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术动态 论著集锦 地名学园地 专业课程 学人漫录 实地考察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 论著集锦 >> 清史地理研究 >> 详细内容
清代盛京围场的隶属与盛京、吉林将军辖区的分界
来源:92.《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6年第4期 作者:任玉雪、李荣倩 点击数:1467 更新时间:2017-3-1

清代盛京围场的隶属与盛京、吉林将军辖区的分界

任玉雪、李荣倩

一、问题的提出
    一般认为清代盛京、吉林将军辖区是以柳条边辽东段分界的,忽略了盛京围场的存在。盛京围场位于柳条边以北,管理具体事务的机构称为“荒营”,长官称“荒营协领”,或者“协领”,隶属于盛京将军辖区。笔者认为以柳条边辽东段为盛京、吉林将军辖区的分界线,将盛京围场划入吉林将军辖区,并不妥当。
    《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以下简称汇编)在“盛京地理总说”中,指出盛京辖区的范围:“盛京疆域限于奉天府尹所辖奉天府、锦州府所属州县和兴京属地。也就是说,《汇编》认为盛京疆域包括奉天府尹所属州县和兴京属地,这种说法忽略盛京将军辖区,显然是不准确的。笔者认为清代东北地区实行旗民双重管理体制,盛京疆域不仅包括奉天府尹所属的州县和兴京属地,还包括盛京将军辖区(本文将在下文详细论述)。
    《汇编·东北卷》作者对盛京疆域认识的失误,在《中国历史地图集》的盛京(奉天)图幅中得到印证。《汇编》明确说明:“(柳条边)一支南行至今辽宁省凤城县界,这是农业区和盛京围场的界钱,也是盛京和吉林的分界线”,但在《中国历史地图集》(第八册)的盛京图幅中,盛京与吉林的分界,并非以柳条边的辽东段(威远堡门至兴京门)为界,而是向边外延伸,最远直线距离约38里。值得注意的是,向外延伸区域的标注地点———红石砬子,是盛京将军辖区的八旗驻防点,但并不属于奉天府辖区,这与《汇编》作者定义的盛京疆域(辖区)相互矛盾。由此可见,《汇编》和盛京(奉天)图幅的作者对盛京的地理范围并没有清楚的认识。
    政区的边界是行政制度在地理空间的映射,本文的研究表明,清代盛京地区不仅包括奉天府尹所属的府、州、县及兴京属地,还包括盛京将军辖区。柳条边外的盛京围场隶属于盛京将军辖区,是影响盛京与吉林地区分界的重要因素。本文将以清代东北地区行政制度演变为基础,考察盛京围场的隶属,并以历史地图和档案文献为线索,利用地理信息系统(GIS),分析盛京、吉林将军辖区的边界走势,并绘制清代盛京围场地图。
二、清代东北地区的双重管理体制与盛京围场的隶属
    顺治元年(1644年)清朝入关,先后设盛京、吉林和黑龙江将军统帅八旗驻防东北地区,以盛京为留都,设户、礼、兵、刑、工五部,管理旗、民事务。乾隆朝之前,为开发东北,鼓励移民,设置郡县,以奉天府府尹统辖。故清代东北地区实行旗、民双重管理体制,机构隶属和行政区划边界比较复杂。
1.与盛京有关的地理名词:盛京统部与盛京地区
    清代东北地区被称为“盛京统部”。全盛时期范围“东西距五千九十余里,南北距五千八百三十余里,东至海四千三百余里,西至山海关直隶永平府界七百九十里,南至海七百三十余里,北至……黑龙江外兴安岭俄罗斯界五千一百余里”。覆盖了额尔古纳河、格尔必齐河及外兴安岭以南、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阔区域。盛京被称为留都,所在的地区被称为盛京地区,有别于盛京统部,应指盛京将军和奉天府所辖区的区域。顺治元年,清朝定鼎京师,管理盛京事务的官员先为内大臣。后改为盛京昂邦章京(1646年)、镇守辽东等处将军(1662年)、镇守奉天等处(1665年)将军、镇守盛京等处将军,简称盛京将军(1747年)。盛京将军管理驻防八旗的军事、经济、政治、文化等各项事务,在康熙中期,八旗驻防区已经演变为军事型政区。

