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出版 田野调查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民间宗教 书评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民间宗教 >> 详细内容
清末民国间常州地区刊印的宝卷
来源:《民俗研究》2011年第4期。 作者:车锡伦 点击数:77 更新时间:2021/2/28

清末民国间常州地区刊印的宝卷

车锡伦

扬州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

   要:已知清末、民国间常州地区刻印的宝卷有30, 主要是有民间教团背景的经房、善书局刊印的。它们与同期江浙地区数十家经房、善书局刻印的宝卷一样, 表明在社会大变革、大动乱时期, 这些民间教团以倡导“劝善”、宣扬“因果”的面目出现, 求得士绅阶层和清政府的认同和支持, 一方面宣传它们的教义和修持方式, 扩大影响, 同时又极力宣扬儒家的纲常名教、伦理道德, 参与重振宗法社会秩序的活动。

关键词:宝卷; 民间教团; 经房; 善书局;

作者简介: 车锡伦:扬州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已退休 江苏扬州225000;


笔者在拙著《中国宝卷研究》中对吴方言区民间宣卷和宝卷的发展, 有如下一段介绍:

吴方言区民间宣卷的大发展是在清咸丰以后, 具体地说是太平天国被清政府镇压之后。道光三十年 (1850) 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在广西起义。咸丰三年 (1853) 太平军占领南京, 建立太平天国政权, 至同治三年 (1864) 南京被清政府攻破, 太平天国灭亡。十余年间, 太平军曾占领过的江浙两省的广大地区, 也是民间宣卷流行的地区。太平天国曾以“上帝”的名义, 扫荡了占领区内大量庙宇中的神佛偶像, 也向乡土平民提供了摆脱困境的许诺 (如“田产均耕”) 。这一切都随着“天国”的灭亡烟消云散, 留给乡土平民的是十余年惨烈的战争回忆, 因而他们转而更加信赖主持“善恶报应”的神佛。这时的清政府, 在帝国主义侵略面前奴颜婢膝, 但对重整封建社会的秩序却雷厉风行。同治六年 (1867) , 曾参与镇压太平军的丁日昌, 由苏泰道员升任江苏巡抚, 随即发布查禁“淫词小说” (所列作品多为弹词) 、“淫戏” (指花鼓、滩簧等地方戏) , 地方士绅也一致鼓吹。于是, 以倡导劝善为宗旨, 在敬神拜佛的活动中演唱的宝卷便大兴起来。它不仅满足平民、乡绅的信仰、教化需求, 宣卷艺人也大量改编那些消闲、娱乐的弹词, 加上善恶报应的观念, 伴随着木鱼声、念佛声演唱。所以, 这一时期保留下来的民间宣卷人的手抄本宝卷的品种和数量都大量增多起来, 同时, 许多有民间教团背景的“经房”、善书局也大量整理、编刊宝卷, 推动了民间宣卷的发展。[1]

对太平天国的历史评价和常州地区民间宣卷和宝卷的发展, 不是本文讨论的内容, 本文主要介绍这一时期在常州地区刊印的宝卷, 兼论及同期江浙地区刊印的宝卷。

已知常州地区刊印的宝卷, 最早是道光、咸丰年间的《白蛇宝卷》和《真修宝卷》[2]

1.《白蛇宝卷》。白蛇传是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之一, 在吴方言区民间以民间故事和民间叙事诗的形式口头流传, 也为多种民间演唱艺术 (戏曲、说唱) 演唱, 如苏州弹词有传统书目《义妖传》。这一传说什么时间被改编为宝卷?不详。现存最早的民间宝卷抄本是清道光七年 (1827) 毕介眉抄《白蛇宝卷》[3]。道光二十七年 (丁未, 1848) 常州至德堂刊印了《白蛇宝卷》, 原本未见。无锡市图书馆收藏有这一刻本的复抄本, 内封分栏, 中间大字双勾“白蛇宝卷”, 上栏横书小字“道光丁未冬镌”, 右栏题“知恩报恩”, 左栏题“延陵至德堂藏□”。这是清代后期民间书坊刻印唱本封面常用的通行格式, 可知这家“至德堂”是一间没有宗教背景的民间书坊。在江浙吴方言区, 以唱本形式刊印民间宝卷, 这是已知最早的一种。

