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海外研究 >> 详细内容
专访《1860:圆明园大劫难》作者伯纳•布立赛一位法国历史学家的圆明园情结
来源:《外滩画报》2009年03月12日 第326期 作者:周一妍 黄冠杰 点击数:3121 更新时间:2015-8-10

周一妍 黄冠杰

   目前,“圆明园兽首拍卖事件”出现戏剧性转折,最终竞拍者蔡铭超露面并宣布拒绝付款。在巴黎,伯纳•布立赛时刻关注着这一事件的变化。2003 年,他出版了西方第一本论述圆明园劫难的专著《1860:圆明园大劫难》。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他透露心中一个“梦想”:让法国送给中国一座罗丹的雕塑作品《雨果》。雨果曾谴责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的行为。布立赛设想,雕塑“雨果”可竖立在圆明园的入口处,或者摆放其中。他说:“我想成为这个理念的发起人和推广者。”

   2 月21 日,一场名为“世纪之拍”的大型拍卖活动展出日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的大王宫拉开帷幕。据法国电视台报道,拍品展出首日人气十足,一般参观者需在冷风中排上四小时队,才能得到入场机会。在等候的队伍中,有一位头发花白的法国老人,在众多的拍品当中,他早就心有所属,那就是圆明园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

  摆放兽首铜像的封闭的玻璃展示柜前人头攒动。老人仔细地端详着这两件制作精湛的青铜制艺术品。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两件兽首铜像反射出特殊的艺术光芒,和平、安详、智慧、善良与真诚的东方性格,在这鼠、兔首铜像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正当老人陶醉其中时,一名眼尖的法国电视记者认出他,兴奋地叫出他的名字:那不是“中国文物通”——布立赛先生!2000 年10 月一个晴热的日子里,法国历史学家伯纳•布立赛(Bernard Brizay)在圆明园的废墟上感受到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责任”,开始了长达三年的资料收集,终于出版了西方第一本论述圆明园劫难的专著《1860:圆明园大劫难》,揭开西方人所掩藏的那段历史。他的勇气和发现,震惊欧洲。

  “您预计兽首铜像能拍得多少钱?”

  法国记者好奇地问布立赛。

  没想到,布立赛却冷冰冰地抛出雨果的言论“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洗劫,另一个焚烧……”他说:“我认为圆明园兽首铜像的价值是无法用数字衡量的,它属于中国的文化遗产,应该无条件的归还中国。”

  2 月25 日晚,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中国流失文物——圆明园鼠首、兔首走势一路飙升,终于被神秘买家以2800万欧元的“天价”电话购得,比之前媒体预测的还要高出800 万欧元。

   3 月2 日,神秘的竞拍者露面,他就是中国厦门商人蔡铭超,同时也是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收藏顾问。他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宣布“不会付款”。远在巴黎的布立赛听闻这一消息,他对记者说:““我不知道佳士得和兽首铜像持有人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e)会怎么做,但我确信,他们一定很困惑。贝尔热先生应该乘这个机会,把兽首归还中国。所以,这个故事将会出现转机,甚至是一个快乐的结局。”

呼吁萨科奇买下兽首送中国

  在鼠首、兔首铜像拍卖当天,中国海外追索圆明园流失文物律师团首席律师刘洋已抵达法国巴黎,继续对拍卖方佳士得施压;身在巴黎的部分华侨华人与留学生自发来到兽首拍卖地——大王宫的门口,散发自制的圆明园劫难和兽首来历的小册子。

   爱国团体“春天之友”协会会长李洹表示,在与法国友人的接触中发现,很多人不知道圆明园劫难,更不知道兽首寄托了中国人怎样的感情。发起这次活动,就是为了向法国人讲明圆明园历史的真相,讲明这两件文物的来历,希望文物持有者通过一定的渠道将其归还中国。

  此时此刻,戴着一顶灰黑色法式圆帽的布立赛站在这群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之中。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中国人的朋友,他把圆明园称作是“中国的凡尔赛宫”,他比自己国家的人更懂得十二生肖铜像对于中华民族的意义,他理解中国人的愤怒以及渴望文物回归的迫切心情。

