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理论与概说 社会与人口 婚姻与家庭 宗族与乡族 性别与妇女 生活与风俗 国家与社会 医疗与卫生 社会与经济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社会史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社会史研究 >> 档案文献 >> 内阁档案 >> 详细内容
清代台湾教化档案选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6年第2期 作者:伍媛媛 点击数:681 更新时间:2016-10-15

按 语:清自康熙统一台湾后,为加强对台地的有效管理和开发,陆续推出一系列治台举措。在文教政策上,一方面在台湾推广儒学,增设书院,鼓励台湾士子参加科举考试;另一方面,在原住民地区设立土番社学,教之以儒家文化,番童习学汉字,讲官话,易风俗,不少番童还参加科考,取为秀才。这些教化政策,对提高台湾民众的人文素养,促进原住民地区的社会发展和番汉融合,起到了积极的历史作用。现辑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军机处录副奏折、上谕档及宫中朱批奏折中相关史料,供研究参考。
———编选者 伍媛媛
闽浙总督郝玉麟为台湾番人渐知礼义向化读书事奏折
                              乾隆元年三月十三日
闽浙总督衔专管福建事务臣郝玉麟谨奏,为圣教远讫海隅,番民渐知礼义,谨据实奏闻,仰祈睿鉴事。
窃照台湾地方远处海外,半属番民,雕题凿齿,裸体文身,性情习俗与汉人迥异,素不知读书为何事,是以气质凶顽,鲜知礼教。臣于雍正十一年内钦遵世宗宪皇帝谕旨,会奏台湾善后事宜案内,议请设立社学,选有品行生员为师,令番社中俊秀子弟相从受学,将《圣谕广训》勤为讲读,使明义理。经兵部会同九卿议准,奉有俞[谕]旨。臣遵即转饬台湾道府各员实力奉行,加意鼓励,时勤稽察,务期番民湔改旧习,以臻圣朝一道同风之治。节据台湾道张嗣昌详报,遵照办理,并经亲历南北各番社遍加查看,沿途老幼番众多有穿戴汉人冠服者,与从前习俗大不相同,随敬谨宣布皇仁教诲鼓励,靡不感戴欢欣,蒸蒸向化。
再,至各社学考验社师馆课以及番童肄业之处,或能背诵上谕一二条,或能朗读《四书》《毛诗》一章一节。再,面试其写字亦有笔画端正,用心习学者,更有下淡水番童腊欎,改取名潘志正,竟能学做承题,文义粗通。又有力力社九岁番童吧宁授以纸笔,解写敦孝弟以重人伦七字,其于拜跪俱如民人礼仪。且有能习正音之番童数名,当即分别给以银牌、纸、笔、花红,其社师给以银两、笔墨,令其用心教导,各社悉照此办理。再,向例番童年岁长成,即承应本身丁差,今既入社读书,请免差徭,以示奖异。等语。据此,除将应免丁差之处照详饬遵外,臣查以上番民仰沐圣朝德化,服习渐次改移。而各社番童又肯向上读书,学习礼仪,实可嘉尚。臣现在买备布匹、盐、茶、纸笔,即差员前往,协同地方官分别给赏,俾各社番众咸知,观感兴起,愚顽渐化淳良,莫不共游于尧天舜日之下矣!所有番人向化读书缘由,理合据详缮折奏闻,伏乞皇上睿鉴。臣玉麟谨奏。
(朱批):好。
巡视台湾兼理学政工科给事中单德谟为台湾人文日盛请建考棚事奏折
                            乾隆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巡视台湾兼理学政工科给事中臣单德谟谨奏,为海疆人文日盛,郡治宜建考棚,以隆圣化,以肃宫墙事。
窃臣奉命同监察御史臣白起图巡视台湾。臣兼理学政,本年应当科试,臣随行台湾府考录台湾、凤山、诸罗、彰化四县童生,并册送各学生员考试。但台湾向未建有考棚,岁科两试俱在海东书院,其地湫隘不足以容。缘毗邻府学,即于堂下别开一门,转至圣庙戟门外搭盖棚厂,以为考试之所。臣伏思戟门内即系大成殿,此地理宜敬谨肃静。今生童数百,每逢考期,杂沓踞坐,殊属慢亵。且查内地各府俱建考棚,堂下甬道两旁生童列坐,学臣一目了然,便于稽察。今台郡因考棚未建,在戟门外搭盖棚厂,其南面系棂星门一带短垣,垣外即行人来往之大路,关防不密,易滋弊窦。况今文教覃敷海外,人文日盛,台湾一县童生多至七百余人,戟门外周广数十步一场,考此一县童生已觉拥挤,将来与考,生童岁有增加,其势更不能容。我皇上尊崇至圣先师孔子备极诚敬,凡属臣工俱宜仰体,岂得因考试无地迁就在戟门外踞坐慢亵?臣不揣冒昧,仰恳圣恩,饬令台郡照内地一体建造考棚,相地度材,经营告竣,从此宫墙肃静,考试谨严,圣天子棫朴作人之休垂之亿万斯年永赖矣。
臣刍荛之见,是否有当,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有旨谕部。
著相度情形于台湾修造试院考棚事上谕
乾隆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乾隆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内阁奉上谕:据巡视台湾给事中兼理学政单德谟奏称,台湾考试生童向来未建考棚,止就海东书院之便,而地方湫隘,实不能容,遂别开门径,通于圣庙戟门外搭盖棚厂,未免杂沓喧嚣,邻于亵慢,且虑关防不密,易滋弊端,应请照内地之例,建立考棚,以昭严肃。等语。向因台湾应试人少,故未建立考棚,今人文日盛,生童众多,非复畴昔之比。著该督抚转饬地方有司相度地方情形,修造试院,俾宫墙肃静,考试谨严,以重造士育才之典。钦此。
福建巡抚卢焯为台湾中额已增经额未定请旨划一办理事奏折
                           乾隆三年六月十八日
福建巡抚臣卢焯谨奏,为台湾中额已增,经额未定,请旨划一办理事。
窃查闽省乡试台湾士子另编字号,于雍正七年起取中一名。台地涵濡圣化,人文日盛,于雍正十三年经臣题请,仰蒙恩准加中一名,通计中额共九十四名,除五经四名、官卷九名例不分经外,民卷八十一名应照经额取中。查易经额中二十四名,诗经额中二十七名,书经额中一十五名,春秋额中七名,礼记额中七名,共计经额止有八十名,尚少一名。缘台湾原中之一名已在经额之内,台湾加中之一名尚在经额之外。是以中额、经额不相符合。臣前科监临乡试,正副考官屡次咨查,悉以经额不符,惟恐错误,而内地士子不知定例,又借口台湾原在额外占其本经。前因台湾不论何经取中,是以请增中额而不计及经额,但中额既蒙恩加增,经额亦宜更定。请于书经额内酌增一名,取中一十六名,台湾试卷仍不论何经取中,则经额、中额俱各相符,在内、在外毋庸分别。
今乡试届期,理合奏明划一办理,伏祈皇上训旨遵行。谨奏。
