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点击热点 专题研究 理论探微 会议书讯 文献刊佈 学人荟萃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 专题研究 >> 东北边疆 >> 详细内容
管理:1914~1955 热河省级行政区划的兴衰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3721 更新时间:2014-1-27
原文出处:《邢台学院学报》2013年第3期,第117119

作者简介:管 理(1987-,,河北承德县人,河北大学历史学院研究生,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研究. 河北大学历史学院,河北保定 071000

摘要: 热河作为我国曾经的一个省级行政区,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1914 年北洋政府建立热河特别区,到 1955年撤销,文章通过呈现热河建省的时代背景,期间的变迁和消失的原因,希望加深对原东北地区热河省历史的了解。

关键词:民国;热河;建省

热河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我国固有领土,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在此生活留下了大批的遗迹,殷周时期山戎、东胡等少数民族在此活动,春秋时期这里隶属于燕国渔阳右北闰辽西三郡,汉朝少数民族乌桓生活在这里,汉武帝破匈奴后设立辽西郡,魏晋为鲜卑族所统治,唐朝是契丹和奚族的控制区域,辽代属于中京,金代隶属于北京,到了清王朝热河地区更是占有重要地位,清初设热河总管衙门,乾隆三年(1738 年)改总都统为副都统,嘉庆十五年(1810 年)升为都统,辖承德府及内蒙古昭乌达、卓索图二盟。热河地区历史上辽金以及后来清朝设热河都统以后的时期已经具有行省规模,成为了热河建省的基础。

一、热河特别区的建立

清末民初先后建立的几个省级行政区,在成立背景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从清末开始的边疆危机。为了抵御列强的侵略,清朝先后成立了新疆省和台湾省,民国后成立的热河等几个省级行政区也都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巩固边疆,抵御侵略。清末沙皇俄国一直觊觎我国外蒙古地区,为此热河建省清朝早有讨论,御史左少佐、总督岑春煊、巡抚程德全、热河都统赵廷杰、成勋从巩固边防出发都有过热河建省的提议,清朝未能实行。1911 10 月辛亥革命爆发后,沙俄趁机策动外蒙古藏传佛教首领哲布尊丹巴活佛和一些支持独立的蒙古王公趁机发动叛乱,占领了外蒙古全境,宣布从中国独立,建立所谓的“蒙古国”,这就是历史上所谓的外蒙古第一次独立运动。为了胁迫当时的大总统袁世凯和作为中央政府的北洋承认蒙古独立的既成事实,除了外交上向中国施加各种压力外,沙俄还支持外蒙哲布尊巴分裂集团,武装窜犯内蒙古。1912 年冬到 1913 年,外蒙古叛军在沙俄武器和军事顾问的支持下,不断窜犯内蒙古,更由各蒙古王公为主将组织了所谓的“远征军”,进犯了伊克昭盟、乌兰察布盟、锡林郭勒盟及昭乌达盟,其中热河地区是重点。无疑危险的局势加剧了中央政府对热河地区的重视。

为了应对热河局势,1912 11 30 日,北洋政府任命熊希龄为热河都统。熊希龄在热河都统任上大力推动热河建立省级行政区,后来热河特别区的建立与熊希龄的努力是分不开的。1912 年热河汉民代表呈请将热河改为特别区,作为设省的过渡,北洋政府蒙藏事务局批示称:“查原呈所称实行特别区制度有便于行政、司法、议会察吏、和蒙、边防、实业、交涉诸端,均属可行。”[1]这一批示实际上得到了袁世凯的认同,1913 2 月熊希龄到达热河都统任上,“热河都统熊希龄到任后即与绅士艾知命等商议改建行省”,三月电报中央政府的电文中即有“热河政治尚属二百年来旧制,毫未更改,各属州、县蒙汉杂处,治理为难”的内容。4 月熊希龄致电中央政府提出了最重要的《热河改建行省议案》[2],其中开宗明义的提出“居近日而言治理热河之政策,非先从改建行省入手不可”之后他又提出了 10 条详细的热河建省的理由,内容大意分别如下:

