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出版 田野调查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民间宗教 书评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 详细内容
有关“宝卷”研究的回顾与展望(下)
来源:《汉学研究通讯》2021年第40卷第3期 作者:郭武 点击数:132 更新时间:2021/9/7

接上篇:有关“宝卷”研究的回顾与展望(上)


三、有关宝卷研究之不足及展望

如上所述,有关宝卷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巨大成绩,不仅大量的宝卷文献被编纂出版,而且相关的学术讨论也不断深入,这为今后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基础。不过,目前的研究也存在着一些不足,在以下方面仍有发展空间:

(一)有关宝卷的性质与分类

1.学科专业的樊篱与宝卷性质之争论

以往有关宝卷研究的一个不足,是学者们多只从自己的学科背景、专业角度出发来对宝卷的性质各自表述,以致相关认识颇显矛盾。这种矛盾,主要来自文学与宗教学两个领域,如接受文学训练的车锡伦强调宝卷是一种说唱文本,而从事宗教学研究的濮文起则继承其师李世瑜观点,将宝卷视为一种宗教经典。虽然这两个领域的学者亦在分别认定宝卷是说唱文本宗教经典之后,同时表示宝卷还有其他属性(如宗教或文学),但若从其研究成果对于宝卷内容的关注重点来看,文学宗教之间的藩篱是很明显的。而事实上,偏执于宝卷的宗教文学属性都是不对的,因为从内容上来说,宝卷宣扬的确实是各种宗教教派的思想观念和行为规范,而从形式上来说,宝卷采用的却是民间说唱等文艺形式。内容和形式都是组成一个事物的必要条件,两者应该是统一的,而不可截然分离。以往学者产生偏执的原因,不仅是由于学科专业的限制,更在于割裂了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有鉴于此,我们应该融合不同的学科和专业,自觉地从别的学科专业来审视研究对象、考虑相关问题,以求避免盲人摸象的尴尬。

或许是为了破除上述樊篱,近年也有学者主张从多元的角度审视宝卷,如尚丽新认为宝卷具有多元化的学科归属既是一种集音乐与文学于一体的讲唱艺术,又是民间宗教信仰和民间信仰的表达方式,同时更是民间社会生存、生活方式的一个组成部分[67]这种提倡多元的主张是可取的,但遗憾的是,尚丽新在研究实践中并未能真正贯彻其合理主张,而是同样显示出了偏执的一面,如其自称在编辑《宝卷丛抄》时采取了简化处理的方法在内容上也更重视故事性,并不十分看重它们在宗教宝卷史上的地位和作用[68]不仅如此,尚丽新还在与车锡伦的合著中对甘肃河西宝卷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表示非议,认为应该对其中所谓教派宝卷民间宝卷进行严格区分,有选择、有条件地来申报非遗项目[69]应该说,这种偏执非但有损全面地把握宝卷之总体,而且有碍深入地理解宝卷之性质由此,也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可以探讨的空间。

2.宝卷如何分类还是一个难题

与对宝卷之内容形式的认知不同有关,学界关于宝卷分类的说法也有很多分歧。如前所述,郑振铎和李世瑜的分类有所不同。[70]20世纪90年代,车锡伦又提出了如下新的分类方法:从历史发展时期来说,宝卷可以清康熙年间为界分为前期的宗教宝卷与后期的民间宝卷两大类其中,前期的宗教宝卷又可以明正德年间为界划分为佛教世俗化宝卷民间宗教宝卷两小类,而后期的民间宝卷则可分为劝世文祝祷仪式讲唱故事小卷四小类。与此同时,他又把前后两个时期的讲唱因缘讲唱故事几种单独提出而列为一大类,再分其为神道故事妇女修行故事民间传说故事俗文学传统故事时事故事五小类。不仅如此,他还按照内容和题材,将宝卷分为文学宝卷非文学宝卷两大类。[71]至于国外的许多学者,则多能跳出以教派来划分宝卷类型的窠臼,如前述泽田瑞穗与那原道即是如此。

