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术动态 论著集锦 地名学园地 专业课程 学人漫录 实地考察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 地名学园地 >> 地名史话 >> 详细内容
植物与中国地名的变迁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6639 更新时间:2005-12-26

华林甫

 

 

    水果与地名

 

在我们这么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度里,自然界的植物千姿百态,因而以植物命名的地名俯拾皆是,其中有些物产带上了地名,而有些地名也携带着物产。前者著名的有:党参、石榴、哈密瓜、普洱茶、小站稻、莱阳梨、嘉应子、黄岩蜜橘、天山雪莲等,而后者为数更多。

梅花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今天都以观赏为主,古人则多采梅果用作调料,其花有红、白之分,果也有白梅、青梅、杏梅、黄梅之别,味均酸甜。南朝齐时,在今湖北东部析置了一个永兴县,因县境有一座盛产梅子的黄梅山,所以隋开皇十八年(598年)索性将它改名为黄梅县了。至今,该县江心古寺中还有一株古老的晋梅,系东晋一高僧所植,距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了,旧枝业已枯死,新枝从旧枝中发芽、成长而成为树干,仍然挺拔粗壮,还能开出艳丽耀目的白梅花儿呢。明清时期,这个县的劳动人民在采茶调的基础上,开创了一种地方戏剧,道光年间(18211850年)传入邻近的安庆地区,日后逐渐扩及安徽全省和江西等地。由于这种戏目来自湖北黄梅县,人们便将它唤作“黄梅戏”。

今天广东与江西交界处的山岭,历代为南、北交通要隘,秦汉以来叫大庾岭,为五岭之一。唐张九龄开大庾岭路,路旁广植梅树,宋代又倡导满山植梅,于是便产生了“梅岭”一名。北宋开宝四年(971年)改敬州为梅州(今广东梅州市),嘉礻右八年(1063年)又在岭上建筑了梅关。

李果色泽鲜艳,其中有一个果实呈扁圆形、暗紫红色而味道香脆甜美的品种,叫木隽李。因为吃了之后令人如痴如醉,所以也叫醉李。

春秋时代,东南沿海地区吴、越两国的分界处,有一个因盛产这种李果而名叫木隽李的地方(故址在今浙江桐乡市东部或嘉兴市一带)。

公元前4965月,吴师南征越国,新即位的越王句(gōu,勾)践带兵给予迎头痛击,在木隽李把吴国军队打得落花流水,连吴王阖闾也在这次战争中受伤,回国后就死了。木隽李这个地名,后世不见记载,湮没无闻,以至于它的确切位置在今天什么地方也无从知晓,但今天桐乡市出产的木隽李仍是浙江省优秀名果之一。

生长在我国的桃树,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分布很广。在今陕西潼关、河南灵宝一带,商周时代生长着大片的桃树林,因而古时候叫“桃林”;由于此处控扼关东、关西来往的交通要道,所以也叫“桃林塞”。隋于此置为桃林县,唐天宝元年(742年)改名为灵宝县。

北方产桃,南方也产桃,著名的南朝文学家陶渊明,隐居庐山脚下,写下了有名的《桃花源记》。“桃源仙境”到底在哪里?有人说原型在桃林塞,有的说就在庐山脚下,而有的更说在洞庭湖以南的沅江流域,因而早在宋代就新置了一个县,这便是今天的湖南桃源县。

唐代诗人杜牧《清明》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关于诗中“杏花村”的位置究竟在哪里,文人墨客打了1000多年的笔墨官司,大致意见可归纳为两种,一种认为在今山西汾阳县,那里的杏花村至今仍生产著名的汾酒;另一种认为在今安徽贵池县西,向以产酒著名。不过,这首诗作于唐文宗开成五年(840年),那时杜牧正在池州(治今贵池县)刺史任上,所以杏花村在今贵池县西的说法较为合理。

“荔湾渔唱”旧为羊城八景之一,荔湾今为广州市一区。在珠江中,原有一沙洲,南朝宋时因产荔枝,冬夏不凋,遂命名为荔枝洲。唐时渐与陆地靠拢,称“荔枝湾”,简称荔湾。

今湖南长沙市西的湘江中,有一片沙洲,系由江水带来的泥沙经水力运动冲刷而成,西晋永兴年间(304306年)始见记载。南朝时,因沙洲上盛产橘子而得名橘子洲。毛泽东《沁园春·长沙》中“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的名句,则使橘子洲名扬天下。

