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出版 田野调查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民间宗教 书评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民间宗教 >> 详细内容
真武信仰在近世中国的传播
来源:《民俗研究》2010年第3期。 作者:王见川 点击数:339 更新时间:2021/5/18

真武是宋代以来中国最重要的神明之一, 不仅屡受帝王敕封, 更深受民众信仰, 建立不少祠庙。每年一到农历三月三日, 各地信仰者不是举办庆典, 就是到圣地“武当山”朝圣进香, 形成奇观。对于如此遍布各地, 且具全国性声名的大神, 历来有不少学者注意, 发表一些论著[1]。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下列方面:

1.真武信仰的渊源与流传历史。

2.真武信仰与国家, 如宋、元、明、清皇帝封赐真武的情况。

3.真武经卷, 如《道藏》收录的《玄天上帝启圣录》等经卷的著作年代与内容。

4.真武圣地“武当山”道观、道派的历史与进香活动。[2]

本文首先利用官方档案、地方志书、经卷等资料, 对宋、元真武信仰的重大面向进行探讨, 同时论及她与梓潼信仰、扶鸾的关系。其次, 将从经卷流传的角度另辟蹊径, 使用玄帝降笔文与善书[3]等关于真武的另类经卷, 探讨元代以来真武信仰传布的某些面向, 尤其着重探明明清武当山进香念“无量寿佛”的由来。

一、宋代皇帝对真武的封赐

众所周知, 真武信仰源自于古代“四灵”信仰中的玄武崇拜。最初, “玄武”只是民间俗信中的北方之神, 在宋初变成道教“四圣之一”。可以说, 玄武信仰在北宋, 出现了关键的变化。

(一) 皇室神庙中的玄武与名称的改变

宋朝太祖末期, 宗教界出现了新的潮流。一位住在陕西凤翔府、名叫张守真的男子, 某日有了通神的经历。不久, 他拜楼观道士为师, 成为道士, 成立北帝宫。根据王钦若的描述, 张守真崇奉的神明叫“翊圣保德真君”。由于道法精通、祈祷灵验, 张守真名声广布。当时的晋王赵光义闻其名, 跟他有所往来。他帮助赵光义成为宋朝的第二任皇帝“太宗”。

赵光义对他恩宠有加, 帮他在终南山下盖了一座宫殿, 叫“上清太平宫”。其中主殿是玉帝“通明殿”, 次是真君殿, 东庑之外是天蓬、九曜诸神殿, 西庑之外则是“真武”、十二元辰等四殿。当时朝廷派官管理, 并令道士焚修。在每年三元日、神诞、皇帝生日, 皇帝都遣中官 (太监) 致祭。若国家遭遇水、旱灾以及重大事件, 都遣使祈祷, 可说是宋初最重要的神庙[4]。

数据记载, 张守真不只是在太宗朝备受礼遇, 其去世后, 他传下的道法仍受真宗的重视。众所周知, 真宗为转移澶渊之盟的影响, 大肆宣扬天书降临, 举行泰山封禅典礼, 并在宫中建“玉清昭应宫”。其宫西北, 筑“凝命阁”奉祀“翊圣真君。大中祥符七年, 封翊圣将军为“翊圣保德真君”[5]。

在此稍前的大中祥符五年, 因天书下降, 皇帝崇奉赵氏始祖玄朗, 有司基于避讳, 请改玄武的“玄”为“真”, 于是“玄武”变成“真武”[6]。过了不久 (大中祥符七年) , 真宗作赞赞颂“真武”[7]。

(二) “祥源观”的建立与皇帝的封赐

如果说, 在“上清太平宫”真武只是陪祀神, 那么到真宗初期, 皇室宫观“奉元宫”已奉祀“真武”, 真宗在当年曾遣官莅临祭祀[8]。天禧二年, 第一间专祀真武的官庙建立。《宋会要》即云:

醴泉观, 旧曰详源。真宗天禧二年闰四月诏:拱圣营醴泉所宜度地立观。以祥源为名, 东染院使邓守恩督功兴建, 宰相王钦若管勾。观在京城东南, 本拱圣营。元年, 营中有见龟蛇者建真武堂。是年泉涌堂侧, 民疾饮之多愈, 故有是诏。自后常令会灵观使都监掌之。五月诏修建正殿及三小殿, 余俟癸亥年兴葺上梁, 赐将士器币。六月, 诏加真武号曰真武灵应真君。十月观成, 凡三殿, 正殿曰崇真, 真武像也。东曰广圣, 刻御制赞。西曰灵渊, 即涌泉。是日, 放士庶游观五日。四年九月, 诏增修观, 五年五月上梁。皇太子诣观焚香, 赐御筵, 辅臣咸预。十月毕功。凡崇真殿前设广圣殿, 虚其中为斋荐之所。东位建本命殿曰宝寿, 西位建斋殿……神厨、道院、锺经楼、斋室、廨宇六百三十道, 南有园……东有山池亭……仁宗天圣二年五月, 改安圣殿为广圣殿, 以与玉清昭应宫真宗神御殿名同也。六年三月, 诏改崇真殿为灵真殿, 以与慈恩寺真宗神御殿名同故也。皇佑五年三月, 诏改灵真殿为灵应殿。至和元年四月, 祥源观火, 寻重修。至二年十二月成, 诏名曰醴泉。先是观火修毕, 而更其殿名灵应曰感通圣殿……哲宗元佑元年三月十四日, 诏改醴泉殿慈寿殿为寿辉殿。[9]

这份数据告诉我们几个讯息:一是祥源观是皇帝敕建的官庙, 由王钦若管勾, 并以会灵观使都监管理。二是在此之前, 开封城内拱圣营区建有真武堂。三、时人深刻认知龟蛇并存即真武神的显现。四、由于祥源观泉水疗效颇佳, 造成民众信仰盛况。五、天禧二年六月, 真宗敕封真武神为“真武灵应真君”。六、真宗、仁宗诸帝崇祀真武的情形。七、观中陆续增修殿宇、道院、经楼共六百三十间屋宇, 并有东、西二园, 非常庞大。

据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 真宗在祥源观落成后, 常去该观, 如天禧二年八月、九月和三年四月、十二月都曾去过[10], 可见真宗相当重视真武神。

仁宗继位, 也遵循前朝崇拜真武神的策略, 在庆历五年二月、三月都去祥源观祈雨、谢雨[11]。仁宗之后的神宗则在熙宁八年, 对庆州真武庙特加封号[12], 而徽宗大观元年, 则赐解州盐池真武庙额“广福”[13]。隔一年, 真武又显灵验, 徽宗加封真武为“佑圣真武灵验真君”。有的学者认为此次封赠, 敕文尚存《道藏》[14]。这个说法可能是正确的, 《宋会要》即云:

政和三年九月十四日, 蔡攸奏醴泉观咸通殿佑圣真武灵应真君位牌乃陛下宸翰题写, 殿额亦仁宗皇御书……[15]

由此可见, 徽宗确实加封真武神为“佑圣真武灵应真君”, 并予醴泉观咸通殿亲写神牌供奉。徽宗如此重视真武神, 以致有的人认为真武像即徽宗, 南宋《须溪集》卷四即云:“今为真武者神像, 如道君皇帝。”另一方面, 我们也可以看到仁宗在醴泉观落成时曾亲笔题额。根据蔡攸的建议, 徽宗又给予醴泉观天宁节披剃道士与紫衣师号的权利, 显示真武神到徽宗仍获荣宠。

根据《宋会要》, 钦宗靖康元年, 皇帝加封真武为“佑圣助顺真武灵应真君”[16]。这一封号, 因不久靖康之乱, 民间罕闻, 较不流行。北宋灭亡后, 高宗在临安建立政权, 史称“南宋”。真武神在南宋皇朝仍得到相当的尊崇, 特别是孝宗在位期间, 以致有人认为真武神是以孝宗形像塑的。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云:

佑圣观, 孝宗旧邸也……淳熙三年初建, 以奉佑圣真武灵应真君, 十二月落成。或曰真武像盖肖上御容也。[17]

孝宗尊崇真武神, 主要表现在建立真武祠“佑圣观”。由于这宫观是以“孝宗旧邸”为基础盖的, 不到一年就建好。数据记载, 完成安奉圣像的官员, 是吏部侍郎赵粹中。这在当时是件大事, 不仅赵粹中传述其感应真武预知, 并传言盖庙是为了答谢孝宗在藩祈祷灵验之故[18]。

