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研究动态 专题研究 灾荒史话 学人文集 饥荒档案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灾荒史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灾荒史论坛 >> 专题研究 >> 隋唐宋元 >> 详细内容
试论元代北方蝗灾群发性韵律性及国家减灾措施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3379 更新时间:2014-8-26

试论元代北方蝗灾群发性韵律性及国家减灾措施

王培华


【原文出处】《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199901期第6774

【作者简介】王培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北京,100875.女,副教授

【内容提要】统计元代北方蝗灾的时空分布,利用现代天文物理、气候、地理和生物学学科的成果和方法,分析蝗灾规律,可知蝗灾主要分布在环渤海黄海区、运河河道区、黄河河道区及河北省的几个河淀流域;在时间上,大蝗灾(受灾路达6路即60县)表现出11年左右周期, 特大蝗灾期(连续210年左右)表现出60年左右周期;在内推至金朝, 外延至清康熙时,60年左右周期仍然存在;运用现代天文学的太阳黑子活动11年周期和61年周期理论方法,通过太阳活动与气候因素和大气环流、温度、降水的直接相关性,解释太阳活动与蝗灾的间接相关性,探知蝗灾韵律性的基本成因。

【关 键 词】元代北方蝗灾/群发性韵律性/国家减灾


    一、概况、范围、文献和方法诸问题
    
元代北方蝗灾及其群发性韵律性,没有专门研究。1936年陈家祥《中国历代蝗患之记载》包括元代蝗灾史料;1965年生物学家马世骏说到现代一般发生地蝗灾“911年一遇的周期性[1]1993年满志敏博士在对15001900年黄淮海平原受灾50县以上的大蝗灾研究后,结论是:从时间分布上看,黄淮海平原上蝗灾大爆发事件相隔18166年, 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周期性特征。……可以推测这种无明显周期性……,在历史上其它时期内,也是存在的”[2], 肯定了历史时期蝗灾的无韵律性; 1997年于德源只讨论大都路的蝗灾特点[3]。总之,元代北方蝗灾及其群发性和韵律性,是一个新课题。
    
本文研究时段,从蒙古太宗十年到元顺帝至正二十八年(1238 1368)共131年。但探讨蝗灾韵律时,时段扩大为从金至清康熙(11631691)的500多年。地理范围,限定为中书省30路州,河南行省的10 路府,陕西、辽阳、察合台后王封地的别失八里等地区,相当于今晋、冀、鲁、豫、京、津、辽、新等省市区,及苏、皖北部,即北纬32—40°,东经89—123°地区。
    
历史文献记载详近略远的特点[4], 能够充分满足研究首都地区自然灾害的需要,特别是元代中书省和河南行省辖地范围广大,文献记载详尽,有利于研究北方蝗灾问题。蝗灾记载的年次和路州越多,表示蝗灾的强度、频率、范围越大。元朝的灾伤申检制度,使我们可以相信文献中蝗灾记载的真实性,即数十个路府州县发生蝗灾不会被记作几个州县,无蝗灾的年份不会被记作有蝗灾。反之亦然。受灾路府州县数的记载多,表明无蝗灾的地区少。
    
在数量统计上,借鉴古气候学家竺可桢等经常使用的绝对值方法[5],把《元史》及元人文集中记载的蝗灾事件的各要素即年代、 路(府、直隶州)州县数,直接用来作为衡量元代北方蝗灾状况的量度,以探讨蝗灾的时间和地理分布特点,分别统计出北方各省蝗灾累积年次、中书省和河南行省40路府直隶州各路蝗灾的累积年次、各年蝗灾的成灾路府州县数。由于课题涉及历史地理、灾害、生物、天文物理、气候等领域,而我不可能是所有领域的专家,因此吸收了有关领域的研究成果。在解释元代大蝗灾的周期性时,尝试利用太阳黑子11年和60年周期理论。
    
二、蝗灾的路省分布及群发性
    
元代北方蝗灾,在中书省及陕西、河南、辽阳各行省,察合台后王封地都有发生,但是蝗灾的路省分布不均衡。至元十九年(1282)别失八里部东300余里(今乌鲁木齐东北)蝗害麦, 这是《元史·五行志》有关察合台后王封地仅有的一次蝗灾记载(以下凡引《元史·五行志》,均不单独出注)。辽阳省蝗灾很少,《五行志》和《本纪》记载辽阳行省4年蝗灾、陕西行省8年蝗灾。
    
