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图书 田野调查 秘密会社 民间教派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书评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文献与图书 >> 详细内容
略谈《西游记》在豫西民间的影响
来源:中国古代小说网 作者:张弦生 点击数:2286 更新时间:2015-3-10

略谈《西游记》在豫西民间的影响

——从《歧路灯》和《鸿魔传》谈起


西游故事在两宋时期由于说话艺人的讲述,已经在民间越传越广,越传越神。金元时期西游故事活跃在戏曲舞台上,杂剧中有许多西游故事的剧目,从人物形象到情节都使这一故事得到很大发展。明代初年已有平话《西游记》刊刻。吴承恩就是在这些民间故事、戏曲演出及神佛传说基础上创作了《西游记》一书。

《西游记》既出,就风靡了社会各阶层。明季和清朝,从皇宫后妃到田畎农夫,从苍颜老者到三岁顽童,无不喜爱《西游记》。清代的租书摊上突出摆着《西游记》、《水浒传》等书,人们昨日看完,明日又租,反复阅读,爱不释手。清宫中慈禧太后嗜读《西游记》故事,时时披阅,到了入迷的程度,不但将《西游记》编入戏剧,亲授内监,教之扮演,甚至异想天开地对侍臣说:“我国果得若辈,与以兵权,岂犹畏外国人之枪炮乎?”《西游记》一书的广泛流传,不仅对后世的小说和其他艺术作品的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甚至对社会生活、宗教习俗、心理意识也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河南洛阳宜阳县的花果山有许多孙悟空遗迹的故事;河南巩义市青龙山慈云寺九九八十一峰,据说正是引起吴承恩著《西游记》的触媒;淮水之源的桐柏山地区(今天河南省的桐柏县和湖北省的随州一带),都有丰富的有关《西游记》,特别是孙悟空的传说。

 在河南洛阳新安县清人李绿园创作的世情小说《歧路灯》和他的后辈、清末民国人李珍创作的神魔小说《鸿魔传》书中,对《西游记》在清代社会特别是豫西地区的影响存在着很有价值的资料。在此做一介绍,以引起研究者的注意。

《歧路灯》的作者李绿园(名海观)是一位出身贫寒,但笃信理学到颇有些冬烘头脑的封建正统文人。他对文学作品的艺术夸张和浪漫主义持否定的态度,他对以神魔为题材的《西游记》更是深恶痛绝,在《歧路灯·自序》中他说:

《西游》,乃取陈玄奘西域取经一事,幻而张之耳。玄奘河南偃师人,当隋大业年间,随估客而西。迨归,当唐太宗时。僧腊五十六,葬于偃师之白鹿原。安所得捷如猿猱、痴如豚豕之徒,而消魔扫障耶?惑世诬民,佛法所以肇于汉而沸于唐也。1正是这些文艺观点,使他在《歧路灯》创作中采取了严格写实的态度,也使书中那些关于《西游记》的描写更具有真实可信的认识价值。

李绿园所生活的乾隆时期,封建统治相对稳定,社会经济、文学艺术都有长足的发展。戏曲方面的弋阳腔,发展到了相当完整的程度,出现了许多根据小说改编的连台大戏,《西游记》就是其中重要的剧目。在各地方戏曲中,各地高腔戏也依弋阳腔整本大戏的形式演出这些连台本戏。全本《西游记》分上、中、下三集,共62出,可以连演七天。在北京的昆弋艺人和花部伶人,还经常演出《闹天宫》、《蟠桃会》、《无底洞》、《火焰山》、《盘丝洞》、《刘全进瓜》、《女儿国》、《金钱豹》等《西游记》故事,以及《乍冰》、《女诈》、《胖姑》、《借扇》等等《西游记》的折子戏。评书和鼓词中的《西游记》段子更不胜枚举。乾隆初年,为了歌颂升平,皇帝命词臣张照编撰院本大戏进呈。张照据《西游记》改编的连台本戏《升平宝筏》就在宫中于上元前后日演出。其曲调文词皆张照亲制,词藻奇丽,引用内典经卷,大为超妙。演出规模十分盛大,全部戏共10本,每本24出,总计达240出之多,须数十天才能演完。在宁寿宫畅音阁演出《升平宝筏》时,三层的大戏台上,演员依角色和剧情上下升腾表演。在演到第十四出,表演唐僧师徒一行堕入妖魔的深渊时,演员还要从地井下场。清季在颐和园演出《西游记》,更是穷极奢侈,空前未有。所演妖魅在三层戏楼上或自上而下,或自下突如其来。甚至两厢楼房也站满了神仙、罗汉。有些场次中,依剧情需要,庭院中也有许多跨高驼骑骏马的演员演出。到唐僧至雷音寺取经一出,如来上殿,迦叶罗汉辟支声闻高下,计分九层,列座可达几千人。当然这种御用演出完全是摆排场,粉饰太平,歪曲了《西游记》的思想内容。不过其宏大的场面,考究的服装道具,精湛的演技仍对民间演出有很大影响。

