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研究动态 专题研究 灾荒史话 学人文集 饥荒档案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灾荒史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灾荒史论坛 >> 灾荒史话 >> 详细内容
清朝道光“癸未大水”的财政损失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9051 更新时间:2015-1-9

清朝道光“癸未大水”的财政损失

倪玉平/高晓燕

 

原文出处:《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20144期 第99-109

作者简介:倪玉平,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北京 100084); 高晓燕,四川博物院研究人员(成都 610000)

内容提要:清朝道光“癸未大水”是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大水灾,340余州县先后被淹,172州县成灾,经济损失巨大。灾害发生后,清廷的财政损失可分为直接财政损失(赈济及河工拨款)和间接财政损失(地丁钱粮蠲缓、盐课与关税免征和减少),两者合计高达2400余万两白银,超过常年财政收入的50%以上。由此可以更为直观地了解,这次水灾确实对当时的社会经济发展造成了极大影响。

关 键 词:道光/癸未大水/财政损失

 

不论是从气象史、灾害史还是经济史的角度来看,道光癸未年(即道光三年,公元1823)都是重要的节点。这一年,清朝发生了全国范围的水灾,对当时的社会经济造成巨大影响,史称“癸未大水”。《清史稿•食货志•赋役》称:“国初以来承平日久,海内殷富,为旷古所罕有……至道光癸未大水,元气顿耗。”按,《清史稿》此段描述系引自冯桂芬的议论,并经曾国藩、李鸿章上奏而得到更大范围的传播,冯桂芬原文称:“至道光癸未大水,元气顿耗,商利减而农利从之,于是民渐自富而之贫。”①关于此次水灾发生的原因,有学者将其归结为第六小冰川期,有的则视为印度尼西亚坦博拉火山喷发的结果;至于其影响,有的将其视为“道光萧条”的重要例证,有的则将其视为清朝由盛转衰的标志。②不过,虽然目前学术界已经认识到此次水灾的重要影响,但水灾本身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究竟有多大,尚无直接的研究。考虑到问题的复杂性,本文拟就其中的政府财政损失做一探讨。

清朝版图辽阔,地形复杂,发生自然灾害本不足为奇,但癸未年在全国范围内发生如此密集的水灾,却较为少见。据史料记载来看,道光癸未年受灾最为严重的省份为直隶、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湖北、江西和湖南,云南、贵州、四川、广东、陕西和山西等省亦有灾情。从受灾时段来看,受灾最严重的时间集中于五至七月,并伴随着旱涝急转的发生,个别省份则自三月以来持续降雨。

直隶省水灾集中于六月中旬,先后导致120厅州县受灾,是本次水灾中受灾最严重,也最受清廷关注的省份之一。本来,入春以来,直隶降水较少,并一度受到干旱的威胁,上至皇帝本人,下至督抚及司道各员,都曾先后设坛祈雨。降雨发生于五月初一,蓟州、通州等五十厅州县,先后得雨,“入土深透”,“君臣上下不胜感悦”。六月初二日起,保定等处开始普降暴雨,且自初十日至十三日,“异常倾注,彻夜更甚”,低洼田亩,粮食刚经播种,“便被水浸泡,未能长发,而尚未播种者时令已过,难以再行补种”。③与此相伴随,则是直隶省境内诸多河流全线暴涨和决口。永定河自六月初十日已有险情,至十六日洪水成灾,“处处出槽漫滩,巨浪排山,奔腾浩瀚,无工不险,无埽不蛰,实属罕见罕闻”。④其中北三工十二、三号和南二工二十号分别于十一日和十二日决口,此后又连续发生三次溃堤,至十七日“上下埽段俱已摇动”,连历任河督十四载的张泰运也不免感叹:“本年汛水如此经久异涨,实为从来未有之事。”⑤永定河漫口,导致所流经之固安、永清等十州县沿河村庄,均被洪水横扫。⑥北运河则因受到温榆、潮白诸河灌水影响,于六月初六日发生决口,其中武清县属王家庄、火烧屯和河西务下游张家庄三处均决口,“水势横冲”,凤河县“悉成泽国”。十五日,运河东岸再次决口,冲刷百丈有余,水势直达东南方向,香河、宝坻、宁河地方民田受灾。由于回空漕船尚在运河,各帮船只无法通过,备历艰辛,尤其是泗州后帮回空军船经过河西务时遇上决口,冲断绳缆,水手浮水奔逃,“淹殁数名”。⑦南运河亦于六月二十三日在运河西岸之东光县境内决口。⑧

截至七月十一日,直隶先后有81州县陆续禀报被水。⑨一周之后,21州县厅续报被淹。⑩延至九月,水灾仍未消退,直隶部分地区再遇强降雨,河间府属之阜城、吴桥,天津府属之南皮、盐山等19州县又先后被水冲淹。两个月内,先后禀报被淹的共120州县厅,大约占直隶所有17府州140余州县的80%以上,尤其是顺天府、保定府、河间府、天津府、正定府、顺德府、冀州、深州、定州等府州更是全境被灾。(11)

江苏自入夏以来,长江两岸州县已“多有被灾”。五月上旬,江苏大部分地区仍阴雨连绵,自十一日起大雨如注,持续到二十五日,“江河水涨”,圩堤间有冲破,各府属沿江低洼地区积水二、三尺至七尺不等,已种禾苗木棉,“根叶腐烂”。六月十四、十五日及下旬,降雨重来,“或微雨帘织,或大雨如注”,终未停歇。七月立秋后仍淫雨不止,尤其是从初八至十二日,“狂风骤雨,连宵达旦”。七月底至八月中旬,又持续阴雨,江水续涨,河堤决口,庐舍坍塌,进一步加重了灾情。据事后奏报可知,经过几个月的连绵阴雨,江苏境内先后被淹达66厅州县卫之多,其中47厅州县卫成灾五分至十分不等,而苏州府属吴江、昭文、昆山,太仓州并所属镇洋、宝山六州县,积水较深,情形最重;上海、丹徒等19州县卫虽然“雨多水涨,低洼田亩积水无从宣泄,秋禾杂粮多被淹损”,但依清代勘灾体制规定,“勘不成灾”。(12)