(朱批):该部知道。
巡视台湾监察御史诺穆布等为台湾会试取中宜另编台字号以鼓士气事奏折
                               乾隆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巡视台湾监察御史臣诺穆布、巡视台湾工科给事中臣单德谟谨奏,为敬陈管见,仰祈圣鉴事。
窃臣等看得台湾会试取中宜另编台字号也。查台湾一郡,原属海外边隅。自隶入版图,六十年来文教覃敷,人文日兴。世宗宪皇帝悯其重洋赴试,往返维艰,特颁谕旨,乡试另编台字号,每科取中二名,仰见我国家鼓励人才无微不至,以故台地之文风丕变倍于曩时。但臣等窃查台郡数年以来,中乡试者有人,入会选者未睹。盖伊等既经乡荐,谁不乐于上进,而会场为天下人文之薮,海外僻边,岂能与内郡士子一体较量。且自台抵都,经万里之远,历重洋之险,盘费辛苦十倍寻常,迨至不第归来,徒劳跋涉,在有力者难免观望不前,而单寒之辈更觉畏难裹足。是台疆士子仅有贤出之登,并无南宫之选,殊为可悯。
臣等伏思衡文取士,因属大典攸关,破格登廪,亦为鼓舞善政。查现在举人已有八名,请嗣后会试之期,台郡士子亦照乡试之例,于福省名额内另编台字号取中一名,不致虚其往返,俟数科之后台郡举人增添数目再为酌改。将有志进取者见定额有中,无不踊跃赴试,而读书生童士类咸思奋兴,海外文风益加振作矣。谨奏。
(朱批):该部议奏。
巡视台湾兼理学政贵州道监察御史杨二酉为请捐书院膏火等事奏折
                                       乾隆四年
巡视台湾兼理学政贵州道监察御史臣杨二酉谨奏,为奏闻事。
臣于本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据诸罗县贡生施士安呈称,窃惟我朝文教覃敷,薄海内外咸成邹鲁。本省会城向设鳌峰书院,历荷皇恩,栽培异至,多士奋兴,于今尤盛。台地士子深切引领,无如重洋险阻,艰于就学,独致向隅。伏查台郡旧有海东书院,内计房三十余间,现在空闲,似可仿照福省之例,选择各学中有志之士延师指授,以成一道同风,仰慰圣天子化隆作育无远弗届之至意。但士子温寒不一,膏火势所必需。士安世居台地,深沐圣朝教养,报效有诚,乡谊念切,情愿捐置水田一千亩交官充书院束修[脩]膏火之费。如蒙批准,士安出资置田,足数交割。但置田必须相择,未免稍需时日,请另交净谷五百石上仓,以副乾隆五年先为举行拨给,容一面交割田亩到官,其乾隆六年分听官就田收息接济。伏恳俯鉴微诚,恩准批示,庶书院可垂永久,而海外人文亦得骎骎日盛矣。等情到臣。
臣查台郡虽隶闽省,实隔远洋,是以省会书院罕有台人肄业,本郡虽设有义学,薪水原属无几,不过延本地文理稍优之士为童子师,究于文风无补。臣蒙皇上天恩,简任巡台兼理学政,本年九月间举行岁试,亲校文武生童定次去取,武则弓马技艺犹有可观,文则理路行文实无讲究,仅就短中求长,姑置前等数名,究不足为金科玉律之选。书院之设诚为紧要。查海东书院在郡治学,宫右侧向为岁科两试校士之所。今已奉旨别建考棚,此地现在空闲,正可循名责实,以造就多士。但膏火诸费年需数百金,无项可动。若欲捐俸倡行,不惟无力,且难永久,故未敢冒昧奏请。兹据该贡生施士安具呈前情,愿捐置水田千亩,永充书院膏火,并请另交谷石先副举行。经臣等面询,该生实出至愿,并无别情。臣再细访,该生果系安分好义,舆论颇服。缘事关捐项归公,除批谕台湾府知府刘良璧查议通详,俟该府详复到日咨会督抚两臣具奏外,臣请自乾隆五年为始,令每学各保送数人,臣等递加考验,果系文堪造就者,准入书院肄业,不得滥送。再,台地素乏良师,若赴内地延聘,未免又难跋涉。查府学教授一官多由进士出身,该学衙斋即在学宫左侧,与书院接连,即令该教授兼司其事,朝夕认真训迪,定期课文。臣等与道府各官凡系科甲出身者,俱得轮流校阅,臣仍间时亲往查考,以示鼓励。其本年先捐谷石收贮府仓,量拨四分之一为该教授束修[脩],余者酌给士子,按季领发。先为举行,俟施士安置田交割到官,以次就田内收息多寡,照项分给,毋许官吏丝毫侵削,仍将该田原买价值亩数坵段租额先行逐一造报,并每年收成分数及拨给过数目年底造册报销。更请行令督臣嗣后遇台湾教授缺出,务详加考验,系进士出身而文理优长者,方可题膺斯职。仍于该院报满时,将如何课士勤惰及书院文风有无成效之处,确具考语,一并声明。倘该教授不实心训课,虚糜廪粟,即行严参。如此,庶士气奋兴而文风一振矣。
是否允协,伏乞皇上睿鉴训示遵行。臣谨奏。
(朱批):该部议奏。
巡视台湾兼管学政监察御史张湄为请增书院膏火事奏折
                                      乾隆八年二月十五日
巡视台湾兼管学政监察御史臣张湄谨奏,为海外人文日盛,请增书院膏火,以广栽培事。
窃照台湾自入版图,历来岁科两试取进生员,因本处读书能文者少,大半借才于内地,彼既冒籍入学,一青其衿,随即星散,教官未经识面,罔知居址,是以月课从无,一应岁试亦难遍传,此台郡学校之积弊也。臣奉圣恩兼理学政,莅任以来加意课士,见该地生长诸童不乏聪俊可造之资,故于岁试时按照定例,严饬廪保剔除顶冒。凡内地航海而来者,皆不得幸隽,所取进新生无一非土著,庶几学臣教职得以时时与士相见,勤加训迪,而少年读书向上之心亦因之一奋焉。惟是台土恶习甫获,入泮辄恃护符包揽词讼,欺压乡愚,往往起争召衅,率由于此。倘不从入学之后,严定课程,有以约束其身心而作兴其气志,则非惟不能振文风之颓,亦适足贻地方之累也。乾隆五年,前任学政臣杨二酉奏请设立海东书院,以贡生施士安报捐水田一千亩充士子膏火之费,奉旨准行在案。但迩来生童愿进书院肄业者数倍于前,旧设书院房舍止十余间,甚为狭隘,且前项田亩每年收租五百石,官依定价易银二百五十两,实不敷该师生膏火、修[脩]脯、卷纸等用。现在院中肄业生童,臣亲加校阅,文艺既有可观,举止亦复彬雅,与众不同,则教学颇著成效,似宜益加恢崇以宏作养。无如台地经费乏出,限于额数,臣屡商之道府等员,俱束手莫应。伏思古之设科也,来者不拒,今海邦人士荷蒙圣朝文教覃敷,皇仁乐育,人材日见蔚起,其志国上进呈请入院者纷纷云集,而臣等不能广为汲引,使之有愿莫遂,臣忝作人之职,即上负圣主怀远之恩,若隐而不言,罪又甚焉。为此不揣冒昧,恳祈皇上俯念海外人文关系地方,书院实兼庠序,敕下闽省督抚照会城鳌峰书院例,于司库公余银内每年酌量拨给,或令台地官员就近设法补助,俾得添盖房舍,充裕膏火。择其有文品者萃处于中,学臣师儒详立规条,尽心督课,则修礼仪以化嚣凌,敦士习以厚民俗,所谓师道立而善人多,其有裨于海邦,正不徒文风丕振已也。
臣言是否可行,伏候睿鉴。为此谨奏。
乾隆八年四月初四日奉朱批:此折交那苏图,听其议奏。钦此。
闽浙总督那苏图为遵议酌增海东书院膏火事奏折
                              乾隆八年十二月初五日
