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出版 田野调查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民间宗教 书评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 详细内容
明清时期秘密教门的妇女观——对《血湖宝卷》的释读
来源:《甘肃理论学刊》2013年第5期。 作者:张萍 点击数:179 更新时间:2021/5/18

    要:《血湖宝卷》是秘密教门中专门供女教徒诵念的宝卷体现出秘密教门对妇女的要求和态度。女性向来是“宗教”中不容忽视的徒众在明清秘密教门中亦然。本文通过对《血湖宝卷》的释读将其中所展现的妇女观与正统社会中儒释道三教加以比较揭示出其共通性。

秘密教门是我国封建社会下层群众自发结成的一种民间秘密结社往往以宗教信仰的面目出现故也被学术界称为“民间宗教”或“秘密宗教”在明清之际大量涌现。秘密教门在其传徒和修持过程中编撰了大量经卷称为“宝卷”宝卷大多阐述了本教门的教义、信仰、渊源、宇宙观、伦理观、戒律等内容。由于秘密教门教徒多来自社会下层文化知识有限留下的文字资料非常少见宝卷就成为我们今天了解和研究它们的重要史料。《血湖宝卷》是秘密教门内部专门让女教徒诵习的宝卷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秘密教门的妇女观。

一、“血湖地狱”及《血湖宝卷》

“血湖”又称“血盆”、“血池”、“血河” (虽叫法不一但内容大抵差别不大) , 来源于“血湖地狱”的说法其内容是说阳间妇女由于生儿育女、月经产生的污秽不净之水汇聚一处形成血湖妇女死后坠入血湖地狱饮尽湖中血水方得解脱如请僧道尼冠等诵念《血湖宝卷》就可以免饮血水解脱此苦。佛教有《佛说大藏正教血盆经》 (虽未见收于《大藏经》但从其内容来看也是佛教中国化以后的产物) , 道教有《太一救苦天尊说拔度血湖宝忏》、《元始天尊济度血湖真经》都是以血湖地狱为中心展开。由于《血湖经》是专门为妇女所作而女性生活在封建社会的底层她们缺乏受教育的机会也极易接受这些说教。《血湖经》能为妇女超度亡灵影响很大流传也相当广泛。为妇女诵《血湖经》做道场甚至成为了一种民间习俗。著名宝卷研究学者车锡伦先生在19971998年去江苏靖江做调查时还亲历了当地为老年妇女做的“破血湖”仪式儿女请人为母亲做“血湖道场”用以表达孝敬。台湾至今不少妇女还相信因难产而死的女人统统要进血湖地狱为此而祈求神灵宽恕和保佑。“血湖地狱”说的影响还体现在中国古代的小说中《金瓶梅词话》、《水浒传》、《红楼梦》中都有为妇女诵念《血湖经》的描述。

由于秘密教门的产生根植于中国传统社会的下层民众明清时期正是儒释道三教合一思想日臻完善之际其思想来源并不能脱离所产生的环境。秘密教门“为了迎合下层民众的需要便把三教合一作为自已的基本教义并用通俗的语言唱词等方式把教义编成宝卷以吸引徒众。因此在秘密教门的各种宝卷和其它传教媒介中三教合一的思想十分明显”[1]。在对秘密教门宝卷的搜集研究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血湖宝卷》我目前收集到的有七部:1、收于《宝卷》初集中的《血湖宝卷》—卷;2、《混元弘阳血湖宝忏》一卷;3、《血湖宝忏》三卷来自吉林省图书馆;4、《血盆经》, 5、《伴血湖疏》, 6、《血湖报恩灯》选自王熙远著《桂西民间秘密宗教》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一书;7、《文昌血盆报恩真经》。这七部秘密教门《血湖宝卷》每一部都围绕妇女与血湖地狱来写但也存在或多或少的差异。

