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出版 田野调查 秘密宗教与秘密会社 民间宗教 书评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民间宗教 >> 详细内容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版及传播(上)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2014年第5期。 作者:游子安 点击数:148 更新时间:2021/9/14

清代至1930年代的三百年,是善书流通兴盛的时期,翼化堂、文在兹、明善等善书局是专印善书的出版机构。清末民初粤港地区先天道有长足发展,谈德元在广州创办文在兹善书坊起了枢纽作用。从文在兹创办于广州,及后清远的飞霞洞及香港的福庆堂相继建立,标志着先天道道脉传入广东、香港不同阶段的发展,为先天道在粤港澳及东南亚地区的传扬奠定深厚根基。然而,近二十年不少港澳与海外先天道堂相继结束,这些粤板经书成了先天道在近百年兴盛的历史见证。

近三百年善书的普及,实与清代印刷业蓬勃发展有关。清代印刷业遍及中国广大地区,所印的书籍品种和数量远超前代,并形成了从中央到地方,从作坊到私家的出版印书网。刊刻技术虽然粗糙简陋,但其印量大而售价低,这就满足了民众所需。[1]其中刻善书成为一桩功德无量的事业,善书如《阴鹫文》、《觉世经》都以“印造经文”功德,印刷成本以至书坊计价比一般书还要低廉。何谓善书?简单来说,是规劝人们修善止恶的通俗读物,兼融儒家忠孝节义、佛家因果报应及道教积善销恶之说,最为人熟悉的是尊称为“三圣经”《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鹭文》与《关圣帝君觉世真经》及《玉历钞传》几部。清代以来善书的普及,由乡绅士人编纂发端,善信捐资助刻,经善书铺等书坊刻板印行,才在社会上流通。一些专印善书的书肆直称善书局,如上海如翼化堂善书局、宏大善书局等。翼化堂善书局从咸丰年间至1930年代,搜罗各种道学、佛学、劝善等书,出版者不下千余种。[2]

广州是清代发展起来的新刻书中心,自道光年间以后,广州城内书坊林立,大多书坊主要出现在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年间,据张秀民等学者统计,广州书坊可考者超过30家。[3]印善书已成为广州书坊业务,如嘉庆年间广州西湖街以文刻字店印《圣经汇纂》。[4]从《广州以文堂书目汇编》可见,以文堂除了刻印南音、木鱼书、医书、签语,还有“各款善书”40多种,包括《关圣帝君明圣经》、《吕祖功过格》、《猛醒篇》等。[5]又如位于广州九曜坊省城学院前的心简斋,在乾嘉时代已营业,至民国年间仍继续经营。[6]嘉庆十二年(1807)抵达广州的传教士马礼逊(Robort Morrison)从广州书坊搜购不少善书,心简斋于17731821年间印行30多种善书,如《三圣经》注释书、功过格、《玉历钞传警世》等。[7]广州善堂也刻善书,如同治间爱育善堂刻《得一录》,而规模较大者当推粤东善书局。王丽英《广州道书考论》,介绍广州版道书,提及文在兹版2种,还有明星堂、守经堂、以文堂等24家。[8]

一、从善书书目谈到具教派信仰背景的善书局

善书局的“图书目录”是值得重视的研究材料,除了上海翼化堂善书局书目,还有上海明善书局图书目录、《古今善书大辞典》等书目。香港道德会福庆堂藏有《保富确言》,此书托名彭定求撰著,光绪二十九年(1903)广州天平街维经堂重刻。除了胪列积德法则六十条,《保富确言》最有意思是附有“善书目录”221种,[9]其中多种是在广东地区流行的善书、圣谕宣讲小说集,如《圣经汇纂》、《宣讲集编》、《百八钟》、《庸言涉趣》、《岭南集说》、邵彬儒编《谏果回甘》、《吉祥花》等。

近代拥有民间宗教团体背景的善书局,可以明善书局为代表。明善书局位于上海法租界嵩山路口,是同善社创办的书局,北京天华印书馆也专门印经卷善书。[10]同善社由彭回龙创立,1920年代分社遍布全国,除了救济慈善事业外,同善社另一项重要工作是刻印善书。[11]明善书局约于1929年成立,[12]编印图书目录宣传此书局乃“海内著名善书流通处”,经营宗旨为“流通三教经典,发行各种善书”。[13]明善书局跟其他承印善书之书肆最大分别,在于其教派信仰背景,以教化人心、针破世俗为出版方向,明善书局重视八德类善书,修己行善“以八德为本”。

