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新观点 研究前沿 中外关系史档案 机构综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 中外关系史档案 >> 中文档案 >> 详细内容
马嘉理案史料(三)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3173 更新时间:2007/12/6
        马嘉理案史料(三)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总理衙门存审讯滇案供词
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三日
  点名单
    计开: 李珍国(南甸都司) 、李含兴(系李珍国侄子) 。
    十一月初三日讯
    具亲供。署鹤丽镇左营都司李珍国今于与亲供事。
    实供得: 都司年四十三岁, 腾越厅人。同治十二年五月奉委署理腾越左营都司。十三年十月奉委到滚弄江一带办理解散三海等项事务。当于是月二十六日交卸, 起行到干崖坝尾暂驻办理。十二月初五日有英国马翻译, 名嘉理, 由云南赴缅甸, 路过蛮允, 执有总理衙门护照。都司相见之下, 当以优礼相待, 送他吃食。马翻译打住三日, 起行时都司派土、目二人护送到缅甸新街地方, 交代英国领事官去讫。该翻译在蛮允晤谈时, 虽说要往缅国接他们兵官, 却未说几时可以折回。起身后, 也并没信与都司说几时起程来云南的事。都司送马翻译后就奉委到猛卯地方办理解散夷民事务。
    忽于冬月二十一日在猛卯接到腾越十八乡团练两次公函, 说传闻有洋兵数千要到腾越占据厅城, 因未接行知, 不知是何举动。深恐洋兵来腾, 受其欺凌。约都司回去, 共齐团练,自保身家。等语。都司奉差在外, 何敢擅自回去? 后来打听得十八乡绅士曾在厅城清查局议事一次, 各带数十人不等。各团又在各本乡亮团一次。都司都是事后才晓得的, 当时并未在场。今年正月十四日晚, 有三品洋官伊来雅士、领事官也[阿]野办到猛卯见都司, 跟的有十几人、货物十几驮。来见都司, 说本想从这路到云南, 因为前路阻塞难走, 叫都司拨人护送。都司当即应允, 并没劝他折回的话。隔一天, 洋官送都司洋枪一杆、码子二百个, 适都司不在寓所, 家丁暂且留下。都司回寓看见, 心想他们是客, 我还没有东西送他, 又无可回敬, 怎样收他? 当即退回。到晚间, 该洋官又同一中国人送来, 像是广东人, 未问他姓名。都司见其情意殷殷, 十分推辞未免不恭, 当即收下, 用名片写领谢二字送去。到十九日, 都司替他们雇船, 用自己牲口替他驮货物, 下船派土练送到南坎缅官处交代。伊来雅士临走时, 拉了都司的手, 十分道谢而去。后来听得马翻译于正月十六日由新街到蛮允被匪戕害,又听得柏洋官在南崩被阻开仗的事。当其时, 都司在猛卯差次, 有英国洋官伊来雅士天天见都司为凭, 都司何能分身于七八百里外? 串通阻杀实是没有的事。至于同伊来雅士送洋枪来的人是否叫王秀爽, 都司不知道。后来此人也没投过都司, 都司也没给护照的事。