闽浙总督臣那苏图谨奏,为遵旨议奏事。
窃照前任巡台御史兼理学政臣张湄具奏台湾海东书院添盖房屋增给膏火一折,钦奉朱批:此折交于那苏图,听其议奏。钦此。(以下内容为张湄奏折,故略———编选者)等因。准新任巡台御史臣熊学鹏咨送到臣。准此,臣查台湾孤悬海外,自隶版图以后,仰蒙国家培养深仁,士风日振,海东书院肄业生童较前日盛,今据前任台湾御史臣张湄折奏,钦奉朱批:此折交那苏图,听其议奏。钦此。臣即密饬布政使张嗣昌查款议详。随据该司详复前来,臣逐加察核各处书院,有肄业预课之分,肄业者在院诵读,必须房舍膏火,预课者仅于试期入院考课,无须房舍膏火。现今书院共有房舍一十八间,院外隙地俱属民业,无可添盖。查该府义学接近书院,尚有闲空房舍,应将义学房舍拨出十间统归书院,以为肄业之所。其膏火之资,前据巡台御史臣杨二酉奏请,设立书院之时,以贡生施士安捐田一千亩,共计岁入可得粟五百石,易银二百五十两,肄业人众未免不足,但向系教授兼司训课,所捐谷内以四分拨给膏火,以一分为教授修[脩]脯。该书院原未另设馆师,费用尚简,毋庸令台地官员补助,致滋派累。仍应照旧,责成经理之海防同知,将岁需核实造册具详,不敷之项,约计不过百金上下,即请于司库公费项下按数拨给,据实报销,以广圣化。至于在院肄业,必须文行兼优之士,其奔竞务外无可造就之人不必邀誉滥收,以致靡费。
相应遵旨议复,是否有当,伏乞皇上训示遵行。谨奏。
(朱批):知道了。只可如此而已。
闽浙总督阿林保等为台湾增添中额等事奏折
                          嘉庆十二年四月十一日
闽浙总督臣阿林保、福建巡抚臣张师诚跪奏,为海外人文日盛,恳恩加广中额进额,并添设廪增优贡,以示鼓励,仰祈圣鉴事。
窃照台湾一府孤悬海外,我朝始入版图,康熙二十五年间设立学校府学,取进文武童生各二十名,廪增定额各二十名,又取进粤籍文童八名,台湾、凤山、嘉义三县取进文武童生各十二名,廪增额定各十名。康熙二十六年乡试,将台湾府另编至字号,额中文举人一名。雍正元年添设彰化一县,照小学例取进文武童生各八名。雍正十三年额定彰化县学廪增生各十名,又加乡试中额一名。乾隆五十六年彰化县学又加进文童四名,武童仍照旧取进八名。此台湾府县各学文武生员及乡试中式之额数也。今该郡涵濡圣化百数十年,文风日见其盛,人材日见其广,因登进限于定额,未免野多遗秀。据绅士林朝英、吴春贵等呈请乡试加中举人副榜,并增广各学文童进额及添设廪增优贡,由台湾道府县学转送藩臬两司核议具详请奏前来。
臣等查书升论秀,原所以乐育人材,从前台湾额中举人二名,缘文教初兴,士子应试亦少,又恐重洋远涉,名落孙山,是以另编至字一号,拨给中额,实为体恤鼓舞之意。现在人文蒸蒸蔚起,有志观光者不下千百余人,而科举仅准录送二百余名,中额仍止二名。再,台湾四县应考文童近年册报多至三千余人,较之内地大中各县应试童生亦不相上下,而进额尚不及于内地中县,又附居台属之粤籍文童蒙恩取进八名,并未专设廪增。查乾隆二十二年前任督臣杨应琚题请粤籍额设廪增,经部议复,因彼时粤籍生员仅有六十余名,行令附入府学,与闽生一同校拔廪增,俟人文日盛廪增额隘,另行题请。等因在案。迄今已阅数十年,粤籍取进人数几倍于前,廪增未设,洵为人多额隘。
又优贡一项,三年举行一次,由学臣会同督抚考校通省,仅取五六名,因台湾学政系道员兼理,不得与内地各属诸生同邀考选。臣等公同酌议,自应推广皇仁以鼓士气,合无仰恳圣主天恩,俯准将台湾乡试中额于闽省额定八十五名之外再加一名,连前共中三名,并于至字号内取中副榜一名。每届乡试准其录送科举五百名,台湾府学闽籍文童加进二名,粤籍文童加进二名,台湾、凤山、嘉义、彰化四县每学加进文童二名,粤籍生员准照小学之例添设廪增各十名,台湾各学诸生亦准报优送交内地,学政会同督抚与内地各府诸生汇考录取,送监肄业。似此量为增广,则海外俊彦仰沐恩光,定必感激奋兴,家弦户诵,尚诗书而敦礼仪,益沾圣泽于同文矣。
如蒙恩准,本年乡试应请即照此办理。合并声明。臣等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睿鉴训示。谨奏。
(朱批):礼部议奏。
闽浙总督阿林保等为台湾人文日盛请准加广学额事奏片
                                      嘉庆十二年四月十一日
再,臣等查台湾远隔重洋,民情浮动,屡次匪徒滋事,地方绅士捐资募勇,倡议杀贼,皆系出于读书明礼之家。即如十年冬间,蔡逆窜台,勾结陆路匪徒南北滋扰,甚至围困郡城。据该镇道等禀称,在城举贡生监以及读书士子无不志切同仇,协力守御,在乡绅士亦各团练义勇,督率防护,内凤之广东庄民尤为出力。业蒙皇上加恩录用,并赏给顶戴以示奖劝,凡在士林无不同深感颂是。台湾读书之人不惟安分守法,且能向义急公。今该绅士等呈请广额,固属希恩望泽,而臣等愚昧之见,正可因此鼓舞化导,俾齐民皆知观感奋兴。父教其子,兄勉其弟,专心诵读,努力科名。从此日浸月润,则桀骜难驯之性定可默化潜消。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准增额,实于海外要区大有裨益。谨附片密陈,伏乞圣鉴。谨奏。
(朱批):览。
闽浙总督汪志伊等为于台湾府淡水厅设立学校事奏折
                                 嘉庆十九年八月十九日
闽浙总督臣汪志伊、福建巡抚臣王绍兰跪奏,为台湾府属之淡水厅人文日盛,恭照圣恩,另设学校归厅考试,及新入版图之噶玛兰童生附入淡学考取事。
窃照台水一厅,地处台郡极北。自康熙二十二年收入版图,雍正元年添设同知专辖,因该处业儒者少,应试童生附入彰化县学考试取进。乾隆二十八年,有附居淡籍之汀州府属永定县贡生胡焯猷捐设义学,维时官准作为书院,由是民番向学者萃起。惟学宫未立,司铎无人,是以犹附彰化县应考。三十一年,经前任同知李浚原以淡属生童附县考录,送府往返跋涉,援照江西莲花、湖南凤凰、陕西潼关、四川叙永、石砫各厅之例,请就淡水厅设立训导,创建文庙,将生童科、岁两试由厅录送。又三十五年,监生郭宗嘏呈请捐租建学,缘其时淡水厅尚无廪保,随议将捐租拨为书院经费。又嘉庆十五年,前督臣方维甸赴台湾查办泉、彰分类械斗时,据淡水厅贡生林玺等呈恳另设学校,若经费不敷,情愿捐凑,毋庸动项。批行台湾道查议移司详办,并经臣汪志伊会同调任抚臣张师诚于新辟噶玛兰议办各条案内奏明,淡水厅生童较多,现在另请设立学校,所有噶玛兰童生应附入淡水厅考试。准部咨复,俟议奏到日,再行酌量定额,以昭核实。各等因在案。兹据署布政使瑞麟、兼署按察使觉罗麟祥会详,准台湾道糜奇瑜称,据台湾府知府王楠详称,淡水厅自入版图以来,应试童生较前增多,兼之噶玛兰新入版图,业儒更众,现在应文试童生约有三百六七十名,应武试童生约有三四十名,援照莲花等厅之例,另设学校。等情。由该司等核议各事宜,详请具奏前来。
