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出版 田野调查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民间宗教 书评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民间宗教 >> 详细内容
财神信仰与中国民间宝卷
来源:《宗教学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李志鸿 点击数:91 更新时间:2021/2/28

财神信仰与中国民间宝卷

李志鸿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中国社会科学院道家与道教文化研究中心

   要:宝卷是唐、五代变文、讲经文演变而成的一种传播宗教的艺术形式,是独立于佛经、道藏外的另一中国传统宗教的经典。财神信仰与中国民间信仰联系紧密。在中国民间的信仰体系中,不仅有《财神宝卷》的流传,财神信仰也与其他民间神明关系密切。民间流传着太上老君化身财神的传说,江西地区亦将水神萧公视为财神。神明之间的相互转化,是中国民间信仰的有趣现象。

主题词:民间宝卷; 财神信仰; 宣卷仪式;

作者简介: 李志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道家与道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

基金: 国家社科基金冷门绝学项目“道教与民间宝卷研究”(19VJX135; 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中华宗教思想通史”的阶段性成果;

 

 

宝卷,是由唐、五代变文、讲经文演变而成的一种传播宗教的艺术形式,是独立于佛教《大藏经》、道教《道藏》之外的另一中国本土宗教的经典。[1]据统计,国内外公私收藏的宝卷约计有1500余种,5000余种版本。[2]

中国学界关于民间信仰宝卷曾数次编辑,值得关注。濮文起与宋军等人出版了40册的《宝卷》,收集了一部分相当珍贵的文献。[3]其后台湾王见川等人合编的《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初编和续编都已经出版,都为12册。[4]2005年由周燮藩主编,濮文起任分卷主编的《中国宗教历史文献集成:民间宝卷》(20)由黄山书社出版发行。[5]2011,王见川、侯冲、杨净麟等主编的《中国民间信仰民间文化资料汇编》由台湾博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6]2012,著名学者马西沙先生主编的大型宗教文献资料集《中华珍本宝卷》(1)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7]2014年《中华珍本宝卷》(2)正式出版发行[8],2015年《中华珍本宝卷》(3)正式出版发行[9]。民间宝卷与中国民间信仰、佛教、道教、宗教音乐、宗教图像、民间文学等研究关系重大,值得不同学科学者进行深入研究。财神信仰与中国民间信仰联系紧密。在中国民间信仰的信仰体系中,不仅有《财神宝卷》的流传,财神信仰也与其他民间信仰神明关系密切。这些都值得探讨研究。

 

一、财神信仰与宝卷的流传

在民间,民众崇信财神[10],《财神宝卷》十分流行。[11]据车锡伦先生研究,《财神宝卷》,又名《路头宝卷》。各种版本文字差别较大。与财神信仰相关的宝卷有《财神宝卷》《五路财神宝卷》《五路宝卷》《五路天神宝卷》《五福财神宝卷》《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恭敬财神宝卷》《金龙扇宝卷》《卖耍货宝卷》。其中有46种宝卷名为《财神宝卷》,又有《财神感应宝卷》,以及《财源宝卷》。[12]

以上宝卷,以《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为最早,此卷已经收入马西沙先生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第14,卷末题:“康熙岁次癸亥乙卯月奉佛弟子郭祥瑞注,奉佛弟子傅昌业录”[13]。显而易见,此卷为清康熙癸亥(二十二年,1683)刊折本,流传地区为河北沧州一带。在著录的《财神宝卷》中,基本都为晚清民国以来的抄本,在江浙等江南地区流传最广。在国家图书馆、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图书馆、苏州大学图书馆、苏州市戏曲研究室、首都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上海市图书馆、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扬州大学师范学院图书馆等公共图书馆、高校、科研院所的图书馆皆有收藏。同时,杜颖陶、谭正璧、吴晓玲、傅惜华、恽楚才、李世瑜,以及日本学者泽田瑞穗等私人藏家都收藏有不少《财神宝卷》。

 

