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建筑艺术 >> 详细内容
圆明园凤麟洲形象的多重书写
来源:清史所 作者:尤李 点击数:144 更新时间:2019-1-14


摘要:文章主要通过清帝御制诗来探讨其对圆明园凤麟洲形象的书写。在清帝的笔下,圆明园的凤麟洲经过陆续叠加而塑造出多重形象。它既是避暑佳处、人间仙境和祥瑞之地,又体现出重农思想。这不仅蕴含自然景观和个人观感,还承载着时代的斑斑印痕,负载着清帝的统治理念。

关键词:圆明园 凤麟洲 书写

凤麟洲位于圆明三园(即圆明园、长春园和绮春园)之一绮春园的东湖之中,由东、西两座岛屿组成。此二岛占地约3800平方米,岛上的建筑面积约1150平方米。在乾隆年间,绮春园已经并入圆明园,而凤麟洲岛上的建筑则在嘉庆十二年(1807)改建而成。凤麟洲的东岛较小,置值房院。其主要建筑为西岛上的凤麟洲和绣漪轩。凤麟洲为七间两卷殿接前抱厦五间,外檐悬“凤麟洲”匾,内额为“祥征郊棷”。凤麟洲大殿东侧跨院为三间两卷殿。殿内前卷明间设床,殿前为花窗小院,南设月亮门。绣漪轩为凤麟洲前敞厅三间,外檐悬“绣漪轩”匾,此轩后边与大殿有回廊相连,前设游船码头。此外,绣漪轩尚有外檐匾“映碧”和内檐匾“寰海镜征”, 悬于何址不详。东、西二岛由曲桥相连。清仁宗、清宣宗和清文宗三帝均喜至此游赏,并留下不少题咏。清仁宗颙琰作《绮春园记》称:

园(即绮春园)北平湖百顷,碧浪涵空,远印西山,近连太液,洲屿掩映,花木回环,殿宇五楹,高深明达,楣梠额曰“凤麟洲”。

在嘉庆朝,绮春园已然成为清仁宗园居理政的主要场所,凤麟洲的地位遂愈发重要。

贾珺提及圆明园的凤麟洲是一处海上仙山型景区。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样式雷《凤麟洲平面图》,体现道光、咸丰时期的格局。《圆明园百景图志》概述了凤麟洲的建筑布局及功能。郭福祥介绍过清仁宗的两方关于凤麟洲的宝玺,指出该景观的构造、布局出自六朝人《十洲记》的典故,凤麟洲为道教传说中的“十洲”之一,并简要分析了清仁宗吟咏凤麟洲的诗句。“十洲”传说渊源于古代神话、巫术、纬书中的河图地理,经过道教的改造和吸收,成为道教仙境说。“十洲”说流传于六朝社会,至唐代为教内外普遍接受,并以“十洲三岛”说象征仙境,与“洞天福地”说结合。“十洲”传说发展至明末,即随着道教而固定化。

清仁宗、清宣宗和清文宗在圆明园园居理政时,撰写了一批描述凤麟洲的诗句,其史料价值尚未充分发掘。本文拟通过解读这些御制诗来分析清帝对凤麟洲形象的书写,以求教于方家。

一、避暑佳处

绮春园东湖中的凤麟洲作为避暑的绝佳之地,成为清帝反复吟咏的主题。

嘉庆十二年(1807) 六月,清仁宗作《凤麟洲》曰:

平湖扬清风,纱疏纳新爽。

锦漪漾轻纹,霞光印晃朗。

远汀茂林围,鸣蝉送繁响。

静觉烦暑消,心神乐安养。

古书默探寻,稍助知识广。

学问总无停,加益善日长。

其中“平湖扬清风”、“纱疏纳新爽”、“静觉烦暑消,心神乐安养”云云,充分体现出这是避暑胜地。不仅如此,清仁宗还进一步指出此系读书、做学问之佳处。

在这一年,清仁宗作诗《凤麟洲》道:

避暑无逾此,芳洲舟可通。

回廊环曲折,虚牖启玲珑。

庭印一奁镜,窗含四面风。

远峰清影蘸,茂树碧阴充。

月问南楼上,亭开北渚崇。

虹桥连岸右,松嶂峙池东。

胜境诚难绘,游心兴岂穷?

