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文献档案 >> 详细内容
魏公村王崇简祖茔
来源:清史所 作者:张宝章 点击数:290 更新时间:2019/8/12

王熙已经去世三百多年了。魏公村王氏祖茔已经整体消逝了,只有中央民族大学校园内遗留的王爵的残碑,还能使人联想起这一段的历史旧事。


报载,有一位文史爱好者研究者,在海淀区中关村大街西侧中央民族大学校园内,发现了清代初年朝廷大臣王崇简生父王爵的墓碑残段,认定王崇简王熙父子也埋葬在这一带。王崇简祖茔就在魏公村,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重要发现。为详细研究这座王氏祖茔的历史状况提供了准确的地址。


                                                         王崇简祖父墓

经过查阅历史资料可知,最早埋葬在这里的是宛平王氏开山祖王龙。王龙是直隶任丘人,他孤身到京城谋生,被阜成门外一位商人晋公招婿,以卖毯为生。王龙之子王镗,生有长子王爵、次子王爱。这便是王崇简的生身父亲和他的叔父也是过继父亲。

据王崇简《家谱》记载:王龙“生年阙,卒明嘉靖五年(1526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葬西城关外坊畏吾村真觉寺北。配晋氏,生一男子”,即王镗。晋氏去世后,与王龙合葬。王镗生于嘉靖四年(1525年)八月二十五日,卒于万历十二年(1584年)六月二十九日,葬于畏吾村祖茔。墓在祖茔西南数十武。

王爵号南松,王崇简《家谱》称他“天性孝友,读书之大义,黾勉先业,强力审时,家益富。”他善于经营,成为一位富商。他用丰厚的积蓄,在阜成门外修建了一座宽敞豪华的私家园林——息机园。他还全力支持他的弟弟王爱学习和为官。王爱学业有成,为官守卫边疆。他任潞安推官,一切生活费用都靠兄长供给,只饮潞安水,不取潞安钱,被誉为“王青天”。王氏《家谱》记载:王爵生嘉靖庚戌(二十九年,1550年)十月十三日,卒万历庚戌(三十八年,1610年)闰三月二十六日。葬祖茔西北一里。配偶张氏,与王爵合葬。据上述报载文章,王爵墓碑在中央民族大学二号办公楼前。可知王爵的祖父王龙的坟墓大致应当位于二号办公楼东南一里、真觉寺即五塔寺北一带。

王爵侧室焦氏,即是王崇简的生母。王崇简《家谱》写道:“焦夫人,……崇简本生母也。赋性悫惠,缮家务,甚习所为,缝纫裕餈涤瀡皆有条理。锦衣公(按即王爵)殁年甫三十,抚教诸孤,勤劬特甚。”焦氏三子崇来举武进士,由锦衣卫千户改任浙江盐监旗鼓,奉母照顾家内事务。不久,王崇来离任,与母亲侨寓泰州。崇来诣京候补,焦氏不幸病逝异乡。时为崇祯十六年七月十六日,享年六十六岁。崇来于十二月将母亲灵柩运回北京。当时办理焦氏丧事,由于经济困难,向文安何崑源大令借贷银三十两,四年后方才按数归还。焦夫人治丧于阜成门外衍法寺设灵位,接受吊唁。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起义军攻占北京,王家息机园也被占领,王崇简便将生母焦氏的灵柩暂厝于祖茔西边的双林寺,后为安全起见,又临时埋葬在王爵的墓旁。直到顺治二年清明才正式与王爵合葬。王崇简后来撰写一篇《移赠一品夫人焦夫人行述》,记述他母亲的生平事迹,寄托沉痛的思念。康熙十三年,王熙在祖母忌日到魏公村祖茔凭吊。郊野一派萧瑟,鸟栖枯树,古道荒凉,回忆祖母慈祥恩爱,泪洒墓前,吟成《先慈太夫人忌日展奠先茔感赋二首》:


(其一)

野外何萧瑟,山容望里微。

鸟栖枯树少,人度板桥稀。

茅屋远还见,邨烟近转非。

咏诗怜陟圮,洒泪对斜晖。

(其二)

