,而后又亲自西巡到达宁夏,可见当时康熙已把注意 力转向了北方。而承德就成了当时北方政治活动和军事活动的枢纽。清朝统治者在承德木兰 围场狩猎治军,在行宫接见少数民族上层统治者,争取蒙古王公贵族,孤立准噶尔势力。我记得康熙二十五年雅克萨战争的捷报首先是送到承德的,黑龙江到北京的驿道必经热河,当 时还没有建立避暑山庄,但康熙已常在承德处理军国大事。后来承德成为一系列重姜政治活动的中心。接待外国使节,朝鲜、缅甸、暹罗以及安南国王阮光平,英国使节马戛尔尼都在 这里谒见乾隆。清帝还在这里接待少数民族王公,如土尔扈特回归祖国,小布达拉宫建碑文 纪念。还有接待三策凌、班禅额尔德尼,也在这个地方。图理琛出使俄国,也是从这里奉命 启程的,可见避暑山庄的建立不仅仅是供避暑、狩猎与娱乐的,避暑山庄的建立和发展与清 朝历史息息相关。可以说,避暑山庄是清朝抵抗沙俄侵略、平定民族叛乱、实现国家统一的 历史见证,康熙、乾隆、嘉庆三朝皇帝经常在这里处理国家政务,也可以说,这里是清朝政 府的第二个政治中心。所以,山庄学与清史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二者是姐妹学科,互相关 联,互为影响,山庄学的研究必将大大推动清史的研究。

如何发展这门学科,在座的许多专家学者一定会有许多很好的建议,我提不出什么很好 的意见来。按照一般的科学发展规律来设想,恐怕要做到以下几点。第一,广泛地收集资料, 山庄保存了许多实物资料,如建筑、园林、碑刻等,这些实物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要加以 很好的保护。还有许多文献资料,要投入更大的力量广泛搜集、整理。清宫档案中有许多涉 及山庄的资料,承德文物局的同志在北京已经搞了很长时间。对于这些资料,应当进一步搜集、分类、整理、复制,甚至编辑出版。清宫档案现存九百多万件,如果单靠档案馆整理出 版,则遥遥无期。中医研究院就从档案中整理出光绪、慈禧的医案,受到医学界和史学界的 重视。我们也可以出版有关避暑山庄的专集资料,或者专门刊物,有关建筑、宗教、民族史、 木兰围场、艺术,乃至外国的一些资料都可以收集进去。这里应该成为避暑山庄的研究中心, 首先是资料研究中心。避暑山庄要集中国内外所有的有关山庄的历史资料,成为最丰富、最 完整的一个资料库。第二,要培养一定数量的专业研究人员,要有一批勤奋努力,刻苦耐劳, 有理想、有干劲、有水平的专门人才。一个研究单位研究水平的高低决定于研究人员的质量。 当然,这不是随便调进几个干部,在短期内可以见成效的。而是要经过选拔、培养,发现人才,特别是要培养中青年专门人才,我们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把这件事情抓紧、抓好。不能因其它任务的紧迫而冲击人才的培养。第三,设立专门的研究机构。开始可以是规模较小 的研究单位,成立研究室,逐步扩大、发展。这种研究单位的任务是研究而不是打杂,要有 稳定性,要有经费,有编制,有书籍资料,有一定的研究条件。有了这样的研究机构,才能 更好地展开各种研究工作。能够积累资料,培养人才,多出成果。为了进一步便于全国的协 作,是不是可以考虑成立避暑山庄研究会,动员和组织山庄以外的力量共同努力,相互协作, 开展长期、深入、广泛的研究工作。使这门山庄学,或离宫学成为有特色的、高水平的、内容丰富多彩的一个新兴学科。

对于避暑山庄的研究,我是外行,因为研究清史,我对避暑山庄很有兴趣,很有感情,希望避暑山庄的研究工作深入开展,取得成效。以上意见,是否妥当,请同志们批评指正。


     本文原发表于《高校社科信息》,1999年06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圆明园万花阵
畅春园恩佑寺及恩慕寺山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最新信息
从避暑山庄说“康乾盛世” —…
圆明园青铜鼠首、兔首令人心酸…
圆明园同乐园的功能及其文化内…
清宫秘档说维新
《清代皇家园林通讯》微信公众…
Vimalin Rujivacharakul教授主…
中华民族辉煌与屈辱的历史见证…
北海与乾隆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