浙江本年亦因雨水过多,多处被淹。严州府属建德、淳安二县,先于四月二十日夜间遭遇山洪,“冲塌房屋,淹毙人口”,其中建德县淹死3人,淳安县淹死12人。两县于五月续被冲淹,并带淹桐庐县。(13)进入六月,暴雨仍在持续,杭州、嘉兴、湖州府属之仁和、钱塘等15州县受灾。其中绍兴府诸暨县两次遭水,严州府分水县于二十二日山洪暴发,淹毙10人。(14)七月初二及初八九日,两次风雨大作,嘉兴府海盐、平湖二县,湖州府属之安吉县,绍兴府属之萧山县牧地及南沙公租地亩,以及坐落仁和、钱塘、富阳、余杭之杭严卫,坐落乌程、归安、长兴、安吉之嘉湖卫续被水淹。(15)八月初四至初九日,浙江部分地区仍阴雨连绵,宁波、绍兴府所属州县及台州府临海县,“风雨过大,间有被淹”。据统计,浙江本年先后被淹26州县卫,人口损失25名。(16)

除田亩受灾外,江浙一些盐场也遭到水淹。坐落江苏松江府属之横浦、浦东、袁浦、青村、下沙头、二、三等六场灶,因雨水过多,所种稻禾木棉均被淹浸,成灾六至九分及歉收不等。(17)之后,浙江杭州府属仁和、嘉兴府属芦沥二场亦遭风雨,成灾三分。(18)两淮通州分司所属金沙等五场,泰州分司所属富安等11场,本年夏秋雨水过多,“亭荡被淹,煎篷吹倒,各灶停煎,兼秋禾淹浸,收成歉薄,灶情拮据”。(19)

受灾较前三处为轻的省份包括安徽、山东、河南、湖北、江西和湖南。据安徽巡抚陶澍查勘奏报可知,安徽本年入夏以来,各州县普降雨水,先后被淹,而庐州无为、铜陵、繁昌、芜湖、当涂等处发生决堤,南陵县发生淹毙人口情况。(20)七月初九至十一日又开始连续降雨十余天,17府州县续报被淹。(21)综计本年安徽先后被淹45府州县,其中铜陵、无为等24州县成灾,泾县、太湖等21州县不成灾。(22)

山东和河南两省水灾情形类似。山东入春以来地土干燥,从五月二十六日起至七月,连遭降雨,由旱转涝。河南五月上旬降水较多,中下旬稍为干旱,自从六月初一起于七月上旬暑雨连绵,八月始停。据统计,山东省被淹州县达15个,其中成灾五州县,不成灾11州县。(23)河南成灾三县,不成灾八州县。(24)与此同时,二省境内南运河、卫河、漳河、沁河等一并涨溢。南运河上游临清州“水势出槽漫滩,甚为浩瀚”,“拍案盈堤”。(25)卫河水势连日增长,山东馆陶、临清州及武城境内民埝先后发生16次决口,“附近地区猝被淹浸”。(26)漳河则于六月十七日和七月初五日,发生两次大规模决口,临漳、汤阴、内黄、林县多有被淹村庄。(27)沁河亦因山水暴发,导致武陟段发生3次决口,并经由修武、获嘉、新乡、汲县、浚县一带,注入内黄县境内卫河。(28)但卫河不能容纳如此水量,洪水四溢,沿途修武、汲县、内黄等12州县先后被淹。

湖北水灾集中于五、六月,其中五月上中下三旬各得雨五至十余次不等,“江水陡长,沿江一带州县不无淹漫”。尤其黄州府属黄梅县决口400余丈,“二十二镇尽被淹没”。(29)总计本年湖北先后被淹州县17处,三县成灾,其余14州县或情形较轻,或水退迅速,补种有收,“均不成灾”。(30)江西本年沿江临湖13州县被水受灾。其中五月二十一、二日,长江大水冲决德化县大堤,彭泽、鄱阳等县被淹。七月又因连日大雨,瑞昌、德安等县被水淹,被淹田亩至七月底仍未涸出,均不能补种秋禾。不过,按勘灾体制仅德化成灾。(31)湖南省本年临湖六州县被水受灾,但“均不成灾”。(32)

除此而外,本年份内国内其他部分亦有水灾报告,其中云南五至七月有10州县被淹,广东先后八县被淹,陕西三县受灾。贵州、四川、山西、甘肃、黑龙江等处也有相关奏报。统计三至八月,全国先后被淹340余州县,成灾172州县,淹毙人口,农业歉收,粮价倍增,无疑是一次大范围的严重水灾。

本次水灾的财政损失,可以分为直接财政损失和间接财政损失两部分。直接财政损失指政府直接用于救灾的财政拨款或财政支出,包括赈济及河工拨款;间接财政损失系指政府应征而减免征收或未能征收的部分,包括地丁钱粮蠲缓以及因灾害而导致的盐课、关税的免征和减少等。士绅等自发性赈济活动的经费支出,则不计入财政损失。

财政损失的大头是赈济拨款。道光年间灾荒赈济的一般程序,是地方受灾后,州县官员在四十日内上报受灾及灾情。需要紧急救助的,州县先行抚恤,搭盖棚屋,散放衣食,并给淹毙人口棺殓银。然后以村庄为单位,进一步勘查灾情,查明灾区范围和程度,按被灾田地比重确定成灾分数,核实灾民户口,划分极贫、次贫,区别大小。户部接到题请派人复勘,经采取相应赈济措施。此外,通商免税、劝谕捐输等也是救灾时经常采用的措施。(33)

