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新观点 研究前沿 中外关系史档案 机构综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 中外关系史档案 >> 中文档案 >> 详细内容
马嘉理案史料(二)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3419 更新时间:2007/12/6
       马嘉理案史料(二)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存审讯滇案供词
光绪元年十月二十八日
  点名单
    计开: 李珍国(南甸都司)、李含兴(系李珍国侄子)。
    十月二十八日讯
    点名单
    计开: 而通凹、腊都、而排腊、而样双、施奶、陆滥当、而干、尔同巴(即而腊)、而刚干、而腊感、而肝。
    十月二十八日讯
    具亲供。卸署腾越同知吴启亮今于与亲供事。
    实供得: 卑职年四十九岁, 四川遂宁县人, 于同治十二年六月奉宪委署理腾篆。十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奉上宪札开: 英国派钦差三员, 先由印度自缅入滇, 并由驻京公使派翻译官马嘉理等来滇, 赴缅甸交界迎接。十月十九日据马嘉理到滇呈投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咨文、护照。除饬司派文武员弁及沿途州县护送外, 饬卑职妥为照料, 护送出境。等因。该翻译于十一月二十六日至腾, 二十八日起行。卑职遵即妥为护送去后。至十二月间, 民间忽有谣传, 谓有洋兵数千, 将从缅甸来腾。厅民兵燹之余, 风鹤皆惊。一闻此谣, 共相疑虑。当有十八乡首各带从人, 来至厅城, 在清查局会议一次。其后, 各团又在各该本乡齐团一次。缘腾越远在边界, 东至永昌一百余里, 西至盏西、北至古永均一百一二十里, 南至南甸四十余里, 皆系山深林密, 匪徒出没无常。所以四乡百姓历系编联保甲, 举办团练, 以防匪徒而保身家, 统名之曰十八练。兹各乡偶闻洋兵来厅之谣, 即于各本乡齐团, 亦属该绅民等自卫身家之常, 卑职并无札谕调团阻击洋官之事。迨至本年正月, 忽闻马翻译复由缅甸来滇, 路过边外被戕毙命。比即专足往探, 回称: 马翻译曾带随从五人来至蛮允, 打住一日, 复折回迎接洋官, 路经户宋河, 因野人拦讨过山礼, 遂被戕杀。随人及所带什物亦被杀抢。并探得有洋官数员随带从人并缅兵二百名, 亦由缅来滇, 行至南崩, 又被踹回。等语。
     窃思马嘉理系奉文来滇, 自应礼待, 而路经边外, 遭此奇祸, 实为骇异。一面飞禀上宪,一面会镇, 严札各关隘哨卡防范匪徒窜入滋事。四月十五六日西道陈、卸署丽江府徐守、永昌府朱守到腾, 于二十日前往马嘉理被戕之处查勘, 实系被野人见财起意劫杀。后于六月中旬, 署提督杨率师来腾办理边防, 复奉宪札, 饬即会营, 迅速拿犯追赃, 解省讯办, 不得稍涉推委。等因。奉此。