河南行省10路府近100年中,累计61路发生蝗灾, 每路府平均遭受蝗灾6年次。图一显示,汴梁路17年发生蝗灾,归德府14年蝗灾。 淮安路11年,河南府路10年,南阳路7年。安丰和汝宁二路各发生5年,高邮、襄阳和德安分别为3年、2年和1年。图二所示,至元元年(12649路受灾,其他如至元七年(1270),大德五年(1301),至大三年(1310),泰定三年(1326),天历三年(1330),大致均有46路蝗灾。

     
     图一:12641362年河南行省10路府蝗灾积年
    
中书省30路州125年中,累计340路蝗灾, 每路州平均11.31次。图二是中书省30路州蝗灾积年形象图,真定路27年蝗灾,大都、卫辉、河间、东平、济南等路均有2025年的蝗灾记录;保定、顺德、彰德、怀庆、大名、广平、东昌、济宁、益都、般阳、曹、高唐等路州也有1118年的蝗灾记载,这说明中书省30路州蝗灾频率和灾害程度超过河南省;遭受蝗灾最严重的路州,均在今冀鲁京津等地,晋蒙很少。至元元年(1264北自幽燕,南抵淮汉,左太行,右东海,皆蝗[6]”。 其次如至元十六年(1279)四月大都十六路蝗;二十七年(1290)四月河北十七郡蝗,等等。总之,从蝗灾在省级单位的分布看,中书省最多,其次是河南省,陕西较少,辽阳最少,西北的别失八里的蝗灾记载只有1次。
     

图二:12381362年中书省30路州蝗灾积年
    
自然灾害常在某些地区相对集中的特点,称为自然灾害的群发性[7]。大蝗灾也有群发性特点,一旦发生,就会向外扩散。 马世骏等把现代中国东亚飞蝗蝗区分为发生基地、一般发生地和临时发生地,又确定沿海蝗区、滨湖蝗区、河泛蝗区、内涝蝗区等类型。东亚飞蝗的发生基地主要在沿海与湖滨,但一般发生地及临时发生地则以内涝区最大[1]。现代的蝗区研究为研究古代蝗灾的群发性提供了方法。
    
元代北方蝗灾主要集中在六个地区:
    1.
环渤海区,包括永平、大都、河间、济南、般阳、益都等路的近渤海地区。众多河流入海或泛滥,减轻了土壤含盐量,轻盐土地区生长着蝗虫喜食的虾须草、盐蒿等植物,上述六路分别有5年、25年、20 年、22年、15年和18年的蝗灾史。大都路的蓟、郭等州,益津、武清,河间路的靖海、南皮,济南路的滨、棣等州,益都路的淄、莱等州,博兴、临淄等县,都是蝗灾多发地区。滨、棣、淄、博、莱往往单独发生蝗灾,是蝗灾发生基地。
    2.
环黄海区,包括中书省益都路胶、密、莒等州,河南省淮安路涟、海、安东州,归德府徐、宿、邳等州,及高邮府盐城县,都是蝗灾发生基地。胶州3次蝗灾,2次单独发生,1次与潍州昌邑县相连发生。 密、莒等州,或单独发生,或与附近地区相连发生。淮安路2 次单独发生蝗灾。徐、宿、邳等州,2次单独发生蝗灾,1次与临近地区益都路沂州(黄海西岸)相连发生蝗灾。上述路州都是蝗灾发生基地,除了有适合蝗虫生长的气温植被等因素外,还存在着大片沿海荒地。姚演在涟海州进行屯田,说明这里荒地甚多。
    3.
永定、滹沱河泛区及附近内涝区,包括保定、真定、大都路毗邻保定路的地区,河间路的内地,冀宁路的忻州等地。统计表明,保定、真定、河间分别有162720年的蝗灾记载。 真定单独发生蝗灾8年,河间、真定、保定、大都,同时发生的有8年。 凡是几路相连发生的,都是大发生时期。冀宁路3次蝗灾无一单独发生, 均由其他区扩散而来。河流的滩地及白洋淀、五官淀、宁晋泊等周围,具有蝗虫生长的最适宜环境。徐光启认为蝗生之缘必于大泽之旁”[8],很有道理。
    4.
漳、卫河河泛区及内涝区,包括顺德、广平、漳德、大名、怀庆、卫辉、濮七路州,晋宁路的潞州等地。七路州分别有920 年的蝗灾记载。顺德、漳德各单独发生3年,大名和广平各单独发生3年和4年, 这说明,顺德、漳德、大名、广平4路存在着蝗虫发生基地。漳德、 怀庆、卫辉同时发生的有8年,大名、广平与上述4路同时发生的有9年, 都是在蝗灾大发生期。蝗虫猖獗的至正十八年(1358),顺德九县民食蝗,广平人相食。濮州单独发生1次,其余都是与周围相连发生, 说明其蝗虫多由其它地区扩散而来。
    5.
黄河河道区,包括河南行省河南府路、汴梁路,归德府的西部,中书省晋宁路解州,陕西省奉元路同、华州。河南、汴梁、归德分别有10年、17年和14年的蝗灾记载,汴梁单独发生的有3年,3路同时发生的有4年,3路多数蝗灾都与怀庆、卫辉同时发生,有时由河北扩散而来,如至正十九年(1359)八月蝗自河北飞渡汴梁, 食田禾一空”[9](《元史·顺帝纪八》),并向东扩散到淮安路,向西扩散到陕西奉元路。有时蝗灾自东向西扩散。
    6.
运河河道区,包括济宁、东平、东昌、高唐、德、恩等路州,及益都路的滕州等地。济宁、东平、东昌、高唐分别发生1221年的蝗灾,东平和东昌都单独发生过蝗灾,说明这里是蝗虫一般发生地。运河河道,自南而北,历经济宁、东平、东昌、高唐等,有蝗虫最适宜生长的环境。微山湖在至元十七年(1280)以后被称为飞蝗发生的大薮[1]。 山阳湖在明朝是邹滕蝗灾大发生的源地[8], 推测元朝济宁路蝗灾与山阳湖有关。济州河、会通河分别在至元二十年(1283)和二十六年(1289)开通,济宁、 东平、东昌3路具备了蝗虫生长的条件,非蝗灾大发生时,仍有蝗灾记载。
    
