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图书 田野调查 秘密会社 民间教派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书评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文献与图书 >> 详细内容
刘子扬:清代秘密宗教档案史料概述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7576 更新时间:2005/12/28


   在中国的封建社会中,秘密宗教这种组织形式,长期被利用于组织和团结群众进行阶级的和民族的反抗斗争。有清一代,广大被剥削和被压迫的人民,借助以白莲教为主体的这种秘密的教、会组织,有效地进行了无数次的武装反抗斗争,有力地摇撼了清王朝的后动统治。秘密宗教在清代社会变革中所起到的实际作用,客观地表现出它在清史确定中应有的地位。但是,由于秘密宗教传播异常诡密,教门之间盘根错节,相互影响而又演化不一,给我们今天的研究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有关清代秘密宗教的大量档案,是清政府在镇压各种秘密宗教的活动中形成的,其中绝大部分是官文书,包括地方督抚等官员的奏折和题本及皇帝的谕旨等等。在这批档案中,亦附有大量审讯立教传教人员的口供记录,以及某些重大秘密宗教起义案件中,各教军发出的布告、传播的经卷等等。这批档案虽然已不完整,但其涉及问题很广,数量很大,尚可反映清代各类秘密宗教组织的基本情况,是今天研究清代秘密宗教组织及其活动的十分珍贵的第一手史料。笔者曾系统地浏览过这批档案史料,现根据档案史料及有关资料,向史学研究工作者提供一些秘密结社的基本情况及相互关系的线索。

有关清代各项秘密宗教的档案,分散在一些中央机关的档案中,现已基本上进行过整理,有的已经选编公布。这批档案中记载的清代秘密宗教组织,其名目达一百零七种之多,具体名称是:

[1]白莲教[2]洪教[3]罗教[4]一字教[5]大乘教(罗祖大乘教、西天大乘教、大乘清茶龙门教)[6]无为教(清静无为教、皈衣无为教)[7]三乘教[8]收园教(收园道)[9]老官斋[10]龙门教(龙天门教)[11]清茶门教(清茶门红阳教)[12]清净门教(清净法门)[13]龙华会[14]青莲教[15]悄悄会(白阳教)[16]混元教(清净佛门教、清圆道教)[17]荣华会[18]先天教[19]红阳教[20]九莲教[21]吕皇教[22]三阳教[23]天真门教(未来真教、天真门音乐会、老人会)[24]五圣门(花灯会)[25]金丹教(金丹道、学好教)[26]斋教[27]白阳教(二一堂、悄悄会)[28]太阳经教[29]一字门教[30]元顿教(油蜡教)[31]青阳教[32]黄阳教[33]牛八教[34]五盘教[35]一炷香教(红阳门、一炷香如意教、一炷香天爷教、好话道摩摩教)[36]好话教(义和门好话教、如意离卦教义和门)[37]添柱教[38]坎卦教[39]艮卦教[40]老理教41离卦教(离卦道教)[42]老佛教[43]老天门教[44]明天教[45]八卦教(后天道、圣贤教)[46]乾卦教[47]天龙八卦教卦[48]九宫八卦教[49]八卦紫金会[50]金丹八卦教[51]清水教[52]天理教[53]坤卦教