     到五月间, 都司查办波三海的事完竣, 才回腾越, 奉提督杨札, 委同徐都司并文武委员查拿阻杀洋官凶犯。先攻哇椒硐, 杀死匪犯二名, 生擒九名。后来又攻云岩硐, 因为山深林密, 不敢进攻, 禀请接应。提督当委蒋镇带兵督同进攻。又杀死四名, 生擒八名, 共搜出赃物四十八件、马二匹。现都解在省城, 求审问便明白了。都司自回匪闹事后, 全家都被贼杀尽, 只剩都司一人, 所以齐团杀贼, 誓不与贼两立。自前年回匪平靖, 都司就不带团练了。都司并没亲侄。从前虽有两个侄子, 一个叫含瑞, 是庚子举人; 一个叫含英, 是壬子举人,都已死了。现在只有李含兴一人。他从小避乱, 就往缅甸学贸, 后又在漾贡、别谬做生意,今年才跟洋人回来, 路上也受匪人捆缚, 千辛万苦才到家里。他向未在家, 何从带兵? 沿途都在洋官身边, 又何从分身带兵? 现在已将他带来, 求赏问就知道了。此外, 实无第二个侄子。腾越自兵荒以来, 汉奸逃到边外的, 或汉人被掳出去的, 实在不少。去年打乌索时, 伪大司空李帼沦曾叫他儿子李发带了一二百回匪逃到野人山内, 时出抢劫。这回抢劫洋官, 访闻汉奸、回匪也在其内。或者回匪恨都司, 冒说都司的亲侄也不可知。都司实无侄辈带兵阻击洋官的事。若要杀马翻译, 何不于他去年往新街时杀他? 今年伊来雅士等到猛卯, 都司优礼护送。同是洋官, 都司既不杀伊来雅士, 何独要杀马翻译? 况都司与他无仇无冤, 实没串杀的事。今蒙提讯, 所供尽是实情, 并没一句虚话。只求详察是了。亲供是实。
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三日具亲供。都司李珍国
 
    点名单
    计开: 而通凹、腊都、而排腊、而样双、施奶、陆滥当、而干、尔同巴(即而腊) 、而刚干、而腊感、而肝。
    十一月初三日讯
    据李含兴(又名蒙玉) 供: 年三十六岁, 腾越厅城外人。父故母存, 现年七十五岁。弟兄三人, 小的行二, 胞兄李含福已故。这李珍国是小的族叔。小的十七、八岁时, 因腾越厅城被回匪滋扰, 逃到缅国别谬地方, 学会缅话, 取名蒙玉, 同洋人做杂货生理, 后又在漾贡做生意。十数年来, 稍积银钱, 娶缅女为妻, 生有二女。去岁听说腾越地方渐渐平静, 小的因念老母, 欲回厅城看视。买得些洋货, 并带银五百两, 由轮船起行。在船上遇见英国别谬带兵官波剌克、漾贡官帮剌克。两洋官小的在别谬、漾贡做生意均认识。又医官安达森并洋兵十五、六人。洋官们说起要到云南省城, 知小的也是回腾越的, 又会说缅话、识缅字, 因此约小的同伴行走。十二月二十外到缅国新街地方, 遇见从云南来接波剌克们的翻译官马嘉理, 带有幕友、跟役五人, 商议走拱峒一路。至永昌向野人头目雇骡驮载洋官们, 共有一百七十余驮。小的亦有四驮。随带洋兵十数人、又缅国兵练二百多人起程, 至拱峒又有白胡子洋官从北京由海来新街, 听说马嘉理们已到拱峒, 赶到会齐同行。不料驮夫在路将驮子砍开两个, 马嘉理们不依, 说这一路人不好, 仍回新街, 由水路到蛮幕, 另雇驮载, 改道向蛮允前行于本年正月十三日到了南崩。有过路人向老缅官说, 听闻户宋河路上有些匪人, 勾同汉奸断路抢劫的话。老缅官当即告知洋官, 小的在旁也听见的, 并未说官兵一路来的话。马翻译听见缅官的话, 很不相信, 说去年来时, 路上甚清净、好走, 断无其事。惟波剌克们听了过路人话, 恐路上难行, 即商定马翻译带同幕友、跟役, 连小的共七人前行探路。内幕友余先生, 年四十余岁, 穿长衫马, 矮矮身材, 微须; 刘先生, 年四十余岁, 有须, 穿短打青袄套裤, 高长子; 又程姓, 年约三十来岁, 无须, 蓝衣短打; 马夫李大有, 年三十余岁,蓝衣短打, 矮胖子, 无须; 厨子不知姓名, 年三十左右, 有须不多, 面麻, 青衣短打。