臣等查核淡水厅自入版图之后,设立同知专管。历今九十余年,户口日繁,人文渐盛,生童应试较昔倍增,自应另设学校,归厅考试。臣等敬体圣主乐育人材、鼓励士气至意,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准援照各省莲花等厅另设学校之例,将淡水厅另行设立学校,归厅考试,移送台湾府考录,转送台湾道扄试。酌取闽籍文生八名,武生二名,并设廪生六名,增生六名,其出贡年限即照台湾初设彰化县学之例,四年一贡。俟将来人文加盛,再照县学二年一贡,其廪、增名额应就淡属现有之廪增附生四十余名改归厅学考补。廪膳一项,每名照例年应领银四两二钱二分六厘六毫,请照四县之例就于俸工经费项下开销。若遇选优之年,准照各县生儒一体报优送交内地汇考录取。其拔贡一项,照各县之例额设一名。如不得其人,宁缺无滥。其淡水厅应试童生请遵新例,查对烟户门牌入籍,二十年以上有田墓廪舍者,准其呈明应试淡属。现有廪生二名,足资认保,可无冒籍之弊,如有冒籍顶替,照例分别究办,以专责成。至学官有课士之责,必须设立。查彰化县学有教谕、训导二员,请将训导一缺移设淡水,作为厅学训导,须给钤记,以昭信守。其养廉俸、工等项,无所增减,仍附入彰学动给开销。所有应建文庙学署,据详业经该道府查明,已于从前设厅时选有地基,需用工料亦于书院经费内尚有余剩银两可以拨用。倘有不敷,似可准令该贡生林玺等凑捐应用,毋庸动项。至于应置学租并文庙应需祭品、乐器等项,请俟部议复准后转饬查明,汇同未尽事宜分别办理。其文庙丁祭香灯、廪膳、岁贡、旗匾等项,统俟复准,建庙拨补之日,在于淡水厅征存地丁经费各项内另行照额咨部开销。
再,噶玛兰草莱初辟,应试童生尚少,难以预定额数,亦应请照淡水厅童生附入彰化县考试之例,将噶玛兰童生与淡水童生一体凭文取进,俟将来人文充盛,再行酌量定额。至噶玛兰初入版图,业儒童生若照例俟入籍二十年以上,有田业、廪舍者方准应试,似非体恤之道,应请查照初设学校之例,由噶玛兰通判查取族邻保结,给予印照赴考。俟该处取有增附各生,仍照各省卫学之例,即由该生互相保送,归淡水厅廪生核保。若该处补有廪生,再归该处廪生保结。此外,淡水、噶玛兰粤籍文童仍照例与四县学各童生通较文字,附入府学取进,毋庸增额。
所有淡水厅应请另设学校归厅考试缘由,臣等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睿鉴训示。谨奏。
嘉庆十九年九月十九日奉朱批:该部议奏。钦此。
闽浙总督颜伯焘等为噶玛兰厅应试文童较多请加学额添设廪增事奏折
                                     道光二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
闽浙总督臣颜伯焘、福建巡抚臣刘鸿翱跪奏,为台湾府属之噶玛兰厅应试文童较多,恭鉴圣恩,由厅考录,并加额及酌添廪增事。
窃照台湾府属之噶玛兰厅地处台郡极北,所有应试文童先于嘉庆十九年经前督抚臣奏请,附入淡水厅学取进在案。前据台湾道姚莹详,据台湾府知府熊一本详称,噶玛兰厅自嘉庆十五年归入版图,大小丁口计六千余户,计今三十余载,户口蕃滋。经该厅清查,现在有九万二千零,内应试文童三百一十八名,文风日盛。惟地处万山之后,道路窎远,跋涉维艰。若赴淡水应试,不免守候之苦,应请仿照澎湖之例,由厅考录,径送道试。又,兰厅并无学额,向在淡水六名之中分进一名,间岁分进二名,今应试文童日多,若仅进一名,诚不足以振兴士气。若多取二三名,又有碍淡水之额,应请加进淡水厅学额二名,共为八名。内以三名分给兰童,编为东字号,以五名分给淡童,编炎字号,以昭公允。再,淡水厅学廪增生向各四名,今既请加学额二名,所有廪增生亦应酌加二名,于淡兰二厅附生内分别东、炎字号考补,其廪粮在于兰厅正供内照例分拨。等情。由福建藩臬两司具详请奏前来。臣等查噶玛兰一厅地处极北,嘉庆十五年间收入版图,因该处业儒尚少,所有应试文童附入淡水厅考试,计今三十余载,户口日繁,人文日盛,应试文童较前增多数倍。若仍照历届岁科试,只于淡厅额内分进一名,诚不足以振兴士气,应请于淡额六名之外酌加二名,以五名分给淡童,编为炎字号。以三名分给兰童,编为东字号。至兰厅僻处万山之后,溪岭险峻,道路窎远,目兰至淡计程六日有奇,由兰赴郡计程十三日,两番跋涉艰苦异常,应请将县府试并归厅考,径送道试,较为简便。再,兰厅学额既增二名,廪增生亦应请加二名,于淡、兰二厅附生内分别东、炎字号考补,其廪粮在于兰厅正供内照例分拨,庶不致淆混。
所有噶玛兰厅请加学额及添设廪增并由厅考录以广圣化缘由,臣等谨会同福建学政臣温葆淳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道光二十二年正月二十日奉朱批:该部议奏。钦此。
福建台湾道裕铎呈咸丰六年岁试台湾府属酌加文武学永远定额清单
                                          咸丰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谨将咸丰六年岁试台湾府属酌加文武学永远定额并广文武学额名数开具清单,恭呈御览。
计开:
台湾府学原定文额二十三名,澎湖附内武额二十名,此次岁试起请加文武永远定额各九名,照广文额二十三名,酌广武额十六名,计不敷广武额四名,又溢武额三名,均留下届岁试补广。
淡水厅学原定文额八名,武额二名,此次岁试文武均照原额加广,仍溢武额六名。又上届未广武额七名,统归下届照定额续广。
台湾县学原定文额十五名,武额十二名,此次岁试文武均照原额加广,仍溢武额三名。又上届未广武学额十二名,统归下届照定额续广。
凤山县学原定文额十五名,武额十二名,此次岁试文武均广学额各四名,又补广上届武额二名。
嘉义县学原定文额十五名,武额十二名,此次岁试文武均照原额加广,仍溢武额三名。又上届未广武额五名,统归下届补广。
彰化县学原定文额十五名,武额八名,此次岁试文武均照原额加广,仍溢武额七名。又上届未广武额十五名,统归下届照定额续广。
粤籍原定文额九名,武额四名,此次岁试照该粤籍所捐银数加广文额五名,武学照原额加广,仍溢武额一名。又上届未广武额二名,统留下届补广。
(朱批):览。
福建台湾道丁日健为明春举行台湾岁科两试令各厅县学官妥议章程事奏片同治三年三月初五日
再,学校可以化顽梗之心,礼乐足以靖干戈之气。查台湾前因军务方殷,壬戌、癸亥岁科两试俱停止未考,此时彰化县亦先后珠还,元恶就戮,大路一律疏通,只内山余匪有提镇臣三营分兵剿办,指日可望肃清。明年甲子正科,未便令该生童等仍复向隅,现与府县暨各学官筹商,拟于明春举行岁科两试。其彰化县前考试卷遗失,著仿照内地成案补录办理。惟郡城游民太多,良莠不齐,深恐士子云集之时,难保无匪徒混迹,饬令各厅县学官妥议章程,发给执照,由臣届时派员验明入城,仍派兵勇随时巡缉,并饬令各属于各隘大路分派勇团往来保护,以免疏虞。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同治三年三月初五日议政王、军机大臣奉旨:知道了。钦此。
