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点击热点 专题研究 理论探微 会议书讯 文献刊佈 学人荟萃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 专题研究 >> 西北边疆 >> 详细内容
苏裕民:罗卜藏丹津、谢尔苏反清始末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364 更新时间:2017-3-25
 

原文出处:《档案》2015年第11期,第4244页。

作者简介:苏裕民,地方志学者,原甘肃省永登县志办公室主任,现已退休/兰州/730300

关于清雍正元年青海罗卜藏丹津反清之事,撰文记述者多。具代表性的是1992年永登赵鹏翥的《昔日平番今永登》一书中有《清初岳钟琪平番》一文,重点记述的是岳钟琪平定庄浪谢尔苏的大致经过;2004年天祝乔高才让主编的《天祝史话》中有《罗卜藏丹津反清事件》一文,仍重点记述平定谢尔苏之事,但比赵文详细些;2006年西宁李逢春著的《西宁史话》中有《清军平定罗卜藏丹津之乱》一文,其重点记述年羹尧、岳钟琪平定罗卜藏丹津的经过,对平定庄浪谢尔苏的事基本没展开记述。各 记自有侧重,各存其短,这是情理中的事。笔者综其诸长,补其各短,纠其讹误,记述其事的起因、反叛、平定、善后及思考,使读者对此事件有个较全面的了解。

一、起

元朝灭亡之后,蒙古军主力退回漠北,其残余势力经常侵扰明朝边陲。从15世纪初开始,蒙古分为东西两部。自呼伦贝尔湖西至阿尔泰山的广大地区为东蒙,称“鞑靼”;阿尔泰山以西,天山南北为西蒙,称“瓦刺”。15世纪中叶以后,东蒙鞑靼先后进入河套地区,到明正德始又渐迁入青海。即今乌鲁木齐一带的西蒙瓦刺厄鲁特和硕特、准噶尔、杜尔伯特、土尔扈特四部落,在和硕特部首领顾实汗的率领下又迁徙到青海牧区。到清初时,青海境内的蒙藏部落皆归顺清廷。顺治四年(1647年),顾实汗归顺清廷。顺治十年(1653年),清政府封顾实汗为“遵行文义敏慧顾实汗”,并赐与满、汉、藏 的金册金印,顾实汗成了青藏地区的真正统治头目。顾实汗去世后,其子达 继位。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冬,达什巴图尔去世后,其子罗卜藏丹津因与其父达什巴图尔曾征服西藏有功袭和硕亲王爵位,成为甘青蒙藏诸部之长。其实从早开始,和硕特之后形成三股势力:即罗卜藏丹津、察汗丹津和额尔德尼厄尔克托克托鼐。三股势力互不相属,其中以罗卜藏丹津实力最强。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准噶尔策妄阿拉布坦进攻西藏后杀死藏王拉藏汗,在这次事件中,罗卜藏丹津就与策妄阿拉布坦暗中勾结,他早有野心,“意欲独占西招(西藏)、青海地方”(《清实录》雍正朝卷一)。对此,清廷已有察觉,先派兵入藏驱逐叛军,后于康熙五十八年派遣皇十四子允禵为抚远大将军,镇 西 宁,加 备。康 年(1720年),为了分散削弱罗卜藏丹津的势力,清政府晋封察罕丹津为和硕郡王,额尔德尼厄尔克托克托鼐为多罗郡王。罗卜藏丹津对此情形不但没有察觉,而认为把自己没晋封为青藏之长,更 气。正好同年,清廷派改贝勒延信率军队护送第七世达赖喇嘛入藏,令罗卜藏丹津随送。到拉萨于九月十五日举行的达赖喇嘛坐床典礼上,把满汉官吏安排在前排中间座位,将罗卜藏丹津安排在后排座位,使其受到冷落。因此,罗卜藏丹津更生怨恨。会后他齐集其部于大昭寺内,发誓回青海后即行反叛。罗 心胸狭窄,没有城府的嘴脸暴露无遗。

二、反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冬,康熙皇帝驾崩,允禵离开西宁奔丧,清军东撤。罗卜藏丹津认为时机已到,遂于雍正元年(1723年)春借闹春之际,奔走各部落秘密策划反清事宜。五月十五日,借青海蒙藏各部落在青海湖东岸会盟之际,自称“达赖浑台吉”,总长诸部,强令各部取消清廷封号,宣布反叛清廷,妄图割据,以复“先人之霸业”。此图谋得到塔尔寺堪布阿齐诺门汗和各大寺院一些上层喇嘛的支持与煽动,一时间青藏地区的蒙藏各部落纷纷骚动。对于罗卜藏丹津的反叛,察罕丹津和额尔德尼厄尔克托克托鼐反对,罗卜藏丹津从七月率兵先清剿他们。额尔德尼厄尔克托克 围剿,奔赴甘州,向清廷报警。八月,察罕丹津率妻子及所属百四十余人突围至河州老鸦关外,向清廷求援。九月,庄浪(永登)东西两山蒙藏民和各寺院喇嘛,在谢尔苏、厄尔布等部落头目带领下,响应罗卜藏丹津也纷纷起事。