二、清初《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与华北地区增福财神信仰

如前所述,在众多的财神宝卷中,以《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刊印最早,此卷上下两册,二十四品,为清康熙癸亥(二十二年,1683)刊折本。此卷卷末题:“康熙岁次癸亥乙卯月奉佛弟子郭祥瑞注,奉佛弟子傅昌业录。”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了多位财神,汉魏的三天万福君,已有赐财功能[14],宋代的五通神,元代的增福相公,明代的赵公明,都是民间社会以及道教奉祀的财神。[15]在北方地区,增福相公李诡祖,曾被奉为财神,广为流行。增福财神原名李诡祖,也称增福相公、增福神,元朝加封为“福善平施公”。其信仰中心为李诡祖的家乡山东淄川县,和生前任县令并殉职的河北曲周县,流行地域主要在山东、河北、北京、天津、山西等地,也传布于西北、西南,甚至华南等地。增福财神的诞辰最初为九月十七日,清代以后又衍生出七月二十二、八月二十四。[15]近现代以来,因赵公明、关公等财神的兴起,增福财神逐渐被取而代之,但并未完全消失。[16]

《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对于增福财神的渊源叙述相当独特,“生化根源品第二”认为,财神老爷乃是太上老君所化:“盖闻自家李老君是也,当初在上三皇时,化身为万法天师。中三皇时,为盘古先生。下三皇时,号太素真人。伏羲时,号郁华子。神农时,号大成子。轩辕时,号广成子。少皋时,号随应子。颛顼时,号赤精子。帝喾时,号录图子。尧时,号务成子。舜时,号尹寿子。禹时,号真行子。汤时,号锡则子。汤甲时,分神化炁,寄胎于玄妙玉女八十一年,降生李树下,指李为姓。因吾夜观乾象,怨气冲于紫府,观看下落。是世间贫穷饥寒,男女老少,逼迫急紧,怨天恨地。吾不忍大地众生,分身化现,通霑恩惠。我有如意宝珠,一生十,十生百,百生千,千生万,万生无记广数。普济万方残灵,个个离穷得富。释教称多宝如来,道教称福生无量天尊,儒教称如意治世福神。大地感恩难报,称扬不已。”[17]关于老子的化身,道教史上有老子化胡之说,老子化胡说和《老子化胡经》一直是佛道之争中的一个重要话题。“化胡说”含义有二:其一,老子入印度或西域,化为释迦牟尼;其二,老子入西域或印度教化胡人,释迦摩尼盖为老子之弟子。[18]13世纪上半叶,出现了《老子八十一化图》,此图共有81,是以历史人物老子为原型,以《老子化胡经》为蓝本精心构建的关于老子神化故事的叙事性图像。[18]虽然道教史上有老君八十一化之说,却从来未曾出现老君化身财神,老君化财神可谓是民间宝卷的创造。

《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财神传道品第十八”还将财神塑造为修炼丹道有成者,化为仙长,点化乐修修炼丹道:“财神老爷化一仙长,登门化斋。乐修问曰:老师高寿?答曰:当年无历,不计甲子。乐修即请入舍,求出世之道。师曰:道有三不传。问曰:那三不传。师曰:不重者不传,杀生者不传,不断恩爱不传。乐修叩拜,长跪不起。财神知根器非凡,即传口诀: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直指本地风光,决然超凡入圣。老爷化金光而去,乐修不肯放舍,修炼作活。后来果然成其仙道。”[19] 马西沙先生认为,道教最根本特点是把深奥的哲理与丹道炼养实践活动融为一体,明清时代民间信仰的宝卷深受这种特点的影响,大量的民间宝卷都有内丹炼养的叙述与描写。《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告诉信徒,必须要性命兼修,昼夜行功。《普静如来钥匙宝卷》则说,修行人要保持十二个时辰的常清净。《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经》则完全是一部讲述道教内丹修持的宝卷。[20]如此看来,内丹修炼是明清民间宝卷的重要主题。《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财神传道品第十八”,将财神描写成内丹修炼的高道,则应该是渊源有自。