福建台湾道吴大廷为办理台湾社仓义学事奏片同治六年六月十二日
再,臣大廷于上年冬月二十九日钦遵寄谕,复陈办理台湾大概情形。兹于本年四月二十四日折 □回台赉奉原折后开,军机大臣奉旨:所拟办理各条均尚妥协,著即将应办事宜实力整顿,以期日有起色,不可始勤终懈。勉之,慎之。钦此。臣跪聆之余,仰见我皇上轸念海疆、策励微臣之至意。臣自顾何人,荷蒙圣训周详,虽捐縻顶踵,尚恐不足以图报万一,何敢瞻顾因循,自干咎戾。所幸莅任半年,两阳应时,番民相安,地震风灾亦未窃发。此皆仰托圣主鸿福,实非微臣梦想所敢期。至于更换班兵,臣已会同镇臣刘明灯熟商定妥,不日禀请督抚察核奏明办理。制船巡洋一节,臣曾迭将办理情形禀明督抚臣在案。刻已先后续成七船。暨节次拿办土匪情形,现由臣会同镇臣刘明灯分案据实陈奏。
所有社仓义学,惟代理淡水厅同知严金清首先奏臣,最为妥速,此外厅县臣亦督饬各就地方情形竭力筹办。而究其造就培植之方,莫亟于书院;倡导观感之术,莫先于郡域。臣职兼学政,责无旁贷,现聘台邑在籍进士候选主事施琼方主海东书院讲席,业由臣捐增膏火,于二月初开馆,每遇课期,臣亲行扄试至晚,收卷毕乃回,择其尤者另立诗课。臣自查皇监之亲为评点,并于奖赏时凡义利之辨,敦品植学之方,无不反复开导,所属府厅县亦皆一律奋兴,从前招讼霸占之风渐为敛戢。盖以德礼化其犷悍之风,以诗画揉其嚣凌之气,行之似迂而收效或远。
此外,稽查洋船与领事官公事往来,均推诚相得,似尚帖然。臣实质本羸弱,才又庸下,旦夕黾皇,日虞弗给,镇臣刘明灯等见臣形容清瘦,屡次以节劳相劝,而臣不敢自惜也。所虑海外蛮乡素称浮动,而失意内渡之徒又以造言捻撼,习为固然。所恐难本破,此则非微臣之所能防,亦非臣之所敢避也。惟刻刻循省以期,勿负我圣主委任而已。
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同治六年六月十二日军机大臣奉旨:知道了。钦此。
福州将军文煜等为淡水噶玛兰二厅增广学额添设学校事奏折同治十一年四月十二日
福州将军兼署闽浙总督臣文煜、福建巡抚臣王凯泰跪奏,为台湾府属之淡水、噶玛兰二厅人文日盛,恳恩分别增广学额,添设学校,以广登进,恭折具奏,仰祈圣鉴事。
窃照台湾府属之淡水厅自雍正元年建设厅治,应试童生先系附入彰化县考试,迨嘉庆二十一年间奏准设学,即以彰化县学训导移设淡水厅,其所属童生归厅考试,额进文童六名,廪增生各补取四名,四年一贡,又额进武童二名。噶玛兰厅系嘉庆十五年归入版图,并无学额,文童向在淡水六名之中分进一名,续准酌加二名,以五名分给淡童,以三名分给兰童,廪增生亦酌加二名,于淡、兰二厅附生内考补。嗣因该二厅绅商士民历年捐输军饷,咸丰八年间,经前任台湾道裕铎奏准,淡水厅永远加广文武学额各二名,噶玛兰厅永远加广文武学额各一名。溯自淡水厅设学以来及噶玛兰附入并取,迄今五十余年,生齿日繁,人文渐盛。据台湾道府转据前署淡水同知陈培桂、署噶玛兰通判王文棨查得,淡水厅属烟户大小丁口共有四十二万零,较前计多十四万零口,内应试文童六百余名,初学作文者二百余名。噶玛兰厅烟户大小丁口共有一十一万三千零,较前计多二万四千零口,内应试文童四百余名,初学作文者二百三四十名。请将淡水厅学援照彰化县学之例,将原设训导改为教谕,岁科两试均照彰化县学定额取进;噶玛兰厅援照淡水厅之例,设立训导一员,岁科两试均照淡水厅学定额取进。由福建藩臬二司核详请奏前来。
臣等查台湾府属淡水、噶玛兰二厅户口既已日繁,人文亦较前日盛,应试文童多至倍蓰,自宜增广学额,添设学校,以兴文教而励人材。拟请俯如该道府等所议,淡水厅学援照彰化县学之例,将原设训导改为教谕,岁科两试均照彰化县学原定额进文童一十五名,另加淡属奏定永远广额二名,共取进一十七名,廪增生各补取一十五名,二年一贡,每试武生亦照彰化县学原额取进八名,加淡属永远广额二名,共取进一十名。噶玛兰厅学援照淡水厅之例,另设训导一员,岁科两试各取进文童八名,另加兰属奏定永远广额一名,共取进九名,廪增生各补取六名,四年一贡,每试武生亦照淡水厅原额取进二名,加兰属永远广额一名,共取进三名,各归各厅考取。至拨进府学系由台湾道于三厅四县临时酌取匀拨,即与内地福州府属十县酌拨相同,毋庸预定。所有淡水厅学改设教谕,噶玛兰厅学添设训导,应换、应给各钤记,并请敕下礼部分铸颁发启用,以昭信守。噶玛兰厅现请添设训导,应给俸斋廪膳及岁贡、旗匾、乡饮酒礼等项,请照《淡水厅志》额编数目,每年应额编银一百四十二两八钱九分二厘五毫,即在该厅额征余租项下分别支解造销。其应行添建文庙学署并祭乐各器,概由就地官绅士庶捐办,将来免于造册报销。尚有未尽事宜,请俟复准后再由台湾道府分饬筹议详办。
除咨部查照外,合将淡水、噶玛兰二厅请增广学额、添设学校缘由,臣等谨会同福建学政臣孙毓汶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军机大臣奉旨:礼部议奏。钦此。
福建巡抚丁日昌为台湾府属岁试事竣并酌进番童归入府学事奏折
                                         光绪三年三月初十日
福建巡抚臣丁日昌跪奏,为台湾府属岁试事竣,恭折陈明,仰祈圣鉴事。
窃照臣到台后,于上年十二月十三日钦遵光绪元年谕旨,兼理台湾学政关防,当即檄行台湾府举办岁试。嗣据该府张梦元及各该学录送文武生童名册前来,随于二月十三日移进考棚,严密关防,按次举行岁试。查台属向多枪替顶冒之弊。臣于试时终日危坐堂皇,亲自巡察坐号,并遴选妥慎之员逡巡文场内外,使弊窦无从而生。诸生童均恪遵功令,无敢偭越。惟澎湖廪保增生陈翔云有混填年岁情弊,当即行学斥革。向来枪替顶冒各弊端,实已屏[摒]除净尽,仍于当堂发落,劝勉诸生,以敦品励学化导乡里。查核文风,以台、淡两学为优,彰化、嘉义次之,凤山最下。现在文武岁试业已一律告竣,士风民情均极安贴。
再,台湾番童向有应试者,不过敢充佾生而止。该番童登进无路,难期鼓舞奋兴。此须臣仰体皇仁,无分畛域,将淡水厅番童陈宝华一名取进府学,凤山县番童沈绍陈一名取充佾生,均勉以读书向上为诸童倡。该番民等无不动色相告,咸喜功名有路,从此迎机引导,益当怀我好音。
所有微臣岁试事竣并酌取进番童归入府学缘由,理合恭折陈明,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
谨奏。
光绪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军机大臣奉旨:知道了。钦此。
