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图书 田野调查 秘密会社 民间教派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书评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田野调查 >> 详细内容
梁景之:华北新见清代经书“手卷”绘图释义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2020年第2期。 作者:梁景之 点击数:116 更新时间:2020/9/23

华北新见清代经书“手卷”绘图释义

梁景之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要:“古佛遗留先天文榜”手卷是华北新见民间宗教经书中较有代表性者之一,其中两幅手绘插图尺幅巨大,特色鲜明,内涵丰富。三佛图画面的主体为三世佛,但突出的重点则是弥勒佛尊者。这是三佛图构图上有别于传统的一大特点,也是三佛图意象表达的主旨三佛应劫说之所在。在教派实践中,弥勒信仰则转化为现实版的教祖崇拜。九阳关图采用传统散点透视法,描绘了一幅全景式的动态画面。九阳关作为银城的关防要塞,可谓天堂路上的漫道雄关,既是信众通向彼岸世界的门户,也是凡圣之分界,寄托着人们对银城的无限向往和虔信。在民间宗教的语境中,银城有三重含义,即天上银城、地上银城和人身银城,从而集宗教性、地理性和内在性三者为一,共同构成了银城信仰最基本的命题。

关键词:手卷; 三佛图; 教祖崇拜; 九阳关图; 银城信仰;

手卷或长卷体,作为中国传统的一种书画装帧形式,因其便携,易于保管,适合舒卷展阅等特点,故后来也多用于经书、特别是图文经书的装裱而成为一种别致的经书体式。最近几年,在田野调查中即发现多种稀见的民间信仰、民间宗教经书手卷,尺幅不一,内容丰富,保存完好。下面拟以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一幅经书手卷“古佛遗留先天文榜”为例,重点就其两副彩绘插画图像的内涵、意义及其相关问题加以分析解读,从而深化对民间社会信仰生活与民众精神世界的认识与了解。

一、三佛图与教祖崇拜

“古佛遗留先天文榜”手卷初识于2012,为张家口市万全区暖店堡村李风云家传经卷之一。李风云老人,民国18(1929),因祖辈好佛,虔信黄天道教,家传经书颇丰,但“文革”时大多焚毁,只有少量幸免。所藏“古佛遗留先天文榜”经书手卷,属清代写本、传抄本,横幅长卷,绢质,38厘米,514厘米,全卷约1500余言,墨书楷体,字迹工整,卷中彩绘插图2,兼工带写,色彩饱满,线条流畅,天地留白,画面几占全卷大半,可谓图文并茂,象显而意深。

自右而左,按其结构顺序,首幅绘图(1,见插页),33厘米,82厘米,主体为三位佛祖图像,故名之为三佛图。图首,即图的右侧,则为朱红符印组图,包括金牌、半印、圣号等,色泽鲜艳夺目,与画面整体对比强烈,别具一格。

画面中央为弥勒佛祖,祥云拥护,圆形头光、身光,身披袈裟,赤足,莲花宝座,半跏趺坐,袒胸露腹,左手布袋,右手佛珠,双耳垂肩,面相丰圆,喜笑颜开。其身后左右,女众各二,俗衣装束,袖手而立,或低眉,或垂目,神情闲适自得。下首两侧,则男众各一,肃然而立,仪态儒雅,戴巾长袍,胡须长垂,作拱手施礼状。

画面右边当为燃灯佛祖,祥云拥护,圆形头光、身光,螺发高肉髻,身披袈裟,赤足,莲华宝座,结跏趺坐,双手托钵,结禅定印,法相静穆安详。其身后左右,弟子各一,圆形头光,冠簪长袍,袖手恭立于两侧,其中左侧者胡须长垂。下首,则为两弟子捧笏分列左右。其左侧者,簪发戴冠,长须;右侧者,纯阳巾,浓眉大睛,高颧骨,多须髯,粗黑茂密,修饰齐整。众弟子虽形容各异,却也仙道风骨,似道中人物。