顺治末年,盛京地区增置了奉天府,府尹正三品,与京府同,管理东北地区的郡县。清初鼓励汉族移民进入东北垦荒,并于顺治十年(1663年)设置辽阳、海城二县管理民人。顺治十四年(1657年)置奉天府,随着民人日众,郡县制度在东北地区迅速扩张。
2.清代东北地区的旗、民双重行政区划
    清代东北地区实行八旗与郡县并存的地方行政制度,意味着双重的行政区划。清代东北旗、民官员大多同城设治,可以说,与关内相反,东北州、县是通过圈占旗地设置的。此外,由于清初鼓励移民开垦,对移民耕种的地理位置并没有严格限制,自然产生旗、民杂居的现象。康熙十九年(1680年)旗、民界线划定之后,以往交错居住的旗、民,同交错的旗、民土地一样,都没有立刻清理,只是在房屋买卖方面作了一定的限制。因此,地方政府管理时会依靠身份和区划两个要素,《盛京通志》曾提到:奉锦二郡旗民杂处,编户则守令治之,八旗则城守辖之,守令所治之外,有属本城城守辖者,有属他城城守辖者,又有不隶城守,总属将军辖者,彼此疆域广狭,参差不同,今照旗民旧界分列。
    由此可知,地方政府对旗、民的管理,是依据身份和行政区划两个要素。由于旗、民杂处的状态从康熙朝一直延续下来,编纂者还特别说明,乾隆元年(1736年)的《盛京通志》的“四至八道”也是沿袭康熙时期的数据。
    因此,旗、民行政区划无法与旗、民分布完全对应。州县四至八道内,不仅有民人村,也有旗人村,但民人进入州县界以外的城守界,则可能是非法的。旗民杂处,使清代东北地区的双重行政区划十分复杂,以下是开原地区的旗、民政区示意图:

资料来源:《盛京通志》(乾隆元年),卷12,《疆域》。
    说明:示意图是利用开原城守和县的四至八道绘制的示意图,单位为里(清代单位)。
    1是开原城守和县的辖界示意图,可以看到开原县界绝大部分位于开原城守辖界内,这也是清代东北地区的普遍现象,也就是说,同城设治的旗、民地方政府,八旗驻防的辖区远远大于州县政区。而开原城守辖界,不仅涵盖开原县的大部分区域,还包括铁岭县部分地区。因此同城设治的旗、民地方政府,城守辖界较县界广阔得多。
    也就是说,在同城设治的区域内,旗、民地方政府在划分管界时,有两个标准,其一是旗人、民人的身份,无论居于何处,按照身份决定隶属于八旗政府,还是州县政府;其二是行政区划,虽然旗民人口、土地交错分布,但如果按照地面来区分管界时,则利用四至八道形成的行政区划来处理。
    综上所述,与盛京有关的一些政区概念,盛京统部、盛京将军辖区及盛京地区,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如前所述,盛京统部是指山海关以外的所有东北地区;盛京将军辖区是指盛京将军所管辖的八旗驻防区;盛京地区是指盛京将军辖区和奉天府辖区的总和。
    需要指出的是,清代除了雍正时期,盛京将军辖区的范围都远远大于奉天府尹辖区,即盛京将军辖区将府尹辖区包裹在内。因此,在讨论盛京地区和吉林地区分界时,仅讨论盛京将军和吉林将军辖区的分界就可以了。
    由上述可知,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以下简称谭图)在界定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盛京地区范围时,将盛京疆域的范围限定为奉天府尹所辖的州县地区,另加兴京属地,显然对盛京地区的行政区划存在误解,导致谭图在绘制盛京地区和吉林地区分界线时出现错误。
3.盛京围场的隶属
    盛京围场是皇帝及盛京官兵讲武、围猎的地方,也是盛京内务府每年向皇帝进贡鹿、麋、虎、熊、野鸡等动物的狩猎场。设置的时间不详,有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天命四年(1619年)、天命十年(1625年)、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等各种说法。围场设立后,管理具体事务的机构称为“荒营”,长官称“荒营协领”,或者“协领”,隶属于盛京将军。最迟在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盛京围场管理机构名称更名为“管理围场事务处”。
    盛京将军衙门共有协领共十一员,每年四季轮流巡查边外各处卡伦,由其中一员特别兼管围场事务,统帅演围、巡围翼长佐领二员,梅伦骁骑校八员,领催兵两百名。由于盛京围场地界辽阔,原设卡伦七处,1819年增加五处,共十二处,每处官一员,领催兵二十名,严密巡缉。所有巡围机构和官兵均隶属于盛京将军,其管理的围场显然应划入盛京将军辖界。
    从行政区划制度的角度来说,盛京围场是盛京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历史地图集》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盛京图幅中,将围场的大部分地区划入吉林将军辖区,并不正确。
三、基于历史舆图的盛京、吉林将军辖区边界讨论