波剌克们同驮子在后慢慢的行, 小的行李亦在后面。十四日下午, 马嘉理同小的们到了雪列地方。至野人草棚内, 马嘉理问起李珍国。该头目说李珍国不在蛮允, 到猛卯地方去了。马嘉理叫头目护送头目说天晚了,不肯送行。小的见那些人形迹可疑,怕往前走,马翻译就留小的住在该处听信。马翻译即行前进。次日,波剌克亦到雪列,问起马翻译,知已前行,波剌克取了洋货数样,叫小的送给该处野人头目。该头目人煮了些鸡蛋,请波剌克们吃。波剌克们因候驮子不来,叫小的去催促。小的走到半路,遇见护送的缅兵,说野人不肯送驮子来。小的同缅人回来,告知洋官波剌克们。他们说驮子不来,夜间无铺程,当即折回南崩,留石雨田与小的做伴,听马嘉理的信。次日晌午,小的同石雨田出外探望,走得几里,见有十几个人,都拿刀枪,牵有马匹及洋枪、衣物等件路过。小的看那东西都是马翻译的,就向石雨田说:“完了,马翻译们在前头遇了事了,我们还不快走。”石雨田亦害怕,当即分路逃跑,被他们看见赶上,把小的拴到山里草房内拷问银钱。小的说行李在后面。内一头目向众人说了几句话,当用木靴把小的靴了,叫三个人看守,那些人都赶忙前去。小的心里想必是拦抢行李去了。到了半夜,看守的人醉后睡熟,小的取脱木靴,乘空逃跑。因不知路道,又被拿住,关了二十多天。小的又乘空逃出,求乞度日,才到腾越厅城见了母亲。因路上吃辛苦,受惊恐,到家就害走黄的病,不能出门,在家医调。后来听说马嘉理们在户宋河边被人杀了,又听说波剌克们带缅兵在那里打仗,伤了几个人的话。石雨田也不知道下落。小的驮子在后,也不知怎样子,又不能出去探问。到了八月间,听说蒋镇台把抢杀马嘉理的凶手而通凹们拿获解省,并传小的同叔子李珍国查讯。今蒙提审,小的并不叫叔君。所供是实。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三日供。
 
    据而通凹供称:我是哇椒硐的头目。我们是不记年岁,父母俱故,并无兄弟妻子。本年正月间,听说有洋人从缅甸来,过我们山界,要雇骡马驮货物到云南地方去。我们各山的人要约伙伴拦住他们要过山礼物。我就到云岩硐,邀了该硐头目腊都,各带了两硐的人:而排腊、施奶、而漾[样]双、陆滥当、而腊、而刚干、而腊感、麻干、蔺小红、而肝、雷大、而干、阿弄、小陀、裴六、而都、陆兰干、阿用、而敢干、而糯、而排干,共有二十三人,各带刀枪,同到前面去挡路。那日走到户宋河黄果树边,遇见骑马的洋官一个,带走路的人四个,又拉着驼马一匹,我们就堵住要过山礼物,他们不肯,那骑马洋官就开放洋枪打来。腊都、蔺小红上前用刀从马上把他砍下来,腊都又砍了几刀,我们一齐动手,把他跟随的人一并杀了,同洋官尸首一齐都抛在户宋河内。抢得马二匹,并洋布围帐、洋裤、洋单、洋枪及零星物件,共四十余件。我分得马一匹,腊都、蔺小红同分马一匹,其余物件两硐的人均分。腊都听说尚有洋人在后面南崩地方,有驮子一百几十头,要约我们再去拦抢。我因要把马匹、物件送回硐内,没有同去。腊都就带了他们的人走了。后来听说腊都们在南崩与洋兵打架,被洋兵伤了几人,不曾抢着物件的话。其细情问腊都就知道了。到了六月间,有官兵前来,把我们的硐围了。我们人少,抵敌不住,被官兵将同住的裴小陀、而敢干等杀死,又把我同陆兰干、阿用、而排腊、而漾[样]双、施奶、陆滥当、而排干、阿弄共九个拿住捆起,并藏在洞内的马匹、物件等亦被官兵搜出缴案。今蒙提讯,所供是实。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三日[供]。
 