[54]震卦教[55]佛门教[56]青龙会[57]北庵教(天真门)[58]南庵教[59]天真教[60]灯郎教(燃灯教)[61]玉虚门教[62]天园教[63]三元教(三元会、未来教)[64]无生教[65]敬添会[66]邱莘教[67]新新教(普渡教)68如意教(如意门、老子教、一柱香)[69]儒门教[70]摸摸教[71]陆林会(陆林混元教)[72]九宫教[73]未后一柱香教[74]灯花教[75]弥陀教[76]鸣钟教[77]明宗教[78]青主教[79]红灯教[80]一字教[81]黄天教[82]央央教[83]花灯教[84]道心教[85]敬空老祖教[86]天顺教[87]在理教[88]习文教(白莲池)[89]太子教[90]武圣教[91]文贤教[92]白阳九宫教[93]达摩教[94]矢公教[95]明灵教[96]鸿钧教[97]白山教[98]天极门教[99]白衣教[100]虎尾数[101]八卦青龙教[102]皇门道教[103]清真独一教[104]天门教[105]桥梁会[106]五郎会[107]老母教

这项档案的内容极为丰富,既包括各种教门的情况,也反映了清政府镇压各种教门的情况。拭以映各种教门情况的内容磊体可归纳为五个方面:[1]教门的创立过程和组织情况;[2]拜师传习的源流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3]歌词、口号及其供奉之佛祖、经卷和咒语等;[4]拜师传徒的手续、仪式以及交纳概基银等事;[5]各种教门的主要活动及其所进行的斗争情况等。反映清政府镇压各种教门的情况有四个方面的内容:[1]严禁习教传徒的各项法律;[2]在镇压各种教门的起义时,清军的调遣、防务、军需粮饷、奖惩抚等;[3]清军的作战情况;[4]缉捕各种教徒及对他们的审讯定拟情况,等等。由于这项档案的内容所涉及的问题如此广泛,这里不可能面面述及,仅择要介绍如下:
白莲教:据记载,白莲教初起于东晋的莲社,当时尚为单纯的念佛修行的团体。至元代,已与佛、道等民间各教揉杂一起,进而形成了自己的教义,并逐步成为团结和组织人民进行反抗斗争的工具。清代的白莲教组织,发展异常广泛,支系名目繁多。档案内有这样的说法:“白莲教起于明季,……以至于今,遂衍为八卦教、天理教、红阳教、大乘教种种名目。”清顺治年间的档案中,即有禁拿传习白莲教的记载。至康熙朝,兰阳县李雪臣等“聚众杀官”被杖毙,又有山东单县刘佐臣传习白莲教等案。乾隆十三年,有刘佐臣之子刘儒汉传习;乾隆中又有刘宗礼(即刘省过)等相继传习,遂有乾隆三十九年的山东王伦起义。至嘉庆时期,白莲教组织的发展已较广泛,嘉庆元年爆发的湖北、四川、陕西、河南等省白莲教大起义,遍及八九省,延续十余年,有力地打击和动摇了清王朝的统治。有关这次大起义的档案,内容极为丰富,起义之脉络清晰,斗争之情景亦可概见。并保存有两份教军的布告原件,是目前唯五遗存之珍品。在这次大起义之后,由于白莲教名目张扬,清政府查禁甚严,其传习则多易名。至道光朝,山东聊城县张瑶等传习之“洪教”,即白莲教之易名。张瑶为直隶康洛升所传白莲教支系,后改为洪教。
罗教:罗教为白莲教之主要支系。据档案中的供词称:罗教创于前明人罗孟洪,以清静无为创教,劝人修证来世,称为罗祖,法名“普仁”。清代在雍正前对罗教的传习即屡有查禁,福建汀州府张维英、聂君龙等,浙江处州姚细妹,江西抚州府附万善,以及南安、赣州、吉安、瑞州、南昌等府,均有传习之人。罗教在雍正年间被查禁后,曾改称“一字教”,或名大乘教、三乘教、无为教及老官斋等。自乾隆至道光间,在浙江、江苏一带粮船水手中间发展较为广泛。