京师是赈济灾民的重要场所。七月十六日,监察御史马步蟾奏称,京畿地区自六月以来阴雨连绵,“粮价骤昂,日用诸物无不腾贵”,请于五城设厂平粜。(34)道光帝准奏,发给仓贮米5万石,稉米减价500文,稄米减价600文,仍照向例,每人每日限买米至二斗止,减价平粜。(35)向来饭厂于十月初一日开设,因畿辅一带被水较重,“贫黎倍于往年”,饭厂于八月初五日一并开放。(36)延至次年五月二十日,饭厂计开放280余天。此后,又经御史程矞采等人提议,先后在顺天府卢沟桥、黄村、东坝、清河、采育村、庞各庄、榆垡村等处开厂。(37)前后共计拨米62600余石,银7100两。(38)

直隶是重灾区,又因靠近京城,赈恤格外受到重视。灾情发生后,当地官员即依制度,对受灾较重地区先行赈恤。(39)天津被水村庄为积歉之区,于仓内各年存剩漕米拨1200余石散放。(40)顺天府属武清、宝坻等处受灾亦重,先行抚恤,用银73573162厘。(41)七月十八日,直隶总督蒋攸铦在奏报21州县续被水淹时,申请拨发赈恤银120万两,加上兵饷及修缮支绌,合计申请180万两。户部筹议于粤海关、九江关及山东河南捐银等项凑拨银100万两,不敷的80万两在部库提拨,实用实销。考虑到粮食储备不足,蒋攸铦奏请截留江广帮漕米40万石,漕运总督魏元煜接到咨会,先后拨湖南头、二、三帮,江西后帮安、福等五帮及九江后帮米共计40万石,交付直隶委员。(42)后因保定等府属续报被水,蒋攸铦又奏请在奉天存仓粟米内拨给20万石或者15万石。(43)盛京将军晋昌等奏称,旗仓存米无多,拨二十万石仓储不免空虚,故拨旗仓米4万石,民仓米11万石,共足15万石之数,交直隶雇船领运。(44)

成灾最重的各州县领回银米后,于十月十八至二十六日先后开厂,至十一月中下旬次第放完,惟文安县灾分最重,户口又多,十二月二日才得以放完。统计用过的银数,受灾最重的77州县用银1313107523厘,加上次重及勘不成灾的州县,共用银140530117厘。(45)因本次灾情较重,又于道光四年春在成灾最重州县办理展赈,或米四银六,或米三银七,或全放折色,每米1石折银12钱,于赈剩漕米及运回奉天米石内酌量分拨,最终用银23万余两。(46)赈济之外,还有修缮行宫兵房及借发兵粮之举。热河因六月间阴雨连绵,狮子园外庙及南北西路行宫坍塌外墙55段,用银17189822厘,于广储司领项兴修。(47)保定省城兵房因雨坍塌,兵丁无力兴修,动支9990两。(48)热河驻防兵丁官房被雨坍塌,借银8880两。(49)天津镇所属左右城守三营兵丁房屋因雨倒塌,借银2298两。泰宁镇所属紫荆关汛地因山水陡涨,兵房冲塌,按名借给米粮955石。(50)热河围场1000名兵丁因阴雨连绵,收成歉薄,借饷银5000两,按名分放。(51)小计本年直隶因灾用银1685700余两,用米55万余石。

江苏赈济方法类似,亦是先行抚恤,再采买米石,减价平粜。七月,上元、江宁等23州厅县被淹,情形较重,均先行抚恤一月口粮,用银20万两,于江宁、苏州两藩库动拨,易钱散放。(52)此后粮价上涨,由藩库借拨银两,经被淹各州县领回,赴各省产米地方买米。其中苏州府属长洲、元和、吴县各借银3万两,派员前往江西、湖北采买。江宁府因库银无多,于江西、湖北两藩库各借银4万两,照市价平买,免税放行,运回平粜。(53)十一月,米贩接踵而至,粮价稍平,停止买米。此时,已于湖北买米9000石,江西买米15000石,运回后分别平粜。(54)八月,照嘉庆十九年成案,借拨淮商盐义仓谷10万石,十分之二、三留江宁,其余拨付苏州,减价平粜。粜出银两即派员赴产米之区采买,再次运回平粜。(55)十月,江苏勘定成灾分数,查明极贫、次贫户口,按成灾分数分别给赈,概以折色银两散放。(56)据估算苏松需赈银100万两,江宁需银三十六、七万两。除动用苏州藩库本年秋拨及上年春拨存剩银、浒墅关税银等外,不敷银458000两,经户部同意于别省指拨。(57)此后,又依例对重灾区施行展赈,加赏一月口粮。(58)兵丁口粮亦因灾受阻,江宁仓及漕河狼奇等营不敷米5万石,江安道帮丁行月等不敷米18000石,苏州绿旗各营兵米及各属恤孤等不敷米67615石,均就近在熟田漕粮内按数截留。(59)刘河等营驻扎灾区,米价昂贵,兵丁买食艰难,借银72497两零,米17572石。(60)小计江苏本年因灾共拨银182万余两,用米277187石。

浙江方面,因建德、淳安二县最先受灾,淹毙人口,藩司带银7000两前往,会同地方官确切查勘,无力贫民先行给予一月口粮。(61)六、七月间,续有26州县被淹,各处开仓碾谷,较市价减二到五钱不等平粜。随即将南新关、北新关及浙海关所征税银暂缓解京,不敷银两于藩库地丁及封贮等项内动支。(62)浙江产米本不多,向赖安徽湖广等省客米接济,水灾发生后,省局即令商人前往湖北汉口、福建台湾等处采买,沿途免税。(63)为筹备来春赈济,又于盐库内拨银30万两作为买米本钱,分赴外省及本境米多价平之区购买运回。(64)

