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术动态 论著集锦 地名学园地 专业课程 学人漫录 实地考察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 学术动态 >> 区域研究 >> 详细内容
18至19世纪初西人的南海测绘与黄岩岛地名演变
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8年12月 作者:王涛 点击数:118 更新时间:2019-11-2

引言

 

黄岩岛地处北15°8'15°14',东经117°44'117°48',是中沙群岛中唯一露出水面的岛礁,也被称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20世纪90年代菲律宾开始向国际社会主张拥有黄岩岛主权,并以西文古地图作为主要的“历史依据”,其中在菲律宾总统办公室官方网站上,将1734年佩德罗·穆里略·维拉德(Fr.Pedro Murillo Velarde)的一幅地图作为最早也是最准确的菲律宾地图,声称图中位于三描礼士省(Zambales)沿岸的Panacot就是黄岩岛从这幅地图开始,此后的一些西文地图将黄岩岛描述成菲律宾的一部分。这也成为菲律宾学者申明黄岩岛主权归属时主要的“历史依据”。

黎蜗藤的《黄岩岛历史略谈(2)》一文不仅重申1734年地图中的Panacot是黄岩岛,还认为1752年的一张地图上标有“Bajo de Masinglocou Panocot”,翻译为“Masinloc下方的岛礁”(或者“下马辛洛克”),由于Masinloc是吕宋岛西岸的城市名字,所以西班牙人起这个名字表示黄岩岛属于Masinloc的一部分。

李孝聪指出,1748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商船斯卡伯勒号(Scarborough)在黄岩岛触礁,黄岩岛才被正确地画在欧洲人绘制的地图上,并命名为“Scarborough Shoal”或“Scarboro”,而“Panacot”浅滩,也称作是MarsingolaSouth Maroona,指的是吕宋岛西岸近海的三个浅滩之一,与黄岩岛毫无关系。1800年前后西班牙人在测量菲律宾以西海域时,由于没有发现吕宋近海的Panacot浅滩,因而将吕宋岛西岸港口Masingloc的名字移植到黄岩岛,导致黄岩岛曾一度改称“Masingloc”。李文主要运用西文地图探讨黄岩岛的命名与主权问题,揭示出1748年和1800年属于黄岩岛西文地名演变的关键时期。

按这一解释,1800年以前MasinglocScarborough Shoal应截然不同,然而1758年的《东印度最东部地图》,却于吕宋近海的浅滩上标出了“B. of Marsingola or the Scarborough Shoal”。这就意味着1800年以前MasinglocScarborough Shoal已经混淆。实际上,以往研究主要利用地图考证黄岩岛的地名演变,缺乏其他文献互证,而且对于1748年斯卡伯勒号触礁和1800年西班牙测量菲律宾以西海域的前因后果也不清楚,所以仍然没有解决地名PanacotScarboroughMasingloc与黄岩岛关系的历史演变。有鉴于此,本文在1819世纪初西文地图的基础上,运用航海指南、航海游记等文献,考察西人在南海的地图测绘与黄岩岛地名演变的关系,分辨菲律宾声明黄岩岛主权的主要“历史依据”。

 

一、吕宋岛西海岸浅滩的由来

 

17世纪末,西文古地图开始标出吕宋海岸以西三个浅滩。1690年,英国人威廉·哈克(William Hack)出版了一本地图集,名为《关于东印度海岸、河流的描述》(A Description of the Sea Coasts Rivers……in the East Indies)。根据诺曼·约瑟夫·威廉(Norman Joseph William)的叙述,这本地图集只收藏于不列颠博物馆(British Museum)和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全书共94幅地图,第65幅为吕宋岛地图,据该图吕宋以西分布着三个浅滩,由北向南依次是BovenwaterZeeslangeCroes Rocks。另外第91幅为巴拉望岛、民都洛岛和吕宋岛地图,也标出了三个浅滩,其名称和位置与第65幅基本吻合,即Boven WaterZeeslange SandCroes Rocks,它们均为荷兰语,指的是“露出水面”、“海蛇沙洲”以及“横向的岩礁”,这是根据沙洲、岩礁形态确定的荷兰语地名,详见图1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威廉·哈克本人并没有对此进行测绘,他所依据的是英国、荷兰和法国的测绘资料,如第91幅右下角标明这幅地图是利用荷兰资料改绘而成,所以这里的地名以荷兰语为主。

 

17世纪末,荷兰地图也出现了吕宋以西三个浅滩的搭配,如1697年琼·布劳(Joan Blaeu)在阿姆斯特丹出版《中国海与海岸地图》,标出了吕宋岛以西的浅滩,其地名为Boven WaterZeeslangeKroesklippe。与威廉·哈克地图相比,地名略有差异,但其形状和地理位置保持一致。

威廉·哈克地图缺少具体的经度值,因此只能说明三个浅滩的纬度位置,即Boven Water在北纬16°至17°,ZeeslangeZeeslange Sand在北纬15°偏北,Croes Rocks在北纬14°至15°。其中Zeeslange最接近北纬15°8'15°14'的黄岩岛,然而,按1690年地图的比例尺,Zeeslange距离吕宋海岸大约25里格,按照每里格4.8公里计算,约为120公里,而黄岩岛与吕宋海岸的最近距离为230公里,两者差距甚大。不仅如此,Boven WaterCroes Rocks距吕宋海岸甚至不足20里格。如此近的距离,而且还是吕宋海岸以西唯一被标出的浅滩,所以,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荷兰和英国人都不清楚黄岩岛的存在和位置。

