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研究动态 专题研究 灾荒史话 学人文集 饥荒档案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灾荒史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灾荒史论坛 >> 饥荒档案 >> 灾难记忆 >> 详细内容
山西米粮文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6389 更新时间:2006-3-5

 

 

(清)山西平阳府洪洞县城东朝阳村  梁培才编

 

 

自亘古遭荒年载在史鉴,尧涝九汤旱七话不虚传。

人吃人是传言实未经见,说此话人不信当就戏言。

至如今亲眼见集歌刻板,得此歌藏家中讲念常观。

只因为遭劫后人情更变,编集下米粮歌刻印讲宣。

圣天子都燕京铜邦铁炼,光绪爷登宝基国泰民安。

不料想三年上山西大旱,各处麦微收成旱的又宽。

五六月未见雨民心慌乱,遍地里无青苗百草俱干。

山西省旱的苦从首细念,陕西省河南省彼此一般。

说甚么天定数该遭大歉,皆因是人孽重获罪于天。

人造下各种孽恶贯盈满,天地怒不落雨劫难临凡。

眼看看粮抬头斗价忽变,一时价盛一时如同箭穿。

七八月又无雨更加可叹, 许多村缺水喝旱干井泉。

众百姓老合少愁眉不展,交九月一斗麦两串二三。

城关乡无粮户只有大半,日每间无度用饥困不堪。

抱衣服拿器物忽卖忽典,值一千能变得二百铜钱。

莫几天各当铺都把门掩,只许赎不许当止号停笈。

当地皮卖房院暂且度难,向赎卖无人要也是枉然。

把多少好房屋尽都拆散,拿木料当差卖实在辛酸。

松木椽杨木檩门窗格扇,一文钱称二称是加三。

千条瓦五分银亲眼观见,五百砖卖银子不足一钱。

有桌椅并橙几琴棋古玩,好箱柜绸缎衣首饰钗簪;

时晨表自鸣钟珠子猫眼,就是那无价宝也不值钱。

二斗麦能换那一宅全院,五升米又能换楼房几间。

细思想这荒年从来未见,士与农工与商都加愁烦。

读书人费尽了书箱笔砚,农工人费尽了所有物件。

许多的字号家生意停站,把伙计和相公开销外边。

就有些好武艺能写会算,这时候使不上字笔算盘。

无奈何求亲朋找顿饱饭,反复来反复去连二连三。

尽都是把人情看得冷淡,是那个能养活一日半天。

男女们乱纷纷沿路不断,看了看俱都是少吃无穿。

有几个饿的他容颜改变, 有几个饿的他浑身瘦干;

有几个冻的他张口大喘,有几个冻得他两手攀肩。

曾抚宪差委员四处查旱,设赈局捐富户尽饱私囊。

从先时富户人心发慈念,积善家有余粮救济贫寒。

到后来看年景奇荒甚险,就有粮不敢放预防己餐。

众黎庶只饿的饥苦叫喊,男啼饥女号寒实实惨然。

一家人逃出门四六五散,奔各处找富户苦呼连天。

呼爷爷喊奶奶救苦救难,走一家又一家尽把门关。

这年景有几家慷慨乐善,各家有各家吃谁顾贫寒。

兄与弟为吃饭将家分散,好亲朋吃顿饭下眼来观。

饿的人心焦躁地里跑遍,拾树叶捞柞草干菜挑剜。

蒺藜子满扫尽蒲根刨断,槐角子俱钩了榆皮剥干。

玉黍心荞麦皮人尽吃咽,五谷糠六米糠都当饭餐。

粮米面价甚高度用难办,又有人吃白土干泥麦秆。

干泥面搅麦秸难吃难咽,吃一口满咀里沾下一圈。

咽一口噎的人低头合眼,出恭去难行走眼泪不干。

食榆叶食槐叶树叶吃遍,吃的人身发困扬步艰难。

不论老不论少东倒西坎,一霎时跌尘埃立丧黄泉。

饿死人在路傍无人遮掩,穿几件旧衣服被人脱干。

有这样狠心人那还不算,还有些凶恶徒紧跟后边;