《宝卷》初集第二十二卷收录之《血湖宝卷》 (一卷) , 是秘密教门的宝卷但其所属教派无从考证从内容来看则是以《佛说大藏正教血盆经》目连入血湖地狱救母的故事为原型加以发挥而成加之以中国下层群众所特有的民间信仰和道德观念。该经首先形象地描述了血湖“红波浩浩”“血水滔滔”的情景继而说明妇女因种种社会生活中的“罪过”和生理原因落入血湖地狱受到各种残酷的折磨从而使目连想起生身老母生儿养女之种种不易要求普天下孝顺儿女持斋念佛求拜明师使“众罪女与我母亲共离血湖之难”。

《混元弘阳血湖宝忏》 (一卷) , 从其篇名即可看出是属于弘阳教的经卷。弘阳教徒中妇女较多尤其寡妇占多数。《混元弘阳血湖宝忏》即是—部适用于妇女的经卷专门为了超拔已堕入或将要堕入血湖地狱的妇女而设。我所收集到的是明刻折本一册该经首先列举了妇女的各种善行和应得的诸项善报及恶妇将受到的各式地狱之苦这些人若能省悟速改前非命请弘阳道众起建法坛拜礼血湖宝忏称扬慈悲救苦尊师名号当得罪业消除不入地狱之若。

吉林省图书馆的《血湖宝忏》 (三卷) , 卷首有“紫云轩醒世回善坛”字样并盖有阳文“醒世回善坛印”卷终则有“武林弼教坊玛璃寺明台南方印造流通”字样应属秘密教门宝卷但所属教派无从考证此宝卷是专门为建立道场所用。从内容、行文来看此经受佛教影响较深。

《桂西民间秘密宗教》一书中共收录了三部《血盆经》其中包括广西田林县普渡道的《血盆经》。根据作者介绍田林普渡道创建于光绪二十一年 (1895) , 源自广东是揉佛、道、儒三教为—体以佛教为主的民间秘密宗教。《血盆经》为该教的经书尤为女斋人重视。凡入道者皆须诵念此经其文不长除个别字的讹误外基本是抄袭《佛说大藏正教血盆经》。书中收入的另外两部血湖宝卷是《伴血湖疏》与《血湖报恩灯》两者皆为广西百色田林县浪平乡魔公教的经卷。魔公教是在清康熙以降改土归流儒释道三教传入后产生的大约乾嘉年间就有魔公先生的活动。魔公教是揉和了儒释道三教吸取了正一教、先天道、淮南天心正教等驳杂的道教支派内容而形成的民间秘密教门一般分为红坛与黄坛两种。《伴血湖疏》350此经为红坛文教道场所用科书主要是讲信士痛念亡母生居浮世添列裙钗生男育女洗衣濯裳落下罪业恐亡母阴咎难逃故而就坛中打造楮材装封洗衣红箦几抬内按《血盆经》此外具文疏一道呈进血河清澄院狱主大将军祈望洪慈采纳从而使罪山崩倒血海干枯亡母转生极乐世界。《血湖报恩灯》是超度母魂升天的开道佛教唱书文字通俗流畅内容叙说母亲养大一个孩子十分不易历尽千辛万苦但母亲由于生儿育女和不守伦理道德规范犯下罪业希望冥府十殿王判亡母魂早升天界。孝家通过供奉香灯钱财恳祈十王赦亡母之罪判经生方早登极乐世界。内容从《血盆经》衍化而来多为死女人时开道用是红坛文教常用经书。

《文昌血盆报恩真经》是受道教影响较深的秘密教门经卷。文昌帝君即梓潼帝君乃道教神明。经中称“血盆之狱专门为妇女而设也”。经中将“血盆之狱”描绘得阴森可怕妇女之所以会沦落其中原因就在于:“今之女子无礼极点”“经常吵闹不和妯娌淫心放荡无廉无耻不分尊卑败伦乱纪。临盆坐草全无禁忌污秽三光亵渎天地”故只有诵念血盆经才能消除罪业脱离血湖苦海。

