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历史文化 >> 详细内容
圆明园青铜鼠首、兔首令人心酸而富于戏剧性变化的历史命运
来源:清史所 作者:王开玺 点击数:293 更新时间:2018-6-17


自乾隆二十五年(1760 年)海晏堂建成后,青铜鼠首、兔首与其他牛首、虎首等十二生肖兽首就守候于皇家园林圆明园内。整整一百年后的186010月,英法侵略者闯入园中,大肆焚掠。圆明园海晏堂前的十二生肖铜兽首,从此被劫掠到了异国他乡。这十二生肖兽首的各自命运虽有所不同,但辗转流离,命运多舛,则是其共同的命运特征。

在此之前,圆明园的牛首、猴首、虎首、猪首、马首铜像,都已惨遭拍卖的命运,中国人民为拍得这五个兽首,共付出了一个多亿人民币的代价。

最初圆明园的兔首与鼠首铜像,被一位奥地利传教士带回了欧洲。此后,便与圆明园其他兽首一样,惨遭数次辗转拍卖的命运。大约在二十世纪八十年初,法国的阿莱克斯•库格(Alexis Kugel)兄弟从这位奥地利传教士的后代那里购买圆明园铜兔首、铜鼠首,买卖成效价不过几千美元。后来,法国古董收藏家爱立克斯以什么价钱购得了这两个兽首,我们目前还并不知晓。但是,他在1987年转卖给法国人伊夫•圣罗兰时的价格,大约是五十万美元(由于法国收藏家爱立克斯并未透露转卖这两个兽首给法国人伊夫•圣罗兰时的具体价格,只是笼统地说“仅仅收了他几十万美金”。笔者认为,如果爱立克斯的转卖价格在三十万元以下,

大概会以“不过才二三十万美元”来表述;如果转卖价格在八十万元以上,大概会以“不到一百万美元”来表述。我们估计其转卖价在三十万到八十万之间,故取五十万为大概约数)。

2008 10 月,佳士得公司宣布,将于2009 2 月拍卖法国人著名时装大师伊夫•圣罗兰及其伴侣皮埃尔•贝尔热收藏的圆明园十二生肖头像中的青铜鼠首和兔首两件文物。圆明园青铜鼠首和兔首也开始面临惨遭拍卖的命运。佳士得公司拍卖圆明园青铜鼠首和兔首的行为,引起了广大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与反对。为此,2009 1 16日,中国律师刘洋、牛宪锋等人在北京发起成立了“追索圆明园海外流失文物诉讼律师志愿团”,试图直接向法国法院提出法律诉讼,以阻止佳士得拍卖行的拍卖行为,并要求将青铜鼠首和兔首归还中国。

2 24 日,法国法院以“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对于本案没有直接请求权为由,驳回其关于要求停止拍卖、禁止拍卖的诉讼请求。

2009225日(法国巴黎时间),佳士得拍卖活动如期举行。中国人民试图采用相关国际法法律的手段追索流失海外文物的第一次努力遭到失败。

在这次拍卖活动中,厦门商人,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收藏顾问蔡铭超,以3149 万欧元的高价(两个兽首铜雕像的竞拍价加手续费,共折合人民币约2.9亿元)竞拍成功。超高价值的两个兽首,很快就将回到它的故乡。然而,它们似乎仍是流年不利,无法改变其继续漂流海外,任人宰割的命运。

蔡铭超突然表示,自己虽然竞拍成功,但决不会付款。

对于这一违反竞拍规则的事件,国内、海外议论纷纷,毁誉不一。

一些外国媒体,指责中国人这一“拍而不买”,“故意搅局”的作法违背了诚信的原则。部分中国人对这一作法也表示不理解,不支持。他们认为,这是“匹夫之勇,丢了中国人的面子”,“选择参加竞拍,以不付款的作为导致拍品流拍,多少有点无赖的嫌疑”,“这种公然的耍赖行为,只会破坏社会信任机制,损人不利己,在文明社会,永远难以为自己、为国家、为民族赢得尊严”。中国人完全没有必要“以无赖对付无耻”。

但是,有更多的中国人则称赞这一行动是爱国的行为,“在抵制这一场损害中国人民利益和感情的不正当拍卖过程中”,“让世界看到来自中国民间的力量与智慧”。“体现

出了合理利用规则的智慧”。芝加哥大学文化政策中心教授Lawrence Rothfield也认为“这是一个聪明的举动,在将来其他国家类似的有争议的文物拍卖中可能被使用”。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高美斯先生也对这一作法表示充分的理解,认为这“是不得已的办法,否则兽

