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史纂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史纂修 >> 学人访谈 >> 详细内容
回归乡土——对话乡土建筑专家罗德胤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4478 更新时间:2014/7/31

文琴燕

   罗德胤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讲师、乡土建筑研究所副所长,主要从事中国乡土建筑和建筑社会学的研究。

   中华民居:费孝通在早年曾提出了“乡土中国”的理论,通过“乡土”这一概念表达了一种态度、一种关怀;而你从乡土建筑角度来研究乡土社会,这是一个独到的视角,能谈谈你对“乡土建筑”的理解、定位吗?

   罗德胤:费孝通关于“乡土中国”的提法并非原创,“乡土”这个词唐代文献中就有。费先生的贡献在于把“乡土”和“中国”组合起来了,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中国说到底是一个乡土社会;当然不排除其中官方的、正统的成分,但是与西方是非常不同的。西方社会的发展主线classical(经典)的:从希腊罗马,到中世纪、文艺复兴,以至现在,波澜壮阔。

中国的文化、历史、社会习俗的内容,基本上都可以放到“乡土建筑”这个大框架里。这是一个比较广义的概念:它包括独立建筑,也包括独立建筑形成的社区,以及由此形成的聚落和聚落群。

   从乡土建筑角度来研究乡土社会,是由陈志华先生首先提出的。他的视角比费孝通先生更微观而具体,把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因素都放到“乡土建筑”这个边界或范畴下进行研究,由此形成了互相关联的有机学科。

   陈先生1948年上清华,读的是社会学专业。第二年因为院校调整,清华社会学系撤销。他当时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到人民大学继续读社会学,二就是在校内换专业。他原先听过梁思成先生讲课,很受感染,于是就萌生了转去建筑学系的想法。他找到梁先生,梁先生表示欢迎,说,“有社会学背景太好了,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所以陈先生就转过来了,主要任务就是跟着苏联的专家讲建筑史。于是就写了第一本书《苏维埃建筑史》;第二个要写《外国建筑史》。因为要写教材,就又读了很多书。他的外国建筑史教材现在是全国通用的教材,再版了好几次。由于他的社会学背景,他在研究外国建筑史的时候,也很关注建筑和社会、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他一 直在寻找一个切口,能够研究建筑和人、人的生活之间的关系,而外国建筑史这门学科对他来说有相 当大的障碍,那时没有条件出国,学术积累也不够。但是做中国国内的就现成多了。所以这个转变看似很剧烈,其实他内心方法论和本体论是一致的。他退休之后,有了时间,又有经费支持,得以实践他的理想,从此就干起来了。然后发现乡土建筑确实是个宝库。

   以前不是没有研究,但出发点不一样,以前强调民居的建筑类型、构造,以及如何为建筑设计服务,这是从建筑设计的专业角度来研究民居的。陈先生进入这个领域以后,基本上前面这些研究也做,但退居第二,越来越重视建筑背后的社会文化,那些才是第一位的。现在我们延续的是他的思想,因为这个东西确实很好,而社会学又没有去做,那我就只先把它记录下来再说。

   中华民居: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性很大,你从196年就跟随陈先生从事乡土建筑研究,你对这种“差异性”如何理解?

   罗德胤:中国的地区差异性是非常明显的。中国地域广阔、历史悠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背景。欧洲最高峰是阿尔卑斯山,海拔4807 米;中国的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 米,只珠峰大本营就已经5500米了。中国的地理差异很大,形成了地势上的“三级阶梯”,及丰富的地理特征。

   与地理差异紧密相关的是气候差异,它直接影响到人居形态。时间久了,文化的因素慢慢起作用,就在不同地理背景、文化背景、经济背景、民族、社会习俗等条件下形成各具地方特色的民居。

   进行乡土建筑研究,最关键的是研究方法。我们现在常用的方法是“打点”:尽量选择不同省份,又要考虑同一省内的内部差异,因为有的省内差异不亚于整个欧洲。不能光盯着建筑看,要转换思维,考察建筑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多问几个“为什么”。目前为止,我们做了将近20年的研究,去过11个省份。但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打上点”,很多地方没有去,这次地震波及的几个地方我都没去过,非常遗憾。那里有桃坪羌寨、萝卜寨等特色民居,这次地震中都损坏严重,以后恢复起来也不容易。

   中华民居:您说过,一个村庄就是一个完整的建筑;那么,究竟是怎样的文化和社会因素使得 村庄能够超出了单纯建筑的范畴,成为 乡土文化的一种象征?

     罗德胤:一个村庄为什么是那样,为什么选址在那儿,为什么盖那样的房子,除了选址、用料这些基本的因素以外,还有社会、经济、文化、习俗等方面的因素,这些是比建筑技术更重要的原因,而且也可以从中看出建筑是文化的一种综合体现。

   中华民居:您打过“点”的地方,在您和学生考察过后,当地借此由头进行再开发,很 多甚至是过度开发,结果往往对当地文化造成了破坏。您如何看待这二者之间的矛盾?

