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史纂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史纂修 >> 清史讲堂 >> 详细内容
论年羹尧之死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39463 更新时间:2010-12-10

史松

(一)

抚远大将军、川陕总督、太保、一等公年羹尧在清朝历史上算得上有名人物。年羹尧之死颇有些传奇色彩。雍正二年冬,已经定他九十二款大罪,其中有些一款就该处死。但因他曾立大功,雍正帝顾虑有“狡兔死,走狗烹”的议论,迟迟下不了决心。这时,一件偶然的事情促使雍正帝作出了处死年羹尧的决定,这就是“虎入年家”。

事情的经过是:雍正三年十二月初三日,有野虎至京城朝阳门外,夜间从东便门上城,至前门,下马道,直入西江米巷年羹尧家,咬伤数人,上房。至初四日天明,九门提督率兵至,放枪驱下,入年遐龄家花园中,官兵追到,用枪扎死。相传,年羹尧出生时有白虎之兆。因此,雍正帝称野虎死年家为“一大奇事”。在署直隶总督蔡挺奏折上朱批:“年羹尧之诛否,联意实未决。四、五日前联宽意已定。”“有此奇事乎!年羹尧,联正法意决矣。如此明彰显示,买令联愈加凛畏也。联实惊喜之至。奇。从古罕闻之事也。”(1)

当时,京畿、直隶地区确实虎多,而雍正帝又是崇信“天人感应”的,既然年羹尧是白虎托生,现在老虎又死在他家,可见“天意”亡年,于是处死年羹尧就是“顺乎天意”,雍正三年十二月十一日,雍正帝下了处死年羹尧的谕旨。

                            (二)

年羹尧颇有才,文武双全。康熙五十七年,皇十四子贝子允禵,任抚远大将军西证,以年羹尧努力供应军需可嘉,升任四川总督,仍管巡抚事。康熙六十年又任川陕总督。这时,他虽然在汉军旗人中已崭露头角,以“办事明敏”著称,但主要是为西征军办理后勤事务。

 雍正帝即位后,年羹尧的地位和权势才迅速上升。元年正月,有旨命年羹尧来京“商酌地方情形”。当时,西边形势严竣而复杂。主持西路军务的前任大将军允禵、现任大将军延信,在雍正帝看来,都是对皇权有威胁的极不可靠之人。因此,西边情形必须同年羹尧“商酌”,并赋以重任。是年三月,叙年羹尧以前功绩,加太保官衔,封三等公。五月,命年羹尧调度西路军事,凡调遣军兵、动用粮晌等“一切事务”均交年羹尧办理。九月,罗卜藏丹津公开叛乱,命年羹尧出兵征讨。十月,授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晋二等公。二年三月,因青海平定,晋一等公。朱谕称:“十年以来,从未立此奇功”;“总之皆你一人的好处”。这时,雍正帝对年羹尧的恩遇、宠信,年羹尧的地位、权势,都达到了顶点。

年羹尧在顶峰上仅呆了六、七个月。雍正二年的秋冬之交是年羹尧从顶峰上跌落下来的转折点。这年九月,年羹尧奉命来京。十月十一日入宫陛见。在京一月有余。这期间,雍正帝与年羹尧的关系发生了巨变。年羹尧刚离京,雍正帝就在四川巡抚王景灏奏折上朱批:“年羹尧今来陛见,不知精神不加,不知功高自满,有许多联不取处。”现已“被联看破”,“非无瑕之器”,“奏对之间错乱悖谬,举止乖张,大露擅作威福,市恩揽权情状。”(2)十二月,年羹尧抵西安后,折奏:“奔走御座之前三十余日,毫无裨益于高深,抵自增其想谬。返己们心,惶汗交集。”对此,雍正帝有一段意味深长的朱批:“凡人巨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守功难:守功易,终功难。”“若倚功造过,必致返思为仇。”“尔等功臣,一颜人主防微杜渐,不令致于危地;二在尔等相时见机,不肯蹈其险辙:三须大小臣工避嫌远疑,不送尔等至于绝路。三者缺一不可,而其枢机在尔等功臣自招感也。”读此朱批,年羹尧回奏称:“寝食不宁,自怨自责,几无地自容。”(3)