    据腊都供:我是云岩硐的头目。父母俱故,并无弟兄妻子。本年正月间,有哇椒硐的头目而通凹前来,说听得有些洋人从缅甸来,要过我们山界,驼货驮子甚多,往云南地方去,约我同去拦截索要过山礼物的话,我即应允。带同而腊、而刚干、而腊感、麻干、而肝、而干们并糯纳住的蔺小红,同而通凹带来的人,共二十三人,各带刀枪前往。那日走到户宋河黄果树边,遇骑马的洋官一个、带走路的汉人四个,又牵着驮马一匹。我们就堵住说要过山礼物,他们不肯,那骑马洋官就开枪打来。我们气忿,上前用大刀从马上把他砍下来,我又砍了几刀。众人一齐动手,把他跟随的人一概杀了,同洋官的尸首一并抛在户宋河内。拉得马二匹,并洋枪等物,共四十余件。而通凹分了马一匹,我同蔺小红共分马一匹,其余物件两硐的人均分。我听说尚有洋官在后面南崩地方,有驮子一百几十头,就约而通凹们再去拦抢。而通凹们要把所分东西送回去,没有同去,我就带着人前往。在路上遇见一个汉人,行走慌张,我叫人赶上捆了,带回用木靴锁了,叫了三个人看守。我们又即前行。路过无底、佛来、登来等处的人,并李发所带的回子,同本山向来的汉奸,听我们要去拦抢洋人,大家都情愿同往帮忙。这李发是回头大司空李国[帼]沦的儿子。李国[帼]沦上年盘踞腾越厅,管的乌索地方,曾经请我们本山的人抵敌过官兵,所以认得。去年六月官兵攻破乌索,李国[帼]沦被擒正法,李发带了二百多回子逃到户宋山内住扎,时常伙同我们抢掠。他们所穿的衣服亦有红厢边背心、号之类。汉奸是我们从前掳来的汉人。各起共有几百人。各执刀枪、器械到了南崩地方,见洋人扎住该处,约有二百多人。佛来等硐的人同回子从山冈树木多的地方进攻,我同我们的人并汉奸从山口扑进。洋人开放洋枪,把我们的阿打死了,又伤了两个不知姓名的人。我们的人不敢逼近,只得远远呐喊、放枪。隔了多时,不料洋人就在那树林里放火,回子同各硐的人纷纷溃散。我们亦站扎不住,逃回硐去,见前锁拿的汉人已经逃了。到了七八月间,有官兵前来把我们的硐围了。我们开枪抵拒,打伤官兵。后因人少,抵敌不住,只得逃跑。被官兵把裴六、而都、而糯、雷大伤毙,把我同蔺小红、而刚干、麻干、而腊、而肝、而干、而腊感们八个拿住了,并搜出马匹及洋枪、零星物件缴案。蔺小红们本是汉人,被我们掳在硐里的。今蒙提讯,所供是实。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三日供。
 
    据而排腊供称:我是哇椒硐的。本年正月间,听得有洋人带了货物要过我们山界。头目而通凹约了腊都,带了我们到了户宋河边,遇着洋人,讨要过山礼物。洋人不肯,开枪乱打。腊都、蔺小红用刀把骑马的洋人砍倒,我也上前砍过一刀。尸首都抛在户宋河里去了。所供是实。
    据而样双供称:我是哇椒硐的。头目而通凹带着我们到户宋河边拦住洋人,讨要过山礼物。洋人不肯送,又开枪打我们。大家气极,一齐上前,杀的杀,抢的抢。我只砍着走路的一个汉人。所供是实。
    据施奶供称:我是哇椒硐的。我跟着本硐的头目而通凹去拦抢洋人。我只抢得些物件,没有伤人。所供是实。
    据陆滥当供称:我是哇椒硐的。头目而通凹在户宋河去拦抢洋人,我也同去的。因洋人开枪打我们,大家一齐上前乱杀乱抢。我把走路的汉人砍过两刀。所供是实。
    据而干供称:我是云岩硐的。头目腊都约去拦抢洋人,在户宋河边遇着。我们要他送过山礼物,洋人不肯,众人一齐上前抢杀。我被洋人砍了一刀,不能动手,没有伤人、抢物件。所供是实。