大乘教:为罗教之易名。据档案中记载:“前明罗孟洪之子佛广、婿王善人,以罗教另派流传,又谓之大乘教。”乾隆时,有魏王氏、刘奇、徐王氏等人,来往于云贵、江西、湖广等省,传习云南张保太之大乘数。张保太倡立大乘教当在雍正之前,此派大乘教与罗教有无宗系关系,未见记载。又,江西石城县姚文谟、福建宁化县严左辉、广东韶州杜清模等,均传习罗教,又称大乘教。福建长汀县沈本源拜江西廖慧恩为师,称罗祖大乘教。嘉庆十九年,江西临川县王桂林等案内,曾拜吴子祥之徒张起坤为师习大乘教(即三乘教)。按档案内称:吴子祥以大乘、大戒经立大乘教,仍以罗祖教“普”字派名,传受“五戒”,教法自一步至十步。
老官斋:亦为罗教改名。档案中称:老官斋即大乘教,传自浙江处州府庆元县姚姓。雍正七年罗教案内即供出姚细妹(即姚唤一)、陈万善等人。石城县姚唤一为陈万善之徒,法名普振,乾隆十四年传教案同之姚文谟,即姚唤一之子。乾隆十三年,福建建宁府葛竟子、魏现等人,普领导瓯宁县属斋民起义,拒敌官兵,清政府的官文书中称之为“斋匪”。“斋匪”的活动极为普遍,道光二十七年江西崇义县楚潮泗等、湖南桂阳县廖宗箕等均是。廖宗箕拜王存夫为师,王传授口诵“无生老母”咒语,并学习坐功运气,称其为金丹教,又名三乘教。金丹教、五圣门,或称金丹道,又称学好教、花灯会。互同治五年,福建“斋匪”头裹红巾、白巾、攻陷崇安、建阳两城,其旗帜上书“天国普有”等官。光绪十七年朝阳、建昌、迁安等地之起义即系金丹道教,头包红巾,腰缠红布,声势很大。
无为教:亦为罗教之支系,或称清静无为教及皈衣无为教。据档案中记载,乾隆至道光年间,浙江蔡立贤、盛京梁果恒、直隶王立以及上海徐国泰等人,均传习无为教被镇压。
龙华会:亦为罗教之支系,老官斋之别名。乾隆十四年,浙江山阴县民李德先等即持奉五戒,做龙华会。十八年清政府查获宁波符周喜吉(法名普栋),家中开堂拜佛、吃斋习教。乾隆三十三年,江苏传习龙华会之张仁等,系云南大乘教首张保太所传。至嘉庆年间,安徽滁州王裕德拜巢县人金有为师,吃无为长斋,做龙华三会。道光二十五年,陕西西安符萧刚等拜南部县李一原为师,学习龙华会,又名青莲教。
青莲教:是由龙华会易名。以青莲教名目传播的有嘉庆、道光年间查获的直隶平山县张得等人、湖广等省张喜成等人,该教亦供奉无生老母,传有龙华经一本。道光十六年,湖南宝庆府新宁县瑶族兰沅旷等,利用青莲教聚众起义。道光二十年,新宁县人曾盛辉等所习为四川成教人王又名所传,程孔因拜王为师习青莲教是金丹大道,食长斋,传徒曾盛辉。道光二十五年从湖南传来陕西。至咸丰朝,有贵州青莲教起义。咸丰元年四川拿获之青莲教首尹唱园等,将青莲教名目改为龙华会,所奉之“无生老母”改为“瑶池金母”。
从档案记载中看,与罗教有密切联系的尚有糍粑教。糍粑教原名三乘会,雍正十三年,湖广、四川等处有张射斗、潘玉衡等人传习此教,因教内用糍粑供佛,外人称之为糍粑教。嘉庆十二年勒保奏折内称:张射斗为首先创教之人。但据潘玉衡供词内称:“父亲叫潘千乘,又名茂芳,三乘会是父亲行的教名。雾灵山碑文中有‘罗祖’字样,是父亲遗下来的。”等语。至嘉庆十二年,有四川长寿县黄和尚为首以糍粑会邀集数百人起事。
龙门教:又称龙天门教,据嘉庆二十一年习教之李和珍供,此教源于“罗祖”。