画面左边则为释迦佛祖,祥云拥护,圆形头光、身光,螺发高肉髻,身披袈裟,赤足,莲华宝座,结跏趺坐,左手托钵,右手结说法印,法相端然肃穆。其身后左右及下首两侧,分别侍立护法弟子各一,二老二少,项有圆光,或拱手施礼,或合掌,皆披剃僧人形象,显然佛门中人。

整个画面,三佛一体同观,左右均衡对称,低视点仰视角,凸显出佛祖形象的崇高神圣,但却无疏离遥远之感。按佛教大乘学说,燃灯佛、释迦佛和弥勒佛,分别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的代表者,故称之为三世佛,又竖三世佛或纵三世佛。一般而言,其位次,自左而右,为燃灯佛、释迦佛和弥勒佛,释迦佛居中。因此形式上而言,三佛图无疑是三世佛的翻版,大同而小异,唯座次有变,弥勒佛居中位。此其一。第二,三佛图直观而言,较之其左右主尊佛,弥勒佛形象比例稍大,且构成画面的中心和焦点,应该说三佛中弥勒为尊的意味十分明了。换言之,虽然三佛共同构成画面的主体,但突出的重点显然是弥勒佛尊者。这是三佛图构图上有别于传统的一大特点,也是三佛图意象表达的主旨和主题——三佛应劫思想之所在。

三佛应劫思想,或三教应劫、三阳刧变、三期三佛说,其渊源于佛教大乘救世思想,后来“由于佛、道两教在南北朝时代以融合、特别是道教汲取了佛教应劫救世思想,故开启了后世民间教派‘三阳劫变’说之先河”[1]。关于后世民间教派,即明清以来民间宗教的三阳劫变说,诚如马西沙先生所言,“现存经书较早明确地记录了三教应劫思想的,应推黄天教《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2]。该卷成书于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为黄天道始祖李宾即普明祖所造,其在教义思想方面的贡献之一,就是清晰地提出了三佛三教等概念体系,而所谓“过去佛度了二亿此是道尼,见在佛度了二亿乃是僧尼,释子后留九十二亿,皇极古佛本是圣人转化”云云[3],其道尼、僧尼、圣人与三世佛之间的对应关系,也同样投射在三佛图中,或者说三佛图中圣众弟子差异化的扮相特点,实则为指代儒释道三教的一种身份符号。由此而言,三佛图内含了三世与三教的双重意义。

虽然与《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差不多同期成书的其他宝卷,如《普明古佛三期普度》、《太阳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等,对三佛应劫说也有不同程度的阐释和解读,但最终使之体系化的,则是黄天道后出的两部重要经典,即《普静如来钥匙宝卷》和《佛说大乘通玄法华真经》。

《普静如来钥匙宝卷》为黄天道普静祖所吐,全卷共三十六分,其中关于三佛应劫说的阐述主要集中在第十八分和第二十三分:

佛说钥匙佛如来开开三乘宝藏库,取一部三乘宝卷,先说佛法僧三宝。三乘者,分上乘,中乘,下乘,乃合过去现在未来。过去无极化燃灯,一无文字为佛也,乃为悟而知之。现在太极化释迦,遗留有文字为之法也,乃为学而知之。未来皇极化弥勒,遗留九经八书,为之僧也,乃为生而知之。燃灯佛,九劫立世无相劫。释迦佛,十八劫立世庄严劫。弥勒佛,八十一劫立世星宿劫。过去燃灯,三气受相。现在释迦,五气受死。未来弥勒,十八气受返。燃灯佛子,兽面佛心。释迦佛子,人面兽心。弥勒佛子,佛面佛心。过去人寿活三甲,现在人寿活六甲,未来人寿活九甲。三甲者,寿活千岁,六甲者,七十者稀,九甲者,寿活八百一十岁,乃是三返七转九还之数也。

