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文献档案 >> 详细内容
曹雪芹故居何处寻
来源:清史所 作者:樊志斌 点击数:465 更新时间:2018-1-17


曹雪芹一生经历了从南京到北京,从城里到城外的迁居过程,据我们所知曹雪芹故居有五处之多:南京江宁织造府、崇文门外十七间半、正白旗营房、碧云寺外北上坡和白家疃两处私宅。可惜的是,除正白旗营房外,曹雪芹的其他四处故居已了无痕迹,无处寻觅了。喜欢曹雪芹、《红楼梦》的人,无不关心这处营房与曹雪芹的关系。

传说

1963年,文化部在故宫举办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活动。

3月初,中国新闻社的黄波拉到卧佛寺侧的龙王堂看望同乡好友冯伊湄。闲谈之间,黄波拉向冯伊湄谈及城内纪念曹雪芹的事情。冯伊湄告诉黄波拉,自己的先生司徒乔有个学生叫张家鼎,其父张永海知道很多关于曹雪芹的故事,可以一起谈谈。

回城后,黄波拉便将这个消息告诉相关朋友。317日,《文学遗产》编辑委员会委托著名红学家吴恩裕到香山访问张永海。为了记录方便,吴恩裕还约了吴世昌、周汝昌、陈迹冬、骆静蓝一同前往。

关于曹雪芹的住处,张永海告诉专家,曹雪芹先在正白旗居住,乾隆二十年以后,搬出正白旗,迁到镶黄旗侧的公主坟居住。曹雪芹在正白旗的旧居位于“四王府的西边,地藏沟口的左边靠近河的地方,那儿今天还有一棵二百多年的大槐树”。正白旗的档房位于曹雪芹旧居的后面。

张永海还提到,曹雪芹在正白旗的时候,他的一位叫作鄂比的朋友曾经赠送给他一副对联,云: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有;疏亲漫友,因财绝义世间多。这副对联因涉及曹雪芹的性格和朋友交际情况,受到学界的重视。

发现

1971年,张永海所谓的鄂比赠给曹雪芹的那副对联被发现在正白旗的一处老屋墙壁上。当时,这处老屋内住着的是北京27中退休语文教师舒成勋夫妇。

44日,舒成勋有事进城,他的太太陈燕秀在家打扫房屋,在挪动靠墙的木床时,床上的铁钩将墙上的白灰刮下一块来。陈燕秀发现,脱落墙皮内还有一层墙皮,内层墙皮上似乎还有斑斑墨迹。陈燕秀没有文化,不知道墙上写的是什么内容。出于好奇,她将外层墙皮慢慢揭下来。结果,发现正面墙面上写满了墨字,写有字迹和绘有兰花的墙皮占据了整个墙壁面积

60%

晚上,舒成勋从城里回来,在墙壁中央发现了那副久被口传已久的对联,它被写成了菱形。

“题壁诗”发现的第二天,舒成勋把外甥郭文杰找来,让他给墙上的诗文墨迹照了像。

当时,正值“文革”,人人唯恐自身不保。随后,舒成勋向海淀房管所和香山街道反映了自己家发现题壁诗文的情况。舒家西墙上发现古人诗文的消息,不胫而走,附近很多村民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来舒家观看题壁诗。

鉴定

1975年农历八月二十九日,著名文物鉴赏家张伯驹与夏承焘、钟敬文、周汝昌等人,到正白旗三十九号老屋访问舒成勋。舒成勋将当年照下的“题壁诗”的照片给他们观看。

张伯驹看过旗下老屋“题壁诗”照片后说,我不是红学家,只是一个文物工作者,考文物以证历史,题壁诗“诗格”断为乾隆时代无疑。其后,张伯驹有《浣溪沙》词记载当日之事,云:

秋气萧森黄叶村,疏亲慢友处长贫,后人来为觅前尘。

刻凤雕龙门尚在,望蟾卧兔砚犹存,疑真疑幻废评论。

其词注中写道:“按发现之书体、诗格及所存兔砚,断为乾隆时代无疑。”张伯驹对“题壁诗”的鉴定,不仅否定了题壁诗造伪的可能,也为研究题壁诗的书法、题壁诗的抄录者身份、素养与曹雪芹的关系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正白旗三十九号院位于民间传说中曹雪芹正白旗故居的范围内,其间又出现了友人赠送给曹雪芹的对联,这就提出了一个逻辑,在曹雪芹故居范围内发现了曹雪芹生活时代友人赠送给曹雪芹的对联,因此,正白旗三十九号院应该就是曹雪芹在正白旗的居所——这是人们目前所知唯一与曹雪芹有着直接关系的清代实体建筑。