三、平

在罗卜藏丹津的煽动下,在宗教头目的支持下,青海蒙藏部落纷纷骚动,其势 着西北的稳定,国家的统一。为了争取罗卜藏丹津停止反叛,清廷在雍正元年七月间就派兵部侍郎常寿赴河州,后又到兴海大河坝劝告罗卜藏丹津罢兵。可罗卜藏丹津不但不听劝告,反而 寿 持。九月,叛兵围攻河州,十月进攻西宁周边地区,攻城放火,毁民房,烧草谷,抢掠财物,老百姓受其蹂躏。清政府无奈,遂决定武装平叛。

当年十月,清廷授 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总统西北军务,征调四 钟琪为奋威将军,参赞军事。清军调集3万军队,筹购军马7500匹,驼2000峰,军粮60万石,随军运输,以资作战。雍正元年冬,清 路,进剿罗卜藏丹津。出其不意,旗开得胜,到年底,收复西宁周围各城堡后兵临塔尔寺,该寺堪布阿齐图诺门汗被迫投降。年羹尧派凉州总兵杨尽信率兵4000开往庄浪棋子山等地平叛。杨总兵四面夹击,斩杀数百人,生擒斩首厄尔部落首领鲁木受等2人和谢尔苏部落首领坎柱等6人。接着进兵镇压东山反清民众。

雍正二年正月,罗卜藏丹津败退到青海湖一带继续顽抗。二月初八日,清军兵分三路越过日月山追剿叛军,岳钟琪率南路军于十九日在伊克喀尔吉(今德令哈附近)歼敌近千人。罗卜 清军穷追不舍,俘获叛乱的丹津红台吉和罗卜藏丹津的母亲阿尔泰哈屯、妹妹阿宝等。罗卜藏丹津只身逃往准噶尔,被策妄阿 收容。至乾隆二十年(1755年)夏,在清军征准噶尔时被俘。

在清军穷追罗卜藏丹津的同时,岳钟琪会同前锋统领苏丹、副都统觉洛伊扎布等进剿郭隆寺及东山一带的反清民众。沿途毁七寨7000余所庐舍,僧俗1000余人逃入山洞,官兵放枪滥杀,聚薪纵火熏烧,全部致死。后焚烧郭隆寺,攻 寺、郭 莽寺等。之后,年羹尧令庄凉道蒋泂等率兵四路攻入松山,烧毁阿岗寺,擒斩人口无数。后蒋泂率兵攻石门寺,杀死僧俗 600 余人,烧毁寺院。这时庄浪谢尔苏部占据桌子山、棋子山,继续抵抗清军。五月,岳钟琪亲自率兵进剿庄浪谢尔苏部。大军到处僧俗俱降。副将纪成斌、张玉和,总兵黄喜林分兵四路,直抵加尔多寺,烧毁寺院,杀死僧俗数百人;游击马忠孝、王大勋攻杀城火石沟;游击王序吉、花石雄进剿石门沟;凉庄道蒋泂攻入小川喜凤堡。前锋统领苏丹率兵直剿旁卜拉山夹,杀伤甚众。蒋泂乘胜又进攻桌子山,攻巴洞沟;土司鲁华龄围攻驼那沟。经过往返征战杀虏,谢尔苏部躲进驼那沟(天王沟)石堡城内为据点,与官兵对抗。

驼那沟石堡城,北临大通河,背倚桌子山,四面森林峭壁,惟驼那沟一条小道可通,极为险要,易守难攻。谢尔苏将老 避于东山,留强壮者待敌。岳钟琪兵分两路,一路据守附近关隘各口,派一万兵去攻东山阿罗等部,另一路急攻石堡城。石堡城正面攻了好几日攻不下,鲁华龄乘夜遣敢死队,令降者引路,从后山攀登而上,潜入石堡城背。石堡城中谢尔苏部恃险无备,受 夹击,一时惊慌失措,乱了阵脚,石堡城被攻破,斩获3000余人。谢尔苏、阿旺策凌虽逃出城外,却被先密寺的喇嘛擒获送官兵处死。官兵认为 嘛顺逆无常,恐后生事,毁其寺院。