过去九劫是燃灯,一十八劫释迦尊,未来九九八十一,八十一劫立三空。三世佛,轮流转,掌立乾坤。无极化燃灯佛,九劫立世,三叶莲,四字经,丈二金身。太极化释迦尊,一十八劫立世,五叶莲,六子经,丈六金身。皇极化弥勒佛,八十一劫,九叶莲,十字经,丈八金身。过三甲,人受相,寿活千岁。无字经,是一乘,兽面人心。现六甲,人受死,六十余岁。有文字,是二乘,人面兽心。未九甲,人受返,八百一岁。留九经,并八书,佛面佛心。三乘法,是弥勒,古佛掌教。钥匙佛,开天地,诸人知闻。燃灯佛,掌教是,青阳宝会。释迦佛,掌红阳,发现乾坤。弥勒佛,掌白阳,安天立地。三极佛,化三世,佛法而僧。三世佛,掌乾坤,轮流转换。天有老,地有破,人有转生。燃灯佛,掌教满,风刮天地。普天下,也无有,一个人行。释迦佛,教相满,水浊天地。普天下,黑暗了,混沌乾坤。弥勒佛,天教满,移山倒海[4]

混沌初分无天地,也无日月共人伦,红白二气分两道,无长无短上下升,不是无极能变化,无生老母生老君。东西南北分明暗,安立日月定乾坤。九宫八卦团团转,三极周转立人伦。无极立下青阳会,化显掌教是燃灯,太极立下红阳会,转化释迦掌教尊,皇极立下白阳会,八十一劫弥勒尊。三佛轮流有改变,一劫本是立百春,九劫燃灯他过去,一十八劫现在行,未来九九八十一,一百八十定三空。[5]

该经全面继承、丰富和发展了黄天道既有的教义思想,不仅提出了诸多极富创意性的概念范畴,且对三佛应劫说给予了系统阐发和表述,建构了一套关于过去、现在、未来,涵盖创世、治世、救世,三分宇宙大千世界与时空结构的宏大体系,堪称集大成之说。

《佛说大乘通玄法华真经》成书于明万历年间,也为普静祖一派弟子辑录撰著,由于传世版本较少,其重要性、特别是与黄天道之间的关系,尚未引起学界足够关注。考其主旨大要,与《普静如来钥匙宝卷》可谓一脉相承:

三佛掌教,五祖承行。皇极古佛,白头老翁,千变万化,最上一乘,演教说法,三性元明,儒释道教,一气而生,俗衣说法,染衣而听,龙华三会,任意纵横,走马传道,转诵真经,千日已满,同赴天宫,云盘都斗,亲见无生,从分宗派,诸佛听名,透玲碑上,行行标名,诸佛万祖,万圣朝宗,恒沙一体,道气长存[6]

三佛轮流,弥陀治世,释迦送饭,弥勒修功,乾坤以定,改换星辰,八十一劫,南北定针[7]

过去现在未来,过去燃灯,四字佛号,阿弥陀佛,现在释迦,六字真言,南无阿弥陀佛,未来弥勒,十字佛号,南无天元太宝阿弥陀佛,三叶金莲,五叶金莲,九叶金莲,三极教化,无极生太极,太极产皇极,无极燃灯青阳会,太极释迦红阳会,皇极弥勒白阳会,青阳会二十四天,红阳会三十二天,白阳会三十六天,二十四天,六个月,六时,四卦,五宫……现在三十二天,三百六十日,十二月,十二时,二十四气,……八卦九宫……未来三十六天,八百一十日,十八月,十八时,……十二卦。三角天,四方天,圆天,丈二金身,丈六金身,丈八金身,三佛续度,掌教为尊。……现在牟尼宝珠,过去九曲琉珠,未来黍米玄珠。[8]

以上可以视为对三佛应劫说的系统性总结,言简而意赅,特别是对“三佛轮流”、“三极教化”,“三佛续度,掌教为尊”理念的强调,其深层背景恐怕还在于“三佛掌教,弥勒为尊”的末劫救世说。弥勒佛作为未来佛、八十一劫之末劫教主,无疑是“三佛续度”的最后一位掌教尊者,负有救度九六之九二亿原人收元还乡的最终使命。因此,义理上而言,三佛一性,一体同观,但实际上未来佛弥勒在三佛中的特殊地位不言自明。弥勒佛既是三佛应劫说之三大教主之一,也是三佛应劫说之核心——末劫救世论的主导者,即现世救世主,这是弥勒佛作为未来佛、总收元者的性质和使命之使然。而在教派实践中,“三佛掌教,弥勒为尊”,则事实上演绎且转化为对教祖本身——作为弥勒佛转世化身的教祖的崇拜。这样,三佛应劫说终归落到实处,成为教祖崇拜堂而皇之的神学依据和思想来源。而宝卷作为教义思想的载体,神化本派教祖,尊之为弥勒佛转世化身,自然也是其题中应有之义。

