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海外研究 >> 详细内容
八旗系统
来源:清史所 作者:胡忠良 点击数:1218 更新时间:2018-1-17

清太祖努尔哈赤首创满洲八旗,太宗皇太极又增编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八旗是满族社会特有的制度,以民兵结合、军政结合、耕战结合为特点,以正黄、镶黄、正白、镶白、正蓝、镶蓝、正红、镶红几种不同色彩装饰的旗帜为标志。努尔哈赤初定,以三百丁为一牛录,由牛录额真统领,牛录额真下设代子二人为其副职。将兰百丁分为四个达旦,每达旦由一个章京率领,章京下设一个管文书的拨什库。又以五牛录为一甲喇,由甲喇额真率领。以五甲喇为一个固山,由固山额真率领。固山额真下设梅勒额真二人为其副职。汉语称固山为旗,八固山即称八旗,又称牛录额真为佐领,甲喇额真为参领,固山额真为都统,梅勒额真为副都统。固山额真为旗主,只管一般的军备和旗务,只有旗主贝勒才是名副其实的一旗之主,他们都是努尔哈赤的子侄辈,根据八旗共治国政的制度,拥有很大权力。伴随皇帝削弱旗主特权的过程,八旗集兵方式和战斗组织由单一形式向多样化发展,出现了许多新兴的特殊军营。

京营八旗一般从各佐领中抽调一定人数,以满蒙官兵为主,基本按原有的组织系统重新编制,主要有:亲军营,主要负责在侍卫处安排下,配合侍卫保护皇宫;前锋营,战时为先锋,平时为皇帝的前哨警卫;护军营,主要任务是守卫紫禁城,负责朝会、燕飨执事,扈从警跸等;步军营,由八旗步兵与绿营马步兵联合组成,由步军统领率领,主要负责京师的卫戍、警备、治安等工作。骁骑营,以马队为主,兼辖枪营、炮营及护炮的藤牌营。火器营,以火器装备和训练为特点,主要负责守卫京师,皇帝出巡则备扈从。健锐营,乾隆十四年(1749)从前锋营和护军营中挑选勇健者千人演练云梯平金川后组成,主要负责守卫静宜园,护卫皇帝出驾、宫中及圆明园的水火事宜。神机营,咸丰十一年(1861)组成,为加强京师和皇宫的警卫。

八旗最高级别官员印信为都统印。《大清会典》规定:都统银印,虎纽,二台,方三寸三分,厚九分,柳叶篆文。顺治十六年(1659)铸给八旗满、蒙、汉旗二十四颗都统印。康熙五十三年(1714),改铸八旗左右翼印各一颗,将旧有之印收回。雍正元年(1723),又将都两翼总印收回,改为每旗只颁一颗印。同时,将原都统印中满文的固山额真,改为固山昂邦,汉文依旧。雍正四年(1726),又觉不妥,八旗都统印一向由满洲都统掌管,如果蒙古或汉军旗下遇有移咨用印之事,很不方便,因此请求仍照先例,每旗给与三印,满、蒙、汉军各都统各一印。雍正允准,重铸二十四颗都统印。

雍正前,八旗并未设固定公所衙门。雍正元年,下谕和硕庄亲王等,从内务府官房内选择八处,作为管旗大臣公所。同时设立八旗满洲、蒙古、汉军三旗都统衙门。镶黄旗在捌棒胡同,正黄旗在古虎胡同,正白旗在烟桶胡同,正红旗在锦石坊街,镶白旗在东单牌楼新开路胡同,镶红旗在石驸马街之南,正蓝旗在崇文门内堂子胡同,镶蓝旗在宣武门内东宽街。每旗按月轮流管理八旗事务,叫做“当值”。