或许是由于相关研究成果数量颇多,车锡伦的宗教宝卷民间宝卷分类方法在学界影响很大。[72]但如果对这种颇显复杂的说法详加考察,不难发现其主要架构实是揉合李世瑜与郑振铎的两种说法而来,而作为集大成者的车锡伦所做揉合却难言是成功的。且不说他将几种标准共享、不同层次相混可能令读者产生理解困难,仅其对郑、李两种说法的吸取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具体如下:首先,郑振铎所谓佛教的实际上是对宝卷这种特殊文本的性质之误判,因为很多民间宗教教派在创立和发展时皆曾大量吸收过佛教、道教的内容,但不能因此而将其视为佛教或道教的支系对于这些文本,李世瑜将它们视为袭取佛道经文或故事以宣传秘密宗教是合理的,而车锡伦继郑振铎而来的佛教世俗化宝卷之看法,则属早期学界尚少关注和了解民间宗教这一领域的认识结果。其次,虽然李世瑜所谓清代以后的杂取民间故事传说或戏文的类型宝卷具有浓厚的民间文艺色彩,甚至已经由布道劝善发展为民间说唱技艺之一,但它们仍然属于民间宗教的文本,故不能冠以民间宝卷之名而与宗教宝卷并列。民间宝卷宗教宝卷这两个概念(名称)并列,显示它们具有一定的对立(互斥)性,但事实上所谓后期的民间宝卷文本中又有大量内容与所谓宗教宝卷相同,故两者在逻辑上是不能并列的。正如笔者曾问:如果宝卷在清代已经成为民众而非信徒的活动,则为何清末还会出现宗教神秘色彩极浓的、通过扶鸾降神而得的鸾书宝卷(坛训)?事实上,车锡伦所谓民间宝卷同样具有明显的宗教元素,而据近年濮文起、李志鸿等人的调查研究,民国以来仍有不少宗教色彩浓厚的宝卷问世,且其宣卷实也伴有大量的宗教仪式。[73]由此,可知如何对宝卷进行分类还是一个难题,需要我们继续思考和探索。

(二)有关宝卷的集成与编纂

近年不少学者将各种宝卷汇编出版,形成了一些大型的宝卷文献丛书。目前已经出版的宝卷文献,除了一些地方性汇编本如前述,还有几部大型的宝卷丛书,详如下表:

编者

书名

册数

种数

张希舜等

《宝卷初集》

40册

152种

濮文起

《中国宗教历史文献集成•民间宝卷》

20册

361种

马西沙

《中华珍本宝卷》(前三辑)

30册

137种

车锡伦

《中国民间宝卷文献集成•江苏无锡卷》

15册

77种

霍建瑜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宝卷汇刊》

7册

86种

王见川等

《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及续编)

24册

414种

曹新宇

《明清秘密社会史料撷黄天道卷》

7册

70种

综观以上宝卷丛书,共收书逾1,200种,但有书名、版本重复情况,实际数量尚待进一步统计。而据车锡伦言,目前已知宝卷数量约1,500种,逾5,000版本,故知宝卷丛书缺收不少。此外,近年陆续有文章指出车氏《总录》遗漏,如周晓兰《中国宝卷总目》补遗言福建师大图书馆藏有60余种宝卷未见《总录》著录[74]若再加上民间散佚的宝卷文献,则上述宝卷丛书缺收的宝卷数量更多。因此,继续搜集缺收宝卷文献,并对所有宝卷加以精心整理、集成编纂,仍然有着很大的拓展空间。

(三)有关宝卷的功能与作用

所谓宝卷的功能和作用,涉及的实际上是宝卷与中国社会、文化的关系问题。由前所述,可知学界对宝卷与文学艺术、民间风俗、道德教化、农民运动关系的讨论较多,而对其他方面如方言俗字、女性问题、经济利益、宗教关系等的研究则较少。至于从总体上、理论上来探讨宝卷功能和作用的成果,更属凤毛麟角。研究较少的领域固然是需要大力发展的方面,而以往讨论较多的问题,也同样有着很大拓展空间。略如下述:

1.关于宝卷与文学艺术关系的研究

以往学界关于宝卷与文学艺术关系的研究成果虽然较多,但却主要集中于《西游记》、《金瓶梅》与《孟姜仙女宝卷》、《香山宝卷》等著名作品,以及山西、河北两省的地方文艺,而较少关注其他文学作品和地方文艺。事实上,明清宝卷与中国文艺的关系,绝不仅限于这几部作品与这两个省份,如何更加广泛、全面地挖掘其他作品和其他地方的材料并加以深入研究,乃是今后研究获得突破的关键问题。

2.关于宝卷与民间风俗、道德教化关系的研究

关于宝卷与民间风俗、道德教化关系的研究成果也不少,典型代表为黄靖、酒井忠夫以及游子安诸书。黄靖从物质生产、物质生活、社会组织、江湖民俗、人生礼仪、信仰民俗、民间语言民俗等很多方面,对宝卷展现出的民俗进行了全面描述,为学界提供了丰富翔实的资料。不过,黄靖似乎尚未能很好地把握民俗的内容,《宝卷民俗》一书描述的也更多地是属于社会生活日常生活范围,而对一些积淀甚久的活动如岁时风俗、民间庙会等则几乎没有涉及,同时也缺乏对全国各地民俗的调查,这不能不说是遗憾!而酒井忠夫《中国善书的研究》与游子安的著作虽可谓是研究明清善书的经典之作,且皆有专章涉及民间宗教和宝卷,对其劝善教化的内容予以了较好介绍,但两人关注的重点都是善书作为一个整体的情况,而无暇对作为一个部分的民间宗教宝卷之特殊作用进行探究,更没有对民间宗教宝卷与儒释道善书的关系及其对三教合流的影响展开讨论。因此,结合宝卷文献与田野调查资料,系统深入地发掘宝卷对中国民风民俗的影响,尤其是探讨宝卷在道德教化方面的特殊作用、与儒释道善书的关系及对三教合流的影响,乃是今后学界可以取得突破的方向。

3.关于宝卷与农民运动/政治稳定关系的看法

20世纪560年代的中国学界曾热烈讨论过宗教与农民运动(起义)的关系,但近年学界关注的问题除了起义本身,还有宝卷内容与政治治乱的关系。这方面的代表作品韩书瑞和刘平的研究,对560年代中国学界强调经济基础的做法可谓是一种修正,但同时也将民间宗教推向了一种在强调政治之现实中国的困难处境。只不过,刘平在书中又表示:农民叛乱乃是一种内外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宗教因素只是促成叛乱的桥梁,而文化因素也仅是其中的一个非根本因素,它们与叛乱没有必然的关系。[75]如此,则宝卷究竟在中国政治的治乱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对下层社会之稳定和谐的影响究竟如何,也就成了今后仍需继续讨论的问题。

4.关于宝卷与方言俗字、女性问题、经济利益关系等的研究

如前所述,学界目前关于宝卷与方言俗字、女性问题、经济利益、宗教关系等的研究成果很少,所以研究这几个方面的问题在今后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其中,尤以宝卷与佛教、道教的关系属于亟待加强研究且具有发展空间的问题。至于宝卷与家庭、宗族、村落、地域等的关系,更是一些新提出来的问题。

此外,从综合的角度来讨论宝卷及民间宗教的影响,也是近年学界努力的一个方向。不过这方面的著作不多,目前仅有王尔敏、濮文起等文章,以及车锡伦、李永平等著作。其中,车锡伦与李永平属于专门探讨宝卷功能的著作,前者从信仰、教化、娱乐三个角度进行归纳,后者则从禳灾角度予以补充,可谓较好地把握住了宝卷的主要特点。不过,这种综合性的讨论还远不够全面和深入,如前述治乱经济女性宗教等问题,也属宝卷功能的组成部分,应该加以充分考虑和深入讨论。总之,有关宝卷功能和作用的研究,在很多问题上仍有进一步讨论的空间,需要今后继续加以探讨。

注释:

[1]顾颉刚,《孟姜女故事的转变》,《歌谣周刊》691924.11):1-8731924.12):1-8。该《周刊》连载之《孟姜仙女宝卷》见76-961925)。

[2]郑振铎,《佛曲叙录》,《小说月报》17“号外”(1927);郑振铎,《中国俗文学史》下册(上海:商务印书馆,1938),页306-347

[3]李世瑜,《现在华北秘密宗教》(成都:华西协和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国立四川大学史学系联合印行,1948)。

[4]参阅白若思(Rostislav Berezkin),《国外有关中国宝卷的研究》,《常熟理工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2020):51-59

[5]J.J.M.de Groot,Sectarianism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in China:A Page in the History of ReligionsChina,1940[1903].