内容

经查证,正白旗三十九号老屋西墙上的题壁诗多抄自他书。如墙壁上的《六桥烟柳》、《渔沼秋蓉》、《瓶湖秋月》、《柳浪闻莺》皆出自《西湖志》;其中“有花无月恨茫茫”诗出自唐寅的《六如居士全集》;“甘罗发早子牙迟”句出自《水浒传》;“吴王在日百花开”诗、“富贵途人骨肉亲”诗出自《东周列国志》;“蒙挑外差实可怕”诗出自子弟书《书班自叹》。

有专家认为,墙壁上所书诸诗水平低劣,但是,当查清了这些诗的来源后,可以质疑这些专家的鉴定。还有人以为,老屋西墙上的题壁诗文错字众多,所以,题壁诗文的抄录者文学修养很低,绝对不能是曹雪芹。

实际上,仔细分析题壁诗的内容,就能发现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墙壁上的诗文出现的很多错字,并非抄录者不懂平仄、随意改动,而是抄录者有目的的改字。

题壁诗文上的《六桥烟柳》写道:“赤栏杆外青【清】阴满,曾见苏公过马蹄。”此诗为明人凌云翰作,收入清傅王露修《西湖志》。“题壁诗”将“清荫”更为“青荫”,似有避“文字狱”之意。

又如其中的《鱼沼秋蓉》一诗云:放生池畔摘湖船,夹岸芙蓉照眼鲜。旭【丽】日烘开鸾绮幛【障】,红云裹作凤雏【罗】缠。低枝亚水翻秋月,丛昙【萼】含霜弄晚【晓】烟。更爱赤栏桥上望,文鳞花低【底】织清涟。

括号中字为原诗用字。题壁诗文改字如此之多,很明显,并不是抄录者的误记所致。又如,题壁诗对明初名士高启《百花洲》诗的改动,更让人感觉作者对原作的改动是有意为之。

高诗原作“吴王去后百花落,歌吹无闻洲寂寞”。题壁诗则更为“吴王去后百花落,歌吹长岛洲寂寞。”“无闻”、“长岛”之别是何其大也,如何能够轻易记错呢?

该诗被冯梦龙、蔡元放编的《东周列国志》收录,题为《锦帆泾》。题壁诗云偶录《锦帆泾》”。既云抄录,如何能有如此舛误呢?

从题壁诗的抄录内容来看,主要集中在吟诵西湖美景,感慨生不逢时、世态炎凉,可以知道,抄录者对杭州西湖或清漪园西湖这样的水乡风景很有感情,而且胸有抱负,由于某种原因不能施展。又从他抄录唐寅《花月吟效连珠体十一首》中诗可知,他是羡慕唐伯虎之为人的。这与曹雪芹的经历和审美都是一致的。

旁证

1977年,北京城内一对题有“芹溪处士”款书箱的发现,再次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书箱为一名叫作张行的工人所有,据说是他的祖上传下来的。经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王世襄先生鉴定,认为确为清代乾隆中期之物。这只书箱盖上绘有兰草、怪石等图案,其中一个上面刻有《题芹溪处士句》,云:并蒂花呈瑞,同心友谊真。一拳顽石下,时得露华新。另一书箱则有“拙笔写兰,乾隆二十五年岁在庚辰上巳”字样。“拙笔”二字与正白旗三十九号西墙上的“拙笔”出自同一人之手。该只书箱箱盖背后写有“为芳卿编织纹样所拟歌诀稿本”等样的五条书目及一首悼亡诗。

五行书目为:为芳卿编织纹样所拟诀语稿本;为芳卿所绘彩图稿本;芳卿自绘编锦纹样草图稿本之一;芳卿自绘编锦纹样草图稿本之二;芳卿自绘织锦纹样草图稿本

曾经目睹并抄录曹雪芹佚著《废艺斋集稿》的孔祥泽指出,这五行书目笔迹与自己在1943年双钩的《废艺斋集稿》文字完全一致,这一点也为专家所认同。可知,《废艺斋集稿》与这对黄松木书箱都是曹雪芹的遗物。

既然正白旗三十九号老屋题壁诗为曹雪芹亲书,而《废艺斋集稿》和书箱都是曹雪芹的遗物,则三者之间的笔迹应该完全一致,如果有一种与其他二者有别,则此种物件与曹雪芹的关系即可

排除。

2009年,公安部物件专家对五行数目与题壁诗的文字笔迹进行了鉴定,证明确实出自一人之手。由此,可以认定,正白旗三十九号院为曹雪芹故居。

作者单位:曹雪芹纪念馆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颐和园十七孔桥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圆明园万花阵
  最新信息
《红楼梦》中的“俄罗斯风”
全面认识三山五园的历史地位
清史知微 曹雪芹探“番子营”
圆明园不会忘记——张恩荫先生…
圆明园内争蟹案
京西文化的核心:园林隐逸文化
是是非非说九州
“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