二、《血湖宝卷》中的妇女观

从以上几部《血湖宝卷》基本内容来看它们并非只是谴责妇女特殊生理现象而是提出了对妇女在日常生活中应当遵守的种种道德行为规范。那么秘密教门作为在明清之际为正统社会所不容的“地下组织”其在妇女道德伦理观上与合法的儒释道三教有无差异呢?下面我将对秘密教门血湖宝卷的主要思想进行分析与正统社会的统治思想进行比较。由于道教的伦理道德观基本上承袭了佛、儒两家的思想正如有的学者所说:“因为道教本身就是以许多信仰要素为基础而形成的所以在带有揉和诸宗教倾向的民众宗教结社所持的宝卷中能断定为道教系统或道教性质的东西不多也许是理所当然的。”[2]175我将以儒、佛两家的道德伦理观为比较点与秘密教门加以对照。

(孝亲

“孝”是中国封建社会绝对的、最高的原则封建统治阶级在宣扬子女绝对服从双亲的同时将“孝”的观念推及到臣子与君王的关系中以巩固其统治地位。“孝”在中国封建社会中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作为以下层群众 (主要是农民为主体的秘密教门祖祖辈辈生活在封建统治阶级的教化之下受到封建伦理思想的熏陶孝亲观念在《血湖宝卷》中体现非常明显。如:

《混元弘阳血湖宝忏》中讲到向善女人的善行之一便是“孝恭双亲”;而造恶女人的恶行重要的一面即是“嗔骂双亲”且“不孝双亲”的话将“堕于剑树地狱”“愁公骂婆”将堕于“剜眼地狱”。

《血湖宝卷》 (一卷更有数处谈到血湖地狱中的恶毒之妇“逆公婆……毒意常行”“常在灶前毁骂公婆”“不尊长上”“背祖忘恩”。

《血湖宝忏》中也写道:“人之居世从父母生孝为百行之先亲是恩中之主”后人当“孝养二亲”、“慈仁忠孝”忏逆之子“轻欺父母不省已非……致使父母卧不安席食不甘味”这种人当“沉溺苦海无有出期”。

《血湖报恩灯》为了超度亡灵为母亲请罪“在生之日不敬父母”“今母亡殁以后孝士虔备明灯五盏钱财—会恭就阎罗天子案下求判亡魂升天大众虔诚捧灯供养”。

《文昌血盆真经》中还列举了对母亲应报之恩:“一报怀胎恩二报临盆恩三报哺乳恩四报怀抱恩、五报抚养恩六报教训恩七报婚配恩八报持家恩九报是业恩十报爱我恩”。

可以看出上述宝卷宣扬的孝道受儒家学说影响很深。早在秦汉之际儒家的经典《孝经》就强调“孝”是道德的根本教化的基础即所谓“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3]118, “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资于事父母以事君而敬同。故以孝事君则忠以敬事长则顺忠顺不失以事其上然后能保其禄位而守其祭祀”[3]125。统治阶级将“孝”提高到一个极其重要的地位是忠君、顺长、保禄位、守祭祀的基础将孝亲与忠君一体化宣扬孝的权威性并以孝来维护封建主义的宗法等级制度。妇女生活在封建社会的最底层受压迫最深束缚也最为严酷。儒家对女性要求的价值标准首要即是重女孝“不敬公婆”在《大戴礼记·本命》中被列为妇女“七出”第—条“妇有七出: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4]255同时女性作为母亲在中国得到敬重但这只是尊母亲的生育抚养之恩操持之劳是尊“母职”而不完全是尊重母亲作为女性的独立人格和家庭地位。儒家的“三纲”规定了臣对君忠子对父孝妻对夫听的单向道德妇女处于这三重道德的最下层她们必须承担忠、孝、从多重道德义务第一便是要奉敬亲长。清康熙时还颁布了“圣谕十六条”大力推广三纲五常。