在英国、荷兰之后,西班牙人绘制的地图中也开始出现吕宋海岸以西的三个浅滩。尽管16世纪西班牙就已确立起对菲律宾北部和中部地区的殖民统治,但直到1727年弗朗西斯科·迪亚兹·罗梅罗(Francisco Diaz Romero)和安东尼奥·德·昌迪亚(Antonio de Chandia)制成《菲律宾群岛地图》(Carta Chorographica del Archipielago de las Islas Philipinas),西班牙制作的菲律宾地图才基本完备。据《菲律宾群岛地图》,吕宋海岸以西由北向南分布着三个“Bajo”即“浅滩”的意思,位于北纬16°至17°的一个名为I. d dos H,北纬15°左右的名为I. d los Ca,北纬14°至15°的没有名称。与威廉·哈克地图相比,浅滩的地名不再使用荷兰语,具体形状也有很大差异,更为关键的是,它们几乎处于同一经度上,而且I. d los CaZeeslange略偏南。

1734年,西班牙的菲律宾总督指派耶稣会士佩德罗·穆里略·维拉德(Pedro Murillo Velarde)在马尼拉绘制了《菲律宾群岛水道与地理图》(Carta hydrographica y chorographica de las Ylas Filipinas),这幅地图包括菲律宾本土加禄(Tagalog)艺术家弗朗西斯科·苏亚雷斯(Francisco Suarez)制作的插图,并由加禄人尼古拉斯·克鲁斯·巴盖伊(Nicolas de la Cruz Bagay)负责印制。

维拉德地图展示出吕宋海岸以西的三个浅滩,它们由北向南依次为GalitPanacotLumbay,其中Galit位于北纬16°至17°,Panacot位于北纬15°10'15°40'Lumbay位于北纬14°至15°,与1690年威廉·哈克地图一致,详见图2。由于黄岩岛位于北纬15°08'15°14',这就导致今天菲律宾学者将Panacot视为黄岩岛。

 

仔细分析,1734年维拉德地图中的Panacot1690年威廉·哈克地图更偏东,以致三岛大致处于同一经度上,与威廉·哈克的画法大不相同,且浅滩地名和形状与威廉·哈克地图不同。确实,1734年维拉德地图中的Panacot离海岸太近了一些。黎蜗藤《黄岩岛历史略谈(2)》作如下解释

 

1734年的地图在坐标上不完全准确,Panacot的纬度大致与实际相同,但是距离吕宋岛比实际的要近。考虑到当时技术条件(无法准确测量经度)和尚未进行仔细的探测,这些误差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我们对比Panacot和南方的巴拉望岛的相对经度位置,我们会发现这和黄岩岛与巴拉望岛的相对位置相符。换言之,这幅地图的问题在于西部的比例被压缩了

 

实际上,1752年维拉德在《菲律宾群岛、非洲及周边岛屿历史地理》的第八卷中,提到了三个浅滩的定位“海岸从Frayle延伸到Bolinao角,距此15里格的大海中有三个浅滩LumbayPanacotGalit。”由于欧洲各国里格长度不同,英国每里格为4.8公里,西班牙为5.5公里,据此计算,Panacot距离吕宋海岸约82.5公里,这比英国、荷兰地图中的Zeeslange到吕宋海岸的距离还要少37.5公里,所以这里的Panacot与黄岩岛毫无关系。在今天看来,距离吕宋海岸如此近的地方,其实并不存在任何浅滩。可见,耶稣会士维拉德并没有对吕宋岛以西海域进行测绘,所刻画的三个浅滩,杂糅了英国、荷兰、西班牙地图的内容,不仅以讹传讹,更是调整了这些浅滩的形状,并将它们的荷兰语地名改为菲律宾本土的加禄语地名。

1734年地图中,Panacot与吕宋岛的距离,比今天黄岩岛与吕宋岛的距离小得多。这种情况下,为何1734年地图中Panacot与巴拉望岛相对经度位置,会和今天黄岩岛与巴拉望岛的相对位置如此吻合?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关键参照物的巴拉望岛本应是东北斜向西南的狭长形海岛,维拉德却将其刻画成近似南北走向的大岛,与实际不符。所以认为这幅地图“西部的比例被压缩了”,显然是错误的,唯一的解释是,1734年维拉德《菲律宾群岛水道与地理图》对吕宋岛以西海域的刻画,是利用各种材料拼凑而成,当时西班牙人对这里几乎一无所知,更遑论以此作为“历史依据”论证黄岩岛主权归属了。

 

二、斯卡伯勒号(Scarborough)触礁与“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出现

 

1735年,法国人达普莱·德·曼纳维耶特(Jean Baptiste DAprès de Mannevillette)前往中国、东南亚水域开展大范围科学测绘。在掌握大量实测资料的基础上,1745年他出版了包括25幅地图在内的地图集《东方海洋》(Neptune Orientale)以及《东印度和中国航海指南》(Routier des côtes des Indesorientales et de la Chine)。据《东印度和中国航海指南》序言“在我的地图上,菲律宾群岛比以往任何地图都详细,这归功于马尼拉总督对这些岛屿的调查,而且将它们刻在1734年的地图上。”达普莱并非基于实际测量,而是以维拉德地图作为底图绘制了菲律宾群岛,因此《东方海洋》第23幅《占婆海岸、交趾支那、东京湾、部分中国海岸和菲律宾群岛地图》也在吕宋西海岸以西标注了三个浅滩,但其纬度位置、形状和地名都与维拉德地图不同,其中北纬16°至17°的一个名为B. de Bulinao,北纬15°10'15°40'的一个名为B. de Marsingola,北纬14°至15°的一个为B. de Mirabelle,详见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