薄宦人嗤拙,修名母念深。

回思当日语,凄断百年心。

古道荒榛满,高坟白日阴。

不堪惆怅处,残雪挂疏林。


王爱生于明嘉庆四十年(1561年)四月十四日,字人甫,号泾谷。万历十六年举人,万历二十年(1592年)进士。授山西潞安府推官,迁户部主事、员外郎、郎中,再监兑浙江糟粮,督饷辽东三年,后授中大夫,加右布政使。王爱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十月二十五日,劳疾病于定边治所,年仅四十八岁。王爱灵柩由妻子张氏运回北京。王崇简在《家谱》中记载:“张夫人,是为吾母。母性端明恭慎。……父尽瘁关中,予甫七岁,母从冰雪风霜途冷驿中提抱顾复历三千七百里越月扶榇归。”直到岁暮才抵达阜成门外旧第。王爱对幼子王崇简报有殷切的希望,曾经在重病时倾心嘱咐:“尔今七岁矣,能读书作秀才俾人指曰某之子,吾瞑目泉埌矣。”说罢,又用手指在膝上写字,向崇简母亲说:“我们的儿子还没有取名,可以叫崇简。将来为他选择配偶必须是读书人家。”他又取一纸写上“某屋某田为崇简母子衣食业,”递给他的夫人。这便是王爱的最后嘱咐。

王崇简牢记父亲的教诲,终生严于律己,竭力攀登,终于身居高位,成为清代初年有影响的政治人物和著名诗人。他将父亲葬于魏公村祖茔,并请同里方伯刘余泽为父亲写一篇行状,请阁学方从哲撰写墓志铭,请董其昌写墓表,在家庙供奉父亲遗像,牢记父亲的恩典。

王崇简的先祖都是陆续埋葬在京城西郊魏公村的祖茔。他经常按制到祖茔去凭吊,护卫着祖茔的安全和发展。他曾经撰写了多首诗作,表达自己的赤诚和孝心。在明清更换朝代的战乱岁月,王崇简逃往江浙,仍然挂念着祖茔的遭遇。他在顺治元年避难江南时,写了一首组诗《寄悲》。其诗序写道:“甲申之变,自春徂秋,潜山隐水,栖迟一方。梦断魂惊,翘跂长途,心前步后,歌以当泣。惭无绕梁之音,谣以抒状,聊寄悲悽之句。”组诗其六《忆先茔》:“七月中心倍系情,客携酒楮上先茔。思径丘垅关心切,望断松楸空泪盈。祖父有灵应尽感,女妻孤魂谅多惊。何事重渡高粱水,哭拜荒丘剪野荆。”返回北京后,王崇简急切地到西郊拜谒祖坟,写成一首《归拜先墓感昨年国变遁去》:“望里松楸梦里寻,此生何意复身临。鼎湖龙去昨年泪,丘垅人来今日心。林树尽空无曲径,垝垣尚立有残阴。断肠遍踏荒荒草,寒陌鸦飞烟霭深。”

七月十五为中元节,有中元祭祖的习俗。王崇简每到中元也要上坟祭祖。雍正二年中元节,王崇简又来拜谒魏公村祖坟。因为先茔与紫竹院近在咫尺,隔河相望,上坟后常到古刹与僧人攀谈。《七月十五日展墓憩紫竹院》写道:“又是中元节序过,祭从先祖拜松阿。秋清迎面烟岚近,雨霁当途野潦多。陌上蒿菜埋废碣,村中篱落敛除禾。停车僧舍空亭晚,门闭深林挂薛萝。”


                                                          王崇简夫妻合墓

王崇简于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41岁时考中进士,于清顺治三年(1646年)考选庶吉士,授内翰林国史院庶吉士。后历吏部侍郎、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成为康熙年间的朝中大臣。他因病于康熙三年(1663年)获准以原官致仕。据他本人在《家谱》中记载,康熙十五年七十五岁时“以伤感成病,血气日衰,燥急时作”;十六年“年日老,气日衰,心中时时如有所系。……十月上旬感寒,以耳下结块,偶破被风,头面发肿,服朱医勉嘉药,旬日始愈。衰且因病而甚。”

这一年,王崇简虽然病情加重,体弱气衰。但是他仍然从事一些旅游交友等项活动。三月十六日到西山隆教寺观赏杏花,住宿一夜而归。天凉以后,还邀请严荪友、朱彝尊等几位老友来怡园会面谈心。十一月初九日,他写下了平生最后一首诗《冬夕述怀》,坦言自己对人生的感悟:


冻霭酸风冷夕晖,

平生回首愿多违。

笑从故纸论臧否,

悔向新闻较是非。

寂历闲宵愁独醒,

萧疏曲栏合双扉。

梅花灯下香初绽,

为报春光早映衣。


正在这时,王熙感寒卧病在床,他的妻子董夫人于十一日诞生一子。王崇简亲到现场探望儿子的病情和新生的小孙子,表现得满心欢喜,安然无恙。第二天,却发生了意外。王熙在《家谱》中记载:“十一月十四日,医朱勉嘉诊脉,忽云脉有变徽。闻之心胆俱裂。扶病候问,文贞公安坐如常。不意午后渐觉气弱,肢体微痛。广求医药,多进参芪,全不奏效,延至十七日晚弃世。”

康熙帝听到王崇简病逝的消息,派遣大学士明珠赍茶酒慰吊,恭奉钦赐茶酒祭奠于王崇简的灵筵。王熙上奏表示感谢,奉旨“览卿奏谢,知道了。”礼部察例具覆应给祭全葬。内阁奉承依议拟谥恭请钦定,蒙旨予谥“文贞”。

康熙十八年(1679年)四月初一日,书就敕建《太子太保礼部尚书谥文贞王崇简碑文》。玄烨对王崇简的个人修行、为官品格和诗文造诣,给予高度评价:“尔王崇简,端肃持身,精勤励职,简登输苑,蔚起声华。佐理铨衡,韦彰恪慎。迄晋春官之长,允襄百度之厘。”对于赐予谥号的深刻内涵,皇帝也给予精准的阐释:“朕眷怀旧德,考行定名。勤学好问,尔之文也;清白守节,尔之贞也。爰畀褒称,允符素履。”

四月初七日,康熙帝又钦遣经筵讲官礼部尚书吴正治,谕祭王崇简之灵。在谕祭碑文里,皇帝又一次肯定了王崇简的品德和政绩:“尔王崇简,笃诚励行,恪慎持身。早践清华,克覃思乎著作;洊陟师尹,弥矢志于寅恭。盖自壮岁登朝,积勤匪懈;迄乎引年家食,素履不渝。谓宜享遐龄,永沾德泽。忽闻奄逝,轸切朕怀。”表示对这位颇有作为和文采的臣子的深切关怀。

按常理说,王崇简蒙皇帝赐葬,应当改卜新阡,但是王熙遵照王崇简不愿离开祖茔的遗命,带领家人恭迎谕祭,望阙谢恩行礼。四月二十一日,将王崇简的灵柩大葬于魏公村祖茔。

王崇简的妻子梁氏,是抚治郧阳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梁应泽之女。生于万历三十年闰二月十八日,十五岁时嫁给十六岁的王崇简。梁氏自幼即读书学画,为文诵诗,有相当好的文学素养。她与王崇简夫妻和睦,妥善料理家务。王崇简称梁氏“孝性端慧,知诗书,习勤俭,予性躁妄佐以和婉静默。”她于二十六岁时在阜成门内锦城坊西武定侯胡同生下王熙。梁氏临终前曾经对年轻的王熙发出感人肺腑的嘱咐:“汝既读书能文,早图成立,扬名显亲,不可怠惰顽劣,令人厌恶,为我之玷也。”梁氏在明崇祯十二年三十八岁时去世,葬于魏公村祖坟,后与王崇简合葬。

王崇简怀着深厚的夫妻之情,吟咏出许多首悼念梁氏的诗。《亡室初忌》写道:“去年当此日,恻恻到于今。剩字念悲拾,遗红拭泪寻。怀深终夜梦,痛历四时心。何地幽魂在,寒风吹暮林。”为了纪念梁氏在世时的感人事迹,王崇简在夫人去世时曾经为她写了一篇行状。但是此文在甲申之变时遗弃了。在与夫人诀别三十二年后的康熙九年十月,王崇简怀着对亡妇深沉的思恋,又写成一篇《诰赠一品夫人梁夫人行状》,以寄托那难以割舍的情思。他满怀崇敬之心,对梁氏给予很高的评价:“夫人内明决而温和,以礼自持,平生未有一言之失。门内巨细秩秩若亦妇道之常耳。然人之所及矣。”


