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历史文化 >> 详细内容
董仲舒三年不窥园
来源:清史所 作者:赵连稳 点击数:132 更新时间:2020/11/25

董仲舒(公元前179—前104),西汉广川(今属河北省景县)人,中国著名哲学家、思想家,专攻《春秋公羊传》。

元光元年(前134),汉武帝下诏延揽四方才俊,让地方郡守、诸侯推选贤良博学之士,欲闻治国“大道之要”。董仲舒在上《举贤良对策》中,提出了“天人感应”说、“大一统”的思想。董仲舒在我国思想史上的贡献,除了“大一统”思想外,还有“推明孔子,抑黜百家”的思想。他顺应社会发展需要,创建了一个以儒家思想为主,融合阴阳五行学说、法家与道家思想于一体的新的儒学体系,深得汉武帝的赞许,此后便成为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统治中国长达两千多年。

董仲舒一生博览经书、勤学不辍,留下“三年不窥园”的佳话。


一代大儒的人生之路

提起董仲舒,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这位在中国历史上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思想家有着不平凡的人生之路。

董仲舒的家乡,东南两面与齐鲁接壤,北面为燕代地区,西邻山西。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董仲舒自幼深受儒家文化、方士文化和法家文化等多元文化的影响。董仲舒家境殷实,宅中藏书丰富。他如饥似渴地博览群书,尤其对《春秋公羊传》颇有造诣,很快就成为汉景帝时期远近闻名的五经博士,掌管经学讲授。许多人慕名而来,师从董仲舒。由于人数太多,他采用由得意门生教授新生的办法,传授学业。董仲舒讲课的时候,在讲堂里挂上一幅帷帘,他在帷帘后面讲,学生在帘外听,只有个别天资聪颖、学习刻苦的弟子才有机会见到老师。有的学生跟着董仲舒学了几年,却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真是不识先生真面目。今景县尚有“董仲舒下帷处”遗迹。

董仲舒为汉朝社会培养了一批儒学人才,司马迁就是他的高足。《史记》说董仲舒弟子通经学者“以百数”,褚大为梁相,吕步舒为长史,吾丘寿王官至光禄大夫侍中。

公元前141年,景帝驾崩,汉武帝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博学多识的董仲舒,在策问中提出的“大一统”和“抑黜百家”的建议深受雄才大略的汉武帝认可。之后,汉朝的统治思想逐渐由黄老思想转为儒家思想。董仲舒还建议“兴太学,置明师,以养天下之士”,为国家培养儒学人才,于是“天下学士,靡然向风”,社会上逐步形成尊儒风气,儒家思想焕发生机。东汉思想家王充说:“文王之文在孔子,孔子之文在仲舒。”充分肯定了董仲舒在中国儒学思想史和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

董仲舒为人正直清廉,王充说:“董仲舒之言道德政治,可嘉美也。”班固说他“为世纯儒”。司马迁说“董仲舒为人廉直”,主张“仁者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既是廉直勿欺,便使他不会曲意逢迎,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期,董仲舒并未受到汉武帝重用。

《汉书》记载:“对既毕,天子以仲舒为江都相,事易王。”朝廷派董仲舒到远离朝廷的江都(今扬州)为相。易王刘非是景帝之子,和武帝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人骄奢,延揽豪杰,心怀异志。西汉经学家刘向认为董仲舒的才能超过管仲、晏婴,可以辅佐帝王,也就是说董仲舒应该在中央做官,辅佐汉武帝。但没想到,朝廷里有人暗地使坏,怂恿汉武帝把董仲舒派到江都与狼共舞。在江都,董仲舒兴礼乐,敦教化,规劝易王不要图谋不轨、称霸一方、对抗中央。后来,还是因为受到刘非的连累,董仲舒被罢为中大夫。

在这期间,董仲舒因宣扬天人感应,触犯了汉武帝,还差点丢了脑袋。

和董仲舒同时期研究《春秋》之学的公孙弘,学术造诣不如董仲舒,但他处事灵活,擅长揣摩逢迎,“朝会议事,不面折廷争”,汉武帝“遂大悦之”,位至公卿。董仲舒很不认可这种趋炎附势的做法,斥其“从谀”。公孙弘知道后,忿恨满腹,便想方设法与董仲舒作对。当时,汉武帝有一位胞兄,爵为胶西王。此人行为怪僻,阴狠险毒,经常谋害朝廷派来的官员。公孙弘郑重其事地向汉武帝举荐:“独董仲舒可使相胶西王。”公孙弘想让董仲舒离开中央朝廷,去当胶西王的国相,企图借胶西王的屠刀,取其性命。让公孙弘意想不到的是,胶西王听说董仲舒是大儒,一改过去的恶劣态度,对其“亦善待之”,并没有恶意刁难。但董仲舒仍担心早晚出事,便以年逾古稀、身体有病为由,辞官回家,一心著书立说,“终不问产业,以修学著书为事”。晚年的董仲舒依然忧国爱民,反对土地兼并,不许官吏与民争利。