1.热河地理位臵重要,位于京师北边,有拱卫京师的重要作用,一旦有事京师告急;

2.自外蒙叛乱之后,蒙匪袭扰热河,内蒙出现不稳状况,热河建省巩固了内蒙地区,也为他日解决外蒙问题打下基础;

3.外蒙没有叛乱之前,中俄边境在外蒙,一旦《中俄协约》签字,那内蒙就相当于成为了和沙俄接壤的边境,如不建省,他日就会步外蒙的后尘;

4.没有建省中央政府不是很重视,政治经济没有规划,官员不尽责任,国防不安,建省之后,行政理财有定制,他日国防告急,再提建省之议就来不及了;

5.热河地形北接内兴安岭,南抵长城,南北两千余里,东西一千余里,人口七百余万,无论是面积和人口都可以独立一省,直隶省会在天津,距热河太远,交通不便,邮电不同,政令不能通畅,容易造成贻误;

6.以前热河都统专理旗务,后因直隶省长远莫能助,热河都统渐渐兼理军政民政,但是职权不清相互推诿,建省能够清晰职权,有利治理;

7.热河人民在直隶受到漠视,直隶长官也不重视热河发展,热河民众几次请愿,热河建省是民众的愿望;

8.从汉代的辽西郡,到辽的中京道,金的北京路,历史上热河就是一个独立的行政区,已经是省级规模,现在建省有历史依据;

9.前清大臣早有热河建省的提议,然而朝廷没有实施,如果早日建省就可以控制外蒙局势,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库伦叛乱;

10.已设行省的地方官制划一,规章相近,热河靠近京畿,但是官制特别,归直隶管辖,但直隶行政、司法都不能达到,建省之后就有统一的规章制度,民政就可以自理,统一国权。

除了罗列热河建省的理由之外,熊希龄还为建省提出了包括交通规划区域酌定省会等十条计划。在中央政府没有明确决定热河建省的情况下,1913 5 10 日熊希龄又电告袁世凯批准颁布了《热河官厅组织暂行章程》,其中规定“热河依现行规制,就现治区域设都统一人,为全境行政长官”,“都统之职任权限,依现行之规制兼任军政、民政及满蒙各旗事宜”,按照这一规定热河都统实际上已经具有了省级行政区最高长官的职权,这相当于热河地区已经取得了省级行政区的地位。终于 1914 7 6 日,根据北洋政府教令第九十三号公布建立了热河、察哈尔、绥远为特别区,设臵都统管辖。至此热河成为了省级行政单位,除了原直隶省热河都统所辖 14 个县,另外将内蒙古卓索图盟 7 个旗、昭乌达盟 12 个旗并入,这一举措为民国 17 年热河正式建省作了重要准备。

二、热河改省

从北洋建立热河特别区到南京国民政府成立时,北方边疆局势不但没有安定下来,反而出现了恶化,除了原有的俄国势力外,日本又开始要求所谓的“满蒙区域特殊利益”,划分势力范围并策动蒙古王公独立,他们公开宣称,“满蒙无论在国防上,还是在国民生存上,都与我国有重大利害关系,我国不能不加以特殊考虑”,“万一动乱波及满蒙,治安陷于紊乱,致使我国在该地区之特殊权益与地位有遭受侵害之虞时,不问其来自何方,均坚决加以防护,并需不失机宜的采取适当措施,以保证该地区为内外人等安居繁昌之地”[3]外来的威胁使国民政府更加意识到塞北地区的重要性,中央政府也就不能不在北洋政府设立特别区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统治。1928 7 6 日,国民政府委员会第 77次会议上,国民党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蒋作宾提出将热河、察哈尔、绥远三特别区改为行省并撤销都统一职。11 日,内政部长薛笃弼向国民政府提交了热、察、绥地改省的建议。后经征求太原、北平政治分会、河北省政府和地方实力派阎锡山同意后,8 月国民政府内政部以“《建国大纲》中仅有省治,并无特别之规定;况值军事结束,训政开始,更应将特别区次第改省,以昭划一。”[4]为理由向国民党中政会建议热、察、绥三地改省。后经国民政府中央政治会审议通过后,9 17 日国民政府正式公布。至此热河正式成为行省,虽然热河成功建省,但是中央政府加强中央集权的目的并没有完全达到,就像同时建省的察、绥两省的人选要阎锡山首肯一样,在热河省省长的人选上也不能不受东北军影响,只能把省主席的位臵交给属于东北军的原热河都统汤玉麟。在日本侵略势力越发高涨的情况下,把热河省交给一个传统军阀,无疑对于抵抗外国侵略是不利的。