    据尔同巴(即而腊) 供称:我是云岩硐的。头目腊都去拦抢洋人,我也同去的。我只砍了走路的一个汉人,抢得些物件,与哇椒硐的人均分了。所供是实。
    据而刚干供称:我是云岩硐的。我跟着头目腊都去户宋河拦截洋人,讨过山礼物。洋人先开枪打来,我们大家才上前抢杀的。我只杀了走路的一个汉人,把尸首拖在户宋河内。所供是实。
    据而腊感供称:我是云岩硐的。我们头目腊都叫我同到户宋河拦截洋人。大众上前抢杀,我不曾伤人,只抢了些东西。所供是实。
    据而肝供称:我是云岩硐的。头目腊都去拦抢洋人,我也同到户宋河边的。因洋人不肯给过山礼物,大众抢杀。我只顾着抢物件,没有伤人。所供是实。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三日供。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存审讯滇案供词
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九日
  点名单
    计开:李珍国(南甸都司) 、李含兴(系李珍国侄子) 。
    十一月初九日讯
    具亲供。署鹤丽镇左营都司李珍国今于与亲供事。
    蒙讯:马嘉理被戕可是你串通匪人所致?
    都司查:马嘉理去年过南甸往缅甸时,都司优礼相待,派人护送到新街。都司若要杀他,何不于去年杀他? 今年伊来雅士到猛卯,都司仍是以礼相待,护送南坎。伊来雅士曾拉都司的手道谢。同是洋官,既不串杀伊来雅士,何独要杀马嘉理? 况都司与马嘉理并无仇隙。马嘉理被戕时,都司远隔四五百里,何能串通?
蒙讯:可曾串通野人等阻击柏副将?
    都司查:柏副将于正月十几到南崩。其时都司奉差在猛卯,远隔六七百里。那时洋官伊来雅士正在猛卯,自十四至十九,五六天内,天天与都司见面,这是实恁。都司何能分身于数百里外串击柏副将? 实是没有的事。
    蒙讯:伊来雅士等到猛卯可是你劝他踅回去的?
    都司查:实是伊来雅士、阿也办向都司说前途难走,要都司替他雇驮子护送回去。都司才用自己驴子替他驼送,并派土、目护送到南坎。都司并没劝他踅回的话。
    蒙讯:伊来雅士送你洋枪时,可是王秀爽送来的?
    都司查:头一次送来时,都司不在寓所。退回后,第二次是伊来雅士同一中国人送来,像是广东、福建人的样子,未问他姓名。
    蒙讯:马嘉理被戕后,可有一王秀爽投你? 你可曾给他护照?
    都司查:并无王秀爽来投。都司也未曾给过护照。自来武职只有提镇可给护照。都司官小,已卸事,并没印信,何能给护照? 求详查。所具亲供是实。
    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九日具亲供。都司李珍国
    点名单
    计开:而通凹、腊都、而排腊、而样双、施奶、陆滥当、而干、尔同巴(即而腊) 、而刚干、而腊感、而肝。
    十一月初九日讯
    一、问而通凹:户宋河枪杀洋官究竟是你起意的还是有官员指使你们去的?
    据供:我们向来常在路上抢掠。那日是我听得有洋人过路,起意纠同腊都们去要过山礼,没有什么官叫我们去。我们起初也不想杀那洋官,因他先放洋枪,腊都们就动气砍他一刀。洋官跌下马来,又砍了两刀,当时死了。那跟随的人被而排腊们一并杀死。我并没动手。
    一、问而通凹:洋官已到了缅佛寺,你们怎的又在户宋河边砍死他?