从清代留传下来的舆图的来看,盛京地区与吉林将军划界大约有三种情况,其一,《盛京通志》系列舆图,以柳条边辽东段为界;其二,清朝《大清会典》系列舆图,主要以盛京围场与吉林将军的分界为界,围场东部至辉发河上游;其三,《盛京典志备考》等图,以盛京围场与吉林将军的分界为界,但围场东部直抵朝鲜界。
1.基于《盛京通志》舆图的分界考察
     《盛京通志》认为盛京将军辖区的北界为“边”,即柳条边辽东段。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盛京通志》的《盛京舆地全图》,记载“北至边二百六十余里边界”;在《奉天府形势图》中,记载“北至边二百六十余里威远堡边界”。在稍后的疆域卷里,盛京地区、奉天将军和奉天府的北界,均为北至柳条边二百六十余里。可以说,康熙二十三年版的《盛京通志》认为盛京地区的北界是柳条边辽东段。
     此后《盛京通志》经历过几次大规模的修订,记录了盛京地区北界的变化,在乾隆元年版《盛京通志》的《盛京舆地全图》,显示“北至黑龙江外兴安岭五千一百余里鄂(俄)罗斯界,东至海四千三百余里东海界”,可见涵盖整个东北地区,是盛京统部的概念;在《奉天将军形势图》中,显示“北至边二百六十余里边界,东至兴京边二百八十余里乌喇界”,沿袭了康熙年间的将军辖区。但在《奉天府形势图》中,奉天府的北部、东部界则有巨大变化,“北至长宁县松花江八百七十余里蒙古界,东至永吉州东南长白山一千三百余里宁古塔将军专辖界”。
     乾隆元年(1736年)奉天府辖界的更改,主要是由于政区的变化。雍正四(1726年)年在宁古塔将军辖区的吉林、宁古塔和伯都讷三城分别设置了永吉州、长宁县、泰宁县,隶属于奉天府,使奉天府辖界几乎覆盖了宁古塔将军辖区。不过,泰宁县于雍正七年(1729年)裁撤,长宁县于乾隆元年省,改设州同,隶永吉州,而永吉州于乾隆十二年(1745年)省,改设理事通判,隶宁古塔将军,与奉天府再无隶属关系。
     清朝最后一次大规模修订《盛京通志》是在乾隆四十四至四十九年(17791784年),与乾隆元年的版本相比,盛京统部、奉天府及奉天将军的舆图全部继承下来,没做任何修改。但在《疆域形胜》卷中,按照政区变化对四至八道进行了修订。盛京统部和奉天将军的疆域没有任何变化,奉天府的疆界做了部分修改,“东至抚顺八十余里抚顺城守界,北至白都讷松花江八百七十余里蒙古界。”至乾隆四十四年,宁古塔将军辖区的民人与奉天府已经没有隶属关系,因此北部边界至白都讷的说法有误。与乾隆元年相比,由于永吉州的裁撤,东部边界回收到抚顺城守界,距盛京城80余里。
     总的来说,从《盛京通志》的记载和舆图来看,盛京地区与吉林将军辖区的分界,基本上是以是柳条边辽东段为界。而《盛京通志》一般是奉天府府尹主持编写的,对后人的影响非常深远,现在认为以柳条边东段为界的说法,一般都是基于《盛京通志》的观点。
2.基于《大清会典》的盛京地区和吉林将军辖区分界考察
     如果追溯《大清会典》所载的盛京地区相关舆图,会发现康熙及雍正朝的舆图,一般是绘制的盛京统部,即整个东北地区,无法分辨盛京地区与吉林将军的分界。但仔细观察乾隆朝《吉林全图》,西南到达伊屯河(伊通河)流域,而非柳条边。可见在盛京地区与吉林将军分界的问题上,乾隆朝会典舆图与《盛京通志》的观点并不一致。晚些的《嘉庆大清会典图》,将盛京围场明确的划入盛京地区。在《盛京图》及《奉天府图》中,在柳条边外明确标记有“围场”,位于吉林城与吉林所属辉发城以西,显然是盛京围场。舆图后面的文献说明还记载“长岭在英额门东,外有围场”。“辉发河出长岭东麓,东北流入吉林辉发城界”。由此可见,盛京围场位于吉林城以南,辉发城西南,英额门外的长岭以东。由此可见,清会典系列舆图与《盛京通志》舆图并不相同,比较明确的界定了盛京围场及其相关位置。在《盛京典志备考》的《盛京全图》中,盛京围场的东部边界直抵朝鲜界,并不正确,将在下文中详细讨论。
    由上述可知,关于清代盛京围场的范围,不同的舆图存在巨大的差异。下文将利用历史档案文献进行考订,分析吉林、盛京将军的分界。
四盛京围场的范围与边界