《歧路灯》第十回有一段江西相府班子在北京同乐楼剧场演出昆曲全本《西游记》之《女儿国》的精彩场面。2小说细致逼真地描写,使读者犹如置身于剧场亲睹演出的热闹场面。同时上场的人物达二十多个。艺人借助于表演和道具,更形象地发挥了《西游记》的情节,取得了出色的艺术效果,激起了观众声震屋瓦的热情。这个江西相府戏班演出的当是弋阳腔。其场面之大虽不能与内宫演出相比,也是颇为可观的了。其情节仅将吃子母河水一出放在了见女儿国王之后,与吴承恩《西游记》中的安排不同,其余情节和主要细节都均与小说相同,而与明杨景贤撰杂剧《西游记》第十七出《女王逼配》中的人物和情节都有很大差异。这里演出的《女儿国》本自吴承恩的《西游记》,是毫无疑义的。

当时在河南地区,不但有昆曲演出 ,在民间还有“土戏”“梆罗卷”(梆子、罗戏、卷戏),这些戏曲演出中也有许多《西游记》剧目。在清代婚丧嫁娶、年节喜庆活动中,百戏游艺节目当然也少不了《西游记》故事。《歧路灯》第一零四回就记载了新正元宵节定海寺前放烟火架。在争奇斗艳的烟火中就有“孙悟空跳出五行山”、“八戒蜘蛛精”等名目。3

随着《西游记》小说、戏曲、游艺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宣传和流布,《西游记》故事沉淀于社会生活、意识形态的各个方面。清人笔记中就记有福州人皆祀孙行者为家堂,又立齐天大圣庙之事。每年四五月间,迎旱龙舟,装饰宝玩,鼓乐喧阗,市人奔走若狂,神龛中端坐着孙悟空的形象。其实清代不仅闽地奉祀孙悟空,湖广、河南、直隶、山东等许多省份都有奉祀者。据淮阴师院蔡铁鹰教授在吴承恩曾任纪善之职的荆宪王府建藩之地湖北省蕲春县所做调查,清代蕲州也有多处奉祀孙悟空的庙,每年都有祭赛活动。《歧路灯》第九十一回也写河南开归陈许道布政司参政谭绍衣破获白莲教案一节,教头供奉的神像就是“白猿教主”。 4清末义和团中的白莲教活动,有的坛口供奉的诸神就有唐僧、悟空、八戒、沙僧。要请神仙附身,也少不了这取经师徒四人。从清代民间神巫迷信活动中,也可以看到《西游记》的影响。河南地区旧时一种男巫俗称“马子”。逢天灾祀禳时,日夜锣鼓不停,叫“擂马子”。马子被擂下来时,则声称某神显灵附身。《歧路灯》第四十七回就描写了开封祥符县城西南槐树庄擂马子的情景,“上年天旱,槐树庄擂了一个马子,说是猴爷,祈了一坛清风细雨,如今施金神药,普救万姓。”接着还写了王氏与一帮妇女前往为儿媳拜药的情节:

大家不坐车,走了半里路,到槐树庄。只见一棵老槐树下,放了一张桌儿,上面一尊齐天大圣的猴像儿,一只手拿着金箍棒,一只手在额上搭凉棚儿。脸前放着一口铁铸磬儿,一个老妪在那里伺候。有两三家子拜药的。樊爨妇叫德喜儿买了树下一老叟的香纸,递与王氏,四人一齐跪下,把盅儿安置在桌面上。老妪敲磬,王氏却祝赞不来,滑氏道:“谭门王氏,因儿媳患病,来拜神药,望大圣爷爷早发灵丹妙药打救,明日施银——”滑氏便住了口看王氏,王氏道:“十两。”滑氏接口道:“创修庙字,请铜匠铸金箍棒。”老妪敲磬三椎,众人磕了头起来。迟了一会,揭开盅上红纸,只见盅底竟有米粒大四五颗红红的药。5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孙悟空这一艺术形象已深深植根在人们心灵中,《西游记》尽管是具有很大荒诞性的神魔故事,但它的艺术魅力已能使人对这些故事达深信不疑、如数家珍般熟悉的程度。

从以上我们在《歧路灯》中爬梳出的有关《西游记》的材料,可以看到《西游记》在清代社会各阶层、各方面都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影响。它已溶化积淀在每一细胞中,成为民族文化里血肉相连、魂灵相感的一部分。它是一部永远闪放光辉的文学巨著。

河南旧时被称为“中州理学名区”,从宋代的邵雍、二程算起,直到清代的孙奇逢、汤斌、张伯行,名家辈出,代不乏人。可是古代河南的小说家,特别是通俗小说家,自北宋勾栏瓦舍中的书会才人们在金兵的铁蹄下星散后,再没有作家群落兴起,只有屈指可数的寥寥数人撒落在以后八百年的时空中。清代河南只有一两个人写有通俗小说流传下来,这就是李绿园的《歧路灯》和安阳酒民的《情梦柝》。这两部通俗小说在河南省外知者不多。这和河南自南宋以降比较封闭,商品经济不如东南地区那样发达甚有关系。但是那些著名的通俗小说,像《三国演义》、《水浒传》、《金瓶梅》、《西游记》、《封神演义》等等,在河南和其他地方一样流传得很广泛。直到民国年间,新文化也迟迟没能渗透到河南的穷乡僻壤间。在这封建主义大山的最深处,民众的文学生活还是靠这些作品滋养着。
李绿园的原籍是河南新安县马行沟人。他的祖父李玉琳在康熙三十年的灾荒中逃难流落到河南宝丰县宋家寨定居并落籍。李绿园于十六年后在这里出生。但他从幼年到晚年,曾多次到新安省墓、探亲和访旧。乾隆四十二年前后,他在新安住了三年,除给族中子侄辈课书外,还写完了他的长篇小说《歧路灯》。所以从清代到民初,《歧路灯》在作者的老家豫西地区,特别是在新安、宝丰两地(今分属河南洛阳和平顶山两市管辖)流传得很广。清末民国时期,李绿园的同族后人李珍仿效李绿园,也写出了一部长篇小说《鸿魔传》。

《鸿魔传》的作者李珍,字重义。河南洛阳新安县北冶乡马行沟村人。他在五男二女的兄妹中,为第五男。出生于1897年即清光绪二十三年(丁酉年)阴历八月二十四日。一生务农为业,也干过烧制缸盆的匠人。他小时候在私塾仅读了半部《论语》便辍学,但他仍然喜爱读书学习。如夜晚在灯下读《三国演义》时,凡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写在手上,第二天早晨向人请教。除了熟读过许多在农村流传的章回小说外,他还自学过中医,读过一些风水堪舆之书。他所居住的竹园,就是他的族祖李绿园先生著《歧路灯》之处。他的八十回章回体神魔小说《鸿魔传》一书,最后定稿按八卦的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为序分订为八册,每册十回。他每写成几回,就送人传看请教,反复修改,十分认真。

