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历史文化 >> 详细内容
康熙年间的海淀园林
来源:清史所 作者:张宝章 点击数:591 更新时间:2017-7-9


    一、康熙帝选址海淀修建畅春园

    畅春园位于海淀镇西北紧邻,是清代在北京西郊修建的第一座大型的皇家园林。从康熙帝这座“避喧听政”的御园开始,陆续修建了圆明园、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到乾隆中叶建成万寿山清漪园,横跨数十里的“三山五园”皇家园林就建设成功了。由于清代皇帝大多在京西御园上朝理政,使得海淀一带成为紫禁城外的又一个政治活动中心,对清代历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康熙帝原先在京城南郊有南苑行宫,在康熙十六年和十九年又在西郊修建了香山行宫和玉泉山行宫(静明园)。而畅春园是在康熙二十三年至二十六年(1684-1687)在明代清华园的旧址修建完成的。

    康熙帝为什么选择在海淀清华园旧址修建畅春园呢?第一,此地的自然山水条件优越。这里是巴沟低地的边缘地带,有众多泉水涌出,形成几座小湖,又汇聚了西来的玉泉水和南来的万泉水,合流成水源充沛的湖泊一一丹棱沜。这就是畅春园的供水来源。畅春园的西边,是一带逶迤连绵、峻峭秀美的西山,以及西山余脉金山、玉泉山和瓮山,成为御园最适宜最巧妙的背景和借景,使得畅春园环山抱水,充满了大自然的钟灵毓秀和朦胧的仙境般的氛围。

    第二,这里地理位置适宜,既摆脱了城市的喧嚣和嘈杂;又不太遥远,免去朝臣们为上朝晋见而长途奔波的负担。这里地势平坦,园域广阔,既能叠山理水,又能建造宏伟的殿堂。御园周围有较多空地,可供王公大臣修建宅园,也方便朝臣们在民居和寺庙里租住。

    第三,历史人文环境良好。园西的玉泉山建有金章宗的芙蓉殿行宫,为西山八院之一的泉水院,“玉泉垂虹”为燕山八景之一。明代修建了一批著名寺院。瓮山西湖景,被誉为“壮观神州第一”。湖畔的功德寺和圆静寺也是盛名远播。明代在海淀修建了清华园和勺园,也成为朝臣和文人墨客聚会和吟咏之地。从这些胜迹中传出了一桩桩佳活和难以数计的优秀文章和诗篇。如此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更加重了御园的文化氛围,使当代文化与历史文化密切地融合在一起。

    第四,在明代武清侯李伟清华园基础上修建畅春园,能够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可利用已有的占地范围,避免重新占据大面积耕地和民房,省去了居民搬迁之苦,节约建筑工程量和大量经费开支,达到节约的目的。

    畅春园由全国最优秀的造园艺术家张琏、张然父子进行设计和指导施工。建筑世家样式雷第二代传人雷金玉,在建园工程中主要负责楠木作事务。他在正殿九经三事殿上梁工程中的表现优异,受到皇帝的召见和赞赏,钦赐内务府总理钦工处掌班,并授予七品官爵,食七品俸禄。经过造园艺术家和能工巧匠们的精心施工,终于将畅春园建成为一座构思巧妙、山环水抱且颇有特色的花木配置的水景园。

    (一)畅春园建筑景观概貌

    1、中路建筑

    九经三事殿。此为正殿,面阔五间,悬康熙御书匾额,殿内有御书联语:“皇建有极敛时敷锡而康而色;乾元下济亏盈益谦勉始勉终”。用“九经三事殿”作殿名,表示这里是循经守礼、治理国政的地方。康熙帝几次于上元节在此殿举行盛大宴会,宴请蒙古王公和朝廷大臣,还在此接见过外国使臣。

    春晖堂和寿萱春永殿。穿过二宫门,便是春晖堂,面阔五楹,东西配殿各五楹。第三进院正殿为寿萱春永殿。这两座殿堂都是乾隆初年改建的,殿额和楹联都是乾隆御书。弘历将其生母孝圣皇太后奉养在这里。春晖,源于唐代孟郊《游子吟》诗:“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借指母爱,母亲的恩德;萱,指萱堂,母亲的借称,殿名含母亲长寿之意。寿萱春永殿后还有一个建筑群,北端邻湖修建了一座三层九楹的延爽楼。这是园内最为高大宏伟的建筑。登楼四望,视野开阔,南北荷池一览无余,园外的丹棱白莲和玉峰美景也尽收眼底。

    闲邪存诚和韵松轩。闲邪存诚位于九经三事殿之西,有康熙御书匾额,是皇太后博尔济吉特氏的寝宫之一。雍正二年,弘历曾在此殿读书。乾隆四年被焚毁,重新建成后,更名玩芳斋。韵松轩在闲邪存诚之北,中间只隔一座小山,是康熙皇子们的书斋。后来成为康熙帝如近臣欢聚、赐茶赐食、游赏园景的地方。

