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史纂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史纂修 >> 清史讲堂 >> 详细内容
清代皇帝的起名与避讳
来源:《中国档案》2015年第5期 作者:赵增越 点击数:4883 更新时间:2015-8-31

文/赵增越

   避讳是中国古代特有的一种历史和文化现象,也是人们安身立命必须懂的一门学问。避讳大致分三种:皇帝的名字叫国讳,父母尊长的名字叫家讳,周公孔孟等人的名字叫圣讳。犯家讳是无礼,犯国讳圣讳则是违法。其中,避皇帝及其先祖的讳是最为严格的一种,是臣民甚至皇帝本人必须遵循的。档案中皇帝先祖的名字往往也称为圣讳,当朝皇帝的名字称为御名。清朝是满人建立的政权,对于避讳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宽到严又从严到宽的过程,并由此关联到皇帝的起名。

康熙朝开始避讳

   清人人关以前是不避讳的。努尔哈赤、皇太极都是后来根据满文音译的,当时既没有避讳习俗,也没有汉名,所以不避讳。至今满文研究者仍常把努尔哈赤译为努尔哈齐,认为这才与满语相符。顺治帝名福临,是人关后第一位皇帝,入关时才6岁,但名字早就有了“福临”二字,虽说如同他的年号“顺治”一样,用汉语解释很有开国吉祥的寓意,但实际是满文名字的音译。传说顺治帝曾说朕有福,不能因此就令天下人无福,所以不避讳。笔者未见出处。查清代档案,直到清朝灭亡,福、临二字经常出现,顺治帝给他的第二个儿子取名福全,顺治帝的孙子雍正帝给他的第七、八、九这三个儿子取名福宜、福惠、福沛(可惜这三个孩子没福,都夭折了),可见顺治帝的讳是不避的。

陈垣先生在《史讳举例》中说:“清之避讳,自康熙帝之汉名玄烨始,康熙以前不避也。”康熙帝大量接触了汉文化,取了汉文名字,在文化管制方面也更加严格。涉及皇帝名字的时候,就要回避。例如康熙帝的御名叫玄烨,凡写字刻书,都要以元代玄,以煜代烨。例如《道德经》中“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就要改为“元之又元,众妙之门”,紫禁城北的玄武门改为神武门,《千字文》第一句“天地玄黄”改“天地元黄”,等等。但康熙时期有关避讳的案件很少,雍正乾隆时期最为严格。

雍乾之世,避讳至严

   陈垣说:“雍乾之世,避讳至严”这也有一个由宽到严的过程。雍正初期,对避讳要求并不严格。雍正帝名胤禛,他将兄弟名字中的胤字改为允,例如胤禟改为允禟,胤祥改为允祥。按常理,避讳不仅要避字,也要避与这两个字相同音的字。这就带来很多问题。虽然雍正帝多次降谕旨,凡与御名发音相同的字不必回避,但还是有许多人名地名因为发音相同被

政换,例如真定府改叫正定府,崇祯改为崇正,赵匡胤改为赵匡允,等等。1735年9月,雍正帝去世,刚继位的乾隆帝就发布谕旨,再次强调以后凡内外各部院文武大小衙门一切章奏文移,遇雍正帝圣讳上一字胤改写为允,下一字禛改写为正。

   乾隆帝名弘历(歷),即位后,大学士鄂尔泰等奏请避御名:“臣民遇‘弘’字改写‘宏’,遇‘歷’字改写为‘歴’。”乾隆帝认为:“避名之典,虽历代相沿,而实乃文字末节,无关于大义也”,此建议“不必行”,以后“凡遇朕御名之处,不必讳”。但又指出,如果有人名字中有和皇帝相同的字,内心感到不安,可以将弘字少写一点,将屋字中间的禾字写为木字,即写成“歴”,就可以了。一个月以后,乾隆帝又发谕旨:文以载道,写文章是要表达志向,总想着避讳,必然辗转嗫嚅,词不达意。以后一切章奏以及考试诗文,都要各展心思,各抒己见,从前避忌之习,一概扫除。几年后,署贵州布政使陈德荣奏请将名字犯御名讳的臣民一律治罪,可见,乾隆初年避讳并不严。但后来越来越严,甚至达到令人发指的残酷程度。

   1757年发生的彭家屏案,乾隆帝认为彭在《大彭统记》中“于朕御名皆不缺笔。朕自即位以来,从未以犯联御讳罪人”,但彭历任大员,不同于老百姓,“其心实不可问,足见目无君上,为人类中所不可容”,“即赐令自尽”。1779年,江西举人王锡侯编成一部《字贯》,在凡例中将康熙、乾隆的名讳开列,乾隆帝认为“此实大逆不法,为从来未有之事,罪不容

诛”。王锡侯等被杀。又过一年,河南小商贩刘峨将《圣讳实录》印刷50本卖给应试的童生,这本小册子本来是教人们如何避讳的,却列出康雍乾三位皇帝的御名,刘峨等也被杀。类似的文字狱很多。这些人多数是潦倒书生、市井贫民,根本不会也不敢“犯上”,而乾隆帝却无限上纲,滥杀无辜。雍正乾隆时期,专制集权者的滥逞淫威和草营人命达到极点。