福建巡抚丁日昌为预筹岁试以台番童应定学额酌量取进事奏片光绪三年三月初十日
再,台湾各属熟番涵濡国家教泽垂二百年,所有熟番住址多与内山生番附丽,即风气亦复与生番相通。洋人之觊觎内山,也不敢远行深入,必先煽诱熟番,藉为向导,然后渐染生番,优给布帛、军火等物,冀以供其指臂而据我腹心,而领事、税司、教堂所用佣仆亦多熟番男女,盖彼族居心叵测,所以引诱而勾结之意无所不至。自乾隆、嘉庆以来,汉民生齿日繁,熟番地界亦渐为百姓所侵占,生计业已日穷,且各县熟番均有应试之人,从未得与黉宫之选,登进无路,诚恐其顾而之他,万一有如张元、李昊者出于其间,煽其族类,通串外洋,隐忧滋大。宋臣富弼有云,凶险之徒,读书应举,仕进无路,心常怏怏,其在民间者密相传煽,纵无成谋,亦能招祸,当设法以羁縻之。日前熟番情形何异于此?是台湾已经就抚之番,必须为之预筹教养,以免为丛驱雀,固有不可须臾稍缓者矣。臣此次在台巡查南北路甫回,即举行岁试,所以番童应定学额未及奏咨,暂行变通,于番童内酌取一名归入府学,以资观感。将来似应援照康熙五十四年湖南所属苗徭另编字号,于正额外酌量取进事例,仿照举行。该熟番教化初兴,人文未盛,日前进学名数多则不过二名,少则一名,以临时人文之多寡为定,合无仰乞天恩,准饬部臣查照立案,以免冒滥而示招徕之处,出自逾格鸿慈。臣为鼓舞熟番,防微杜渐起见,是否有当,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光绪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军机大臣奉旨:礼部议奏。钦此。
闽浙总督何璟等为新设台北府及所属各县建立官学改拨加增学额事奏折
                                             光绪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闽浙总督臣何璟、署理福建巡抚臣吴赞诚、福建学政臣孙诒经跪奏,为新设台北府及所属之县各立专学,请将文武学额分别改拨加增,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照台湾府属之淡水同知、噶玛兰通判二厅地势绵长,距郡窎远,经两江督臣沈葆桢前办台防时会同前督抚臣具奏,并淡、兰二厅疆域设立台北府,驻扎艋舺,裁淡水同知一缺,析其地为淡水、新竹二县,改噶玛兰通判一缺为台北府通判,移驻基隆,而以兰厅旧设添设宜兰一县,岁科考试即于艋舺地方建设考棚办理。业经部议奉旨允准在案。
伏查台地虽处海外,久涵圣泽,文教寖真,台、凤、嘉、彰四县既已蒸蒸日盛,而淡、兰两属士子尤多,尚来淡水应试文童约有一千三四百人,噶玛兰应试文童约有六七百人。惟淡水赴郡须十一二日,噶玛兰赴郡须十三四日,长途跋涉,旅费维艰,是以每遇岁科试,人数常不及应试三分之一。向例台湾一府取进文童及廪增生缺额均分闽、粤两籍府学,每届岁科试,闽籍取进二十三名,内澎湖二名,又加广九名,粤籍取进九名,又加广二名。闽籍廪增生各三十名,粤籍廪增生各八名,均系一年一贡。其淡水、噶玛兰两厅向有在府学取进数名,现既析淡、兰两厅之地为淡水、新竹、宜兰三县,所有考试即于台湾北创设考棚办理,将来每届岁科试该三县文童各有六七百人,此于内地大学中学人数不相上下,其学额名于台湾府改拨外,更应酌量增置,并拟将台湾府学闽籍连澎湖二名在内改为取进,共二十名,加广九名,毋庸核减。粤籍除分拨台北府学四名外,改为取进五名,加广一名。闽籍廪增生仍各三十名,一年一贡,粤籍廪增生改为各四名,二年一贡。台北新设府学各比照内地龙岩、永春直隶州之例,闽籍额进文童十八名,粤籍于台湾府拨出四名,再增设一名,共为五名,又加广一名,闽籍廪增生各二十名,一年一贡,粤籍廪增生各四名,二年一贡。淡水厅原设厅学八名,皆归淡水县学取进。另设新竹县专学,添设学额八名。噶玛兰厅学原设五名,应归宜兰县学取进,再加额三名,亦共八名。淡水厅本有加广二名,即归淡水、新竹二县各取进一名。噶玛兰厅本有加广一名,即归宜兰县学取进,其淡水、新竹、宜兰三学廪增生均各定以八名,三年一贡。台湾、台北两府熟番归化已久,渐有读书明理之人,经前抚臣丁日昌奏准,嗣后岁科考试,准其另编字号,于正额外量取一名,不必作为定额。如应试人少,文理平常,任缺无滥,如有取进,附入府学。
至武学,台湾府学闽【籍】原额二十名,加广九名;粤籍原额四名,加广二名。今既分府,应将台湾府学闽籍改为取进十六名,加广九名,毋庸核减。粤籍改为取进二名,加广一名。台北府学闽籍添设八名,粤籍取进二名,加广一名。淡水厅学原设武学五名,即归淡水县学取进,添设新竹县武学五名。噶玛兰厅学原设武学二名,即归宜兰县学取进,另再添设三名,亦共五名。淡水厅尚有加广武学二名,应分归淡水、新竹两县,各取进一名。噶玛兰厅尚有加广一名,即归宜兰县学取进。所有学官,台北府学请添设教授一员;新竹、宜兰两县学各设训导一员;淡水厅学原设教谕,即改为淡水县学教谕;噶玛兰厅学原设训导,即改为宜兰县学训导。又查台湾府属之台、嘉二县均系教谕、训导两员,该两学事务较简,应各裁去训导一员,以抵台北新设之缺。兹据布政司李明墀会同台湾道夏献纶核议具详请奏前来。除咨部外,臣等谨合词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敕部议复施行。谨奏。
光绪四年十月十七日军机大臣奉旨:该部议奏。钦此。
闽浙总督杨昌浚等为台北府属新设学额请准添选拔贡额事奏折
                                         光绪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
帮办军务•头品顶戴•闽浙总督臣杨昌浚、革职暂缓交卸福建巡抚臣张兆栋、福建学政•翰林院编修臣冯光道跪奏,为台北府属新设学额,援案准其选拔学额,俾广登进,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准礼部咨,福建台北府并所属淡、新、宜三县于光绪四年新设学额,并未设有拔贡额,不得竞行援照府学二名、县学一名之例一体考选。咨经前抚臣岑毓英转行遵照去后,并据台湾道刘璈详,据台北府知府陈星聚转据台北府学教授沈绍九,淡水县知县张景祁、教谕林学朱,新竹县知县徐锡礼、训导翁景藩,宜兰县知县王家驹、训导黄而康分文具详,以叠据各绅士禀请,援照福州府属屏南县分设成案,准予每县拔贡一名。等情。查《学政全书》内载乾隆三十年奉上谕,向来选拔贡生,定例惟府学准选二名,州学、县学均系额取一名。等因。钦此。钦遵。各在案。又查定例,新设学额须在学廪增附生实有一百余名方准添设拔贡等详细释例,意似系专指新辟特设之厅县而言。若台北府所辖之淡水、新竹、宜兰三县,本淡水、噶玛兰两厅旧治分而为县,与新设向无学额者不同。溯查未经分治以前,道光乙酉、丁酉、己酉及咸丰辛酉等科均已选拔一名,尔时淡、兰两学廪增附生统计不过数十人,附于台湾府学,犹得预拔一名。今则人文蔚起数倍于前,且查福州府属之屏南县自雍正十三年由古田县分析为县,至乾隆六年辛酉即选拔陈大炳一名,其间相去不及十年,屏南新设学额止有四名,断无已逾百名之理,核与台北府所属淡、新、宜三县由淡、兰两厅分析为县成案相符。况台湾海外孤悬,凡在士林向沐天恩,逾格拔萃,荪值选拔正科,转令该三县独抱向隅,亦非公允。所有台北府属之淡水、新竹、宜兰三县学额未满百名,应请援照福州府之屏南县学未满百名,即蒙选拔一名成案,吁恳每县准予选拔一名,以昭教育。至台北府学廪增附生在学已有一百余名,似应照例选拔二名,俾符定例。等情。