    2、东路建筑

    澹宁居。位于畅春园的东南角,坐北朝南,“只三楹,不施丹雘”,为两进院落。前殿为康熙帝御门听政、选馆引见之所。在驻跸畅春园期间,他几乎每天都要在此殿问政理事,处理各类事务。后殿曾是养育和教导皇孙弘历的地方。弘历曾写诗记载此事:“忆昔垂笤岁,赐居曰澹宁。无忘斯黾勉,有勒在轩庭。远致要心泰,志明惟德馨。虽云述格语,而每切聪听。”

    渊鉴斋和佩文斋。位于御园中部、前湖的东北岸边。这是清爽幽静、荷香绕屋,成为适宜读书作画的地方。渊鉴斋是玄烨的藏书窟、阅书室,也是他倡导和组织编纂浩瀚典籍的地方。他令徐乾学编注了包括800名作者、1300多篇文章的《御选古文渊鉴》;令张英、王士稹等编成多达445卷的检查文章辞藻的类书《渊鉴类函》。玄烨还逐篇审阅,撰写御批,题写序言,印刷出版。

    佩文斋是玄烨收藏古今典籍名画法书的殿堂,是他读书、鉴赏书画和学画练字的书画室,也是他编纂书画典籍和画谱的工作间。他将佩文斋所藏书画及评论,按类编辑,为一百卷;又应诸臣之请,允许将御制书画题跋捡出数十则,编为一卷,以《佩文斋书画谱》书名出版。在此殿编辑出版的书还有《佩文斋咏物诗选》、《佩文斋广群芳谱》、《佩文韵府》等。

    清溪书屋。这是康熙帝的寝殿,位于园北部中间偏东,不设围墙,而以清溪环绕。正殿面阔七楹,后抱厦五楹;后殿为面阔五楹的导和堂,前后殿东西各有十六楹游廊连通。院内还有昭回馆、藻思楼等建筑。院西在山麓湖畔修建了一座竹轩。轩后峻嶒峻峭的假山上下,栽植一片青翠繁茂的竹林,营造成一个北国江南的小环境。

    恩佑寺和恩慕寺。在清溪书屋东侧,修建一两座坐西朝东的寺庙,庙门开向园外。北边一座名恩佑寺,是胤禃在雍正二年为逝去康熙皇帝荐福而修建的。山门题额为“敬建恩佑寺”。寺庙为二进院落,正殿有雍正御题匾额“心源统贯”,奉三世佛,左奉药师佛,右奉无量寿佛。恩佑寺南边为恩慕寺,修建于乾隆四十二年,是弘历为皇太后广资慈福而建。山门额为“敬建恩慕寺”。正殿额为乾隆御书“福应天人”,奉药师佛一尊,左右奉药师佛108尊,南北配殿分别奉弥勒像、观音像。

    3、西路建筑

    无逸斋。位于御园西南角,原为皇太子允初的居室和书斋,也是众皇子的读书处。在乾隆年间,这里成为皇帝来畅春园向皇太后请安后的休憩和传膳、理事之所。

    蕊珠院。位于园西北部、后湖西侧的一座孤称岛上,是一幢面阔五楹三层重檐的高楼。玄烨常奉皇太后登楼远眺赏景,观赏牡丹花海。弘历将此楼作为皇太后避暑之地,他还在湖西岸修葺了纯约堂、集凤轩供太后“夏清”度夏避暑。

    集凤轩和西厂。位于蕊珠院西边,正殿七楹。轩前和大西门之间是一个广场,即西厂。这里有皇帝习射的射圃,也是阅试武举、选拔人才的地方。经测试表现优秀者,赐予进士及第、进士出身等不同待遇。这里还是元宵节(灯节)燃放烟花的所在。玄烨在观赏放花以后,还写过一首《灯节戏作》:“隐隐光风度柳条,干寻银箭到丹宵。龙衔火树花开看,欲见山青待雪消。”

    4、西花园

    康熙帝住进畅春园以后,又在园南部西侧修建了一座“西花园”,是为畅春园的附属园林。这里成为皇太子允礽和诸皇子的书房和住所。允初住在园北部的正殿讨源书屋。诸位皇子住在南部荷花池畔的“荷池四年”,即南所、东所、中所、西所。乾隆年间,弘历向皇太后请安也常来讨源书屋进膳和理事。

    (二)康熙帝的园居生活

    自从康熙二十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康熙帝驻跸畅春园后,每年都要来园居住,最少的一年是康熙三十五年,也有29天;最多的是康熙四十七年,多达202天。他大多是正月上旬在办完重大礼仪宴会后,即前来郊园,其中正月初二即到畅春园居住的年份就有八次。通常都要住到十一月乃至十二月下旬,才离园返回皇宫。其中腊月二十五至腊月二十八日才迟迟离园有八次之多。当然,其中有相当多的时间是去南巡江浙、东谒祖陵、西游五台和北狩承德避暑山庄等,并非全是住在畅春园。在御园建成的36年间,玄烨居住在畅春园累计为257次,共3780多天。(据张恩荫语)