 雍正帝为人果决,既对年羹尧已经“看破”,就决不犹豫。三年二月,他命人口传谕旨:“你下旨与年羹尧,怎么连他也不知道联呢?着他回奏。”这段谕旨有些费解,总之是对年羹尧表示失望。年羹尧故意装胡涂,回奏:“惊闻传谕,恐惧汗流,清明自指示。”朱批:“还要如何指示明白”(4)

                            (三)

 年羹尧确有功劳。他的功劳正如前文简述,主要在军事方面。

与此同时,年羹尧的贪婪也是一贯的。他一旱就利用巡抚、总督职权侵蚀军需、勒索属员、私占盐窝、擅增盐引、卖茶贩木,不择手段地贪财谋利。例如,在青海平叛战争期间,郭莽寺被剿灭,总兵黄喜林奉命将所得金佛、珠宝、金银、狐皮、绸缎等装载四十余车,交一与年府管家魏之耀。(5)十余年间,他聚集起巨大的财官‘当他被迫离开西安赴杭州将军任时,知道已经失宠,大祸即将临头,急忙疏散隐匿资财,用载重一千三百斤的骡车二百三十三辆装满财物,分赴京城、直隶、湖广、江南、四川、宁夏、山西、山东、兰州等地。(6)他在直隶各州县还置有田地二百九十七顷、房屋一千二百余间。仅在保定房产中,就藏有银五万余两、金首饰三十四斤、银首饰二百八十六斤,及箱、及箱、匣、綑包等四百三十一件。(7)仅隐匿在西安知府赵世朗家中的,就有皮箱二百五十件、板箱等二百三十一件。(8)应该说,象年羹尧这样贪婪的方面大员,在康熙朝后期比比皆是。但在雍正帝即位后大力整顿吏治、惩办贪污之时,作为“藩邸旧人”对主子的思想作风颇为了解的年羹尧,仍然如此肆无忌禅,只能说是恃功骄纵,利令智昏。

年羹尧是恃功骄纵,还表现在借口循允禵“大将军毛”旧例,摆排场,耍威风,“僭越”,“狂悖”。如:辕门鼓厅、公馆墙壁俱画四爪龙。西安同城各官俱不许打锣放炮。出署时令百姓黄土填道。以御前侍卫摆队,前引后随,执鞭坠橙。属员送礼称“恭进”,与人物品曰“赐”,各属察谢称“谢恩”,新到属官由旧员领参早“引见”。行文督抚书官书名,与内阁公文封套大书“右仰内阁”。令蒙古郡王额附下跪。曾任布政使、同是“藩邸旧人”的戴铎等进见时,俱令在地上坐。等等。确实是大将军八而威风,有些忘乎所以。

从雍正二年春季起,随着功高爵显,权威愈重,年羹尧的野心也急剧膨胀。当时,朝廷亲贵都很迷信,星相、算命、占卜、堪舆、图谶一类颇有市场。在康熙后期和雍正初年,常有一些道士、喇嘛、术士、巫师、看相者、算命人出入有政治野心的王公贵族府中,讲预言,说天意,制造出一起又一起危害皇朝稳定的政治事件。年羹尧处也豢养着静一道人曹涛安和术士邹鲁。他们找到一条“图谶碑记”:“赤云飞上陇头山,此日江分九鼎逢。纪岁木火,毕当承运。”解释说:分九鼎者,天下大乱也。纪岁为年,年羹尧当承运为帝。本火为乙丙,岁在丙午(雍正四年),正宜起手。三月初一日发动,“万方俱利”。年羹尧对此深信不疑。他还宣称白己住房上有“王气“出现,出生时“金光满室”。还认为,如果天下大乱,他“据天下上流。更兼兵强马壮,谁人敢当。”(9)这时。年羹尧的“狂悖”已发展到“谋为不轨”。他已从皇权的支柱、国家的栋梁变成了朝廷的威胁。这当然是雍正帝绝对不能容忍的。

                            (四)

雍正帝在全国是遍置耳目的。各省主要官员有义务将所见所闻随时密奏。陕西是八旗文武官比较集中的地方。西安是西路军的后方,是有名的是非之地。年羹尧的所作所为,雍正帝当有耳闻。二年九月命年羹尧入京陛见之举,意在当面考察。