谢尔苏被杀后,岳钟琪于六月间围剿桌子山、棋子山。桌子山头目嘎住带领男女1162口投降。鲁华龄率1000兵,分两路,一路从通远堡沟进入他刺都川,俘获30人,杀头目 4 人,俘虏44人,获马10匹;一路鲁亲率,从牌路沟进入黑林沟脑,杀17人,俘11人,获马18匹。后集兵向东,先 黄羊川、南冲寺、毛毛山等地。杀获甚多。历时五个月的庄浪平叛告捷。

四、善

罗卜藏丹津及谢尔苏反叛平定后,清政府采纳了年羹尧《青海善后事宜十三条》《禁约青海十二事》的意见,对加强西北地 起了很好的作用。如,雍正二年平定叛乱后,即选 司员为命使,同时派部郎协办,常驻西宁,管 藏民族,次年正式设立青海办事大臣。撤销青海厄鲁特蒙古的部落联盟,重新划定游牧地界,统一编为“旗”的组织形式。在藏族地区清查户口,划定地界,设立土司,分别授以千户、百 衔,发 给委任世袭等。

雍正三年改变行政建置,裁陕西行都使司及诸卫所,改西宁卫为西宁府,隶甘肃省。

在庄浪(永登),谢尔苏被平定后,为了纪念这次平叛胜利,雍正二年改庄浪千户所为平番县。原谢尔苏所辖属的蒙古部勒尔目额尔德尼等八族部落交连城鲁土司就近约束。

五、思

为了响应青海罗卜藏丹津反清号召,庄浪蒙藏僧俗推举谢尔苏为天王,沙马为地王,擦茂女为娘娘,率领各部反清。谢尔苏被杀后,其旧部在大通河东岸置俄博多处,纪念谢尔苏及殉难者。据传,雍正七年(又说十一年的),大 北,即 那沟沟口一带“闹鬼”,移居这里的汉藏居民在驼那沟沟口修建庙宇,供奉谢尔苏、沙马和擦茂女。尊称谢尔苏为 “河北尊神”、“ 骡子天王大神”。从此驼那沟叫成天王沟。如今,天王沟社属连城东河沿村,原天王庙址曾为东河沿村学校。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清廷剿灭谢尔苏不过十年,其旧部及地方居民就大张旗鼓的给谢尔苏修庙供奉,此能不犯大忌?这“天王大神”不仅被当地人尊为地方神,也被今永登西部的好多汉藏居民尊为家神来供奉。这一现象的确是个异常。我们从史书及一些资料中可以窥视出一些端倪。

在以上记述清军平叛时,所到之处狂烧滥杀,老百姓受尽痛苦。当时跟随年羹尧参加平叛的将士们在一本《读书堂西征随笔》的书中记载:“某守备领百人,至此地掠其衣装,淫其妇女”。他们“搜番女数百人,裸而沓淫之,稍厌则弃旧而易新者,兵多每人奸一人,不舍昼夜,番女有不胜其苦而死者,而番人始怨”。对番人“中国待之不以理,又文武官之贪而淫者,以致梗塞者数千里,此 在西番而已哉!”。仅此记载,清军官兵之貌已昭然。为维护国家的统一、稳定,对反叛者进行镇压、平定,这是理所当然之事,是正义之师。可在平叛中滥杀无辜、殃及百姓、烧杀强暴、奸淫妇女等恶行,能不激起老百姓的痛恨吗!大通河北的“闹鬼”实际是老百姓对清廷的怨恨与抗争。他们为了给死去的领袖召魂祭典,在清廷威压下使出的“奇招”。只有“闹鬼”,方可有理由给“天王爷”修庙招魂,寄托哀思。后来将谢尔苏尊为地方神或家神也是情理中之事。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苏发祥:英国藏学研究概述(下…
成崇德:清代蒙古开发
周卫平:特纳的“边疆假说”理…
钟焓:民族史研究中的“他者”…
姚大力、孙静: “满洲” 如何…
张世明:正统的解构与法统的重…
袁剑:“内陆亚洲”视野下的大…
赵玉敏:清代中前期的中缅宗藩…
  最新信息
汪高鑫著:《二十四史的民族史…
陆跃升:清政府开发黔东南“苗…
孙喆,王江著:《边疆、民族、…
曹利华:明清两朝之治藏政策及…
乌云毕力格主编:《满文档案与…
李善洪:朝鲜向清奏请王储册封…
孙文良著:《满族崛起与明清兴…
孙铭研:满蒙联姻政策的特点及…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张世明 张永江 李明 顾问:成崇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