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研究动态 专题研究 灾荒史话 学人文集 饥荒档案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灾荒史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灾荒史论坛 >> 饥荒档案 >> 文献撷选 >> 详细内容
山西饥民单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8724 更新时间:2005-12-23

 

    灵石县三家村九十二家,(饿死)三百人,全家饿死七十二家;圪老村七十家,全家饿死者六十多家;郑家庄五十家全绝了;孔家庄六家,全家饿死五家。汾西县伏珠村三百六十家,饿死一千多人.全家饿死者一百多家。霍州上乐平四百二十家,(饿死)九百人.全家饿死八十家;成庄二百三十家,(饿死)四百多人,全家饿死六十家;李庄一百三十家,饿死三百人,全家饿死二十八家;南社村一百二十家,饿死一百八十人,全家饿死二十九家;刘家庄九十五家,饿死一百八十人,全家饿死二十家;桃花渠十家,饿死三十人,全家饿死六家。赵城县王西村,饿死六百多人,全家饿死一百二十家;师村二百家,饿死四百多人,全家饿死四十家;南里村一百三十家,饿死四百六十人,全家饿死五十家;西梁庄十八家。饿死十七家。洪洞县城内饿死四千人;师村三百五十家,饿死四百多人。全家饿死一百多家;北杜村三百家,全家饿死二百九十家.现在二三十人;曹家庄二百家,饿死四百多人,全家饿死六十家;冯张庄二百三十家,现在二十来人,别的全家都饿死了;烟壁村除四十来人都饿死了,全家饿死一百一十家;梁庄一百三十家,全家饿死一百多家;南社村一百二十家,全家饿死一百多家,现在四十来人;董堡村除了六口人,全都饿死了;漫地村全家饿死六十多家;下桥村除了三十多人,都饿死了,全家饿死八十二家。临汾县乔村六百余家,饿死一千四百人,全家饿死一百多家;麻社村四百家.饿死一千四百人,全家饿死一百多家;高村一百三十家,饿死二百二十人,全家饿死八十余家;夜村八十家,除三十人都死了,全家饿死七十多家。襄陵县城内饿死三四万;木梳店三百家,饿死五六百人;义店一百二十多家,饿死了六分。绛州城内大约一千八百家,饿死二千五百人,全家饿死六十家,小米三千三百文一斗:城南面三个村子五百一十家,今有二百八十家,死一千多人,全家死二百家;城北面六个村子,一千三百五十家,死二千四百人.全家饿死五百余家;城东面五个村子,一千七百家,死一千二百人.饿死三百多家;城西面六个村子,一千九百家,饿死一千五百人,全家饿死一百余家。太平县米三千二百一斗,三十斤重。六个村子饿死一千多人,全家饿死一百余家。曲沃县五个村子九百七十家,全家饿死四百家,饿死二千余人。蒲州府万泉县、猗氏县两县。饿死者一半,吃人肉者平常耳。泽州府凤台县冶底村一千家,六千人饿死四千人;天井关三百家,现存六十家,全家饿死二百四十家;阎庄村三百六十家,全家饿死二百六十家;窑南村八十五家,全家饿死七十四家,下余五六家人亦不全;阎庄村符小顺将自己亲生的儿子六岁活杀吃了;巴公镇亲眼见数人分吃五六岁死小孩子,用柴火烧熟;城西面饿死有七分,城东面饿死有三分,城南面饿死有七分,城北面饿死有三分。凤台、阳城两县活人吃活人买在多。阳城县所辖四面饿死民人有八分;川底村二百家,饿死一百九十二家。沁水县所辖大小村庄饿死人有八分。高平县所辖大小村庄人饿死七分。潞安府八县光景不会(好)多少。所最苦者襄垣县、屯留县、潞城县。屯留县城外七村内饿死一万一千八百人,全家饿死六百二十六家;王家庄一人杀吃人肉,人见之将他拉到社内,口袋中查出死人两手,他说已经吃了八个人,活杀吃了一个,有一女年十二岁活杀吃了;又有一家常卖人肉火烧,有一子将他父亲活杀吃了;有一家父子两人将一女人活杀吃了,这就是一宗真事。潞城县城外六个村庄五千家,饿死三千人,全家饿死三百四十五家。襄垣县城外十一村内二千家,饿死二千人。汾州府汾阳县城内万家,饿死者十分中有二分,服毒死之人甚多,有活人吃死人肉者。汾阳县城东面七村内四千八十家,饿死二千二百人;城西面三村内一千二百家,饿死者十分中有三分;城北面七村内一万家,饿死者十分中有三分;城南面念村一五千家,饿死者十分中有三分;共有名之村大约三百六十村,饿死者足有三分。孝义县城内五千家,饿死者有三分;城东面八村内二千八百家,饿死者有三分;城南面十六村内一千九百六十家,饿死者有三分;城西面十九村内二千家,饿死者有三分;城北面十村内一千一百七十家,饿死者有三分;米粮不敢行走,因强夺之人甚多。死人遍地,有卖人肉者,此处混行无能人食干泥干石头树皮等。米一斗两千五百文,白面一百二十文,糠一斗三百文,树皮一斤四十文,若至二三月者更多。太原县所管地界大小村庄饿死者大约有三分多。太原府省内大约饿死者有一半。太原府城内饿死者两万有余。光绪四年正月念日抄。

(见《申报》,1878411日)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从避疫到防疫:晚清因应疫病观…
被遗忘的1931年中国水灾
雪灾防御与蒙古社会的变迁(19…
民国黄河水灾救济奖券述探
《环境史视野下的灾害史研究—…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晚清直隶灾荒及减灾措施的探讨
清朝道光“癸未大水”的财政损…
  最新信息
义和团运动时期江南绅商对战争…
另类的医疗史书写——评杨念群…
天变与党争:天启六年王恭厂大…
古罗马帝国中后期的瘟疫与基督…
清代江南疫病救疗事业探析——…
从神话传说看古代日本人的灾害…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朱 浒 顾问:李文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