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史纂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史纂修 >> 学人访谈 >> 详细内容
罗明老师和清史传记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2054 更新时间:2015-5-30

潘振平

   罗明老师走了,走得安祥宁静。

   2013年11月,我去看他。他的病已经发展到影响咽喉发声,与人交流,只能通过纸笔。握着他无力的手,我心里一阵阵抽搐。突然,他嘶哑着嗓子对我说:“我能活到今天,全靠心态好。”

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认识罗明老师是在1983年。当时全国社科发展规划列入了大型清史的研究和编写,其中就有人物传记。人大清史所承担了传记的大部分编写工作。戴逸老师主持下编,亦即晚清人物传记的编写,为此组织了一个团队,成员有湖南师大的林增平,河北师大的苑书义,人民出版社的林言椒,人大清史所的李文海和罗明。罗老师的专业是清史,属于古代史学科,之所以参加这个以近代史学者为主的班子,大约因为他是清史所副所长,戴老师的助手。我的印象中,当年凡是戴老师领衔或清史所参与的大型项目,比如大百科全书清史条目的编写,中国历史大辞典清史卷的撰写,中华文化通志清史卷的编著等,他都厕身其间。他自嘲是“万金油”,时间多消耗在组织学术活动、后勤保障,以及在出现状况时挺身而出。

  《清代人物传稿》下编的编写,与上编不同。上编由社科院历史所和人大清史所共同承担,按朝代逐卷编写出版。下编采用了林言椒先生的建议,由班子成员按计划分头向全国各地学者组稿,每年召开一次会议,讨论来稿情况,选择其中成熟的稿子,不分朝代,结集出版。我当时刚从华东师大研究生毕业,在人民出版社工作。林言椒先生推荐我参加这项工作,协助做些会务,以及每年编辑工作会议后,根据讨论意见对稿子做点修改和编辑工作,然后发稿至出版社。我由此得到了一个特殊的学习机会,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和了解这些学术前辈。

   罗老师开始时不参与组稿,讨论稿件时也不大发表意见,只是兢兢业业地操办一年一度的会议。他待人宽厚,知识丰富,善于结交朋友,在清史学界人脉广泛。渐渐地,我不仅把他看作老师,更当作一位可以依赖信任的长辈。上世纪80年代后期,在商业化大潮的冲击下,学术研究的环境恶化,学术著作销量锐减,研究经费捉襟见肘,《清代人物传稿》下编的组稿日益困难,甚至编辑工作会议亦无钱召开,工作一度陷于停顿。罗老师心急如焚,毅然出手。从1991年开始,他带领湖南师大的郭汉民兄和我,一边补充组织稿子,一边对已有稿件逐篇加工处理。1992年一年完成三卷,3月第八卷发犒,11月和12月,第九、第十两卷交付出版。在辽宁人民出版社的鼎力支持下,十卷本《清代人物传稿》下编终于得以全部面世。今天我可以说,罗老师在最后关头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这种作用,在出版的文本中是看不到的。

   罗老师大病一场,但他豁达乐观。我去医院探视,他要我找些小说给他阅读。于是,我送去了刚刚看过的金庸武侠《笑傲江湖》盗版本。多少年以后,说起这部小说,我们还对其中的若干情节记忆犹新。

   2002年,我奉召参加北京清史纂修工程体栽体例研讨会,又一次见到了罗老师。我首先问他身体状况,他连说无碍。他精神矍铄,如数家珍般地给我介绍清史工程的有关情况,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国家终于斥资举全国之力修史,怎能不让这些一辈子从事清史研究的学者兴奋!

   2004年3月12日,我到清史编委会传记组报到。中午,他执意把我带到自己的新居,一边吃饭,一边介绍清史传记的进展情况,以便我迅速进入角色。看着他略显疲惫的面容,我心里真是感慨万千。这一年,清史工程已全面启动,传记组面临入传人物名单和项目的确定、编写则例的起草和讨论、试写样稿的组织和修改,以及急如星火的立项工作,头绪纷繁,时间紧迫。罗老师丰富的经验,广泛的人脉,以及要言不烦的判断,使我们处理这些问题更加从容,更有效率。他和组内另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先生王思治老师,是我身后坚固的墙,有了他们的点拨和指教,我心里十分踏实。人们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殆非虚语。

   尽管已经年迈,经常在季节交替时由于呼吸道感染而住院治疗,罗老师仍然出任联系专家。他戏称自己已是“牌尾”(太平军对老弱者的称谓,青壮男子称“牌面”),却跟着我们奔波于全国各地,考察各个课题组成员,参与各项目具体入传名单确认,以及第一批稿件如何修改的讨论。说来十分遗憾,我尽量回忆,想说出一两件罗老师对于传记质量提高的“重大”贡献,可惜没有想起来。传记组各位专家评价稿件,特别是提出的修改意见,往往都是具体的细节硬伤,作者采纳吸收,成稿中不会留下痕迹。记得有一次听罗老师说出某一篇传记中,有个地名两个省份都有,作者疏于核对,乃至张冠李戴。我想,没有宽博的知识积累,没有严肃认真的态度,这类问题是很难发现的。

   进入稿件审改阶段后,罗老师仍然扮演救火队员的角色,有什么稿子需要紧急处理,我总会想到他,而他也从不拒绝。不过,他在公开场合渐渐沉默了,私下多次表示对于清史工程质量的担忧。他希望我们能够有比较充裕的时间,由负责任的专家聚在一起,相互切磋,解决稿子中的各类问题,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准。

   到了2011年底,他不断对我讲起离开的想法,我则态度坚决地挽留。后来我才知道,此时他已经了解了自己的病情,并已作出保守治疗酌决断。他打算静静地、有尊严地度过生命中的最后时光,而我对此一无所知。乃至2012年年底他正式提出不来上班时,我还恳求他在家审改一部稿子。他仍然没有拒绝,并且按时完成了任务,只是叮嘱我再复核一遍史料,因为手头书籍不够,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外出查找资料了。

安排罗老师从事这项工作,使我抱憾终生。

   接到罗老师去世的消息,我正在台湾参加清史的学术交流和研讨,没能向他最后告别。我知道他的在天之灵不会责怪我。他和清史工程那些已经故去的老先生一起,正在天上什么地方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看我们如何做好清史的收尾工作,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为之呕心沥血的前人,更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作者简介:潘振平,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编审,国家清史编委会传记组组长。

(转引自《清史研究》2014年第2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论年羹尧之死
拉铁摩尔及其相互边疆理论
陈怀
蔡美彪
文化、权力与民族—国家——杜…
胡绳武
孔飞力(Philip Alden Kuhn,19…
清朝学校教育制度的变迁
  最新信息
低首清风万里起(一)一一评(…
难以磨灭的圆明园情结
徽州文化扫描——专访安徽大学…
茅海建
晚清上海“地产大王”徐润的房…
清代官风之变
专为皇帝饲养牛羊的机构——清…
清代射箭运动研究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