《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即明言“皇极古佛即是普明如来”[9],直接将皇极古佛弥勒与普明祖李宾视同一体,且语气坚定,言之凿凿,不容置疑。

《太阳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也云:

昔燃灯,按天地,行功果,为无极,称过去教主。梵王太子,九修十炼,果证现在释迦。普明禅师在膳房村烧丹炼药,九连池脱胎换体,化未来皇极之位。[10]

过现未来一气通,末后拈花是普明。[11]

过去时,化燃灯,号称无极。化释迦,为现在,普照当空。第三回,化普明,未来掌教,总收元,众诸佛,同去皈宫。[12]

该经毫不隐晦,将普明直比弥勒,与过去燃灯佛、现在释迦佛相提并论,甚至全然以普明指代弥勒,普明成了弥勒的同义语。

《佛说大乘通玄法华真经》虽然出自黄天道普静祖一派,非普明祖或其弟子所撰,但同样直言“皇极化现,弥勒尊者,普明佛也”[13]。弥勒化普明,普明弥勒化,凡圣同根,人神一致,可以说是贯穿上述经卷的一条主线。

要而言之,三佛应劫说,无疑是三佛图意象表达的主旨要义,三佛图中弥勒形象的突显,隐含末劫救世说的奥义,是三佛掌教、弥勒为尊理念的直观体现。在教派实践中,弥勒信仰则转化为现实版的教祖崇拜,教祖崇拜在赋予三佛图以新的内涵和教派特性的同时,也获得了一种较为含蓄的间接表达方式。某种意义而言,三佛图以其形象生动的图示和解经阐教功能,而秉有变相或经变画的性质,此言或不为过。

二、九阳关图与银城信仰

第二幅绘图,即卷尾绘图(2,见插页),33厘米,220厘米。画面以城楼、过桥为场景,以人物活动为主线,以情节为自然过渡,徐徐展开。但见城楼三重,品字排列,雄伟壮观,门楼华丽,飞檐翘角,垛口齐整,城门铁色,乳钉六排,半开半合。虽受限于手卷体式,门楼半绘,不见全貌,但却难掩其巍峨高耸之势。城楼前为大道坦途,有过桥两座,右边者为双孔拱桥,拱形桥面,左边者为四孔联拱桥,梯形桥面,均雕栏石砌,莲花柱头,玲珑精致。

画面绘有22位人物,身份不一,神情各异,彼此呼应。自右而左,按其时空结构关系,以拱桥为间隔,大致可分为三组人群。

首组11,均为男性,位于右边拱桥右侧。其中一位尊者,锦背椅披,正襟危坐,头戴道巾,脚蹬云鞋,身着黄袍,背剑束带,长须美髯,手持文簿,作勘合查验状,道貌岸然,官气十足。其对面十位,皆袍服云履,戴巾束带,髭须长垂,仪态庄重。其中近前五位,作执牒跪拜状,稍后五位则执牒而立,作恭候状。

第二组4,二男二女,行至两桥之间。男众者,一老一少,其老者髭须长垂,作袖手沉思状,少者合掌,作顾盼状,均长袍云履,戴巾束带。女众,均短衫长裙,圆领大袖,家眷模样,或袖手作趋步状,或捧牒审视状。