建新仍蒨境,尚俭念卑宫。

“亭开北渚崇”之下小注云:“问月楼在洲之南境,绿亭在洲之北。”所谓“避暑无逾此”、“窗含四面风”、“胜境诚难绘”,明确显示此乃避暑胜地。

在这一年,清仁宗又撰《凤麟洲对雨》云:

时行应律除炎暵,酝酿高空沛泽饶。

雨注云浓风荐爽,窗虚庭敞暑全消。

檐端银箭千条挂,水面骊珠百斛跳。

嘉澍霏甘乐酣畅,郊原遥识溉禾苗。

“窗虚庭敞暑全消”表达这里是避暑佳处,“郊原遥识溉禾苗”体现清仁宗关心农业生产。

嘉庆十二年(1807),清仁宗再作诗《凤麟洲》曰:

南园避暑最佳处,境届秋初景益清。

湖影澄青浮岛屿,林光澹碧荫轩楹。

荷汀掩映云霞绕,苇岸微茫鸥鹭盟。

爽籁披襟庭院回,漪澜溶漾印空明。

在该首诗中,清仁宗明确认定凤麟洲系“南园避暑最佳处”,并选取典型的景观和植物(如“荷汀”、“云霞”、“鸥鹭”、“爽籁”和“漪澜”)来映衬此避暑胜地。

嘉庆十三年(1808),清仁宗作《凤麟洲》道:

放棹南湖曲渚过,天澄雨足景舒和。

芳洲据胜真超俗,佳境留诗不厌多。

红逗余霞成绮绣,碧垂柳岸舞婆娑。

化机静验无时息,又见田田出水荷。

其中“天澄雨足景舒和”、“芳洲据胜真超俗”之辞,衬托出此乃水中避暑佳境。

在这一年,清仁宗又作诗《凤麟洲》曰:

海外奚能问阆壶,世间烦暑此洲无。

薰含平渚萦青柳,烟暗遥汀织绿芜。

悦目赏心真胜槩,求仙驻景实殊途。

几余清课消长昼,习字敲吟仍昔模。

在这首诗中,清仁宗将凤麟洲渲染为赏心悦目的避暑之地, 正所谓“世间烦暑此洲无”、“悦目赏心真胜槩”。

嘉庆十五年(1810),清仁宗撰《南湖泛舟至凤麟洲》云:

御园初夏气和畅,试放兰桡泛锦波。

高柳临汀蘸翠缕,遥峰捲幔印青螺。

桥东胜境开芳渚,楼北方亭近曲阿。

延览仙洲趂几暇,怡情物外会心多。

该首诗既抒发泛舟的乐趣(“试放兰桡泛锦波”),还选取典型景观“高柳”、“遥峰”、“桥”和“方亭”将此地描绘成避暑佳境。

二、人间仙境

凤麟洲原本是带有博物性质的海外仙山,后被道教吸收,成为道教中的仙境乐园。清仁宗在描绘圆明园凤麟洲的诗中常常讨论这一思想。

嘉庆十一年(1806),清仁宗作《凤麟洲十二韵》:

导堙开蒨沼,秋水漾清池。

轩榭额仍昔,凤麟景擅奇。

虚明百顷挹,凉燠四时宜。

层叠浮青嶂,周围印碧漪。

枫屏绘崖壁,雁字写川湄。

一目天光回,半窗旭影移。

拈题有所得,即景独含思。

秦汉求无已,蓬瀛孰见之?

诞词真刺谬,妄念动愚痴。

漫植三株树,谁夕九叶芝。

迷途去不返,正道见难期。

图治祛邪诡,荡平臻皞熙。

清仁宗首先描述凤麟洲如仙境般的美景。所云“秦汉求无已”,为引用秦始皇、汉武帝求海中仙山的长生药之典故。而“蓬瀛孰见之”,则表明清仁宗认为此举不可取。

嘉庆十二年(1807),清仁宗作诗《凤麟洲有会》:

达士能安常,哲人贵知止。

御极抚万方,宅心凛顾諟。

莫为天下先,妄念不可起。

静待事几来,澄中观至理。

平易近众情,大道无奇诡。

题额屏痴愚,三山隔弱水。

其中“三山”指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海上三座神山:方壶(方丈)、蓬壶(蓬莱)和瀛壶(瀛洲),或称“三岛”。而清仁宗却认定到传说中的海上三山求成仙只是“妄念”而已。

嘉庆十四年(1809),清仁宗作《凤麟洲晴望》曰:

林收积蔼放新晴,候转初秋景倍清。

窗纳商飔挹神爽,庭辉皎旭印心明。

寰中化未臻淳茂,海外境空标阆瀛。

建极治民除妄想,德功言立即长生。

其中“德功言立即长生”之下小注云:

神仙之说,起于周之季世,盛于秦皇汉武之朝。虽术士荒唐,逞其邪说,而人之受其愚惑,亦由骄侈之心先自中之。试观秦皇汉武之锐志求仙,盖欲得长生耳。故时或觉其诈妄,而终于不悟也。然究其所谓长生可致者,固安在哉?因思人君御宇,惟当以正心诚意为修身之本,而措之于治平之要道。凡所谓德、功、言三者之立,仍本之古圣王治世之大经大法, 乃可与易象典谟并垂天壤,传之无穷。此长生真诀,不朽良规,当不外是欤?

