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学术通论 >> 详细内容
雍正时期畅春园的职能转变
来源:清史所 作者:宋瞳 点击数:387 更新时间:2018-3-16


      明成祖靖难之役后,明朝迁都北京,王公大臣等亦随之来京居住。 自此北京城内,开始大规模兴建府邸,而自皇族至士大夫,又纷纷置园林别业于京郊。经数百年积淀,至清朝后,北京西郊已发展为园林遍布、苑囿林立之区。其中皇家园林即为著名的“三山五园”。围绕皇家园林,士大夫兴建的别墅、居所等同样星罗棋布,形成北京西郊独特的风景。


      所谓三山五园,指位于北京西郊的万寿山清漪园(今颐和园)、玉泉山静明园、香山静宜园、畅春园、圆明园五座皇家园林。今日前三园保留相对完整,圆明园屡经兵燹后,唯遗迹存世。而畅春园破坏更为彻底,仅余改建后落成的寺院山门两座。与此对应,学界对于四园的关注相对较多,而畅春园目前缺乏深人的研究成果。纵观畅春园兴废,自康熙至宣统,畅春园经历了全盛时期的皇帝行宫,康熙帝驾崩后的祭祀场所,以及雍、乾后渐次废落的萧条寂寥数个阶段。其中, 雍正一朝,因康熙帝驾崩引发的职能转变实为畅春园命运转捩点之一。 乾隆时虽因太后入住,不至畅春园迅速衰落,然实不复往日风光。本文根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相关档案,及文献史料,对雍正时期畅春园的职能转变略作探究。

     康熙年间,为奉养太皇太后、太后,同时为自身休憩、理政,康熙皇帝决定兴建行宫别苑一座,几经考察,钦定地址于北京西郊,经过大约三年的修建后,该园终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落成,由康熙帝本人选“畅春”二字名之。园林落成后,康熙皇帝奉母、祖母前往,从此直至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玄烨暴崩于畅春园清溪书屋, 康熙皇帝一生中屡次驻跸于此,相关史料记载不胜枚举。此时期即为畅春园全盛期,完全作为皇帝避暑修养的园林使用。

      畅春园地位的转折发生在康熙皇帝驾崩后,关于雍正时期畅春园境况的记载,史料记载较为稀少。笔者查阅内务府造办处档案,发现一些相关的蛛丝马迹,以下基于此,并根据文献史料,将雍正时期的畅春园略作勾勒。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初七,自南苑前来修养的康熙皇帝暴崩于畅春园清溪书屋。从而引发了著名的雍正即位事件,是为清史中最为著名的疑案。此中纷纭,与本文无关,唯雍正皇帝即位后, 在畅春园略作布置,有几点可堪注意之处。个人看来,这几点布置证明雍正年间畅春园逐渐被作为纪念先皇之处,其居住、办公等实用性目的在逐渐消失,以下分别叙述。

     其一,驻军与祭祀:

     在雍正年间,畅春园作为先帝居所,雍正皇帝并未前往居住,在实录中看不到关于畅春园的安排。唯独能发现的是,雍正皇帝在雍正元年(1723年)六月下令,畅春园应常驻军队,取代原有的轮值卫兵。并修建兵营房舍供其居住,此事为畅春园周边驻军之始。[1]

      从雍正四年(1726年)六月的一条上谕中可知:园林警戒,例由八旗护军营负责。康熙时期,皇帝驻跸畅春园,护军营于附近并无住所,需自京城轮班前往。雍正帝即位后,圆明园成为皇帝避暑休憩之地。而雍正帝拨发帑银,建立屋舍,命三千护军常驻警戒,从此免去护军营轮替之苦,也使园林警戒制度发生了改动。"[2]皇帝改住圆明园, 使畅春园失去了往昔的热闹繁华,相反,作为怀念先皇之处,文献档案中,畅春园更多的与祭祀内容联系在一起。

      其二,陈设变化:

      皇家园林集皇帝游宴休憩办公为一体,其陈设也比照紫禁城内廷。 但在雍正朝“活计档”的记载中,雍正初年形成了一个鲜明对比。一 方面,胤禛所居的圆明园不断扩建,内中增设家具摆件、扩建池台楼阁之记载几乎不绝于书。另一方面,畅春园不但未曾更动,甚至被不断抽走原有摆设。唯有佛龛、佛像等添置入贡记载。