                                                        王崇简之子王熙墓

王熙是王崇简的长子,字子雍,生于崇祯元年(1627年)七月。顺治四年(1646年)考中进士,授内翰林国史院庶吉士,十三年升任国史院学士,十五年擢礼部侍郎兼翰林院掌院学士。成为当朝重臣,颇受皇帝宠信。顺治十八年正月,皇帝病重,亲召王熙在病榻前撰写皇帝诏书。康熙年间,王熙任左都御史、工部兵部尚书。二十一年拜保和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为官三十余年,为康熙盛世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王熙晚年多病,曾经几次因病乞休,都被康熙帝深情婉留。早在康熙三十一年,王熙即以足疾疏请解任。康熙帝降谕:“卿效力已久,自世祖章皇帝时简侍禁廷,恪恭尽职,屡加擢用,洊尽纶扉,夙夜殚心,勤劳自励。今先帝旧臣俱已凋谢,惟卿独在班列,朕眷倚良殷。虽精力就衰,而老成柬达之臣常侍左右,殊为裨益。着勉自调摄,照旧供职,不必求罢。”

康熙四十年(1701年)七月初三,王熙的病情突然加重,“夜分,痰气上升,右体拘挛,言语骞涩,调洽月余不效。”大学士尹文端将病情奏闻皇帝。玄烨赐颁御制宝露上药,服药后病情稍显好转。九月,王熙又因病乞休。皇上降谕:“卿耆旧大臣,恪慎敏練,简任机务,宣力年久,览奏以患病乞休,情辞恳切,准以原官致仕,特加少傅兼太子太傅。”

此后,康熙帝对王熙的病况依然悬记在心。这年十月初九日,钦遣侍卫海马赍赐内造宁䌷四疋、鹿脯、哈密瓜、软枣。传谕:“汉官告病家居从此无例。以尔旧臣与众不同,故特颁赐。”王熙非常感动,写道:“天恩深厚,不胜感激。”

康熙四十一年正月,上元节。康熙帝为王熙颁赐御宴一席。四月二十三日,钦遣侍卫捧御书一道传大学士王熙:“卿耆年旧德,历官最久,自去年告病在家,朕无日不注念老臣也。尔来九卿皆求匾额字对。想卿身虽在告,心未尝不在朝中。故特书匾一面、对一联、临米芾字一幅赐卿。卿其勉强餐食,辅以医药,以慰不忘旧臣之至意。”还传谕:“如病少愈,朕尚欲一见。”这年十月,玄烨又颁赐帑币和上珍,表示对亲近老臣的体恤。

康熙四十二年上元节,康熙帝又颁赐御宴一席。王熙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勉强起身夹一箸菜肴进食,领受这一份难得的荣耀。几天以后,仍是痰气上升,多方进药,也难见丝毫疗效。拖延至正月二十七日去世。享年七十六岁。

康熙帝闻讯后,特命皇长子直郡王允褆率满大学士及禁近诸贵臣,到王熙灵柩前行三叩礼举哀,诸大臣等同行三叩礼举哀。皇帝亲定王熙谥号为“文靖”。这年冬十一月将王熙葬于魏公村祖茔。

王熙去世后,诗文大家朱彝尊为他撰写《王文靖公传》,礼部尚书韩炎为他撰写《行状》,户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为他撰写《墓志铭》,墓前立有神道碑。这些文字,全面记载了王熙的生平业绩,他在当时重要的社会地位,他对朝廷和社会的贡献,他的良好作风和两代皇帝对他的宠信。王熙神道碑写道:“惟皇上以孝治天下,因念先帝之旧臣惓惓于慭遗之一老如是之缠绵而独厚也。乃公以公忠体国,上结主知,致身两朝,义均肺腑,君臣遇合,可谓千载一时者矣。”《王熙墓志铭》写道:“巍巍王公,惟帝之弼。夹辅两朝,其德克一。文章琬琰,谋谟蓍龟。导扬玉几,密赞彤帷。内表万僚,外靖三蘖。刑清兵偃,远安迩悦。五十余年,敬慎笃诚。相业房壮,家书韦平。帝眷旧劳,曰子元老。”

王熙已经去世三百多年了。魏公村王氏祖茔已经整体消逝了,只有中央民族大学校园内遗留的王爵的残碑,还能使人联想起这一段的历史旧事。人们若有兴趣,还可以到王氏祖茔南侧的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去观摩王熙及其子王燕的墓志,到国家图书馆去查阅王崇简墓碑文和御祭碑文。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从清漪园到颐和园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圆明园同乐园的功能及其文化内…
  最新信息
“圆明园遗址公园保护、利用与…
“王道成与圆明园研究:《圆明…
与北海公园管理处签订战略合作…
亚洲世纪还是“黄祸”危机?
论清代《红楼梦》的传播与部分…
清代京师满汉祭祀与《红楼梦》…
辣椒西来:一种美洲作物的中国…
圆明园长春园西洋楼建筑是清代…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