    康熙帝在畅春园生活的主要内容,是避喧听政、颐养慈宁和避暑赏景。一是御门听政,选馆引见,处理各类朝廷事务。二是学习科学,纂修类书,从事多项文化事业建设。三是奉母颐养恪尽孝道,展示以孝治天下的治国之道。四是憩息避暑,游乐赏景,使身心愉悦,以更充足的精力治理多民族的中华帝国。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玄烨己届71岁高龄。就在位时间而言,跃居中国历代帝王之首。玄烨在位期间,国家由乱而治,不独幅员辽阔,而且政局稳定,人口增长,经济发展迅速,文化繁荣,中国社会出现了少有的太平盛世局面。在“万寿节”期间,三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在畅春园大宫门前举办盛大的“千叟宴”,筵请前来祝寿的65岁以上的官民老人6745人,玄烨在《千叟宴》诗中写道:“万机惟我无休暇,七十衰龄未卸肩。”

    然而,玄烨已是疾病缠身,生命走到了尽头。这年十一月十三日,病逝于畅春园清溪书屋。

    (三)畅春园的衰落、焚毁和遗址现状

    雍正帝将新扩建的圆明园作为上朝听政的御园,从而结束了畅春园的全盛时代。乾隆年间,畅春园成为弘历奉养生母的“皇太后园”。孝圣皇太后在乾隆四十二年去世。乾隆帝降谕:畅春园定为皇太后园,“我子孙亦当世守勿改”。嘉庆帝颐琰谨尊皇父谕旨,虽然没有皇太后,也未敢将畅春园移作他用。当道光帝欲将皇太后进行安置时,畅春园已经闲置荒废了40多年,墙倒屋塌,绝非一两年能够修建完好。道光帝决定将皇太后奉养在绮春园。在道光、咸丰年间,畅春园的园域被蚕食侵占,砖石木料被拆卸去修缮其他园囿,已经沦为一座废园了。咸丰十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后,又将畅春园的清溪书屋、恩佑寺、恩慕寺等建筑彻底焚毁,使畅春园成为一片焦土和废墟。

    清末和民国年间,在畅春园遗址修建练兵场和民房,开垦稻田,修建养鸭场。新中国成立后,修建机关用房、科技大厦和学校,畅春园的轮廓也消逝了。

    我们可以对畅春园的遗址现状作轮廓性的勾划;北四环路沿着昔日畅春园南墙穿过,大地科技大厦修建在大宫门内和九经三事殿基址上,大厦前的四环柏油路面正是举办千叟宴的地方。海淀新技术大厦和硅谷电脑城,建在澹宁居及以北的土地上。御园西南隅的无逸斋和偏北的纯约斋,已经建成了芙蓉里居民区。畅春园北部如今是北京大学职工宿舍楼群和学生公寓。后湖南部修建了一座街头公园“畅春新园”。御园中部的前湖建成了海淀体育场,后湖东北方的渊鉴斋、佩文斋旧址上耸立着一座现代化的海淀体育馆。西花园的基址上修建了一座大型的“海淀公园”。

    这就是“三山五园”第一园畅春园遗址的当今面貌。三百年前那个康熙盛世的标记统统消失了,只有畅春园东北隅恩佑寺、恩慕寺那两座山门,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而且被定为海淀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人们常常在这座古建筑前久久地伫立,仔细阅读那红墙黄瓦间无字的文章,引发出无限的遐思。

    二、康熙帝建成澄心园

    (一)澄心园建成于康熙二十一年

    康熙帝玄烨是清代第二代皇帝。他即皇帝位后,对紫禁城内封闭枯燥和盛夏溽暑的宫廷生活很不适应,更由于民族生活习俗的原因,便在京城郊外修建行宫,既能避暑,又能演练骑射,继承祖先崇尚习武的传统。玄烨早期的郊外活动地点主要在京城南郊。从康熙十四年起,才有他到西郊活动的文字记载。《康熙起居注》载:十四年乙卯闰五月(16756月)“初六日癸已,早,上幸玉泉山观禾,酉时回宫。”康熙十六年,玄烨在西山修建了香山行宫。玄烨是考虑到游览香山的山水名胜时,“恐仆役服侍之臣或有所劳”,才在香山寺东南方修建这座行宫的。

    玉泉山地处瓮山和香山之间,山势峻峭,泉流丰沛。清代首任皇帝福临,在顺治年间即多次在此校猎和驻跸,并派太监来进行管理。玄烨从康熙十九年开始修建玉泉山行宫,当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即“驻跸玉泉山”。二十一年行宫建成后,命名“澄心园”。当年八月初三至十一日,玄烨在此园连住了九天。玉泉山澄心园在康熙三十一年(1692)奉旨更名为“静明园”。静明园成为玄烨经常游览赏景和驻跸理事的山水离宫。

