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术动态 论著集锦 地名学园地 专业课程 学人漫录 实地考察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 论著集锦 >> 古今相通 >> 详细内容
基于GIS的清代以来西南山地民族分布演变研究——以云南省禄劝县掌鸠河流域为例的考察
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3期 作者:霍仁龙 点击数:146 更新时间:2019-11-2

民族的空间分布分为水平分布与垂直分布两种形式,水平分布即各民族在一个区域内二维空间中所处的地理位置,垂直分布是指在增加了海拔高度这一维度后的三维空间分布,受其所处地理环境的重要影响,具有更加复杂的形成过程与分布形态。

山地是我国一种重要的地形,约占陆地总面积的66%,云南是我国较典型的高原山地。清代以来,既有大量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从省外迁往云南山地,也有省内区域间的民族迁徙,原有的民族分布格局逐渐被打破,形成了今天多民族杂居和垂直分布的形态。研究这一民族分布特征的形成过程,对山地各民族的多样文化和人地关系的探讨具有重要意义。云南山地是我国农业开发较晚的区域,各民族迁移与定居的历史反映了山地开发的空间演变进程,可以对当代山地环境保护和山地垂直人文带的合理布局提供重要的借鉴。

对历史上西南山地民族迁徙与水平分布的研究是民族史、历史民族地理和移民史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取得了较为丰富的成果。对山地民族垂直分布的研究自民国时期即已开始,研究者集中概括了因地形和民族生活方式的差异所导致的民族垂直分布现象。詹姆士·斯科特的研究则认为Zomia地区的族群是为了逃避低地国家的统治而迁居高地的,并在无国家干预的情况下,发展出适应高地特殊地理环境的生产和生活形态。以上研究为历史上山地民族分布的探讨奠定了理论基础。但由于历史上西南山地文献资料的缺乏,已有的研究多以宏观描述为主,虽然有些研究提及民族分层的海拔高度,亦是根据田野调查及经验推测得出,对西南山地民族的空间分布在百年尺度的长时段中是如何演变,并最终形成今天的水平和垂直分布特征的动态过程缺少量化研究。另外,自然环境和人文社会因素在具体的历史时期如何影响了民族的空间演变等问题,在传统大尺度时空范围的民族分布研究中也往往被忽略。

跨学科方法和多技术手段的结合成为量化研究山地民族分布的重要趋势。本文欲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尝试利用历史学、地理学和人类学的多学科方法,结合GIS(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ystem,地理信息系统)空间分析等多技术手段,以构成山地基本生态单元的中小流域为研究区域,量化分析清代以来掌鸠河流域内主要民族水平和垂直空间演变的过程,并对不同历史时期影响民族空间演变的自然和人文因素进行深入研究。

 

一、研究区域及数据库的建设

 

(一)研究区域简介

掌鸠河流域主体位于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禄劝县)的西部,掌鸠河为普渡河的支流,属长江流域金沙江水系。禄劝县境内掌鸠河流程123公里,径流面积1367平方公里,流域内海拔15643136米,地势北高南低(见图1)。


掌鸠河流域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四时平和无严寒甚暑,百姓有‘四时无寒暑,一雨便成冬’之谣”。县境内降水量具有季节分布不均的特点,夏季最多,春季和冬季最少。掌鸠河是县境内的主要灌溉河流,中下游河谷逐渐开阔,水量较大,形成了许多地势相对低平的呈狭长形分布的河谷低地,是禄劝县的主要农业分布区,也是禄劝县人口分布最为集中的区域。

禄劝,元以前称为“洪农碌劵”,罗婺凤氏是境内较早的居民,宋孝宗淳熙年间(11741189),有阿而者,能服其众,被大理段氏推举为罗婺部长,成为“三十七部之一”。元军攻克云南时,罗婺部长“矣格首先归附”,被授予罗婺万户侯,成为元初云南十九万户府之一。明隆庆元年(1567),武定府改土归流,激起当地少数民族的反抗,导致明末清初武定凤氏的七次反叛。乾隆三十五年(1770)改武定府为直隶州,降禄劝州为县。

禄劝县境内大规模的人口迁入始于清代康熙年间对基层小土目的改土归流,时任禄劝州知州的李廷宰于“康熙五十三年(1714)守州,平常应运之乱,改马为甲,设义学,清私垦,政绩甚多”。改土归流以后,较为稳定的社会环境吸引了大量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移民的迁入,逐渐改变了清初境内的民族分布格局,形成了今天禄劝县24个民族杂居的特点,其中,人口最多的有汉族、彝族和苗族,本文对掌鸠河流域民族分布的研究即以这三个主体民族为对象。