第三组6,三两结伴,始过左边拱桥。其中桥面五人,两男两女一幼童,均合掌躬身,作礼拜状。男众走在最前,戴巾束带,袍服长须,满面春风,神情和悦。女众随后,家眷模样,短衫长裙,大袖圆领,娴静怡然。幼童则走在女众之间,面似满月,头戴笠形小圆帽,赭袍束带,稚气未脱,憨态可掬。另外一人,亦长袍云履,戴巾束带,长须,挑一经担,作踏步上桥状,似孤身而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位荷担而行者身后,有一男子虽低调却很特别:其戴巾束带,短衣长裤,粉底皂靴,长须,弯腰挥帚,作扫除状,且神态专注,似乎对过往行人熟视无睹,或者是早已习以为常。观其装束形象,明显与众不同,或为仆役、杂役之类。换言之,他的存在与现场人物活动似无关涉,甚至完全局外人一般,虽说属场景中人,但只是点缀者。不过,这一角色的存在,对于衬托现场气氛,提示场景的性质,也是不可或缺的画面要素之一。

该幅绘图采用传统散点透视法,长天、雄关、祥云、拱桥、行人,构成了一幅宽广、连续不断、全景式的动态画面。古树阴翳,晴空万里,小桥流水,云气涌动,随众来往,宛如置身云端圣景。画意中,营造出一种祥和、清朗、宁静、神圣的氛围。末后的留白,则赋予了画面以无限的延伸感,从而给人以更多想象的空间。画面主体无疑是各色人等,而作为中心的焦点人物,显然是那位黄袍椅座、背剑持簿者,所有人物活动的展开似乎都与之相关。因此,从画面背景、人物关系等方面综合观察,可以推断,卷尾绘图应为经书中所说九阳关之意象图,即九阳关图。

九阳关是民间宗教中比较重要的概念之一,在经书宝卷中每每提及,唯说法不一,或详或略,亦虚亦实,故虽知其大概,却难明其究竟。其相关性内容,撮其要,可梳理如下:

(1)若无主公一件宝,张公铁面不容情。答上查来对上号,放心大胆进玄门。

只要你,功程久远。宝贝全真,灵符相对,文引不缺,一十二件真宝不少。有七家,掌天盘,七颗大印。有朝阳,得罗凭圣号,金筹七十二根,八卦龙文,三佛金牌,天轴青单,太皇图,九天玄答,金字灵符,勘合玄文,扣天真宝,关票印信,朝璋紧跟。葫芦花瓶,钵盂禅杖,天地败坏,俱要用着。还要三家佛像,正果牌号,此是当紧,用得真宝,十步香火表文,四十八愿,五十三参。三会牌,紧紧跟,九关门内要全真。各会头行领袖,若有此宝,大胆放心,各人仔细,休要传人,四帅见了,打碎尸灵。五公絮着真敕令,九座门上细点名,有功有宝扬常(),有功无宝后边行。守戒无功还由可,只怕无功破戒人。[14]

(2)老祖遗留九阳关上各宝,查对明白扬常径赴银城,五公问你云盘何事,汝答西方进奉宝来。[15]

(3)灵符手卷出红尘,九阳关上对合同,九赞名七颗大印随身用,五公对,查看一件入银城。……一颗真宝护万人,张公路口不容情。

九阳难过只凭功,答查对号是二公。张公拿着万样宝,吕公铁面不容情。错答一字难过去,七颗印上要全真。[16]

(4)五公祖斩妖魔,九阳关上查功科。有功有行参见祖。九阳关聚善人,五公兑号不同情,若是真正皇胎子,九莲宫内见无生。[17]

(5)九阳关,查对号,诸般宝贝,若无我,过关来,怎入银城。将宝收贮,亲对合同,九阳关上不拦有宝人[18]

(6)九阳关,各祖家,都要所过。那应时,显真假,对号查名。有古佛,真香表,金牌印号。一个个,常行走,径过云关。这关口,专查好,邪宗外道。他无有,真牌号,赶出云城。[19]

(7)花押手字对合同,不拦有宝运功人。玉篆灵符合同文,手卷勘合对真名。普明合同半印信,善性如来真对正。差错一字落凡尘,真宝半印随身用。答查对号过关人,香名善姓入银城。