    玉泉山的管理官员,澄心园时初设管园总领一人、副总领二人。康熙三十年,增设副总领和笔帖式各一人。

    (二)澄心园的建筑景观和占地规模

    澄心园的宫殿、寺庙及风景建筑,以至它的四至所在,己不能准确地确认了。因为在乾隆十五年以后,弘历大力扩建静明园,将园界扩展到玉泉山四周,旧围墙被拆毁:园内原有建筑也经过拆毁和改建,使得原来的主要建筑如皇帝和太后寝殿、书房等全被改造不见原物了。根据《康熙起居注》提供的材料,我们确认:澄心园内有一座太后宫。康熙二十六年六月十二日,“上迎皇太后,送皇太后至玉泉山宫内。”另外,此书还多次记载,“上御玉泉山内前亭”诏见重臣理事。这“前亭”应康熙帝寝殿的前边。还有,康熙二十一年八月初六日,“上御玉泉山东门”诏见新任命的杭州副都统。这“东门”是泛指,很可能在后来的东门“含晖堂”所在地,有一座供皇帝使用的殿堂。澄心园的其他建筑,我们只能根据乾隆年间还能识别出来的部分进行清点了。

    清音斋位于裂帛湖北侧,殿堂三楹,坐北朝南,殿额为康熙帝御书。这是澄心园中最早的建筑。弘历在诗注中写道:“静明园建自康熙年间,清音斋皇祖御额也。”清音斋旁翠竹成林,矗立两株古栝,依山面水,满庭绿荫。玄烨坐在斋内读书品茶,窗外泉声风声隐隐传来,更衬托得这里清爽静谧,环境幽雅。弘历在乾隆十一年游览静明园时,曾写有一首《初夏游玉泉山清音斋小憩》:“别院清和六辔停,琴斋潇洒静因宁。婪春花色丁星紫,过雨山容缥缈青。乳窦玉淙声倍壮,绣茵绿褥气犹馨。阶前双栝解人意,送与新月翠满庭。”

    心远阁。位于玉泉山东南坡半山腰,由清音斋顺山路攀登,路旁有三楹敞轩,坐北朝南,即是心远阁。这里“后依丹巘前列乔柯”,颇有迂倪画意。阁西另有房屋三楹,额题“碧云深处”。弘历《心远阁》诗有“敞轩崇椒上,寻溪展步行”之句。弘历在乾隆七年写有一首《心远阁远眺》:

    松柏青青槐柳黄,登高把菊作重阳。

    卧楹写雾轩窗迥,飞观图云翰墨香。

    檐铎风声传梵呗,稻畦秋景貌江乡。

    吟余试看前春句,树影依然上粉墙。

    赏遇楼。位于玉泉山西南侧岭上,四周松竹围绕,可以眺望园外风光,是出西门的必经之路。弘历在乾隆五十一年登上此楼时,称它为百年书楼。在“好在书楼百岁矣”句后有注:“园中诸处间或有新构筑者。至清音斋暨此赏遇楼,皆康熙年间所筑,逮今百年矣”。他的《赏遇楼》诗写道:

    高楼构峰顶,潇洒似萧斋。

    林壑供吟兴,山原入望佳。

    霞光红到座,树梢绿侵阶。

    错绣看畦阶,悠然畅我怀。

    函云城关。《日下旧闻考》载:“绣壁诗态之北为水月庵,又东为城关”。“城关建自康熙二十年,圣祖御题额曰函云。”这座石头城关高丈余,东额函云,西额澄照,皆康熙御题。这座城关是园内东西相通的要道,往东可达龙王庙。

    以上几座建筑物肯定是康熙澄心园时的遗物。其他建筑就难以确定了。对于澄心园的四界,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文字记载,只能读到康熙朝的近臣张玉书写的一篇《赐游畅春园玉泉山记》。那是康熙帝降谕,准许身边一些重臣进畅春园和玉泉山游览。文中写道:“初六日癸酉早上,御玉泉山静明园。诸臣俱集,从园西门入。园在山麓,环山为界。林木蓊郁,结构精雅,池台亭馆,初无人工雕饰。而因高就下,曲折奇胜,入都几不能辨东西径路。攀跻而上,历山腰诸洞,直至山顶,眺望西山诸胜。。此文为我们推测澄心园的大致规模提供了参考资料。第一,园在山麓,即在山根附近,不会离开山太远。行宫的上线在山顶,山腰的几座山洞都在园内。可知澄心园即是修建在玉泉山地南坡和南麓。第二,由于澄心园的遗留建筑都在玉泉山南麓及东南麓,其他地域如山西、山北和山东则在澄心园以外。因为这些地方在乾隆扩建静明园时新建殿堂也不是很多,如有康熙年间建筑应该会保留下来,至于北峰就更不会在澄心园的园域之内了,那里的妙高寺等景观建筑是乾隆三十六年建成的,弘历是在这一年才第一次到北峰游览。第三,康熙帝修建澄心园,是为了在春末至秋初到此休憩避暑,也小住几天在园内理政,并不是常年居住的御园。行宫的规模不需要非常广阔。例如香山行宫就不大,相当于乾隆静宜园的寝宫(中宫),即现代的香山饭店的规模。张玉书文中说“园在山麓,环山为界”,指的是澄心园是顺着山麓修建的,并不是说“在环山四周全都是建成园林”。据此我认为:澄心园是在玉泉山南坡和南麓的一座皇家园林。