八德指“孝弟忠信礼义廉耻”,此类图书包括《八德衍义》、《八德功过格》、《八德须知》、《八德新歌》等。[14]贺箭村辑《古今善书大辞典》共收录介绍169种善书,由明善书局协助审定于1935年出版。这部书不仅是一部劝善书辞典,还记录善书藏板地点和流通概况,包括上海翼化堂善书局、宏大善书局、四川合川会善堂,其中存板于明善书局者尤多。

文在兹是清末民初广东的善书出版机构,为先天道在粤港澳及海外地区的发展广结道缘。[15]先天道礼贤堂一脉于省港澳星四地传播,文在兹书坊创办者谈德元承前启后,为先天道结上六府道缘,[16]是近代善书及道派经典出版的先驱。谈氏深信“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以教化为己任,属所谓放大功德光:

大功德光者,大凡立功修德,不图人知,只图天晓。作此一事,实与人有益,终无败弊,可以为世法。一世劝人以口,万世劝人以书。著经传于众生,是为放大功德光也。[17]本文以礼贤堂一脉谈德元所创广州文在兹善书坊为主轴,兼及罗炜南(1879-1941年之后)创香港道德会福庆堂,述论清末至1930年代粤港地区先天道传播与其出版事业之关系。从光绪年间文在兹善书坊、成德堂创办于广州,到民初建立于清远的飞霞洞及香港的福庆堂,标志着先天道道脉传入广东、香港不同阶段的发展,为日后两广以至海外先天道传播奠定深厚的根基。然而,近二十年不少港澳与海外先天道堂相继结束,或道侣羽化而转奉三宝,这些粤板经书成了先天道在近百年兴盛的历史见证。

二、清末民初先天道在粤港等地区的传播

先天道以无生老母(或瑶池金母、无极老母)为最高主宰,以三教合一为宗旨,提倡修老君之道,守释家之戒,行儒家之礼,严持三皈五戒,厉行持素,修行的归宿是复本还初,由此重返先天,归家认母。据学者研究,历史上较有文献可征的先天道统由清初黄德辉九祖开始,清代官书称之为“青莲教”、“金丹道”。[18]黄德辉建立道派,递传吴紫祥十祖,何若十一祖,袁志谦十二祖,徐吉南、杨守一十三祖。及至道光二十三年(1843)云城会议,七圣临坛,[19]水、火、木、金、土五老治教。早期先天道主要在江西、四川等省活动,咸丰年间先天道由湖北传入广东。咸丰十年(I860,水祖彭依法系统的道脉由陈复始传入粤境,度化清远宿儒林法善,然后功成身退,回宜昌休养。同治二年(1863)林法善开创藏霞古洞于清远嶋峡山,成藏霞一脉,岭南先天道得以开展。[20]

林法善门下有两大弟子,俱称优秀。一是黄本源,叶号道初,继林法善掌藏霞洞;一是李植根,号净泉先生。李植根于同治十年(1871)在清远开创锦霞洞,岭南道脉,藏霞洞与锦霞洞的创立尤为关键,“北藏南锦”,“是性命双修普度大开之兆也”。[21]及后李植根创八贤堂,即化贤堂、育贤堂、敬贤堂、爱贤堂、集贤堂、礼贤堂、锦贤堂、载贤堂,又以锦霞洞总领八贤堂道务,这八所堂号将先天道推广至广东省各地。光绪十一年(1885)李植根升任两广十地,叶号道荣。[22]礼贤堂主巫济良乃济世良医,“襄办同春堂,为接缘所”,“礼贤下士,医习岐黄,舍财助道,度人无量。有飞霞、桐山、桃源、佛山各洞后贤,接办先天”。[23]巫济良以道传纪培道、田邵邨,纪培道再传谈德元、麦长天。麦长天(18421929)建飞霞洞于清远(宣统三年1911年始建,至1928年建成)、省港澳开八德堂,开飞霞一脉道堂于港、星、马;谈氏弟子开善庆一脉道堂于省港澳,两人办道弘道之贡献,殊为深远。麦长天首徒何明显,何明显“开示之徒”有麦泰开与洪学庸,洪学庸曾任飞霞洞副总理,1935年在香港九龙创建宾霞洞。飞霞洞第二任主持麦泰开于广州办居德堂,据香港掌道的何运镇老师口述,与文在兹善书坊皆座落于洪德大街;后来文在兹资本不足,麦泰开注入资金,并将飞霞洞善书交付文在兹发印。[24]如附表所列《玉枢上相真经》,1919年交付文在兹刊印。何廷璋编《飞霞洞规章全集》(1934),发行为香港世界书局、分发行为文在兹书局、粤华兴承印。麦泰开积极营商以维持开支,开设素食馆、书局等店铺,1962年归空时,已设有分布于香港、越南及马来西亚等地80多所道场;又于港、星两地开世界书局。世界书局亦为飞霞一脉善书流通处,如《关帝明圣经》,藏板于星加坡大光佛堂,流通处包括港、九世界书局。1930年代以来书局在海外为飞霞洞发行书刊,推广道务方面甚有帮助。[25]