保留至今的各种文献,对盛京围场范围的记载不一,本文尝试利用清代档案及舆图资料,探讨盛京围场的边界。笔者发现最早的相关档案始于乾隆五年(1740年),明确记载盛京围场隶属于盛京将军辖区,与吉林将军所辖围场分界清楚,清廷讨论如何在两者之间设置界碑。如下:两处将军(奉天将军、宁古塔将军)围场宜定界牌也,自威远堡至大孤山保(堡),奉天将军围场,大孤山以东系宁古塔将军之围场,与驿站大道俱隔二三十里及百余里不等,并无四至界牌……奉天所属威远堡边外相去宁古塔大路以东、宜通河之南至英额边门,俱系奉天所属围场地方,大路以北、宜通河之东宁古塔所属。
档案中提到的宁古塔将军,即为吉林将军。由上述可见,至乾隆初年,盛京围场与吉林围场相邻,两者的范围是清楚的。虽然两处围场的边界没有设置界牌,盛京围场的位置和边界还是十分清晰的,位于威远堡至吉林将军(宁古塔将军)辖区的驿站大路以东,伊通河(宜通河)以南,东南至英额边门附近。
    此后,关于盛京围场的记载越来越多,范围和边界也越来越清楚。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盛京将军赛冲阿曾提到“盛京东北边外设立围场,东西南北宽长均有四百余里,西、南两面至边,东北与吉林接壤”。《嘉庆朝大清会典事例》的记载则更为详细,南北约480余里,南至当时沙河尔郎头南的三通河(也称三屯河或三统河),北至阿机格色合勒北的义通河(今伊通河);东西约490余里,东至辉发城,西至开原威远堡边门;东南至西北约510余里,东南从骆驼砬子起,西北至三因哈达交界的西北封堆;西南至东北约520余里,西南从英额边门起,东北至色珠勒阿林。
    道光年间的《盛京围场图》保留至今,直观地展示了盛京围场的位置和范围,也印证了乾隆初年以来的文献记载。笔者依照原图绘制,详见图2。由图可见,盛京地区通往吉林将军的驿路之南修建了封堆,可以视为盛京围场的北界。封堆是八旗驻防辖区分界的重要标志,笔者猜测封堆是吉林与盛京将军的分界标志。
2显示,柳条边自西至西南方向延伸,与东部的河流一起,将盛京围场环绕起来。围场的四至清晰可见,威远堡至英额边门迤南的柳条边,将围场的西及西南包围起来;围场东至吉林将军辉发古城;东南为三道河(亦名三统河、三屯河),三道河右岸为盛京参山所在;东北至一统河源(亦名伊通河),与吉林围场相邻。