李珍的祖上也曾是读书做官人家,但到他曾祖一辈家境衰败下来。在《鸿魔传》跋语中,他对自己的家世及写作《鸿魔传》的动机有详细的记载:

单表敝人郁居无以消遣,偶展愚念,举笔闲作。情若扑风而聚山岳,掠潮而就江海。虽然如此,但揆今世之景况,稽上古之异端:圣王之世,雨不破块,风不折枝,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男女不同途,君正、臣忠、父慈、子孝;荒乱之世,父子相逆,君臣离心,男女不以(寡)廉(鲜)耻为羞,劣状刑道,俊姬随淫,上苍加责,箕伯逆道,播沙飘石不时而举,冰雹粗澍不时而降,各术遍兴,惑人妄生。故圣人有云: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者也。然而,余作是书,虽为劈空而造选,但实情实理亦多矣。设若随性而作,万卷难终。故首起以佛而生衅,竣篇以佛而了尾也。点致多有错误,字迹多有差讹。世君见者必藐仆之傻矣。祈望世君苟有不毕,可笔则笔,可削则削,以凿茅塞,没世之感也……6

这位好学的农家子弟的文学知识和修养,除来自那些蒙学读物外,许多是来自流传在乡间的通俗小说和演出的戏曲之中。在《鸿魔传序》中,他曾一口气列举出了“《三》《列国》、《东》《西汉》、《南》《北宋》、《前》《后唐》、《清史通俗》等书”,“再则《山海经》、《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西厢记》、《济公传》、《聊斋志(异)》、《今古奇观》等书”。7 在《鸿魔传》小说内涉及到的通俗小说及戏曲就更多了。他出于对通俗小说的爱好和对世事的感慨,乃学习他的族祖李绿园写《歧路灯》之事而开始写这部小说。虽然他的文字水平不高,但其毅力是惊人的。