尤有进者,八贤堂下传各堂更藉广东与海外交通之便,在20世纪上半叶将先天道推广至东南亚等国,各处创建不下百余所道堂:

降至清末民初,海运大开,交通益便,各地同人远航海外者,日形加多……闽粤两省,则以香港为门户,再由香港以进入越、暹、缅、印,以至星洲、马来……等地,普遍发展。近年以来,约计各地现有道院,港九四十余所,星马七十余所,泰国六十余所,印度尼西亚、安南各十余所……。[26]

三、为先天道广结道缘的文在兹善书坊

“文在兹”一词,出自《论语》“子罕篇”,孔子言“文不在兹乎”。[27]书坊以此命名,可见书坊以文化传承者自居。以下就文在兹创办者谈德元及其弟子、清末民初文在兹善书列表、刊本分类、流播南洋、文在兹善书坊之广告五方面,论述文在兹善书坊出版事业对粤港先天道传播所起作用。

1.文在兹善书坊创办者谈德元及其“善庆”一脉弟子

礼贤堂巫济良化十八贤,以道传纪培道、田邵邨,纪培道再传谈德元、麦长天。谈德元(1857-1910,字泽文,号明泽,顺德沙头村人,17岁已食长素。光绪年间开办文在兹善书坊于广州河南元坛庙[28]前大基头洪德大街(今广州市洪德路),当时河南地区有多所香火鼎盛的寺庙,包括海幢寺、金花庙等。[29]谈德元借文在兹以结善缘,如光绪丙午(1906)罗炜南有志入道,与张善豪“同往河南洪德大街文在兹善书店面谒谈德元先生,……(谈公)示以学道首重破迷工夫,……(罗炜南)上表入道,取道号曰善安,善字是谈师字派……”;又“力行善举,选辑经验良方三百六十条,捐費印送以济世”。[30]《道缘摘锦》收录〈斯文在兹〉一文,指出谈氏道传蕃衍:

谈公德元号明泽,南海沙头人,在广州河南开办成德堂,又开文在兹善书坊,结上六府道德缘,立三千功修八百果,……以道传张善豪、香善光,又调引得罗善安、霍善镜、赵善垣、黎善材四位高弟。[31]

谈德元舍财办道,又于广州河南岐兴北约办成德堂,谈氏弟子上表皈依,即于成德堂内进行。又捐貿刊刻不少善书,如《元始天尊正宗篇》、《传灯录》、《黄石公素书注》、《司命宝训》由成德堂捐贤刊刻,部分善书藏板于文在兹。(详见附表)

谈德元所收弟子均以“善”字为派,谈氏传弟子张梓桥(南海佛山人,道号善豪),张氏以师兄身份再传同礼谈德元为师的罗炜南(南海溶州人,道号善安)。[32]张、罗两人在佛山设成善堂、成庆堂,1915年在南海紫洞墟开善庆祖堂;罗氏再传叶华文等徒。成善堂位于城区丰胜街(今建新路)、成庆堂设在杉街。[33]经过谈德元、罗炜南诸位道侣的努力,清末民初先天道在粤港地区有长足发展。此后“省港澳星四乡,道务大展”,建立道堂以“庆”字为名,以联系道统,[34]