 

    花卉、树木与地名

 

桂花也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广西桂林与它有着不解之缘。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先,曾开灵渠而越过五岭攻取陆梁地,置为桂林、南海、象郡三郡。这桂林郡,治所在今广西桂平县西南,因当地桂木丛生、桂树成林、桂花芬芳而得名,所以唐代诗人曹邺还有“桂林须产千株桂,未解当天影日开;我到月中收得种,为君移向故园栽”(《寄阳朔友人》)的诗。至今,广西仍盛产桂树。“桂林郡”一名后来消失了,南朝梁天监六年(507年)新置了桂州,仍以桂树为名,并在大同六年(540年)迁治于今广西桂林市。尽管桂州日后曾改名为始安郡、建陵君、静江府、静江路,治所均在今桂林市不变。明初改置桂林府,作为广西省会前后长达250年,直到新中国建国初期,省会才迁往南宁。

桂林山水,南宋以来即享有“甲天下”的盛誉,以至于它在今天中国十六名胜中排行第二,“桂”字也成了广西的简称。

当然,不独广西盛产桂树,在广东珠江口西侧,北宋有个香山盐场,南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划出附近几个县的海中洲岛建立了香山县,因境内五桂山位于热带地区,桂花常开、花草芳香,故名香山。1925年,为纪念伟大的孙中山先生而将它改名为中山县,1983年撤县建市。

芙蓉也是花。四川成都以“一年成邑、二年成都”而得名。五代时,前蜀、后蜀均定都于此,后蜀国王孟昶在扩建罗城时命令在城墙上遍植芙蓉,九月芙蓉花开,繁花似锦,盛开的花朵把整个城市装扮成一个美丽的大花环,从此成都有了“蓉城”的美称。

在河西走廊的东端,今甘肃武威市东南,西汉时曾设立过一个苍松县,系因县南山上松林参天、森林茂密而苍劲得名。尽管后来曾改名为仓松县、昌松县,作为一个县继续存在着;但唐朝中期废掉这个县后,再也没有恢复,如今武威市的南山,松树已非常罕见了。

江西古称豫章。豫章本义是指大的樟树。西汉置豫章郡,治所设在今南昌市,辖有今江西全省境域。清朝末年,鲁迅的祖父在江西做官,他希望这位长孙将来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便给小鲁迅取字为“豫才”,意为“豫章之才”。江西中部浙赣铁路与赣江交汇的地方,有个以樟树直接命名的樟树市,是全国有名的“药都”,五代南唐时置为清江县,1988年升格为樟树市,历史上它是赣江中下游水陆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中心,尤其以中药材集散地著名,明清以来享有“药不到樟树不齐,药不过樟树不灵”的美誉。

福州今天是福建省省会。北宋治平年间(10641067年),福州知州张伯玉通令州城之内家家户户种植榕树,十几年后,绿荫满城,夏天也挨不着太阳的暴晒了。从此,州民广植榕树养成了社会风气,福州也被叫作“榕城”了。现在,福州大街小巷还有不少根须垂挂的古老大榕树,点缀市区,形成了独特的景致。福建南部的海港城市泉州,宋元时代曾为我国第一大外贸港口,五代闽国在扩建子城时环城遍种刺桐树,所以泉州别名“刺桐城”。

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一般解释为维吾尔语“优美的牧场”之意;但据最近考证,在维吾尔语形成之前的唐宋时期,“乌鲁木齐”一名即见于古和阗塞语文书的记载,意为“柳树林”。乌鲁木齐地处天山北麓,自然条件比周围地区要好,以“柳树林”命名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清光绪十年(1884年)新疆建省时,就选定乌鲁木齐作为省会。