八十回的《鸿魔传》约二十八万字。小说以清代乾嘉时期为背景,写坏仙申公豹在人间作孽,被由玉帝派往人间投胎为汤储的托塔天王剿灭的故事。

故事梗概为:托塔天王李靖宫中的耗犬星在殷纣王时,乞求下凡造劫,灭纣兴周,李靖允之。他下凡投胎为申公豹,却违背主训,反周助纣。姜子牙将其获之,押赴北海,后封为河伯。唐代宠幸佛道,河伯窜至甘肃祈山县栖虎岗,诈称韩王,苛虐众生。李靖将其捉回天宫。清代乾隆年间,李靖奉玉帝圣旨带耗犬星降妖途中,耗犬星又脱逃至祈山县,迫使县民又为其建庙塑像,举办社火,献童男童女供其食用。被献童男之父憨谋奢将河伯作孽事上告关公。关公往奏玉帝。天神费中、尤浑受河伯重贿,阻住关公。关公只得自带兵马前往除妖。河伯纠集群魔,用阴瓶伞战败关公,之后,将憨谋奢一门尽行杀戮。关公上天见到巡行回宫的玉帝,将河伯兴妖之事奏上。玉帝闻奏大怒,立斩费中、尤浑,派杨戬、哪吒、关公带众仙前往灭妖。神妖争斗,相持不下,玉帝又命李靖下凡投胎,剿除河伯。河伯虐害祈山县民更加苛毒,每月都得有社火,进奉贡献。县中有一社首刘天佑设乩坛求救。周仓显灵,留下乩语。乩语曰:“日在海滨勿一头,人者言之姓名留。”太白金星怕天机泄漏,扮作一道者告知众人,须寻名汤信者举事除妖。汤信是一个富家子弟,觅枪手通过府考,又侥幸中举。他自称是和申的门生,中了京科,放至祈山县任县令。他在县内搜剐钱财、胡断官司,邑民送他绰号“钱迷糊涂汤”。刘天佑上禀帖求见汤信。汤信看了禀帖,想起夜间闲观《圣庙渊源谱》,上面记有汤斌扫孽立校之事,便应允择日进山除妖。进山途中数遇不祥,汤信不听衙役刘裔等人的谏阻,结果,一阵阴风袭来,死于庙前。随从中只有刘裔得以脱逃回到县衙。他向汤信妻弟戚代报告汤信被妖所害事。戚代要征发县中千人去山中寻尸。乡绅雍俊华听说此事,便率众到县衙阻止。戚代向和申呈文,密告雍俊华造反。和申行文命甘肃镇台虞西岐捕杀雍俊华。雍俊华被逼往北投回回去了。和申派门生侯士纯接任祈山县令。这也是一个贪赃枉法之徒,加上河伯肆意猖獗,县民更加苦不堪言。托塔天王李靖下凡到江西信州贵溪投胎汤家,名叫汤储,他科考得中,被点为翰林。和申暗中加害,将他发往祈山受任,想让河伯害死汤储。汤储正是周仓乩语所示除妖之人。此时乾隆驾崩,嘉庆继位。汤储接任时让侯士纯将所贪钱财尽数退出,并整饬县政,处分土豪劣绅,表彰贤孝节妇。又在关公协助下,进栖虎岗毁庙灭妖,终于剿杀河伯,将韩王庙改为汾阳宫,塑郭子仪像祭祀之。嘉庆召汤储还朝,祈邑民众上表恳留,汤储遂留任祈山。和申与雍俊华暗中通书,鼓动其兵出散关,进犯中原。虞西岐往抵御,兵败后逃往祈山。雍俊华将祈邑团团包围。汤储微服出城,说服雍俊华投诚回归。嘉庆召汤储回京。汤储带领雍俊华回京途中,在洛阳致祭关帝冢,听洛阳城中儿歌,方知自己是神人降世。进京后,汤储与天官刘荣向嘉庆皇帝进剿除和申之计,使雍俊华扬和申私通反书之罪,在宣华楼下将和申碎尸。和府反叛人众平定后,雍俊华被封讨逆侯,汤储晋封相国。边官奏报,日本起反,已占台湾,攻打高丽甚急;西鄙也遭敌兵入寇。汤储让西边固守汉中,亲率兵往高丽平倭,收复台湾。日本国主将太子入质中国,年年进贡。汤储又率军西击敌兵大胜,班师回朝。杨戬、哪吒、齐天大圣等天神也将东胜神洲、西牛贺洲诸妖平复。玉帝下旨召李靖回天庭。嘉庆皇帝正在琼花书院设宴会庆贺,汤储在会上昏倒,当夜一灵归天。他给嘉庆托梦,告知前缘。玉帝在天宫举办极乐会,大宴群仙,以志庆贺。
由以上的情节介绍可以看出,虽然人名和神妖名与下面各书略有不同,但这显然是一个杂糅《封神演义》、《三国演义》、《西游记》、《清史通俗演义》等章回小说而成的神魔故事。故事的原型是出自清康熙年间著名的政治家、理学家河南睢州人汤斌在苏州任上毁五通神祠建学校的事迹。

李绿园在《歧路灯·自序》中说:“坊佣袭四大奇书之名,而以《三国》、《水浒》、《西游》、《金瓶》冒之。”8李珍作为一个农民,对四大奇书则持肯定的态度,认为“虽有《纲鉴》、《史记》而可观,但又编成书,内增无穷的奥妙,尤可观矣”,其中“多有劈空造选幻讹之情况,无不拍案而叫奇也”9。这较之李绿园站在封建正统文人的立场上,认为《三国》是“儿戏场”,《水浒》“流毒草野,酿祸国家”,《金瓶梅》是“诲淫之书”,《西游》“幻而张之耳”10,李珍来自民间底层的小说观显然高出他的族祖李绿园。