本年江浙盐场遭受重创。向来各场被灾灶户筹济口食,由盐商捐给。盐商吴恒聚等请捐银30万两散放灾民,所需银两先在运库报存盐课项下借拨,按引捐输还款。(65)道光帝表示:“朕不惜数百万帑金量筹民食,又何容借资商捐名目以供调剂?著不准行。”各州县卫及场灶赈济口粮,即在运库报存盐课项下动拨。(66)浙江六处盐场两月口粮及来春加赏,共需银9万余两。而两淮泰州分司所属安丰、梁垛等九场,来春赏给一月口粮,(67)银数不详。

安徽经费系经陶澍之手,记载颇详。五月,潜山等县被淹,藩司徐承恩带银4000两,陶澍带银4000两,分两路前往发放。(68)七月,经奏准于藩库贮存正项下拨银130万两备用。(69)九月,勘定成灾分数,按成灾分数给赈。(70)因米价渐贵,又于藩库动支银两,派员前赴四川、湖广、江西等省买米10万石,不敷即在该省就近动借。(71)安庆府同知陈其松前往四川,州同万年淳前往湖广,凤阳府同知曹攀华前往江西,各领银2万两,分投采买,照例免税。(72)四川总督陈若霖恐安徽委员自行采买不免遇奸商抬价,即指定地区采买,先后买米4万石。(73)

湖北方面,黄梅等县被淹后,藩司德奎于地丁款内动支银17000两,亲赴该处散发。(74)后续拨银23124475厘。(75)江陵、监利、广济三县用银72434两零。(76)此后再赈,又用银26288两零,于司库地丁款内动拨。(77)小计湖北本年发赈,共用银138846两零。

山东于六七月间派委员勘灾,至九月勘定成灾分数,成灾村庄先行赏给一月口粮,照例加赈。(78)成灾村庄,无论极次贫,均于来春赏给一月口粮。(79)河南原马棚沁河漫口后,藩司杨国桢于司库酌发银两,派员带往查勘抚恤。七月初,北岸小刘村漫口后,亦酌拨银两,藩司及委员带银前往,散给馍饼席片,扎筏济渡。(80)九月勘定成灾分数,照例加赈。(81)驻防满营兵丁官房因雨水过多,倒塌渗漏,借银26776两修建。(82)

湖南、江西的赈济程序类似,其他省份诸如云南、贵州、四川、广东、陕西等省亦有零星记载,但未查到最终数据。综上所述,统计数目明确者,用银达5436322两,用米927187石。不知数目者,如山东、河南、湖南、江西赈银,浙江采买米石及所拨关税税银,两淮盐场口粮银等,考虑到这些地方受灾情况亦很严重,故可大略估计,此次赈济用银在800万两以上,用米在150万石以上。

堵修河工亦是财政拨款的重要部分。

先来看直隶的河工损失。水灾当前,当以合拢决口为先。永定河自六月初十日出现漫口后,直隶总督蒋攸铦即令藩司陆言由司库拨银2万两,解往永定河道库备用。其中北上汛四五号大堤溃塌230丈,为堵此决口购买各色物料,先后用银6492两零。(83)八月,为筹办北三、南二及北中汛各工,经估计需银15万两,即将此数解贮工次。(84)此后在阴雨及烈日中加紧施工,持续至九月十一日全河复归故道。(85)经核计,北中汛引河坝工用银119950余两,南二、北三漫口用银15536两,共计135490余两,较原估节省14500两零。(86)此外,北二、北下、南上、南四、南五、南六等工,并北中、北四等汛,共添下新埽38段,用银2668两零,于抢修项下报销。(87)此后,又办理各工善后,北中汛新筑大坝加高培厚,金门以下添做顺水草坝,金门以上添筑月堤,汛头及北下汛筑越堤4道;南二、北三补还堤埽加高培厚;北上、北二、北五,南上、南五、南六等工加高帮培,用银21823两零。(88)由于永定河本年伏秋大汛,河水叠次异涨,两岸各汛堤埽工程无不险要,旧有埽段多雨陡蛰入水,随时抢修,用银2612956分。南北两岸上游各汛采办秸料,用运脚银937044分。以上小计本年各工用银201972两零。

六月初旬以后,北运河几处先后漫口。据通永道董淳称,王家务、筐儿港均经过水,两岸堤坝埽厢工程淋漓冲刷,均有坍塌蛰陷处所,经即时抢护巩固,用银13460867厘,又备办防险料物并搭盖棚铺等项,用银2659875厘。(89)南运河亦经多处决口,至九月二十八日将南北两坝头赶厢完竣,二十九日卯时合龙,所有正坝边埽后戗等工用银15613两。随后又进行善后,于坝后建月堤一道,用银1331两。(90)此外,又有随时抢修之银59529382毫。(91)旱河因夏秋雨水过多,山水屡次涨发,挟沙带石,河道淤积,两岸砂堤被冲残缺,经多段分别抢修,用银5155两零。(92)为筹备直隶永定河及南北运河来年各工,道光三年九月十一日谕令浙江、江西、湖南、江苏、广东五省捐监每收足五万两,即行解部,以备直隶随时筹拨,其中永定河筹议宣泄及修补各工银219062两零。(93)

河南境内,沁河因武陟境内溃埽塌堤,即用柴土厢筑,加厢护埽,浇筑后戗,用银8900余两。七月,沁河再次决口,经全力抢修,于九月初九日恢复故道,将正坝及水上边埽加厢高厚,用银138500余两。(94)沁河北岸之小刘村以下各处,加工培土,补还旧埽用银18000余两,增培埝工用银31000余两。(95)统计沁河前后堵筑漫口各工及善后工程,用银196400余两。