用钢刀割人肉天良不念,差刂脑子开肚腹摘下心肝。

初起手吃死人偶尔微见,到后来吃活人也不稀罕。

各路上行走人提心吊胆,惟出门把刀枪带在身边。

怕的是遇恶徒暗中放箭,人吃人犬吃犬令人心寒。

吃人的有许多乡首报案,县太爷定生死决不宽容。

或活埋或送河就地惩办,也有的拿进城困死厅班。

又还有卖人肉古今少见,假竟的牲口肉集市卖钱。

人不解其中意难以分辨,忽吃出人指甲露出机关。

卖熟食都不敢明摆当面,将馍馍藏篓内用布遮瞒。

双手儿执棍棒杀气满脸,吓住了刁馍人不敢近前。

一个馍二两重十五铜钱,卖一个取一个先要付钱。

卖上馍藏袖内四面观看,怕的是有人刁心惊胆寒。

刁吃的夺吃的到处不断,只顾吃不顾身挨挞百般。

旧皮绳乱皮块糊吃糊咽,吃枣核眼落泪刺破喉咽。

饿的人身无力腰酸腿软,饿的人心不宁头晕目眩。

饿的人起不良刁馍夺饭,饿的人生歹心揭墓开棺。

饿的人悬梁死投河赴涧,饿的人服毒亡跳井扑泉。

饿死了许多的英雄好汉,饿死了许多的高才生员。

饿死了许多的积福行善,饿死了许多的少女幼男。

十口人八口人饿死大半,五口人三口人断了香烟。

中年人饿死了成千上万,八旬翁三岁童更难保全。

把战马合耕牛金鸡义犬,十分数伤八分杀卖吃完。

东庄人奔西庄手拿刀剑,只恐怕遇恶人命不周全。

四乡里人吃人不分亲眷,吃人肉只吃的红了眼圈。

父吃子子吃父骨肉不念,兄食弟弟食兄夫妇相餐。

亲父子顾不得各自逃难,父奔东子奔西两不团圆。

夫弃妻妻抛夫夫妻分散,兄别弟弟离兄逃奔外边。

白书生亲寻主朝收暮赶,红颜女自嫁人先李后燕。

老弱者丧沟壑无人葬殓,少壮者逃四方躲避荒年。

妇女们在大街东游西转,插草标卖本身珠泪不干。

顾不得满面羞开口呼唤,叫一声老爷们细听奴言:

是那位行善人把我怜念,奴情愿跟随你并不要钱;

只要你收留奴做妻情愿,那怕系当使女作了丫环;

白昼间俺与你棒(捧)茶端饭,到晚来俺与你扫床辅(铺)毡;

你就是收妾房我也心愿,或三房或四房我都不嫌;

每一天奴只用面汤两碗,不吃馍尽喝汤都也喜欢。

大清晨直叫到天色黑晚,满街上并无有一人应言。

十七八大闺女不值一串,幼年妇白跟人无主照管。

白日里都在那大街游转,黑夜里无安身就地而眠。

腹无食身缺盖不禁大战,娘叫饥儿号冷好不惨然。

每晚间恨夜长少得合眼,到天明依然是忍受饥寒。

怀抱上娇生子心肠疼烂,娘与儿活分离弃在街前。

但恐怕无人收吉凶难现,生未知死未晓命交于天。

是那家恻隐心把儿怜念,收回去养成人送老归山。

合街上行走人来往不断,无子侄不敢收一见心酸。

也有的把孩子撩在沟涧,也有的把孩子丢井内边;