  他在大王宫前接受法国主流新闻媒体联合专访时,这样形容当年圆明园遭受到的悲惨命运。“1860 年,英法远征军的英军指挥官厄尔钦为那些阵亡的英法官兵采取了报复行动,下令焚毁这座皇家园林,就如同1870 年普鲁士军队将凡尔赛宫夷为平地、对卢浮宫大肆抢掠、对法国国家图书馆放火焚毁。而圆明园鼠、兔首铜像就是在这一战争期间流失海外的。”

  面对着法新社、法国电视一台的采访镜头,他大声向法国总统喊话:“我知道圆明园鼠、兔首铜像持有者贝尔热先生与法国总统及夫人关系甚笃,我希望萨科奇总统能把它们买下来,送给中国,用以修复中法关系。”

  说到动情之处,布立赛几乎哽咽地说:“如果我有足够的钱,我就会买下来把它们送还中国。”

  一位路过的法国小伙子停下脚步,好奇地探头看。此前,他跟大部分法国人想法一样,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对此次兽首拍卖如此情绪激动。听完布立赛的讲述,他说:“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不仅是这两个兽首,一切掠夺来的东西都应该无条件归还中国。”


“兽首铜像是西方人眼中的‘奇货’”

  布立赛既是历史学家,同时也是法国《费加罗报》、《巴黎人报》的资深记者,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出版的季刊《塞纳河边的中国》的副主编。在他看来,这一静一动的双重身份无比和谐,因为二者都是“尊重真理、伸张正义的职业”!八年前,当圆明园的残垣断壁第一次出现在他视野中,历史学家的责任感和记者的敏感都促使他下决心,要搞清楚西方人刻意回避的这段历史。

  作为第一个为圆明园悲惨历史立传的法国人,布立赛遍查史料,陆续收集了70 多位当年法国远征军的军人、外交官、翻译的日记或回忆录,以及史书中零星的侧面记叙,这些第一手资料都是中国史学界未曾闻见、或者只闻其名而无缘一见的。布立赛发现,在当时,不论是法国军人还是英国军人,都喜欢淡化这段历史。他们经常说:“噢,没有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们拿的都是些小玩意儿,不值几个钱!”

  “圆明园里那些令人不敢相信的奇珍异宝,使他们想到的是《一千零一夜》中描绘的宫殿的情景:第一批进入圆明园的人以为是到了一座博物馆,而不是什么居住场所。因为摆在架子上的那些东方玉器、金器、银器,还有漆器,不论是材料还是造型都是那么珍稀罕见,那简直就像欧洲的博物馆。”布立赛在他的著作《1860:圆明园大劫难》中引用海军上尉巴吕德证词:“出于一种习惯上的谨慎,士兵们先是仔细观察。那些东西摆得那么井然有序,使你觉得只能看,不能动。还是有人经不住诱惑,先动手了,魔法被破除了。”

  书中写到法国人莫里斯- 埃里松伯爵对法国人和英国人抢掠方式的比较:“法国人堂而皇之地抢,而且都是单个行动。英国人比较有条理,他们能很快就明白应该怎么抢,而且干得很专业。有个难以置信、但又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是,那些士官都带着试金石。”

  布立赛分析说,当年英法联军入侵圆明园,对瓷器感兴趣的不多,因为那种东西易被打碎,有心垂青稀世画卷的人就更少了。除了搜罗宝石和贵金属、金子和银子,最吸引军官的,就是十二生肖铜首之类的奇珍异宝。

  十二生肖喷水兽头原摆放在圆明园西洋楼海晏堂的入口处,皆为兽首人身,身穿罗汉袍,沿石跑梯八字展开,每隔一个时辰(两小时),代表该时辰的生肖像,便从口中喷水;正午时分,十二生肖像口中同时涌射喷泉,蔚为奇观。“这些铜首由中国宫廷匠师制造,雕刻精细,属于清代青铜器中的精品;而设计者是郎世宁等来自欧洲的艺术家,因此铜像具有中西合璧的艺术特点,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十二生肖,但是他们明白这些是稀奇的东西。”