玉皇圣令敕旨行,普吊皇胎赴银城。九阳关上答查号,张公老祖对合同。文花四宝莲宗达,合同印信要分明。放过关去功不少,有宝先进九阳门。[20]

以上是关于九阳关较为具体的表述,据此可初步归纳为以下几点:(1)九阳关是“径赴”银城的关隘和门户,又名“云关”。其设有“玄门”或“九关门”、“九阳门”、“九座门”等门关体制,具有较为典型的关城风格和特点。故九阳关,实为关城之九阳关,以城为关,一关九门,而非九关、九座关防之统称[21](2)守关人、关主,即奉敕守关,负责答查对号、勘证照验的所谓“五公”。其中“二公”,指名为张公和吕公,均铁面无私、法不容情者,张公则屡有提及,频频出现,似五公中代表性人物。(3)答查对号的“过关人”大致包括两类:首先是各会的“头行领袖”,即会主、会首,其次是所谓善人、皇胎子,即善信、大众善人,这是最为广大的群体。(4)过关人须通报“香名善姓”,出示灵符印信、合同文凭、关票牌号等真宝,主动接受关主勘合照验,以便识真假、辨正邪,一切查对明白,方可放行,“径赴银城”。(5)过关人所持各样真宝为“老祖遗留”。所谓老祖,即黄天道普明祖。

由此而言,画面所展现的,应是张公坐镇九阳关,手持勘合文簿,对各会领袖头行和大众善人,依序查对照验的情景。关城、关主、过关人,共同构成了画面的主体要素。某种意义而言,九阳关图的创作,虽属虚构,但部分取材于北方边塞生活的现实背景,特别是其关城布局风貌、过关查对方式,与明代卫所制度下关城的规制、关防半印勘合制等,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内在关联与摹写、借鉴关系。

正如现实版关城的地位功能一样,九阳关作为银城的关防要塞,可谓天堂路上的漫道雄关,既是信众通向彼岸世界、天宫家乡的门户,也是凡圣之分界,从而成为银城最具象征性的一种“地标”符号,凝聚和寄托着人们对银城的无限向往和虔信。

银城又称云城、云盘都斗宫,是民间宗教所信仰的天国世界。据经书描绘,银城七百余里,“入银城,天宫景界,延寿长八万余春”,“兜率内院听仙乐,塞满银城,饮琼浆,蟠桃筵,玉锡仙衣,体挂身形,头顶金冠,玲珑体透,叮当裙走,斗穿宫,三界外,无人辖管,朝玉帝,礼拜明君”[22]。如果说九阳关是凡圣之分界,那么通关过卡、进入银城的“大众善人”,即意味着超凡入圣、功完行满,故经书云“说诸佛者,指大众善人也”。不过,虽然大众善人入银城之始,即成佛作祖、证道成真之时,但并不等于自然受职果位,须经银城“选佛场”“逐名考选”之后,方可“拨极定果”,排定三乘九品,“人人都是皇极号”,“永证金身不下凡”。对此,《佛说利生了义宝卷》述之最详:

说当阳古佛在于狮子宫中正座,观见学道之人内中,差礼差行,有香火不周,有五戒不清,有口业不净,有去而又来,来而复去者,不可一例与果位,忙传金令,连叫各会头领师范,进至佛前,合掌听佛耳提面命,各将该会原人,逐名查考,去其旁门,逐其退步,查照修行品级及来申报以定坐位,请入都斗。[23]

众师范,一行行头领,一个个进前来听,听我言令,分付你,众师范,领金牌,传金令,替佛传法,考选原人,你休私情,定要你,真香真火真牌令真疏真表真正牒文真印真号誓状,真九品三乘,你还要,答查对号,仔细详论,作恶的,不在其中,邪宗外道,休与他同行,把那退步得,急发回去,进步得,收入他莲城,与咱那,众原人,收入皇极,无拘束,遥上昆仑,龙凤阁标名,穿云殿升文,俺只到,七宝池中沐浴身体,宝藏库,挂仙衣绶带灵文,玉路铺金沙,一个个,宝盖幢幡,尽入在都斗宫中,你休要分心,你休通情,你休不分真假,胡斯混杂,为我佛法不严,使后人不好尽心,古佛差下金牌令,答查对号要真诚,一字无差都入在太极宫。[24]