臣等伏查雍正十三年析古田县之横溪、新俗、移风三里置为屏南县治,新设学额四名,距乾隆六年辛酉仅止七年,即有拔贡生一名成案。矧淡水、噶玛兰两厅未改析分治以前,附于台湾府学尚得仰邀选拔,兹既分设县治,似应准其均沾惠泽,以广甄陶。行据福建藩司沈保靖核议详请奏咨前来。合无仰恳天恩,俯念台北孤悬海外,现在版籍既繁,文风日盛,准予援照分析屏南县新治选拔之案,自光绪十一年乙酉科起,台北府学选拔贡生二名,淡水、新竹、宜兰三县每学选拔贡生一名,俾广登进之阶而议成均之选。
除咨部臣查照外,臣等谨会同督办台湾防务福建巡抚臣刘铭传合词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光绪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军机大臣奉旨:礼部议奏。钦此。
御史陈琇莹为添设台湾学政事奏片光绪十二年
再,台湾考试向由台澎到嗣议改归抚臣,现值新设行省,抚番开垦,庶务弗遑,颇虑难于兼顾。臣惟台地文风虽迩来日盛,而僻处海外,士鲜实学,其恃符健讼、武断乡曲者所在多有,非有专司学校之员,似不足以大加整顿。可否仰恳天恩,俯念海疆多士,乡学无资,添设台湾学政,以专责成。台地历届考试考棚案卷一切具存在,朝廷不过岁捐廉俸数千金,于台湾士习民风均有裨益。如或一时经费为难,可否令福建学臣乘轮东渡,按试台属,计自福州海口历台北,以抵台南,水陆分程,旬日可达,台南北两棚八县应试人数无多,岁科两试合之,往返程途约计四月,可以一律竣事,于学臣按试各属时日,亦尚不致耽误。臣愚昧之见,是否有当,谨附片具陈,伏乞圣鉴。
谨奏。
闽浙总督杨昌浚等为台湾学政仍请由巡抚兼理事奏折
                                    光绪十三年四月二十日
头品顶戴•革职留任闽浙总督兼管福建巡抚事臣杨昌浚、督办台湾防务福建巡抚•一等男臣刘铭传、福建学政•詹事府少詹事臣陈学棻跪奏,为台湾学政仍请由巡抚兼理缘由,恭折复陈,仰祈圣鉴事。
窃照光绪十二年十二月初二日承准军机大臣字寄,光绪十二年十一月十四日奉上谕:御史陈琇莹奏台湾考试宜添设学政以专责成,或令福建学政乘轮东渡,按试台属。等语。现在台湾改设行省,学政应否添设及福建学政能否渡台考试之处,著会议具奏。等因。钦此。当经咨行钦遵。伏查台湾现虽改设行省,拟添县治系从旧有各属幅员较大者量为区分,所有新抚番地甫经剃发授衣,分治尚早。即现考各属,计之台南澎湖一厅,台、凤、嘉、彰四县,台北淡、兰、新三县,向分两棚考试,省会拟建中路,自必再添附郭一府,割中路各县以隶之,然亦仅抵三棚。而中路应试士子仍即嘉、彰、新竹等县之人,为数并不多,专设学政一员,经费尚属有限,而事太简略,似未相称。近来通行轮舶与从前配坐帆船夷险迥判,改由福建学政渡台考试原可照行,惟台洋系属横流,如遇风涛海雾,轮船亦多阻滞,台地士子向于府试后即在郡等候道试。福建学政周历上下游各属均系陆路,岁科两试余日已觉无多,再由内地远涉重洋,倘中途有阻,必致两误,似不若巡抚就台兼试之便。先于议复台湾改设行省案内,曾经奏奉敕部议准行知在案。至整顿士习,巡抚事权重于学政,自可随事随时认真办理。臣等彼此筹商,拟请仍照先前奏案,台湾学政事宜由巡抚暂行兼理,俟将来辟地日广,人文日盛,再行拟请添设,以专责成而广登进。并据福建布政使张梦元会同署台湾道陈鸣志详请奏咨前来。
除咨部查照外,臣等谨合词恭折复陈,是否有当,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该部知道。
福建台湾巡抚刘铭传为增改台湾各府厅县学额事奏折光绪十六年闰二月初七日
太子少保•福建台湾巡抚兼管学政•一等男臣刘铭传跪奏,为添设台湾府县请定文武学额,并台南、台北各府厅学额分别循旧增改,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查光绪四年台北新设府治,文武学额接准部议,台湾府现改台南府学额定取进。文童闽籍十八名;澎湖二名,又加广九名;粤籍五名,又加广一名;安平、凤山、嘉义三县学各取进一十七名;彰化县学取进一十八名。台北府学额定取进文童闽籍一十三名,粤籍五名,又加广一名;淡水、新竹、宜兰三县学各取进六名。武学台南府额定取武童,闽籍一十六名,加广九名,粤籍二名,加广一名;安平、凤山、嘉义三县各取进十四名;彰化县取进十一名。台北府额定取进七名,粤籍二名,加广一名;淡水、新竹、宜兰三县各取进四名,遵办在案。兹台湾改设行省,在彰化桥孜图地方建立省会,添设台湾府为首府,台湾县为首县,就嘉义、彰化界划界添设云林县,就新竹划界添设苗栗县,与埔里社厅均隶台湾府属,所有新设府县文武学额,自应分别议定。并据澎湖厅及台北府属各生童禀请广额,饬据各该府分案议详。臣查台湾自隶版图,涵濡圣泽二百余年,土地日辟,人文日盛,各属应试文童多至千余人,少亦数百人,三府属粤童数亦加增,不亚于内地大学、中学。从前台南府属所定学额尚不悬殊,台北府属原额本觉过少,台中人文蔚起,冠于南北,且台湾府县为省会,首学尤与外府县学不同。彰化、嘉义、新竹三县辖地虽分,幅员犹广,自清丈后赋额较前加增,统计全台溢出数倍。现当分省伊始,供赋既清,学校为鼓励人才,不能不亟为筹议。澎湖厅近年应试人数倍增,恒春县后山新辟文童现尚无多,仍附凤山县考试。请将台南府学应拨彰化县文童三名改为增拨澎湖厅二名,恒春县一名,彰化县另归台湾府学拨取。台南府学广额九名内,除四名拨归台湾府学外,其余正广额数及安平、凤山、嘉义三县学额数悉仍其旧。淡水为附府之县学,基隆厅附淡水县考试,应请改为大学。新竹、宜兰两县作为中学,台北府学各属进额既加府学,拟请加额三名。埔里社厅附于新设台湾县考试,台湾、彰化两县均作为大学,云林县作为中学,苗栗县闽籍、粤籍各居其半。粤籍归府学取进,闽童较少,定为小学。台湾府照内地府学之例,取进二十名,并照旧设台湾府原定成案,另设粤籍九名。凡各县学文童取进名数,酌照大中小学分别核定。其应试武童台南人数较多,台北府属仍照旧额取进,无庸议增。台湾府学除由台南府分广闽籍三名外,请定十二名。粤籍四名,所属各县学分别酌定名额,均自本届科试起照额办理。至选拔贡额府学,向定二名,州县学各一名。前奉部行,学校人数如逾百名,前期一二年请设拨额,现据丁酉拔科尚远,届时何学人数足额,再行奏请选拔。又,优贡一项,现在分省已定,拟请定额二名,自辛卯科起举行,以期仰副朝廷作育人才至意。