2.《真修宝卷》, 存道光二十一年 (辛丑, 1841) 常州清秘阁刻本 (朱炳国先生藏) 。内封题卷名《真修宝卷》, 左下角刻有“江苏常州惠民桥西首清秘阁书坊刷印装订, 每本工料实价大钱六十文”。内封页背面书牌题“是书不知撰自何人, 其裨益于身心, 功非浅鲜。远近索阅, 几于家置一编。屡经翻刻, 近复漫漶, 因重校付梓, 以广其传。自初刻至此, 计已四易板矣。时道光辛丑 (二十一年, 1841) 八月也。”卷首载道光十二年 (壬辰, 1832) 阳湖刘映华“序”, :

余少时即爱读善书, 长喜与端人晋接, 非礼仪孝谨之言不敢出诸口。嘉庆庚辰 (二十五年, 1820) 腊八日, 有一羽士来余家, 揖余言曰:“闻先生素爱善书, 有《真修卷》一本敬授。”遂置此书于几而别。余急展读, 则于日用常行, 劝诱真切, 洵为救世良药, 不胜忻忭。即与里党, 时时宣叹。遂有敬信者, 集字刷送。印本无多, 苦无以应索者。今春武进陈君青云, 偕诸善士蠲资刊板, 永远流通。余僻处穷乡, 年就衰老, 惟乐善之意, 未敢怠荒。尤望同志, 有人广为引劝, 俾闻者尽为善人, 行善事, 庶不负诸君刊送至意, 则区区之心所深慰也。已工即竣, 谨志缘起, 以谂世之读是书者。道光壬辰孟冬阳湖刘暎华。

本卷是一本劝诫式的善书。据刘“序”, 可知本书的作者就是这位常州阳湖人刘暎华, “序”中那位来去无踪、送书的无名“羽士” (道士) , 是遁词。从本卷的内容看, 刘暎华有先天道的背景。嘉庆、道光年间, 清政府仍不断查办先天道 (清莲教) , 此期刊印的先天道徒编写的经卷 (和宝卷) , 多采取此类遁词。先天道人士同地方士绅阶层劝善惩恶、整顿社会道德秩序的意图结合, 便出现了许多此类劝善书式的宝卷, 由地方士绅捐资大量刊印、流通。据本卷内封书牌题识, 至道光二十一年, 这本宝卷在常州已经四次刊板。此后于同治、光绪直到民国年间, 又被大量翻刻, 今存常州地区的刊本尚有:同治六年 (1867) 集益斋刻本、同治九年 (1870) 常郡育婴堂刻本、光绪二年 (1876) 培本堂重刻本、光绪十二年 (1886) 乐善堂重刻本等。民国八年 (1919) 有同善社 (先天道分化出的教派) 背景的江苏盐城人印水心改编、增益, 改卷名为《针心宝卷》, 由上海宏大善书局石印出版。

3.《念佛三昧径路修行西资宝卷》。咸丰二年 (1852) 毗陵地藏庵比丘尼道贞集资重刊。本卷为明代佛教宝卷, 简称《西资宝卷》, 上下二卷, 题“古吴净业弟子金文编”。卷末附本卷初刊时的跋文中说:“万历龙飞丙子年, 《西资宝卷》板开镌”。据此, 本卷初刊于明万暦二年 (丙子, 1574) 。卷首比丘明锦“序”说:

夫念佛者, 以佛为念也。三昧者, 正定也。一念不生, 万缘顿息, 故曰正定。自性弥陀, 本自清净。念佛者一旦发明, 不从外得, 便是三昧现前。径路修行者, 万法归一, 一即自性。这点灵光, 本无染污。旷劫以来, 却为无明埋没, 今欲返本还源, 必藉修持之力, 灭尽贪嗔痴爱。……西者, 西方极乐国也。资者, 资粮也。如人赴远, 必赍资粮, 求生西方, 以佛为资本也。

上述这段话, 解释了本卷的卷名, 本卷要表述的内容。卷中用通俗的语言向一般信徒介绍佛教净土法门念佛修行的知识。明代原刊地点不详。近三百年, 它又被常州地藏庵的尼僧集资再刊, 说明这一宝卷一直在常州的佛教徒中得到保存和流传。

以上三种宝卷, 都刊于太平军占领南京之前。它们分别由民间书坊、民间教团、佛教尼僧集资刊印, 它们说明了这一时期常州地区宝卷存在和发展的情况:民间宣卷口头发展极盛, 民众已经有阅读宝卷文本的需求, 民间刻印本宝卷应运而生, 民间教团人事和佛教僧尼也用宝卷的形式做总教宣传, 介入宝卷的推广。

清咸丰三年 (1853) 到同治初年 (1862前后) , 江浙宣卷流行地区, 除上海等城市外, 多被太平军占领, 或成为清军与太平军厮殺的戰场, 宣卷活动和宝卷的刊印、抄传者极少。同治、光绪 (1862-1908) 年间, 江浙地区许多有民间教团背景的经房、善书局及其他民间人士又大量刻印出版宝卷。常州是这类宝卷的出版中心之一, 出版者有培本堂善书局、乐善堂善书局、孔涌兴书庄、宝善书庄、集益斋、常郡育婴堂以及个人捐资刊行, 刻印的宝卷现存27(不包括重复刊印, 有些是翻刻其他地区出版的宝卷, 非常州首刊) 这些宝卷内容多样, 其中多有直接宣扬民间教派教义和修持行方式的, :

4.《三宝证盟宝卷》, “三宝证盟”为明清民间教派术语。信徒入教时, 教首秘密传授“三诀”:口诀, 即“真言”;手诀, 即“抱合同”;关诀, 即“点玄关”。此“三诀”亦称“三宝”。各教派的“三宝”不同, 故可“证盟”。本卷常州刻本存光绪十六年 (1890) 常郡府庙乐善堂善书局和培本堂刻本。

5.《指迷引真宝卷》, 简名《指迷宝卷》一册。清末刊本。封面题签“指迷引真宝卷, 乐善堂印造流通”, 卷末题“后学弟子乐阳敬刊”。开卷说:“指迷引真, 那是光绪二十五年二月一日, 原是慈悲观音临坛堂演说宝卷救劫醒世良言”。本卷是先天道徒编写的宝卷。

6.《天降度劫经》, 又名《天降度劫宝卷》、《度劫宝卷》。本卷宣传明清民间教派的劫变观。光绪三十二年 (丙午, 1906) 常郡孔清一刻本, 一册。

7.《修真宝传》, 民国十六年 (1927) 常郡乐善堂刻本, 一册。清末民国时期曾被各地教团大量翻刻, 有众多异名, 如《修真宝卷》、《修真因果宝卷》、《十供神仙修真宝传因果全部》、《金刚菩萨修真传》等, 是先天道 (青莲教) 的一部重要经卷。道光二十五年 (1845) 五月, 清政府查办四川乐县青莲教案, 便搜出了《修真宝传》等经卷。

有的则假借某种传统故事或民间广泛流传的宝卷, 掺入民间教派教义的宣传, :

8.《何仙姑宝卷》, 二卷。又名《吕祖师度何仙姑因果卷》、《何仙宝传》等。存光绪六年 (1880) 常郡乐善堂善书局和培本堂善书局刊本。本卷述吕洞宾度化何仙姑故事, 本是道教传说。改编本穿插介绍先天道的修持方式, 并将先天道特有的神道“黄龙真人”编入故事中。