由图2可知,十二处卡伦分布在围场四周。卡伦设南北监督,据《盛京典志备考》记载,西半拉河监督辖南六台,包括蒙古霍落(蒙古伙落)、台必拉、西半拉河、大荒沟、土口子、梅河(梅河勒夫勒)六处卡伦;赫尔苏(赫尔东)监督辖北六台,包括双榆树、赫尔苏、归勒合、孤山河、那丹伯、大沙河。
盛京围场十二处卡伦共管理105围,如果按照使用的方式,可分为御围、王多罗树围(旺多罗树围)和鲜围,御围供皇帝围猎,王多罗树围供应内务府捕牲丁应差,鲜围是捕晒干鹿肉的场地。从105围隶属的卡伦来看,鲜围和御围主要分布在那丹伯、土口子和梅河卡伦附近,王多罗树围则主要分布在赫尔苏、归勒合和孤山河卡伦附近。

需要指出的是,图2中北部的驿站,自威远堡向东北,有棉花街(蒙古霍落)、叶赫(叶合)、克尔素(赫尔苏)和大孤山四站,隶属于吉林将军管辖,故驿路附近的土地为吉林将军所辖。驿路以南修建了封堆,故盛京围场与吉林将军辖地的北部分界是很明晰的。
盛京围场的东北边界,沿伊通河源折向东南,东至吉林将军所属的古城———辉发城,与吉林围场相连,没有封堆,分界线不清。在光绪初年,盛京围场荒地部分放垦,吉、奉两省官员都在努力争取土地,由此产生众多边界纠纷。在狩猎时代,盛京、吉林的围场以河流、山脉等自然地理界线为主,设置一些卡伦,巡察境内的非法活动就可以了,但到了清朝末年,大片土地开始放垦,农业开发及管理需要更准确的边界。
    为厘清此段边界,光绪七年(1881年),吉林、奉天两省派官员共同对围场和荒地的边界进行实地勘测,主要是经界不清的伊通河至报马川地段,最后双方形成统一结论,绘制《奉吉两省会分界址图》,并附图说,如下:按图内黄线为吉奉两省分界,由腰水泡流入黑鱼沟至小沙河,向东至五石封堆,由封堆东南山头向南直取小背山东北之大泉眼,流入西亮子河,绕锅口山帽尔山之阳,入当石河,汇入辉发河。东北吉林界,西南奉天界。辉发河南以报马川之西南网(往)上,旧有封堆为限,网(往)东为吉林界,网(往)西为奉天界。小伊通河东岸为吉林界,西岸为奉天界,位于小沙河口东至横头山网(往)五石封堆至大泉眼及报马川,西南三处挖立封堆,谨照堪明定界绘图贴说各存一纸,用备查考。
    由上文可知,吉林、奉天两省的官员对两省的分界进行了详细的勘查,用文字清晰地描述了边界的走向,另附《奉吉两省会分界址图》(以下简称《界址图》),图3是根据原图绘制的。图说中提到的黄色线,在图3中用断续线表示。奉、吉两省的分界,沿着小伊通河向南,经腰水泡、黑鱼沟、小沙河口,向东南迳小背山北的大泉眼,后沿着西亮子河、辉发河,至报马川西南的封堆。

光绪七年(1881年)奉吉两省的划界,也可以视为盛京与吉林围场边界的勘测。需要指出的是,根据道光年间的《盛京围场图》和《嘉庆朝大清会典事例》记载,盛京围场东界至辉发城”。光绪七年的《界址图》中,东部边界到达报马川以西的封堆,包含了盛京参山的区域。笔者利用地理信息系统(GIS),参考了图2和图3及其他舆图和历史文献,绘制了盛京围场与吉林、盛京地区分界图,为图4。可见盛京围场北至一统河(伊通河)上源,东至吉林辉发古城,南至三统河(三道河)河源;西至威远堡边门。盛京围场形状略似不规则的长方形。1881年盛京、吉林勘界后,则明确标明边界是沿着盛京围场的北界,向东,经西亮子河、辉发河至报马川西侧封堆,这是盛京、吉林围场及附近地区的分界线。