各都统的印,嘉庆以前都收贮在各都统家,有用印之事,令副都统等公同商量办理。雍正初曾有人上奏建议将都统印存于公署,但八旗大臣会议后,复奏认为印信贮存公署,须另派官兵看守,浪费人力,此议遂寝。实际上,公印放在私宅,效率并不高,这种八旋的积习,造成无印公文的大量存在。通常情况下,只有封印后,才准用无印的白文,且要在应行盖印文之处注明。针对这种不在封印期间也用白文的情况,雍正曾重申:“近见平常时节,亦有用白文者,恐不肖之徒从中作弊。嗣后除封印后用白文外,其平时用白文之处,永远停止。”同时规定,重新启动雍正二年(1724)停止过的预用空白制度。于每年封印前一日,预先用印钤盖空白文纸及封套,将数目登记明白,以备封印后遇有紧急公事行文之用。八旗公署行文预用空白文封由都统收贮,开印后将用过数目登记档案,未用者销毁。不久又下谕:“八旗都统奏事所奉谕旨,有应钤印传示者,有应口传晓谕者,有泛论者,亦有并非朕旨而诸臣误记者。似此不论其应否登记档案而概行登记者,亦必有之。著管理旗务之诸王都统等会同将记档之谕旨查看,其记载谬妄者是何意见,嗣后八旗大臣所奉谕旨内有应传示者,俱各呈览过再行钤印传示。”尽管当政者三令五申,但后来嘉庆时发现,八旗给各部院的公文上不用印的情况仍然大量存在。

雍正十分重视八旗印信与档案。雍正三年(1725)议准:“八旗事务俱有档案,必须分晰款项,查核清楚。除自雍正元年所奉特旨,并一切条陈准行事件,各旗俱已遵旨另行造册登记外,凡八旗所行事件,每旗各派副参领一员,将一争档案逐年查对,分晰款项开明总数。令八旗公同阅看。如有缺少者,缮写补入,造定档案。于接缝处钤印,收贮公所。”同时备份一套,与印信一齐收贮于都统家中。

雍正七年(1729)又谕令八旗:“凡咨行部院事件,俱令加封套,实封钤印递送。”“八旗一应奏折及覆奏之谕旨均粘连钤印敬谨收贮。并将年月事由及所奉谕旨,登记簿籍钤印,以备稽考。”

乾隆二十七年(1762),议准:“八旗向无衙署,都统印信俱存私宅,今衙署已建,嗣后八旗印篆,俱存贮各旗衙门,特派章京看守,印钥令各都统佩带。遇有钤印之事,会同印务参领监视钤盖。”

道光二十三年(1843)规定:“八旗都统印信,原设有兵丁看守,今复将库门添设锁钥,责成值宿印务章京经理,并派章京一员,骁骑校一员,兵丁十名,在彼值宿,轮流监守,遇有用印事件,派委参领一员,印务章京一员,会同值宿章京等钤盖印毕,仍由该参领等眼同值班章京封锁存库。”

由于八旗印信受到重视,八旗衙门开始设印房官。都统衙门专设印务章京,八旗印务章京等缺出,例于都统衙门行走之参领、佐领、骁骑校等内,择其优者,拟定正陪,引见补授。满洲每旗二人,蒙古每旗一人,汉军每旗二人。该印务章京通常还兼管银库。印房章京下有印房协理事务官,规定满洲每旗八人,蒙古每旗四人,汉军每旗六人,由该都统于世爵官及佐领、骁骑校内选择引见,令其兼理。此外,八旗印房还设印房笔帖式,满洲每旗八人,蒙古每旗四人,汉军每旗六人,由该旗都统于本旗护军、领催、马甲、闲散壮丁内拣选。印房最下层的则是印房外郎,规定满洲每旗一人,蒙古每旗二人,汉军每旗一人,外郎缺出,由该旗咨报吏部,行文国子监,于汉军官学生内拣选咨送吏部,考试翻译补用。六年期满,出具考语。咨送吏部,考职录用。

除八旗都统印外,八旗各级官员都有印信。康熙五十三年(1714),铸给左右翼前锋统领、扩军统领印两颗,一度曾代替过八旗都统印。乾隆三十四年(1769)奏准:“两翼前锋统领、八旗护军统领印信,各谨存公署,交值班护军校笔帖式护军等看守,遇用印,令协理事务护军参领等监用。”