柳条边是清朝在东北设置的边墙。先用土堆成高、宽各三尺的土堤,然后堤上每隔五尺插植柳条三株,中间用绳子连结起来,形成一条柳条篱笆,篱笆墙外挖了深深的濠沟,是为柳条边。东北是满清王朝的龙兴之地,又盛产人参、鹿茸、貂皮、珍珠等贵重物品,为了阻止汉人前去采挖,早在顺治年间便修建了柳条边(称“旧边”),以威远堡(今辽宁开原县东北)为中心分为东、西两段,东段从威远堡起,往东南延伸到凤凰城(今辽宁凤城县)南大东沟,西段从威远堡西南行,直至山海关附近与长城相连,全长1950里,设有兴京、凤凰城、法库、梨树沟等十六、七个边门,因为它把盛京辖区围绕起来,所以也叫盛京边墙。到了康熙初年,又筑了柳条边新边,从威远堡向东北,一直展筑到松花江畔吉林乌拉(今吉林市)下游的法特哈地方,全长690里,设有四个边门。新、旧边全长2500多里,结成一条呈“人”字型的边墙。各边门有门卫把守,稽查出入,来往行人必须走边门门洞,不得翻边越壕,否则以违禁论处。直到晚清以后,伴随着闯关东人数的日益增多,东北的膏腴黑土大多垦为耕地,柳条边的作用也就废弃了,如今仅存一些残迹。柳条边既是统治者禁止人们到边外采人参、放牧、打猎的一个柳条篱笆,也是当时国内政区盛京、吉林与直隶、蒙古的分界线,并非国界线。前苏联的御用文人千方百计在柳条边的“边”字上做文章,硬说“边”就是边界,柳条边就是“清帝国的边界”,是“帝国北部疆界的标志”。这种说法是荒唐的,是别有用心的。

 

    植物地名与环境变迁

 

黄土高原是历史时期自然物件变化最大的地区,主体地域在今陕西、山西二省境内。现在的陕北黄土丘陵地区,是我国水土流失严重、自然灾害频繁、农业生产十分落后的一个革命老区,原有的自然植被已被破坏殆尽,但历史上的状况并非如此。有人从陕北延安、榆林地区18个市县的地名档案中整理出600多个植物地名,其中以乔木命名的480多个、灌木命名的近40个、草本命名的约100个。就乔木地名来说,有野生树种,也有栽培林木,有表示树木数量的,如一把树、双树台、三杨树庄、四柏树等,也有表示林木年龄及其形态的,如大树梁、大树塘、老林湾、老柳树沟等。植物地名的结构一般是:“植物名称+黄土地貌名称”,如榆林山、杜木原、杏树梁、松树峰、柏树峁、槐树土焉、梨树土瓜、椿树台畔、枣林坪、核桃树湾、青杨台、柳树滩、榆桃涧、白杨树岔、枣杨河、桐树沟等,鲜明地反映了不同植物适宜生长的生态环境。这600多个地名所反映出的自然树种有榆、山杏、山桃、杨、柳、柏、杜梨、木瓜、椿、冷杉(枞)、桦、黄榆、松等10多种,栽培树种有枣、梨、桑、槐、桐、核桃等,灌木有红柳、酸刺、酸枣、宁条等,草本有白草、芦苇、黄草、艾蒿、地椒等。

600多个植物地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过去这一地区某些植物的客观存在及生长状况,呈现出一派由多种树木构成的森林景观,但今天这里已看不到自然状态的森林,是一片草原景象,完全是由于人为的不合理的长期毁林开荒、滥施耕垦所造成的。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只有大面积地营造人工林、恢复植被,才能从根本上改变黄土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而植物地名所反映出来的不同树种的分布特点、分布地貌和分布范围,为今后拟定造林规划提供了有力的根据。

黄土高原状况令人担忧,北京及其以北的围场地区情况也不容乐观。北京西山现在几乎没有原始林木的残存了,但在地名上却保留了它们的影子,如昌平县的五里松林、白杨城、柏峪口沟,门头沟区的东、西胡林、檀木沟、松树、杨树地、榆树湾、椴木沟、杨木林子,海淀区的前、后柳林,房山区的柳林水、杨林水、榆树沟、榆树子、大黑林、八里松、檀港等地名,说明古代这里曾经有过大片的原始森林。而历史记载也证明,西山是盛产木材的地区;但在元、明时代,西山林木被大量砍伐。元代修建大都(今北京市)宫殿、衙署、寺观、房屋等所需大量林木,多半来自西山,有名的《卢沟运筏图》,以生动真实的艺术手法,对此作了极为形象的描绘。人们在图上可以看到从上游流下来的一行行木筏,在桥北的东岸有一处码头,桥南两岸则是巨大的木材转运站,那儿堆积如山的木材,正在用车马装载转运,呈现出一片繁忙景象。明初迁都北京,修建宫殿的大量木材也来自西山,明末朱国桢《涌幢小品》载:“昔成祖重修三殿,有巨木出于卢沟,称之神木”。这些史实,充分显示了元、明两代西山伐木盛况和森林遭受破坏的严重程度。时至清代,西山的树木就不多了。只有保存至今的这批西山植物地名,仿佛向人们诉说着这里曾经是林森叶茂之区。现在我们见到的西山林木,多是建国后人工种植的。

