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动态 >> 书评书讯 >> 详细内容
咀嚼“无情”的追寻——读汪荣祖《追寻失落的圆明园》
来源:清史所 作者:李典蓉 点击数:2263 更新时间:2010-10-20

 

   汪荣祖先生的《追寻失落的圆明园》一书,是对中国近代史事感怀下萌生的一本力作,亦是第一部中国人用英文撰写、叙述圆明园由胜至衰全貌的著作。该书英文版原名是A Paradise Lost: The Imperial Garden Yuanming Yuan,2001年由美国夏威夷大学出版社出版,并被美国研究图书馆权威期刊《选择》(Choice)评选为2001年度各学科最佳学术著作之一,随后由台湾麦田出版社出版繁体中文版,译者为钟志恒,汪荣祖本人审校译稿。2010年9月,外研社出版了《追寻失落的圆明园》(以下简称《追寻》)的英汉双语版,并对中文译文作了详细的校订,对于想了解此书原文的读者来说,实乃善举。

   汪荣祖在20世纪80年代首次见到荒凉的圆明园,即被荒烟蔓草间的断垣残瓦深深触动,此后开始关心圆明园的相关史料。1997年,《追寻》初稿写就,又经过一两年的反复修改、补充数据,终于成书。《追寻》中运用的第一手数据主要是典藏在两岸的中文档案,辅以外文数据,研究的主题则是圆明园本身。以往以圆明园为探讨对象的研究,多流于考订,在中国史领域向来被划归为“宫史”。汪氏此书虽以记叙为主,但研究涵盖的时间跨越百年,并在文字间处处流露出当代知识分子对于文明兴衰的关怀,无疑拓展了华人世界圆明园研究的格局。

  寻觅前朝风流事

   汪氏对圆明园的“追寻”,可以用“建”、“住”、“毁”三部分来概括。

   首先,作者以细腻的文笔为读者勾画出圆明园的外观与内在的变迁。海淀北部地下泉源丰富,从金朝开始,就被统治者认为是修建“离宫”的佳地,明朝也有不少人在此买地修园。时至清康熙朝,皇帝也看中了这一片怡人的园林风光,在此修建畅春园作为休养之地,圆明园是在康熙四十年后开始修建,园林落成后康熙皇帝赏给了四皇子(日后的雍正皇帝)居住。

   接着呈现的画面是清朝皇帝居住在园中的生活情景。从雍正皇帝到咸丰皇帝,天子们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摆布圆明园的景色,但最主要的扩建与经营者还是六下江南的乾隆皇帝。将杭州西湖十景与苏州园林的风格移建在圆明园,也是出于乾隆皇帝的喜好。相较于格局方正的皇城紫禁城,皇帝也更愿意在依山傍水的圆明园休息、处理政事。

   汪荣祖认为国外人士将清代的圆明园视作离宫、夏宫的说法并不正确,他提出圆明园是“清帝每年居住最久之地,自雍正起已是另一处听政之所”的看法。但事实上,满洲本为半农半渔猎的北方民族,与汉族传统并不一致。如辽朝帝王有“四时捺钵”的契丹游牧风俗,因此建有四时“行在”。在清朝的官方资料中,圆明园被归类在“行宫园囿”,同类的皇家园林有热河的避暑山庄,避暑山庄原是“行宫”规制的扩建,具有“宫”与“苑”的结合,既可休憩,亦可理朝听政。圆明园跟避暑山庄最大的不同在于:圆明园是满洲人深受汉族文化艺术吸引,企图仿效的艺术实践场所;避暑山庄则是满洲人为保存北方民族习性、关联蒙古等北方部落民族的重要据点。圆明园较其他园林胜出的,是它的艺术价值。此一皇家园林的艺术价值,为全世界共识。

   琅玕散落谁人家

   “现代中国人不能忘记火烧圆明园的另一个原因是,由于他们把这座伟大的宫苑视为他们灿烂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却被外国入侵者恣意摧毁,他们对建筑奇观的失落感到悲伤。”英法联军的主帅额尔金(Lord Elgin,1811—1863)当时决定焚毁圆明园,主因就是深切了解清朝皇帝珍爱圆明园之深,故要焚毁它使皇帝无比痛心。额尔金不但达到使咸丰皇帝痛心的目的,也让往后的中国人痛心百年有余。