蝗灾在空间上的群发性有多方面因素。徐光启说:蝗之所生,必于大泽之涯:……如幽涿以南,长淮以北,青兖以西,梁宋以东之地,湖巢广衍,旱溢无常,谓之涸泽,蝗则生之。历稽前代及耳目所睹记,大都如此。如他方被灾,皆所延及与传生者”[8], 意谓这里有适宜蝗虫生长的水、干湿度及植被等条件。蝗虫生长受气温、降水、地形、植被、土壤等因素的影响,上述地区的各种条件都适合蝗虫生长,所以造成了蝗灾的群发性。
    
  三、蝗灾的时间分布及大蝗灾的周期性
    
蝗灾频率,中书省和河南省不均衡。河南行省的10路府近百年中,总共有35年发生蝗灾,平均2.8年一次。规定中书省和河南行省, 凡是20%路府受灾的年份为基本成灾年,这样,中书省6 路受蝗灾为基本成灾年,河南省2路受蝗灾为基本成灾年。图三表示,河南行省10 路府基本成灾年11年,至元元年(12649路府蝗灾;大德五年(13016路府受灾;至元七年(1270)、至大三年(1310)、泰定三年(1326)均有5路府受灾,天历三年(13304路受灾。
    
中书省蝗灾频率比河南省大得多。中书省30路州在125年中, 发生蝗灾53次,平均2.3年一次。图四表示中书省基本成灾年有21年。 受灾20路以上,即受灾范围66%以上的蝗灾年,是窝阔台汗戊戌年(1238)北方诸路旱蝗;至元元年(1264北自幽燕,南抵淮汉,左太行,右东海,皆蝗”[6];四年(1267)东平太原等22路蝗; 六年(1269)山东、河北等20路蝗;大德二年(1298)山东、两淮、燕南、山北、辽东等约20路蝗;和至大二年(1309)四至八月中书省大部分路蝗。受灾路1417路,即受灾范围46%56%以上的蝗灾年是:至元八年(1271)六月大都等13路蝗;十六年(1279)四月大都等16路蝗;二十七年(1290)河北17路蝗;泰定元年(1324)大都等14路蝗。
     
图三:12641362河南省10路府基本成灾年及面积(路)

 图四:12381362中书省30路基本成灾年蝗灾面积(路)
    
连续记载蝗灾最长的时段,一是从中统三年到至元八年(1262 1271)的10年,其中5年蝗灾覆盖15路以上,称为中统至元特大蝗灾期;二是从延佑七年到至顺二年(13201341)的12年,其中4 年蝗灾覆盖10路以上,称为延佑至顺特大蝗灾期。没有蝗灾记载的最长时段,一是从窝阔台汗十一年到中统二年(12391361)的22年,二是从后至元五年到至正十三年(13391353)的15年。
    