秘密教门的《血湖宝卷》非常易于接受这些说教—来容易被教徒所接受二来也是减少士大夫阶级敌视的手段。

在孝亲观上秘密教门除了有儒学色彩之外受佛教的影响也显而易见。佛教初入中国为了适应中国封建宗法制度迎合中国封建伦理道德的核心“孝”调和出家修行和在家孝亲的矛盾宣传最多的伦理道德观念便是“孝”以“孝”为中心展开它的伦理道德学说。唐中期以后社会上还出现了一批以“孝”著名的和尚象元皓、道纵、道丕等人。宋代契嵩还撰写了《孝论》十二篇系统全面地阐述佛教的孝亲观说明佛教的孝高于世俗之孝宣扬孝戒合—论“夫孝也者大戒之所先也戒也者众善之所生也”[5]279, “夫五戒有孝之蕴”且“今夫天下欲福不若笃孝笃孝不若修戒”[5]282, 对已故父母以心服丧帮助父母修福。佛教宣扬僧侣出家修行传道给父母带来极大的尊严和荣耀是更高的孝行。佛教还提出了佛教“五戒”即儒家“五常”、“五戒”即“孝”等说法。中国僧侣为了强调孝的权威性编造了《佛说孝子经》、《盂兰盆经》等专门讲孝的佛经。唐宋以来中国民间每年阴历七月十五都要举行盂兰盆会以救拔双亲乃至七世父母报父母养育慈爱之恩。

几部《血湖宝卷》中中国佛教的孝亲思想也都有所体现。《血湖宝卷》 (一卷) , 要求普天下之人“持长斋”这是“孝敬爹娘”的基础。女子在血湖地狱中吃尽了苦头呼喊“儿女持斋娘出离”“孝顺儿女求忏悔”女人哭到天明“又怨儿女没个孝顺持斋忏悔救我血湖之苦”说明儿女持斋念佛才是挽救母亲行大孝的最好方法。目连僧救母之事也说明只有出家念佛之人方可入血湖地狱救母出离以实现“大孝”。

《血湖宝忏》更是一部佛教色彩浓厚的秘密教门宝卷。子女若要报父母恩必须“仰尊佛教如法进修”子女救母亲出离血湖地狱的途径就是“皈敬三宝孝养二亲尊重国王奉事师长乃至进修六波罗蜜具四无量心慈悲化导利益一切众生便能酬训诲之恩报劬劳之德忏悔慈母百年报满出离血湖地狱”。此宝忏进一步宣扬报恩思想对子女的"孝”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这样才可使母亲“罪业消除”。

《血盆经》基本同于《佛说大藏正教血盆经》儿女“惟有小心孝顺男女敬重三宝更为阿娘持血盆斋戒”才使阿娘得以“超生”。

《伴血湖疏》是上奏给狱主天大将军的疏文也是以礼忏做法事以达到“孝”的目的。

《血湖报恩灯》讲母亲将孩儿送到书房学习“还望灵山蒙佛亲受记愿儿成人报答娘恩义”“二十四孝都从心上起愿儿成人报答娘恩义”通篇宣扬的是一种佛教的报恩思想。

(贞顺贤良

所谓“贞顺贤良”即是要求妇女贞节、柔顺、贤惠、善良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当这种要求达到绝对化、宗教化、程式化的时候无疑是对妇女的摧残妇女动辄得咎没有自己的人格。中国封建社会传统的儒家道德就是这样。陈东原先生在《中国妇女生活史》中有一篇专门讲到清代“好媳妇的标准”的文章很有代表性地说明当时妇女的处境文中所举之《新妇谱》是广泛流传的名篇文字又很浅显在此不妨加以引用以对女性的悲残境遇有些了解。文中讲到“做媳妇的规矩清代人也是最讲究”顺治时有一贡生陆圻嫁女之前作了《新妇谱》赠给女儿陈东原引用了《新妇谱》的数段在此加以转引。陆圻所谓媳妇“做得起”即是要媳妇柔顺“事公姑不敢伸眉待丈夫不敢使气遇下人不敢呵骂一味小心谨慎则公姑丈夫皆喜有言必听婢仆皆爱而敬之凡有使令莫不悦从而宗族乡党动皆称举以为法。”媳妇要力争获得公姑丈夫的欢心“新妇之倚以为天者公姑丈夫三人而已故待三人必须曲得其欢不可丝毫触恼。”妻子与丈夫没有平等可言:“夫者天也一生须守一敬字。”无论丈夫做什么事都必须一味顺从“凡少年善读书者必有奇情豪气非儿女所知:或登山临水凭事赋诗或典衣沽酒剪烛论文;或纵论聚友;或坐挟妓女;———皆是才情所寄—须顺通不得违拗”。