五盘教:亦吃斋念佛,供奉观音神像,讲“三皈、五戒”。道光二年有广东人李德怀等从江西贵溪县吴清远之妻领单吃斋习教。吴清远乃大乘教首吴子祥之族侄,吴子祥编造大乘,大戒经忏及斋单,并用盘装果供神,名为斋盘,立有天、地、人、神、圣五等名色,取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之义,称为五盘教。
灯郎教:又名燃灯教,为王冕所创立。王曾到四川会遇云南大乘教首张保太之徒刘成名,传授经卷教法。据档案中记,乾隆初年中浙江。江苏沿海地区民人所传习,盖取“复明”之意。
清茶门教:此教为直隶滦州王姓所传,自乾隆以后,屡经清政府查拿。直隶滦州王姓原习大乘教,后因查拿,改名清茶门教(亦称清净门、清净法门、清茶门红阳教等)。档案中保存在滦州石佛口、庐龙县安家楼及庐龙县阚家庄三份王姓的家谱,是研究清茶门教源流的极有价值的材料。
混元教:此教为白莲教同宗,又名清净佛门教、清圆道教。清政府上谕中称:“混元教与收元、无为及白莲教等均属同教异名。”乾隆十八年,山西长子县民冯进京传习此教,据称,该教为直隶沙河县王会倡立。冯进京是白莲教人张进斗所传之徒。乾隆四十年河南鹿邑县人樊明德传习混元教一案,波及较广,乾隆五十九年白莲教传播人刘之协等,皆系此案内刘松所传之徒。嘉庆十八年,河南汝州荒歉,民人王太平等由旧经本中翻见有陆林混元字样,曾倡立陆林会混元教,设立经堂,劝人行好。
收元教:自乾隆初年以后,清政府屡经查获山西、直隶、河南、湖广、安徽等省传习收元教之韩德荣、张士乾、徐国泰、孙贵远、方荣升等人。据档案中记:徐国泰将荣华会改为收元教。嘉庆二十年查获之安徽方荣升,曾于嘉庆十三年拜龙华会金有为师入收元教。嘉庆十六年犯案被充军,后由配所逃回,复立收元教。其供词内称:“先前系燃灯佛掌世,为无极坐青莲,为青阳教;后换太极释迦佛掌世,坐红莲,为红阳教;今则太极退位,弥勒佛掌世,为皇极坐白莲,为白阳教。”嘉庆年间,山西赵城县王宁将收元教改名为先天教,曹顺于道光二年习此教,至十五年纠众起事,焚署杀官。
三阳教:嘉庆二十年,审讯在湖北麻城破获之孙家望等,据供系拜商城县蔡奉青、戴添福为师习教,并供出安徽教首王三保、朱明道等。该教称“弥勒佛今临凡”,入教者做会,并迎拜太阳。乾隆四十年,河南鹿邑县赵言语世倡立青阳教,亦向太阳礼拜。
白阳教:在嘉庆、道光年间于直、豫、皖等省屡有查获。江苏句容县方荣升传习一案,档案中称其为白阳教,又说是红阳教、或大乘教清茶门,还说是复兴收元教。乾隆十九年四川忠州地区有“白羊教”欲期起事被镇压,该教又称“二一堂”。一字门教为白阳教改立。
悄悄会:亦称为白阳会,据档案中称系由元顿教改名,自乾隆时已有查获。嘉庆六年陕西杨生斋等会道,纠约宝鸡、阳等县会首王延等约期起事。嘉庆十年,甘肃王化周等传习悄悄会。龙华会又名悄悄。
红阳教:自乾隆以后屡经查获,有直隶、湖北、山东等省传习。据档案中称:红阳教又名大乘教、无为教,别号清净门。嘉庆二十二年查获之吴桥县陈玉章,其师系山东德州人刘和,传自同村人尹成功。红阳教又名海会头。
清水教:为白莲教支系。乾隆三十七年,山东王中传习清水教,据王中之弟王瑶供称:山东单县人刘宗礼(即刘省过)为立教人,刘省过之曾祖刘佐臣为白莲教首,乾隆十三年山西定襄县韩德荣所传习之教,为刘佐臣之子刘儒汉之徒。