[6]傅惜华编,《宝卷总录》(北京:巴黎大学北京汉学研究所,1951);胡士莹编,《弹词宝卷书目》(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李世瑜编,《宝卷综录》(上海:中华书局,1961)。

[7]李世瑜,《宝卷新研─兼与郑振铎先生商榷》,《文学遗产》增刊第4辑(北京:作家出版社,1957),页170-186;李世瑜,《江浙诸省的宣卷》,《文学遗产》增刊第7辑(北京:作家出版社,1959),页201-217

[8]如江苏省音乐工作组编,《江苏南部民间戏曲说唱音乐集》(北京:音乐出版社,1955);叶德钧,《宋元明讲唱文学》(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北婴,《曲海总目提要补编》(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

[9]吉冈义丰,《近代中国における宝卷流宗教の展开》,《宗教文化》31950.7):1-64;冢本善隆,《宝卷と近代シナの宗教》,《仏教文化研究》11951.6):3-23

[10]泽田瑞穗,《宝巻の研究:总说•提要》(名古屋:采华书林,1963);泽田瑞穗,《增补宝卷の研究》(东京:国书刊行会,1975)。

[11]泽田瑞穗,《增补宝卷の研究》,页33

[12]Daniel L.Overmyer,Folk Buddhist Religion:Dissenting Sects in Late Traditional China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6;Daniel L.Overmyer,Precious Volumes:An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Sectarian Scriptures from the Sixteenth and Seventeenth Centuries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1999.

[13]如曾子良,“宝卷之研究”(台北:政治大学中文所硕士论文,1975);郑志明,“明代罗祖五部六册宗教宝卷思想研究”(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国文所硕士学位论文,1984)。

[14]车锡伦,《江苏靖江的“讲经”》,《民间文艺季刊》第3辑(1988):165-189;车锡伦,《张家港市港口镇“做会讲经”调查报告》,《民俗研究》22002.6):52-61;车锡伦,《江苏“苏州宣卷”和“同里宣卷”》,《民间文化论坛》22007.4):55-63;车锡伦,《江苏常熟地区的“做会讲经”和宝卷简目》,《河南教育学院学报》62009.11):1-8;车锡伦,《中国宝卷研究》(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15]路遥,《山东民间秘密教门》(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0)。

[16]段平,《河西宝卷的调查研究》(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92);姜彬主编,《吴越民间信仰民俗》(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2);王熙远,《桂西民间秘密宗教》(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董晓萍、欧达伟,《乡村戏曲表演与中国现代民众》(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钱铁民,《江苏无锡宣卷仪式音乐研究》(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5);李豫,《山西介休宝卷说唱文学调查报告》(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17]Stephen Jones,Plucking the Wind:Lives of Village Musicians in Old and New ChinaLeiden:Chie Foundation,2004.

[18]Daniel L.Overmyer,Local Religion in North China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The Structure and Organization of Community Rituals and BeliefsLeiden:Brill,2009.

[19]丘慧莹,《江苏常熟白茆地区宣卷活动调查报告》,《民俗曲艺》1692010.9):183-247

[20]如车锡伦主编,《中国民间宝卷文献集成•江苏无锡卷》(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段平编,《河西宝卷》(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88);吴根元等整理,《三茅宝卷》(江苏省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靖江县民间文学办公室编印,1988);郭仪、谭蝉雪等编,《酒泉宝卷(上编)》(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92);永昌文化局编,《永昌宝卷》(永昌:甘肃永昌文化局印,2003);政协临泽委员会编,《临泽宝卷》(内部发行,2006);梁一波主编,《河阳宝卷》(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7);王奎、赵旭峰搜集整理,《凉州宝卷》(武威:甘肃武威天梯山石窟管理处编印,2007);张旭主编,《山丹宝卷》(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2007);徐永成、崔德斌主编,《金张掖民间宝卷》(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2007);宋进林、唐国增,《甘州宝卷》(上海:中国书画出版社,2008);李中锋、王学斌编,《民乐宝卷精选》(张掖:甘肃省民乐县委员会,2009);中共张家港市委宣传部主编,《中国沙上宝卷集》(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1);常熟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社编,《中国常熟宝卷》(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