在西南山地,掌鸠河流域在自然环境、历史发展进程和当代民族的分布特征等方面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可以为量化研究西南山地民族的水平和垂直分布演变进程提供一个典型的案例。

(二)民族聚落演变数据库的建设

当民族人口迁移至一个未经开发的区域时,会选择合适的地点定居并形成聚落,由此这些聚落便具有了民族属性。由于缺乏历史上云南山地中各民族迁移及人口数量演变的直接记载,我们可以利用民族聚落的空间演变作为代用资料来分析各民族在流域内的分布及扩展过程。

在聚落的民族属性中,始迁民族可以较好地反映当时各民族迁徙的方向,成为本文研究民族分布过程的主要参考指标。在聚落发展的过程中,由于其他民族的迁入、战争等原因可能改变其原有的单一民族属性,成为多民族杂居聚落,甚至后迁入的民族人口数量可能超过始迁民族,成为聚落的主体民族,这些主体民族被改变的聚落亦可以反映当时的民族关系及对有限资源竞争的情况。

禄劝县历代方志中都会记载县境内的民族种类及分布情况,如康熙《禄劝州志》记载禄劝境内的族群有汉人、回回、僰人、摆彝、傈苏、罗缅、白彝、黑彝等。乾隆《农部琐录》和民国《禄劝县志》亦记载了禄劝县境内的民族种类,但其具体的地理分布状况较为模糊,不能满足量化研究的需求。《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地名志》记载了1990年代初期禄劝县境内所有聚落的民族构成及大部分聚落的民族人口数量,其中位于掌鸠河流域内的聚落为784个,为我们提供了较为重要的当代民族分布信息。

在充分利用历史文献资料的基础上,利用历史地理学与人类学相结合的田野调查方法可以获得较为准确的流域内聚落始迁民族的信息,以补充文献资料的不足。本文所用掌鸠河流域内聚落民族信息来自笔者于20112015年在掌鸠河流域进行的273个工作日的田野调查获得的资料,调查分为流域内聚落的整体调查与典型聚落调查。通过将调查所获得的访谈资料、碑刻资料、家谱资料等与档案资料、文献资料相结合,推算出各自然村的创建时间及始迁民族信息。

需要承认的是,利用田野调查方法所获得的始迁民族信息和聚落创建时间存在着一定的模糊性,如对聚落始迁民族移民时间的访谈,可能会因为受访人的记忆偏差导致信息的模糊。针对以上问题,本研究采取以下两种方法进行弥补

首先,多源数据信息的互相验证。在进行田野调查之前,对当地的方志资料、档案资料等进行查阅,可以在田野调查中及时纠正因受访人有意或无意而提供的错误信息。在田野调查时,针对同一问题对一个受访人进行多次访谈,并对不同的人进行相似问题的访谈,以最大限度地消除因受访人的主观性而带来的信息错误。同时,搜集当地的家谱、碑刻和土地册等地方资料,与访谈资料相互校验,以提高数据的准确性。

其次,对于田野调查所得始迁民族移民时间信息分辨率较低的问题,本研究以降低时间分辨率的方法来消除这种影响。我们在访谈中以“代”为时间段对聚落移民等信息进行访谈,一代为25年左右,可能受访人的回答会前后相差一到两代,即2550年,因此我们将重建民族聚落演变的时间分辨率调整为50年,涵盖了两代,故这种分辨率模糊的情况对本研究无显著影响。

通过以上方法得到有效信息的聚落为767个,占1990年总聚落数量的98%。其中17个聚落因处于偏僻的山区而无法进行实地调查,按地名志中记载的人口数量、民族构成和周边聚落的情况综合分析,确定其始迁民族和创建时间。经调查可知,始迁民族为汉族、彝族和苗族的民族聚落为751个,占1990总聚落数量的96%。通过田野调查方法得到的资料可以较好地补充地名志资料和历史文献资料中所缺乏的聚落始迁民族信息。

将利用以上方法所获得的数据资料整理成民族聚落演变数据库,字段包括聚ID、聚落名称、所属行政村、所属乡镇、创建时间、始迁民族、当代主体民族、当代人口数量、海拔高度、坡度等。利ArcGIS10软件对流域内的DEM数据进行处理,生成掌鸠河流域的地形图和坡度图,以当代地图为底图,将流域内的地名手动标示在数字地形图上。自动提取出每个聚落的海拔高度和坡度信息,存储到民族聚落演变数据库中。通过以上方法的处理,可以得到清代以来掌鸠河流域每50年一个时间断面的民族聚落空间演变图(见图2),进而为量化研究民族迁移和垂直民族带的形成过程提供基础数据。

 

 

二、民族水平分布演变

 