《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为康熙癸亥年(二十二年,1683)郭祥瑞所撰。关于郭祥瑞的教派传承至今未有学者进行讨论。郭祥瑞还曾经撰写了另外一部宝卷,即《福国镇宅灵应灶王宝卷》。此卷亦收入于马西沙先生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第14册。[21] 此卷上下两册,二十四品。吕微先生以为,中国民间财神有正财神、偏财神、准财神之区分。作为家财之主的灶王爷属于准财神。[22]在这个意义上,《福国镇宅灵应灶王宝卷》亦可以视为准财神宝卷。

《福国镇宅灵应灶王宝卷》卷末载有“直隶河间府沧州施财助刊信士”海舟等32,又载有“施财助刊众信女”安门尚氏等15人。《福国镇宅灵应灶王宝卷》“圆满集结文”记载了宝卷撰写者郭祥瑞的教派传承信息:“伏以奉持佛教,敬顺经文,只因观世俗之更移,惧生死之事大,故善友而交,正教而入。自向祖庭近二十载有余,参师而不惜勤劳,访道则何避寒暑。事师辈诚如父母,慕同气胜似手足。惜乎此身未出樊笼,根浅难成大器。虽然未造诸佛实际,常怀解脱真心。兹者,弟子郭祥瑞览诸教卷宗,真是人间船筏梯凳。皆表显于世。惟有灶王真君,至今未传寄迹。予心悬念,智力何及。偶于斯夜,灶府来临,警示曰:既有高见,宜早发心。经题当号《福国镇宅灵应灶王宝卷》。一连三次,知以为真。因道力微小,不敢轻举。才智疏浅,谁敢强为。次日,向本教师友彦公之所,共议论之。师即许之,:赞神道之高名,开凡愚之心地,功德无边。岂可见义不为哉?[23]其后,载有唱词一段,明载郭祥瑞师徒传承:“宝卷完成以全科,聊将前后序规模。迦罗国佛出世。二十八代至达摩。六代传灯年深远,五宗芬芳贯娑婆。只从碧峰开山后,伏牛儿孙学炼魔。智板相传此心印,浮提俗地度人多。洪武开辟三百载,后出能人李清波。代代不泯阐祖教,方方立教亏檀那。明泉赵公吾师祖,为人名利两解脱。本师夏公已辞世,膝下又出小徒郭。”[23] 由上可知,宝卷编纂者郭祥瑞师承为:李清波→赵明泉→夏公→郭祥瑞。此支教派,自称出于佛教临济宗碧峰祖师门下。据研究,正统佛教普遍承认的临济宗十九代碧峰性金禅师下传六世至突空智板禅师演派16:“智慧清净、道德圆明、真如性海、寂照普通”,16字在佛教僧侣内部广泛流传,此堪为临济正宗法脉。[24]《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以及《福国镇宅灵应灶王宝卷》并非向壁虚造。

 

三、闽浙赣宣卷仪式中的财神信仰

宣讲宝卷的仪式,简称“宣卷”。据调查,赣南闽西宣卷仪式,所请神明涵括儒释道三教以及“财神老爷”等地方神明系统:“天下名山显应浮邱王郭三仙、熊刘二仙、王马元帅、五谷真仙、五公菩萨、地母娘娘、十八位伽蓝、天上人间地府三界内外一切有感尊神、财神老爷、千贤万圣、本省本府本县本乡本村神主、社稷真官、门神户尉、井灶神君、本家历代先祖先妣一脉宗亲千千诸神万万圣贤。”[25]

浙西南的仪式则由一位法师完成,以念诵《五部六册》宝卷、《诸天宝卷》[26]为主。相较而言,赣南闽西宣卷仪式与浙西南宣卷仪式,与两地佛道仪式的兴盛程度息息相关。浙西南的无为教法师以“无为大法司”自居,为人念诵宝卷为生。“无为大法司”仪式受到当地散居道士“灵宝大法司”的影响。

浙江西南部“益经堂”宣卷仪式坛场图示:

 


浙西南嘉庆十年《诸天宝卷》

 

我们发现,财神信仰在浙西南“益经堂”的宣卷仪式中,也随处可见。在“益经堂”宣卷仪式榜文中,鲜明的指出:宣卷用意在于祈求信众安居乐业、财源茂盛,即所谓“更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黎民百姓安居乐业,合境家家清吉户户太平幸福安康男增百福女纳千祥,血财兴旺五谷丰登生意顺遂财源茂盛”:

伏以一泗天下南瞻部洲 今据

中华国浙江省处州府云和县五都渡蛟源内 益经堂

观音佛母殿前地方居住

佛合众为庆祝观音佛母修成正果设醮一昼一夜启建设坛

集福延生保安醮主弟子 合众人等

的于

公元贰零壹柒年九月十九日功成完就

观音佛母行位 韦陀菩萨行位 迎请

灵山佛祖受如来嘱咐之音摩羯场中证世尊妙严之品

群生有愿三界高居恭维光明会上护法诸天菩萨

行齐佛化德摄人天高居善恶随阎浮众生之感兴悲运智威慈等菩萨之权妙证无为功超有漏

伏愿

末法众生福德浅薄道力衰微匪资众圣扶持曷使诸魔不扰

欣逢宝像莲台 卜取今月今日清晨为始虔备净供

启建设坛集福保安醮筵一夕 是早谨具文函

申奏

灵山佛祖门下三八诸天观音韦陀四府帝君当日传送功曹

同降醮筵 回坛演净 水洒涤秽 诚心拜奉

观音佛母行位 韦陀菩萨行位 本境社主行位 敬请

天地虚空一切神祇菩萨行位

皇父主盟志心立坛看诵三八诸天尊经咒典拜礼诸天宝忏

仍午敬陈净供奉献良晚散坛自门依科修设

平等甘露斛食一筵召请下界四生六道十类孤幽充足饱满法味

更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合境家家清吉户户太平幸福安康男增百福女纳千祥

血财兴旺五谷丰登生意顺遂财源茂盛

官非口舌埋藏地府火贼相况

虎豹财狼赤眼痔痘瘟癀疬気远送外境

传家富贵荣华 祈佑合众人等 男女大小均安

万般迪吉诸事行通全赖诸证炳鉴虔均

望思之至 谨意以闻

公元贰零壹柒年岁次丁酉九月十九日具文意百拜上申[27]

祈求信众安居乐业、财源茂盛在“益经堂”嘉庆乙丑年(十年,1805)《诸天宝卷》中也得以体现,《诸天宝卷》载曰:“道身内外有灾厄,释迦如来解消除。阴阳宫中有灾厄,观音老母解消除。灾舎兴旺有灾厄,舍利王佛解消除。财阜光中有灾厄,宝王菩萨解消除。”江西宣卷仪式,则将源于江西新淦大洋洲的水神“萧公”视为财神。据学者研究,萧公信仰,始于江西新淦大洋洲,所谓“萧公”,实际上函括萧氏祖孙三代,即萧伯轩、萧祥叔以及萧天任。元代,萧公信仰初步形成。明朝永乐年间,萧公信仰完全确立。萧公信仰的形成与江西新淦地区的自然环境,以及萧氏宗族密切相关。明朝永乐年间,以及景泰年间,萧公先后两次获得朝廷的赐封,借此,萧公信仰由地方祭祀一跃成为国家正祀。[28]这是江西宣卷仪式将萧公视为财神,并将之引入“迎财神”仪式中的大背景。江西吉安永丰县光绪年间抄本宝卷《开香赞供》[29]载有“供财神仪文”,其词曰:

供财神用,十方佛,奉请:大洋洲上萧公祖师,财神会上列位尊神,一体同观。

金炉焚起妙真香,奉请财神大法王。

青山底处金灯现,红藕开时闻水香。

神坛土地,神之最灵。通天达地,出入幽冥。为吾传奏,不得留停。有功之日,诚心叩请。谨运真香,虔诚拜请△△财帛星君,赵公元帅,大洋洲上萧公祖师,招财童子,进宝郎君,财神会上列位尊神,古今老少,前传后度,特申启请,伏启来临(口意)