众所周知, 孝宗是在隆兴元年继位, 至淳熙三年, 已当皇帝十四年, 才想要还早年之愿, 显然难以服人。较有可能的是, 他想要反攻北方, 希望家神“真武”庇佑。

这间佑圣观成为皇帝祈祷进香之处, 也就是所谓的“御前去处”, 不仅由内侍管理观中事务, 也是国家降香祈福建醮之所, 有如北宋的“祥源观” (醴泉观) 。《梦梁录》即言及, 真武生日, 官方祭祀排场, 及道流整肃奏乐的盛况[19]。

学者一般认为, 真武神在南宋宁宗、理宗二个崇道皇帝期间得到敕封。前者在嘉定二年, 封号“北极佑圣助顺真武灵应福德真君”[20]。此一封号, 较之前封号多出“北极”、“福德”四字, “北极”指方位, “福德”指功能作用。按照宋朝封神一次封二字、名称与灵验有关的原则来看, 封号中的“北极”明显是形容真武神所在, 非封号, 真正的封号应是“佑圣助顺真武灵应福德真君”。至于理宗朝的敕封真武的诰文是这样的:

北极佑圣助顺真武灵应福德衍庆真君, 道周六合, 威摄万灵, 钟元黄一气之真, 阴功有赖。握坎离二精之妙, 神化无边。以兹荡邪而辟功, 莫匪救民而护国。惟我朝之累圣, 殚致敬之一心。在真庙、仁庙, 则表灵应而彰感通, 在孝皇、宁皇, 则奉佑圣而崇福德。迨予眇冲, 固当增衍庆之封。嘉尔聪明, 亦既述均阳之赞……无愿不成, 锡庶民之福祉。何幽弗察, 清四海之妖氛。凡同普率之间, 均在包含在内。惟仁则所济之博, 惟正则丕烈之洪。强赞上真, 难明至德。尚宏道荫, 永庇人寰。可特封北极佑圣助顺真武福德衍庆仁济正烈真君。奉敕如右, 牒到奉行。[21]

此敕封文讲述几个重点:一是真宗、仁宗、孝宗和宁宗崇祀真武之情形。二是理宗初还曾加封真武“衍庆”封号。三是这一封号, 一次封四字, 有违常例, 可能有问题。

虽然如此, 这二位皇帝对真武的重视, 是不用怀疑的。《梦梁录》即提到, 宁宗在嘉泰年间将潜邸改为道宫“开元宫”, 中设几殿奉神, 其中衍庆殿奉祀真武[22], 而理宗在绍定年间重建佑圣观门并命名叫“佑圣之观”, 殿叫“佑圣之殿”, 并“御制真武赞”[23]。

(三) 宋代的真武寺庙与其活动

相对于皇室如此重视真武神, 民众也跟随流行, 建祠立庙崇祀。从目前所得资料, 宋代的真武庙至少有以下十余间:

1 宋代民间真武庙[24]


其中反映一个现象:武当山在南宋绍定年间已有分香庙。除了这些专祀真武的庙宇, 在各地的道观亦有别立殿宇奉祀真武的, 最著名的例子是部分天庆观有特立一殿供奉真武的。此外, 也有些道观设立真武殿, 崇祀真武, 如《老学庵笔记》卷八即记载翟公撰参政在会稽告成观成立真武殿的情形。另一方面, 我们也看到一些个人崇祀真武画像以祈保护的情形。需要说明的是, 这种个人崇祀真武方式, 有的是将真武作为神明祈求, 有的则视真武为法主, 是其行法的主神或保护神。当时, 崇祀真武神的活动, 主要是在其生辰 (诞日) 三月三日举行的赛会, 《夷坚志》曾叙述南宋士女在这一天到真武庙焚香的事。而《玄天上帝启圣录》 (以下简称《启圣录》) 提及不少人组放生会庆祝真武圣诞之事[25]。《梦梁录》则说:

北极佑圣真君圣降及诞辰, 士庶与羽流建会于宫观于舍庭。诞辰日, 佑圣观奉上旨建醮, 士庶炷香纷然, 诸寨建立圣殿者, 俱有社会, 诸行亦有献供之社。[26]

这份文献相当重要, 显示南宋真武生日时都城各界庆祝的情况。其中值得注意之处在:1.上赐建醮;2.“诸寨” (军人) 举行迎神赛会。前者反映当时庆祝神诞的最重要活动是建醮而非迎神赛会, 与后世神诞庆祝偏重迎赛不同。而后者则透露真武被视为武神。

稍次于圣诞庆典的, 是真武圣降日的崇祀活动。《启圣录》即记载“正月初七夜备下降纸礼烧献真武”的情形。所谓的“祇礼”包含“金钱”、“云马”, 也就是纸钱、纸马。根据《启圣录》, 在真武下降日祈求常获灵应, 有不少患眼疾者在此时洗眼得获光明的例子。当时, 下降日需要念《真武经》, 对照其它记载, 此经一卷, 念诵可得福报[27]。

如果说, 真武诞辰及圣降日是真武信仰的重要节日, 那么到真武庙抽签则是当时真武信仰的显著特色。也就是说, 宋代真武庙的签特别灵验。《启圣录》提供不少案例:

……孝宁因见故父宣徽文立供养真武一堂在家, 凡事求签乃行, 件件灵感……遇夜路次护国观有一小殿……是真武之殿, 孝宁焚香求一签大吉, 暗对真武发愿, 此去若得一阵减灭蛮寇, 当以本身官资兑换恩赐报斯灵眖……[28]

宗古……到泗州汴口, 从此将随身西山十二真君签, 一百二十道, 手携真武影帧, 发心起卖签卦, 每一签四文……[29]

雍熙中越州大禹庙祝词令杨昉, 一生供养真武, 常为州民烧献香纸, 保求事无不应。时户部侍郎陈畴守越州, 忽蒙急诏赴阙。陈畴疑惧未决吉凶, 乃唤阴阳人占问。从人取覆有杨昉事奉真武, 批注签词最可准。托寻往干明观真武观抽得黄真君第四签, 杨昉消详云:此签主一百二十日内恶死, 切不可向东北鬼门上……[30]

天圣八年京西州吏人杨仲和……赎得真武圣帧, 三时香火, 长斋称念真武尊号……伸和开视乃西山十二真君签, 仲和遂置竹签一百二十竹筒盛之真武像前。不及旬日, 民俗翕然来占, 灵验如神。如求一签必当三、五十金或留一百文相酬……[31]

类似记载尚有, 如王衮在家中奏真武求签, 得吉才出发行程, 以及良弼投龙在真武庙中抽锺真君签大吉的事[32]。这些记载, 在在显示北宋时期向真武求签特别灵验的情形。当时求签事前要烧香祇, 事后要付钱, 流行的签是运签, 计有西山十二真君签、黄真君签、锺真君签, 都是以道教神明为号召的签, 没有采用佛教的观音签。值得注意的是, 其时真武并未有专属的真武签, 所谓的“玄天上帝灵感灵” (后被收入《正统道藏》叫“玄天上帝百字签”) 是稍后才形成的。从《启圣录》中我们也可看到, 北宋真武信仰的另一项重要活动是印送经文。当时印的是《太上说真武妙经》, 或叫《太上真武经》。

(四) 真武经卷与其特点

不论是真武生日或是其下降日, 一般民众或信仰者是如何得知这些节日呢?现存《正统道藏》的《玄天上帝启圣录》提供一点线索:

每月定一日下降, 及庚申、甲子日亦如之……[33]

若要佑, 吾下降日分。正月七日、二月八日、三月九日、四月四日、五月五日、六月七日、七月七日、八月十三日、九月九日、十月二十一日、十一月七日、十二月二十七日, 是吾下降日……[34]

今据住持泰山玉清昭应宫青城洞上清法师张子高进到式文:真武真君每年定于六庚申、六甲子、三元五腊及逐月一日下降……[35]

道藏版《玄天上帝启圣录》由《玄帝实录》和《真武启圣记》组成, 大约元代成书[36]。上引文出于《真武启圣记》, 对照《太上感应篇》、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呪妙经》相关记载, 《真武启圣记》至晚南宋已流行。也就是说, 在南宋之前的《真武启圣记》已记载真武下降时间[37]。当时人据此或道士的式文, 作真武下降日仪式祈福。