清末到民国时期,世界已经进入快步发展的时代。但中国人民仍旧被压在三座大山之下,生活在苦难深渊之中。在封闭的河南新安县农村,基本上还是封建主义势力一统天下,几千年的地主阶级统治没有丝毫的松动。《鸿魔传》的作者李珍像他的族祖李绿园写《歧路灯》一样,把故事背景假托于前朝,但他在书中已经提到了铁路、无线电、电报、照相、洋火,从书中还可以看出他已经朦胧知道中国在亚细亚洲,“掘凿地洞”就可以“打透美国”。书中写的清代甘肃祈山县实际上是民国年间河南偏僻小县的社会生活。小说写这个县里有许多“机关”,“有供款局、教育局、县党部、大队部、城区部”,乡长、区长、大队部长、县党部长执掌着各个机关,此外还有“东师(司)衙门、西师(司)衙门、南营、北营”。花的是大洋银元,老百姓要交印花钱。11作者显然是对自己亲历的从清末到民国年间战乱频仍、吏治腐败、土匪横行、民不聊生的混乱社会现实有感而发,才创作这部小说的。但小说中写神魔和帝王的部分以及写对阵斗打的场面,还不能脱旧小说的窠臼,同样道理,在语言上,李珍写神仙魔头、帝王将相和战争场面时,仍用的是旧小说和戏曲里程式化的词语,了无新意。写那些小仙、小妖、小人物时,尽管背景是在实际并不存在的甘肃祈山县,却全用他家乡的豫西方言来描绘。

《鸿魔传》开篇即曰:“只因曩日,唐太宗欲得真经,而宠信佛道,自三藏在西域取经以后,越加敬附。无论贫者、富者,皆得置一佛像系于身伴。富者金铸,中者玉刊银造,贫者或铜或铁,总然无业游民、乞丐之人,亦得木雕其像而伴焉。……自唐朝宠佛以来,正神亦未甚索,而邪魔乘??而作者侈矣。或泼妖,或劣怪,诈称雷音,冒充如来,私尊古代的圣贤,迫逼迷生建设庙宇,会献叵奢,烦钞无算。由此而伤财劳民者远矣。天下大地,尽被兰若、古刹、庙观所占。以致正气衰弱,邪阴蔽尘,是是非非佈于世界。”12将此部神魔小说的叙事基点,定在《西游记》的框架中。

《鸿魔传》第二回写到,托塔天王李靖宫中的耗犬星 ,“九头鸟叠而猖狂,屡征未服。玉帝派托塔剿捕。李靖揆泼性昔曾被二郎神獒啄一首,方想盗裘脱关皆赖鸡犬之力,将此物调随纛往” 。13这分明是大闹天宫中,二郎神身边细犬再现。接着写耗犬星趁机下凡后他下凡投胎为申公豹,姜子牙将其获之,押赴北海,后封为河伯。唐代宠幸佛道,河伯窜至甘肃祈山县栖虎岗,诈称韩王,苛虐众生。这又是揑合《封神演义》和《西游记》而成。

《鸿魔传》第五回中,河伯说道:“金河小龙与袁守诚强辩:我问你下的似啥雨呢?”14这是《西游记》泾河龙王算卦之事。第十三回西海龙王到天庭上奏时,且看玉皇大帝的护卫:“玉帝驾坐玉栏金阙灵霄宝殿,两壁侍卫陈列护围: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南北二神,后有二位灵童仙姬执定龙凤羽扇,左右侍立。珠帘下垂,内观略真。”这和《西游记》第四回,灵霄宝殿的描写何其相似!龙王奏孙行者、关圣帝都平不了九头鸟,金星道,何不去找“听调不听宣”的“灌洲灌江口二郎神御外甥杨戬”。玉帝道:“……昨昔孙悟能大闹天宫,调彼扑捉,数败行者。”15这全是我们在《西游记》中熟悉的情节。

《鸿魔传》中的诸多神佛,除前面提过的,还有惧(巨)灵神、太白金星、观音、火帝真君、西海龙王等许许多多,这都使人如见到大闹天宫时的各路神仙。《鸿魔传》中的诸多妖精,如:妖精猪暗王、熊罴怪、虾米精、老鳖精、蛙精、白狮王、红发王、九首鹏、白蛟王等,又妖精中有四家大王,其一为“牛魔王之孙牛兕王”16,这些都使人想起唐僧取经路上的那些妖魔。河伯要民众进贡童男童女的事,不正是《西游记》第四十七回车迟国元会县陈家庄地金鱼怪“这大王一年一次祭赛,要一个童男,一个童女,猪羊牲醴供献他”17,这一情节的重现吗!