木兰围场是清朝皇帝打猎游乐的场所,全称“热河木兰围场”,面积将近10000平方公里,大体上相当于今河北围场县境域。围场始建于清初,300多年以来,已由原来一个草丰水美、森林茂密、动物繁多的皇家猎场,演变为现在一个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趋于恶劣的沙化地区。其环境退化之迅速,令人触目惊心。早在唐朝,这里属于契丹人自治的松漠都督府,辽朝时已被皇帝辟为狩猎之地,有“千里松林”之称。到了金代,东部立为松山县。元朝定都大都后,东部为松州,北部为皇家围猎之所,并筑行宫,叫“围场行宫”。从此,便有“松漠围场”之称。以上地名,都与“松”有关,可见当时松树在该地植被中所占的比重。在清朝初年,这里是蒙古诸部的游牧地,康熙二十年(1681年)以蒙古诸部敬献的名义被划定为皇家的禁苑猎场,定名为“木兰围场”,设立七十二围,不久康熙帝又赐名“万树园”,派满蒙八旗驻守。这72围名称,均系蒙古语,其中有十个围名是表示林木分布的,如巴颜木敦(“树特多的地方”)、毕图舍里(“森林茂密之地”)、图们索和图(“灌木丛多的地方”)、鄂尔索和图(“有灌木丛的山”)、巴彦布尔噶苏台(“柳灌丛多的地方”)、扎苏乌里雅苏台(“附近有杨树”)、默尔根乌里雅苏台(“杨树明显的地方”)、威逊格尔(“用桦树皮做的房屋”)、多们(“椴树地”)、爱里色钦(“树旁的河源”),其它如乌梁苏、纳喇苏图、楚克尔苏、海拉苏台等地名,也都分别表示有杨树、松树、杉树、榆树的地方,像毕图舍里、乌梁苏等地名还一直沿用至今。这些蒙语地名充分表明了清初围场的林木茂盛。

同治三年(1864年),清政府开放木兰围场。禁区打破了,这里成了汉、满、蒙各族人的杂居之地,人们根据森林的面貌用汉语命名了一批地名,如黑林子、长林子、四方林子、三道林子、五道林子、南大林子、干柴林子、箩圈林子、杨树林了、桦树林子、榆树林子、松树沟、松檩沟、柏松沟、杨树沟、榆树沟、榆木沟、桦树沟、梨树沟、柳条沟、黄榆栅沟、梨树甸子、松树梁、松树坑、千松柏、红松洼、扦松沟等,这些地名现在多为围场县(始置于1913年)的行政村或居民点。当时群众中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清水河流一步过,树木遮天不见日”,“骑马湿透鞋,摔倒草来救;转眼不见人,风吹不见牛,坡地不见土,草铺一条路”。因此,开围初期围场的森林覆盖率至少在60%以上。

围场的森林树木,经晚清、民国、日伪统治阶段和剥削阶级的掠夺破坏及严重的森林火灾,资源逐渐减少,相继形成了一棵松、孤榆树、双榆树、四颗树、六棵桦、七棵树、六十棵杨树这样表示树木稀少的地名。到建国初期,围场的森林覆盖率已下降到只有7%左右了。

围场是首都北京绿化带的北部边缘部分,因地制宜采取措施,保证生态良性循环,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

 

 

(《中华读书报》2000930 )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中国古今地名对照 (下)
瓜沙二州间一块消失了的绿洲
清末民初钦廉改隶之争探究
略论地名的主要性能
《山海经》地名考证
明清时期太湖流域的中心地结构
河流的典故
楼兰国都与古代罗布泊的历史地…
  最新信息
朝鲜古地图所见之清代中朝边界…
历史时期中国疆域伸缩的地理基…
历史时期武汉沙湖的变迁
浙江三北平原成陆过程初探
清末地图上的五常厅 ——德藏…
历史不一定是发展史 ——中国…
地理信息系统(GIS)与中国历史…
三十年来宁夏历史地理研究综述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胡 恒 顾问:华林甫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