既然如此, 这些真武节日有无经典依据?前述提及真武下降日, 通常要念诵《真武经》。这一部经卷, 从经名及卷数来看, 极有可能是南宋陈伀集疏的《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该经目前尚存, 有“道藏本”与武当山梵夹本[38]。其经文云:

尔时, 紫薇大帝……有玉童传大帝之敕, 北方大将玄武将军, 宜禀玉皇圣令敕令, 每月三度统领神兵, 躬往诸天, 遍为巡查……又遇三元、八节、甲子、庚申、一月一辰降于下界, 录善罚恶, 辅正除邪……[39]

其玄武之将军, 乃玄元之应化, 其始之迹, 其事云何……于是紫微大帝, 敷以玄言……净乐国王善胜皇后, 梦而吞日, 觉乃怀孕……经一十四月及日百余辰, 于开皇元年甲午之岁三月三日午时降诞于王宫, 相貌殊伦, 后既长成, 遂舍家辞父母, 入武当山修道四十二年, 功成果满, 白日升天, 玉皇有诏封为太玄, 镇于北方, 显迹之因, 自此始……[40]

及正月七日、二月八日、三月九日、四月四日、五月五日、六月七日、七月七日、八月十三日、九月九日、十月二十一日、十一月七日、十二月二十七日, 下降人间剪除邪魔……[41]

将此记载与《真武启圣记》所述对照, 清楚可见, 《启圣记》提及的真武圣诞及下降日, 均源自于《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正文 (以下简称《太上真武经》) 。如果我们仔细检视这部经卷, 会发现该经正文未见真武一称, 只称玄武, 其封号也未见真武灵应等皇帝勅封, 只见玉封“玄武大将军”。依此来看, 《太上真武经》原称应叫《太上玄武经》, 成书于玄武改称真武之前 (即真宗朝) 之前[42]。

从《太上真武经》内容来看, 这部经并非一气呵成, 首尾一贯, 而是将当时流行的二种真武传文叙述 (即紫微→真武, 元始天尊→真武) 杂糅成书。可以说《太上真武经》全文分二部分, 前引用真武出生、圣诞、下降日的叙述是第一部分, 主旨是紫微大帝回答妙行真人关于真武的由来、功能及民众信仰的仪式、行为。在其中, 真武是太上玄元的第八十二次化身, 出身净乐国王子, 样貌奇特, 入武当山修道四十二年, 功成升天。第二部分经文重点是元始天尊看见下界黑气, 是劫运将终, 邪魔滋生之时, 人类唯从邪道, 专行不义不仁不忠不孝等行为, 于是妙行真人上白元始天尊诸神请求救度众生。元始天尊乃派玄武下界收魔伏妖。

从称呼、下降日来看, 《太上真武经》中的不少叙述都影响到北宋中期出现的《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经》[43]。不过, 《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经》中也有新的内容:

一、如经中称真武为“金阙真尊应化身”, 其“生而神灵, 长而勇猛, 不统王位, 惟务修行”。他成道后统天兵神将于七日内斩灭六天魔王。

二、另一种下降日:遇甲子、庚申、每月三、七日下人间, 受人醮祭, 察人善恶。

三、真武的忌讳:忌食雁、牛、犬、鳖、鲤、蒜。[44]

这些新的真武传说, 部分叙述也影响到信仰者, 这从大约同时形成的《真武启圣记》和稍后的《董真君降笔实录》中可以看出[45]。

相对于《真武启圣记》的记载北宋真武灵验事迹, 南宋初成书的《玄帝实录》则是真武出身及显圣的全面介绍。该书并未留存于世, 不过在《玄天上帝启圣录》、陈伀集疏《太上真武本传神咒妙经》皆有所征引:

按董真君实录:下世帝纣淫心失道, 矫侮上天, 遂感六天魔王伤害……元始乃命……玉皇大天帝制诏, 降于北极省, 施行, 阳助周武伐纣, 平治社稷……天称元师, 世号福神……[46]

董真君实录载云:大宋仁宗朝嘉佑二年丁酉岁, 上应大罗天真化三年……册封至玄武, 加号太上紫皇天-真人玉虚师相玄天上帝领九天采访使职。[47]

今者又自天降玄帝实录一本下凡, 因襄阳紫虚坛班长张明道出示, 蒋人玉虎刊印于世矣。仰知玄帝圣神之事, 固未易知哉!所编撰乃太真西王左上卿玉清天机都承旬神应元惠真君飞霞灵光真人中黄先生、臣董素皇所编集成。上元九天掌籍玉堂学士充下元水府转运使兼九地提点刑狱公事、上仙之皇君张亚为之叙焉。末纪曰:时在上天延康七势无上大罗天开化十三年, 下世大宋孝宗淳熙十一年, 系中上元甲子内岁次甲辰正月辛卯朔十

五日。二真续批降曰:凡观之士, 当洗心跪诵之矣……[48]

玉帝敕启受命之玺……可特拜镇天玄武大将军三元都总管九天游奕使北极左天罡三界大都督……出董真君降笔实录……[49]

按降笔实录:玄武果先天始炁, 五灵玄老之化, 乃元始化身……当黄帝时生净乐国为王子, 时道号潜云子, 于道有功, 玉帝奖勋, 始封玄帝……[50]

按降笔实录云:玄帝所居之阙, 号曰:天一真庆官 (宫?) ……[51]

按降笔实录云:玄帝为凡人时, 身长九尺, 面如满月……披松萝之服, 自飞升后, 每奉降魔制妖……[52]

实录云:元始升玉宸殿内, 大会诸天上帝, 校迁三界群真……遂诏玄武诣阙……特拜玉虚师相玄天上帝, 领九天采访使……[53]

降笔实录云:元始说法于玉清圣境……下覩恶气冲突……乃命玉皇上帝降诏……阳则以周武伐纣, 平治社稷, 阴则遗玄武收魔间, 分人鬼……[54]

玉虚师相真武实录, 大罗天上清七宝紫微宫天机都承旨神应惠元董真君编, 降授道士张明道……金阙昊山检校洞上仙元皇纯一张真人序……[55]

以往, 学者一般认为元代编的《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一内容, 就是董素皇编撰的《玄帝实录》, 又叫《降笔实录》[56]。从上引文可知, 与董素皇有关的《玄帝实录》, 有时称作《董真君降笔实录》、《降笔实录》、《实录》、《玉虚虚相真武实录》。这本书是由董素皇在孝宗淳熙十一年 (1184) 编成, 由襄阳紫虚坛班长张明道提供给蒋人玉刊行。当时, 书末除董素皇所撰的后纪外, 尚有元皇张亚的序。学者曾敏锐指出《玄帝实录》是扶乩着成的, 其目的在于宣传玄帝事迹与发明玄帝与武当山的关系, 颇受宋元武当道士重视[57]。

从《玄帝实录》 (又称《降笔实录》) , 可以清楚确定这部书是扶乩着造的。也就是说, 面对当时流行的玄帝信仰, 信仰者出于了解信仰对象的需求, 寻求玄帝的出生原由与生平事迹, 所以采用神圣降笔方式解答。由于此书叫《董真君降笔实录》, 可知这个鸾堂的主神是董真君, 也就是说在著书时董素皇并非人是神。当时, 这个鸾坛在襄阳, 叫“紫虚坛”, 乩手是张明道, 从其称“紫虚坛班长”来看, 他是乩手中的首领, 也是个道士。

上引第三则数据显示, 淳熙十二年, 紫虚坛又扶乩, 吁求信众要全心跪诵刚造好的《玄帝实录》。淳熙十一、十二年这二年的扶乩, 在董真君之外, 另一个降乩的神明是张亚。在《玄帝实录》称他为“上元九天掌籍玉堂学士……上仙之皇君”及“金阙是天检校洞上仙元皇纯一张真人”。由名字“张亚”、仙籍称呼“元皇”, 都与元代刊行的《武当福地总真集》记载的“九天掌籍上仙元皇帝君”的武当山神明张亚相近[58]。所谓的元皇张亚, 就是梓潼神张恶子。

这个事实, 反映梓潼神在南宋淳熙十一年左右, 是道教扶乩团体中降乩的神明。这并不是偶发的现象, 而是与当时梓潼神是著名降乩神明有关。众所周知, 梓潼神的祖庙在梓橦县七曲山。元代刊行的《搜神广记》提到, 七曲山梓潼神殿有一降笔亭, 中有飞鸾金笔及著书情况[59], 而南宋的《玉皇经》序文也提到该经是“七曲托鸾大书”着成的[60]。谢聪辉认为《玉皇经》的出世与南宋干道年间的刘安胜扶乩团体有关, 经上所附序称“七曲”系指四川蓬溪县宝屏山的七曲老人祠。刘安胜至晚在干道四年 (1168) 至淳熙八年 (1181) , 在此以梓潼帝君为主神, 扶出不少经典[61]。这个看法很有意思, 值得注意。细观他之所如此认为, 主要是相信《高上大洞文昌司禄紫阳宝箓》卷上的记载:

尔时九天开化主宰澄真正观宝光天尊, 于重光赤奋若之岁……降于蜀都宝屏山, 中和诚应之楼, 玄会玉虚之坛, 告鸾府侍仙真人刘安胜曰:吾昔奉上帝玉敕, 职当桂籍, 兴文儒而擢贵品, 进贤德而佐明时, 故得掌隶天曹, 秩专司禄、校隶地府位司, 定贵诠量水府, 职在进贤, 应三府选举, 吾总隶焉。[62]

从梓潼神称号“九天开化主宰澄真正观宝光天尊”来看, 文中的“重光赤奋若”是辛丑年, 是淳佑元年 (1241) 或大德五年 (1201) 而不是如学者所言的淳熙九年[63]。也就是说, 南宋淳佑元年四川宝屏山中和诚应楼上有一鸾坛“玉虚坛”扶乩, 刘安胜曾降鸾与梓潼神对话。这时, 刘安胜已成神“鸾府侍仙真人”。依此照鸾堂理路来推, 上述现象反映刘安胜生前是当地著名乩手, 功绩卓著, 才有可能成为神明。其次宝屏山鸾堂认同刘安胜的扶乩能力。

照目前数据, 可以确定刘安胜是宋孝宗干道年间四川著名乩手, 曾信奉梓潼神, 着造有关梓潼神的经卷。而蓬溪宝屏山在南宋淳佑之年亦有奉梓潼神的扶乩着经活动。至于《玉皇经》前序所言的“七曲鸾书”系指梓潼县七曲山的梓潼神鸾坛。据《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妙咒经》注疏记载:“剑州梓潼神庙祝据申属缴文奏行在, 据……九天开化主宰梓潼灵应帝君张亚……自丁已岁……仰灵应帝君同虚空界神, 先行降笔, 布告下方。”[64]当时, 梓潼县七曲山的梓潼神庙灵应庙是个降乩活跃的寺庙。其实, 不只梓潼祖庙如此, 不远处的凤凰山梓潼神庙, 亦是扶乩庙[65]。

根据《宋会要》记载, 此凤凰山的梓潼庙神被敕封为“忠孝仁武孝弟王”, 可以说凡是经卷中冠有此称或与之相近的封号可能都是由此庙扶乩着造, 如《文昌大洞真经》即是其一。以上种种情形, 显示梓潼县七曲山灵应庙与附近凤凰山的梓潼庙在南宋初, 曾采用飞鸾扶乩方式, 着造经卷, 传布信仰。当时, 梓潼神信仰传布之处, 都使用扶乩, 在宗教信仰界形成一股不小的梓潼扶乩潮流。《大洞真经》提到孝宗干道四年, 刘安胜降鸾初步着造文昌大洞真君的情形, 似乎反映了刘安胜与凤鳯山梓潼庙扶乩团体有关, 而不是宝屏山梓潼神庙。或许是因为梓潼神具有降乩性格, 因此被视为与文运有关的神明。

《玄帝实录》对武当山道士颇有影响。该书不只被修订改编, 编入《玄天上帝启圣录》, 更实际左右玄帝信仰。最著名的例子是元代初期, 武当山道士在南岩建造“天一真庆宫”, 这项工程很明显就是根据《玄帝实录》中关于真武所居之阙天一真庆宫的记载而实施的。值得注意的是, 当时在灵应观中亦设立桂籍殿, 奉祀元皇亚[66]。

当然, 《玄帝实录》的出现, 意谓武当山已成为真武的圣地, 南宋宝佑五年的皇帝敕封也认同此一看法[67]。大约同时, 扶乩已渗透到襄阳一带, 似乎也流行到武当山, 南宋末即出现一些宣扬武当山的降笔活动。

二、武当山降笔与“西江月”的流传

南宋末期, 战争不断, 民间普遍认为武当山是避难之地, 不少神明谕示民众逃难至武当山避祸[68]。而当时的山中宫观则传出一些武当山真武降笔训言。《湖海新闻夷坚续志》即云:

赵端明南仲, 嘉定年间为淮守, 威望表耸, 金人相戒不敢犯边, 皆以“赵爷爷”呼之……淳佑辛丑追服……召入相……后欲上武当山烧香, 上真降笔曰:“襄阳赵方, 欲上武当。酆都小卒, 不请烧香。”[69]

这一事迹, 流传甚广。依此来看, 南宋末武当山道观中, 似有人在扶乩度众。这一点在南宋末张端义的《贵耳集》亦可得到左证:

均州武当山, 真武上升之地, 其地灵应如响。均州未变之前, 鞑至, 圣降笔曰:“北方黑煞来, 吾当避之。”继而真武在大松顶现三日, 民皆见之。[70]

张端义并非道徒, 他记载此事, 主要是因这一降笔启示, 事后应验[71]。有的学者认为, 这是敌方制造的传言, 是心理战。真的如此吗?让我们来看看另一则相关记载:

延佑五年……某谨按:摩诃葛剌神, 汉言大黑神也。初, 太祖皇帝肇基龙朔, 至于世祖皇帝绥华紏戎, 卒成伐功, 常隆事摩诃葛剌神, 以其为国护赖, 故又号大护神, 列诸大祠, 祷辄响应, 而西域圣师大弟子胆巴亦以其法来国中为上祈祠, 回请立庙于都城之南。涿州祠既日严而神益以尊。方王师南下, 有神降均州武当山曰:今大黑神领兵西北来, 吾当谨避之。及渡江, 人往往有见之者。武当山神即世所传玄武神……[72]

在元念常《佛祖历代通载》有类似的叙述:“初天兵南下, 襄城居民祷真武, 降笔云:有大黑神, 领兵西北方来, 吾亦当避, 于是列城望风款附。”[73]所谓的大黑神, 即是藏传佛教的大黑天神摩诃葛剌。而黑煞, 即黑煞神, 是宋朝政府相当崇祀的神明, 宋太宗时名重一时的张守真即是黑煞神的代言人。黑煞和真武, 都是“四圣”之一, 是宋朝的守护神。按道理, 黑煞神不会危害宋朝, 且与玄武同等级, 真武神是不需避之的。之所以有如此反常的降言, 恐怕是降笔者被拉拢、被收买, 也就是说, 当时元军领袖打宗教战, 利用大黑天神攻均州必胜的传言, 来鼓舞士兵, 另一方面他们似乎也渗透进武当山道众, 利用扶乩, 藉真武之名让位于北方来的黑煞 (黑色煞星) , 瓦解百姓抗敌意志。这一模式, 后来也被用来安抚新归附元朝的民心。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即云:

至元十三年, 江南初内附, 民间盛传武当山真武降笔, 书长短句曰《西江月》者, 锓刻于梓, 黄纸模印, 贴壁间。其词云:九九乾坤已定, 清明节后开花。米田天下乱如麻, 古月一阵还家。直待龙蛇继走马, 依旧中华福地。当初指望作生涯, 死在西江月下。[74]

所谓的《西江月》, 是宋朝流行的词牌名, 六字一句, 一首八句, 规定一定平仄, 名称源于李白的诗, “西江”意指长江。造此词者, 采用其时流行的表现方式, 藉武当山真武之名谕示民众。当时信仰者将此谕示等同“黄榜”, 遍贴告知百姓。不过, 这告示流传情况如何?历来研究者, 并无触及。其实, 在明代颇有流传, 成化年间姚瑛《七修类稿》即云:

西江月词

程学士敏政裒辑《宋遗民录》一书, 末卷辩宋瀛国公之事亦既明矣, 惜所引陶九成《辍耕录》《西江月》词尚未解明, 其词云:“九九乾坤已定, 清明节后开花。米田天下乱如麻, 直待龙蛇继马。依旧中华福地, 古月一阵还家。当初指望瓮生涯, 死在西江月下。”陶以为真武之降笔, 程以为刘秉忠作, 此姑置之。其初二句乃言元世祖灭宋, 德佑封为瀛国公时, 至顺帝至正十五年我太祖三月起兵和阳, 正当九九八十一年之数, 是知乾坤已定九九, 而三月乃清明时也。米田言番人也。“直待龙蛇继马”, 是太祖至正甲辰建国即位, 乙巳伐元都, 至丙午元亡, 岂非龙蛇继马耶?“古月一陈还家”, 乃言胡人皆去北矣。“当初指望瓮生涯”, 此宁宗之后瓮吉剌氏不立己子而取顺帝, 是无生涯矣。程注云:“元主皆娶瓮吉剌氏为后, 而此云指望瓮生涯, 盖阴寓顺帝非瓮吉剌氏所出之意。”予考之, 元惟七主娶弘吉剌氏, 余皆他姓, 且弘吉非瓮吉, 不知程何所据?今姑依之以解。“死在西江月下”, 独言顺帝北殂于应昌, 猝取西江寺梁为棺之验耳。胡不通解而注一句, 又似非是, 今补之而瀛国公之事明矣。[75]

程敏政是成化间人。由此可见, 武当山真武降笔的《西江月》在明代中期已逐渐变化, 经文已有错乱, 意思也有所改变:由预言元取代宋, 变为元灭之兆, 更重要的出现新的作者刘秉忠。也就是说, 民间出现刘秉忠预言元亡的《西江月》。这一新版的《西江月》, 在民间流行甚广。几年前, 笔者在北京文物市场买到一本《推背图》抄本。其文末即写着近似新版《西江月》:

西江月一首

九九乾坤已定, 清明节后开花。米田人马乱如麻, 只待龙蛇走明马。西天佛子归去, 古月对对还家。当初只望瓮生涯, 后有西江月下。图像验在十五帝, 上迁徙中州, 胡元北举。帝上南行, 应在坤数, 天数尽坎离, 元刘太保削天经文。子止留图像入于石藏, 后少师检于佛经得文子并着文。

岁在永乐四年大学士姚广孝序[76]

这一抄本, 颇有错落, 未标年代。封面写着“推背图”字样, 内容首是《推背图》, 其次《西江月》, 《铁冠道人蒸饼歌》, 《姚广孝干清宫碑》, 末后为二行残文。众所周知, 姚广孝辅佐明成祖靖难成功, 是永乐朝的大功臣。他的神异事迹及预知能力在明中晚期颇为知名, 尤其是明末流传不少题名“姚广孝”的预言碑文。依此来看, 此《西江月》应是明末的产物。从文意来看, 传抄《西江月》者很清楚该文与政治有关, 所以将之结合《推背图》来读, 也清楚《西江月》产生的时代, 所以说它是元刘太保 (秉忠) 所著的《削天经》中的文章。将此《西江月》与前引《西江月》对照, 可知《西江月》流传过程中, 除字句讹误外, 有的内容亦有更动, 如武当山真武名号已被删除, 而“降笔”亦被抹去, 文中政治性寓义被降低, 佛教性增强。

三、从《武当山玄帝垂训》到《玄天上帝金科玉律》

武当山宫观人员藉玄帝降笔谕示的活动, 似乎一直维持着。目前所见资料, 至少这一降笔传统在元中叶继续存在, 大德年间该山灵应观降笔《武当山玄帝垂训》示谕民众 (详后) 。由于该文甚长, 兹简述重点如下:玄帝出身“吾号治世福神, 镇北天大将军, 佛中即无量寿, 道乃金阙化身”, 其任务是“巡游诸天诸地, 掌握世界乾坤。扶助末劫天道, 护佑国王大臣, 不忍五浊恶世, 众生受苦遭辛。旱涝饥馑疾疫”。它在三元八节、三会、五腊、七斋三七、本命甲子庚申、腊月二十五日降临人间, 检察下界, 分别世人罪福、善恶并予福报、惩罚。信仰者得度末劫, 不信者灭亡。他以己身为例, 劝谕世人敬信并听谕示, 遵行十种行为规范。若能依此奉行, 风调雨顺, 天下太平。文中强调抄经的功能:上得荣寿, 中保已身及家宅平安, 下渡九玄七祖。最后, 文中说明此训的性质:上号金科玉律, 下曰劝世戒文。

《武当山玄帝垂训》中值得注意的有几点:

一是经中将真武比做佛教的无量寿, 即阿弥陀佛, 并强调三教同等。

二是强调玄帝是末劫治世, 具辅助民众度过末劫的作用。信者即能度过末劫, 得见太平年。不信就丧命亡魂。

三是主张素食, 皈依三宝, 修斋布施。

从内容来看, 《武当山玄帝垂训》在宋元真武传记的基本描述上, 添加了不少内容, 如吃斋、布施等佛教价值, 尤其是末劫思想及表述更接近佛教末劫经卷如《五公经》、《佛说末劫经》的内容[77]。这可说是以道的名声, 传达佛教、儒教、民众的价值, 是典型民众处世思想的训戒文。

由于明代早期崇尚真武, 这一垂训文, 不断被翻刻。就目前所知, 至少有下列几种版本流传:

1.宣德四年刻本《武当山玄帝垂训》:此版藏于日本天理大学的天理图书馆, 前有北斗真君、玄武等图像, 卷末题“宣德四年某月信官刊施”。[78]

2.覆宣德版《武当山玄帝垂训》:与宣德四年版同版同文, 但无卷末题记。[79]

3.《武当山玄天上帝经》:景泰三年 (1452) 刻本, 前有玄武等图像, 正文题“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文”。本文有二篇垂训文, 第一篇末题“大德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武当山灵感观庭化军”, 卷末写着:“大明国……奉道信士 (邵智明同室人徐氏妙惠) 发心刊板印施《真武垂训》, 虔诚喜舍, 长远流通。然愿见闻读诵, 深入妙道, 祖祢超升, 存者获福吉祥, 景奉三年五月初一日印施。”[80]

4.《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封面题着“玄天上帝真武垂训经”, 天顺二年刻本, 卷末写着:“三教弟子信士院信洎家眷等, 伏为生居盛世, 无由答报四恩三有, 谨发诚心累岁印造玄天上帝垂训宝号经一藏计五千四十八卷, 散施十方……”[81]

5.《武当山玄帝垂训》:天顺二年八月十五, 刻在北京昌平县“真武庙”壁上。[82]

6.《真武垂训》:万历二十四年 (1596) 刊本。此版非独刊本, 而是与“玄天上帝百字圣号”, “真武妙经”合刊, 内叫《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 是御用太监李志惠所印, 共印经卷五千四十八卷, 施散十方, 是北京所刊, 为周绍良所藏。文中题记“大德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武当山灵观庭化笔”。[83]

7.《玄天上帝垂训文》:万历四十八年刊本。卷首写着“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文”。文中写有“大德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武当山灵应观庭化笔”, “玄天上帝垂训文”。[84]

8.《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天顺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刻本, 《藏外道书》第22册收录文分二部分, 第一部分与《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相近, 但缺“佛中无量佛, 道乃金阙化身”, 末题“大德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武当山灵感观庭化笔”。第二部分言玉帝命玄天上帝为“长生治世福神, 佛中无无量佛、道乃金阙化身”, 训戒民众应遵守某些训戒。末称此文又叫“玄天上帝垂训宝经”。

这些真武垂训, 对照前述较早版本, 全名应叫《武当山玄帝垂训》, 降笔时间是元大德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至于降笔地点是武当山的“灵感观”还是“灵应观”?对照各种版本, 应是灵应观。可是, 依任自垣《敕建太岳太和山志》所载, 武当山没有灵应观, 只有灵应宫。是该宫的旧称, 抑或作者虚拟, 尚待进一步证据证实。

不管降笔时间、地点是真或假, 这一玄帝垂训到了清代除旧版新刊外, 出现了新的变化, 即经文被改换题名行世。嘉庆年间刊行的《圣经汇纂》收录该垂训文叫《玄天上帝金科玉律》[85]。这一改动, 显示刊行者视垂训文为劝善书, 文中的训诫犹如上帝的金科玉律。所以将它与其它善书合刊, 并称之“圣经”, 似乎反应垂训文具有民众经典地位。