汤玉麟在热河都统和河北省长任上任人唯亲,巧立名目搜刮民财,大肆种贩鸦片。1931 年“九一八”之后东北三省沦陷,热河省成为了抵抗日本侵略的第一线,以汤玉麟在热河任上的表现,无疑不可能承担起抵抗日军的重担。果然 1933 年(民国 22 年)日本关东军发动热河战役,2 月上旬,关东军制定了侵占热河的计划,并开始付诸实行。日军第 6 师、第 8 师及混成第 l4 旅、第 33 旅在飞机的支援下,连同伪满军分兵三路向热河省进犯。北路由通辽攻开鲁,中路由义县攻朝阳,南路由绥中攻凌源。由于热河军队战斗力低下,指挥官汤玉麟不战而逃,再加上中央政府并没有下定决心抵抗,致使日军的进攻接连得逞,24 日占领开鲁,25 日下朝阳,3 2 日陷凌源,3 3 日,日军分三路大举进攻热河省会承德,3 4 日汤玉麟率省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撤出热河退至滦平,后退至丰宁。仅仅十天日本占领热河省 19 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热河沦陷。日军占领热河省后,将热河划为伪满洲国的一个省,成为伪满洲国 1934 年改设的 14 2 特别市的省级行政区之一。从日俄战争后日本一直把苏俄视为其在远东的最大对手,为着手实施北进计划着手对苏作战,日本在占领东北后,把东北靠近中苏、中蒙边镜的地区都单独划省,作为前进基地。受这一政策的影响,热河省北部被划为兴安西省。

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挺进东北,控制了热河省,后国民党从山海关出发强行北上,194512月占领了热河省部分地区,到1月上旬已经控制了热河大部。受马歇尔调解影响,国共双方短暂停战,分别控制了热河部分地区,626日停战协定过期,内战爆发,8月国军占领承德。19475月(民国36年)国民政府重新划定热河省区域,新设了4个县,大致恢复以前的行政区域。1948年(民国37年)513日至625日,为牵制华北国民党军支援东北,中共华北军区发动冀热察战役,以运动战的方式,向热河西部、河北东北部进攻,在河北、热河、察哈尔三省边界地区及平汉路北段展开战役。战役中华北解放军解放多处城镇,歼灭大量敌人,并在东北野战军的配合下切断平承路、截断北宁路,对承德形成了包围态势。11月初,傅作义放弃承德。1112日,中共进驻省会承德,中华民国的热河省政府行政机构完全瓦解。

三、热河撤销

中共解放热河后保留了热河省,划归东北局领导。1949110日,热河省人民政府成立。1949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保留了热河省,重新划分为2市、16县、4旗。1955730日,第一届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撤销热河省、西康省并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决议》决定“撤销热河省,将热河省所属行政区域,按国务院建议分别划归河北省、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至此热河省被撤销。

1955年热河省被撤销原因是多方面的:

1.热河作为省级行政区建立之初所面临的边疆危机不存在了,日本已经战败,外蒙独立并得到了新中国的承认,新中国和苏联同属战后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员,也就消除了俄国向中国扩张势力的问题。

2.热河省经济落后,清朝中期热河作为连接蒙古和关内的商路曾经兴盛一时,但随着清末外国侵略势力的侵入和外蒙分离势力的发展,这条商旅逐渐衰败,热河缺少工业,受地形和气候影响,再加上连年战乱,封建军阀的盘剥,热河农牧业也很落后,到了解放前,国共双方在热河地区反复争夺,也给经济造成很大破坏。