     卑厅闻信后, 即专差往探凶犯实在下落, 距户宋老鹳坡六十余里之哇椒硐。卑职即与蒋署镇往见署提督杨, 密为商筹, 均以该处距厅约六百余里, 必须熟悉路径之员挑带勇士, 驰往围拿。已由署提督杨派委参将李珍国, 会同代理左营都司徐成林, 挑带练军二百名, 于六月十五日前往查拿。于二十三日乘夜前进, 黎明直抵哇椒硐, 四面围扑, 格杀裴小陀、而敢干二人, 生擒而通凹等九人, 于硐内搜出千里镜、洋枪等项赃物数件。据供, 尚有十二犯聚在户宋山后之云岩硐。复经署提督杨添派蒋署镇亲带练军, 督同该参将等前往围拿, 于八月初二日进攻, 当时格毙裴六、雷大、而都、而糯四名, 生擒腊都等八名, 搜出赃物四十八件、马二匹。我军已伤亡补用千总郭宝珠、兵丁二名。已将各犯取供译出录呈。除在监因伤身故陆兰干、阿用二名, 在途因伤病故而干、阿弄二名, 又蔺小红一犯因伤重尚未解案外, 兹同和副将并督同李珍国将而通凹等十二犯并赃物五十六件, 解到省城, 听候讯审。
    伏查外国人私自进关, 至十人以外不行查报者, 例有明条。该翻译前奉文由滇赴缅, 已保护出境, 平安无事。及反[返]滇时既带有什物、马匹、土兵, 即应先为知会, 以便会营,妥为迎护。乃马翻译于由缅来腾, 并无只字先行知会, 竟自冒险遇害, 实属防范不及之事。现已赃贼齐获, 听候传讯。再, 马翻译被戕后, 据而通凹等供称, 并未将头割下。卑职密行查访, 亦无悬首城上之事, 更未将首级寄至厅城。所供是实。
须至亲供者。
 
    具亲供。署鹤丽镇左营都司李珍国今于与亲供事。
    实供得: 都司于同治十二年五月初一日奉委署腾越镇左营都司事务。十三年十月十五日奉云南巡抚岑札委往滚弄江老街一带缅地办理改散三海、严拿遗匪马二事务。遵于是月二十六日交卸篆务, 二十八日起行至干崖坝尾安抚夷民。十二月初五日有英国马翻译嘉理由滇入缅, 行抵蛮允。都司优礼相待, 送给吃食。该洋官打住三日, 起行时都司派土目二人送到新街洋官处, 交代清白。次日奉往猛卯办理三海夷民事务。冬月二十一日特接腾越十八乡团练总局两次来信, 以洋人有带兵占距〔据〕厅城之说, 约都司回到厅城, 共齐团练, 自保身家。都司因奉差在外, 不能擅自回腾。嗣闻得该绅民等曾于去年腊月间在城内清查局议事一次, 又各在本乡齐团。都司均系事后方知, 当时并未在场, 亦未与闻。本年正月十四日晚, 有三品洋官伊来雅士、新街领事官阿也办二人随带从人十余人、货物二十余驮到猛卯司城住宿。至十五日巳时来面见都司, 声云各山野路阻塞, 不能行走, 请都司拨人护送伊等回缅国。都司见有总理各国衙门护牌, 当允商同土司拨练护送。该洋官以沿途照应, 送都司双码子洋枪一杆、码子二百个。适都司未在寓所, 家丁权且留下。迨都司回宅, 因差次无可回敬, 不敢收留, 原礼送还。该洋官到晚又专一华人, 系广东的, 仍行送来。都司因其情意殷殷, 又念中外和好, 退回不恭, 是以收下。即用名帖一纸, 上写领谢二字。至十九日雇备船支, 由都司用自己马匹驮送该洋官货物下船, 派土练送至南坎缅官处交代明白。嗣于差竣后, 闻得正月十七日(原文如此——编选者) 马洋官由缅来滇, 行至户宋被害。又闻洋官柏副将于正月十七日在南崩被匪人拦劫开仗折回之事。其时都司正在猛卯差次, 有英官伊来雅士等与都司日日相见为凭。况猛卯距蛮允约六百余里, 距南崩约八百余里, 相去遥远, 都司无从串通击。
    至都司之侄李含兴, 系自幼出外学贸, 在漾贡、缅甸等处经商多年, 本年始随洋官回来, 向未在家, 何从带练沿途与洋官同行? 焉有带兵阻击之事? 此外, 亦无亲侄, 更无带兵之侄。此中恳求查访者也。
    嗣于四月二十八日有署提督杨、迤西道陈及徐、朱二守, 蓝委员、郑守备到蛮允查办前案。六月十六日奉杨提督札委及文、武二宪委员协同现署左营都司徐成林, 持札到蛮允严拿野匪。二十三日行抵蛮允, 密饬早东构线严拿。晚, 早东带领都司等夤夜到挖焦硐围攻, 天明时方才攻破, 杀毙野匪二名, 生擒九名。又追至户宋山后云岩硐, 因山路崎岖, 林密箐深,兵不能进, 都司禀请接应。是以杨提督委蒋镇宪亲带兵勇督同进攻。当时杀毙四名, 生擒八名, 搜出赃物四十八件、马二匹, 解至省城。今蒙传讯, 都司实无串通野人阻击之事。倘后查出, 愿干领罪。所供是实。