[21]曹新宇,《祖师的族谱:明清白莲教社会历史调查之一》(新北:博扬文化公司,2016);李志鸿,《闽浙赣宝卷与仪式研究》(新北:博扬文化公司,2020)。

[22]扬州师院图书馆流通部编,《扬州师院图书馆馆藏宝卷目录》,油印本(1988);谢忠岳,《天津图书馆馆藏善本宝卷叙录》,《世界宗教研究》31990):54-66;程有庆、林萱,《北京图书馆藏宝卷善本提要(三种)》,《文教资料》41992):96-99;李顶霞、杨宝玉,《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宝卷简目》,《文教资料》21992):96-107;相田洋、冯佐哲、范作申,《有关(日本)国会图书馆所藏的宝卷》,《世界宗教文化》31984):34-40;王见川,《世界宗教博物馆搜藏的善书、宝卷与民间宗教文献》,《民间宗教》11995):173-201;砂山稔,《刘文英宝卷考:附SOAS图书馆所藏宝卷目录》,Artes Liberales 581996.6):35-45

[23]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藏弹词宝卷目》(北京: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图书馆,2000);车锡伦,《海外收藏的中国宝卷》,《中华文史论丛》632001):176-184;关瑾华,《中山图书馆藏粤版宝卷述略》,《岭南学》第二辑(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8),页173-179;霍建瑜,《哈佛燕京图书馆藏韩南所赠宝卷经眼录》,《书目季刊》4412010.6):99-119;白若思(Rostislav Berezkin),《台北国家图书馆所藏宝卷─车锡伦《中国宝卷总目》补遗》,《中国文哲研究通讯》2132011):255-260;上田望编,《苏州大学图书馆藏宝卷五种》(金沢:金沢大学人间社会研究域,2011);黄士忠、大木康主编,《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双红堂文库藏稀见中国钞本曲本汇刊》(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崔蕴华,《牛津大学藏中国宝卷述略》,《北京社会科学》42015.4):47-53;山下一夫,《日本广岛大学收藏宗教经卷的整理情况》,见王定勇主编,《中国宝卷国际研讨会论文集》(扬州:广陵书社,2016),页107-113;洪淑苓,《台湾民间所藏宝卷初探》,见王定勇主编,《中国宝卷国际研讨会论文集》,页84-106;郭腊梅主编,《苏州戏曲博物馆藏宝卷提要》(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8)。详见“哈佛燕京图书馆宝卷特藏”(http://guides.library.harvard.edu/Chinese)、“早稻田大学风陵文库”(http://www.wul.waseda.ac.jp/kotensek i/furyobunko/hokan.html)。

[25]张希舜等主编,《宝卷初集》(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濮文起主编,《中国宗教历史文献集成•民间宝卷》(合肥:黄山书社,2005);马西沙主编,《中华珍本宝卷》(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车锡伦主编,《中国民间宝卷文献集成•江苏无锡卷》;霍建瑜主编,《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宝卷汇刊》(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王见川、林万传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初编)》(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99);王见川、车锡伦等主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续编)》(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2006);曹新宇主编,《明清秘密社会史料撷珍•黄天道卷》(新北:博扬文化公司,2013)。

[26]王见川等编,《民间私藏中国民间信仰•民间文化资料汇编》1-3辑(新北:博扬文化公司,2011-2017);王见川、李世伟编,《民间私藏台湾宗教资料汇编•民间信仰•民间文化》(新北:博扬文化公司,2009)。

[27]泽田瑞穗,《增补宝卷の研究》,页33

[28]车锡伦,《中国宝卷文献的几个问题》,《中国书目季刊》3041997.3):80-92;车锡伦,《中国宝卷的渊源》,《敦煌研究》22001.6):132-138