卫河六月间十七处决口,于十月十五、十七日一律堵合完固。临清州赵家村、白庙、江家庄缺口五处,赵家村北及谭家口两处,用银2025294分;赵家村北、谭家口增估后戗土工,补还旧埝,用银2843895厘;馆陶县宋家庄、李家庄等处用银1256793分;武城县梁家窑漫口,用银8496钱。以上用银36514365厘。(96)

河南、山东段黄河工程量大,自六月起抢修至八月底尚未全完,据事后奏报,本年黄河另案各工,豫省两岸十三厅共二十二案,用银893351两零;山东省北岸二厅共六案,用银154615两零。(97)又因为两岸堤长一千余里,漫滩处所堤根淤高,堤身即形卑矮,加高培厚,计十二厅用银211800余两;山东省曹河粮河二厅及曹考厅之曹上汛用银67500余两。(98)以上用银1327266两零。

江苏境内各河道于五月初旬即见涨水,工程持续至九月二十一日止,共用银38万两零,借动各藩库银24万两,其余由运库垫发。(99)浙江本年水利工程费用集中于海塘,其中钱塘县境内江塘苕溪险塘绵延三十余里,五处柴土石塘间段坍卸,长1801尺,用银7926两。(100)嘉兴府海盐石塘多处坍卸,用工料银16000余两。(101)绍兴府山阴、会稽、萧山、余姚、上虞等五县境内滨临江海之柴土篓石各塘工,亦多有坍卸之处,山阴三江闸侧之夏东西二京五号柴塘坍卸,用银3173两;会稽中巷一带临江塘堤坍卸,用银2585两零;萧山孔家埠等处西江塘工,用银2262两;西兴关外塘工用银4479两;余姚梁下仓临海土塘间段坍矬,用银3479两零;上虞吕家埠等处江塘间有坍卸,用银4836六两。小计浙江用银20810余两。(102)

湖北黄梅县潘兴口溃堤,用银287639钱零,驿路堤溃口用银76709钱零。(103)荆州府万城大堤因江水盛涨,逍遥堤至横塘二十一工,用银131219钱零;横塘以下至拖茅埠三十七工,用银129882钱零;上林脑新开溃口难对口接筑,用银14512两零;上新开挽筑月堤用银350829钱零。(104)江西境内圩堤多有冲塌,其中德化、建昌、南昌、新建四县应修圩堤,德化县用银8000两,建昌县用银3000两,南昌县用银4500两,新建县用银18833两零。(105)

此外,安徽、云南、广西等处亦多有水利工程,但经费不详。统计直隶河工,山东、河南沁卫及黄河工程,浙江钱塘、嘉兴、绍兴塘工,湖北黄梅及万城江堤,江西德化圩堤,共用银1984300余两,再加上数目不详之处,本年因大水抢筑各工用银数当不下250万两。

再来看间接财政损失。

地丁钱粮是清代财政收入的主体,常年额征地丁银3300万两左右,占全部财政收入4500万两的70%左右。(106)下表是水灾集中区域省份道光三年蠲免、缓征,以及实征情况:

    

从上表可知,上属九省本年份应征钱粮中,总体蠲免和缓征为696万两,蠲缓率31%,比重相当高。按地区看,蠲缓比重最高的为直隶,高达62%;其次为江苏,为43%;然后是安徽、河南、山东等省份,这也正好印证了前文对各省受灾情况的分析。另一方面,即使是蠲缓后的应征银1552万两,也不能做到足额,仍然亏缺277万余两,亏缺率20%,充分显示此次水灾对地丁钱粮征收所造成的打击。

漕粮系“天庾正供”,例不蠲缓,但本年因灾情严重,亦进行了大幅度调整。道光三年十二月,漕运总督魏元煜奏报本年共起运漕粮3082740石,对照原额400万石可知,缓征率在1/4左右。(107)

盐课是清代重要的财政收入。在遭受水灾后,各地盐场之盐课纷纷缓征,其中长芦缓征银97391两零,(108)两浙各场缓征银2384000余两,(109)云南黑盐井缓征银23222两,(110)2504613两。不过,受灾最重、征课最多的两淮盐场数据缺乏,实为一大缺憾,但大致可以确定,此项合计必不下400万两。

因过往商船减少、百姓消费能力下降,以及政府强制性灾区采买米石免税,导致水灾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关税的征收。浒墅关“专以米税为大宗,几居课额十分之五”,(111)随着灾区开始免税采买米石,自三年八月十八日至四年五月初二日,通过浒墅关的免税粮食为3272946石,计免税银130917858厘。(112)淮安关自三年四月十二日至四年四月十一日关期内,少收税银137355718厘,系因“灾地未尽复业,又因直省水潦,就近分济民食,赴南销售无多”。(113)扬州关自二年九月初十日至三年九月初九日关期内,少收税银283282钱,系因“本年夏秋上下游地方雨水过多,江潮泛涨,南北货船往来阻滞”。(114)西新关自三年正月二十八日至四年正月二十七日关期内,少收税银12555421厘,原因亦在于“夏秋雨水较多,江潮盛涨,兼之收成歉薄,粮食价昂,堆贮木植杂货甚多,商本未能转运,以致木簰杂货到关寥寥”。(115)九江关自二年十二月初九日至三年十二月初八日关期内,少收木税银2万余两,“缘夏间安徽、江苏、浙江等省均有被水之区,木植滞销,商贩减少”,又免过米税17548钱。(116)据巡抚陶澍奏报,芜湖关自三年四月初二日至四年四月初一日关期内,户关少收19485两,工关少收159259钱,原因在于三年四月初二日开征后,“适值阴雨连绵,沿江被水成灾,货船簰把到关稀少,迨至秋后水势稍退,而下游被灾地方甚广,不特所产木棉等货失收,即各处行销上游货物亦俱积滞”。(117)处于运河沿线的临清关,亦于三年九月初三日之前,少收户关银1755863厘,(118)少收工关银434051分。(119)以上合计少收银38822147分,再加上荆州关、南新关等关的零星短少,本年度少收关税银近40万两。