3.热河财政常年入不敷出,“去年收公粮三亿三千八百万斤,支出四亿八千万金……热河财政上的几个问题:一、收入少,支出大赤字大;二、除公粮、税收外大公家无家务。”[5]

4.热河作为一个省级行政区从成立起下辖的行政区划就一直在变动中,热河省下辖的县旗一直没有形成定制,屡经变化,从热河特别区下辖14县一设治局到热河省下辖155设治局,再到1947年下辖2020旗,北洋政府曾经实行道制,国民政府上台后又撤销,解放后几个县几经裁撤又恢复。可以说热河省下属的行政单位一直没有固定,作为一个省这无疑是不适合的。

5.也是最重要的原因,194751日,内蒙古自治政府在王爷庙成立。中国共产党制定的民族政策在内蒙古中东部解放区得到了进一步贯彻和落实。

随着解放战争的推进,中共中央逐步提出了恢复内蒙古历史地域的构想。在中国民主革命取得全国性胜利前夕,194935日至13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举行。在会议期间,中共中央有关负责人对内蒙古的行政区划和自治形式等问题进行了讨论。毛泽东提出,要为恢复内蒙古历史地域积极创造条件,自治区领导机关先由乌兰浩特搬迁到张家口,等绥远解放以后再搬迁到归绥。这一意图非常明确,就是要撤销热河、察哈尔和绥远三个省,为内蒙古形成东、西部统一的自治区域创造条件。这表明了中共中央将在条件趋于成熟、工作逐步推进的情况下,“为了适应国家计划建设的需要和便利国家行政工作的进行,经国务院全体会议第十五次会议决议,撤销热河省和西康省,将热河省所属行政区域,分别划归河北省、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领导”[6]。为了实现民族区域自治的伟大构想,落实新中国的民族政策,实现内蒙古行政区的统一,热河省的撤销也就不可避免了。

热河作为我国曾经的一个省级行政区,在我国历史上曾经有过重要的地位,从公元 1914 年建立到 1955 年撤销这短短的 41 年历史,折射了中央政府面对边疆危机所做过的努力,见证了我国近代史上抵抗外来入侵的重要时期。了解过去热河省兴衰的历史,不仅是对热河省历史的了解,更是对我国北方特别是东北地区近代兴衰的一个侧面了解,对我们发展现在京北地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强化原热河省地区之间的联系有重要贡献。

参考文献:

[1]王德胜.北洋军阀对蒙政策几个问题的初析[C].选自内蒙古近代史论丛(第三辑)[Z].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7

[2]周秋光.熊希龄集[M].长沙:湖南出版社,1996.602,627.

[3]()信夫清三郎.日本外交史(下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523.

[4]国民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国民党宣言集(革命文献 69)[M].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76.

[5]卢秉栋.辽宁财政史资料选编 解放战争时期(1945 10-1949 9 )[M].沈阳:辽宁财政志编辑室,1948.234.

[6]内蒙古自治区档案馆.中国第一个民族自治区诞生档案史料选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关于撤销热河等省的议案.[M].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1997.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成崇德:清代蒙古开发
苏发祥:英国藏学研究概述(下…
钟焓:民族史研究中的“他者”…
马亚辉:雍正朝云南改土归流再…
姚大力、孙静: “满洲” 如何…
周卫平:特纳的“边疆假说”理…
马大正:中国疆域的形成与发展
袁剑:“内陆亚洲”视野下的大…
  最新信息
葉高樹 譯註:滿文《欽定滿洲…
王庆丰编著:《克敬之满蒙汉语…
柳岳武:晚清“兴边利”研究 …
蒙古勒呼:清代蒙古秋朝審考
葛兆光:什么时代中国要讨论“…
陈波:现代早期欧洲认定“中华…
乌云毕力格:小人物、大舞台与…
米彦青:清代草原丝绸之路诗歌…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张永江 顾问:成崇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