9.《鹦儿宝卷》, 又名《鹦歌宝卷》、《莺哥孝母宝卷》等。本卷故事源于佛教寓言, 即《杂宝藏经》卷一“鹦鹉孝养”故事。宋元以后, 民间说话人已将它改编演唱, 如上世纪发现的明成化说唱词话唱本《新刊全相莺哥行孝义传》。清代先天道徒将它改编为宝卷。存光绪七年 (1881) 常州乐善堂书庄和光绪三十二年 (1906) 常州乐善堂重刊本。这本宝卷在江浙地区少见民间宣卷艺人传抄本。大概由于先天道 (或其支派) 的传播, 在甘肃河西宝卷中有较多传抄本, 其中的故事情节又有改编和增益。

10.《妙英宝卷》, 又名《妙音宝卷》、《白衣观音宝卷》、《妙音劝善宝卷》、《徐妙英宝卷》等。现存常州刻本为清光绪二十二年 (丙申, 1896) 培本堂和乐善堂刻本、光绪二十八年 (1902) 孔涌兴刻本。白衣观音是中国佛教观世音菩萨为摄化众生示现的“三十三观音”之第六尊。本卷为白衣观音编了一个出身故事:民女徐妙英自幼持斋念佛, 劝化众人, 最后“成道”为白衣观音。它是近代吴方言区广泛流传的民间宝卷, 有大量民间宣卷艺人的传抄本。刊本是先天道徒的整理改编本, 故卷中妙英拒绝父亲招婚的要求时说:“我有无名山一座, 涅盘城内做营生。贩卖长生不老药, 炼就金丹出苦轮。”妙英去白云山修行学道, 向王承祖等人宣讲“受持三皈并五戒, 同做龙华会上人”。先天道以坐功运气、修炼“金丹” (内丹) 为修持、超脱的主要形式, 故又称“金丹大道”。它宣扬的“三皈五戒”同佛教不一样[4]

11.《轮回宝卷》, 又名《轮回宝传》, 存光绪二十六年 (1900) 常郡乐善堂刊本, 是现存最早的刊本。本卷讲述了一个生死轮回报应的故事。这部宝卷未见民间宣卷艺人的传抄本。原“叙”中云, 刊印这部宝卷, 为“普济九二残灵”。这是明清民间教派宣扬“无生老母”信仰的惯用语, 指救度“末劫”尚未“回归家乡 (真空家乡”) 的九十二亿“原人” (无生老母的“儿女”)

明清民间教派人士多用“扶乩”的形式, 请各种神道“临坛宣化”, 其中有些采用宝卷说说唱唱的形式。内容多以劝善教化为说词, 争取民众入道修行。上面介绍的《指迷引真宝卷》即请“慈悲观音临坛堂演说”, 其它此类宝卷有:

12.《消灾延寿阎王经》, 又名《消灾延寿阎王宝卷》、《吕祖师降谕遵信玉历钞传阎王经》, 存光绪九年 (癸未, 1883) 乐善堂刻本, 一册。

13.《协天大帝玉律经宝卷》, 二卷。简名《玉律宝卷》、《关圣玉律宝卷》。存光绪三十一 (1905) 宝善书庄刻本, 二十六品, 二卷, 一册。通过关帝“降鸾”介绍地府十殿及所属十六小地狱的恐怖, 劝人为善、修道。这部宝卷最初可能是明末黄天教徒编写 (卷中有“幸遇我佛皇天道, 指尔‘归家’脱苦轮”) , 题“大明天启二年 (1622) 五月十五日纯阳吕降鸾书于山西松柏亭”。卷中“自叙封号品”历述各朝帝王给关羽加的封号, 到明万历为止, 明崇祯到清道光年间加的封号是另外刻板插入的, 光绪五年清政府累加的封号未补入。它可能是清道光、咸丰年间流行于江南的长生教 (黄天教衍生出的教派) 教徒整理改编。