[29]向达,《敦煌变文集•出版说明》(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冉云华,《俗讲开始时代的再探索》,载饶宗颐主编,《敦煌文薮》(上)(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99),页115-130

[30]侯冲,《俗讲新考》,《敦煌研究》42010.8):118-124

[31]郑振铎,《中国俗文学史》,页479

[32]李世瑜,《宝卷新研─兼与郑振铎先生商榷》。

[33]马西沙,《最早一部宝卷的研究》,《世界宗教研究》11986):56-73

[34]车锡伦,《中国最早的宝卷》,《中国文哲研究通讯》31996):45-52

[35]李世瑜,《民间秘密宗教与宝卷》,《曲艺讲坛》51998)。

[36]侯冲,《早期宝卷并非白莲教经卷 以《五部六册》征引宝卷为中心的考察》,《清史研究》12015.2):102-108

[37]韩秉方,《观世音信仰与妙善的传说 兼及我国最早一部宝卷《香山宝卷》的诞生》,《世界宗教研究》22004.6):54-61

[38]濮文起,《宝卷学发凡》,《天津社会科学》21999.4):78-84

[39]车锡伦,《中国宝卷总目》(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页3-25

[40]王见川,《《五部六册》刊刻略表》,《民间宗教》第一辑(台北:南天书局,1995),页161-171;王惠琛,《现存德化堂手抄《五部六册》版本初探》,见范纯武编,《善书、经卷与文献》第一辑(新北:博扬文化公司,2019),页79-90;侯冲,《早期宝卷并非白莲教经卷以《五部六册》征引宝卷为中心的考察》;王见川,《民间宗教经典的年代与真伪问题:以《九莲经》《三煞截鬼经》为例》,《清史研究》12015.2):109-117;曹新宇,《新发现“成化禁书”与白莲教的关系——兼答王见川教授问题》,《清史研究》12015.2):118-125

[41]喻松青,《明清时期的民间宗教信仰和秘密结社》,《清史研究集》第1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0),页113-153

[42]濮文起,《中国民间秘密宗教》(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马西沙、韩秉方,《中国民间宗教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秦宝琦,《中国地下社会》(北京:学苑出版社,1993);王熙远,《桂西民间秘密宗教》;喻松青,《民间秘密宗教经卷研究》(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94)。

[43]戴玄之,《中国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90);郑志明,《台湾民间宗教结社》(嘉义:南华管理学院宗教文化研究中心,1998);黎志添,《道教与民间宗教研究论集》(香港:学峰文化出版社,1999);Richard Hon-chun Shek,Religion and Society in late Ming:Sectarianism and Popular Thought in Sixteenth and Seventeenth Century China.”(Ph.D.dis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1980;Daniel L.Overmyer,Precious Volumes.

[44]马西沙,“清前期八卦教初探”(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硕士论文,1982);韩秉方,《罗教“五部六册”宝卷的思想研究》,《世界宗教研究》41986):34-49C.K.Wang(王秋桂)“,The Hsiao-shih Meng Chiang Chung-lieh Chen-chieh Hsien-liang Paochtian,Asian Culture Quarterly vol.7,no.41979;郑志明,“明代罗祖五部六册宗教宝卷思想研究”。

[45]大部理惠,《中国明清代民间宗教结社の教义に関する考察:黄天道の宝卷を中心として》,《言语•地域文化研究》21996.3):177-204;浅井纪,《黄天道とその宝卷》,《东海大学纪要•文学部》671997.9):1-19Randall L.Nadeau,Popular Sectarianism in the Ming:Lo Ching and His Religion of Non-Action’”(Ph.D.diss.,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1990.

[46]马西沙,《清代八卦教》(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9);徐小跃,《罗教•佛教•禅学:罗教与《五部六册》揭秘》(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韩秉方,《清代弘阳教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

[47]C.K.Wang,From Pao-chtian to Ballad:A Study in Literary Adaptation as Exemplified by Two Versions of the Meng Chiang-niüStory,Asian Culture Quarterly 9-11981:48-65.