据署台湾布政使沈应奎开单详请奏咨前来,臣复核无异。除咨部查照外,所有添设台湾府县请定文武学额并台南、台北各府厅县学额分别循旧增改各缘由,谨会同闽浙总督臣卞宝第合词恭折具奏,并将拟定各学文武生童及廪增名额、出贡年限敬缮清单,恭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核复施行。
再,台湾学政系臣兼管,毋庸会衔。合并陈明。谨奏。
(朱批):礼部议奏,单并发。
附件 台湾省各府县学添设增改文武生童及廪增名额、出贡年限清单
谨将台湾省各府县学添设增改文武生童及廪增名额、出贡年限缮具清单,恭呈御览。
谨开:
台湾府学请定闽籍文童进额二十名,又由台南府学拨归加广四名,粤籍进额九名。闽籍廪生三十名,增生三十名,一年一贡。粤籍廪生四名,增生四名,四年一贡。武学请定闽籍武童进额十二名,又由台南府学拨归加广三名,粤籍四名。
台湾县学请定文童进额十五名,又由彰化县学拨归加广二名,廪生十五名,增生十五名,二年一贡。武学请定武童进额十名。
彰化县学原定文童进额十五名,又加广除拨归台湾县外,尚留进额一名,廪生十五名,增生十五名,二年一贡。武学除拨归苗栗县二名外,尚留进额九名。
云林县学请定文童进额十二名,廪生十名,增生十名,三年一贡。武学请定进额四名。
苗栗县学请定文童进额四名,廪生五名,增生五名,四年一贡。武学请定进额二名。
台南府学原定闽籍文童进额十五名,又加广除拨归台湾府学外,尚剩四名。澎湖四名,恒春一名,粤籍六名,闽籍廪生三十名,增生三十名,一年一贡。粤籍廪生四名,增生四名,四年一贡。
武学原定进额十六名,又加广拨归台湾府学外尚剩六名,粤籍进额二名,又加广一名。安平县学原定文童进额十七名,廪生十五名,增生十五名,二年一贡。武学原定武童进额十四名。
凤山县原定文童进额十七名,廪生十五名,增生十五名,二年一贡。武学原定武童进额十四名。
嘉义县学原定文童进额十七名,廪生十五名,增生十五名,二年一贡。武学原定武童进额十四名。
台北府学原定闽籍文童进额十三名,请增三名,粤籍原定六名。闽籍廪生二十名,增生二十名,三年二贡。粤籍廪生四名,增生四名,四年一贡。武学原定闽籍进额七名,粤籍三名。
淡水县原定文童进额六名,请增九名,廪生十五名,增生十五名,二年一贡。武学原定进额四名。
新竹县学原定文童进额六名,请增六名,廪生十名,增生十名,三年一贡。武学原定进额四名。
宜兰县学原定文童进额六名,请增六名,廪生十名,增生十名,三年一贡。武学原定进额四名。
(朱批):览。
福建台湾巡抚刘铭传为台湾云林苗栗二县添设县学训导事奏片光绪十六年闰二月初七日
再,台省添设教佐各官奏咨案内声明,云林、苗栗二县考试,或附或分,由道府察看议详核办。等因。即经转行遵照在案。兹查云林县系由嘉义、彰化二县辖地划出,苗栗县系由新竹县辖地划出,非若恒春县全系后山新辟之地。况台中人文之盛甲于台南、台北,今新分云林、苗栗二县,界内闽、粤二籍士子本属不少,且隔府划分,无可附考。现在全台文武学额业经定议,另案奏咨。所有该二县学教官应即添设,以资训迪。查台地各县除附省首县外,均设教职一员,独凤山县分设教谕、训导各一员,应请分该县训导一员,移设为云林县学训导,台南府自分治后学务较简,并请将该府训导移设为苗栗县学训导。如此一转移间,俾台湾南北各府县学教职胥归一律,并即以原有廉俸编支,毋须另议。据署台湾布政使沈应奎复详请奏前来。臣复查无异,除咨部查照外,谨会同闽浙总督臣卞宝第附片具陈,伏乞圣鉴敕部核复施行。
再,台湾学政系臣兼管,毋庸会衔。合并陈明。谨奏。
(朱批):该部议奏。
护理福建台湾巡抚沈应奎为查明台湾新设各学生员辖籍分拨归管事奏折光绪十七年七月十四日
头品顶戴•护理福建台湾巡抚兼管学政布政使臣沈应奎跪奏,为台湾新设各学文武生员,查明辖籍分拨归管,并议廪粮起住日期,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台湾各属添设文武学额,前准部议,分别抽拨增添,令自下届岁试为始照办,业经转行遵照,并据藩司将添设各学教职先行分别委员署理,以资训迪详咨。各在案。现在科试业经完竣,籍隶新设府县学文武生员自应于下届岁试之先,查明辖籍,分别改拨归管,经代办科试台湾道唐景崧详明,前抚臣刘铭传分饬遵照去后。兹据各该学查明造册呈送前来,臣复加查核,计由台南、台北二府学拨归台湾府学廪增附生员一百五十名、武生八十六名,由彰化县学拨归台湾县学廪增附生员五十二名、武生一十一名,由嘉义、彰化二县学拨归云林县学廪增附生员四十九名、武生二十二名,由新竹县学拨归苗栗县学廪增附生员一十一名、武生一十名,本届辛卯科乡试即照拨定籍县送考,以顺舆望。至籍既拨清,廪粮起住日期并应核议。查庚寅科试案内,帮补廪缺应截至本年年底为止,其十二月三十日以前如有原设廪增额缺,按照科案名次应归新籍各生帮补者,由该两学会同详办,改归台湾府县各学廪生与此后续补应支廪粮,并请查照科案截止日期,即作为各该生在原隶籍县住支之日,自光绪十八年正月初一日起改归新设籍隶县支食。其四学尚有缺额,应待下届岁试考案序补之廪生,饩粮统在各该属钱粮项下照礼部议定名额编支造销,俾清界划除,分别造册咨部,并饬司将新设各学廪额饩粮照章编支开单,详送咨部核办外。
是否有当,谨会同闽浙总督臣卞宝第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礼部知道。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清代妇女嫁妆支配权的考察
晚明“山人”与晚明士风——以…
鬼怪文化与性别:从宋代堕胎杀…
清代徽州宗族对人才培养的重视…
20世纪美国的明清妇女史研究
清代地方社会的诉讼实态
近三十年来国内对清代州县诉讼…
清代“独子兼祧”研究
  最新信息
乾隆以工代赈思想产生源流考
乾隆朝太监的短缺及其影响
从档案看牙行与晚清新疆税收
清代流民“闯关东”现象解读
清代的嫁妆
胡同里的姑奶奶
宋代商人的社会流动与宋代社会…
口述史料的独特价值与史料的整…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毛立平 顾问:陈桦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