在历史发展的长期过程中,西南山地各民族经过了不断的迁徙、融合和分化的过程,原始土著民族的分布奠定了区域民族分布的基础,而外来民族的迁入和区域间民族的移动则或多或少地改变了原有的格局,并在明清以后稳定下来,最终形成了今天多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的水平分布格局。各民族在水平方向上的空间分布及演变特点是西南山地独特的自然环境、各民族的生产及生活方式和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清代初期,汉族多分布在掌鸠河中下游县城附近的五境之地,至民国时期汉人已经遍布二十四马,“二十四马汉人渐多,不复辨夷汉矣”。从图2中也可以看出,在清初的1700年,流域内主要居住着汉族和彝族,且各民族分布较为集中,彝族主要分布在流域的中上游平坝地区,汉族主要分布在流域的中下游河谷地带,呈现出南北分异的现象。经过近300年的发展,至1990年,流域内的民族呈现出杂居分布的现象,尤其是汉族遍布了整个流域,在原来彝族聚居区的中上游平坝地区,汉族聚落的数量也超过彝族聚落数量,占居主体地位。

()彝族的水平分布演变

罗婺凤氏是境内的土著族群,为“邑之易龙里人也,本东爨之裔,世为乌蛮,居幸邱山中”。易龙即今天位于掌鸠河流域中上游的云龙乡。至明代,罗婺多“居山林高阜,牧养为业。有房屋,无床榻,以松叶藉地而卧”。在明初,武定土司商胜在傅友德等征云南时,“自备米粮一千石,带领把通,接济大军”,说明这一时期罗婺是一种农牧结合的经济形态。凤英任土知府时(14881510),“开辟田野,教民稼穑”,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罗婺部经济形态由牧业向农业的转变。至清初,禄劝地区罗婺的生产方式基本上转变为以农业为主,“在山林高阜,籍地寝处。男子挽发戴笠,短衣披氊衫,佩刀跣足,耕种输税”。掌鸠河流域中上游的平坝地区地形平缓,耕地开发较早,是罗婺部族集中居住的区域。

清代初期,禄劝州境“旧编五里,惟法卿里汉人所居,其归仁、慕义、怀德、向化尽为彝地”。法卿里统辖五境皆在县城周边,是汉人聚集较多的地区其余四里统辖二十四马,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即所谓“禄劝向分五境二十四马,境地则汉人居之,马地则夷人居之”。禄劝境内的彝族分黑彝与白彝两种,其中黑彝“即黑罗倮,杂处山阱中”,在禄劝境内分布较广,“州辖归仁、向化、怀德、慕义四里均属此种。性情叵测,狡猾难治,夙为土酋所踞,不服汉拘,钱粮多累头人赔纳”。另一支白彝“即白罗倮,住州之大弥陀、龙潭等处”,大弥陀位于今普渡河流入禄劝县境处,近掌鸠河的下游。从图2中可以看出,在1700年,掌鸠河流域内的彝族聚落主要分布在中上游的平坝地区,下游区域虽有彝族聚落,但数量较少,只有零星分布。

康熙五十七年撒甸(今流域内撒营盘镇)土酋常应运反叛,禄劝知州李廷宰亲赴撒甸进行驱逐,招集土司管辖下的二十四马火头,火头“情愿归流,解纳钱粮”,李廷宰趁机“将二十四马更为二十四甲,坐落归仁、向化、怀德、慕义四里,设立甲头,给以遵照,令其办纳钱粮”。常应运被诛后,原属于土司管辖的“田赋、户口编入武定里甲”,李廷宰亲往当地清查土酋田地,“沿江法期、卡租地方逐一清查,该酋私垦田地共一十九处,虽俱系山场箐底,田地硗薄,然皆成熟可种”。土酋私垦的耕地被纳入升科范围内,但因这些耕地处于远离州治的边远山区,汉人较少,只能让少数民族认领,“前项田地不特去州最远,又兼山岚气重,汉民不能居住,无人承种。查有招抚归服彝众,虽经安插,内尚有无业之人,请将此项田地即散给领种,办纳钱粮。庶已熟之田地不致抛荒,而既归之野夷,又有业可守矣”,说明这一时期掌鸠河流域上游的山区以少数民族为主,汉族人口相对较少。从图2中可以看出,至1750年,掌鸠河流域的中上游地区仍以彝族为主,汉族聚落分布数量较少。

利用ArcGIS软件对近300年来彝族聚落的分布进行平均中心和方向分布分析,形成清代以来每50年一个时间断面内彝族新创建聚落的平均中心和方向分布演变图(见图3),并绘制清代以来每50年一个时间断面内彝族新创建聚落的数量演变图(见图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