自然灾害常在某些时段相对集中出现,某些时段没有,这种特点,称为自然灾害的韵律性[7]。 气候变迁和重大自然灾害具有一定的韵律性,已成为灾害和古气候学者的共识[5]。大蝗灾有无韵律性? 生物学家马世骏认为一般发生地蝗灾有“911年一遇周期, 满志敏认为在一段历史时期中黄淮海平原大蝗灾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周期性特征。”[2]但是元代北方大蝗灾某些时段相对集中,某些时段根本没有; 有蝗灾的时段,大蝗灾也表现出明显的周期性。
    
元代北方大蝗灾有11年左右和60年左右的周期性。图五是对中书省河南行省40路府州大蝗灾年(6路受灾,平均5060县, 占总路府州的15%)及受灾路数的统计,横坐标为公元年,纵坐标为受灾路数量。大蝗灾年在有些年份特别集中,从公元年的尾数看,9 为尾数的大蝗灾年有5次,0为尾数有4次;从间隔看,126912701279 127912891290128912901298129813091310,等等,都相距11年左右。1263126412651266126713221324132513261327之间,相差60年左右。11年左右周期与现代生物调查结论一致,1965年马世骏指出:一般发生地蝗灾有“911年一遇的特点[1]

图五:中书省河南省40路府直隶州大蝗灾年及受灾面积(路)
    
大蝗灾11年周期和特大蝗灾60年周期,也许可从太阳黑子11年周期和61年周期中找到解释。根据丁有济等人的目视黑子峰年和英国天文家绍夫(D.J.Schove1948年的太阳活动周期和极值表[10],结合文献中寒暖干旱记载,发现78%的大蝗灾年与太阳活动极值年相合或接近,这说明大蝗灾与太阳黑子活动的极值有某种联系,这种联系可能是大气环流、温度和降水。1197年以前蒙古或西伯利亚高压势力较强;1197年以后蒙古高压势力减弱,北退提早,南进推迟;故1197年标志着1112世纪的寒冷与温暖的转折[2]1193年是太阳活动极大年, 1194是目视黑子峰年,1197年大气环流的变化与太阳黑子11年周期变化密切相关,而环流变化直接影响温度和降水。元代存在着不少温暖表征,……冬季温度直接影响越冬虫卵的成活率,从而决定次年的虫口密度。冬季温度偏高时,越冬虫卵成活率高,次年年内容易形成蝗灾爆发”[2]。 元代北方30%的大蝗灾发生在暖冬的当年或次年;降水减少即干旱与大蝗灾有比较密切的关系,43%的大蝗灾发生在大旱的当年或次年,而干旱的11年周期变化与太阳活动周期有较密切的联系[5]
    
元代北方蝗灾还有260年周期,即从12621271年,再到1320 1331年连续蝗灾,即延佑至治特大蝗灾,相差60年左右。如上溯100 年即从金大定三年开始,则还有2个近60年周期。 据《金史·五行志》,11631164年中都以南八路连续2年特大蝗灾, 到12151218年河南、陕西连续四年特大蝗灾,两次特大蝗灾相差5254年;从12151218年,到12621271年连续蝗灾即中统至元特大蝗灾,相差4753年;这样从11631368年的205年中,就得到3个长周期,平均间隔54年。如果下推至明和清初,则又得到6个长周期,即13721375(洪武五年至八年),14341442(宣德九年至正统七年),15281529(嘉靖七年至八年),16151617(万历四十三年至四十五年),16351641(崇祯八年至十四年),16901691(康熙二十九至三十年),平均间隔63.4年。这样在11631691年之后的528年中,有9个大蝗灾时期,平均间隔59年。这或许可以从太阳黑子61年周期中找到解释。目前在天文学上,从2 世纪到1912年的太阳黑子61年周期已经得到确认,平均长度为61年周期,1196年,1258年,1316年、1374年,1437年,1500年,1564年,1624年,1677年分别是60年周期的峰年。特大蝗灾,在61周年峰值附近所占比例为50%。这说明1217世纪特大蝗灾的60年左右周期,与太阳活动61年周期的正相关关系达到50%
    