说诸佛者,指大众善人也。当阳古佛又分付各会师范,你把大众诸佛摅在选佛场通道左边丹墀站立齐整,不许喧哗错乱,听我逐名唱点,考选平昔功能。有修有功如如意懒惰行功心内惊五盘四贵谁要了自作三乘九品人。[25]

三乘九品都选尽,四生六道也要安,古佛正坐无为殿,诸佛站立在左边,师范领定听名字,不许喧哗嚷闹闹,人人都是皇极号,未知功次谁在先,答上查来兑上号,功行香火要周全,步步功夫无间断,九品莲台第一仙,那时才赴龙华会永证金身不下凡。[26]

银城非城。银城考选,描绘了一幅“失乡原人”功完行满、各归其位、极乐自在的美妙图景,也是民间宗教银城信仰、“收元还乡”理念的集中体现。银城成为大众善人的终极归宿和天宫家乡的代名词,这是其彼岸性与超世性的一面。同时,银城又是一种现世性的存在,即所谓劫化银城。

劫化银城,又称之为九州银城、汉地银城,或曰祇园宝地。对此,经书中多有披露:如《朝阳古佛老爷遗留末后文华手卷》云“末后一着”,“在塞北设立银城”,大众善人持“末后护身文”,得入银城,避劫躲灾[27]。《普明遗留灵符文花手卷》则云在“九州汉地立银城”,“末劫对号合同文,大水不侵赴银城”[28]。其规模,《普明遗留七家手卷合同》云:“七百里,九州银城”[29]。《九祖流传罗凭收元宝偈》则曰:“劫化银城八百里”[30]。其四至范围,《普明遗留周天火候金丹蜜指心印妙诀》云:“祇园七百,枳儿龙门,野狐宁岭”[31]。枳儿龙门即枳儿岭和龙门所,野狐宁岭即野狐岭与兴宁岭,属当时塞北明宣府、大同府范围。《普明古佛遗留八宝云盘宝赞》也云:“古佛立银城,祗园要显形,休说在天上,凡间换乾坤”。并解释:“古佛立银城,只在祇园宝地,要立他七百里之数,东至火炎山,南至蔚罗城,西至邦同地,北至野虎岭,中至中央戊己土宣府城里”[32]。公开宣称宣府城即七百里银城、祇园之中心所在。宣府城又称宣阳宝地,《普明古佛遗留白华玉篆之图》直言:“宣阳宝地立银城”,“宣阳宝地大道场”,“祇园宝地归普明”,“久后祇园大聚会,万物合来归普明,若人肯信黄天道,个个都是上乘人”。[33]可见,祇园宝地、宣阳宝地具有明确的地理属性和区域范围,不仅是劫化银城之所在,而且是弥勒显化说法的大道场。作为地上银城、天宫家乡在尘世的化现,末劫之年,它成为信众避劫躲灾的人间天堂、“神仙太平之地”。作为大道场,又是弥勒化身普明祖救世度人、三行龙华的宗教圣地。应该说,银城的实在化、人间化取向,对于拉近天人之间的距离,更加广泛地吸引和凝聚大众,张大教势,无疑是一种十分有效的方式。

不过,若细加揣测,所谓银城,或许还蕴含有另外一层意义,即人身之银城。严格而言,人身银城属内修概念之一。内丹修炼崇信天人合一、人身宇宙之说,强调九转还丹之理,认为行功中体内真气运行,宛如通关过卡,紧要处,须小心意守,把握火候,若临大敌,如履薄冰。九阳关即人身内关窍要穴之喻指。同理,都斗宫、龙凤阁、穿云殿、七宝池、昆仑等均可作此理解。其主要特点是人身天地化、内修术语形象化,借助于银城天宫等景观物象,以譬法,对主观性的内景体验与行功要领,作象征性、隐喻性的表述和阐发。