陈东原认为《新妇谱》把根本观念放在“三从”上。夫妻伉俪不是要妻制于夫但也断不是要夫制于妻应当是平等的两个人人格的结合。[6]而以《新妇谱》为代表的封建道德却全然没有平等可言把妇女压在社会最底层稍有不慎便有触犯“七出”之嫌。

这种贞专柔顺有没有受到佛教的影响呢?佛教是一个伦理道德色彩浓厚的宗教其教义包括戒、定、慧三学包容了佛教的道德规范。修持的起点是戒由戒生定依定而发慧。佛教戒即是伦理要求其条目很多有居士五戒、八关斋戒、沙弥十戒、比丘戒、比丘尼戒和大乘佛教的菩萨戒。五戒即是“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有时又把五戒分为十善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离贪欲、离嗔恚、离邪见谓之十善业道。大乘佛教又提出了“十重戒”及“四十八轻戒”。大乘佛教讲究六度即由生死此岸渡人到达涅槃彼岸的六种途径和方法其强调之一便是忍辱度要求信徒对于他人一切有损于自己的言行都要不动心忍气吞声这与儒家要求妇女柔顺、曲从是—致的。佛教强调的“五戒”和慈悲等教义等同于儒家的“五常”观念宋代以后随着佛教世俗化加剧与封建统治阶级思想相呼应融合了理学的伦理主义更是把“三纲五常”纳入自己的教理之中。

在各部《血湖宝卷》中血湖地狱中的女子不但由于“不孝”还因为没有绝对遵守“贞专柔顺”而落下罪业。

《血湖宝卷》 (一卷所述血湖地狱中的“恶毒之妇”“欺压夫主瞒心昧己将无作有以直为非大秤小斗姑嫂不和妯娌不睦断绝六亲不尊长上打男骂女无故毁骂平人”。

《血湖宝忏》主要以佛教的五戒、十善为标准讲人“退失善根”“起诸罪障”是由于“身杀、盗、淫;妄言、绮语、两舌、恶口;贪、嗔、痴。”母氏由于“或怀嗔毒或起恶觉绮言肆语恶口两舌横生是非”“驱使奴婢鞭挞楚毒不惜身力”落下罪业。

《混元弘阳血湖宝忏》以向善女人与造恶女人作对比向善女人“和睦邻里”、“承顺丈夫”、“不扬长说短亦不妄理虚言不两舌恶语不自作浮言”对于这些人则“降之身康体健寿命延长思衣荣身思食应口寿满百岁梦归黄粱当生西方净土之中逍遥自在任意风光”。造恶女人相反命终时则会堕入十八重地狱“不睦邻里堕于锯解地狱;不和六亲堕于寒冰地狱;饮酒食肉堕于粪坑地狱”“扬恶隐善堕于乱箭地狱;蠹语舌根堕于拔舌地狱;两舌虚妄堕于犁耕地狱;平空起浪堕于碓磨地狱”。

《血湖报恩灯》中也为亡母请罪说道冥魂在生之日“欺压丈夫打骂妯娌不和邻舍”“毁拆桥梁唆人词讼拦截道路。”

(节俭朴素

《血湖宝卷》中在血湖地狱受罪的女人还有—条罪状即是爱梳妆打扮浪费财产这更多地体现出秘密教门宝卷多为生活贫困的下层民众所诵习。

《血湖宝卷》 (—卷中受罪女人在阳间“更变衣换头面梳妆打扮广搽脂多抹粉贪恋青春”众妇人在阳间造孽洪深还由于“厨房中用油盐费多用少;烧茶饭用水酱无尽无穷”。“梳油头搽粉面妆扮身体;裁衣裳做鞋袜剪碎绫罗”“浆衣服打粉浆破末作面;每日用面柴薪背祖忘恩”说的都是下层人民生活中的琐事。