这些善书坊也出版可了一些有佛、道教背景和民间信仰的神道故事的宝卷:

14.《刘香女宝卷》, 简名《刘香宝卷》, 又名《大乘法宝刘香宝卷》, 全名《太华山紫金岭 () 两世修行刘香宝卷 (全集) 》。这部宝卷是明代佛教宝卷, 明万历年间即在浙江流行。佛教居士、余姚籍戏曲家叶宪祖 (1566-1641) 曾据所见《刘香女小卷》改编为《双修记》传奇[5]。本卷今存传抄本和刊本已掺入外道内容。常州刻本有:光绪四年 (1878) 常郡培本堂善书局刻本、光绪二十九年 (1903) 常郡乐善堂刻本, 二册。

15.《杏花宝卷》, 又名《积谷宝卷》、《杏花得道》、《积谷修行杏花女寳卷》。写一婢女捡拾烧火的稻草中的稻谷礼敬观音菩萨而得道的故事, 存光绪五年 (1879) 常郡乐善堂刻本。卷末附《张德方劝世文》。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藏本卷首另有“普陀同和佛经部出版流通”印记, 是借板刷印。

16.《灶君宝卷》, 存光绪十年 (1884) 常州大街郡庙前培本堂善书坊和乐善堂刻本, 卷首题“三宝莲社校正”, 卷末有毗陵守然子跋。“户户灶王爷”, 吴方言区做会宣卷中普遍演唱《灶君 (或作“王”、“皇”) 宝卷》。这一刊本笔者未过目, 另见同期刻本《灶君宝卷》 (刻印者不详) , 卷中借灶君说法, “劝人念佛, 返本还原”, “嘱咐”信众:“尔等既已归心佛乘, 切勿走入旁门。现今世上邪教纷纷, 如白莲、无为、清静、圆顿、玉虚、涅槃、□化、长生、存理、末后一着等教, 皆系邪魔所建”。“返本还原”是民间宗教术语, 与《轮回宝卷》所说“普济九二残灵”含义相似。卷中指出那么多的“邪教”, 却没有提及流传最广的先天道, 本卷可能就是先天道徒编写。“末后一着”教是一贯道的前身, 光緒初年也傳播到常州。

17.《目连三世宝卷》, 三卷。目连救母是著名的佛教传说, 元代已被佛教徒改编为《目连救母出离地狱生天宝卷》。清代在民间宝卷中增益为《目连三世宝卷》, 存光绪十二年 (1886) 常州乐善堂和培本堂刻本。

18.《三茅真君宣化度世宝卷》, 二卷。简名《三茅宝卷》, 又名《三茅应化真君宝卷》。有光绪二十一年 (1895) 常郡乐善堂善书局和培本堂刊本, 上下卷, 一册。道教茅山派祖庭茅山在清常州府属金坛县。本卷所述金宝幼子金福修行并助两位兄弟成道而为“三茅真君”的故事, 与道教“三茅” (茅盈、茅固、茅衷) 的传说无关。江南地区极少见本卷民间宣卷人的传抄 () , 但靖江做会讲经最重要的一部“圣卷”《三茅卷》 (可以演唱两天) , 与本卷的人物、故事基本相同。两者之间的关系待考。

19.《地藏宝卷》, 存光绪二十七年 (辛丑, 1901) 常郡孔涌兴刊本。地藏菩萨是吴方言区民众普遍信仰的“菩萨”之一, 被称作“幽冥教主”。流行的刊本和抄本《地藏宝卷》故事有多种, 本卷笔者未过目。

常州乐善堂和培本堂还刻印了一批各界人士编写的宝卷, 这些宝卷或据民间传说、传闻, 或直接劝善教化, 主题都是宣传宗法社会的伦理道德。它们的编者有的署名, 有的匿名。如:

20.《惜谷宝卷》, 又名《惜谷免灾宝卷》, 存光绪二年 (丙子, 1876) 常郡乐善堂和培本堂刻本, 一册。

21.《辟邪归正消灾延寿立愿宝卷》, 简名《立愿宝卷》, 存光绪八年 (1882) 常州培本堂重刊本。

22.《钱孝子宝卷》, 二卷。又名《孝心宝卷》。清毛芷元 (今吾) 编。述钱孝子行孝故事。有光绪十三年 (1887) 常郡乐善堂、培本堂刊本, 一册。卷首载咸丰九年 (1859) 茶亭王圣序、光绪十三年 (1887) 毗陵孙德真序, 卷末附白佣子跋、咸丰二年 (1852) 王贵罗撰《公建茶亭钱孝子碑记》、光绪三年 (1877) 白兰昌跋。

23.《醒心宝卷》, 清蒋玉真 (蠡河散人) 编。本卷为劝世文类宝卷, 作者是常州人。卷中举出各种古人古事 (如岳飞、朱元璋、越王勾践、陈元[]) 为例, 劝说人们戒性气、忍耐、行善、行孝。存光绪十九年 (癸巳, 1893) 常郡府庙乐善堂刊本和培本堂刊本。

24.《普陀观音宝卷》, 清张德方撰。简名《普陀宝卷》。述黄有金舍家修建普陀故事。存光绪二十六年 (庚子, 1900) 常州乐善堂刻本 (彭门徐氏捐刻) , 一册。

25.《刺心宝卷》, 全名《浙江省嘉兴府秀水县刺心宝卷》, 存清光绪二十九年 (癸卯, 1903) 常州培本堂善书局刻本, 二卷一册。

另外, 这些善书坊 (个别为民间书坊) 也整理编刊了少量民间流传的宝卷, :

26.《延寿宝卷》, 又名《金本忠宝卷》《男延寿宝卷》。存光绪十四年 (1888) 常郡培本堂善书局和常郡府庙乐善堂刻本, 版式相同。

27.《珍珠塔宝卷》, 据流传极广的吴语弹词书目《珍珠塔》故事改编。存光绪十六年 (1890) 常州乐善堂刻本, 一册。

28.《金锁宝卷》, 又名《窦娥宝卷》《斩窦娥宝卷》。存光绪二十六年 (1900) 常郡孔涌兴刻本, 一册。

29.《花名新卷》, 清徐达章撰。存清宣统元年 (1909) 常郡宝善书庄刻本, 一册。卷首载宣统元年宜兴计亭沾愚子《花名宝卷序》。本卷仿照民间《花名宝卷》形式编写。

30.《花名宝卷》, 本卷是吴方言区流行最广的“小卷”, 源自“十二月花名”民歌。原卷不见。民国初年上海松江胡祖德编《沪谚外编》 (卷上) 收本卷, 注明据常州西门实贤堂书坊刻本。这个实贤堂是一民间书访。

以上共得清道光以下常州刻印宝卷30, 可列为以下“简表”:



在简单介绍了清末民国年间常州地区刻印宝卷的情况后, 提出以下问题供讨论:

1.从上面的“简表”可以看出, 常州地区刻印的宝卷, 从刻印时间来看, 道光年间 (1821-1850) 2, 咸丰年间 (1851-1861) 1;同治年间 (1862-1875) 1, 光绪至宣统年间 (1875-1911) 25, 民国后1(以上数目不包括重版刊印) 。其中, 虽有民间书坊刊印宝卷的记载 (129) , 但它们刊印的宝卷都没有留存。主要的刊印者是有民间教团背景的善书局, 特别是培本堂和乐善堂。它们刻印的宝卷最早是光绪二年 (1876) 的《真修宝卷》和《惜谷宝卷》, 最晚是民国十六年 (1927) 的《修真宝卷》, 共计22, 约占总数的3/4, 其中10种又是两家同时刻印, 可以推定它们可能是一家, 用了不同的名义。