    据供:我纠同腊都们去截路。到了大路旁边,打听得洋官已经过去,我们回来过了一夜,又约齐了人去找他。上午时候走到户宋河边,即遇着洋官骑了马,跟了几个人,从那一头来。我们就向他要过山礼,洋官不允,开枪打我们,腊都们就动手砍死他。
    一、问而通凹:那洋官及几个汉人杀死后,尸身究竟撩在哪里? 首级究竟哪里去了?
    据供:洋官们首级实在都没割下。尸身当时就撩在户宋河里了。我们那时只顾分东西,哪里顾得割他们首级。
    一、问而通凹:南崩河抢劫洋官究竟是哪许多人?
    据供:是腊都们纠约的人,我不知道。
    一、问腊都:抢杀洋官是你们起意的还是先有他处的人勾结你们的?
    据供:实是哇椒硐住的而通凹来告诉我有洋官过路,邀我同去索过山礼。我就同了蔺小红们会齐动身,并没有他处的人来勾结我们的。
    一、问腊都:那洋官是你动手砍死的?
    据供:我们向那洋官索过山礼,洋官不肯,在马上开枪。我同蔺小红就在他背后用大刀砍伤了肩甲,他下马来,我用短刀把他额角边连砍两刀,那洋官就死了。
    一、问腊都:你们究竟在哪里地方砍死洋官的?
    据供:那一天同而通凹们走到大路旁边,听说洋官已过去了,我们回到山上歇了一夜。约齐了人,前去追赶。到了户宋河边,望见一洋人骑马来,跟着几个汉人。我同而通凹上前向要过山礼。他先在马上开枪,我们就把他砍死。那里到户宋河只有一箭的路。
    一、问腊都:那洋官的首级究竟送在哪里?
    据供:洋官的首级实在没有割下尸身,一起撩在户宋河里了。
    一、问腊都:南崩河阻抢洋官是你起意纠人去的?
    据供:我听得有人说还有洋人装了一百多驮的东西在前面,我就起意约而通凹们去截路。而通凹没有去,我就带了本硐的人,路过无顶、登来、佛来各硐,添了许多人,还有李发手下的回子及山硐住的汉奸们同去。到了南崩河,洋官带的有二三百人,同我们打架,打死了我们硐里的阿,又打死两个人,还在树林中放火,我们就逃散了,没有抢得东西。
    一、问腊都:汉奸究竟是哪里人? 李发既是回子,几时到你们山里? 你们怎得认识他们的?
    据供:汉奸实在是内地人。他们逃难出来,被我们掳在硐里的。李发实是伪大司空李国[帼]沦的儿子。从前李国[帼]沦在乌索同官兵打仗,邀我们帮打,就认得他。后来李国[帼]沦被官兵捉去,李发带了二百回子逃在我们山上,时常纠约我们出去挡路。现在带了许多回子逃到外国去了。
    一、问腊都:南崩河阻抢洋官究竟有无官兵在内?
    据供:实在没有官兵同去。
    光绪元年十一月初九日供。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存审讯滇案供词
光绪元年十一月十七日
  点名单
    计开:李珍国(南甸都司) 、李含兴(系李珍国侄子) 。
    十一月十七日讯
    具亲供。署鹤丽镇左营都司李珍国今于与亲供事。
    蒙讯:缅佛寺在何处? 可能住人?
    都司查:缅佛寺离蛮允约十几里,离户宋河也有十几里。从前是缅人的庙,现在朽坏,只剩四间破房。往来客商也有在内歇脚的。
    蒙讯:户宋河有多少深? 下通何处?
    都司查:大水时狠深,水浅时也有齐胸的水,水流甚急。下通南崩河。
    蒙讯:节次所供可都是实话?
    都司查:都司几次所递亲供皆是实话。倘有半句虚话,情愿治罪。所有亲供是实。
    光绪元年十一月十七日具亲供。都司李珍国
    点名单:
    计开:而通凹、腊都、而排腊、而样双、施奶、陆滥当、而干、尔同巴(即而腊) 、而刚干、而腊
感、而肝。
    十一月十七日讯
    一、问而通凹、腊都:洋官已到缅佛寺,你们怎的又在户宋河边砍死他?