    须至亲供者。
 
    据李含兴供称: 年三十六岁, 腾越厅人。父亲早故, 母亲现存, 年七十五岁。兄、弟各一人, 胞兄李含福已死。小的十几岁, 遭回匪之乱, 逃到缅甸, 学缅话, 做玉器厂生意, 后又往漾贡、别谬等处生理, 稍有积蓄。去年听说家乡平静, 小的想念母亲, 就带些洋货, 并现银约五百两, 从漾贡、别谬回来。途中遇着素来认识的英官帮剌克、波刺客等人, 带了些印度兵, 说从缅甸往中国。他们听见小的也是到腾越的, 就约小的同走, 替小的出盘川。小的应允。同行到新街后, 遇见马翻译等人, 是来接洋官的。缅国又派了二百多兵护送。先雇本处人驮子, 从拱硐行走。因赶驮子的将行李砍开几件, 马翻译同他们吵闹, 说这些人不妥,商量折回新街, 由水路到蛮暮。又赶来一白胡子洋官, 小的不知名字。洋官们另雇了驮子, 走铜壁关一路。正月十三日到了南崩, 传闻户宋河一带有匪人断路, 洋官们不放心前进。马翻译不信, 说去年来的时候无事, 必是谣传。他就带了跟他的中国人五名, 并叫小的同他前进探路。那日走到雪列, 天已晚了, 马翻译问彼处头目李珍国在何处, 答说入猛卯去了。小的看见那些人形迹可疑, 劝马翻译不要向前走。马翻译说小的胆小, 就留小的在雪列听信, 他带了他的人仍望前走。第二天洋官们也到雪列。因铺程在后未到, 他们又折回去, 留石玉田同小的在雪列听信。第三天, 小的们正想往前走, 走出不远, 就见好些人牵了马翻译的马, 都拿刀枪, 蜂拥而来。小的向石玉田说: 不好了, 马翻译遭了事了, 我们快走罢。小的就同石玉田分路逃生。谁知那些人看见我们逃走, 就追来把小的捉住, 拿到硐中, 用木靴靴住小的,留两个人看守, 余众仍就走了。夜间, 小的趁看守的人吃醉睡着, 就取脱木靴逃了。谁知走得一天多路, 又被人拿住, 关了些日子, 叫小的替他们吹柴、挑水。小的又乘空跑脱, 一路讨饭, 才回腾越。因路上受吓, 就害了走黄的病。后来病略好些, 听见马翻译在蛮允被杀的话, 又听见抢杀马嘉理的凶犯已被官拿住。八月间, 厅官就传小的并叔子李珍国, 同而通凹们一起来省。这李珍国是小的叔子, 小的并不叫叔君, 此外也无弟兄。这所供都是实话。可怜小的有四驮货物, 是在外十几年的积蓄, 在洋官们驮子一起, 也不知存亡。现在只剩空手, 实在苦恼。只求施恩。
    据而通凹供称: 我是哇椒硐的人。我们是不记年岁。父母俱故, 并没兄弟、妻子。本年正月间, 听说有洋人从缅甸来, 要过我们山界, 驮得有货物, 到云南地方去。我起意到云岩硐邀了腊都, 各带了两硐的人, 裴小陀、而排腊、蔺小红、施奶们共二十三人, 各带刀枪, 同去拦阻讨要过山礼物。那日到了户宋河边黄果树下, 遇着骑马的洋官, 又走路的四个汉人拉着一匹驮马。我们就堵住要过山礼物。他们不肯, 骑马的洋官就开枪乱打。腊都、蔺小红上前用刀砍他, 洋官下马, 腊都又砍了两刀。我们大家一起动手, 把他跟来的人一概杀死。拉得马二匹, 我分了一匹, 腊都、蔺小红同分一匹, 其余抢得物件, 两硐的人均分。腊都听说后面尚有洋人驮得有货物, 邀我们再去拦抢, 我要送东西回硐, 不肯去。腊都就带了他们硐内的人走了。后来听说腊都遇着洋人打架, 被洋兵伤了几人, 没有抢着物件。到了六月间, 有官兵前来, 把硐围了。我们抵敌不住, 被官兵把裴小陀们杀死, 又把我同陆滥当们拿住, 并搜出硐内所藏的马匹、物件缴案。今蒙提讯, 所供是实。