大洋洲上立功勋,修真悟道佛神通。

度人无量施恩惠,生财有道救众生。

士农工商沾恩泽,有求必应如愿从。

今日信人酬恩愿,全赖财神赐恲懞。

稽首礼谢,众神一同。

神功庇佑,财源兴隆。

无量寿佛。


《开香赞供》“供财神”仪文

明清时期,江西地区出现了大规模的人口外迁现象,明代江西商人势力也迅速壮大,不仅如此,政府与地方官员也借萧公信仰推动地方教化。在这样的基础上,萧公信仰日益走出江西,在全国其他地区流行开来。[28]随着江西商人的迅速崛起,供奉“萧公祖师”的“江西会馆”遍及全国许多地区,江西商人与萧公信仰的紧密结合,也促成了萧公向财神信仰的转化。这也就是《开香赞供》宝卷里,出现以萧公信仰为核心的“供财神”科仪的原因。《开香赞供》宝卷载有赞颂诸神仪文多种,如“点烛祀香”仪文、“供关圣帝君”仪文、“参娘娘庙”仪文、“供祖堂”仪文、“参老官”仪文、“参祠堂”仪文、“参社神”仪文、“参福神”仪文、“参三官堂”仪文、“参许仙真君”仪文等。其中,“参老官”仪文实上就是供萧公财神仪文的另外一个版本,其词曰:

炉前焚起妙真香,奉请财神受供养。

青山底处金灯现,红藕开时闻水香。

此间土地,神之最灵。通天达地,出入幽冥。为吾传奏,不得留停。有功之日,特伸叩请,财神会上,先贤后圣,老幼尊神,一切祈请,望降来临。

大洋洲上得道萧君化主顺天法王合会众真,一齐受供养。

大洋洲上立功勋,修真悟道佛神通。

度人无量施恩惠,生财有道救万民。

士农工商沾恩泽,有求必应如愿从。

今日信人酬恩愿,全赖财神赐恲懞。

做买做卖光明现,劈拨拦草现金身。

用时万镜光明现,略说光明大众听。

千变万化谁得知,亮亮堂堂透玄机。

无影寺里常说话,这个便是好消息。

清清亮亮好纵横,明明郎朗胜如灯。

万般变化都广盛,普润乾坤显金身。

据研究,江西吉安县水神庙,旧称“英佑庙”,俗称“老官庙”,老官为当地对他人的敬称。[30]显而易见,“参老官”仪文与“供财神仪文”大体类似,都是将盛行一时的水神萧公视为财神。所谓“参老官”,即“参萧公”,亦即“参财神”。

显而易见,正是通过宣卷仪式的展演,民间文化得以代代相续。当代民俗学者研究表明,在当代民间社会,秧歌戏、书会、音乐会等一些生命力很强的民间文艺通常与民间宣卷仪式相互影响。如上所述,闽浙赣的宣卷仪式与岁时风俗紧密结合,仪式常常在观世音菩萨的纪念日,即农历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等举行。宣卷仪式中,往往将民间信仰诸神一同供奉。这些神明涉及儒释道三教以及地方神明、家族祖先等神明系统。而江西抄本宝卷《开香赞供》尤为特殊,《开香赞供》记载了民间宣卷的“参老官”仪式,江西民间兴盛的萧公信仰文化正是通过“参老官”仪式得以广泛传播开来。在活态的宣卷仪式中,宝卷是心理的、行为的、仪式的传承文本,宝卷与口头叙事传统、民间信仰、民间音乐等关联密切。[31]

 

总体而言,财神信仰与中国民间信仰联系紧密。在中国民间信仰体系中,不仅有《财神宝卷》的流传,财神信仰也与其他民间信仰神明关系密切,这些都值得探讨研究。在历史上,《财神宝卷》类型多样,一些财神宝卷与道教关系密切,比如康熙年间的《治国兴家增福财神宝卷》就有太上老君化身财神的叙述,且更有财神教导民众修炼道教内丹的记载。更有意思的是,在闽浙赣的民间宝卷中,财神更是与地方的民间诸神关联密切。在江西宝卷《开香赞文》中,广大信众将江西一带水神萧公视为财神,流传着祭祀萧公的“供财神”仪文。凡此种种,皆可证明财神信仰在民间社会的广泛流传,以及财神信仰与中国民间宝卷的紧密关联。