嘉道时期清廷的常年财政收入保持在4500万两左右的水平,此次因水灾而引发的直接财政损失包括赈济950万两,(120)河工250万两,计1200万两,占全部财政收入的26.67%;间接财政损失包括遭受水灾省份的短征地丁银696万两,短征漕粮100万两,短征盐课400万两,短征关税40万两,计1236万两,占全部财政收入的27.47%。合计直接财政损失和间接财政损失,已达2436万两,占全部财政收入的54.13%。这一数据难免有重复计算或不够精确之处,但已足可看出损失之惨重。

当然,以上所计均系由政府承担的财政损失。至于水灾所引发的人口减少、房屋财产损失及农业歉收等总体经济损失,虽已无法精确统计,但必当远远超出政府财政损失的数额。由此我们可以更加直观地了解,何以这次水灾会在时人及后人的心目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注释:

       ①冯桂芬:《请减苏松太浮粮疏代作》,《显志堂稿》卷九,光绪二年校邠庐刻本。

       ②参见张家诚:《1823(清道光三年)我国特大水灾及影响》,《应用气象学报》19938月;余新忠:《道光三年苏州大水及各方之救济——道光时期国家、官府和社会的一个侧面》,《中国社会历史评论》第1卷,1999年;吴承明:《1819世纪上叶的中国市场》,见氏著:《中国的现代化:市场与社会》,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李伯重:《“道光萧条”与“癸未大水”——经济衰退、气候剧变及19世纪的危机在松江》,《社会科学》2007年第6期;曹树基等,Mt.Tambora,Climatic Changes,and Chinas Decline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Journal of World History2012年第23卷。

       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六月十三日,蒋攸铦奏报直隶各属雨水过多情形请截留南漕备拨事,04-01-30-0487-019(以下同类档案省略收藏单位)

       ④《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六月十六日,蒋攸铦奏为永定河各处漫口情形事,04-01-01-0647-017

       ⑤《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六月十八日,蒋攸铦奏为抢护永定河两岸溃堤各工情形事,04-01-01-0647-015

       ⑥ 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六月二十日,吏部尚书管理顺天府事务卢荫溥奏报固安县等处涨水被淹情形事,03-9853-036

       ⑦《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蒋攸铦奏为遵旨查勘北运河王家庄等处漫口情形事,04-01-01-0649-031

       ⑧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一日,蒋攸铦、严烺奏为南运河连镇汛香胡同缕堤被水漫溢事,04-01-01-0647-073

       ⑨(1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一日,蒋攸铦奏报查勘各属被水情形请分别抚恤事,04-01-01-0649-015

       ⑩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八日,蒋攸铦奏为办理永严府昌黎等续报被水州县抚恤事,04-01-01-0649-046

       (12)《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初六日,孙玉庭、韩文绮奏为江苏成灾分数请赈济口粮蠲缓钱粮折,04-01-35-0057-049

       (1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五月十四日,浙江巡抚帅承瀛奏为委员查勘建德淳安两县各乡田亩被水事,04-01-01-0649-002

       (14)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帅承瀛奏报严州府被水各县请抚恤及杭嘉湖府属低田被水情形,03-9853-038

       (1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帅承瀛奏为嘉兴府海盐等县被水情形并筹办赈济等项事,04-01-01-0643-021

       (16)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帅承瀛奏报仁和等州县卫被水情形蠲缓银粮及赈济折,04-01-35-0057-047

       (17)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初九日,帅承瀛奏报横浦等六场叠遭风雨委员确勘灾情分别核办事,04-01-04-0003-004

       (18)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帅承瀛奏为盐场被水请蠲缓灶课并由盐商捐给贫灶口粮事,04-01-35-0502-011

       (19)《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六日,两淮盐政曾燠奏为安丰等场灶被水请缓征新旧折价银数事,04-01-35-0502-008

       (20)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六月初十日,陶澍奏为办理铜陵等县灾民抚恤并赴南陵各处勘视淹浸情形事,04-01-01-0649-006

       (2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七日,陶澍奏为庐江等州县复被水淹委员驰往查勘及酌办抚恤事,04-01-01-0649-024

       (2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六日,陶澍奏为查明铜陵等州县被水被旱情形请分别蠲缓赈济事,04-01-01-0643-027

       (2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初七日,琦善奏报各州县秋禾被水情形请蠲缓钱粮赏给口粮折,04-01-35-0057-041;道光三年十月十四日,琦善奏报各州县被水被旱情形请抚恤口粮蠲缓钱粮折,04-01-35-0057-052

       (24)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程祖洛奏为勘明武陟等县村庄被灾分数请准加赈及蠲免事,04-01-01-0643-026

       (25)《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初六日,漕运总督魏元煜奏请陛见事,04-01-12-0373-062

       (26)《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初八日,琦善奏为查勘临清等处漫缺民埝并分别筹办抢护事,04-01-01-0647-030

       (27)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一日,程祖洛奏为漳沁等河同时异涨及樊马坊漫口情形并分别办理抚恤事,04-01-01-0647-078

       (28)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日,严烺奏为会勘武陟县小刘村民埝漫口并赴东省查看临清闸外水势等情事,04-01-01-0647-069

       (29)《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杨懋恬奏报沔阳等县江水浸淹田禾并办理情形事,03-9853-043

       (30)《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李鸿宾、杨懋恬奏报江陵等州县卫被水抚恤并请蠲缓折,04-01-35-0057-054

       (3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初四日,程含章奏为德化等县被水成灾及赈济情形事,04-01-01-0643-014

       (32)《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初七日,嵩孚奏报武陵等州县垸田被水歉收请蠲缓钱粮豁免佃租折,04-01-35-0057-050