    据腊都供称: 我是云岩硐的人。本年正月间, 有哇椒硐的而通凹听得有洋人带得有货物,从缅甸来, 要到云南去, 来约我们同去讨要过山礼物。并蔺小红们两处共二十三人那日到了户宋河黄果树边, 遇着骑马洋官并跟着几个人。我们上前讨要礼物, 他们不肯, 洋官就开枪打来。我同蔺小红上前用大刀向砍, 骑马洋官下马, 我就砍了两刀。大家一起动手, 把他跟来的四个汉人都杀了, 尸首都抛在户宋河内。拉得马二匹, 我同而通凹、蔺小红分了。其余抢的东西, 两硐的人均分了。我听说后面还有一起洋人, 有驮子一百几十头。我约而通凹们再去拦抢, 而通凹不肯去, 我就带着本硐的人去, 沿路又邀了登来、佛来、无底各硐的人, 并李发所带的回子、向来在本山住的汉奸, 一起到了南崩河。遇着洋人, 大家一起上前拦抢, 被洋人开放洋枪, 把我们阿打死了, 还伤了两个人。我们打不过, 各自逃回来了。到了八月间, 有官兵前来, 把硐围了。我们抵敌不住, 被官兵把裴六、雷大们打死, 把我同蔺小红、而刚干们拿住, 并搜出马匹、物件缴案。今蒙提讯, 所供是实。
    据而排腊供称: 我是哇椒硐住的。今年正月间, 有我们的大头目而通凹约我们去抢路, 走到户宋山脚河边, 遇着洋人, 我们对他要过山银两, 他们不肯送, 就放枪乱打。有腊都、蔺小红上前将骑马的洋人砍了几刀, 我也上前砍过刀。所供是实。
    据而样双供称: 我是哇椒硐住的。今年正月间, 有我们哇椒硐头目而通凹约同到户宋堵截洋人, 讨过山礼物。我只砍着走路的人一个。所供是实。
据施奶供称: 我是哇椒硐住的。跟着头目而通凹去抢洋人。我只抢得些物件, 送在石硐内, 已被官兵拿来。所供是实。
    据陆滥当供称: 我是哇椒硐住的。同大头目而通凹去到户宋河边, 遇着洋人, 问他要过山礼物。他们不肯, 放枪打我们。我也跟着众人乱砍过两刀。所供是实。
    据而同巴(即而腊) 供称: 我是云岩硐的。我们的大头目腊都叫去抢洋人, 我也同去抢。只砍死走路的人一个, 抢得的物件与哇椒硐做两股均分。所供是实。
    据而刚干供称: 我是云岩硐的。我们的头目叫去抢洋人, 杀得骑马的一个。我亦杀了一个汉人, 将尸首拖在户宋河内。所供是实。
    据而腊感供称: 我是云岩硐的。同我们的大头目腊都去堵洋人, 要过山礼, 洋人不肯送。我没有杀人, 只抢了些东西。所供是实。
    据而肝供称: 我是云岩硐的。跟着我们大头目腊都叫去堵路。我只顾抢物件, 不曾杀人。所供是实。
   据而干供称: 我是云岩硐的。大头目腊都约去户宋河黄果树下, 遇着洋人, 要他们送礼物, 他们不肯, 众人一齐上前抢杀。我因被洋人打了一枪, 不能动手, 只在旁边看着。所供是实。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存审讯滇案供词
光绪元年十月三十日
  点名单
    计开: 李珍国(南甸都司)、李含兴(系李珍国侄子)。
    十月三十日讯
    点名单
    计开: 而通凹、腊都、而排腊、而样双、施奶、陆滥当、而干、尔同巴(即而腊)、而刚干、而腊感、而肝
    十月三十日讯
    具亲供。卸署腾越同知吴启亮今于与亲供事。
    蒙讯: 去年马嘉理由滇赴缅, 系何时到厅城? 何时起程前进? 曾说何时转来? 嗣由缅来滇时, 曾否于起程之先专函知会?
    革员查: 马嘉理去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到厅城住了两天, 二十八日护送起身, 由南甸赴缅。
    据说要接洋官前来, 但未知洋官已否抵缅, 并未说几时回来及带多少人的话。嗣后也未接有起身来滇文书、信件。
    蒙讯: 有无札谕调兵调团并派刘姓、顺姓、华姓督带三五千人阻击英人之事?