这样,在民间宗教的语境中,银城至少有三重含义,即天上银城、地上银城和人身银城,从而集宗教性、地理性和内在性三者为一,共同构成了银城信仰最基本的命题。

三、结语

民间信仰的世界是一个异常复杂,丰富而纷纭的世界。经书手卷绘图,作为一种图像资料,对于阐发和解读文本内容有着独特的优长。因此,图文相互参照、互证、互释就成为一种值得尝试的路径和手段。《古佛遗留先天文榜》手卷属目前存世孤本经书资料之一,所绘三佛与九阳关两副插图,尺幅巨大,信息蕴含丰富,教祖崇拜、银城信仰是其最基本的主题,但并非全部。




注释:

[1]马西沙、韩秉方:《中国民间宗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619页。

[2]同上,622页。

[3]《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普明无为了义分第三十六”,张希舜等主编《宝卷初集》(4),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590页。

[4]《普静如来钥匙宝卷》钥匙佛如来开三乘分第十八”,张希舜等主编《宝卷初集》(5),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107-108页。

[5]《普静如来钥匙宝卷》钥匙佛如来开人根分第二十三”,张希舜等主编《宝卷初集》(5),130页。

[6]《佛说大乘通玄法华真经》卷二,清折装刊本,一函五册,10卷。

[7]同上,卷四。

[8]《佛说大乘通玄法华真经》,卷五。

[9]《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普明无为了义分第三十六”,张希舜等主编《宝卷初集》(4),581页。

[10]《太阳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张希舜等主编《宝卷初集》(7),11-12页。

[11]同上,491-492页。

[12]同上,494-495页。

[13]《佛说大乘通玄法华真经》卷十。

[14]《古佛遗留先天文榜》,清写本长卷,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

[15]《灵符手卷》,清乾隆32年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

[16]《普明遗留七家手卷合同》,清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

[17]《普明古佛遗留收元宝赞》,民国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

[18]《普明古佛遗留八宝云盘宝赞》,清末抄本,折装。

[19]《朝阳遗留三佛脚册唱经偈卷上》,清道光五年抄本,王见川等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续编》第一册,新文丰出版公司印行,2006,378页。

[20]《普明遗留灵符文花手卷》,清写本长卷,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又题《弥勒飞符印图》、《弥勒尊手卷文华灵符》,民国7年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张德年家藏。

[21]九阳关之谓,又见于《九阳关游记》(台中重生堂1982年乩笔),是所谓磨真关、化气关、寒池关、暑池关、了凡关、固容关、诚敬关、练性关、成圣关之统称,被视为对修行人逐关考证、接受磨炼,最终使其脱胎换骨、入圣成真之所。

[22]《朝阳老爷遗留九甲灵文》,王见川等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续编》第一册,新文丰出版公司印行,2006,442页。

[23]《佛说利生了义宝卷》当阳佛传令考选原人分第十八”,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三辑第二十二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306-307页。

[24]同上,310-313页。

[25]同上,“把诸佛摅在选佛场内考选分第二十”,321页。

[26]《佛说利生了义宝卷》把诸佛摅在选佛场内考选分第二十”,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三辑第二十二册,322页。

[27]《朝阳古佛老爷遗留末后文华手卷》,清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

[28]《普明遗留灵符文花手卷》,清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

[29]《普明遗留七家手卷合同》,清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家藏。

[30]《九祖流传罗凭收元宝偈》,民国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张德年藏书。

[31]《普明遗留周天火候金丹蜜指心印妙诀》,清刊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藏经。

[32]《普明古佛遗留八宝云盘宝赞》,清末抄本,折装。

[33]《普明古佛遗留白华玉篆之图》,清抄本,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风云藏经。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最新信息
道教外丹长生理论的内核探讨
复制还是隐喻?——对“打猖”…
民间的“正统”:明清时期姜太…
童宾何以封神——基于景德镇风…
文学平:论詹姆斯对克利福德信…
李志鸿:罗祖教:禅宗民间宗教…
梁景之:华北新见清代经书“手…
梁景之:寺庙、经卷、符印:华…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