    (三)玄烨笔下的玉泉山

    玄烨留下了一些记述和描写玉泉山的文字,有诗也有赋。这可以使我们了解到,他是多么喜爱这块山水宝地。他对玉泉山风光有很高很恰当的总评价。他在《玉泉赋》中写道:“若夫天产瑰奇,地标巡迥;融则川流,峙惟山静;抚风埌之清淳,对玉泉之幽靓;信芳甸之名区,而神皋之胜境也。”这里山川瑰奇,风埌清淳,是芳甸名区,神皋胜境,真是“天作地成,以贻皇上”,正适合玄烨修建一座皇家园囿。玉泉风光之被人尊崇艳羡,最突出的优势在于它有常年喷涌的玉泉水。玄烨对玉泉有全面的准确的概括。他在描写了玉泉趵空的动人景观:“源出高岗,溜生寒麓,瑶窦溅珠,琼沙喷玉”之后写道:“侔色则素缬无痕,俪质则纤尘不属,挹味则如醴如膏,揣声则为琴为筑。”玉泉水的颜色像纯白的绸缎没有些微杂痕,泉水的质地纯净透明纤尘不染,泉水的味道清冽甘甜,泉流发出的声响像琴筑奏出的乐曲。玉泉水流成的小溪清澈渺涌,汇聚成平湖像一泓明镜,干顷玻璃。在这里修建的御苑,就如同阆苑仙境一般。

    玄烨在澄心园里,在处理完政务以后,观赏着园中景致,触景生情,诗兴勃发,美妙的诗句很自然地在脑际呈现,信笔写来,成为这位千古一帝生活和思想的记录。康熙二十一年八月的一天,玄烨有月光下静听泉水奏出的乐句,不觉间想起唐太宗的诗《秋日二首》,其中有“露凝干片玉,菊散一丛金”的诗句。由此产生联想,他很快写成了一首《玉泉山晚景,用唐太宗(秋日)韵》:

    晴霞收远岫,宿鸟赴高林。

    石激泉鸣玉,波回月涌金。

    熏炉笼灯翠,行漏出松阴。

    坐爱秋光好,翛然静此心。

    此诗颈联“石激泉鸣玉,波回月涌金”,用句工丽,对仗工整,确是月光下玉泉生动逼真的写照,完全可以与唐太宗上引著名的颈联相比美。玄烨以“重农恤商”为基本国策,非常重视农业生产,关心年景的丰歉。玉泉周围便是广袤的农田,特别是京西稻田更是他关注的重点。他亲自试种和推广“早御稻”,为了管好海淀一带的御稻田,他命内务府在玉泉山下设立了“稻田厂”,促使稻田发展,产量提高。他曾写过《初夏玉泉山二首》:

    其一

    别馆依丹麓,疏帘映碧莎。

    泉声当槛出,花气入垣多。

    路转溪桥接,舟沿石窦过。

    熏风能阜物,藻景己清和。

    其二

    山翠引鸣鏣,湖光漾画桡。

    野云低隔寺,沙柳暗藏桥。

    百啭黄鹂近,双飞白鹭遥。

    今年农事早,时雨足新苗。

    静明园内外的景致如此瑰丽多彩,再逢时雨充沛,新苗茁壮,农活及时完成,预示着又一个丰收的年景。这是最让人解颐开怀的。康熙四十一年四月,京城又降喜雨,身在玉泉山静明园的玄烨,又提笔写出一首《静明园喜雨》,表达他的心声:

    西山初夏玉泉清,暮雨随我满凤城。

    四野皆霑比屋庆,八荒尽望乐丰盈。

    (四)康熙帝在澄心园问政理事

    康熙帝从澄心园建成后,即经常莅园休憩、游览并处理政务,直到康熙二十六年二月畅春园建成并常年驻跸后,就不再在玉泉山居住理政了。在这六年的时间里,康熙帝驻跸澄心园的时间的次数,在《康熙起居注》一书中都有简明而精确的记录。下边有选择地抄录几则记载:

    康熙二十一年壬戌,八月初四日巳卯,巳时,上率妃等、皇太子出西直门,幸玉泉山。是日,上驻跸玉泉山。

    初六日辛巳,巳时,杭州副都统邵凤翔陛辞,奏请谕旨。上御玉泉山东门,面谕……命赐邵凤翔食。是日,上驻跸玉泉山。

    初十日乙酋,早,上御玉泉山内前亭,大学士勒德洪、明珠从京至,同扈从学士席柱捧折本面奏请旨……是日,上驻跸玉泉山。

    康熙二十二年癸亥,四月二十一日癸巳,巳时,上由西华门出西直门幸玉泉山。各部院衙门章奏,俱交内阁,命学士萨海扈行。其满大学士俱更番赴玉泉山启奏折本。是日,上驻跸玉泉山。

    二十六日戊戌,早,上还白玉泉山,诣太皇太后、皇太后宫问安。申时,上复幸玉泉山。

    四月二十八日庚子,早,上御玉泉山内前亭,大学士勒德洪、学士阿兰泰、席柱、王守才同萨海捧折本面奏请旨……巳时,上白玉泉山幸谭柘寺驻跸。

    康熙二十三年甲子,四月初九日甲辰,辰时,上御玉泉山内前亭。大学士明珠,学士麻尔图、席尔达、金汝祥同扈从学士图纳以折本请旨……是日,上驻跸玉泉山。

    康熙二十五年丙寅,三月二十四日戊寅,巳时,上御玉泉山内前亭……是日,上白玉泉山移驻南苑旧宫。

    康熙二十六年丁卯,六月十二日戊午,早,上迎皇太后,送皇太后至玉泉山宫内。未时,驻跸畅春园。

    从《康熙起居注》提供的资料可知,自从康熙十九年始建玉泉山行宫起,至第一座大型御园畅春园建成的康熙二十六年止,是玄烨经常到澄心园驻跸的年代。期间玄烨共21次到玉泉山居住、工作和游览,其中有16次是从紫禁城前来,有3次是从南苑旧宫来,还有2次是分别从畅春园和潭柘寺来,离开澄心园时,19次是回紫禁城,一次是去潭柘寺,一次是回畅春园。玄烨到玉泉山的时间,大多是在气候比较适宜的春末夏初和秋天,共有18次;其余正月、六月、腊月各有一次。在些期间,玄烨共在玉泉山工作生活了59天,春秋季共50天,其中四月即有30天。

    康熙帝居住在玉泉山澄心园期间,不是只为赏景休憩,他在这里仍然御朝听政,办公理事,召见臣僚。玄烨是一位发奋图强、勤政务实的皇帝。他终生以全副精力投入到起伏跌宕的复杂艰难的国务活动之中。从康熙六年亲政之日起,即开始御门听政,每天都要亲自上朝,听取各部院大臣启奏本部院要政,提出垂询和裁决争议,与大学士、学士们讨论呈上折本,发布谕旨,对重要的军政事务做出决断。玄烨在驻跸玉泉山期间,处理了大量的具体事务,从中可以看到他勤勉务实的身影。

    第一,关于任免和使用官吏。玄烨非常重视官吏的先拔和委任、使用和调动、处罚和罢免。首先,对重要部门和岗位官吏的作用,非常谨慎,不仅要考虑官吏的才能,还要做到发挥各人的长处,人尽其用。康熙二十五年三月二十四日,玄烨在澄心园前亭听政。大学士觉罗勒德洪、明珠、王熙,学士王起元、禅布,扈从学士麻尔图以折本请旨:由于江宁巡抚汤斌升任他职,请以满洲或汉军、汉人补缺。玄烨降旨:“江宁巡抚责任甚属重要,必须練达事务贤能之人,方子地方有益。着于在内官员及在外道抚内拣选具奏。”几天以后,勒德洪、明珠等征得九卿的意见,同意以浙江巡抚赵士麟或兵部侍郎马世济补缺。皇帝征纳明珠的意见,明珠上奏:“赵士麟在浙江居官颇佳,既经九卿会推,共称其善。臣等众见似可调补此缺。”玄烨即表态降旨:“赵士麟居官诚善,着调补江宁巡抚”。当场还决定由福建巡抚金鉉补授浙江巡抚。

    康熙二十一年八月初七日,康熙帝在玉泉山前亭听政。大学士勒德洪、明珠等捧折本面奏,提补汉军御史员缺,以候缺梁述祖为正陪,郎中卢崇魁为拟陪。康熙帝对梁述祖的政治表现了解得很清楚,便持否定态度。他说:“梁述祖乃一极庸常之人。拟陪卢崇魁何如?”勒德洪回答说:“卢崇魁较梁述祖稍优,该部因其可用,故御史缺出,选择拟陪。”皇帝便诏准了这一任命。