《鸿魔传》这部小说不仅在人物道白、对话上来自《西游记》,在景物描写上也善于学习《西游记》的白描手法,运用自己的家常口语来状物叙事,读之如身临其境。书中第六十四回写汤储带领人役往栖虎岗进发灭妖:

约行三四十里,日将中时,只见西北上起了一块老云。隐隐闻雷鸣,霎时间听的霹雳一声,云如箭催,电光闪精,登时皂了半向天。须臾,烈风暴呜,眼看雨至首顶……说话不及,雨点如大钱一般,乒乒乓乓可下将下来。……(众人)急入山门,大雨滂沱,如盆泼一般……风刮折枝,雨洒土堕,急雷跟滚豆一般来往团震。只下的檐水交流,沟水溢堤,麦禾漫伏。约有两点钟时,方才略息。18
像这些很有艺术感染力的精彩描写,和《西游记》第八十七回“孙大圣劝善施霖”的雨景描写一样,都让人有身在雨中的感受。这种描写,在书中随处可见,使这部小说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准。

在《鸿魔传》书中,孙悟空仍以“齐天大圣”名号出现,并与关圣帝一同下凡擒妖。第四回:“九头怪数征不下,昨日有回音。齐天大圣要兵八十万,猛将千员。”第十五回:“杨戬挂帅出师下凡  诸神上诉迎师返归” 19。此后一番平妖战争,就是《西游记》众神斗猴王的翻版了。

现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的少男少女、耄耋老者、农民贩夫、显宦高儒中仍然有那么多人沉迷在琼瑶的才子佳人的言情小说和金庸的半人半魔的武侠说部之中。最近我在河南省扫黄办对一千多种“穿越”题材的“新言情”小说参与审查,对当代人在人欲横流的社会中失去纯真、美丑不辨、想象力贫乏,深感忧虑。对于充斥于书摊的这种文化现象,如果我们对清代和民国时期在豫西农村出现的世情小说《歧路灯》、神魔小说《鸿魔传》和它们与经典小说《西游记》的承继濡染关系加以研究的话,也许能得出一些很有启迪意义的结论。




注释:
1
栾星编著《歧路灯研究资料·李绿园诗文辑佚》郑州:中州书画社1982年版,第94页。
2
李绿园《歧路灯》,郑州:中州书画社1980年版,第108-110页。
3
李绿园《歧路灯》,郑州:中州书画社1980年版,第971页。
4
李绿园《歧路灯》,郑州:中州书画社1980年版,第858页。
5
李绿园《歧路灯》,郑州:中州书画社1980年版,第438-439页。
6
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996-997页。
7
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2页。
8
栾星编著《歧路灯研究资料·李绿园诗文辑佚》郑州:中州书画社1982年版,第94页。
9
李珍《鸿魔传序》,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2页。
10
栾星编著《歧路灯研究资料·李绿园诗文辑佚》郑州:中州书画社1982年版,第94页。
11
李珍《鸿魔传》第五十七回、第六十回,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714页、第749页。
12
李珍《鸿魔传》第一回,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1-2页。
13
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27页。
14
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81页。
15
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189-198页。
16
李珍《鸿魔传》第二回,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30页。
17
吴承恩《西游记》,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第491页。
18
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802-803页。
19
李珍《鸿魔传》,河南世纪恒泰数码彩印制作公司2009年影印,第55页、第205页。


文章来源:http://www.zggdxs.com/Article/xlhy/mqxs/zyj/201408/7018.html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最新信息
结构与过程:集体记忆视域下民…
后土信仰与中国民间信仰
河西宝卷方俗口语词的文化蕴涵…
国家礼制视域下的清代满洲祭礼…
国家—社会—民间:云南民间宗…
概念·路径·突破——中西比较…
帝降、天降与天谴: 天灾观念源…
道教科仪与民间信仰的互动——…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