文献来源:《户科题本》,乾隆五年六月十一日,
《题为遵议奉天府尹吴应枚条奏围场左近招民开垦地亩
事》,档号:02010413228005,中国第一历史档
案馆;《盛京省城所属各城围场卡伦全图》,一卷,《盛
京围场图》,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文献编号:
057611;《户科题本》,光绪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呈奉
吉两省会分界址图》,档号:035667018,中国第一
历史档案馆。

4所示,威远堡以北的柳条边与驿站围出一个狭长的区域,似吉林将军的一条细细的腿,站立在盛京围场的西面。克尔素门和布尔图库门隶属于吉林将军,西侧为蒙古界;边门的东侧是盛京通往吉林的驿路,有棉花街(蒙古霍洛)、叶赫(叶合)、克尔素(赫尔苏)、大孤山(阿勒坦勒默勒)等四处,亦隶属于吉林将军,故驿路和柳条边围出一个狭长的地带,隶属于吉林将军。清末盛京围场放垦后,先后设海龙府、辉南直隶厅,以及东丰、西安、西丰、柳河四县,均隶属于奉天省,而边门和驿站形成的狭长区域,清末属于伊通县,仍隶属于吉林省。因此在1912年的吉林省全图上,可以看到吉林省伊通县似细细的腿,伸入奉天省,这种格局,也是清代政区边界的延续。
五、结论
    盛京围场自设置以来,一直由盛京将军衙门管理。围场内设置卡伦十二处,另有协领统帅演围、巡围的佐领、骁骑校和领催兵等官兵巡缉,在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设置了专管的管理围场事务处。管理盛京围场的机构和官员都隶属于盛京将军。故从行政区划的角度来讲,盛京围场无疑应入盛京将军辖区。
    盛京围场的位置和边界在乾隆五年(1740年)就明确记载,位于威远堡至吉林将军(宁古塔将军)辖区的驿站大路以东,伊通河(宜通河)以南,东南至英额边门附近。道光年间的《盛京围场图》形象地展示了盛京围场的位置和范围,也印证了乾隆初年的文献记载。光绪七年(1881年),吉林、奉天两地官员共同勘定围场及附近地区的省界,最终确定分界线———沿伊通河河源,经横头山南五石封堆,沿西亮子河东南行,续沿辉发河,东至报马川西侧封堆。此线以北以东为吉林界,以南以西为奉天界。盛京围场的北部及东北部边界,亦在此次勘测中最后划定,即沿伊通河河源向东南,经横头山南五石封堆东南行,至西亮子河中游,即吉林辉发古城西。实际上,光绪初年划定盛京围场边界时,已经开始放垦,后设置州县。
    综上所述,康熙、雍正及乾隆朝的《盛京通志》记载盛京将军辖界北至柳条边的观点,以及《盛京典志备考》等记载盛京围场东至朝鲜界的观点,并不正确。《嘉庆朝大清会典图》所绘《盛京图》和《奉天府图》是基本准确的,盛京围场应划入盛京地区。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盛京图幅,盛京与吉林将军辖区的分界线也不准确,盛京围场约有六分之五的面积划入了吉林将军辖区。

原载于:《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6年第4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中国古今地名对照 (下)
瓜沙二州间一块消失了的绿洲
略论地名的主要性能
清末民初钦廉改隶之争探究
明清时期太湖流域的中心地结构
河流的典故
楼兰国都与古代罗布泊的历史地…
《山海经》地名考证
  最新信息
《满洲历史地理》的学术特征及…
鄠县始置年代考辨
“十五国风”系列地图研究
对“制图六体”在中国地图绘制…
历史地理研究方法刍议
汉魏南北朝时期“河陇”政治地…
昭君出塞路线考辨
2015年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信息系…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胡 恒 顾问:华林甫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