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学术通论 >> 详细内容
当康熙帝爱上畅春园(下)
来源:清史所 作者:阚红柳 点击数:350 更新时间:2019-2-10

【来 源】中国经营报2018.04.16E02版 先锋话题


康熙皇帝修畅春园的初心,是在山水上佳的京城西北郊,有一处休闲疗养、乐享天伦的私密园林,而它最终有别于一般私家园林的根本特点,还在其御园的政治属性。

 园居而不废政事,此乃康熙帝力行不怠的作风,他曾总结:“朕听政三十年,夙兴夜寐,有奏即答,或有紧要事,辄秉烛裁决。”  

随着皇帝驻留畅春园之时日一年多于一年,园居理政由权宜渐转为常态。自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始,玄烨在畅春园内的听政地点定为澹宁居。以帝王为绝对核心的专制王朝,其内廷决策场所往往随皇帝行止而不时发生变化。康熙一朝,畅春园成了紫禁城外的又一处权力中枢所在。   

皇城西北副中心   

康熙帝在畅春园处理的政事种类繁多,包括臣僚觐见、任命官员、庶吉士散馆(结业考试)、阅试武举骑射、赐宴蒙古王公大臣、接见外国使节等等。   

翰林等官员轮值南书房,是康熙朝政治的特色之一。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该制度形成,轮值的翰林除了帮助皇帝处理章奏外,还相与吟诗唱和,是玄烨忙里偷闲、放松休息的好助手。好学上进的皇帝平日跟才识丰赡的汉人翰林们切磋交流,不仅增进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认识,还能进一步笼络、控制汉臣。畅春园内建有南书房值庐,皇帝驻跸时,原在紫禁城内当班的南书房词臣,按照惯例也随从入值。   

畅春园远在西郊,朝臣赴园办理事务,往往天还没亮就要出门,晓出暮归,备极辛苦。如历仕康雍乾三朝的官员甘汝来所述:   

黯淡星光玉漏迟, 忽夜出便门西。远灯明灭依荒寺,春水澄鲜淡绿溪。月到树头惊犬吠,梦回马上听莺啼。最怜曙色依微里,麦垄才过又柳堤。   

大半辈子生活在康熙朝的著名文人查慎行也说过:三月十八日,晓出西便门,至畅春园天始明。为了公务方便,畅春园周围开始修建一些小型园林,作为官员们临时休息的场所,也有不少官员在西郊一带赁屋居住,无形中推动了当地经济发展。   

康熙帝在畅春园处理的繁复政务之中,又以民族事务以及对外事务为重。为加强满蒙关系,他多次于畅春园赐宴外藩蒙古,并逐渐形成定例,赐宴场所有含淳堂、万寿亭、万树红霞、九经三事殿等处。畅春园也每每成为接见外国来使之地,如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在畅春园的九经三事殿,康熙帝接见了葡萄牙使臣斐拉理、罗马教王使臣嘉乐等。除各国使臣外,来华传教士如白晋、张诚、李明、马国贤等,同样得到允许出入畅春园,为畅春园的历史平添了些许国际色彩。   

畅春园在清廷政务活动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政治地位也不断提高。自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起,皇子允祉报告皇父的奏折中,畅春园与京城并列。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修订历法,畅春园和观象台同为测验地。制定历法以北极高度、黄(道)赤(道)距度的数据最为紧要,而这些数据,康熙帝均令于畅春园内逐日测量。    

文化天子买人心    

对酷爱传统文化的康熙皇帝来说,畅春园既是读书学习,修身养性之所,亦为其推行崇儒重道、稽古右文(总结古代经验,弘扬文化教育)、满汉一体文化政策的殿堂。借助园林营造的自然生态空间,康熙帝试图将个人文化修养的提升与清王朝的文化建设紧密关联,力求营造传承和发扬传统的人文环境,进而实现教化天下的大目标。   

康熙帝与诸皇子均读书畅春园中,园内成为一处比较集中的皇家藏书处,佩文斋、渊鉴斋、讨源书屋、清溪书屋等处,均有大量藏书。畅春园也是康熙帝的修书处,他在位期间园内编修了数部大型书籍。如蒙养斋原为皇子们读书的地方,后来康熙帝命一批从全国征召来的著名学者,如方苞、魏廷珍、何国宗、梅 成、明安图等,集中在此处编纂书籍,蒙养斋变成了临时性的修书机构。   

在畅春园内,康熙帝就编修律吕(中国古典音乐)、历法、算法三书的具体问题,与学者们充分讨论交流。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律历渊源》一书全部完成,共一百卷,由《历象考成》《数理精蕴》《律吕正义》三部分组成,康熙帝很满意,只可惜未来得及颁发序文,他就驾崩了,该书直到雍正朝才正式刊印。   

此外,《佩文韵府》《渊鉴类函》则分别修成于畅春园内的佩文斋、渊鉴斋。以佩文斋冠名的官修书籍还包括《佩文斋咏物诗选》《佩文斋广群芳谱》《佩文斋书画谱》等。据康熙帝文学近臣高士奇记述,他还曾在畅春园中编辑方略,即记录本朝军政大事尤其是平定叛乱军事行动的档案汇编。   

康熙帝比较尊重并敢于提拔使用汉族上层知识分子,畅春园还是康熙帝赏赐汉臣的重要场所。游览畅春园是对汉臣至高的奖赏,如高士奇59岁时告老还乡,康熙让他遍游畅春园,赐给他酒和亲笔书写的莱衣昼锦四字,以表彰其衣锦荣归。   

园内赐宴,是赏赐的另一种方式。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曾当过玄烨的老师及《康熙字典》总裁官的陈廷敬五十八岁,奉召赴畅春园,赐食瑞景轩。赐御书,是又一种恩赏。康熙帝常在佩文斋做书画,赏赐给汉臣。   

畅春园内各式各样的赏赐活动,不仅表明了康熙帝对汉族知识分子的文化态度,也体现出皇帝与汉臣之间的情感交流。如在平定三藩、统一台湾过程中出力甚多的大臣李光地,在呈送给康熙帝的奏折中,对蒙恩赐见畅春园便感激涕零:此月(指康熙五十年十二月)初二日,蒙于畅春园赐见,龙颜霁悦,天语温和,亲观臣病患所在,殆非臣下所克承当。   

此乃玄烨巧妙利用风景佳胜的畅春园,加强与朝臣,尤其是声望及地位较高的汉臣之间的近距离互动,并以之为示范,昭告天下:   

满洲天子与汉人大臣和睦相处,协力同心。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人文北京研究中心研究员。专治清代学术思想史、历史文献学及皇家园林文化,撰有《清初私家修史研究——以史家群体为研究对象》,主编《海外三山五园研究译丛》《畅春园研究》等。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从清漪园到颐和园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最新信息
圆明园兴起的中西互动背景考察
英军为何要烧圆明园
加强历史研究,关注三山五园整…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微信公众…
文化传播与理念表达:圆明园新…
咸同之际两宫皇太后的理政听政…
满汉全席与清宫御膳
清代太液池冰嬉大典兴衰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