将《玄天上帝金科玉律》视为善书这一思路, 似乎得不少人的共鸣, 吉冈义丰收藏的《信心应验录》卷中即收有《武当山元天上帝降笔劝世文》[86]。而《玄天上帝金科玉律》也被编入《四圣真经》行世。需要说明的是, 所谓的《四圣真经》并非指宋代四圣信仰的经典, 而是在清初流行的《三圣经》 (即《太上感应篇》、《文昌阴隲文》、《关帝觉世经》) 的基础上, 再加上《玄天上帝金科玉律》构成的, 即由四位大神 (大圣) 各别降示的四部经卷。相较于此, 光绪十余年出现《四大圣训》, 《玄天上帝金科玉律》、《玄天上帝垂训文》亦列入其中。这个版本后被收入“善门日用”, 供信众诵经之用。

笔者目前掌握的数据显示, 至少在清末日据初期 (约十九世纪初) 的台湾, 至少流行二种真武垂训:

1.《玄天上帝金科玉律》:彭殿辉写, 封面写着“大德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武当山灵应观庭化笔”。[87]

2.善诱堂版《玄天上帝金科玉律》:该堂是清末台南著名书坊, 此经为“四圣真经”之一。[88]

如我们仔细比对二种经卷经文, 可知《武当山玄帝垂训》与《玄天上帝金科玉律》不完全相同, 差异之处是《玄天上帝金科玉律》删去“佛中无量寿, 道乃金阙化身”及将改动“故遣帝主治世”部分为“故量遣明君主治世”等几处[89]。前者的删除可能与文义、语气通畅有关, 而后者的改动则是去除神治的情份, 改为较现实的人治状态。这一修改过的《玄天上帝金科玉律》, 成为新的玄天上帝信仰的经典、善书, 战后被收入《圣经合本》 (1947) , 现今则成为台湾、大陆、星马真武宫庙作为诵读与赠阅的经典。不过, 我们也不要低估《玄天上帝垂训》的影响。如经文中将玄天上帝视为无寿量佛的法, 即影响不少民众, 如明末余象斗编的《北游记》中第22回提到“玄天是无量寿佛”, 而24回即云:

武当山祖师大显威灵, 逢难救难, 遇危救危, 四海风平波息, 民感神恩。人家孝子顺孙, 求伊父母, 无子求嗣者, 无有不验。名扬两京一十三省, 进香祈福者不计其数。有虔心者, 半空中自然飘飘然飞大红缎, 张挂于身上, 名曰“挂彩”。天下万民, 不论男妇小儿, 或有一步一拜者, 纷纷然而来, 口念无量寿佛, 万感万应。今至二百余载, 香火如初, 永受朝拜, 天下太平。[90]

康熙年间的碑文《募修鸡子顶真武庙疏》除继承此说, 也记录真武另一种传说:

每岁三月, 香火尤盛……神号无量佛, 宋真宗更为真武, 封为帝, 则兼释道而成名……世俗相为南北五代间王太子出家踪迹, 与雪山老子同……及按《广舆记》:武当山下有磨针溪, 盖真武学道未成, 生退转心, 遇观音现为磨针姥, 真武始坚心入山, 而道以成。其被发伏剑, 又为观音示像……然小说家又谓神属清池长者。夫人梦天日光而娠, 生于隋开皇文帝元年甲辰三月三日, 入清冷山修道。清冷即武当, 其一地欤?……又记龙汉元年, 有天阙地轴之妖, 即龟蛇者, 神败之于翠龙山, 冠履俱丧, 故披发跣足……然神之着灵于先朝, 成、英二庙固为显铄, 其在兹山, 士女之弗无子, 祷辄应。又常见有神训行世……[91]

从台北利氏学社2002年出版的《耶稣会罗马档案馆明清天主教文献》, 收录的明末天主教资料提及该书可知, 《广舆记》至晚明末即已流传。该书叙述全国州县地方祠庙情况。由此可见明末观音已成为指点真武修行的人物。这是新出现的真武修行传说, 值得注意。

相对于此, 在清初的传教士则提供另一幅民间流传的真武由来传说:

破迷真武玄天上帝得道之伪

绞谲之徒借言:……以刘义着魔故事捏称, 真武得道亦长皇宫以为可贵之端。说真武乃净乐太子, 乃太阳之精, 托生于母善胜皇后, 怀胎十四个月, 临产, 破母左肋而生。姓刘名度号长生, 年至十三岁, 弃父母, 抛江山, 游北海修真三十五年, 历尽万苦千辛, 功行圆满。谬说观音点化得道, 观音长生肠肺甚恶, 未成得道, 彼即持剑自剖其腹, 取出肠肺在北海胜概滩洗净。不意观音变了一鸦, 将肠肺衔去, 落在北海北极之处。长生即将海带为肠, 海螫为肺, 彼仍得活。依前修道, 不用谷食。后闻肺肠成精作怪, 在海中兴风作浪, 倾覆舡只, 取人食之。彼心不安即跨北海, 收取肺肠为龟蛇二将。后成道日投岩化脱金身, 玉帝即命为北极玄天上帝。一时匆忙, 不及梳洗, 即散发披头, 以登神位。此皆不根鬼话, 后做戏法传戏文, 世人不宜妄信妄尊……真武乃广东白水地人, 姓刘名义号长生, 乃三月初三午时生。幼读书明悟过人, 长习老君道教, 隐于武当太和山, 修道及成, 魔日每日魔鬼变一妇人近身戏他, 其女人日日颜貌各异, 服色不同。一日清晨来戏, 长生发怒, 持剑斩之, 女即飞走, 彼随之。时日重雾不散, 不便高低峻险, 被魔诱至岩下, 失足跌死, 今称净身岩也。其尸散发跣足, 面如漆黑, 其徒众谬以为得道升天矣。后魔鬼假石如妇人之形, 立于岩下, 今称大女岩也。其徒众将尸埋之, 即妆塑临死之状, 散发跣足, 持剑斩妖之状, 即此募化立庙崇之。此真武所起缘由也。所看戏法, 戏传皆借前因, 捏造戏文, 可真信乎假乎, 必不真也。后至洪武太祖未登极时, 妄到此山祈祷, 许愿, 我若一统, 封你为神。后帝极登, 魔鬼冒长生之名, 前来讨封, 托梦。太祖不知魔鬼来历, 遂封长生为镇天真武大将军, 照旧式赐剑皂袍散发跣足之像, 立庙于武当山, 为太和宫。又至永乐西征燕北, 魔鬼又冒真武, 仿佛托梦许胜, 言助无虞, 塞外永乐亦不知魔鬼计, 甚反加其名为北极玄天上帝。世人见国朝封祀立庙, 则各处兴尚立庙, 妆身, 以謟媚、祭赛以求福焉殊……[92]

文中提及真武叫刘长生, 与《北游记》所记相同。不过内容完全不同, 可见二者来源不同, 反映当时二种民间真武传说。总之, 以上这些传说, 皆未见讨论, 值得进一步分疏, 尤其是玄天上帝与观音的关系。

四、明末清初玄帝的降乩与真武“新经典”

在《武当山玄帝垂训》不断翻刻之际, 新一波的降乩活动又出现了。据目前掌握资料来看, 扶乩活动在嘉靖、万历时期趋于鼎盛, 最著名的例子是嘉靖皇帝相信扶乩, 而道士蓝道行趁机建言除去严嵩父子的事迹, 而万历初著名士人葛守礼、殷士儋等亦相聚扶乩[93], 明末宫廷亦曾出现玄帝降乩情形, 当时人谈迁《枣林杂俎》云:

戊寅十二月十七日, 上召箕仙, 玄帝降书曰:“大数九九气运迁, 汉水河边, 渭水河边, 授秦入楚闹幽燕。寇过数番, 军过数番, 抢夺公卿入长安。军苦何堪, 民苦何堪, 父母妻子奔长安。家家皇天, 人人皇天, 大水压入燕地, 烈火焚毁秦川。流寇不久即死, 红眉又将发烟, 牛头下走是荒年。猛虎咬兔, 父母妻子相抛闪, 家家命运在天边。”上又问箕, 答曰:“等闲不管闲事, 从朝将相面前。独我写得明白, 圣上只得耐烦。”[94]

《明季北略》亦有类似的记载:

崇祯十一年戊寅, 玄帝降乩。正月, 翰林及都察院接出圣上平台, 百官起大数问天下事。仙降云:“九九气运迁, 泾水河边, 渭水河边, 投秦入楚闹幽燕。兵过数番, 寇过数番, 抢夺公卿入长安。军苦何堪, 民苦何堪, 父母妻子相抛闪。家家皇天, 人人皇天, 大水灌魏失秦川。流寇数载即息, 红顶又将发烟。虎兔之间干戈乱, 龙蛇之际是荒年。”圣上又问, 玄帝书云:“等闲不管闲, 汉朝将相在眼前。”