西安的碑林区有个下马陵街,一说是董仲舒的墓地;一说其弟子经过这里都要下马步行,故称“下马陵”;还有人说武帝幸宜春苑时,每至此必下马,时谓之“下马陵”。


三年不窥园

三年不窥园,说的是董仲舒一心一意读书的故事。

董仲舒自幼天资聪颖,学习勤奋,3岁就能背诗写字,7岁便入学堂。关于董仲舒因为读书不窥园的记载最早见诸《史记•儒林列传》。司马迁曰:“董仲舒,广川人也。以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受业,或莫见其面,盖三年董仲舒不观于舍园,其精如此。”董仲舒做了汉景帝时的五经博士,前来拜师的人很多,董仲舒忙得不亦乐乎,以至于很久都没有关注过自家的园子。西汉末年人桓谭的《新论》也记载,董仲舒专注于研究五经,“董仲舒专精述古,年至六十余,不窥园中菜”。

东汉人班固的《汉书·董仲舒传》和司马迁的记载基本上一样,唐朝人颜师古注:“虽有园圃,不窥视之,言专学也。”东汉人王充在《论衡》中记载:“董仲舒读《春秋》,专精一思,志不在他,三年不窥园菜。”

后来,董仲舒三年不窥园的记载被演变成少年读书励志的故事,情节越来越丰满,三年不窥之“园”也由菜园变成了花园。话说董仲舒的父亲董太公看到儿子酷爱读书,经常废寝忘食,一方面为有这么一个勤学苦读的孩子高兴,一方面又怕把儿子累坏了。他准备建造一个花园,转移一下儿子的注意力。可是,董仲舒三年都没去过这所专门为他建造的花园。

上述记载及故事,大同小异,不管是菜园还是花园,时间是三年,还是几十年,都不重要。它们反映的都是董仲舒认真读书、研究专注的特点。人们津津乐道地传诵这个故事,也是因为佩服董仲舒做事专一、刻苦学习的精神。


启示意义

古人讲“读书即是立德”,说的就是读书对于修身的重要性。董仲舒一生读书不辍,使他能够吸收众家之长,融会贯通,成为一代大儒,而且满腹经纶,谈吐不凡,富有人格魅力。

董仲舒三年不窥园的故事,至今仍有重要启示意义。

读书使人生更有价值。在学习的征途上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只有勤学和专注才能接近知识的顶峰。中国历史上留下了许多刻苦读书的传说,如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还有孙康映雪读书、王羲之练字吃墨、韩愈“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白居易自幼“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等。此类故事都在告诉我们,勤学苦读是获得知识的不二法门。

董仲舒不为外面的花花世界所惑,专心读书,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他生活的时代正是汉朝鼎盛时期,当时六畜兴旺,马牛繁息,“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人们乘马也非常讲究,乘母马者会受人排斥,不得参加聚会。董仲舒对此却并不留意,出门乘马经常不分雄雌。亲戚朋友们都讥笑他,说他是个书呆子。但董仲舒凭借刻苦努力,最终成为一位上继往圣起绝学,下为万世开太平的杰出思想家、哲学家。尽管他也曾仕途不顺,可到了晚年,还是因高才博学,再次受到了朝廷的重用。朝廷每有大事,汉武帝必令人到董府咨询。刘向说:“(仲舒)以老病免归,汉有所欲兴,尝有诏问。”甚至有的刑事案件,朝廷也派廷尉张汤前去“问其得失”,而董仲舒便引《春秋公羊传》来决讼断狱,史称之为“《春秋》决狱”或“引经决狱”。后人把董仲舒判决的大案要案编为《春秋董仲舒决狱》。该书是汉晋之间司法断案的重要参考。曾有人研究后认为,一个人要想收获成功的人生,读书时间至少达到1万小时。司马光之所以能够写出《资治通鉴》这部皇皇巨著,马克思之所以能够完成《资本论》的撰写,都是长期勤奋读书、思考的结果。

读书使人更有涵养。苏轼在《和董传留别》中有一句诗:“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腹有诗书”指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气”可以理解为“气质”或“精神风貌”。全句的重心在“自”上面,它强调了华美的气质是饱读诗书的必然结果。此诗句是我国古代知识分子标准的写照,常用来形容一个人只要饱读诗书、学识渊博,便自然会表现出文人的优雅举止和翩翩风度。而史书上关于董仲舒的记载,则进一步印证了这一观点。王充曾评价董仲舒“策既中实,文说美善”。这是说董仲舒的建言献策不仅实用,而且文辞优美。不仅如此,董仲舒道德修养还极高,言谈举止也优雅从容,“进退容止,非礼不行”,赢得了时人的尊重,“皆师尊之”。由此可知,认真读书的人可以允执厥中,摆脱平庸、固陋和偏执,还能更有气质。甚至,读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令其唇齿沁香,神采奕奕。可见,读书是净化灵魂、培养高尚情操的重要途径,对一个人气质的培养非常重要。

今天我们重温董仲舒三年不窥园的故事,就是希望能够在全社会、特别是在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中培养多读书、读好书的习惯。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要求领导干部“少一点应酬,多用一些时间静心读书、静心思考”。进入新时代,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都应该将读书变成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精神追求、一种境界要求,使一切有益的知识、一切廉洁的文化入脑入心,沉淀在血液里,融会到从政行为中,做到修身慎行,怀德自重,敦方正直,清廉自守,拒腐蚀、永不沾,永葆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 本文选自《前线》2020年7月。

* 感谢作者授权,转发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从清漪园到颐和园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圆明园的建筑与风貌
  最新信息
青龙桥街道带您穿越古今过大年
圆明园始建之年考辨
韶景秋荣——张若霭 《画高宗…
圆明园西洋楼的历史文化价值
董仲舒三年不窥园
圆明园兴起的中西互动背景考察
清代绮春园沿革辨析
心中的圆明园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