       (33)参见昆冈等撰:《(光绪)钦定大清会典》卷一九《户部•经费》,光绪二十五年刻本。

       (34)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五日,掌贵州道监察御史马步蟾奏为京城粮价骤昂请旨平粜事,09-9864-001

       (35)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日,英和奏为遵旨议奏减价平粜章程事,09-9854-007

       (36)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松筠奏为遵旨妥议平粜章程并请先期开设五城饭厂事,09-9854-015

       (37)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九日,巡视东城御史程矞采奏为调剂京畿觅食贫民敬陈管见事,03-9854-006

       (38)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吏部尚书掌管顺天府事务卢荫溥奏请拨银设厂煮赈事,03-9854-011。注,所拨银含京师五城棉袄生息银3600两。

       (39)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一日,蒋攸铦奏报查勘各属被水情形请分别抚恤事,04-01-01-0649-015

       (40)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八日,蒋攸铦奏为办理永严府昌黎等续报被水州县抚恤事,04-01-01-0649-046

       (41)参见《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二日,蒋攸铦奏为勘明直隶续报被水州县灾情请分别赈济蠲缓事,03-9855-047

       (4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漕运总督魏元煜奏报截留湖南及江西漕米行抵北仓卸验事,04-01-35-0243-028

       (4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四日,蒋攸铦奏为保定等地赈米不敷请于奉天存仓粟米内拨给事,04-01-01-0643-017

       (44)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初八日,盛京将军晋昌、副都统伦图善奏为遵旨拨存仓粟米运直隶赈济,04-01-02-0082-006

       (4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十三日,蒋攸铦奏为支放本省各属大赈等项银两数目,04-01-01-0643-035

       (46)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二月十五日,蒋攸铦奏为酌筹来春展赈请拨银两事,04-01-01-0643-052

       (47)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嘉禄等奏为热河外庙并南北两路行宫被雨坍损情形事,04-01-37-0084-081

       (48)参见《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道光三年八月初五日。

       (49)参见《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道光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50)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二十一日,蒋攸铦奏为天津镇及紫荆关营汛被水兵食维艰请赏给银米,04-01-01-0645-004

       (5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初十日,热河都统庆保奏为围场兵丁因灾生计维艰请借款接济事,04-01-01-0645-009

       (5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三日,韩文绮奏为江宁府上元等州县被水较重先行动项抚恤事,04-01-01-0649-017

       (5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初一日,孙玉庭奏报江苏灾区粮价增昂分别地方借项采买米石折,04-01-35-1201-036

       (54)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孙玉庭、韩文绮奏为办理江苏被灾州县赈济及平粜事,04-01-01-0643-042

       (5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初三日,孙玉庭奏报江苏被水较重淮商吁请捐谷接济折,04-01-35-1201-037

       (56)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初六日,孙玉庭奏报江苏成灾分数请分别赈济口粮蠲缓钱粮折,04-01-35-0057-049

       (57)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初六日,孙玉庭奏请于龙江关等库分别动拨银两赈济江宁所属被灾州县事,04-01-01-0643-030

       (58)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二月初四日,孙玉庭、韩文绮奏为查明被水州县灾分较重来春请予赈济事,04-01-01-0643-044

       (59)参见《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道光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60)参见《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道光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6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五月十四日,浙江巡抚帅承瀛奏为委员查勘建德淳安两县田亩被水情形事,04-01-01-0649-002

       (6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帅承瀛奏报仁和等被水蠲缓赈济折,04-01-35-0057-047

       (6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初一日,闽浙总督赵慎畛奏为浙省各属米价增昂请暂停海禁赴台贩米事,04-01-02-0082-005。道光三年八月初九日,帅承瀛奏为上紧赴台贩米饬宁波府先赶募殷商给予印照事,04-01-02-0082-008

       (64)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初九日,帅承瀛奏为杭嘉湖三府被水地方食米不敷请借库银买米平粜事,04-01-02-0082-007

       (6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帅承瀛奏为盐商公捐银两接济灾民口食请赏收备用事,04-01-35-0502-012

       (66)参见《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道光三年十月十九日。

       (67)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曾燠奏为查明安丰等被水盐场灶情拮据来春应予接济事,04-01-01-0643-040

       (68)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五月二十九日,陶澍奏报亲赴潜山县等查勘被水情形事,04-01-01-0649-004

       (69)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七日,陶澍奏为本省各属被水米价昂贵委员赴川广等省买米平粜,04-01-01-0643-019

       (70)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二月初四日,陶澍奏为遵旨查明怀宁等被水州县受灾较重来春应予接济事,04-01-01-0643-046

       (7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十三日,孙玉庭、陶澍奏为筹议安省被水各属赈济事宜,04-01-01-0643-015

       (7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七日,陶澍奏为本省各属被水米价昂贵委员赴川广等省买米平粜,04-01-01-0643-019

       (7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十四日,陈若霖奏报预筹安徽采买米石情形事,04-01-01-0645-023

       (74)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杨懋恬奏为赈济黄梅县被水灾民并委员查勘公安等地被水情形,04-01-01-0643-018。《军机处录副奏折》,道光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杨懋恬奏报沔阳等县江水浸淹田禾并办理情形事,03-9853-043

       (7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二十七日,李鸿宾奏为湖北黄梅县被水户口成灾分数应请加赈蠲缓事,04-01-02-0082-011

       (76)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李鸿宾、杨懋恬奏报江陵等州县卫被水抚恤并请蠲缓事,04-01-35-0057-054

       (77)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鸿宾奏为查明黄梅被水州县极次贫乏军民应行加赈事,04-01-01-0643-054

       (78)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初七日,琦善奏报各州县被水情形请蠲缓赏给口粮,04-01-35-0057-041

       (79)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十四日,琦善奏报各州县被水情形请抚恤蠲缓折,04-01-35-0057-052

       (80)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七月二十日,程祖洛、严烺奏为武陟县沁河北岸小刘村漫口并办堵筑事,04-01-01-0647-068