年羹尧毫不醒悟。进京途中,令总督李维钧、巡抚范时捷跪道迎送。“一路垫道浦桥,省石平路。行台相望,堂官幕宾皆设公馆。劳民伤财,怨声载道。其辕门行走之人俱恃公府之名欺压平民,甚至逼死。”(10)在保定时,故意向李维钧透露:“明年三、四月间,朝内必然有事,你是汉人不知道。”又攻击怡亲王允祥,说:怡亲工第宅外观宏厂而内草率不堪,“矫情违意,其志可见”。(11)至京师,行绝驰道。王大臣郊迎。不为礼。见雍正帝时,“御前箕坐,无人巨礼”:“奏对错乱,举止乖张”。又举荐非人,引起雍正帝极大不满,认定年羹尧“逞奸纳贿”、“揽权施势”。这其中有一个岳周事件。

岳周,时任工部郎中,拖欠工部钱粮。廉亲王允祀管工部,帮以银数千两,使其免受处分。岳周又以银二万两请託年羹尧荐伊为布政使。这时,雍正帝同允祀集团的斗争已进入最后阶段。雍正帝认为,允祀支持岳周,帮银完欠,意在收买人心,“沽名邀誉”。如将岳周升任布政使,岂不证明允祀宽仁爱才,“自居于是,而以不是归之于联”。(12)年羹尧是举世公认最受宠信的朝廷柱石,为了区区二万两银子竟然分不清大是大非,帮助皇帝政敌。如此行径,无怪乎雍正帝斥之为“悖谬乖张”、“昏馈之极”。以致雍正帝不能不怀疑,年羹尧是真诚忠于自己,还是利用皇室内部斗争投机,为自己的政治野心服务。更何况雍正帝一是个猜忌心很强的人!

康熙帝的皇十四子允禵同雍正帝本是一母同胞,很早就同允祀等结成一党,进行了多年的夺嫡谋皇位的斗争。此人的特点,据雍正帝说是“胡涂急暴”、“行事狂妄”。康熙晚年,因为当了大将军,受重视,曾私以皇储自居。雍正帝即位后,虽对他严加防范,究因是同母兄弟,处置时与对允祀、允禟不同。雍正帝对其回心转意、效法怡亲王允祥,还寄以期望。而年羹尧为了迎合、投机,对允禵曾编造罪状,落井下石。当时,雍正帝是相信的。出了岳周事件,雍正帝不能不怀疑年羹尧的用心了。皇亲国戚法海也有类似诬陷允禵的事情,四年十二月被治罪,雍正帝称其“居心奸险,罪恶显然”。(13)这八个字大概同样也适用于年羹尧。

                            (五)

年羹尧在京月余,雍正帝给了他一个“不纯”的总评。这说明,对年羹尧种种“悖逆”行为,雍正帝早有所闻,当面考察,证明传闻不虚。年羹尧既已成为皇权的威胁,就必须认真对待,予以铲除。有的材料证明,年羹尧在京时,雍正帝就对年羹尧可能“妄动”一事有所估量,对是否将其留在京城不放回陕西作了认真的考虑。五年四月,雍正帝的政敌允祀集团已经清除,隆科多、年羹尧对皇权的威胁已不复存在,“朋党”清除,政局稳定,他颇为得意地回顾雍正二年冬季的形势,谕称:“联之不提防年羹尧,非不为也,实有所不必也。”(14)事实正与此相反,为了对付年羹尧,他很费了一番心思。在雍正二年冬,同允祀集团的斗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雍正帝可以放手对付年羹尧。可能,雍正帝已了解年羹尧所定“起手”时间是雍正四年三月初一日,还有一年多时间,可以从容部署。

对雍正帝来说,年羹尧问题的必须解决,不仅因为年羹尧有颇大的政治野心,还在于他拥有不可小视的实力。作为大将军,年羹尧有权调动西路八旗官兵。作为川陕总督,他统率着川、陕、甘号称绿营精锐的十万大军。年羹尧经营川陕已十余年。他控制部分盐、茶、木材的生产和贸易,建立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因为皇帝信任,川陕的巡抚、提督、总兵官多由他保举,文官司道以下、武官副将以下,由他就近题补,不需引见,致有“年选”之称,使其亲信党羽、门生故旧布满川陕。所以,他敢说:“我有川陕之权,牢不可破”。(15)