以此为基础,我们不难看出,在活态的宣卷仪式中,民间宣卷仪式与一定的基层社会组织黏合在一起,附会了区域性的岁时风俗和民间祭祀信仰等活动,全方位地融入了地方社会。[32]宝卷不仅仅是宗教文献、民间文学文献,更具有文化传播的意义。

 

注释

[1]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1辑第1册“前言”,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

[2]车锡伦著:《中国宝卷总目》,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年。

[3]张希舜等主编:《宝卷初集》,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

[4]王见川、林万传主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99年;王见川、车锡伦、宋军、李世伟、范纯武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续编》,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2006年。

[5]周燮藩主编,濮文起分卷主编:《中国宗教历史文献集成:民间宝卷》,合肥:黄山书社,2005

[6]王见川、侯冲、杨净麟等主编:《中国民间信仰民间文化资料汇编》,台北:博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1年。

[7]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1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

[8]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

[9]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3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

[10]吕微著:《隐喻世界的来访者——中国民间财神信仰》,北京:学苑出版社,2001年。

[11]王欢著:《中国民间的财神信仰与财神宝卷的研究》,扬州大学2010年硕士学位论文。

[12]车锡伦著:《中国宝卷总目》,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年,第19-21页。

[13]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第14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225-375页。

[14]蔡林波:《早期天师道财神三天万福君研究》,《宗教学研究》2015年第1期,第8-13页。

[15]黄景春:《增福财神信仰的历史及现状考察》,《财神文化与新时代——财神文化研讨会论文集》(2018),第441441页。

[16]黄景春:《增福财神信仰的历史及现状考察》,《财神文化与新时代——财神文化研讨会论文集》(2018),第441页;吕树明、黄景春:《山东财神会习俗研究——以潍坊地区为主的分析》,《民俗研究》2018年第5期,第90-98页。

[17]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第14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245-248页。

[18]胡春涛著:《老子八十一化图研究》,西安美术学院2011年博士论文,第88页。

[19]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第14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326-328页。

[20]马西沙:《宝卷与道教的炼养思想》,《世界宗教研究》1994年第3期,第63-73页。

[21]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第14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377-580页。

[22]吕微著:《隐喻世界的来访者——中国民间财神信仰》,北京:学苑出版社,2001年,第1页。

[23]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第2辑第14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569-570572页。

[24]张雪松:《被发明的传统——晚明佛教宗派的复兴与佛教谱学的成立》,《哲学门》第26辑第2册,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153-166页。

[25]李志鸿:《新见罗祖教〈五部六册〉宝卷及宣卷仪式》,《世界宗教研究》2013年第3期。

[26]此《诸天宝卷》卷末题曰:“龙飞嘉庆岁次乙丑年季春月中浣望四抄,沐熏弟傅恒兴代录吉。”可见,此卷抄于清嘉庆十年,即1805年。此卷为浙西南“无为大法司”邓松德先生所藏。

[27]笔者于2017116日—8日在浙江西南部“益经堂”参与宣卷仪式所采集榜文。本次宣卷仪式由“无为大法司”邓松德先生主法。

[28]王元林、郭学飞:《水神萧公信仰的形成与地域扩展》,《世界宗教研究》2012年第2期,第90-97页;郭学飞:《明清时期水神萧公信仰地域研究》,暨南大学2013年硕士论文。

[29]《开香赞供》宝卷内载“今据天下江西省吉安府永丰县明德乡△都△处”以及“大乘门下清净宗坛”“大清光绪△年△月△日”等语,显然,此抄本宝卷为清代光绪年间江西吉安永丰县大乘门法师所用科书。

[30]谭小军:《民间信仰与乡村社会的历史记忆——新干县萧公庙的个案研究》,《宜春学院学报》2005年第1期,第71-75页。

[31]尹虎彬著:《河北民间后土地祇崇拜》,北京:学苑出版社,2015年。

[32]董晓萍著:《田野民俗志》,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第578页。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最新信息
寻找中国革命的历史土壤 ——…
“民间”何在?——评述曹新宇…
明清民间教门的地方化:鲜为人…
明清民间教门的地方化:鲜为人…
“银城图”考
新发现“成化禁书”与白莲教的…
板凳须坐十年冷,独守千秋纸上…
内丹术与明代士人社会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