       (8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程祖洛奏为勘明武陟等县村庄被灾分数请加赈及蠲免事,04-01-01-0643-026

       (8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初三日,程祖洛奏驻防满营兵房坍塌借项修理,04-01-20-0010-018

       (8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蒋攸铦奏为赶筑永定河北上汛四五号甲工复被冲缺堤埽事,04-01-01-0647-012

       (84)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十三日,张文浩、蒋攸铦奏为勘估永定河北中汛堵筑漫口等工程约需银数事,04-01-05-0162-020

       (8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十一日,张文浩、蒋攸铦奏为督办永定河北中汛河工事,04-01-01-0647-054

       (86)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十四日,张文浩、蒋攸铦奏为永定河北中汛漫口引河大坝等工用过银数事,04-01-01-0647-055

       (87)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初一日,蒋攸铦奏为永定河上等汛伏汛期内新添埽段丈尺银数事,04-01-01-0647-052

       (88)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十四日,张文浩、蒋攸铦奏为永定河北中汛堵筑漫口善后工程估需银数请准动拨事,04-01-01-0647-056

       (89)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十三日,蒋攸铦奏报本年永定南北运河用过抢修银数,04-01-35-0951-015

       (90)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十四日,蒋攸铦奏为东光县南运河香胡同缕堤漫口合龙及工需银两事,04-01-01-0648-031

       (91)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十三日,蒋奏报本年永定南北运河用过抢修银数,04-01-35-0951-015

       (9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蒋攸铦奏为道光四年应修挑挖旱河善后工程事,04-01-01-0648-053

       (93)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初六日,张文浩、蒋攸铦奏为会勘直省南北运河及永定河河道情形事,04-01-01-0648-051

       (94)(9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十五日,严烺、程祖洛奏为堵筑武陟县小刘村沁堤漫口合龙,04-01-01-0647-040;道光三年九月十五日,严烺、程祖洛奏为筹议沁河善后工程奏请借项增倍以资保障,04-01-01-0647-039

       (96)(97)(98)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十五日,琦善奏为临清等州县民堰漫口均已合龙及善后等工完竣事,04-01-01-0648-056;道光三年十一月初二日,严烺奏为查核道光三年豫东黄河两岸抢办另案各工段落银数,04-01-01-0648-045;道光三年十月十九日,严烺奏为豫东黄河两岸堤坝应行培筑请准拨款事,04-01-01-0648-024

       (99)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五月十五日,孙玉庭、曾燠奏为酌定按引捐带归款挑挖仪征河道并俟秋冬水涸挑内河事,04-01-01-0646-006

       (100)(101)(10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帅承瀛奏为钱塘县苕溪险塘及护塘抢水排桩分别坍卸朽烂请准借项修筑事,04-01-01-0648-050;道光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帅承瀛奏为嘉兴府海盐等县被水情形并筹办赈济等项事,04-01-01-0643-021;道光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帅承瀛奏为山阴等县塘工间有坍卸请准借款兴修事,04-01-01-0648-033

       (103)(104)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二月初五日,李鸿宾、杨懋恬奏请借项赶修黄梅县漫缺堤塍事,04-01-01-0648-039

       (105)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鸿宾、杨懋恬奏请借款赶办荆州府万城大堤等工事,04-01-01-0648-038;道光三年十二月十二日,程含章奏请借项修筑德化等县被水圩堤事,04-01-01-0648-035

       (106)参见王庆云:《石渠余纪》卷三《直省岁入总数表》,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5年。

       (107)参见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藏抄档:《清代黄册•户部漕运类》第十四册。

       (108)参见《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道光三年道光三年九月十四日。

       (109)(110)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帅承瀛奏为盐场被水请蠲缓灶课并由盐商捐给贫灶口粮事,04-01-35-0502-011;道光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明山奏报勘明云南黑盐井被水工程并新旧堕煎盐斤未完银数事,04-01-35-0502-019

       (111)《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八月十八日,苏州织造延隆奏报遵旨办理暂免米税情形折,04-01-21-0372-032

       (112)参见《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四年五月十五日,苏州织造延隆奏报浒墅关实征免征银数折,04-01-21-0373-033

       (113)《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淮安关监督文连奏报淮宿海三关征税银数折,04-01-21-0373-028

       (114)(115)(116)(117)(118)(119)《宫中档朱批奏折》,道光三年十月十八日,江苏巡抚韩文绮奏报扬关由闸短收盈余银两着落照数赔补折,04-01-21-0372-042;道光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江宁织造广亮奏报龙江西新关征收盈余银两短少缘由折,04-01-21-0373-008;道光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九江关监督费履升奏为九江关征收盈余银两短少请照数赔缴等事折,04-01-21-0373-053;道光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安徽巡抚陶澍奏报芜湖关短收盈余银两着落摊赔折,04-01-21-0373-023;道光四年正月初七日,署理山东巡抚琦善奏报临清户关少收铜斤水脚盈余银两折,04-01-21-0373-001;道光四年二月二十一日,署理山东巡抚琦善奏报查明临清工关少收正额盈余银两缘由折,04-01-21-0373-010

       (120)此处赈米以11两银子的价格折算。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从避疫到防疫:晚清因应疫病观…
被遗忘的1931年中国水灾
民国黄河水灾救济奖券述探
《环境史视野下的灾害史研究—…
雪灾防御与蒙古社会的变迁(19…
2006年中国灾荒史研究论著目录
20世纪以来明清疾疫史研究述评
魏晋南北朝时期疫灾时空分布规…
  最新信息
义和团运动时期江南绅商对战争…
另类的医疗史书写——评杨念群…
天变与党争:天启六年王恭厂大…
古罗马帝国中后期的瘟疫与基督…
清代江南疫病救疗事业探析——…
从神话传说看古代日本人的灾害…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朱 浒 顾问:李文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