为对付年羹尧,雍正帝首先做了两件事:造舆论,打招呼。

鉴于自己曾对年羹尧宠信无比,言听计从,已为举国共知,雍正帝要逐步改变人们的印象。二年十一月,年羹尧还在京,雍正帝故意谕责夸大年羹尧权势的种种“浮言”,说:近日赏兵,有谣言称系年羹尧所请;前有谕旨发阿灵阿、揆叙之奸,亦有疑系年羹尧所奏。“夫联岂动冲之君,必待年羹尧为之指点?又岂年羹尧强为陈奏而有是举乎?”“加年羹尧以断不可受之名,一似恩威赏罚非自联出者。妄谬悖乱,一至于此,深可痛恨!(16)三年正月,因被革职议罪之四川巡抚蔡挺原系年羹尧参劾,特意将其免罪,升授左都御史,谕称:“若将蔡诞置之于法,人必一以联为听年羹尧之言而杀蔡挺矣!朝廷威福之柄臣下得而操之,有此理乎?(17)同月,年羹尧参劾释传道金南瑛,以金南瑛曾经怡亲王允祥奏荐,年羹尧“邃行题参,必有错误”,不许。(18)二月间,因青海蒙古部落受灾,谕责年羹尧赈济不力,如该部落有人流入准噶尔部,“肤必重治尔罪”。(19)以上,都是公开发布的谕旨,目的是向全国传达一个信息:年羹尧已经失宠。风向变了。

与此同时,雍正帝还通过在地方大员的密折朱批,!句他们打招呼。二年十一月间,谕直隶总督李维钧:“近者年羹尧奏对事,联甚疑其不纯,有些弄巧揽权之景况。”“肤今既少疑年羹尧,亦明示联意,卿知道了,当远者,不必令觉,渐渐远些好。”谕四川巡抚王景灏:年羹尧来陛见,“有许多联不取处”,“你虽系他荐举,乃你自勉与肤恩之所致”。既为相等之封疆大臣,应同者同之,当异者异之。”又明确告诫:尔宜“幅然醒悟”,毋“首鼠两端”。李维钧、王景灏都是同年羹尧关系密切,被认为是“年党”的,所以最先打招呼,意在分化瓦解。三年三月,谕镇海将军署江苏巡抚何天培:“年羹尧作威作福,深负联恩,尔当绝迹远之。否则,不特无益,而仅受其害也。”(20)限于篇幅,似此事例不再列举。

作好了准备,只待寻找机会。年羹尧在本章上的一个文字错误,为雍正帝提供了整治的借口。

    雍正三年二月间,雍正帝曾命陕西巡抚石文掉向年羹尧口传谕旨:若在军前办理军务,自当照大将军体统行事。今既在省城,你到去仍照督抚平行。(21)这样,年羹尧在西安实际上被免去了大将军。到四月十二日,因有本章错误,又有妄举胡期恒、妄参金南瑛、于青海蒙古赈灾不力等错误,谕责其“怠玩”、“昏愦”,免其川陕总督之任,调补杭州将军。

    年羹尧调离西安,“雍正帝一方面命新任总督岳钟琪等促其速行,如有官民具呈保留年羹尧者,严拿治罪;命河南巡抚田文镜等密访年羹尧疏散财物情形;另方面又在朱批中对年羹尧讽刺、调侃,有意使其进退两难。当年羹尧奏谢调补杭州将军折到京。雍正帝朱批:“朕闻得早有谣言云:‘帝出三江口,嘉湖作战场’之语。朕今用你此任,况你亦奏过浙省观象之论。朕想你若自称帝号,乃天定数也,朕亦难挽。若你自不肯为,有你统朕此数千兵,你断不容三江口令人称帝也。”(22)年羹尧果然奏言:既不敢久居陕西,亦不敢遽赴浙江。有旨责其:逗留中途,旷废职守,迁延观望,不知何心。”(23)与此同时,雍正帝还发动群臣检举,对年党更是严令迫促。

    当年羹尧的罪行接连暴露后,雍正帝即于雍正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削去其太保官衔。七月二十日,降为二等公。二十五口,降为三等公。二十七日,革退杭州将军,降为闲散章京。八月初十日,降为一等子。二十四日,降为一等男。二十六日,降为一等轻车都尉。九月二十二日,将其所有职衔俱革去,锁拿进京治罪。年羹尧自一等公递降为庶民,凡六十二天。这时,距年羹尧就任大将军时整二年。