[48]车锡伦,《宝卷中的俗曲及其与聊斋俚曲的比较》,《蒲松龄研究》3-42000):370-378;车锡伦,《明清教派宝卷的形式和演唱形态》,见《2001海峡两岸民间文学学术讨论会论文集》(花莲:花莲师范学院民间文学研究所,2001);车锡伦,《明清民间教派宝卷中的小曲》,《汉学研究》2012002.6):189-220;尹虎彬,《河北民间表演宝卷与仪式语境研究》,《民族文学研究》32004.8):78-85;薛艺兵,《河北易县、涞水的《后土宝卷》》,《音乐艺术》22000.6):31-37;陈泳超,《故事演述与宝卷叙事─以陆瑞英演述的故事与当地宝卷为例》,《苏州大学学报》22011.3):151-157;张灵,《宝卷对小说的改编及其民间文学特征的彰显》,《文学评论》22012.3):209-217;王文仁,《河西宝卷的曲牌曲调特点》,《人民音乐》92012.9):65-67;张馨心,《河西宝卷与河西讲唱文学关系─以<方四姐宝卷>为例》,《敦煌学辑刊》12013.3):79-84;李贵生、王明博,《河西宝卷说唱结构嬗变的历史层次及其特征》,《社会科学战线》112015.11):103-109

[49]董晓萍、欧达伟,《乡村戏曲表演与中国现代民众》;陈平原,《现代学术史上的俗文学》(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钱铁民,《江苏无锡宣卷仪式音乐研究》(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5);庆振轩,《河西宝卷与敦煌文学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50]车锡伦,《中国宝卷概论》(台北:学海出版社,1997);车锡伦,《信仰‧教化‧娱乐─中国宝卷研究及其他》(台北:台湾学生书局,2002);车锡伦、陆永峰,《靖江宝卷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陆永峰、车锡伦,《吴方言区宝卷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尚丽新、车锡伦,《北方民间宝卷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

[51]刘永红,《西北宝卷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2013);刘永红,《青海宝卷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

[52]Randall L.Nadeau,Genre Classifications of Chinese Popular Religious Literature:Pao-chüan,Journal of Chinese Religions 211993):121-128.

[53]刘荫柏,《<西游记>与元明清宝卷》,《文献》41987.12):48-62;车锡伦,《<金瓶梅词话>中的宣卷》,《明清小说研究》3-41990.12):360-374;杨振良,《孟姜仙女宝卷所反映的民间故事背景》,《汉学研究》811990.6):135-147;高国藩,《论抄本<金山宝卷>的发现和它在白蛇传研究中的价值》,《中韩文化研究》第3辑(大邱:中文出版社,2000);韩秉方,《<香山宝卷>与中国俗文学之研究》,《北京科技大学学报》32007.9):77-85;泽田瑞穗,《中国の庶民文艺:歌謡(うた)•说唱(かたりもの)•演剧(しばい)》(东京:东方书店,1986)。

[54]李武莲,《凉州宝卷渊源及其艺术特色》,《丝绸之路》102009.5):87-88;柳旭辉,《娱乐的仪式河西宝骏念唱活动的意义阐释》,《中国音乐学》22012.4):60-65;杨永兵,《山西永济道情宝卷文本研究初探》,《中国音乐》32012.7):116-119;杨永兵,《山西河东地区宝卷及音乐研究》,《天津音乐学院学报》22012.5):94-102;孙鸿亮,《山西介休宝卷与陕北说书》,《安康学院学报》42013.8):53-56;丁一清,《西北宝卷与明清小说传播》,《哈尔滨师范大学学报》32014.10):107-109

[55]周谦,《民间泰山香社初探》,《民俗研究》41989.12):39-42;刘守华,《从宝卷到善书:湖北汉川善书的特质与魅力》,《文化遗产》12007.11):80-85;陆永峰,《论宝卷的劝善功能》,《世界宗教研究》32011.6):163-172;尚丽新,《<黄氏女宝卷>中的地狱巡游与民间地狱文化》,《古典文学知识》62013.11):83-87;李浩栽,《韩祖庙会中的宗教文化表现》,《民俗研究》12006.3):185-193