八卦教:亦称天理教。康熙五十六年查获山东李雪臣等白莲教案内,言及白莲教或称一柱香、天门神拳等教。在乾隆时期有关八卦教的档案中,集中为查拿大明道衙门皂头段文经和元城县快役徐克展等人的文件,段、徐于五十一年在大名府起事。乾隆五十二年有刘照魁的供词,谈及八卦教的组织情况及教义条理等。嘉庆朝的档案主要是镇压李文成和林清等人起义的,在这项档案中,包括审讯八卦教人员的供词以及清政府截获的教军的布告、旗帜等,对研究八卦教的源流及这次起义的情况,均堪称珍品。
震卦教:系指东方震宫王老爷门下,即首先传教之山东荷泽县人王中(乾隆三十七年被处死),嘉庆十八年滑县起义之李文成一股即为震卦教。嘉庆十八年于江苏查获苗占魁等传习震卦教,均籍隶曹县。其叔苗大成曾结拜红砖会,约誓遇事相帮。
坎卦教:均称为北方元上坎宫孔老爷门下,指法指着先传教之山东宁阳县人孔万林(亦于王中案内被杀)。据孔万林供:伊系坎卦支派,传自直隶容城人张柏。乾卦长系虞城县人张姓,艮、震二卦长系金乡县张静安,巽卦长系单县张炎兄弟,离卦长离商邱县郜大弟兄,坤、兑二卦长系东明县陈善山兄弟。据称林清一股多为坎卦教。嘉庆二十二年,查获直隶王锐等传习老理会即坎卦教。据供:此教为乾隆朝清水教案刘省过之同教潘均所传。道光十七年,查获山东潍县马刚等倡立添柱教,亦为坎卦教易名。
离卦教:均称为南方离宫头殿真人郜老爷门下,系指首先传教之河南商邱县人郜生文,已于乾隆三十六年被杀。嘉庆十六年查获之孙维俭等,俱系以吴二瓦罐传之好话教即离卦教改名大乘教;滦州董怀信等所传习之金丹八卦教,交河县齐闻章等传习之一柱香离卦教,沧州吴文治等传习之佛门教,青县季八、叶福明等传习之义和门教,祁州邢士魁等传习之如意教等等,俱系离卦教之子孙徒党。嘉庆十八年又有山东济南僧人玉清传习收元道教改为离卦道教。
一柱香教:又称一柱香离卦教,也称一柱香如意教、一柱香天爷教。山东历城县人孙大凤供:嘉庆元年拜道人刘中文为师入一柱香教。刘中文称:老教首为董士海,于康熙年间在章邱县出家,传徒徐名扬。道光三年董坦亦供认:一柱香教为其七世祖董士海(即董吉升)创立。嘉庆二十四年,审讯王汉实传习一柱香教(又名如意门),为乾隆年间禹城县人李成名所传。嘉庆九年姜明等立如意教,亦为一柱香教。
明天教:系直隶清河县乾卦教徒马进忠于道光初年倡立。档案中称:是由白阳教改八卦教,又改明天教。马进忠供称:拜清河县吴德荣为师学习乾卦教,其祖父马勤、父马万良俱为白阳教刘恭之徒。嘉庆十九年吴德荣接管教务。道光元年,吴德荣犯案,马万良为八卦教首,是年传与马进忠执掌。马进忠因八卦教屡次犯案,遂于其掌教后改为明天教。嘉庆十八年,安徽安庆府之坤卦教头目魏正中,以天理教名目传教;嘉庆十七年滦州董怀信等传习金丹八卦教;咸丰朝在山东东昌、临清一带的张锡珠、宋景诗等起义,档案中称,张锡珠传习天龙八卦教,其总教总即白莲教主、黄旗首领张善续。嘉庆十九年,清政府查获王进道(本名王法文)传习九宫教,据王供称:于乾隆五十七年间拜张国宾为师入八卦教,至嘉庆十一年又拜宋克俊为师入九宫教。王、宋均参加了李文成领导的八卦教起义。
嘉庆朝有故城县霍应方、宿元谟、刘坤等传习老天门教。该教内人多参加过李文成起义。宿元谟系从山东恩县人李洛秀习拳棒,至嘉庆十七年拜刘坤为师,学习打坐运气,其教义均与八卦教相同。
摸摸教:亦为八卦教易名。咸丰无年,直隶东安县有传习摸摸教者,吃斋念佛,为人治病。
敬天会:为河南单县杨起玉等所传习之教,乾隆四十七年杨等犯案拟罪,其徒廉在有之子廉方成等继承,名敬添会,于道光二年十一月与卢照常等相约,在安徽阜阳县境内竖旗起事。据称卢照常素习震卦救。