《混元弘阳血湖宝忏》中造恶女人也是“妄搽胭粉绫罗碎分抛撒五谷”阳间所造恶业阴曹件件分明“抛撤五谷堕于火床地狱;剪碎绫罗堕于碎尸地狱;妄搽胭粉堕于飞刀地狱。”

《血湖宝忏》中慈母的罪过依然有“碎剪绫罗”。

《血湖报恩灯》讲到亡母冥魂“在生之日抛撤五谷作贱油盐”’“在生之日……剪碎绫罗压坏花枝”。

秘密教门是以中下层人民为主的团体与其物质生活水平及朴素淳厚的民风相适应是祟尚妇女勤俭持家的以节俭为荣浪费为耻辱与罪过。在女性美上也追求质朴简约少施脂粉不着绫罗绸缎。

这种节俭朴素的理念在儒家的观念中也可见一斑。儒家的基本精神也是戒色尤其到了宋以后理学盛行提倡灭除色欲戒备、仇视女性。女性的刻意修饰装扮则会对男子产生诱惑改变男子的气节道德有“淫妇”“娼妇”之嫌。理学提倡责女节认为女人“失节事极大饿死事极小”。明清时期虽然世俗社会流行色情、纵欲主义正统儒家依然崇尚对女性的重德主义和贞节至上。

佛教更是以“苦”为其教义的出发点认为人的生命、生存就是“苦”有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等等而且人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皆苦。佛教讲究苦苦修行有“苦行僧’’之说反对各种贪欲蔑视人间的荣华富贵吃斋饭着布衫。佛教还为在家修持的信徒在五戒之外加了三戒即“不著香花蔓不香油涂身歌舞娟妓不故往观听”。十戒中也有“不涂饰香不观听歌舞不坐高广大床”三戒。

《血湖宝卷》所提倡的朴素节俭与上层社会奢侈糜烂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表现出下层人民的物质观与审美观。

三、《血湖宝卷》与秘密教门中妇女的地位

从以上的分析中可以看出秘密教门的妇女观并没有突破正统社会儒释道三教的思想对妇女的歧视禁锢丝毫没有减弱这是不是与秘密教门中的“无生老母”崇拜以及女教首的出现相矛盾呢?

首先秘密教门如果完全脱离正统社会的道德规范提出一套离经叛道的说教在当时社会将难以吸引信众。大多数秘密教门在成立之初都是教人向善除恶、祈福消灾。教门在伦理道德方面的说教必须同大众普遍认可的正统的道德规范“保持一致”。从前文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正统社会的道德规范在本质上是歧视、钳制妇女的主张“男尊女卑”。教门那些教义的创造者大多深受这些思想的影响所以在《血湖宝卷》里充斥着贬低妇女、歧视妇女的内容要求妇女孝亲、贞专柔顺、节俭、吃斋敬佛以实现男尊女卑的目的。作为处在社会底层的妇女也自甘承认自身的“罪孽”和受压迫歧视的现状在自卑自贱的心里下诵念“血湖宝卷”反而成为得以超生和解脱的心里寄托。教首也利用女性的这种心理大量吸收女性教徒主张男女同修壮大自己的势力。一旦社会矛盾激化在教门领导的起义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分外虔诚的女教徒的身影。

那么教门为何尊女性神“无生老母”为主神?这要从“无生老母”信仰的产生说起。“无生老母”最初写作“无生父母”后来才演变为女性神“无生老母”。刚开始秘密教门是接受了民间崇拜的阿弥陀佛民间又把它称作“无生父母”。罗梦鸿创立罗教时认为阿弥陀佛是男性不能生育从而否定了“无生父母”是阿弥陀佛的说法他从佛教教义里汲取“无生”从道教教义里汲取“虚空”创造出“太虚空”这个概念然后把太虚空人格化成“无极圣祖”又因为“无极圣祖”也是男性不能生育于是提出“无极圣祖”无男女相的命题说“无极圣祖”也就是“无极圣母”。这时罗教尚未出现“无生老母”这位女性神到黄天教时才正式称为“无生老母”并且把她说成是一位慈母。总之从“无生老母”产生、演变来看最初是“无生父母”后来变成“无极圣祖”均非女性神最后才转化为女性神的。崇拜“无生老母”这位女性神是否就反映了秘密教门中的男女平等呢?回答是否定的。正如观音菩萨在印度本来是男性神来到中国变成了女性神这并不表明中国的佛教徒具有男女平等思想。再如武则天和慈禧尽管都权倾一时成为最高统治者男人也都匍匐在她们脚下但这并不说明当时出现了男女平等的社会风尚。一个社会、一个团体是否具有男女平等的思想并不取决于是否有个别女性处于权威地位。