2.上文提及, 清道光以后, 特别是同治、光绪年间, 江浙地区许多有民间教团背景的经房、善书局和其它民间人士大量刻印出版宝卷。刊印者数十家 (包括个人捐资出版) , 出版宝卷较多的有杭州的玛瑙经房和慧空经房, 上海的翼化堂善书局, 苏州的玛瑙经房、得见斋书庄, 南京的一得斋书庄等, 它们刊印宝卷的内容, 与常州刊印的宝卷相同。它们之间也有密切地联系, 比如, 据《真修宝卷》编者阳湖刘暎华“序”, 这部宝卷是道光十二年 (1832) 春常州府武进县陈青云等人捐资刊板, “孟冬”竣工, 自然刊于常州, 但本卷现存最早的刊本是题为道光十二年 (1832) 杭州玛瑙经房刊本, 卷首载刘序, 则玛瑙经房或借板刷印, 或翻刻, 仍载刘序。又如, 光绪十六年 (1890) 常州乐善堂刻《珍珠塔宝卷》, 同年另有杭州玛瑙经房 (或“慧空经房”) 的刊本, 板存杭省下城头巷景文斋刻字铺, 它们的版式相同。民国十一年 (1922) , 曾有人将苏州玛瑙经房、得见斋, 上海翼化堂善书坊, 杭州慧空经房及常州宝善书庄等不同时期刻印的宝卷27种的板片集中修补, 一道刷印[6], 也可说明它们之间的密切关系。

3.常州及江、浙、沪各地经房、善书局清末和民国初年出版的宝卷都是木刻线装本, 总数约二百余种。这些刻本宝卷刻印都比同期民间书坊刊印的唱本精致, 开本、版式与同期的一般线装古籍相同。这样的刊本, 刻印成本很高。但它们出版的目的不是为盈利, 有的是赠送, 有的仅收印刷工本费, 大部分宝卷的编写者不署名, 或署道号。其中整理的民间宝卷, 文通字顺, 民间抄传本中的错别字都作了改正, 整理者都不署名。[7]

4.清代道光 (1821-1850) 以后, 延续数千年的宗法社会制度和帝王专制的政权形式已进入危机四伏的末日。帝国主义的炮舰也趁机打开中国的大门。在社会动乱面前, 统治集团和社会各阶层人士都在行动。本文开头引用笔者对吴方言区民间宣卷和宝卷在太平天国同清政府惨烈的战争之后大发展的论证, 只是一个方面。这一时期常州及江浙其他地区大量刊印的宝卷, 刻印者大都有民间教团的背景, 可以确认者有长生教、大乘教、先天道及其衍生的教派等。这些民间教派的布道者, 一般都采取温顺的面目, 同清政府和士绅阶层人物配合, 参与重振宗法社会秩序的活动, 以求得合法的存在。它们刻印的宝卷, 卷首往往会加上一面“皇帝万岁”龙牌, 或康熙皇帝的“圣谕”十六条。宝卷的内容, 一方面曲折地宣传本教派的教义和修持方式, 以扩大本教派的影响, 同时又极力宣扬儒家的纲常名教、伦理道德, 倡导“劝善”, 宣扬“因果”, 以求得士绅阶层和清政府的认同和支持。它们刻印的宝卷不属于民间宝卷的范围, 但同民间宣卷和宝卷的历史发展有密切的关系。比如长生教陈众喜编的《众喜宝卷》 (又名《众喜粗言》) , 极力宣扬三教合一而以儒为根, 鼓吹以三纲五常为核心的伦理道德, 并为清政府歌功颂德。卷四“念佛宣卷”极力倡言“宣卷”的好处:

我今不说念佛好, 再听宣卷好十分:

佛言宣卷为第一, 能超六道并四生。

天神闻卷降祥瑞, 地神听卷灭灾星。

灶司听卷恶奏善, 家堂听卷报安宁。

世人听卷向善道, 鳞禽听卷转为人。

饿鬼听卷免饥渴, 冤魂听卷得超升。

恶人听卷回心转, 善人听卷早修行。

呆人听卷生智慧, 邪人听卷做正经。

男人听卷能修道, 女人听卷守闺门。

大人听卷训儿女, 小人听卷孝双亲。

一家听卷一家善, 一人听卷信一人。

一国听卷一国正, 天下听卷天下宁。

所以宣卷功第一, 代天行化圣贤心。[8]

这部宝卷道光三十年 (1850) 初刊后, 在吴方言区同治以后曾一再公开刊印, 流传很广, 对吴方言区民间宣卷的发展应有推动作用。

如果将这一时期民间教团刻印的宝卷的内容和传播, 放在大的时代背景上作进一步的发掘和研究, 将对这一时期江浙地区民间社会历史的研究, 增加一些新的内容。这样的研究, 前人没有做过。笔者将这一问题提出, 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

注释

[1]车锡伦:《中国宝卷研究》,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 212页。

[2]以下为便于说明, 所述宝卷统一编序号。

[3]原为赵景深收藏, 现归复旦大学图书馆。

[4]参见拙文《清末先天道改编刊印的“三世修道黄氏宝卷”和“妙英宝卷”》, 载《民间信仰与民间文学——车锡伦自选集》, 台湾博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2009年。

[5][]黄文旸等《曲海总目提要》, 天津古籍出版社排印本, 上册, 316页。[]吕天成《曲品》著录叶宪祖《双修记》传奇称本卷名《刘香女修行宝卷》。

[6]參見拙著《中国宝卷研究·宝卷漫录·玛瑙经房丛书》, 613-614页。

[7]清末西方的石印技术传入中国, 上海、杭州、绍兴、宁波等地的一些书局在清末和民国年间大量出版了石印本宝卷, 主要是文学故事宝卷 (也有少量民间教派宝卷和劝善书) , 作为通俗文学读物出售。它们互相翻印 (盗版) , 总数大约二百多种。这些宝卷主要是根据城市中的民间宣卷人演唱的宝卷整理、改编, 少量是根据弹词、鼓词等传统故事和时事故事新编创作。出版最多的是上海文益书局和绍兴、杭州的聚元堂书局 (实为一家, 多联合出版) , 它们出版的宝卷内封都有“版权所有”页, 署出版年代、各地分销处, 有的注出“校正”者姓名、定价等。其次是上海的惜阴书局, 该书局石印的宝卷大都是翻印文益书局版, 不注明出版日期, 其出版时间在民国十五年 (1926) 后。为降低印刷成本, 多用新闻纸正反面印刷, 内容也有删节。各地这类石印本宝卷带有明显的商业操作和赢利的目的, 出版发行量很大, 流传地区广。当代甘肃河西地区就有人把流传到该地的此类宝卷当作“河西宝卷”“搜集整理”出来。这类宝卷同本文论述的民间教团出版的宝卷, 内容、形式及流通等方面都有实质的差别。

[8]民国己巳 (十八年, 1929) 尚德斋重刻本, 卷四, 86-87页。本卷五卷五册, 两节版, 下栏宝卷正文, 上栏是小字刻印各种民间文化资料, 其中有载有《二十四孝》、《功过格》及一百多种明清民間教派的史料等等。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最新信息
寻找中国革命的历史土壤 ——…
“民间”何在?——评述曹新宇…
明清民间教门的地方化:鲜为人…
明清民间教门的地方化:鲜为人…
“银城图”考
新发现“成化禁书”与白莲教的…
板凳须坐十年冷,独守千秋纸上…
内丹术与明代士人社会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