“九九气运”, 言运之将尽也。“大水灌魏”, 应决汴梁事。“失秦川”, 应失西安事。“红顶”, 应清朝来也。末二句言戊寅、己卯即该大乱, 庚辰、辛巳该大荒也。语语应着。观此, 则知世之治乱, 莫不有数存焉。[95]

《枣林杂俎》与《明季北略》所记虽略有差异, 但内容大体相近, 皆谓玄帝降乩指示明朝气运已尽, 即将改朝换代, 而人民亦面临天灾、战乱等灾难。

相对于此, 民间则流行玄帝着经, 指示民众出处之方。康熙年间《玄帝七品经序》云:

仁威恻怛 (仁威, 玄帝圣号) , 表达九重, 允演七品灵章, 重宣化导……指示顺逆善恶祸福, 报应昭彰……念佛功德 (即念玄帝无量寿佛号) ……[96]

“玄帝无量寿佛”一词, 可以看到《武当山玄帝垂训》对民间真武着经的影响。这种以吕祖为主神的扶乩团体, 在清初康熙中期相当流行, 其中以湖北涵三宫最为著名[97]。值得注意的是, 涵三宫在康熙四十三年 (1704) 着造重要经卷《清微三品经》完成后, 竟一贮着造宫庙, “一送武当山”[98]。

这种以武当山为圣地意识, 在当时的扶乩团体并不陌生。同治年间出版的《玄天上帝报恩真经》云:

谨遵武当山真本……真武报恩经……原序:

余自幼业儒, 四书五经, 莫不略观大意。……不料数年淹蹇, 先慈弃世, 舍馆于家, 爰结文昌社, 以谈演《大洞仙经》。甲辰夏月, 不幸先严又复辞尘。余自处苫块, 清夜自思, 一切为人子之礼, 毫发未尽, 愧悔交骈。而适有以《报恩金科》示余者, 余深味其文意, 由一月怀娠, 以至鞠育成人, 劬劳之恩, 周不历历详言, 恳切周至, 天良触发, 不觉泪下沾襟。因思道教垂训, 洞见本源, 有功于世道人心, 而与吾儒大中至正之理, 若合符节, 无过于此。遂并谈报恩经典。……亦复知玄帝圣化, 固有欲大显于斯世者, 于真经分为上中下三卷, 用便谈宣……大清乾隆四十九年, 岁在甲辰中秋月, 蛤东张云龙际飞氏敬志。[99]

这部经卷道光二十三年曾重刊。根据重刊序文, 《玄天上帝报恩经》“经文三百四十字”, 因太深奥, “复得灵真乩笔宣扬至教, 推演宏慈”, “凡以劝人报父母恩而已”[100]。而其经凡例 (同治元年版) 写着:

是经流传已久, 俱系抄写, 互相沿录, 遗落错误……兹得道长湖广人, 出武当乩笔真本相示, 校对刊刻, 庶称完善……谈演此经, 须于洁挣经坛, 尚声喧咏, 务使中下人等, 闻声了悟, 方为有益, 不徒随诵随置……谈经、听经之人皆要先期斋祓, 整洁衣冠, 遵守戒规, 方许入坛。一能于朔望之期, 或逢九日, 集合同志结社谈演, 互相勉励, 获效定然非浅。[101]

由此可见, 《玄天上帝报恩真经》的重刊者, 不断强调该经系武当山乩笔。这样的说法未必是事实, 反倒有可能是追认的认同。

有的学者发现《玄天上帝报恩真经》与《道藏》收录的《玄帝报恩经》相似, 可以补正《道藏》本的不足[102]。实际上, 《玄天上帝报恩真经》仅前面一小段引录《玄帝报恩经》, 其余大部分是乩示二十四孝案例解释经文。潘桂平调查发现, 云南洱源洞经会现在仍使用《玄天上帝报恩经》。该经1934年曾经石印[103]。其实, 只要翻阅拙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续编第二册, 就可以知道《玄天上帝报恩经》有同治元年本、民国八年洱源翻印本, 以及民国六年近似版的《报恩经》。上引同治二年本的“凡例”清楚告诉我们, 《玄天上帝报恩经》至少在同治初已在洞经会使用。而张兴荣的调查告述我们, 云南楚雄、禄豊的洞经会中亦存有《玄天垂训真武谈经》。这些发现无疑会大大推进理解云南洞经会的历史与相关情况[104]。

注释

[1]详见梅莉《真武信仰研究综述》, 《宗教学研究》2005年3期, 页35-40;萧海明《真武图像研究》页5-11, 北京文物出版社, 2007年6月。此外, 还可参考庄宏谊、赵昕毅及一位法国学者关于真武的博士论文相关研究回顾部分。

[2]关于武当山进香的研究, 可参考劳格文 (Jhon Lagerwey) The Pilgrimage to Wu-tang-Shan, Susan Naquin&Chün-Feng Yüedited, Pilgrims and Sacred Sites in China, pp.293-332,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1992, 台北南天书局重印版, 1999年。梅莉《明清时期武当山朝山进香研究》,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7年10月。

[3]如《武当山玄帝垂训》、武当山降笔、《玄天上帝金科玉律》, 以及玄天上帝降乩的鸾书或善书。

[4]王钦若《翊圣保德传》卷上第一至第七, 页162-165, 《正统道藏》55册,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95年4月一版三刷。

[5]王钦若《翊圣保德传》卷上第九至第十, 页166-167。

[6]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0, 页162, 台北中华书局, 1996年。另见庄宏谊《宋代玄天上帝信仰的流传与祭奉仪式》页471, 四川大学宗教研究所编《道教神仙信仰研究》下册, 台北中华大道文化社, 2000年10月。

[7][8][10][11]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 页1863、1862-1863、2115-2116、2120-2122。

[9]《宋会要辑稿》礼五之十四, 页458。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天禧二年, 页2111-2112。“ (天禧二年闰四月) ……先是, 皇城司言:拱圣营卒有见龟蛇者, 因就建真武祠。今泉涌祠侧, 汲之不竭, 疫疠者饮之多愈。甲寅, 诏即其地建道宫, 以祥源为名, 士女徒跣奔走瞻拜。”

[12]《宋会要辑稿》礼二一之六三, 卷一万七千三百二, 页868。

[13]《宋会要辑稿》礼二○之五六, 卷一千二百二十二, 页778。

[14]《正统道藏》28册,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95年。

[15]《宋会要辑稿》道释一之三一, 卷一万四千七百六, 页787。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89年。

[16]徐松《宋会要辑稿》礼二一之四, 卷二千九百四十五, 页838。又马端临《文献通考》亦载其事, 见王光德、杨立志《武当道教史略》页68, 北京华文出版社, 1993年9月。

[17]李心传著、徐规点校《建炎以来朝野杂记》页80, 北京中华书局, 2006年3月2印。

[18]洪迈《夷坚三志》卷二<佑圣观梦>, 页1397, 台北明文书局, 1994年9月再版。

[19]《梦梁录·社会》, 页299, 孟元老等《东京梦华录》 (外四种) , 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 1956年11月。

[20]王光德、杨立志《武当道教史略》页69-70。

[21]《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下, 页438-439, 胡道静等辑《道藏要籍选刊》 (七)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年2月3印。

[22][23][26]《梦梁录》页199、198、299。

[24]《玄天上帝启圣录》页750、752、759、764、770、795。明洪武25年礼部纂《洪武京城图志·坛庙》, 24, 南京出版社, 2007年1月2印。与《金陵古今图考》合刊。《临汀志·寺观》, 页1286, 《永乐大典方志辑佚》 (2) , 北京中华书局。其庙在「嘉熙间, 忽白昼迅雷响激, 有甘泉涌出三清殿右, 扁曰:雷泉」。《夷坚志补》卷15“雍氏女”:“建康酒库专知官雍璋妻女, 以上巳日游真武庙……” (页1690) 。绍定《澉水志》卷5, 6255, 杭州出版社《宋元浙江方志》。元许有壬《武昌路武当万寿崇宁宫碑铭》, 《道家金石略》页980、《新编方舆胜览·武当山》卷33, 页594, 北京中华书局, 1996年。《咸淳玉峯续志》页33, 《宋元珍稀地方志丛刊、乙编》。

[25]《夷坚志补》卷第十五, 页1691。《玄天上帝启圣记》卷八“元晏悟化”、“王褒烙龞”页799-800。

[27]《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二“唐宪宝像”页740、卷五“聚厅禁妖”页771。

[28]《玄天上帝启圣录》卷四“神将教法”页754。“神灵分形”页759-760云:“梓州有师巫鲁迁三代附神祇, 事奉一堂真君香火, 寻常占事求签, 详断来意皆验……冯臣大忽一日备香纸来鲁迁家祷真武求签……”。

[29][30][31][32]《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七“翻钞四千”、“签词应验”、“仲和辞吏”、“相术指迷”、“仲和辞吏”, 页792、794、796、794-795、797。

[33]《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一“武当发愿”页73。

[34][35]《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二“归天隆日”、“进到仪式”页781-782、734。

[36]周西波《道教灵验记考探:经法验证与宣扬》页173, 台北文津出版社, 2009年6月。

[37][38][42][57]王光德、杨立志《武当道教史略》页74、79、72、77。

[39]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呪妙经》卷一第六、二十、二十四~三十, 页682、689、691-694, 《正统道藏》28册,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92年.