   罗德胤:首先,我们做乡土建筑研究,基本任务是记录历史信息。包括:建筑信息、建筑背后的历史信息、文化信息、社会经济、习俗各方面的信息。今后人们想了解现在社会是什么样子,至少有个东西可以做参考。

   学术研究需要逐步的积累。解放前我们的学术研究受西方影响,解放后这个传统断裂了,重建时发现困难重重。现在大家都意识到学术积累的迫切性和重要性,也有很多人开始关注、保护乡土建筑。但几乎是无一例外的,所有的这些地方,一旦被开发,很快就会转到如何满足经营、满足旅游者、满足当地政府上来:这些乡村都是自己经营、自给自足的,至少可以改善现有的经济条件;旅游者又对景区提出了更多的要求,配套设施的进入势必影响原有的乡村形态;当地政府则希望这些村子可以甩掉穷困的帽子,不用再给扶持。在这三种力量的综合作用 下,乡村不可遏止地进入到自我经营的漩涡中,不能自拔。

   从整个国家层面来说,保护乡土,不是因为它有旅游经济收入,是为了让我们的年轻人、让我们的文化有个积淀,从而能够了解历史。人的素质也就越高,对历史了解越多,这是个“两条腿走路”的问题。一个人要学习“数理化”,也要学人文学科,人文学科中最重要的就是历史。保护乡土,应该是个国家行为,有个通盘考虑,而不应该是单打独斗的。

   中华民居:针对这次地震以后的重建活动,考虑到传统与现代的共存性,重建过程中能否借用乡土建筑的有益元素,您能否从乡土建筑方面谈谈重建的一些具体原则性的问题?

   罗德胤:说老实话,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关心。但是,如何在建筑设计上延续文化,其实不是我们该做的,而应该是建筑师考虑的问题。现代建筑就是现代建筑,所谓延续,传统的 因素能体现的就体现,体现不了就不体现。既要防止“千城一面”,又要增加建筑的多样性,那么,把乡土建筑作为一种设计的元素是未尝不可的。

   但是,在修复古建的时候,要尊重老房子,要尽量修缮它,但修复必须有依据,要把历史信息尽量充分地展示出来,而不是展示自己。古建修复是展示古人智慧,而不是展示建筑师的智慧。

   古建修复讲求“逐步退让”的原则。就木质来说,有的木头能继续用,就尽量延长它的使用年限,但是不能搞“一刀切”,要尽可能多地保留的历史信息。比如一根柱子,时间长了,木头会裂,底部也会腐朽。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另外用一根木头把它换掉,这不是不可以。但最好的做法是把下部的墩阶去掉,再接一段,用铁箍子箍上。也就是说,我们做不到一百分,就做九十分;最好全保,保不了全部保局部、保一部分,保不了大部分保小部 分,保不了小部分保构件也行,实在没有的,就留个构件,放在墙上,挂博物馆也行。这也是一个道德原则,目的还是保留历史信息。不能因为它反正迟早要毁,就干脆给一下子全部改变。

   灾后重建,我唯一的意见就是:小心打造古镇。四川打造古镇是最厉害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锦里,锦里整个是重新打造的;成都的宽窄巷 是拆掉重建的,但是也很无奈。这个项目开始的时候我还参加过,开发商本来是想把它整个推掉,盖高楼重建。后来说服他们保留尽可能多的信息,但在实际操作中,就会发现房子非常破,必须把人全部迁走。

   这样的情况,国际上通行的做法都是:第一,房子冻结,不允许有任何大的变动,保证它不会有进一步破坏,然后慢慢地进行修复。第二,人冻结。人冻结并不是说完全不让人流动,但至少不能把房子据为己有。因为房子进来人以后,会对房子提出很多更高的要求,起码荷载不一样,老房子根本无法满足,只有拆掉重建。拆掉重建的方法一般也比较简单,把老的木构件编号、老砖编号,重建的时候能用老的就用老的,也算是一种功德;但也没有,因为这做起来太麻烦,成本比较高,所以拆掉重建比较快。

   中华民居:还是讲求一个“以人为本”的原则。

   罗德胤:“以人为本”并没有错,但是以两个人为主就不需要那么大的改动,而以两百个人为主,房子就承受不了,那就只能改,就得拆掉重建。而且重新建的时候,墙也好,瓦也好,水暖电也好,都是用现在的新房子的标准来要求,最后出来的就是假古董。

(转引自《中华民居》2008年第1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论年羹尧之死
清朝学校教育制度的变迁
拉铁摩尔及其相互边疆理论
试论怡亲王胤祥
清代的翰林院和翰林
陈怀
清代皇帝的起名与避讳
蔡美彪
  最新信息
低首清风万里起(一)一一评(…
难以磨灭的圆明园情结
徽州文化扫描——专访安徽大学…
茅海建
晚清上海“地产大王”徐润的房…
清代官风之变
专为皇帝饲养牛羊的机构——清…
清代射箭运动研究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