可称为“善庆”一脉,如在大良创凤庆堂、在香港、九龙创福庆堂、龙庆堂、在澳门创绵庆堂,颇称一时之盛。

谈德元弟子罗炜南、赵栋垣与叶华文、吴星槎等道侣于1924年创立香港道德会福庆堂,继承谈师力行宣讲和刊印善书的事业。[35]福庆堂主殿奉祀孔子,主殿左侧悬谈德元之画像,梁少仮(道号运宪,19491950年曾任香港道德会善庆洞主持)撰像赞,推崇谈氏“文在兹店结良缘”、“推售善书期警世”、“佛号逍遥”:

谈公明泽号德元,少年笃信道先天。具有夙根深且厚,文在兹店结良缘。弃却原来诸巨业,善书搜索挽危颠。推售善书期警世,布施慷慨亦方圆。家长累经嘉美德,尊师重道甚心专。化得六名贤弟子,庆字堂中妙道传。谈师果满功圆日,丹为下诏返瑶天。佛号逍遥成正觉,愛膝飞升坐玉莲。[36]谈德元度化六名贤弟子,为张善豪、香善光、罗善安、霍善镜、赵善垣、黎善材。谈氏果满功圆,位居逍遥佛。[37]

福庆堂编印善书成了长期的道务,藉此宣道教化。编刊既有先天道经典,包括《破迷宗旨》、[38]1932年重刊《道德浅说》、1927年重刊《大道指迷直辨》等书;还有鸾文结集及一般劝善书。从清末善庆堂到I960年之前的福庆堂,多仰赖扶乩指引,19301940年代刊印鸾文结集《道德真言》多卷,1941年已累积至十三卷。1930年代前后福庆堂,针对“晚近人心不古,世道日非,权利竞争,无时或已,奢侈诈伪,靡所底止,戾气所钟,酿成巨祸,道义沦亡,无庸为讳”之时弊,[39]出版不少道经善书,如1926年福庆堂重刊《息战》;[40]1928年香港道德会与广东道德会、澳门道德会印《道德南针》;1928年福庆堂印赠《太上天律感应篇集注》;1940年重印《碧苑坛经》,(又名《龙门心法》,据1933年上海玄学会刊本)。赵栋垣继承谈德元善书劝化的传统,“广刻善书,度人念切”,[41]1930年刊《孝淫果报录》;1941年赵栋垣着《分明善恶格言集》。[42]此外,为实践道德宗旨,道德会初创时由罗炜南、吴星槎、赵栋垣任宣讲员,粤港现存宣讲教材,包括《宣讲博闻录》,西樵云泉仙馆刻本,光绪十四年调元善社刊;及谈泽文编刊、张钊文选、顺邑谈敬善堂刊《宣讲集编》,[43]文在兹善书坊藏板,“藉扬三教圣贤精义,正心修身之旨,一时从游甚众”[44]。宣讲是清末民初道堂、善堂社会教化的重点工作,藉宣讲教化之努力,福庆堂创立后几年,入会者已达数百人:“同志之士闻风而兴,入会者数百人,由是人文蔚起,德音远播,令闻孔昭……”。[45]

现存《道脉总源流正本》,由1924年谈成德堂后学同人捐资刊刻,1982年据文在兹板于香港桃源洞重印。书前有“梧桐山人邵邨先生肖像”及“德元谈师肖像”,谈氏肖像由谢凤诏(号守原,赵栋垣弟子)题赞:

少年慕道品格高超.既闻玄理惕夕乾朝

好施乐善宫居逍遥慈航普度桃李芳标

谈氏与田氏,前者印书百种,后者著书百卷,皆结万人缘,两人对粤港先天道承前启后起着关键作用。1920年代田邵邨(18621924年后)学问与著述俱丰。[46]

2.清末民初文在兹善书刊本举隅

光绪年间,文在兹善书坊专印先天道经卷、三教经书和善书,现存文在兹刊本及成德堂捐资刊刻善书,集中于1880年代至1930年代。笔者据香港、澳门,越南地区先天道道堂、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本及个人收藏,知见如下:

清末民初文在兹及成德堂刊印善书简表

接下篇《“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版及传播》(下)

上传者:郑静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太平天国运动和义和团运动宗教…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最新信息
访谈| 劳格文:中国的民间信仰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江南无为教宝卷的刊刻与地域流…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文在兹”与粤港地区先天道出…
太上老君信仰与明清民间宝卷
《清代前期天地会史料集成》:…
有关“宝卷”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