   尽管圆明园之毁肇因于兵火,但汪氏爬梳内阁档案,发现了圆明园和帝国的政治一起衰败的踪迹。早在英军入城前,圆明园的管理就存在着不少瑕疵。圆明园被烧毁后,还有不少器物与建筑遗迹残留,由同治皇帝独排众议,试图募款修复圆明园木造建筑的举措可以得知,当时圆明园的状况仍予人可以修复的期望。只不过朝廷财政的困难,八国联军再度的破坏,终使这个愿望成灰。

   外国军队的两次入侵,在圆明园附近居住的“园户”的偷盗行径,以及清室覆亡之后豪强恣意搬迁文物,都是圆明园进一步被摧毁的原因。身负汉奸之名的才子黄浚(1890—1937),亦曾对时人破坏圆明园的动作大为挞伐:“二十年来,圆明园故址,文础雕栏,暨于山石(中有艮岳之遗)为豪强攫取略尽。瞿兑之常言,京城道上,常见大车曳宫殿木材花石而过,不知所往。……余则谓,不有所废,其何以兴,废者可痛而非可痛。以殚力美艺之作,而悉供苟简涂附焉,若兴者悉如斯,乃真可痛者耳。”(见《花随人圣盦摭忆》)

   《追寻》中谈到的“最后的破坏”,事实上从1900年开始,持续了几十年。圆明园先毁于外国人之手,再逝于本国人之手。试推想,若是圆明园不为英国人所毁,今天会是什么面目?很可能的结果是,跟今天的紫禁城与颐和园一样,建筑空架犹存,瑰丽文宝则是四散他乡。

  何必徒引伤心语

   圆明园三园虽不能说是中国文化艺术的巅峰,但其定然美好而令人眼花缭乱,比起圆明园的美好,当年的马戛尔尼更多纪录的是当时中国社会的停滞与不变。但帝王与工匠精心打造的圆明园,在文明强盛的英国人眼里还是非常吸引人的。刚踏进园中的法国军队,亦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法国所有的王室城堡,都顶不上个圆明园”的想法。(见《1860:圆明园大劫难》)

   马戛尔尼何其好运,能亲眼目睹在盛世的皇家园林。当时百姓无缘得见的美丽园林被焚烧,思之已经足够令人神伤,更何况是将荒芜的园林与国家的命运联想起来?在清末民初的知识分子(包括清朝的遗民们)眼中,圆明园被毁,已不是爱新觉罗一家的事,而是一种近乎“国耻”的耻辱。许多热血的人,读到圆明园被烧、文物被夺、皇帝呕血、臣子伤心的文字,内心必然跟着起伏难定。然而,汪氏写作《追寻》一书,于卷首即说明此书以叙事为主,将圆明园的“起”、“兴”、“灭”沿线铺展,力求少带个人情感。唯汪氏本人亲自在圆明园遗址内多次考察地形,附上大量的图片与版画,花费三分之二篇幅对园林的“建”与“住”细致描写,徐徐展开,宛如一幅《清明上河图》,字里行间实可看出其对圆明园艺术建筑毁坏的深刻惋惜。

   汪氏想摆脱传统的“民族主义”情怀可以理解,毕竟从上世纪80年代起,研究或提到圆明园的中国学者,难免带着情绪,多少影响到史笔的客观。但自其选择的史料,可以看见明显的哀悼立场。文笔力求无情,又处处藏情,无疑是削弱了本书“史识”的力度。以作者多年对史学的浸淫,写出这样刻意回避个人情感的书籍,想来事出有因,不止一端。

   开卷一首七律,“名园失落伤心事,欲寄清吟旧梦飘”,如果已说明了作者渴望能以文字重画“圆明园”的蓝图,以此来弥补眼中残碎的记忆的深意,那么,读者在阅读此书的时候,也可以暂时先放下民族仇恨,跟着作者一笔笔勾画出的平面卷轴,走进那在想象世界里恣意展开的生动圆明园。

(作者李典蓉,来源:《中华读书报》第293期 2010-10-20)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颐和园十七孔桥
  最新信息
清代圆明园与紫禁城关系考辨
“洞天福地”说与圆明园 “别…
当康熙帝爱上畅春园(下)
当康熙帝爱上畅春园(上)
圆明园凤麟洲形象的多重书写
清宫御苑中的“出版社”
御园赏荷风韵事
清代三山五园地区的买卖街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