    其次,重要官吏的任命和罢免,不仅要看当事人政治文化等基本素质及资格阅历,还要考察任职期间的政绩。如果人还正派聪明,很有学问,但为官平庸,缺少建树,也是不能提拔晋升的。一位在职官吏,既已任命就要信任并放手使用,让他尽职尽责;如果没有显著的失职恶行,也不能随意罢免。康熙二十七年八月初七日,玄烨在澄心园内前亭听政。大学士勒德洪、明珠等呈上奉天府府尹高尔位奏折,内容是将锦州知府孙成题荐,将开原知县周至焕题参。题荐孙成的原因之一是办学有功,题参周至焕的原因是他在接待户部和光禄寺官员时发生的问题。康熙帝看罢奏折发出上谕:“题荐孙成有兴起学校等语。朕春间至盛京,见民人甚少,读书者有限,并未见其兴起学校。又开原知县又无庸劣显恶,但问这次扈从户部、光禄寺等衙门官员,果有在地方显恶备办供应等物违误否?并无大善极恶,即行举劾,何也?尔等询明再行启奏。”玄烨以在盛京观察到的实际状况,否定了孙成办这有功的题奏,避免了因无实际政绩而误升官吏:也不因无显著恶迹而予随意罢免。这样的施政方针有利于鼓励官员忠于朝廷,尽责尽职,从而维护政局稳定,促进各项事业发展。

    第二,在处理违法案件中,必须审核验证错罪事实,审慎判刑。对于判处死刑的人,要更加谨慎,细致准确,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而对于那些罪行严重的人,必须从严处罚,决不宽容。康熙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康熙帝在澄心园前亭听政。大学士勒德洪、学士阿兰泰等奏称,三法司议定将强盗马伯元等四人应立即斩首。皇帝觉得强盗虽然劫走人质,却未杀人,是否一定斩首?便群臣商议,说:“观奏内马伯元等,虽持凶器,明劫肖通,勒令取赎,仍与赎还。岂有强盗而明令人回赎者乎?人命事情所关重大,朕心稍觉有疑。尔等云何?”勒德洪等人说,此案上次已经皇上驳回。刑部等又经一次确审,仍然维持上次建议。我们也认为,马伯元等手持凶器,劫压财物。将人劫去,勒令赎取。这属于“大凶恶可恶之贼”,还是依部议为好。皇帝听罢,方才诏准,降谕:“既属驳回再议,可依部议。”

    康熙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康熙帝在澄心园前亭听政。大学士明珠、学士佛伦等捧折本面奏请旨。议政王、贝勒、大臣会议关于“螺子山败北”一事,提出了对有关人员进行处理的建议:长史索拜失去龙纛,因其父吴达礼阵亡有功,应予以免死,革职,鞭一百,籍家产,本身及妻子俱给本主为奴。其散骑郎罗占及护卫等官分别议罪,得到应有的处罚。皇上听奏后降旨:“长史索拜情罪殊属可恶!并非可以宽恕之人,理应依议正法。但吴达礼阵亡,从宽免死,着革职,鞭一百,发宁古塔。余依议。”

    康熙二十三年四月初九日,康熙帝在澄心园前亭听政。大学士明珠、学士麻尔图等以折本请旨。吏部等衙门会商议定,将布政使颜敏等“私支库银”罪,拟秋后处决。其原任巡抚郝浴浮冒银九万两,应当向郝浴的家属追征。玄烨果决地降谕:“郝浴乃流徙情重罪人,朕赦回置乡重任,理应洁己奉公,报朕优异之恩,乃将国家钱粮浮冒侵渔入已,情殊可恶!”明珠紧接皇帝旨意上奏:“圣谕极是,郝浴行迹污秽,真负眷养之恩。近刑部尚书魏象枢己将误荐郝浴自行请罪。”康熙帝降旨:“此事交与九卿、科、道会议具奏。”几天以后,明珠向皇帝奏明六部满汉堂官的意见,认为朝官向皇帝举荐官员时都非常慎重。但要想全面了解被举荐者的操守优劣,实在是非常困难的。郝浴是皇上召回任用的,他还侵蚀钱粮数万。其他司官操守的优劣,谁能下保票?康熙帝发出谕旨:“清廉操守如何可废?凡犯贪恶之人,发觉后自有应坐之罪。郝浴在广西居官甚好,然犹侵蚀数万钱粮。魏象枢荐郝浴,此等情事魏象枢安能预知?”皇帝已经明确表态,魏象枢未被追究举荐郝浴之责。

    第三,关于关注民生,豁免灾区钱粮。康熙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康熙帝在澄心园前亭听政。大学士明珠、学士佛伦等面奏皇帝,山西巡抚穆尔请蠲太原、大同二府逃亡人丁荒地钱粮。经过九卿、詹事、科、道会商议定,自康熙二十一年开始,蠲免二府全部荒地三年的钱粮。玄烨听完朝臣秉报,认为人丁逃亡完全是由于巡抚以下官员没有照顾好小民的生理,平常又不积粮备荒,责任全在地方官员,而赈济灾民则是完全应当的。玄烨降谕:“小民得安生理,皆在司道有司官员。而有司贤否,又皆在该巡。百姓果衣食丰足,不失生理,岂致逃散?此皆巡抚以下官员不行抚恤百姓,不令其尽力田亩。又未于常平等仓积谷备荒,一值岁歉,辄失生计。百姓既己逃散,若仍照额征收荒地钱粮,必致苛派现在百姓。着照九卿等议,豁免钱粮。”至于巡抚以下各级官吏,理应从重议处。姑且从宽处理,予以宽免。但要拟定并下发正式文件,予以严切申饬!