嘉道两朝,皇帝改名

   避讳问题也常常困扰着乾隆帝。他发现天坛的成贞门被改作成正门,明朝的王士禛改成了王士正,认为这差得太远了,后人都搞不清这个人是谁了,要求成正门改回成贞门,“所有王士正之名,著改为王士祯”。1763年11月,纪晓岚奏请将民间书籍和宫中修书.凡御名本字及加有偏旁的字(如泓、玄、泓等)都要缺笔,科举考场中如误写者,都要加以处分。所有宫中和民间藏书都要避讳修改。乾隆帝同意,但不久又感觉不妥,认为这太麻烦了,规定以后修书印书时要避讳,而已经出版的书就不用追改了。

   避讳造成混乱,大臣都战战兢兢,唯恐出错。河南巡抚的题本中,宏字少写了一点,乾隆帝认为“甚属无谓”,宏和弘本来就是两个字,汉字同音不同义,如果所有发hong、li音的字都少写一笔,那还有完吗?所以乾隆帝规定,以后不再回避与御名同音的字。

   王朝在延续,皇帝有更迭,要避的字会越来越多,长此以往,奏章都没法写了。乾隆四十一年,乾隆帝对皇帝的起名和避讳做了改革。

康熙帝和乾隆帝都长寿。康熙帝在世时给他的曾孙名取了一个永字;乾隆帝给他的第一个孙子取名绵德,并规定以后这一辈取名,上一字用“绵”字,下一个字中都要带“心”字。乾隆帝认为,“永”和“绵”,是辈分用字,以后宗支繁衍,都按此论辈分,所以不能改。他还规定,从他儿子辈起,按“永绵奕载”顺序排辈分。“永”和“绵”都是常用字,很难回避,永字八法,缺一笔不妥,而且名字是先皇所赐,强迫兄弟改名是对先皇不敬,耐手足不亲。“与其改众人之名以避一人之名,莫若改一人之名”。将来永字辈继承皇位的人就将名字中的永改作颙,再后的继位者把绵改作旻,颙、旻都是不常用的字,缺笔也容易。而永、绵等字就不用再改避了。以后奕字辈、载字辈等,都可以按此推广,永远遵行。并下令军机大臣敬谨存记,并抄写两份,一份交内阁封存,一份放在书房令皇子们牢记。

咸同光宣,皇帝也不改名

   自乾隆帝开始形成了皇帝名讳自行回避的策略,就是只改皇帝的名字,不改其他人的名字;但是改后的皇帝的名字还是要避讳,方法就是少写一笔。例如当绵寧(道光帝)继位后,立即发布上谕:将绵字改为旻,宁字不改,但写这两个字时,旻字要少写一点,寧字将心字改为一横一撇。颁布这道谕旨以前刻写的书籍都不用追改。

   1826年12月,道光帝令大学士和军机大臣在“永绵奕载”四字后,“撰拟十字,候朕酌定”。于是大臣进呈“溥、焘、記、蕃、毓、恒、彝、式、启、长”十个字,道光帝选用“溥毓恒启”四字,作为以后宗室排辈用字。道光帝还规定了避讳方法,也就是缺笔,但到了1846年4月,道光帝发布上谕说,按照“二名不偏讳”的原则,以后御名中第一个字不用再回避,也不用缺笔书写,下一字如伺缺笔,临时酌定。

   从咸丰帝以后,继位的皇帝也不改名了,也就是第一个辈分用字不再改了,也不用换字或缺笔,只避第二个字,谕旨发布之前所刻书籍都不用改。当然有些大臣还不适应,例如同治三年御史奏报,各省奏牍及考试诗文中,凡字中有“享”旁者,如谆、惇等,享都被改作(湻去掉左边偏旁)。对此同治帝重申,只有淳改用湻字,其他一律不改。光绪年间两广总督刘坤一奏请将都司潘奕勋更名,光绪帝认为,这“与前奉谕旨不偏讳之义不符,且奕字系辈分字,嗣后仍应毋庸避用”。

   1867年,咸丰帝命大学士、军机大臣于“溥毓恒启”四字后,续拟四字,大臣们又恭拟十个字,开单具奏,咸丰帝选定了“焘闿增祺”四字。但大清皇帝到“溥”字辈就遭终结。1908年11月,溥仪继位后,颁布谕旨,溥字“仍旧书写,毋庸改避;其下一字敬缺一撇”。三年后,清朝灭亡,在中国实行两千多年的避讳制度,也在溥仪退位后走到了尽头。

作者单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转引自《中国档案》2015年第5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论年羹尧之死
拉铁摩尔及其相互边疆理论
陈怀
蔡美彪
文化、权力与民族—国家——杜…
胡绳武
清朝学校教育制度的变迁
孔飞力(Philip Alden Kuhn,19…
  最新信息
低首清风万里起(一)一一评(…
难以磨灭的圆明园情结
徽州文化扫描——专访安徽大学…
茅海建
晚清上海“地产大王”徐润的房…
清代官风之变
专为皇帝饲养牛羊的机构——清…
清代射箭运动研究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