[40][41]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呪妙经》卷三第一~第三, 页711-712。

[43][44]陈垣编纂、陈智超、曾庆瑛校补《道家金石略》页306-308、306-308, 北京文物出版社, 1988年6月。

[45]《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一“经书默会”、“辞亲慕道”, 页720、“分判人鬼”、“凯还清都”, 页725。卷二“朱氏金砖”, 页741, 卷八“王衮熔龞”, 页800。《武当福地总真集》云:“丰干大天帝:按宋侍中荆国公宋庠奉旨所编《真武启圣记》第九章称真武初业, 遇帝, 赐以黑駞虬角断魔雄剑”与《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二“武当发愿”所载同, 故笔者认为此部份以下皆是出自《真武启圣记》。

[46]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一第一至第三, 页679-680。

[47]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一第三至第四, 页680-681。

[48]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一第四至第五, 页681。

[49]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一第二十一至二十二, , 页689-690。

[50]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二第六, 页701。

[51]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二第二十至二十一, 页708。

[52]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二第二十二, 页709。

[53]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三第九至第十一, 页715-716。

[54]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六第四, 页742。

[55]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六第二十七, 页753。

[56]周西波《道教灵验记考探:经法验证与宣扬》页173-175。

[58]元刘道明集《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下, 页439, 胡道静等编《道藏要籍选刊》 (7)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年2月3印。

[59]秦子晋《新编连相搜神广记》页33-34, 王秋桂、李丰楙编《中国民间信仰资料汇编》第2册, 台北学生书局, 1989年。

[60][61][62]谢聪辉《〈玉皇本行集经〉出世的背景与因缘研究》页160、186-188、187, 《道教研究学报:宗教、历史与社会》第1期, 2009年。

[63]谢聪辉前揭文, 页187。在《太上无极总真文昌大洞仙经》提及此卷是大德壬寅 (1202) 所降着, 其经文言及梓潼神封号“澄真正观宝光慈命更生永命天尊”, 可见《高上大洞文昌司禄紫阳宝箓》在此之前。

[64]陈伀集疏《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五第十三至十五, 页737-738。

[65]详见王见川《从梓潼神到文昌帝君》, 手稿。

[66]《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中, 页431。

[67]《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下, 页438云:“……奉佑圣而崇福德, 迨予眇冲固当增衍庆之封, 嘉尔聪明, 亦既述均阳之赞……”

[68][69]点校本《湖海新闻夷坚续志》前集卷一“人事门”页50、后集卷一“道教门·预知国祚”, 页170、前集卷一“人伦门”, 页29-30, 北京中华书局, 1998年。

[70][71]张端义《贵耳集》卷下, 页4315-4316, 《宋元笔记小说大观》版, 上海古籍出版, 2001年12月。

[72]柳贯著、柳遵杰点校《柳贯诗文集》卷九“护国寺碑铭”页179, 浙江古籍出版社, 2004年8月。

[73]念常《佛祖历代通载》卷22, 页726, 《大正新修大藏经》49册,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83年1月修订版。

[74]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26“武当山降笔”, 页328, 北京中华书局, 1997年11月3印。

[75]郎瑛《七修类稿》卷27“辩证类·西江月词”, 页287, 上海书店出版社, 2001年8月。

[76]《推背图》 (6) 抄本, 页481, 王见川、宋军、范纯武编《中国预言救劫书汇编》第一册,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2010年1月。

[77]参见王见川《<推背图>、<五公经>、<烧饼歌>及其他》, 页318-324, 《汉人宗教、民间信仰与预言书的探索》, 台北博扬文化公司, 2008年9月。

[78][79][80][81]泽田瑞穗著、前田一惠译, 《天理图书馆所见道书私录》67、67, 《中华文化复兴月刊》14卷2期, 1981年。

[82]《武当山玄帝垂训》, 北京图书馆金石组编《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52册, 页8, 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0年4月。

[83][84]周绍良《“真武”妙经跋》页145、147, 《绍良书话》, 北京中华书局, 2009年8月。

[85]感谢高万桑教授惠赐法国国家图书馆所藏《圣经汇编》“玄天上帝金科玉律”影印本。另见游子安《善与人同:明清以来的慈善与教化》页21-22, 北京中华书局, 2005年4月。

[86]吉岡義豐《現代中國の諸宗教:民眾宗教の系譜》頁102, 東京佼成出版社, 1974年。

[87]《玄天上帝金科玉律》, 王见川、李世伟等编《民间私藏台湾宗教资料汇编:民间信仰、民间文化》第一辑第2册, 页345-364, 台北博扬文化公司, 2009年3月。

[88]《四圣真经》, 王见川、李世伟等编《民间私藏台湾宗教资料汇编:民间信仰、民间文化》第一辑第2册, 页235-304。

[89]详见王见川《元代以来真武信仰的另类传播:以<武当山玄帝垂训>等经卷为考查中心》文末附录一、二, 此文于Divinity and Society:The Cult of Zhenwu in Imperial and Modern China中国历史和社会中的真武崇祀April2-3, 2010, Rutgers University, New Brunswick Campus上宣读。

[90]又雍乾年间的李绿园《歧路灯》第八回则说:“且说腊尽春来, 到了正月初四日。王春宇与那同社的人, 烧了发脚纸钱, 头顶着日值功曹的符帖, 臂系着‘朝山进香’的香袋, 打着蓝旗, 敲着大锣, 喊了三声‘无量寿佛’, 黑鸦鸦二三十人, 上武当山朝顶去了”。梅莉《明清时期武当山朝山进香研究》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7年10月) 页228、245提及朝武当朝山进香喊无量寿佛的情况。

[91]龙显昭、黄海德主编《巴蜀道教碑文集成》页293-294, 四川大学出版社, 1997年12月。

[92]钟鸣旦等编《法国国家图书馆明清天主教文献》第11册页584-586, 台北利氏学社, 2009年。

[93]详见笔者《明代的扶乩活动初探》, 出版中。

[94]谈迁著、罗仲辉等点校《枣林杂俎》“智集逸典·箕书”, 页91, 北京中华书局, 2009年11月2印。

[95]康熙十年计六奇著、魏得良等点校《明季北略》卷14“玄帝降乩”页235, 北京中华书局, 2006年7月2印。

[96][98]刘体恕汇集《吕洞宾全集》页68、274, 北京华夏出版社, 2010年1月。

[97]关于清初的扶乩活动, 稍后将为文处理。又黎志添教授有一博士生正在撰写有关吕祖及涵三宫的文章。

[99][100][101]同治重刊《玄天上帝报恩真经》 (上) 页609-612、613-614、617, 王见川、车锡伦、宋军、李世伟、范纯武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续编第2册,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2006年7月。

[102][103]汪桂平《〈玄帝报恩经〉补正》, 页247、249, 郑开编《水穷云起集:道教文献研究的旧学新知》,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9年9月。

[104]张兴荣《云南洞经文化:儒道释三教的复合性文化》页177-178, 云南教育出版社, 1998年8月。此《玄天垂训真武谈经》由三部分组成, 一是玄天上帝垂训文, 一是天尊十章训, 一是启请科仪, 习称“八十二化经”。

上传者:郑静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太平天国运动和义和团运动宗教…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最新信息
访谈| 劳格文:中国的民间信仰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太上老君信仰与明清民间宝卷
《清代前期天地会史料集成》:…
有关“宝卷”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