[56]姜彬,《吴越民间信仰民俗》(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2);刘祯,《中国民间目连文化》(成都:巴蜀书社,1997);黄靖,《宝卷民俗》(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3);游子安,《劝化金箴:清代善书研究》(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9);游子安,《善与人同:明清以来的慈善与教化》(北京:中华书局,2005)。

[57]李济贤,《徐鸿儒起义新探》,《明史研究丛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页265-289;李豫、李雪梅,《<赵二姑宝卷>与清代山西叩阍大案》,《山西档案》32003.6):38-41

[58]吴昕硕,“中国明清时期的黄天道:宗教与政治层面的考察”(台北:政治大学宗教所硕士论文,2005);欧阳小玲,《民间宗教宝卷与政治斗争》,《云南档案》112012.11):24-26

[59]Susan Naquin,Millenarian Rebellion in China:The Eight Trigrams Uprising of 1813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1976;Susan Naquin,Shantung Rebellion:The Wang Lun Uprising of 1774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1981.

[60]刘平,《文化与叛乱 以清代秘密社会为视角》(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61]程瑶,《河西民间宗教宝卷方俗语词的文化蕴藉》,《汉语学报》22015.4):82-88;张国良,《宝卷俗字札记》,《古汉语研究》22015.5):11-15

[62]刘永红,《二元对立与狂欢:河西宝卷中的女性人类学解读》,《青海师范大学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212011.5):18-21;张萍,《明清时期秘密教门的妇女观 对《血湖宝卷》的释读》,《甘肃理论学刊》52013.9):187-192

[63]丘丽娟,《设教兴财:清乾嘉时期民间秘密宗教经费之研究》(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历史所博士论文,2000)。

[64]周育民,《一贯道前期历史初探:兼谈一贯道与义和团的关系》,《近代史研究》31991.6):75-87;释见晔,《以罗祖为例管窥其对晚明佛教之冲击》,《东方宗教研究》51996.10):115-134

[65]王尔敏,《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之生态环境与社会功能》,《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101981.7):33-59;濮文起,《宝卷研究的历史价值与现代启示》,《中国文化研究》42000.12):116-121

[66]郑志明,《中国社会与宗教》(台北:台湾学生书局,1986);宋光宇,《天道传灯:一贯道与现代社会》(台北:台北三阳印刷公司,1996);车锡伦,《信仰‧教化‧娱乐中国宝卷研究及其他》;李永平,《禳灾与记忆:宝卷的社会功能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

[67]尚丽新,《宝卷丛抄•前言》(太原:三晋出版社,2018),页1

[68]尚丽新,《宝卷丛抄•前言》,页3

[69]尚丽新、车锡伦,《北方民间宝卷研究》,页422

[70]详请参阅李世瑜撰《宝卷新研》及《江浙诸省的宣卷》两文。此外,李世瑜还在《宝卷综录》中说宝卷有“前期”与“后期”之分,并以同治光绪之前“演述秘密宗教道理的”、“袭取佛道经文或故事以宣传秘密宗教的”两类为前期,而以同治光绪之后的“杂取民间故事传说或戏文的”为后期。

[71]车锡伦,《中国宝卷的发展、分类及其社会文化功能》,《中国文学的多层面探讨国际会议论文集》(台北:台湾大学中文系,1996)。

[72]如主张宝卷是“宗教经典”的濮文起在最近出版的《宝卷研究》之“序”中也袭用车说,以为有“前期宝卷”(或“宗教宝卷”)、“后期宝卷”(或“民间宝卷”)之分。详见濮文起、李永平编:《宝卷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19),页2

[73]濮文起,《当代中国民间宗教活动的某些特点——以河北、天津民间宗教现实活动为例》,《理论与现代化》22009.3):75-80;李志鸿,《闽浙赣宝卷与仪式研究》,页187-263

[74]周晓兰,《<中国宝卷总目>补遗》,《唐山学院学报》2512012.1):34-37

[75]刘平,《文化与叛乱 以清代秘密社会为视角》,页342-349

上传者:郑静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太平天国运动和义和团运动宗教…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最新信息
访谈| 劳格文:中国的民间信仰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太上老君信仰与明清民间宝卷
《清代前期天地会史料集成》:…
有关“宝卷”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