    革员查: 并无札谕调兵调团阻击洋官之事, 且查武官内亦无刘姓、顺姓、华姓其人。惟去冬厅城十八练绅民闻洋官由缅国新街带兵来腾, 又无文函先行知会。该团练等未悉洋兵举动, 恐其入境欺凌。该百姓等久受兵灾, 风鹤惊心。故各团首在厅城会议, 欲集团练作自卫身家之计, 于十二月二十日各在境内亮团一次。
    蒙讯: 腾越团练起于何时? 有练丁若干?
    革员查: 自来有团练, 故厅地旧名十八练, 有事便齐团。户丁约有五六千名, 其实在精壮者有二千名之谱。
    蒙讯: 腾越十八练东、西、南、北抵于何处? 团练曾经出过境否?
革员查: 东抵永昌界一百数十里, 南抵南甸土司界四十里, 西盏西练一百一二十里抵野人界, 北鼓勇练一百一二十里抵野人界。自来团练本只为自卫身家起见, 从未到过土司界内。
    蒙讯: 蛮允系何处所管? 有无城池?
    革员查: 蛮允是街子, 并无城池。先归盏达土司管, 后归南甸土司管。出街口即是野人界。蛮允街上人如有牲口出街放草, 须认土人租钱, 否则被抢。
    蒙讯: 查英国照会称马嘉理及被害中国人各首级宣示城内, 之后就寄往腾越。此事更关确要。等语。
    革员查: 马嘉理及其随人各尸身讯据各犯供称, 马嘉理等被戕之后, 所有各尸身均抛弃户宋河内。等语。又据访查, 各首级亦未闻悬示何处, 并未寄至厅城。所具亲供是实。
 
    具亲供。署鹤丽镇左营都司李珍国今于与亲供事。
    蒙讯: 去冬马嘉理由腾越至蛮允会见时, 是否优礼相待? 嗣拟由缅旋滇, 先期有无专函声明不日即当动身?
    都司查: 去冬奉委在干崖坝尾蛮允对面地方, 洋人翻译官马嘉理到来会见, 都司以礼相待, 伙食等项从优供给。曾说起要到缅国会他们洋官, 有礼物要送来中国的话, 并未说几时回来。马翻译住了一日, 第三天起身, 派土目二人护送至缅国新街地方。其后, 马嘉理并无信与都司说起身回来的话。
    蒙讯: 曾否串通野人头目, 希图拦阻英官?
    都司查: 英国久敦和好, 洋官往来自有公事。都司身任职官, 焉敢干法妄为? 是以前次马嘉理道经蛮允, 都司优礼相待, 护送出疆, 岂有明于前而暗于后之理? 实无串通野人头目,拦阻英官之事。
    蒙讯: 有无亲侄管带兵练? 其侄含兴是否又名叔君?
    都司查: 都司世居腾越。自逆回称兵, 厅城失守, 都司之父母、妻子、伯叔、弟兄满门均皆殉难, 只剩都司一人, 并无亲族, 亦无侄子, 实无亲侄带兵之事。至李含兴是都司远房侄子, 因遭回难, 逃至缅国漾贡、别谬地方, 同英人做生理多年。前随同柏副将回滇, 马嘉理前行被戕, 他在后又被野人栓锁, 至二月二十外, 方得逃回。在缅名蒙玉, 并无叔君之名,抑系含兴二字转音。都司不敢隐度。
    蒙讯: 本年正月, 有英人额游客行抵猛卯, 见都司在彼暂住, 带有兵勇三百名, 曾声言南路野人猖獗, 有劝其改道行走之事。
    都司查: 去冬间, 因波三海、马二们在猛卯滚龙江地方滋事, 奉抚宪札, 委都司带兵五十名前往查办, 猛卯土司亦派有土练七、八十名帮同防堵, 并无三百人之多。本年正月十四日有洋官伊来雅士、新街领事官阿野办带领从人十余个、货物二十余驮, 来到猛卯地方, 执有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护照。说要由永昌赴云南, 因听说前面有野人阻塞, 现拟折回, 叫都司派人护送出境。在猛卯住了四日, 代其雇马驮载货物, 又用自己骡马帮驮。于十九日派土目二人送其起身, 至南坎江边下船回去。实系该洋官因路阻塞, 自愿折回, 并非都司劝其改道行走。
蒙讯: 有无收受额游客洋枪, 给予名刺之事? 并据额游客跟人王秀爽向威公使供称, 其在边境不致受难, 系李协台给予路票; 又谓路票即前李协台给额游客之名刺, 是否实有其事?