    七月间,内阁九卿等在朝官员合词劾奏年羹尧诸般罪款,应加诛以正国法。雍正帝考虑到,“自古帝王之不能保全功臣者,多有鸟尽弓藏之讥”,命各省将军、督、抚、提、镇“各秉公心,各抒己见”,以求“金谋画一”。至十二月,各地官员陆续回奏,“众议皆同”。于是定年羹尧九十二款大罪(大逆之罪五、欺罔之罪九、僭越之罪十六、狂悖之罪十三、专擅之罪六、贪黩之罪十八、侵蚀之罪十五、忌刻之罪六、残忍之罪四),应“立正典刑”。但雍正帝心中有数:年羹尧曾有大功,其谋反叛逆之事尚属密室议论,并未付诸行动。仍有重要官员对处死年羹尧有不同意见,被他视为“汉人领袖”的云贵总督杨名时就奏请“保全”。所以,他还在犹豫。据其自称是“宽意已定”。这时,“虎入年家”的事情发生了,“天意”促使他作出了决定。于是,年羹尧从宽令其自裁。其子年富处斩,其余十五岁以上者发边卫充军。父、兄免连坐。

(六)

    年羹尧被处死,可谓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他从功臣到罪人,确系“恃功骄纵”所致。对此,雍正帝也并非没有责任。

年羹尧确实有才,可任繁剧,但身兼抚远大将军、川陕总督二要职,集西北军政财经大权于一身,权势太重,必致尾大不掉。

年羹尧有功,应该奖赏,但奖赏未免太多太过。在一年多时间里,加太保衔,任大将军,封一等公,加一等子世职,又加一等男世职;赐双眼花翎、四团龙补服、黄带、紫辔、金币;其他各种赏赐络绎不绝。接二连三的朱谕夸赞,有的到了肉麻的程度。元年九月,年羹尧奏报陕西丰收,朱批:“真正可喜之事。有你这样封疆大臣,自然蒙上苍如此之佑,但联福薄,不能得如你之十来人也。”(24)二年正月,年羹尧奏谢赐四团龙貂挂,朱批:“朕不为出色皇帝,不能酬谢尔之待肤。尔不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应联之知遇。”(25)青海平定,雍正帝发誓:“朕此生若负了你,从开辟以来未有如联之负心之人也。”“肤一切赏罚,若有一点作用笼络,将人作犬马待的心,自己亦成犬马之主矣。”(26)又说:“尔等此一番效力,是成全朕君父未了之事之功。据理而言,皆朕之功臣;据情而言,自你以下以至兵将,凡实心用命效力者,皆朕之恩人也。”(27)听了皇帝的这些甜言蜜语,年羹尧那得不飘飘然。

在飘飘然中,年羹尧忘记了雍正帝的为人。

雍正帝有他的人才观和一整套用人标准。他重才,要求官员皆精明能干,反对沽名邀誉的“巧宦”、“清官”和无所作为的“木偶”。但也更重德,即要求臣下绝对忠于自己,“必诚必敬”、“毋隐毋欺”。所谓“君臣一心”、“为人臣者当唯知有君”、“以君之好恶为好恶”,“能与君同好恶,夫是之谓一德一心而上下交”。这就是“守较才尤当为要”的道理。他表彰怡亲王允祥的八个字:“忠敬诚直,勤慎廉明”,代表了他的人才观。

为了整顿康熙晚年腐败因循的吏治,雍正帝对臣下的要求是严格的。从自己的威望考虑,他对“落邸旧人”和亲自破格提升的官员,要求更为严格。元年二月,命科道官留心察访,如有“旧人”在外招摇,生事不法者,随时密奏。他也亲自告诫这些人要维护“旧人体面”,“莫负朕恩,莫夺朕之颜面”。否则,严加治罪。

雍正帝很自负,他承认自己虽然“才德远不及我皇考”,但他中年登。“在藩邸阅历四十余年,人情世态无不周知,亦非可以欺隐蒙蔽者”。(28)所以,他自认:“朕虽不谓上等圣明之君,亦不为庸愚下流之主”。由于实行密折制度,他的耳目甚多,想要蒙骗他很难,也是他深痛恶绝的,雍正帝的自尊心极强,很讲究“颜面”、“体面”。这是他性格上的一个重要特点。如果有人既不法,又欺隐,而这人又是极受宠信的“旧人”,使他大伤“颜面”,他在气恼愤很之时,就会“返恩为仇”。对年羹尧就是如此。