以此视之,清仁宗认为凤麟洲之自然景观确如人间仙境,但是对秦始皇、汉武帝运用神仙方术求长生之举不以为然,认定君主正心、诚意、修身、治国、平天下,德、功、言立才是真正的求长生之道。清仁宗的这一理念明显源自儒学“内圣外王”的思想。

嘉庆十九年(1814),清仁宗的《南湖春泛至凤麟洲》吟道:

一湖新水漾清涟,缓放兰桡芳渚前。

目极山延楼外绘,坐游身在镜中天。

柔苞红坼桃舒颊,弱缕青梳柳起眠。

弭棹仙洲探静赏,绮春胜槩付吟笺。

“镜中天”、“仙洲”和“胜槩”之语充分点出这里是园中胜地、人间仙境。

嘉庆二十年(1815),清仁宗撰《凤麟洲》曰:

建极御臣民,治功六合广。

万几最纷烦,勤敬寸心养。

正己饬四维,必先除妄想。

秦汉鉴戒存,求仙致邪枉。

海外极渺茫,奚能涉漭沆。

观额自省衷,澹泊襟怀爽。

显而易见,清仁宗不赞成秦始皇、汉武帝向海中求仙之举,强调君主勤政、治国和自省。

嘉庆二十五年(1820),清仁宗作《凤麟洲》云:

三篙春水漾芳洲,放棹晴波偶泛游。

暖旭扬汀金浪叠,和风拂渚碧漪浮。

柔莎冉冉轻茵展,嫩柳依依细线抽。

延览园林欣润泽,关心武陟靖黄流。

在清仁宗的笔下,“春水漾芳洲”、“和风”、绿草与“嫩柳”等共同构成绚丽的春景,彰显人间仙境之意涵。而且,清仁宗在欣赏春色的同时,还挂念着位于黄河北岸的武陟县(今河南武陟)的抗洪问题。据研究,在清仁宗时期,黄河频频泛滥、决口,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清仁宗耗费很大的精力和财力整治黄河,但是仍然停留在灾后防治的被动措施上,治河也是屡决屡堵,屡堵屡决。

西岛上的绣漪轩为圆明园凤麟洲的主要建筑。清仁宗对此亦有几首诗吟咏。嘉庆十一年(1806),清仁宗作《绣漪轩》吟道:

水天一色印高秋,四面清漪漾锦洲。

岚黛林姿相映带,云光雁影共沈浮。

开帘碧染阶前镜,捲幔青连汀外楼。

静葆中和养几暇,集虚观妙匪他求。

清仁宗除了描绘绣漪轩的美景, 还抒发在此养生、修行的愿望。

嘉庆十二年(1807),清仁宗再作诗《绣漪轩》:

百顷漪澜漾,澄光印素心。

琢磨明镜朗,屏绝俗尘侵。

鉴水知清浊,用才辨浅深。

易盈必倾竭,无欲始渊沈。

源濬流斯洁,形端影可寻。

临轩神会远,兴寄五言吟。

在这首诗中,清仁宗选取典型的景物水波和水面进行描写,起到比兴的作用,所云“屏绝俗尘侵”、“临轩神会远”,则将绣漪轩视为与世隔绝的神仙境界,其目的是寄托自己的向往之情。

要而言之,清仁宗尽管不认同向海中仙山求长生药的做法,但他在吟诵凤麟洲的诗中, 仍然将其自然美景描述为令人神往的人间仙境。

三、祥瑞之地

《白虎通》谓:“德至鸟兽,则凤皇翔,…… 麒麟臻。”在古代,政治是否修明的证据就是凤凰或麒麟是否出现。清仁宗在吟咏凤麟洲的诗中频频将凤凰、麒麟的到来视为太平盛世的象征。

嘉庆十三年(1808),清仁宗撰《游凤麟洲即景》:

玉结南湖暎空碧,光凝洲屿渺无迹。

冰床试放饮绿亭,宛如行车乘石陌。

琉璃世界仙馆开,窗明几净澄纤埃。

旭暎松崖荫满砌,雪含春泽香盈梅。

蓬莱何有原寓意,一念宵旰图郅治。

翔凤游麟漫征祥,秽岁安民诚上瑞。

在该首诗中,清仁宗不仅认为凤麟洲是仙境,还特别强调太平盛世的祥瑞:“翔凤游麟漫征祥,秽岁安民诚上瑞”。

嘉庆十四年(1809),清仁宗作《南湖泛舟至凤麟洲》云:

和蔼晴波印碧流,南湖放棹溯芳洲。

东崖幽秀平林接,西渚嵯峨远岭浮。

心赏岂耽宫室美,德修庶冀凤麟游。

卷阿胜境娱清暇,知命观生不妄求。

清仁宗除了描述胜景,还声明自己不在此妄求长生,而希望通过自己的修德,感召凤凰、麒麟来游。

嘉庆十五年(1810),清仁宗作《凤麟洲》吟道:

漪澜四面绕芳洲,杨柳堤边试放舟。

芬漾荷汀盖遥立,风来桐院叶初浮。

气清绿野全无暑,云净青霄已报秋。

自愧治民才德薄,奚能感召凤麟游?

在这首诗中,清仁宗以凤麟洲的美景比兴,重点强调君主有才有德方能感召凤凰、麒麟游览至此。

嘉庆十六年(1811),清仁宗作诗《凤麟洲》曰:

稽古汉儒语,天人三策陈。

感召理不爽,休咎原相因。

主敬勿懈忽,以诚御众臣。

大公示无我,胞与怀斯民。

为君首立德,庶可致凤麟。

予衷自强勉,寰宇期平均。

在西汉时期,汉武帝成为乾纲独断之君后,召集各地贤良,在面试儒生董仲舒之时,就天道、人世和治乱三个方面的问题,提出策问,董仲舒一一作答,史称“《天人三策》”。此即是清仁宗诗中所言“稽古汉儒语,天人三策陈”。

汉儒董仲舒非常强调君主“任德教”,“以德善化民”。清仁宗称董仲舒的《天人三策》“感召理不爽,休咎原相因”,其实意指董仲舒建立了一套天人感应体系,认为君主的德行、施政与祥瑞、灾异密切相关。清仁宗既引用此典,又指出君主有德,便能召来凤凰、麒麟,天下太平。

嘉庆十六年(1811),清仁宗又作诗《凤麟洲》吟道:

放棹南湖春水足,仙洲杰峙碧波环。

霞辉北渚连青屿,云起西崖掩翠鬟。

惟愿安澜朝四海,不求炼药访三山。

农登民靖真祥瑞,几见凤麟游世间。

清仁宗显然不赞成到传说中的三座仙山求仙药,而认为庄稼丰收、民众安宁才是真正的祥瑞,才能招来凤凰、麒麟。

嘉庆十七年(1812),清仁宗作《凤麟洲》云:

广厦含薰夏日宜,几余莅止每留诗。

茂林青荫百重幄,虚槛碧浮四面漪。

仪凤游麟岂可望,安民化俗尚无期。

前修强勉敢疏怠,学业未臻天命知。

清仁宗尽管明言“仪凤游麟岂可望”,其实内心对凤凰、麒麟这种祥瑞还是非常企盼的,认为自己“安民化俗”、“前修强勉”便有望感召凤凰、麒麟。

嘉庆十八年(1813),清仁宗作诗《凤麟洲》曰:

放舟东泊碧洲浔,遣闷溯洄胜槩寻。

欲致凤麟修实政,渴思雨泽本诚心。

求仙妄念屏邪说,希圣嘉谟矢素忱。

水殿题楣具深意,排忧即境偶摛吟。

由此可知:清仁宗主张以修实政的方式感召祥瑞凤凰、麒麟,认为以神仙之术求仙乃“妄念”、“邪说”。

嘉庆十九年(1814),清仁宗作《凤麟洲》道:

宇宙广大诚难治,六合之外应弃置。

求仙炼药妄想生,秦皇汉武皆好利。

一人心智对庶民,凛乎驭朽习未淳。

浇俗鼓惑远正道,德薄奚能致凤麟?

清仁宗在此重申不认同秦始皇、汉武帝“求仙炼药”以求长生的方式,主张治民、君主有德方能感召凤凰、麒麟。

嘉庆二十一年(1816),清仁宗作《凤麟洲》云:

年丰俗正瑞方真,德薄奚能致凤麟?