  四、国家减灾政策措施
    
元朝建立了自然灾害的申检体覆及减灾救灾制度,《至元新格》规定:作物收成和减产划分为10分:损失14分收成96分的田亩,税粮全征,故不需申检;损失57分收成53分的田亩,免所损失的分数;损失810分收成21分的田亩,全免税粮。后两种,要申检。 各地灾伤发生后申报灾荒,各路或按察司派员检踏灾伤,按察司或廉访司要体覆各路上报的灾伤情况[11]。御史台要对申报、打捕等事进行纠察。至元七年(1270)规定:虫蝻生发飞落,不即打捕、申部,及部内有灾伤检视不实,委监察并行纠察”[12]。至元十四年(1277)江南行台成立后负责纠察蝗灾之申报打捕检视。可以肯定,因涉及减免地税,必定严格地执行以10分为标准的灾害等级分类。
    
申灾检灾救灾中有许多文册如申灾文册、检踏灾伤文册、赈济文册等。这些文册,应该包括路府州县村庄名、灾伤种类、受灾户主姓名人口数量、实损田禾顷亩分数、实该税石、拟住催税粮、赈济粮钞数量等。这些文册或者汇总文书,是国史院编纂实录和政典的原始依据,明初修《元史》,据《十三朝实录》和《经世大典·政典》,其蝗灾记载大致真实可信。但是《元史》以10分分级来记载蝗灾的, 只有至元十年(1273诸路虫蝻灾五分一条。大多数蝗灾, 都只是简单地记为大蝗。这就是说,凡是记载于史书的蝗灾,都是造成作物损失510分的灾害,国家要全部或部分免除税粮。 对损失14分的蝗灾,国家要全部征收租税,文献中也不会有任何记载。
    
统计表明,140多年中,累计中书省340路蝗灾、河南行省61路蝗灾,辽阳行省约4路蝗灾、陕西行省约6路蝗灾,察合台后王封地别失八里东300里蝗害麦,总计元代北方410路蝗灾。
    
国家对蝗灾有减免田租地税和赈济米粮等举措,如太宗十年(戊戌,1238)诸路旱蝗,免今年田租,仍停旧未输纳者(《太宗纪》);至元十年(1273诸路虫蝻灾五分,霖雨害稼九分,赈米凡五十四万五千五百九十石(《世祖纪》)。但是最重要的减灾措施,是预防和治理,包括秋耕熟地、春天烧荒、捕打、秃鹫捕食、溲种、推广种植抗蝗作物等。至元七年(1270)《农桑之制十四条》规定:每年十月,令州县正官一员,巡视境内,有虫蝗遗子之地,多方设法除之(《元史·食货志》),包括秋耕熟地,春烧荒坡大野,无草荒地捕除蝗子,盐草地内有蝗子,则申部定夺,广种豌豆,以腊月雪水煮马骨浸种[23]。以后在武宗至大三年(1310)和仁宗皇庆二年(1313)都重申秋耕,复申秋耕之令,惟大都等路许耕其半。盖秋耕之利,掩阳气于地中,蝗蝻遗种皆为日所曝死,次年所种, 必盛于常禾”[9](《元史·食货志》)。本世纪60年代的实验证明,深耕可防止飞蝗产卵,并使土中原有蝗卵失水或为天敌所食,是消灭内涝蝗区的有效措施[1]。 大德三年(1299扬州淮安管着地面里生了蝗虫呵,止打得其间五千有余,于是禁止打捕秃鹫,使之捕捉蝗虫[13]。大德十一年(1307)正月皇帝和中书省都重申有蝗虫遗子地,本路州县正官各一员专一巡视本管地面,秋耕熟地、春天烧荒[13]。官修《农桑辑要》提出溲种法使禾嫁不尽蝗”[14]。王桢认为宜推广种植抗蝗灾作物:……独不食芋桑与水中菱芡,宜广种此”[15]。秘书监藏有宋董煨《救荒活民书》29部(《秘书监志》卷5)。 农书和救荒书能对预防和消灭蝗灾发挥指导作用。
    
