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图书 田野调查 秘密会社 民间教派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书评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书评 >> 详细内容
一半是历史 一半是反思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4909 更新时间:2006-12-21

——读秦宝琦先生著《清末民初秘密社会的蜕变》

刘叶华

历史是什么?是秦皇汉武,是唐宗宋祖,也是秦宝琦先生书中谈到的那些被奉若神明的教主和痴心不改的教徒、前呼后拥的“大哥”和歃血为盟的会众、似鬼似神的“皇帝”和焚香叩拜的“子民”。历史写什么?写秦时明月,写汉时关,秦宝琦先生也以他的学术激情写下了清末民初民众信仰的迷失、“异端”“叛逆”的滋生、教门、帮会的内幕,一段段鲜为人知的秘密社会发展史、蜕变史。

  翻阅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穿越渺若烟云的历史时空,我们看到历史上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或生于乱世,命若草芥,笃信“渡化者”的神话,茹素念经,企盼进入幸福美满的天堂;他们或出身微贱,装神弄鬼,极尽愚民惑众之能事,敛钱渔色,做着遥不可及的皇帝美梦;他们或命运多艰,迫于生计,焚表立誓拜把子结会,以求自保,期望在帮会荫庇下的安居乐业;他们或依仗暴力,晓散夜聚,大肆欺压良善,打家劫舍,聚敛钱财,过着挥霍无度的草寇生活;他们或不堪重负,揭竿而起,以期建立现世的“天国”,或成或败,流传一曲曲滴血的悲歌;他们或临危受命,抵御外辱,佯称刀枪不入、神体附身,亦功亦过,留给后人以警示以叹息。……这群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为了各自的目的,奉行与主流社会相乖违的理念,结成了秘密会党、秘密教门,统称秘密社会或秘密结社。

  回首历史不是为了那些即将忘却的传奇记忆,而是为了将历史从主观臆断中剥离出来,剖析历史、评价历史,这种对历史的反思会推动我们走得更远。而对秘密社会这个伴生在封建社会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肌体上的社会组织,处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立场的人们对其评价更是各执一词。明清时期的统治阶级和士大夫,站在封建卫道士的立场上,把秘密教门斥为“邪教”、“教匪”,把秘密会党斥为“会匪”,必除之而后快;辛亥革命时,革命党人将天地会和海外洪门誉为“民族革命团体”;新中国建立伊始,史学界把秘密教门与会党及其造反活动全盘纳入“农民革命组织”,却是矫枉过正;旋即,在取缔会道门的政治运动中,执法机关根据部分会道门在解放前后的政治表现,将其定性为“反动会道门”予以取缔和打击;近年来国内外邪教和黑社会活动猖獗,于是有些学者把如白莲教,甚至太平天国也看作“历史邪教”,全盘否定,又把历史上的秘密会党天地会等同当代黑社会混为一谈。这就使人们对于这些纷纭复杂的历史现象无所适从,以至产生困惑:为什么同样一个组织,在历史上被高度赞扬,而在现实生活中却被完全否定?为什么学术界昨天还在大谈某些秘密结社的历史功绩,论证其如何推动历史的发展,今天却又被说成是危害社会的“邪教”、“黑社会”?

  历史需要公正地对待,需要辩证地考察,更需要冷静地反思。秦宝琦先生在书中为人们解答了这个困惑,指出对于历史上的秘密结社及其造反活动,既要看到其反抗封建统治的积极方面,也要看到不利于社会发展的消极方面:明清以来的白莲教等秘密教门,平时宣扬对“无生老母”的崇拜和“弥勒佛救世”等说教,客观上反映了农民和其他下层群众不满现实和向往未来美好生活的愿望;社会矛盾激化时,教主往往以“劫难将至”,劫难过后弥勒佛将把天宫——云城带到尘世,在人间建立一个无比幸福的“白阳世界”,而降生在人间的弥勒佛就是他们的教主,以此号召信徒起来造反。他们的造反活动,无疑在客观上打击了封建统治,具有积极意义。但是,秘密教门也存在诸多消极方面,如他们平时藉传徒敛钱渔色,他们造反的目的,无非为了教主登极称帝,推翻世俗政权,建立教首主宰一切的封建神权统治,因此绝称不上“农民革命组织”。鉴于其教义中存在一些反映下层群众的某些愿望与要求,其造反活动也在客观上打击了封建统治,因此也不应称为“历史邪教”,而应该界定为“带有宗教色彩的民间秘密结社”,称为“秘密教门”。另外,清代的秘密会党是一种有着原始形式外壳的落后组织,他们平时施行互济互助和自卫抗暴,社会矛盾激化时,首领也往往动员会众起来造反,客观上打击了封建统治,具有积极意义。但是,秘密会党同样存在诸多消极方面,如平时从事打架斗殴,抢劫夺财,绑架勒赎,走私贩毒等危害社会的活动。他们造反的目的,也仅仅为了自己的首领称王称帝,也不宜过高评价,称为“民族革命团体”或“农民革命组织”。但历史上的秘密会党毕竟是个下层群众的组织,具有积极方面,也不能把它们同当代黑社会混为一谈。

  清末民初,中国开始了从传统社会向近代化社会迈进的艰难历程,科学与民主的启蒙思潮冲击着内忧外患的中国社会。思想上仍囿于皇权主义和纲常名教,经济上要求维护落后小农经济的秘密社会成员,面对中国社会的剧变,不是跟上时代的步伐前进,而是愈发惶惶不安,以致使秘密社会的组织发生急遽蜕变。秘密教门从下层群众中带有宗教色彩的秘密结社,蜕变为封建专制主义的卫道士和军阀、官僚和失意政客为主体的会道门;秘密会党也从下层群众中为了互济互助或自卫抗暴的结社组织,大多蜕变为军阀官僚角逐政坛的工具或危害社会的黑社会组织。秦宝琦先生以冷静缜密的笔触带我们游弋于历史的长河,目睹时势的变迁,饱览档案、文献和散落民间的宝贵历史资料而展示给读者:民国初年的一贯道,如何在张光璧的控制下构筑起地下神秘王国,四川袍哥如何蜕变为军阀混战的工具和土匪,江淮一带的青帮如何在徐宝山和黄金荣、杜月笙等人的控制下,逐渐蜕变为黑社会组织。正是这种蜕变,使秘密社会走向了自己的反面。

  写进历史的每一个生命,注定会成为传奇,为人们反复咀嚼、回味。如果要解读清末民初秘密社会的蜕变史,如果要了解史学界对这段历史全新的理性反思,你需要读一读这本一半是历史一半是反思的《清末民初秘密社会的蜕变》。

  

 

来源:中华读书报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最新信息
结构与过程:集体记忆视域下民…
后土信仰与中国民间信仰
河西宝卷方俗口语词的文化蕴涵…
国家礼制视域下的清代满洲祭礼…
国家—社会—民间:云南民间宗…
概念·路径·突破——中西比较…
帝降、天降与天谴: 天灾观念源…
道教科仪与民间信仰的互动——…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