雍正帝的“藩邸旧人”并不多,年羹尧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他是科举正途,翰林出身既能从政、理财,又能治军。他于康熙四十八年胤禛封雍亲王时即归属门下,(29)同雍正帝多年相处,又是郎舅至亲,年龄相当,(30)彼此相知,按理,他应同雍正帝一心一德,永作朝廷柱石。雍正帝也曾这样期许,以能有这样出色的“旧人”而自豪。接二连三的高官厚禄,不计其数的赏赐和朱谕中的夸赞,不仅为了拉拢年羹尧,也是做给满朝文武看的,还有点向政敌允祀集团示威的意味。当突然发现年羹尧完全不是期望的那样,雍正帝有上当受骗的感觉。爱极转化为恨极。于是在一连串的朱谕中,时而骂他“禽兽不如”、“狗彘之类”,。气极败坏:时而说自己“愧而下泣”、‘心寒之极”,痛心疾首。他又一次同年羹尧发誓:“上苍在上,联若负你,天诛地灭;你若负肤,不知上苍如何发落你也。”(31)雍正帝情绪激动,年羹尧是非死不可了。即使年羹尧“伏地哀鸣”,“求主子饶了巨”,“留下这一个犬马”,(32)也无济于事。

    雍正三年五月,雍正帝就隆科多、年羹尧间题对满朝文武有一长篇谕旨,颇能表明他的心情:“朕视为一体,伊等竞怀二心。朕予以殊荣,伊等乃倖为邀结,招权纳贿,擅作威福。敢于欺罔,忍于背负,几陷朕于不明。联深恨辨之不早,宠之太过,愧悔交集,竞无辞以谢天下,唯有自咎而已。”(33)这段话里,承认“辨之不早,宠之太过”,算是雍正帝作的一点自我批评。

(1)《宫中档雍正朝奏折》第二十七辑,肖爽:《永宪录》卷三。

(2)(1),第三辑;《朱批谕旨》。“精神不加”,原文如此。

(3)(4)(21)(22)(31)《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

(5)(6)(7)(3)()

(8)(26)《宫中档雍正朝奏折》第二十六辑。

(9)(10)(11)肖爽:《永宪录》卷三。

(12)《清世宗实录》卷三十一。

(13)(14)《上谕内阁》。

(15)据《清世宗实录)及《永宪录》,当年年羹尧治罪时,因“年党”被牵连革职审拟的,有直隶总督李维钧、四川巡抚王景灏、甘肃巡抚胡期恒、河东运使金启勋、长芦运使宋师曾,内阁侍读学士葛继孔,兰州布政使彭振翼,川、陕、甘之按察使刘之奇、黄焜、张适,任总兵官的有、宁夏王蒿、兴汉武正安、南赣黄起宪、襄阳张殿臣,任道员的有神木、川东、川南等处道员李世倬、金德蔚、周元勋,任知府以下官的更多。年羹尧的家人桑成鼎官升湖北按察使,魏之耀任职副将,各有数十万家产。

(16)《上谕八旗》。

(17)(18)《清世宗实录》卷二十八。

(19)《清世宗实录》卷二十九。

(23)《清世宗实录》卷三十三。

(24)《掌故丛编》第十辑。

(25)《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

(27)《掌故丛编》。

(28)《清世宗实录》卷四十。

(29)《掌故丛编》,康熙五十六年五月三十日,年羹尧折奏:“臣属雍厂亲王门下,八载于兹。”

(30)按,雍正帝生于康熙十七年,年羹尧生于康熙十八年,雍正帝比年羹尧长一岁。见《上谕八旗》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及〔朝鲜〕李宜显《庚子燕行杂识》。(均见杨启樵《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第四章

(32)《掌故丛编》第九辑。

(33)《清世宗实录》卷三十二。

转载自:《清史研究》1991年第03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论年羹尧之死
清朝学校教育制度的变迁
拉铁摩尔及其相互边疆理论
试论怡亲王胤祥
陈怀
清代的翰林院和翰林
蔡美彪
文化、权力与民族—国家——杜…
  最新信息
低首清风万里起(一)一一评(…
难以磨灭的圆明园情结
徽州文化扫描——专访安徽大学…
茅海建
晚清上海“地产大王”徐润的房…
清代官风之变
专为皇帝饲养牛羊的机构——清…
清代射箭运动研究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