    据而通凹、腊都同供:听说洋官要到蛮允,我们就约齐往要过山礼。谁知洋官先前已经过去了,没有断着。我们回来过了一夜,第二天又约齐去找他。上午时候走到半路户宋河边,就遇着洋官骑着马折回来,还带着有几个汉人,又牵着驮马一匹。我们上前拦住要过山礼,洋官不肯,就开枪打来。我们就动手用大刀先把洋官砍下马来,腊都砍了两刀,就死了。又杀了跟的四个人。洋官所带的东西也就抢了。听说洋官还有东西在缅佛寺,我们又带人往抢。彼处有看东西的人,一见我们都跑了,看不清是华人、缅人,我们就把寺内东西又抢了,到户宋河边一齐都分了。
    一、问而通凹:户宋河砍死洋官究竟有无官员主使你杀害的?
    据供:实是我想他财物,纠约腊都们去拦路。并没有官叫我们去杀死他。
    一、问而通凹:你们杀死了洋官,有人说割下首级悬挂哪里城镇,快从实供出。
    据供:洋官是云岩硐的腊都杀死的,尸身撩在户宋河里,实在没有割下首级。
    一、问而通凹:南崩河阻抢洋官,你为何不同去?
    据供:我分得物件,送回本硐,实在没有同去。
    一、问而通凹:你节次所供可都是实情?
    据供:我供的句句都是实话。
    一、问而通凹:以后司道大人、钦差大人都要问供,你总要说出实话。你若说谎,是你要讨苦吃。
    据供:听凭哪位大人问我,我都是这样供,并没有别的说话。
    一、问腊都:你杀死洋官,把首级送在哪里悬挂? 大家都知道,你快快说出来。
    据供:洋官的首级实在没有割下。
    一、问腊都:你往南崩河阻击洋官,究竟是中国人叫你去的,还是你自己起意去的?
    据供:实是我起意想抢他们的东西,并没有人叫我们去。
    一、问腊都:你往阻抢洋官,共带多少人去?
    据供:本硐的人只有几个,添了无顶、登来、佛来各硐的人,还有回子、汉奸,实在不少。我亦不知道共有多少人。
    一、问腊都:回子、汉奸是你纠约同去的?
    据供:他们时常同我们阻抢过路人的东西。他们知道我们前去拦路,就跟着我们一路去的。
    一、问腊都:你前日供称南崩河阻抢洋人并没官兵在内,那时与洋人打架有穿号的究竟是何等人?
    据供:那回子都穿号,他们还有旗帜,实在并不是官兵。
    一、问腊都:你供的有无不实的话? 以后还有各位大人要来问到,那时吃苦再供可就迟了。
    据供:我几回供的都是一样的话,没有一句诳话。就是吃苦,别的实在无可供。光绪元年十一月十七日供。
 
缅甸蛮允各棉司给新街首官信件译文
光绪元年
  兹将缅甸国王属下派驻蛮允各棉司函给新街首官信件,译出汉文于左:
    第一函
    缅甸国办理税官某某姓、并经理售卖国棉某某姓等员,顿首拜奉,书上新街首官阁下启者:
    本年正月十五日,英人马嘉理行至蛮允地方,即于正月十六日被中国人杀害,同有广州汉人三名、另二名,共六人一并被戕。至本职等。中国官员亦甚疑惑,是以职等心深有恐惧。云云。开列马嘉理中国跟人姓名清单:游福添,湖北人,奉教,西席;刘子林,汉口人,向在上海领事处当听差;江永爵,福州人,马嘉理长随;李大有,四川人,长随;周有听,汉口人,厨役。以上人名音同,未知字同否。
    第二函
    又启者:
    先经腾越厅稳官(未知稳官究系何官,其字乃取缅甸国话音而已。至马翻译官从腾越过时,据云有一武官即蒋总兵也) 所派华姓、顺姓(或宋字亦未可定) 、刘姓各员,面令本职转为剀切函诫贵官正月十八日万不可于护送英夷一路同行,或须离开回返,或须避去五六里之遥皆可。预先说明,嗣后倘若身下跟人或被杀伤,切勿归怨中国人。等语。今据此言,特以函告,一经接信,务望速为函复叙明或等或退之意。再中国人又云,英夷如欲同阁下随往,阁下切勿允许。等语。至攻打之时,定准正月十八日夜间举行,其人数约四千之多,现已凑合团围,据愚见总以暗退为妙法也。