    都司查: 伊来雅士因感都司照应其货物行李, 曾专人送给洋枪一枝、码子二百个。初因洋官是客, 都司差次并无礼物送他, 因此璧还, 不敢收用。二次又遣人送来, 都司因彼此相好, 只得收受, 给予领谢帖子。其专来汉人, 声音像是广东, 是否王秀爽却不敢定。后来并未见过此人, 亦无给路票之事。且武职衙门向例须提镇才能给护照, 都司官小, 又系卸任出差人员, 未带印信, 更无票可给。其帖子系书明领谢, 并非名刺。
     蒙讯: 腾越各乡函邀亮团系于何月何日? 系在何处地方? 究因何故?
都司查: 厅城向有十八练, 自军兴以来, 一有惊报, 即便齐团。都司于去年腊月间在猛卯差次, 接到腾越十八练绅民公函, 称闻洋官由缅国新街带兵来腾, 又无文函先行知会, 不知是何举动。我们腾民曾受回逆扰害十几年, 诚恐洋兵入境或有欺凌之事, 拟集团练作自卫身家之计。等语。适都司奉委在猛卯差次, 公务羁身, 未曾预办其事。嗣后闻得各团长曾于十二月初旬在厅城清查局会议一次, 各带随从数十人不等。各团于各本地曾亮团一次。查向例十八练只于厅属境内亮团、会哨, 从未越至土司等所管疆界。
    蒙讯: 腊都在南崩地方拦抢柏副将们, 被洋人开枪轰击, 内有伤毙汉人。曾否查明有无兵练在内?
    都司查: 本年正月马嘉理在户宋河被而通凹们劫杀, 腊都们又纠众在南崩地方拦抢柏副将等各情, 适都司奉委在猛卯查办波三海们之事。查户宋、南崩均是野人地界, 距猛卯有七八百里之遥, 虽有传闻, 均非的确。嗣于五月因查办之事完竣, 始回腾越。奉提督军门杨札委都司同徐都司成林, 督带兵练在哇椒、云岩等硐将凶犯而通凹、腊都等拿获, 并起出马匹、赃物等件解案。经都司访闻, 腊都往南崩拦抢柏副将, 有汉奸在内。彼处野人山有回匪李发等常同野人抢劫, 此次听闻该回匪也在其内。查李发系回酋伪大司空李帼沦之嗣子。李帼沦窃距[据]厅属乌索地方, 去年经官兵围攻, 李帼沦曾邀集野人抵敌。官兵嗣于去年五月将贼巢攻破, 李帼沦被擒正法。李发先于二三月间带同一二百名, 从古永练逃往户宋一带野人山内名昔董地方藏匿, 时常勾结野人抢掠。所穿之衣亦有红厢边背心、号褂之类。汉奸是从前掳去的汉人, 住在野人山, 约有七八十户。当腊都拦抢柏副将时, 被洋人开枪打伤数人, 即有汉奸在内, 并非兵练。并闻李发于本年二三月间带了回匪一百余人, 到缅国新街地方搭轮船, 经洋官将他们枪刀收去, 出洋去了。所具亲供是实。
 
    一、讯李含兴: 你是否实名叔君?
    据供: 小的名字只叫含兴, 在缅国又叫蒙玉, 实不叫叔君。或是含兴两字讹 传也不可知。
    一、讯: 你弟兄辈中有无名叔君的?
    据供: 小的家自被兵荒, 人少丁单, 并无别的弟兄叫叔君的。
    一、讯: 你曾否带兵练阻击洋官?
    据供: 小的自小逃乱在外边营生, 今年才回家, 何曾带兵带团? 况且小的一路都在洋官身边, 何从分身? 这是断断没有的事。
    一、讯: 你有无串通野人阻击洋官的事?
    据供: 小的出外十几年, 才回中国, 路上就遇见洋官, 一同走的, 何从串通? 况且小的有四驮货物, 银货约值二千两, 同洋官驮子一起走的, 又何肯串通抢劫?