音乐会天真门教:又称老人会,亦称未来真教。嘉庆二十一年,查获直隶静海县崔才等传习,武清县张伯素等所传亦称老人会。据供称:此教由顺、康年间传习至今,由清河县刘姓,传至静海县张姓,后传崔姓。其所传字贴内,有语句提到八卦教林清起义的日期。
天真教:系与北庵教同案,道光十五年,密云、三河等处查获周仕杰等传习天真教,据供:为东安县刘道士于康熙年间倡立。
牛八教:亦为白莲教分支嘉庆二十一年查办汝阳人方手印之徒廖日州等,曾从枣阳县杨太为师习白莲教。乾隆时廖日州等至襄阳传习牛八教,又名挥率教。至道光朝,有湖北等处黄起顺等传习牛八教。又襄阳韩发魁传习,自称斋公,文中称其系白莲教齐王氏之余党,其教分清茶等名目。凡斋日同至大乘庵内聚会念经。
儒门教:亦为白莲教易名。嘉庆二十四年,查获河南刘文焕等传习此教。据供称:其传教分南北两路,南路安徽颖州、太和一带,系王金尼与王大保兄弟经管;北路安徽宿州及河南商邱、拓城、鹿邑、太康等处,系王侯氏经管。刘文焕乃白莲教首刘松之子,王侯氏是王怀玉长子王法禹之妻。乾隆六十年,刘文焕至商邱会过王侯氏,谈及白莲教不时犯案,商定改名儒门教。

根据清代档案记载,列述了以上几十种清代的秘密宗教,对它们的立教源流及相互间的宗派演变关系等情况,做了简要地介绍。由于清政府严禁各种倡教传徒及异姓结拜的活动,所以各种教门一经暴露,均遭搜剿缉拿,无一可免于“尽法惩治”。因此,清政府在镇压各项秘密宗教的过程中所形成的档案,无疑对我们了解清代秘密宗教的情况,具有交高的史料价值。
但还必须指出,这里所列出的一百零七项秘密宗教,它们的情况也不尽相同,就其活动的性质而言,大致可分为三种:其中有的是因对现实不满,而求祈于神佛,或寄托于未来;有的是借助于宗教的形式,以发动和组织群众,进行反抗斗争;也有的纯属于迷信的骗钱,或求仙延寿,或捏教行巫。前两种性质的教门构成了清代秘密宗教的主体,而后一种在整个清代秘密社会中的地位是微不足道的。
根据档案史料的记载,清代的各种秘密社会组织,无论它是以宗教为外衣,还是以结义为形式,大都反映着人民群众的反抗精神,其中大部分乃是人民进行反抗斗争的一种组织手段和活动方式。
有清一代曾发生过的人民武装反抗斗争不可胜数,其中依靠秘密社会组织进行发动群众和组织群众而开展斗争的占大多数。不难看出,清代的秘密宗教组织和相继产生并发展起来的秘密会党组织,相互影响和作用,对清代社会的变革,起过重大作用,从而客观地肯定了深入研究秘密宗教的必要性。同时,根据清代档案资料分析,秘密宗教组织得以在清代社会中广泛传播与发展,是以清代社会状况为基础的,它反应着清代社会诸矛盾,特别是社会阶级矛盾的发展与变化。所以,这批档案史料,对清代历史的全面研究,同样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资料来源:《历史档案》1986年第3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最新信息
联想、比较与思考:费孝通“天…
中国宗教仪式文献中的斋意类文…
妙峰山庙会的视觉表达 ———…
礼俗互动视角下清代以来北京村…
结构与过程:集体记忆视域下民…
融”抑或“容”:中西宗教在澳…
近 70 年来中国宝卷研究回顾
仪式研究视角下的中古时期佛道…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