念典无为先寡欲,守成有本在依仁。

宅心端谨永刚健,妄合刀圭鄙汉秦。

能者养之理精粹,自求多福勉修身。

实际上,清仁宗就是一名守成之君。他认为农业丰收,君主修身、积德,才能感召凤凰、麒麟,求福得靠自身修行。

嘉庆二十二年(1817),清仁宗作《凤麟洲》曰:

放棹南湖漫问津,芳洲宛在绿杨滨。

日烘锦浪晃文绮,风叠澄波皱麹尘。

适性偶探溪壑胜,得间仍向简编亲。

雨旸合序真祥瑞,孰见郊原来凤麟?

这首诗重在写景抒情,最后的落脚点在于雨天晴天符合规律,方能召来真正的祥瑞,即凤凰、麒麟游览郊原。

嘉庆二十三年(1818),清仁宗作《凤麟洲》云:

石矶缓放木兰舟,系缆桥东泊碧洲。

日印波光叠鳞灿,风摇柳影漾丝柔。

窗中列岫云容薄,槛外方亭松荫幽。

题额凤麟勉修德,爱民养福自心求。

该首诗的前6句写景,最后2句点出君主自身修德以感召凤凰、麒麟,爱民以养福的观念。

嘉庆二十四年(1819),清仁宗撰《凤麟洲》言:

闰夏小年曰引伸,泛舟方溆泊溪漘。

松窗烟静笼青縠,柳岸风轻皱碧尘。

拈咏怡情仍习旧,观书明理庶知新。

民生总未臻康阜,德薄奚能致凤麟?

清仁宗除了咏景抒情,还将民众的安乐富庶、君主修德与召来祥瑞凤凰、麒麟直接联系。

在这一年,清仁宗再作诗《凤麟洲》吟道:

秋水澄清红蓼洲,石桥西岸放扁舟。

治铜偶设凤麟像,致此还须政治修。

三岛十洲皆寓言,求仙炼药总浮论。

由来仁者得其寿,立极保民养福原。

由此可见,凤麟洲还供奉着凤凰和麒麟的铜像。清仁宗再次强调欲召来凤凰、麒麟,必须政治清明,所谓的仙境“三岛十洲”都是寓言,而在“三岛十洲”求仙炼药俱为空虚不实的言论,仁慈者便能长寿,为百姓做事便是为自身造福。不仅如此,清仁宗还将君主个人长寿视为祥瑞。嘉庆二十四年(1819)谕:“朕自周甲已逾,励勤未怠,真可谓国家祥瑞之大者。”

嘉庆十三年(1808),清仁宗针对内阁因皇长孙诞生缓进刑名本章的情况,谕:“朕非好言祥瑞之主,惟知勤政爱民耳。”实际上,清仁宗并非完全不喜祥瑞之君。如前文所示,清仁宗在吟咏凤麟洲的诗中屡次反问“德薄奚能致凤麟”,可见他高度认同这套理论:君主有大德便能够感召祥瑞、迎来太平盛世。其实,在嘉庆朝,清朝的盛世气象已经一去不复返, 吏治败坏、经济迟滞、武备废弛,社会危机四伏。清仁宗本人亦为遵循旧章、鲜有变革的守成之君。他追求太平盛世的理想与客观现实存在不小的距离。

咸丰六年(1856)夏,清文宗《题凤麟洲》云:

对时育物匪求仙,面面清流足旷然。

郊棷祥征符圣德,丕基敬绍宝惟贤。

在传说中,凤凰、麒麟这种祥瑞皆出现在“郊棷”,即郊薮。清文宗清晰明白地声明他在凤麟洲不是为了求仙,而是期盼自身的道德、贤明能够感召凤凰、麒麟来游,体现天下大治。实际上,在咸丰朝,整个国家已经积弊丛生,面临内忧(太平天国运动)和外患(外国侵略)两大难题,可以说不得一日之安宁。因此,清文宗在惨淡经营这一千疮百孔的帝国的同时,也只能在诗中憧憬自己的美好愿望。

四、重农思想

清仁宗和清宣宗俱为不折不扣的农本主义者。这两位帝王吟咏凤麟洲的诗中亦不时体现这一思想。

嘉庆十二年(1807),清仁宗作诗《绣漪轩》吟咏凤麟洲的这一景观:

律转新秋佳日多,临湖殿阁对岩阿。

明霞绚彩萦青嶂,商籁含漪叠碧波。

林际蝉声透清切,汀前鹭影舞婆娑。

甫田百谷将成熟,乐与民同鼓太和。

清仁宗不仅选取典型景物颂扬凤麟洲之美景,同时还挂念庄稼的丰收,希望能够与民众一同庆祝丰登之岁。在乾嘉时代,人口激增,国家面临着空前的人口压力。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清仁宗自然万分关注这个庞大农业帝国的丰收与歉收情况。

嘉庆十三年(1808),清仁宗撰《凤麟洲》曰:

新波叠碧渚,清影印回廊。

岸柳拖长线,汀花舒静香。

授时念耕稼,观水鉴沧浪。

源洁流斯澈,晴辉映远塘。

这首诗在描绘自然美景的同时,表达“授时念耕稼”的思想。

嘉庆十四年(1809),清仁宗作《凤麟洲诸胜诗以志事》:

甘雨透滋亩亩充,麦登禾长近天中。

授时沐泽占逢稔,怀古临风漫吊忠。

节度例陈九龙泛,心期乐与万方同。

君舟民水臣操楫,共济感酬考眷隆。

清仁宗强调君民的舟水关系,十分关注雨水的充足、庄稼的生长和丰收,并将之归于其父清高宗的眷顾和厚爱。

嘉庆十七年(1812),清仁宗撰《凤麟洲》道:

南湖试泛木兰舟,密荫千章绕碧洲。

春夏时殷念农事,凤麟岂拟待仙俦?

殚心惟愿寰中治,祛妄何须海外求?

屏绝贪痴存敬慎,修身立命大丹头。

清仁宗再次表达自己不屑于服食丹药以求长生的做法,注重农事、治理天下,君主个人的修身立命才是真正的长生之道。

遗憾的是,清仁宗的农本思想走向了反面。在嘉庆朝,国家已经面临民生凋敝的困境。可是清仁宗却顽固地坚持“重本抑末”思想,为防止不稳定因素,采取保守的经济政策,限制矿业生产,禁止民人出关垦荒谋生。这种经济政策加剧了社会动荡。清仁宗片面重农的观念无疑与西方工业革命和世界潮流拉开了距离。

至道光朝,社会经济日渐恶化,以圆明园为核心的清代皇家园林全面衰落。清宣宗仍然坚持园居理政,留下一批关于圆明园的诗文。道光三年(1823),清宣宗作诗《凤麟洲》云:

非尚来游凤与麟,湖光山色景斯真。

阴阴绿荫藏黄鸟,淼淼清波跃锦鳞。

坐爱虚窗生爽籁,行看静境屏嚣尘。

抚时念切农功急,伫望甘霖远近均。

清宣宗在诗中明确宣称自己不崇尚凤凰、麒麟游览到此的祥瑞,而是急切地挂念着农事, 盼望上天能够均衡地向各地降雨,以利于庄稼的生长。与之对应,道光朝的经济政策也体现出“以农为本”的特征。此无疑有悖于世界大势。而现实情况是:在道光朝,国库空虚、吏治败坏、军事废弛、民变频仍、列强觊觎,社会危机日益加深,即使清宣宗本人勤政俭朴,采取过一些整顿内政、匡救弊政的举措,亦无法挽救王朝之颓势。面对内外交困的境地,谓清宣宗内心丝毫不渴望凤凰、麒麟来游、盛世重现,恐非实情。

五、赘 言

综上所述,在清帝的笔下,圆明园的凤麟洲经过陆续叠加而塑造出多重形象。它既是避暑佳处、人间仙境和祥瑞之地,又体现出重农思想。这不仅蕴含自然景观和个人观感,还承载着时代的斑斑印痕,负载着清帝的统治理念。

其实,在清仁宗、清宣宗和清文宗时代,清王朝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可是,这三位皇帝依然在园居理政的同时,作诗吟诵圆明园的凤麟洲,热切企盼着作为祥瑞的凤凰、麒麟到此地游览,为自己的统治涂上一层太平盛世的光彩。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清王朝江河日下之势已不可逆转。

*本文选自《北京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05期,注释部分从略。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颐和园十七孔桥
  最新信息
御苑深处钟自鸣
从清帝御制诗文看圆明园“坦坦…
一部推进清代皇家园林研究的重…
清帝笔下的圆明园方壶胜景
清代圆明园与紫禁城关系考辨
“洞天福地”说与圆明园 “别…
当康熙帝爱上畅春园(下)
当康熙帝爱上畅春园(上)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