雍正五年(1727),已开始颁铸系统的八旗参领关防及佐领图记。乾隆五十年(1785),谕,“近有不肖旗人,竟有私镌佐领图记撞骗之事。因八旗佐领图记,止镌清文,易于假摹,而人又难于辨别。以致若辈敢于如此亡行。各衙门印篆文,俱兼写清汉两体,若将八旗佐领图记,亦刻两体篆文,人既易于辨识,庶假摹之弊亦可以杜绝。著留京办事王大臣,及该部酌议,如改铸便宜,即将八旗佐领图记改铸两体篆字,换给应用。或可去其旧有字迹,另镌两体篆字之处,详筹定议具奏。”

大臣们奏议:八旗佐领图记,共计一千三百余颗。若一体另行改铸,未免需费繁多,不能迅速竣事,查向来铸印,俱先铸就铜模,然后镌刻篆文,今此项图记,尚无庸另行改铸,只须锉去旧有字迹,改镌清汉两篆。其锉去之处,分数无多。尚属厚重堪用。较之另铸图记,似为妥速。

另外神机营、健锐营等各营,也都有自己的衙署营印、关防,以及印房管理系统。例如咸丰十一年(1861)设立的神机营,以王公大臣为管理大臣,下设有印务处委员二人。道光十九年(1839)铸颁神机营银印,所有神机营印钥著议政王大臣佩带。

除京师八旗外,清廷在各地还设有“驻防八旗”。驻防八旗一般由满蒙汉旗合营,驻守在地方的满城中。其建制始于顺治二年(1645),主要设在政治中心、军事要隘,各按专城设将军、都统、副都统、城守尉、防守尉等官,统率所属旗兵分别防守各地方。以上各官所属旗兵都合满洲蒙古、汉军以为营,组成“佐领”若干。其官兵旗籍,仍隶属在京之原“佐领”管辖。驻防事务由兵部管辖。

将军,是驻防旗兵的最高长官,从一品,与同级总督会衔时,列名于总督前。全国共设驻防将军十三位,分别为:盛京将军、吉林将军、黑龙江将军、绥远将军、江宁将军、福州将军、杭州将军、荆州将军、西安将军、宁夏将军、伊犁将军、成都将军、广州将军。各军衙下都设有印房。另外,在张家口、热河还设有都统衙门。都统也是从一品,官阶与将军同,印制与将军同。

同时,在各地还设有副都统衙门。正二品官。其驻守地区设有将军的,归将军兼管,没有将军的,则独当一面,直接归兵部管辖。

城守尉为正三品官,有属将军、副都统管的,也有独当一面的。

驻防八旗系统用印自有内部规矩,比如京口副都统之印,只用于与驻防将军之间的公文,如果京口副都统要与中央各部院,包括与该地方各衙门行文,都要咨明驻防将军后用驻防将军印行文。

驻防将军印通常注明所在地,如乾隆十五年(1750),宁古塔将军移驻船厂。乾隆十六年(1751)兵部议准:船厂将军印,以及辖下四司,太平、永宁两仓监督等关防,下属巡检、教官等钤记,都改铸船厂字样。道光二十二年(1842),吉林将军印被盗。该将军印一向贮存在衙门印库,其印钥由将军佩带,由于印务主事用印后,没有及时将印封锁入库,导致被窃。此后,吉林将军改将印信存在自己的将军寓所,用印时拟轮派印务主事协领一员,笔帖式二员监视。并将每天用印文书,在号簿内详细注明件数,盖印为凭。


中国档案报/2017年/4月/7日/第004版

兰台集萃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从清漪园到颐和园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最新信息
清代太液池冰嬉大典兴衰
御苑深处钟自鸣
从清帝御制诗文看圆明园“坦坦…
一部推进清代皇家园林研究的重…
清帝笔下的圆明园方壶胜景
清代圆明园与紫禁城关系考辨
“洞天福地”说与圆明园 “别…
当康熙帝爱上畅春园(下)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