    跟随马嘉理前往蛮允之缅甸国探子,俄玛姓供词(译汉,正月二十日录出) :
    我系奉派同俄乱(缅甸姓) 及赖押(地名) 地保(或保正) 马滥(缅姓) 从第五墩前往探听蛮允情节。于正月十四日行至扎赖(地名土司) 官住馆住宿,次日前赴蛮允。本年正月十六日,中国官员将马嘉理及汉人五名一并杀害,中国官员曾告知俄波蒙(缅姓) 及俄温(缅姓云) ,尔等须派人转告缅甸国人,必应离开英夷。等语。俄波蒙、俄温随给我及俄乱一信,转递新街首官宅义(人名) 收拆。我等于正月十七日从蛮允起身,行至扎赖地方,遇见某(此系中国官员) 、某,其一人曰,托我告知缅甸国人离开英夷。我即应允。扎赖地方有些野人,并中国人称说,因我从蛮允来,要将我杀害,幸有某官(就系上题某、某之一也) 令我快去告诫缅甸国人离开英夷。我就跑去前途,遇见那中国某姓官员。据云,伊系由野人及中国人打英夷地方回来,我随即前进,在札地(地名) 就赶上缅甸官兵。等语。
    新街缅甸人,近在蛮允居住俄们(缅姓) 供词译汉(正月二十四日录出) :
    我在蛮允地方居住, 司理我国官棉花一切事务。约本年正月十一日(日子不记准) , 先闻有调集中国人前赴山地之谣。本年正月十六日, 我在蛮允街上见过马嘉理不止一次, 或有中国人跟行, 或独自一人单走。有两个官员刘姓、顺姓(或宋字亦未可定) 从腾越下来, 传闻系带兵约三四千人之多。兵虽未准进城,而夜间人声嘈杂,城内俱可听见。于正月十六晚即闻知马嘉理并跟人全被杀害。听说有人让其游逛汤水池,上马时就被打下毙命,其跟人在居住馆内一并被害。此事(某)深不悦意,且非土人及本地中国人之害,实系腾越厅来人所使。又闻有马嘉理跟厨一名幸免,原非特免其死,乃乘便逃去而已。我等缅甸国人幸被此处民人藏住。于正月十八日,有中国官一员声言,此等缅甸人现已与英人相会,就将我中国官一员沾手,又有中国人及土人已多被其杀害。且英国人与我等相敌之时,伊等在前跳舞,实该杀也。等语。土人曾劝我等逃走,我所以夜间跑去,从山径小道远避村庄而走。于正月二十一日行抵新街。忆想在蛮允尚有六个缅甸人还未逃出。闻有中国官员逼令王司官蒙允(缅姓)上马前赴盏达之语。又闻马嘉理及被害中国人各首级宣示于城内之后,就寄往腾越。等因。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李鸿章苏州杀降事件还原
20世纪初荣赫鹏侵藏英军对拉萨…
“二十一条”交涉的另一条管道…
近代西方文献中的南海 ——海…
幕末与明治时期日本人的上海认…
19世纪买办的垄断地位和延伸网…
近代《泰晤士报》关于辛亥革命…
美国政府与中日甲午战争
  最新信息
1868年亚洲文会黄河科考:“中…
“祛文务质”:18世纪文质视野…
清末民初边疆危机中的“政府外…
《真光初临》中的晚清潮州妇女…
英国政府与1917至1918年之康藏…
《尺素频通》与晚清宁波商贸
1898-1899年中法广州湾租借地…
清鲜关系中清朝礼制的张力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雯 顾问:黄兴涛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