也有的把孩子咽喉绞断,也有的把孩子杀煮吃餐。

山西省劫甚重千古罕见,十室邑有多半闭户绝烟。

有布政并按察对道两宪,差委员奔外省告苦劝捐。

山东省直隶省安徽地面,有湖广合四川江西江南。

各省城设捐局官宦代办,为只是山西民日食维艰。

尽都是效秦晋良中增善,无一省学吴越仇上加冤。

曾抚台怜贫民散赈济难,发号令刻告示到处贴粘。

出告示为的是下民遇难,忙晓谕各州县谨遵示言。

速设下育婴院第一善念,再设下牧牛局功德无边。

设义地掘土坑男妇分限,男掘左女掘右不可混颠。

怕的是民死后无人埋掩,有死尸即抬去入坑为安。

为宦者俱要怀慈心一点,此时候民困苦全赖官员。

各州县启奏章不敢怠慢,昼不停夜不住迅递燕山。

到京地众大人奏上金殿,文武臣都不晓内中情端。

皇太后将本章细看一遍,才知道山西省大遭难年。

前日里开仓库恩赐不浅,命有差运皇粮急救太原。

西太后发帑银四十八万,又发来江糟米十万八千。

发到了山西省各处分散,众百姓一个个齐把恩沾。

只说是皇粮到吃顿饱饭,总金多分金少每人若干。

二十上为大口十天两碗,二十下为小口减半所摊。

每一天合不上四两米面,吃粮人十分中难救二三。

万岁爷在朝中旨下州县,令该官着乡保记名开单。

又恐怕众饥民借荒作乱,各村庄选公正立起民团。

将合县大小家门牌查看,男几口女几口穷民若干。

或大口或小口极贫有限,用石灰将穷民写在门前。

皇太后发善心救苦救难,昼夜间怜贫生心不安然。

差大臣往关东去把粮办,命钦差奔各省苦口劝捐。

恐晋省地方官散粮怠慢,即差来阎大人干国忠贤。

奉王旨离北京晋地查旱,查贪官合污吏恐有弊端。

走州府过街镇明察暗谏,蒲平阳劫甚重旱的可怜。

选罗公并王公同把赈办,安寓在潞村城盐政察院。

众大人见蒲民其实可叹,差委员买官盐即下河南。

周家口赊电店办粮万石,正阳关设粮局单等冰泮。

蒲解州出告示安民为善,不久时粮就到暂侯几天。

众百姓盼官粮望穿两眼,怎知道路途远脚承艰难。

十户庄只盼的饿死大半,八口家能存的少二多三。

浑身上如干柴鸠形鹄面,空中鸟俱带愁鸿哀鼠涟。

众大人动伤情心中凄惨,城乡镇选富户与民上捐。

或捐银或捐粮各随心愿,各村捐顾各村富民公摊。

也有那州府县城乡舍饭,也有那恻隐心给粮散钱。

十一月天雨雪斗价又变,一斗麦三两银饿杀贫寒,

腊月天冻饿毙人死千万,至年底一斗麦三两四三。

四年上大年节新正元旦,许多家少敬神少贴对联。

初一日祖先堂缺少供献,各乡村贴禁条免贺新年。

至三月每斗麦过了四串,一升米上重价银三钱。

黄玉黍十八个三千不远,红高粱加二斤大钱两千。

麦麸子籴一斗实价一贯,醋糟面十六两三十大钱。

榆皮面称一五十不欠,谷糠子双五升三百二三。

蒲根面六十四少钱不愿,麻碜面七十二还价不言。

百姓们越加愁慌慌乱乱,昼夜里心思想命难保全。

四月初落霖雨人人钦羡,少牲口无种籽怎将秋安。

有种籽种在地有了盼念,无种籽心儿里好似油煎。

万岁爷为百姓籽种发散,又发来牛合马叫民耕田。

命各处地方官用心细办,该领多该领少按地均摊。

每亩地二升整不可增减,着百形(姓)勤农业各将秋安。

莫几日籽生芽青苗发现,不断时清风调细雨绵绵。

人都说今年秋怎么上石,人编派天安派又加愁烦;

老天爷降鼠劫不分恶善,家伤物地损苗老鼠翻边。

满地里硕鼠多无有边岸,害得人昼夜间不得安然。

七八月又生瘟劫上加难,伤的人无其数横四顺三。

没饿死逃脱了瘟疫荒旱,不料想又一劫狼狈下山;

三成伙五成群到处跑遍,把多少男和女咬死吃餐。

天降下各样灾轮流所转,作善祥作恶殃自古皆然。

从今后再不可抛米撒面,晴防阴夜防盗丰防荒年。

自古道粮食价难定贵贱,有丰收有薄收怎同一般。

三四年饿死人成千过万,五年上得丰稔万民喜欢。

圣王爷刻皇告到处发散,遍晓谕各州县街头挂悬。

因晋省民失业连遭荒歉,沛恩施兑钱粮抚恤贫寒。

厅州县缓钱粮旧欠豁免,不能以照常征轸念民艰。

诚恐怕地方官仍催旧欠,着抚宪即实查各派委员。

有几县征了粮地亩清算,按地色完钱粮杂派均摊。

有几县粮未征地未清算,甜的甜苦的苦不得一般。

也有那无田地封粮上欠,也有那有地亩不把粮完。

念皇王水土恩报答须念,种皇地纳皇粮理之当然。

实指望遭劫后人心回转,谁料想比从前更不堪言。

把五谷与米面轻弃抛撒,将油盐合柴炭任意作践。

见多少造孽人顿顿嫌饭,得饱暖弃前苦不思饥寒。

玉黍馍高粱面怕吃怕咽,白面条不美口又煮鸡蛋。

遭劫数皆因人恶孽过犯,常言道人性命关地关天。

日子久恶贯满天降荒旱,收恶人连累了许多良贤。

劝世人快回心积德行善,善报善恶报恶报应无偏。

再不敢弃五谷抛米撒面,再不敢嫌饭食少菜短盐。

论吃饭并不在酒肉海宴,入咽喉过三寸美味枉然。

有银钱休浪费克勤克俭,粗茶饭只要饱莫论香甜。

把粒谷当珍宝莫可轻言,或一粥或一饭不敢作践。

虽然间年景好粮米报贱,千万间莫忘了光绪三年。

作一本米粮歌借表伤惨,少诗文无佳句平仄乱颠。

尽说的俗话话无事常看,当就了杂字本解闷消烦。

观此歌莫放过逢人讲念,普天下军民等共乐尧天。

 

(选自《光绪三年年景录》)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从避疫到防疫:晚清因应疫病观…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被遗忘的1931年中国水灾
雪灾防御与蒙古社会的变迁(19…
民国黄河水灾救济奖券述探
《环境史视野下的灾害史研究—…
晚清直隶灾荒及减灾措施的探讨
清朝道光“癸未大水”的财政损…
  最新信息
义和团运动时期江南绅商对战争…
另类的医疗史书写——评杨念群…
天变与党争:天启六年王恭厂大…
古罗马帝国中后期的瘟疫与基督…
清代江南疫病救疗事业探析——…
从神话传说看古代日本人的灾害…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朱 浒 顾问:李文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