首将真正流失”,并且称赞“蔡铭超很有勇气”。

蔡铭超这一超乎寻常的“搅局”行为,特别是中国人民“万众一心”的声讨,似乎起到了人们意想不到的客观效果。在这一事件中,持有这两件兽首的人,虽然占据着持有者的有利优势地位,但在道义方面却处于劣势,至少没有优势。中国人采用包括“拍而不买”等各种方式方法表示自己强烈不满的作法,使得他们多多少少地有些颜面扫地。他们或是有些许的气馁,或许是感觉到这两件兽首已不再具有“奇货可居”的超级财富效应,已经有些“烫手山芋”感觉。据法新社台北2009 107 日电报道,伊夫•圣罗兰的伴侣皮埃尔•贝尔热说,圆明园铜兔首、鼠首流拍后,他曾设想将这两件兽首捐赠给台湾的故宫博物院,“但他们(指台湾方面)不想引发与中国大陆的冲突”,因而遭到拒绝。

而据中央社台北10 7 日电报道,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功鑫在接受中国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李庆华,有关为何拒绝接收中华文物的质询时表示,她在与圆明园鼠首与兔首收藏者、法国圣罗兰家族的皮埃尔•贝尔热见面时,贝尔热说的是“不卖也不送”。

其事实真相究竟如何,究竟是法国的兽首持有者希望无偿捐赠,而台湾故宫博物院出于某种考虑而真的予以了拒绝?还是台湾故宫博物院因无法确切明白法国持有人“不卖也不送”的含义,而不了了之,现今似乎仍是个谜。但是,2009 2 18 日,即佳士得公司执意拍卖圆明园兔首、鼠首的七八天前,皮埃尔•贝尔热有关中国人“与其被两个兽首激怒,不如多关心人权问题,如果中国让达赖回西藏,我会将两个兽首亲自交还给中国”的讲话,似乎使我们感测到“不卖也不送”的某些内容信息。

此后,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团,法国PPR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家族,以两次分别竞拍的方式,拍得了这两件圆明园青铜鼠首和兔首。虽然人们还并不知晓具体的成交价格,但肯定不是蔡铭超当时拍下的每个兽首1400万欧元的天价。

2013 4 26 日,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先生会见中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等人时表示,他将代表皮诺家族向中国政府捐赠流失海外的圆明园青铜鼠首和兔首。这一结果绝对是当时的任何人都未曾预料到的,圆明园这两个兽首的命运发生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也是许多人未曾预料到的。

至于皮诺家族捐赠圆明园鼠首和兔首的原因是什么,人们议论纷纷,莫衷一是,我们局外人是无从知晓的。但是,笔者需要特别指出的是:

第一,弗朗索瓦•亨利•皮诺,不仅是法国PPR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同时又是

佳士得拍卖公司的大股东。

第二,20092月,佳士得拍卖公司不顾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执意拍圆明园铜兔首、鼠首事件后,中国政府发表了《国家文物局关于佳士得公司拍卖圆明园铜像事宜的声明》,并向“国家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处”下发了《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加强了对佳士得拍卖行及其委托公司、人个在我国申报进出境文物的审核。任何人都能清楚地从中读懂中国政府的态度,都会明白佳士得公司日后在中国开展业务,将会受到特殊的“关照”。

第三,做为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团的法国PPR集团,不会对中国这样一个广大的市场没有兴趣。圆明园青铜兔首、鼠首从拍卖到捐赠这一事件充分证明,面对世界各国强烈要求流失文物回归的舆论压力,无论是这两件兽首的原来持有者皮埃尔•贝尔热,还是包括佳士得拍卖行大股东的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在内的其他法国人士的态度,都发生了重要而明显的变化。圆明园青铜鼠首、兔首在不久的将来,即将结束其漂泊海外的命运,回到它魂牵梦萦的故乡,日思夜想的祖国。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颐和园十七孔桥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圆明园万花阵
  最新信息
《红楼梦》中的“俄罗斯风”
全面认识三山五园的历史地位
清史知微 曹雪芹探“番子营”
圆明园不会忘记——张恩荫先生…
圆明园内争蟹案
京西文化的核心:园林隐逸文化
是是非非说九州
“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