教门里有女性首领出现同样并不能说明教门具有男女平等的思想。王伦起义时的乌三娘之所以成为起义军的重要女将同她本人的具体情况有关。首先她是杂技演员出身拥有一身武功;其次她是王伦的义女 (美国学者韩书瑞认为她是王伦的情妇) , 这个地位使他能够成为起义军的领导人。再如五省教门起义中的齐王氏之所以成为起义军的重要首领也是因为她是老教主齐林的妻子教门讲究论资排辈齐林死后教徒便尊她 (师母为首领也不足奇怪这当然也同她本人的能力有关。所以教门中有个别女性首领也不能说明教门具有男女平等的意识。正如有台湾学者所说“在民间秘密宗教教派中拥有较高权位或有特殊表现的妇女她们的行为动机大多是为保卫身家或谋生度日以求得安身立命之需本身多未具有妇女解放的自觉意识。而在各教派中拥有较高权位的妇女亦只限于教内的少数并不具全面的普遍性对教中妇女地位的提升亦未具有绝对的影响力。”[9]

秘密教门往往是在同乡、同族之间传播而女教徒绝大多数都是身处社会下层的普通劳动妇女没有文化生活困苦渴望摆脱苦难向往富足安定的美好生活。她们加入秘密教门往往带有强烈的功利目的希望脱离“血湖地狱”能够回到无生老母那里的“真空家乡”过好日子。正是这种愿望也成了教首的利益来源。如要脱离“血湖地狱”就要请来教主作上几天道场以免罪消灾成为教主的敛财手段之一秘密教门“而惟借建立道场以为聚众传徒贪财贪色之计”[8]120。有学者认为诵读《血湖宝卷》表现出秘密教门对女性的尊重和关心本人却不敢苟同。明清时期的妇女社会地位已经极其低下没有个体人格“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狰狞可怖的“血湖地狱”说无疑更是雪上加霜女性委曲劳作一生死后还不得安宁生儿育女反而落下罪孽“无子”却又成为“七出”的理由。因此与其说《血湖宝卷》的诵念是对妇女的救赎不如说是男性社会用来束缚女性的又一道精神枷锁。

中国的秘密教门是一种复杂的历史现象一方面它受到正统社会统治思想的影响在教义中充斥着儒家劝善惩恶、纲常伦理的说教以及从佛、道中承袭来的清规戒律;另一方面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它也存在一定的反抗性和叛逆性尤其是在社会矛盾激化的时候教首往往利用教门所集结的势力与政府进行对抗以致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农民起义都与秘密教门有关。就其妇女观而言是保守而陈腐的这一点从秘密教门注重编写传诵《血湖宝卷》这件事本身即可得到证实。

[1]秦宝琦,孟超.儒释道三教合一思潮对我国下层民众组织的影[M]

[2]福井康顺等,道教(第二卷)[M],上海古籍出版社

[3]苗枫林.孝经大全[M]明·江元祚,,山东友谊出版社,1990

[4]王聘珍.大戴礼记解诂[M]中华书局,1983

[5]石峻,.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第三卷第一册)[C]中华书局,1987

[6]陈东原.中国妇女生活史[M]上海文艺出版社,影印本,1990

[7]洪美华.清代民同秘密宗教中的妇女[M]

[8]黄育.破邪详辩[A]清史资料:第三辑[C]中华书局,1982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太平天国运动和义和团运动宗教…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最新信息
访谈| 劳格文:中国的民间信仰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太上老君信仰与明清民间宝卷
《清代前期天地会史料集成》:…
有关“宝卷”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