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术动态 论著集锦 地名学园地 专业课程 学人漫录 实地考察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 地名学园地 >> 地名史话 >> 详细内容
读《临江之麋》偶识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7827 更新时间:2009-10-9

读《临江之麋》偶识

 

《三戒》为柳宗元被贬永州时所作,《临江之麋》即是其中的一篇。文中写了一只惯受主人宠爱的小鹿常与家犬嬉戏,以犬为同类,后一出家门,立即被外面的狗吃掉的故事,其意在讽刺那些“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势以干非其类,出技以怒强,窃时以肆暴,然卒殆于祸”者(《三戒序》),寓意深刻,“千余年来,殆为唐文敷散最广之作”(章士钊《柳文指要》卷19,文汇出版社,2000年,第476),为其释音、释意者为数不少,但其中偶有乖舛疏谬者,笔者试辨析之并兼谈其史料价值。

临江所在,宋代注家如《增广注释音辨先生集》、《五百家注柳先生集》等于此均无注,其原因大概是临江所在非常明晰,无需注解。至此以后,政区变迁剧烈,后人已不知唐时临江所在,故往往以后世地名注此,代表性的观点为“临江”即江西省清江县(如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编写的《柳宗元诗文选注》,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贝远辰选注《柳宗元诗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柳宗元诗文编注组《柳宗元诗文选注》,陕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唐宋八大家文钞•柳州文钞》,三秦出版社,1998年等)。据《元和郡县图志》、《旧唐书·地理志》、《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唐时称临江者有二:一为忠州临江县,隋大业初属巴东郡,义宁二年(618年)为临州治,唐贞观八年(634年)改为忠州治,终唐一代未曾废置;二为临江郡,本隋代永平郡的武林县改置,贞观三年(629年)置鷰州,天宝元年(742年)改为临江郡,始有“临江”之名,乾元元年(758年),又改为龚州。柳宗元被贬永州在永贞元年(805年),其时临江郡已废置近五十年,则《临江之麋》中的“临江”即是指忠州临江县而言,大致今重庆忠县一带。唐时忠州产鹿,白居易《初到忠州赠李六》诗中说“吏人生梗都如鹿”,以鹿作比,可见忠州产鹿,唐时即为时人所知。宋代忠州驯鹿仍不少,《方舆胜览》咸淳府(即唐时忠州,南宋咸淳元年(1265)年改,临江县仍为府治,迁今忠县东二十里黄华城)下土产条即有驯鹿一项,故柳宗元取“临江”所产麋鹿来设喻。此“临江”为忠州临江当无可疑。

今注家以“临江”为江西清江县也并非全无原因,据《宋史·地理志》记载,“淳化三年(992年),以筠州之清江建临江军”,清江即为临江军治所。《苏轼文集》卷68中的《记临江驿诗》中的“临江”即指此临江军(诗下小注云:“绍圣间临江军驿壁得此诗,不知谁氏子作也”,知此“临江”为临江军)。注柳文者不查,妄以北宋淳化三年所设置的“临江军”释唐永贞、元和年间的“临江”,故生此谬误。胡三省尝言,“晋、宋、齐、梁、陈之疆理,不可以释唐之疆理”,释地名者当“随时随地考其建置、沿革、离合”,此之谓也。

《临江之麋》虽是虚构的寓言故事,但任何文学作品的创作都不可能脱离其生活环境,作品中所牵涉的人、事、物恰恰从虚构的侧面反映了历史的真实,这篇小文中就蕴涵着丰富的史料价值,试浅析之。从春秋战国时起,古人对麋鹿的记述就不绝于书,《孟子》中写到,“孟子见梁惠王,王立于沼上,顾鸿雁、麋鹿曰:‘贤者亦乐此乎’”,可见至迟在春秋时皇家的苑囿中已经有了驯养的麋鹿。但麋鹿如何驯养,史无明文,而《临江之麋》就恰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材料。其先是临江人“畋得麋麑”,麋麑即是小鹿,下文又称“麋鹿稍大”,推测起来,他所田猎的应是一头幼兽。麋鹿虽然较温顺,但野性未除,对人仍有攻击性,因此临江人将幼崽带回家以后,“畜之”,目的就在于驯服。临江人“日抱”之,且使其“就犬”,“习示之,使勿动,稍使与之戏”。日久天长,麋鹿已“忘己之麋也”,全然驯化,失去野性了。可以想象,古代各种家畜在驯化的初期,很可能就如“临江之麋”,先猎取其初生仔兽,采用人工哺乳的方法,俟其成长,这样容易使其驯服。这种取仔兽驯化野生动物的方法还可以从其他史料中得到验证。

《滇南杂志》记载:“临安山中产鹿,清明前后生子,其子必俟雨后方能走,若无雨,终不能行也。土人觅得归家,以羊乳之,长大便随羊行走,野性稍驯,可为园林点缀,名羊乳鹿。”

《岭外代答》卷9禽兽门介绍:“淳熙乙未(1175年)二月,有野妇把一白麛鬻于市。太守郑以钱七百得之,日取牛乳饲之,长大乃雌尔,然驯狎可爱。郑求得张曲江进白鹿故事,作垒金羁络掩尾之饰,将以进呈而不遂。然钦之白鹿,自昔有之,不足异也。”(以上两例为谢成侠《中国养牛羊史(附养鹿简史)》检得,中国农业出版社,1985年)

《北户录》卷1孔雀媒:“雷、罗数州收孔雀雏养之,使极驯。”

史籍中此类关于动物驯化的事例奇少,柳宗元的《临江之麋》虽为文学作品,但其中恰恰给我们提供了目前所知恐怕是最早的取仔兽驯化的记载。

                                             刊《古典文学知识》2008年第6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中国古今地名对照 (下)
瓜沙二州间一块消失了的绿洲
清末民初钦廉改隶之争探究
略论地名的主要性能
明清时期太湖流域的中心地结构
《山海经》地名考证
河流的典故
楼兰国都与古代罗布泊的历史地…
  最新信息
朝鲜古地图所见之清代中朝边界…
历史时期中国疆域伸缩的地理基…
历史时期武汉沙湖的变迁
浙江三北平原成陆过程初探
清末地图上的五常厅 ——德藏…
历史不一定是发展史 ——中国…
地理信息系统(GIS)与中国历史…
三十年来宁夏历史地理研究综述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胡 恒 顾问:华林甫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