      例如活计日期档雍正三年(1725年)八月十一日记载,做成紫檀木彩画洋金塔一座,雍正皇帝谕,“再照此塔样做一分,塔内漆盒做高 些,盒内,居中添一高台,将原供的玉石盒放在漆盒内居中。送在畅春园呈供。”[3]


     其三,兴建恩佑寺:

     雍正年间,畅春园中并无大规模工程,而最大改变,就是在园中 兴建了恩佑寺。据《清实录》记载,恩佑寺落成于雍正三年(1725 年)四月乙酉,乃雍正皇帝为悼念其父所建。[4]此地紧邻康熙皇帝居住之清溪书屋,雍正时期,康熙帝的“御容”(即画像)被供奉于此,乾隆时移奉安佑宫。[5]

     从行宫别苑向祭祀庙宇转变,一方面是限于制度不得不尔,另一 方面,也因雍正皇帝于畅春园附近拥有自己的圆明园。在畅春园逐渐萧条时,一街之隔的圆明园却欣欣向荣、迅速发展。从《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中可以看出,在雍正元年(1723年)至雍正四年(1726 年)不断有各种家具、陈设、字画、文物等送往圆明园,其相关记载数量几乎难以计数,对比畅春园的寥寥数条,更可看出彼时皇家园林建设的重心已然全面偏移。以小见大,雍正一朝,实为畅春园发展历史中的重要转折点。



参考文献:

[1]《清世宗实录》,雍正元年六月庚戌,“谕庄亲王允禄等。畅春园卫兵、往来劳苦。派八旗兵三千 名分班守护,盖造兵房一万间,给与居住。”

[2]《清世宗实录》,雍正四年六月甲戌,“谕八旗都统等。从前八旗护军倶由京城往畅春园换班行走, 朕念其往返之间稍觉费力,特发帑金数十万两,于圆明园附近盖造房屋,派护军三千名居住,以供圆明园 之差役。既有益于贫乏无房屋之人。而在京之护军又得免于往来行走之累。又念此三千护军差役甚多。是 以叠沛恩施,恤其劳瘁。乃在京之护军以不得一体遍沾,致生怨望。而圆明园之护军又以管束太严,思欲规避。殊负朕爱养兵丁之心。嗣后朕再加察看。若在京护军仍以朕加恩于圆明园之护军为过厚,朕即倶令回京,照前由京城换班行走。尔等可将此上谕,遍谕护军,俾各晓悟。知朕加恩于圆明园护军之处,并非无故漫加。则彼此欢洽,无有怨言。而朕亦乐于加惠矣。”

[3]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整理《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一册,第426 页。(作别档内容相同,不赘,第596页。)

[4]《清世宗实录》雍正三年四月乙酉条,“上孝思纯笃,追慕圣祖仁皇帝。敬建恩佑寺告成,亲诣行礼。”

[5]《日下旧闻考》卷76: “导和堂东穿堂门,即恩佑寺佛殿后也。乾隆三十三年御制清溪书屋诗,畅 春园中是处为皇祖宴寝之所。我皇考改建恩佑寺以奉御容。乾隆癸亥奉移于安佑宫,逮今四十余年,有司 以修葺告成,敬诣瞻仰,并纪是什。”另,安佑宫在圆明园,建成于乾隆七年,又名鸿慈永祜,乃仿制景 山寿皇殿形制,专为敬供先祖御容而建。今存镇门石麒麟一对,在北京大学院内。华表两对,一在北京大 学主楼前,一在国家图书馆分馆院内(刘阳《谁收藏了圆明园》,金城出版社,2013年)。


 节选自《雍正时期畅春园的职能转变》,选自阚红柳主编《畅春园研究》,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颐和园十七孔桥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圆明园万花阵
  最新信息
《红楼梦》中的“俄罗斯风”
全面认识三山五园的历史地位
清史知微 曹雪芹探“番子营”
圆明园不会忘记——张恩荫先生…
圆明园内争蟹案
京西文化的核心:园林隐逸文化
是是非非说九州
“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