朝廷多次派遣官员到各地组织人力督办捕蝗。从中统到顺帝后至元二年,国家一直派官督促灭蝗,他们对灭蝗很负责任,并且有灵活性。王磐于中统三四年之间出为真定、顺德等路宣慰使。……未几,蝗起真定,朝廷遣使者督捕,役夫四万人”[9](《元史·王磐传》)。 至元元年北方大蝗,胡祗遹到济南捕蝗:朝廷遣使四处捕蝗,仆奉命来济南,前后凡百日而绝”[6]。约至元二年, 陈佑为南京路治中,适东方大蝗,徐、邳尤甚,责捕至急。佑部民数万人至其他,谓左右曰:捕蝗虑其伤稼也,今蝗虽盛,而谷已熟,不如令早刈之,庶力省而有得……即谕之使散去, 两州之民皆赖焉”[9](《元史·陈佑传》)。括户口也要服从捕蝗,至元七年五月,尚书省奏括天下户口,既而御史台言,所在捕蝗,百姓劳扰,括户事宜少缓, 遂止”[9](《元史·阿合马传》)。至大二年六月,选官督捕蝗(《武宗纪二》)。后至元二年七月黄州蝗,督民捕之, 人日五斗”[9](《元史·顺帝纪二》)。胡祗遹在济南督捕蝗时作《捕蝗行》,详细描述了农民捕蝗的艰辛:老农蹙额相告语,不惮捕蝗受辛苦。但恐妖虫入田中,绿云秋禾一扫空。敢言数口悬饥肠,无秋何以实官仓。奚待里胥来督迫,长壕百里半夜掘。村村沟堑互相接,重围曲陷仍横截。女看席障男荷锸,如强敌贼须尽杀。鼓声摧扑声不绝,喝死弃容时暂歇。枯肠无水烟生舌,赤日烧空火云裂。汗土成泥尘满睫。上下杵声如捣帛。一母百子何滋繁,聚如群蚁行惊湍。嘉谷一叶忽中毒,芃芃枝干皆枯乾。……田家一饱弃易求,今冬斗粟直三钱。力回凶岁成丰年,公私仓廪两充盈, 大车小车输边兵。”[6]这也反映了国家组织灭蝗的作用。因此,尽管世祖至元和成宗大德年间都发生几次大蝗灾,但没有动摇国家的统治。顺帝至正十八、十九年(13581359)的蝗灾范围,比至元大德间蝗灾小,但破坏很大,顺德九县民食蝗,广平人相食,河南汴梁路州县皆蝗,食禾稼草木俱尽,所至蔽日,障人马不能行,填坑堑皆盈。饥民捕蝗以为食,或曝乾而食之。又罄,则人相食,并且扩散到淮安,淮安清河县飞蝗蔽天,自西北来,凡经七日,禾稼俱尽(《五行志》),蝗灾对元朝灭亡无疑起了加速作用。

【参考文献】

    [1] 马世俊,等.中国东亚飞蝗蝗区的研究[M].北京:科学出版社,1965.20,80,12,267.

    [2] 邹逸麟.黄淮海平原历史地理[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93.91—94,41—42.

    [3] 尹钧科,等.北京历史自然灾害[M].北京:环境科学出版社,1997.65.

    [4] 竺可桢科普创作选集[C].北京:科普出版社,1981.35.

    [5] 李克让.中国气候变化及其影响[M].北京:海洋出版社,1992.217—314.

    [6] 紫山大全集捕蝗行并序:卷4[M].

    [7] 中国灾害防御协会,国家地震局震害防御司. 中国减灾重大问题研究[M].北京:地震出版社,1992.46—49.

    [8] 屯田疏稿除蝗第三[A].徐光启集:卷5[C].

    [9] 宋濂,等.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10] 徐振韬, 蒋窈窕.中国古代太阳黑子研究与现代应用[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0.212—216,173—184.

    [11] 户部九灾伤[A].元典章:卷5[M].

    [12] 内台设立宪台格例[A].元典章:卷5[M].

    [13] 兵部五打捕[A].元典章:卷38[M].

    [14] 农桑虫蝗生发申报.元典章新集[M].

    [15] 播种农桑辑要:卷2[M].

        [16] 王桢.农书备荒论:卷10[M].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从避疫到防疫:晚清因应疫病观…
被遗忘的1931年中国水灾
雪灾防御与蒙古社会的变迁(19…
民国黄河水灾救济奖券述探
《环境史视野下的灾害史研究—…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晚清直隶灾荒及减灾措施的探讨
清朝道光“癸未大水”的财政损…
  最新信息
义和团运动时期江南绅商对战争…
另类的医疗史书写——评杨念群…
天变与党争:天启六年王恭厂大…
古罗马帝国中后期的瘟疫与基督…
清代江南疫病救疗事业探析——…
从神话传说看古代日本人的灾害…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朱 浒 顾问:李文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