    康熙皇帝即位后,除了奖励农耕积极发展农业生产外,还通过大规模地蠲免钱粮、赈济灾荒和提倡积谷等手段,来减轻农民负担,改善群众生活,以缓和社会矛盾,稳定封建统治。康熙年间,豁免钱粮总数超过一亿两。这在中国古代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第四,康熙帝决定编纂出版《太祖高皇帝圣训》、《太宗文皇帝圣训》、《世祖章皇帝圣训》。经过多方反复听取意见,也决定编辑出版康熙皇帝圣训。

    康熙二十一年八月初十日,康熙帝在澄心园前亭听政。大学士勒德洪、明珠同扈从学士席柱捧折本面奏请旨。御史戴王缙条奏,太祖高皇帝、太宗文皇帝、世宗章皇帝圣训,应行纂修。及比年以来,凡系用兵诏命密旨,征剿机宜,并应编辑成书,以垂不朽。勒德洪、明珠等人面奏,内阁与翰林院已经协商议定,认为此议甚妥,应予准行。皇帝对编纂先皇圣训完全赞同,但对编纂自己的训谕还有些顾虑,便降谕:“太宗、太祖、世祖圣训,垂法万世关系重大,理应纂修。至朕所行之事,编纂成书,古人虽有其例,尚于朕心有歉。尔等可将此意述与九卿,确询再奏”。

    三天以后,康熙帝在瀛台门听政。大学士明珠等奏明皇上,说已经奉旨传集九卿等官员,将戴王缙的条奏让大家逐一视看,并传谕关于纂修当今皇帝圣谕的征询意向。众位朝官的一致看法是:“祖宗圣训固应编辑,至逆贼寇,克奏肤功,复见升平,皆皇上神明独运,指授方略所致。若不纂辑成书,恐鸿功伟绩或有遗漏。况古来帝王武功告成,无不将所行之事逐一记载。今宜如台臣所请,勒成一书,昭示圣子神孙,以垂永久。”玄烨听罢,解除了心中顾虑,趋势传旨:“众议如此,可着编成一书。”

    康熙帝敕编的这四部几代皇帝的《圣训》,都是语录体,先择历代皇帝生前言行的精华,编辑成书。玄烨的本意是为记录帝王的丰功伟绩,高超训诫,专供后世皇子皇孙即后代的统治者阅读学习,从中汲取治国的经验和精辟的思想,以利于爱新觉罗一族的长远统治;同时也供后代朝臣阅读学习,以利于治理国家,指导他们遵从祖宗之法,竭忠尽职,报效国家。

    最先完成的《太祖高皇帝圣训》是一部语录体著作,收录了清太祖努尔哈赤的92条语录,是努尔哈赤平时为政为军的心得体会经验的总结。共四卷,二十六个类目,如敬天、至孝、神武、智略、宽仁等。《太宗文皇帝圣训》,在顺治年间即开始编辑,玄烨降旨续编,于康熙二十六年完成。全书共六卷,收录皇太极111条语录,三万余字。分为论治道、训诸王、训群臣、谦德、宽仁、智略、求贤、求言等二十二门。玄烨为此书写有序言。《世祖章皇帝圣训》,也是康熙二十六年编成,是清世祖福临的分类言论集,共6113条,三万余字,分为32个门类。此书集纳的福临语录,都是他最有代表性的言论,全面反映了这位少年天子在清初统一全国、安定天下时所进行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及精辟的思想观点与精神风貌。玄烨在此书序言中写道:“……兹朕祇承遗绪,惕厉靡宁,瞻方略之常新,僾羹诚之如覩。因命儒臣分类编纂,朕复详加批释,计一百一十三条,统为圣训六卷,宝诸金匮,拱若球图。俾后世子孙,知我皇孝之贻谋燕翼,百世无疆,开国经纶,万年时叙。”辑录康熙皇帝玄烨语录的《圣祖仁皇帝圣训》,于雍正九年(1731年)全面记录了这位具有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的文治武功的煌煌业绩,反映了丰富的治国经验。

康熙帝在玉泉山静明园休憩、生活和频繁的政务活动,是这位旷代英主生活事业的组成部分。这从一个侧面使人们认识到,静明园在清代历史中不可忽视的作用。

《圆明园》学刊第十六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颐和园十七孔桥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最新信息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通讯》微信…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通讯》微信…
三山五园与清代太后的奉养
从圆明园景观称谓看雍乾二帝的…
光绪之死
《红楼梦》中的“俄罗斯风”
全面认识三山五园的历史地位
清史知微 曹雪芹探“番子营”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