    一、讯: 洋官从蛮暮起程时有多少驮子?
    据供: 有一百七十几驮, 小的四驮也在内。
    一、讯: 洋官带兵多少?
    据供: 带印度兵十几人。
    一、讯: 洋官从新街动身, 缅甸派几多兵护送?
    据供: 缅甸约派二百多人, 不知细数。
    一、讯: 洋官共有几位?
    据供: 一位叫帮剌克, 一位叫波剌克。这都是他们在外国的名字, 究竟在中国是何名字,小的不知道。这两位小的在漾贡、别谬就认得的。一位是安医生。到新街后遇见马翻译, 后来到蛮暮时, 又来了一个白胡子洋官, 不知他名字, 听说是从北京来的。一共五位。
 
    一、讯而通凹等: 为何杀害洋官? 何人为首? 有无别人串通? 是否见财起意, 抑或另有仇隙?
    据供: 本年正月间, 听说有洋人从缅甸来, 要过我们山界, 驮得有货物到云南地方去。是我起意, 带了裴小陀、而排腊、施奶们到云岩硐, 邀了腊都同去。拦住洋人, 讨要过山礼物。洋人不肯, 我们把他杀了, 抢了他的东西。实系见财起意, 并没别人串通, 同他也没有仇隙。
    一、讯而通凹: 杀害洋官在何处地方? 该地方是哪个管的?
    据供: 杀那洋官是在户宋河边黄果树下。户宋河到蛮允有二十五里, 那户宋河是我们山里地界。
    一、讯而通凹: 杀死洋官何人下手? 那跟随洋官来的又杀死了几个人?
    据供: 我们在户宋河边遇见洋官, 他带得汉人四个。我们把他拦住, 要过山礼。洋官不肯, 就开枪打来。腊都们上前用大刀把洋官砍下马来, 又在他头上砍了两刀, 就死了。而排腊、陆滥当们一齐上前, 把那四个汉人杀死, 施奶、而腊感们把马匹、物件都抢夺了。
    一、讯而通凹、腊都等: 洋官及各人尸身弃置何处? 曾否将洋官首级悬挂城上?
    据供: 我们把洋官同汉人杀了。他们的尸身一齐抛在户宋河里, 并没把首级割下, 哪有悬挂城上的事。
    一、讯而通凹: 所抢赃物作何分?
    据供: 我们抢得洋官们的东西, 马二匹, 腊都、蔺小红二人分了一匹, 我分了一匹, 他物都是两硐的人均分。
    一、讯腊都: 在南崩河地方拦抢洋官, 是何人为首纠约前往?
    据供: 我们杀了那个洋人, 分了东西, 听说后面尚有一起洋人, 有一百几十头驮子, 是我起意, 约而通凹们再去拦抢。而通凹们要回去, 没有同去。是我带了本硐的人去的。
    一、讯腊都: 与洋人打架时, 被洋人开枪轰击伤毙汉人是何处的? 汉人是否团练兵勇?
    据供: 我们听说后起洋人带的人甚多, 我们人少, 恐怕打不过。路过无底、佛来、登来各硐, 就邀约他们多少人。还有户宋河山上住的李帼沦儿子李发带来的回子同本山的汉奸, 听说我们要去拦抢洋人, 大家情愿同去帮忙。总有几百人。到了南崩河, 见洋人驻扎有二百多人, 佛来、登来、无底的人同回子从山上打进去, 我们的人同汉奸向山口进去。洋人开放洋枪, 把我们的阿打死了, 又伤了两个不知姓名的人。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李鸿章苏州杀降事件还原
20世纪初荣赫鹏侵藏英军对拉萨…
“二十一条”交涉的另一条管道…
近代西方文献中的南海 ——海…
幕末与明治时期日本人的上海认…
19世纪买办的垄断地位和延伸网…
近代《泰晤士报》关于辛亥革命…
美国政府与中日甲午战争
  最新信息
1868年亚洲文会黄河科考:“中…
“祛文务质”:18世纪文质视野…
清末民初边疆危机中的“政府外…
《真光初临》中的晚清潮州妇女…
英国政府与1917至1918年之康藏…
《尺素频通》与晚清宁波商贸
1898-1899年中法广州湾租借地…
清鲜关系中清朝礼制的张力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雯 顾问:黄兴涛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