  据悉,目前流失海外的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中,已回归中国的有五件。2000 年,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在一场香港的拍卖会上,斥资3300万港元将牛首、虎首、猴首铜像购买下来。2003 年和2007 年,爱国人士、全国政协委员何鸿寻找到圆明园猪首、马首下落,买下后并捐献出来。龙首、蛇首、羊首、鸡首和狗首铜像仍下落不明。

  “这两座鼠、兔首铜像,极可能是十二生肖兽首中最后公开露面的两件。”布立赛说。


未完的“中国梦”

  布立赛来过中国15 次。

  他与中国结缘,还要追溯到1979年的一次中国之旅。布立赛有幸加入巴黎吉美博物馆“东方之友”俱乐部

组织的华夏游。那是毛泽东逝世后的第三年,中国首次对外国普通游客开放。那年8月,布立赛和夫人经历了四个星期的“发现中国”之旅。

  在西安的一个早上,法语导游小姐对布立赛一行说,今天他们将去参观秦始皇兵马俑。全团30 多位成员,对此全都毫无反应。在当时,这样的考古大发现,不仅布立赛,甚至团内最内行的卢浮宫博物馆的几位专家,都未听说过。“一走进那个用以保护兵马俑坑的大棚,我这个考古方面的无名之辈即刻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惊人的考古发现。何等之激动!我退到一边哭了起来。”

  布立赛说,他的一生中曾有两次这样的激动流泪,一次是在西安兵马俑坑,一次是在埃及南部的阿布辛贝勒神庙前面。2000 年10 月,在北京参观了旅游者必到的颐和园之后,布立赛决定乘出租车前往近在咫尺的圆明园。昔日的皇家园林几乎只剩废墟一片,不少北京市民在这里郊游、野餐或泛舟湖上。布立赛在书中回忆当时的心情:“这曾是法国人和英国人干的,真是可耻之极!身为法国人,我深感羞愧。”

  回到巴黎,布立赛想了解更多有关圆明园的历史,于是开始查阅图书资料。他马上发现,有关圆明园的书籍微乎其微,可以说没有一本专著。身为记者,而且作为一个曾在索邦大学长期研究历史与艺术的训练有素的历史学家,布立赛决心撰写一部洗劫圆明园的专著。三年后,布立赛的著作《圆明园大劫难》于2003 年在法国问世。两年后,浙江古籍出版社推出该书中文版。

  在写书的过程中,布立赛心中萌发了一个中国梦。他说,“希望有朝一日,所有从圆明园流散到世界各地的宝贝,都能够回到故土,告诉世人,这里曾拥有过多么辉煌的文明。”

  他曾致信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希望法国政府能将《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归还给中国。圆明园大劫中,这件珍宝被法国的杜潘上校抢走,现保存在法国巴黎的国家博物馆内,它是现存唯一能够全面反映圆明园原貌的诗歌绘画作品。“法国如果真能正视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再没有比归还这本诗画册更好的标志了!” 布立赛说。

  希拉克回信说:“我欣慰地看到,一位法国作家为澄清我们共同历史上的片断做出了贡献。”但有关圆明园文物的处理问题,他只字未提。

  布立赛心里还有一个“梦想”:让法国送给中国一座铜雕塑……法国著名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的作品《雨果》。雨果曾经谴责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的行为。布立赛设想,雕塑“雨果”可以竖立在圆明园的入口处,或者摆放其中。“我想成为这个理念的发起人和推广者。”他说。

(来源:《外滩画报》2009年03月12日 第326期)

声明:本文由《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从清漪园到颐和园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最新信息
圆明园兴起的中西互动背景考察
英军为何要烧圆明园
加强历史研究,关注三山五园整…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微信公众…
文化传播与理念表达:圆明园新…
咸同之际两宫皇太后的理政听政…
满汉全席与清宫御膳
清代太液池冰嬉大典兴衰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